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筷子伦理与反腐败救心丸  

2009-12-03 12:03:52|  分类: 思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但是,它在回应庶民公平诉求、培养庶民耐心、点亮庶民希望方面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否定的。有一位西方学者比较中俄两国的政治状况,说俄国的吏治腐败比中国严重得多,为什么中国天天高唱反腐败,俄国却没有反腐败的声音?有一位中国学者说,东欧各国在1989年事件之后,像俄国那样实行休克疗法。社会主义阶段积累的财富,在休克疗法中顷刻化为乌有,其中一半被本国的贪官污吏侵占,另一半被西方资本掠夺。可是,东欧各国并没有出现反腐败浪潮,他们好像已经被迫认可了腐败的现实。国际上还流行一个笑话,中国投资某个项目,资金被官僚贪污20%,印度的投资往往被贪污80%,俄国的投资则常常被贪污100%。这个笑话的后边当然很夸张,但是,只有贪污20%的中国天天在反腐败,贪污更严重的其他国家,对于反腐败似乎没有力气抱什么幻想。这一点似乎也颇可玩味。我们据此是不是可以相信,反腐败的救心丸,在中国社会并不是完全没有疗效?让我们把反腐败的圣歌唱的更响亮些吧,但是别忘了买点金嗓子喉宝用以自养。因为反腐败是永远无法终结的持久战。

筷子伦理与反腐败救心丸摩 罗三个集团构成两组筷子中国是筷子社会,有比较发达的筷子伦理。秦汉以来的政治结构,可以抽象为君王、官僚、庶民三个集团构成的两组筷子。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官僚,他们之间进行合作和博弈。君王既需要吸食庶民的膏血,又需要基于民本思想保证庶民具有足够的生活资料和生存空间。于是君王尽量防止官僚集团对于庶民的严重剥夺。官僚们一方面表示认同民本思想,一方面又要满足自己的利益需求,于是蒙着皇上的法眼偷偷摸摸地占便宜。这一组筷子的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实现了对于庶民的共同驾驭、统治、教化,推动社会在不同利益集团博弈、妥协、忍耐的动态平衡中日复一日地运转。当然,社会综合博弈的结果,君王和官僚总是占有最多优势的筷子。另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庶民,他们之间也是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君王需要庶民的粮谷和赋税,庶民需要君王保护他们在交完粮谷和赋税之后,剩下的部分能够不被其他人(比如官僚,还有外族)掠夺。于是君王天天告诫官僚说民为邦本,庶民天天鼓励官僚说老爷您是清官。除此之外,君王跟庶民还天天上演二重唱,所唱主题永远是反腐败。可以说,这双筷子配合起来形成的主要功能,就是铆足劲儿对着官僚群体把反腐败的圣歌越唱越高。为什么中国庶民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就因为太平时代,庶民与君王这双筷子能发挥效用。贪官在这双筷子的拨拉之中滚来滚去,颇有一些风险,不敢掠民过度,庶民就有较好的生存空间。乱世呢,庶民无法以反腐败的名义抵制来路不明的重复掠夺,完全失去自卫能力,于是民不聊生,不如猪狗。君王反官僚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官僚本身的治国价值。没有庞大的官僚群体帮君王驾驭万民,君王就寸步难行,甚至衣食无着。所以君王反腐败必须适可而止,反腐政策的操作总是收放自如。庶民虽然反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社会需要管理。他们也像皇帝那样,不否定官僚本身的价值。他们八辈子也见不着一回君王,没有官僚主持衙门,他们很多事没人做筷子伦理与反腐败救心丸

 

主,所以他们最多只想哄着贪官变清官。至于庶民对于君王的重要性、君王对于庶民的重要性,更是从来不受双方质疑,甚至也从来不受第三方(比如官僚)质疑。君王、官僚、庶民,三个集团组成两双筷子,彼此遏制和博弈,但是从来不会完全否定他者,而是尽量容忍与合作。筷子伦理与中庸之道不但君王与官僚、君王与庶民构成筷子,中国社会事物和文化观念中的许多其他因素也构成筷子关系。忠孝与平等是筷子,君恩与臣忠是筷子,父慈与子孝是筷子,夫贤与妇顺是筷子,耕种与读书是筷子,修心与治身是筷子,齐家与治国是筷子。合作与博弈是筷子,忠诚与谏诤是筷子,道与德是筷子,阴与阳是筷子,变与常是筷子,生与死是筷子,幼与长是筷子,贤与愚是筷子,神与妖是筷子,对立与统一是筷子。凡此种种,不胜枚举。筷子伦理有一个基本的思维方式,就是照顾到事物的两面甚至多面,不至于沿着一面走向极端。也许这就是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的原因,或结果。中庸之道总是能够兼顾两个对应的或者对立的因素,并且总是对截然对立的两种因素都能够予以理解、尊重与包容,这样的思维避免了对于事物单极性的强调,避免了极端意识的产生。这跟筷子伦理一脉相承。长期这样理解问题,就能形成一种中和的眼光和宽厚的态度。为什么英国、法国、俄国的革命都将君王送上断头台,中国革命年代,对于一个异族君王和皇族竟然毫发不损,后来甚至将末代君王改造成了普通公民?这是不是跟中国深厚的筷子伦理和中庸之道有关?作为方法论的中庸之道,其实是中国人价值观的一部分,它跟筷子伦理并驾齐驱,影响着中国人的世界观。二者其实也是一双筷子。对立而统一,相反而相成,循环而往复,凡事总有希望与出路,这是筷子伦理的精髓所在,也是中庸之道的信念之一。反腐败的救心丸民本思想支配下的筷子博弈,颇能表现中国社会的一些奥秘。特别是庶民与君王这双筷子所夹起的反腐败药丸,在中国社会几乎是一颗服用了几千年的救心丸。虽然疗效究竟如何尚需另

三个集团构成两组筷子

中国是筷子社会,有比较发达的筷子伦理。

筷子伦理与反腐败救心丸摩 罗三个集团构成两组筷子中国是筷子社会,有比较发达的筷子伦理。秦汉以来的政治结构,可以抽象为君王、官僚、庶民三个集团构成的两组筷子。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官僚,他们之间进行合作和博弈。君王既需要吸食庶民的膏血,又需要基于民本思想保证庶民具有足够的生活资料和生存空间。于是君王尽量防止官僚集团对于庶民的严重剥夺。官僚们一方面表示认同民本思想,一方面又要满足自己的利益需求,于是蒙着皇上的法眼偷偷摸摸地占便宜。这一组筷子的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实现了对于庶民的共同驾驭、统治、教化,推动社会在不同利益集团博弈、妥协、忍耐的动态平衡中日复一日地运转。当然,社会综合博弈的结果,君王和官僚总是占有最多优势的筷子。另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庶民,他们之间也是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君王需要庶民的粮谷和赋税,庶民需要君王保护他们在交完粮谷和赋税之后,剩下的部分能够不被其他人(比如官僚,还有外族)掠夺。于是君王天天告诫官僚说民为邦本,庶民天天鼓励官僚说老爷您是清官。除此之外,君王跟庶民还天天上演二重唱,所唱主题永远是反腐败。可以说,这双筷子配合起来形成的主要功能,就是铆足劲儿对着官僚群体把反腐败的圣歌越唱越高。为什么中国庶民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就因为太平时代,庶民与君王这双筷子能发挥效用。贪官在这双筷子的拨拉之中滚来滚去,颇有一些风险,不敢掠民过度,庶民就有较好的生存空间。乱世呢,庶民无法以反腐败的名义抵制来路不明的重复掠夺,完全失去自卫能力,于是民不聊生,不如猪狗。君王反官僚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官僚本身的治国价值。没有庞大的官僚群体帮君王驾驭万民,君王就寸步难行,甚至衣食无着。所以君王反腐败必须适可而止,反腐政策的操作总是收放自如。庶民虽然反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社会需要管理。他们也像皇帝那样,不否定官僚本身的价值。他们八辈子也见不着一回君王,没有官僚主持衙门,他们很多事没人做秦汉以来的政治结构,可以抽象为君王、官僚、庶民三个集团构成的两组筷子。

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官僚,他们之间进行合作和博弈。君王既需要吸食庶民的膏血,又需要基于民本思想保证庶民具有足够的生活资料和生存空间。于是君王尽量防止官僚集团对于庶民的严重剥夺。

官僚们一方面表示认同民本思想,一方面又要满足自己的利益需求,于是蒙着皇上的法眼偷偷摸摸地占便宜。

这一组筷子的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实现了对于庶民的共同驾驭、统治、教化,推动社会在不同利益集团博弈、妥协、忍耐的动态平衡中日复一日地运转。当然,社会综合博弈的结果,君王和官僚总是占有最多优势的筷子。

另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庶民,他们之间也是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君王需要庶民的粮谷和赋税,庶民需要君王保护他们在交完粮谷和赋税之后,剩下的部分能够不被其他人(比如官僚,还有外族)掠夺。于是君王天天告诫官僚说民为邦本,庶民天天鼓励官僚说老爷您是清官。

筷子伦理与反腐败救心丸摩 罗三个集团构成两组筷子中国是筷子社会,有比较发达的筷子伦理。秦汉以来的政治结构,可以抽象为君王、官僚、庶民三个集团构成的两组筷子。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官僚,他们之间进行合作和博弈。君王既需要吸食庶民的膏血,又需要基于民本思想保证庶民具有足够的生活资料和生存空间。于是君王尽量防止官僚集团对于庶民的严重剥夺。官僚们一方面表示认同民本思想,一方面又要满足自己的利益需求,于是蒙着皇上的法眼偷偷摸摸地占便宜。这一组筷子的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实现了对于庶民的共同驾驭、统治、教化,推动社会在不同利益集团博弈、妥协、忍耐的动态平衡中日复一日地运转。当然,社会综合博弈的结果,君王和官僚总是占有最多优势的筷子。另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庶民,他们之间也是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君王需要庶民的粮谷和赋税,庶民需要君王保护他们在交完粮谷和赋税之后,剩下的部分能够不被其他人(比如官僚,还有外族)掠夺。于是君王天天告诫官僚说民为邦本,庶民天天鼓励官僚说老爷您是清官。除此之外,君王跟庶民还天天上演二重唱,所唱主题永远是反腐败。可以说,这双筷子配合起来形成的主要功能,就是铆足劲儿对着官僚群体把反腐败的圣歌越唱越高。为什么中国庶民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就因为太平时代,庶民与君王这双筷子能发挥效用。贪官在这双筷子的拨拉之中滚来滚去,颇有一些风险,不敢掠民过度,庶民就有较好的生存空间。乱世呢,庶民无法以反腐败的名义抵制来路不明的重复掠夺,完全失去自卫能力,于是民不聊生,不如猪狗。君王反官僚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官僚本身的治国价值。没有庞大的官僚群体帮君王驾驭万民,君王就寸步难行,甚至衣食无着。所以君王反腐败必须适可而止,反腐政策的操作总是收放自如。庶民虽然反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社会需要管理。他们也像皇帝那样,不否定官僚本身的价值。他们八辈子也见不着一回君王,没有官僚主持衙门,他们很多事没人做

除此之外,君王跟庶民还天天上演二重唱,所唱主题永远是反腐败。可以说,这双筷子配合起来形成的主要功能,就是铆足劲儿对着官僚群体把反腐败的圣歌越唱越高。

为什么中国庶民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就因为太平时代,庶民与君王这双筷子能发挥效用。贪官在这双筷子的拨拉之中滚来滚去,颇有一些风险,不敢掠民过度,庶民就有较好的生存空间。乱世呢,庶民无法以反腐败的名义抵制来路不明的重复掠夺,完全失去自卫能力,于是民不聊生,不如猪狗。

君王反官僚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官僚本身的治国价值。没有庞大的官僚群体帮君王驾驭万民,君王就寸步难行,甚至衣食无着。所以君王反腐败必须适可而止,反腐政策的操作总是收放自如。

主,所以他们最多只想哄着贪官变清官。至于庶民对于君王的重要性、君王对于庶民的重要性,更是从来不受双方质疑,甚至也从来不受第三方(比如官僚)质疑。君王、官僚、庶民,三个集团组成两双筷子,彼此遏制和博弈,但是从来不会完全否定他者,而是尽量容忍与合作。筷子伦理与中庸之道不但君王与官僚、君王与庶民构成筷子,中国社会事物和文化观念中的许多其他因素也构成筷子关系。忠孝与平等是筷子,君恩与臣忠是筷子,父慈与子孝是筷子,夫贤与妇顺是筷子,耕种与读书是筷子,修心与治身是筷子,齐家与治国是筷子。合作与博弈是筷子,忠诚与谏诤是筷子,道与德是筷子,阴与阳是筷子,变与常是筷子,生与死是筷子,幼与长是筷子,贤与愚是筷子,神与妖是筷子,对立与统一是筷子。凡此种种,不胜枚举。筷子伦理有一个基本的思维方式,就是照顾到事物的两面甚至多面,不至于沿着一面走向极端。也许这就是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的原因,或结果。中庸之道总是能够兼顾两个对应的或者对立的因素,并且总是对截然对立的两种因素都能够予以理解、尊重与包容,这样的思维避免了对于事物单极性的强调,避免了极端意识的产生。这跟筷子伦理一脉相承。长期这样理解问题,就能形成一种中和的眼光和宽厚的态度。为什么英国、法国、俄国的革命都将君王送上断头台,中国革命年代,对于一个异族君王和皇族竟然毫发不损,后来甚至将末代君王改造成了普通公民?这是不是跟中国深厚的筷子伦理和中庸之道有关?作为方法论的中庸之道,其实是中国人价值观的一部分,它跟筷子伦理并驾齐驱,影响着中国人的世界观。二者其实也是一双筷子。对立而统一,相反而相成,循环而往复,凡事总有希望与出路,这是筷子伦理的精髓所在,也是中庸之道的信念之一。反腐败的救心丸民本思想支配下的筷子博弈,颇能表现中国社会的一些奥秘。特别是庶民与君王这双筷子所夹起的反腐败药丸,在中国社会几乎是一颗服用了几千年的救心丸。虽然疗效究竟如何尚需另

庶民虽然反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社会需要管理。他们也像皇帝那样,不否定官僚本身的价值。他们八辈子也见不着一回君王,没有官僚主持衙门,他们很多事没人做主,所以他们最多只想哄着贪官变清官。

筷子伦理与反腐败救心丸摩 罗三个集团构成两组筷子中国是筷子社会,有比较发达的筷子伦理。秦汉以来的政治结构,可以抽象为君王、官僚、庶民三个集团构成的两组筷子。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官僚,他们之间进行合作和博弈。君王既需要吸食庶民的膏血,又需要基于民本思想保证庶民具有足够的生活资料和生存空间。于是君王尽量防止官僚集团对于庶民的严重剥夺。官僚们一方面表示认同民本思想,一方面又要满足自己的利益需求,于是蒙着皇上的法眼偷偷摸摸地占便宜。这一组筷子的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实现了对于庶民的共同驾驭、统治、教化,推动社会在不同利益集团博弈、妥协、忍耐的动态平衡中日复一日地运转。当然,社会综合博弈的结果,君王和官僚总是占有最多优势的筷子。另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庶民,他们之间也是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君王需要庶民的粮谷和赋税,庶民需要君王保护他们在交完粮谷和赋税之后,剩下的部分能够不被其他人(比如官僚,还有外族)掠夺。于是君王天天告诫官僚说民为邦本,庶民天天鼓励官僚说老爷您是清官。除此之外,君王跟庶民还天天上演二重唱,所唱主题永远是反腐败。可以说,这双筷子配合起来形成的主要功能,就是铆足劲儿对着官僚群体把反腐败的圣歌越唱越高。为什么中国庶民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就因为太平时代,庶民与君王这双筷子能发挥效用。贪官在这双筷子的拨拉之中滚来滚去,颇有一些风险,不敢掠民过度,庶民就有较好的生存空间。乱世呢,庶民无法以反腐败的名义抵制来路不明的重复掠夺,完全失去自卫能力,于是民不聊生,不如猪狗。君王反官僚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官僚本身的治国价值。没有庞大的官僚群体帮君王驾驭万民,君王就寸步难行,甚至衣食无着。所以君王反腐败必须适可而止,反腐政策的操作总是收放自如。庶民虽然反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社会需要管理。他们也像皇帝那样,不否定官僚本身的价值。他们八辈子也见不着一回君王,没有官僚主持衙门,他们很多事没人做至于庶民对于君王的重要性、君王对于庶民的重要性,更是从来不受双方质疑,甚至也从来不受第三方(比如官僚)质疑。

君王、官僚、庶民,三个集团组成两双筷子,彼此遏制和博弈,但是从来不会完全否定他者,而是尽量容忍与合作。

 

筷子伦理与中庸之道

主,所以他们最多只想哄着贪官变清官。至于庶民对于君王的重要性、君王对于庶民的重要性,更是从来不受双方质疑,甚至也从来不受第三方(比如官僚)质疑。君王、官僚、庶民,三个集团组成两双筷子,彼此遏制和博弈,但是从来不会完全否定他者,而是尽量容忍与合作。筷子伦理与中庸之道不但君王与官僚、君王与庶民构成筷子,中国社会事物和文化观念中的许多其他因素也构成筷子关系。忠孝与平等是筷子,君恩与臣忠是筷子,父慈与子孝是筷子,夫贤与妇顺是筷子,耕种与读书是筷子,修心与治身是筷子,齐家与治国是筷子。合作与博弈是筷子,忠诚与谏诤是筷子,道与德是筷子,阴与阳是筷子,变与常是筷子,生与死是筷子,幼与长是筷子,贤与愚是筷子,神与妖是筷子,对立与统一是筷子。凡此种种,不胜枚举。筷子伦理有一个基本的思维方式,就是照顾到事物的两面甚至多面,不至于沿着一面走向极端。也许这就是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的原因,或结果。中庸之道总是能够兼顾两个对应的或者对立的因素,并且总是对截然对立的两种因素都能够予以理解、尊重与包容,这样的思维避免了对于事物单极性的强调,避免了极端意识的产生。这跟筷子伦理一脉相承。长期这样理解问题,就能形成一种中和的眼光和宽厚的态度。为什么英国、法国、俄国的革命都将君王送上断头台,中国革命年代,对于一个异族君王和皇族竟然毫发不损,后来甚至将末代君王改造成了普通公民?这是不是跟中国深厚的筷子伦理和中庸之道有关?作为方法论的中庸之道,其实是中国人价值观的一部分,它跟筷子伦理并驾齐驱,影响着中国人的世界观。二者其实也是一双筷子。对立而统一,相反而相成,循环而往复,凡事总有希望与出路,这是筷子伦理的精髓所在,也是中庸之道的信念之一。反腐败的救心丸民本思想支配下的筷子博弈,颇能表现中国社会的一些奥秘。特别是庶民与君王这双筷子所夹起的反腐败药丸,在中国社会几乎是一颗服用了几千年的救心丸。虽然疗效究竟如何尚需另不但君王与官僚、君王与庶民构成筷子,中国社会事物和文化观念中的许多其他因素也构成筷子关系。

忠孝与平等是筷子,君恩与臣忠是筷子,父慈与子孝是筷子,夫贤与妇顺是筷子,耕种与读书是筷子,修心与治身是筷子,齐家与治国是筷子。合作与博弈是筷子,忠诚与谏诤是筷子,道与德是筷子,阴与阳是筷子,变与常是筷子,生与死是筷子,幼与长是筷子,贤与愚是筷子,神与妖是筷子,对立与统一是筷子。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筷子伦理有一个基本的思维方式,就是照顾到事物的两面甚至多面,不至于沿着一面走向极端。也许这就是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的原因,或结果。

中庸之道总是能够兼顾两个对应的或者对立的因素,并且总是对截然对立的两种因素都能够予以理解、尊重与包容,这样的思维避免了对于事物单极性的强调,避免了极端意识的产生。这跟筷子伦理一脉相承。

长期这样理解问题,就能形成一种中和的眼光和宽厚的态度。为什么英国、法国、俄国的革命都将君王送上断头台,中国革命年代,对于一个异族君王和皇族竟然毫发不损,后来甚至将末代君王改造成了普通公民?这是不是跟中国深厚的筷子伦理和中庸之道有关?

论,但是,它在回应庶民公平诉求、培养庶民耐心、点亮庶民希望方面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否定的。有一位西方学者比较中俄两国的政治状况,说俄国的吏治腐败比中国严重得多,为什么中国天天高唱反腐败,俄国却没有反腐败的声音?有一位中国学者说,东欧各国在1989年事件之后,像俄国那样实行休克疗法。社会主义阶段积累的财富,在休克疗法中顷刻化为乌有,其中一半被本国的贪官污吏侵占,另一半被西方资本掠夺。可是,东欧各国并没有出现反腐败浪潮,他们好像已经被迫认可了腐败的现实。国际上还流行一个笑话,中国投资某个项目,资金被官僚贪污20%,印度的投资往往被贪污80%,俄国的投资则常常被贪污100%。这个笑话的后边当然很夸张,但是,只有贪污20%的中国天天在反腐败,贪污更严重的其他国家,对于反腐败似乎没有力气抱什么幻想。这一点似乎也颇可玩味。我们据此是不是可以相信,反腐败的救心丸,在中国社会并不是完全没有疗效?让我们把反腐败的圣歌唱的更响亮些吧,但是别忘了买点金嗓子喉宝用以自养。因为反腐败是永远无法终结的持久战。

作为方法论的中庸之道,其实是中国人价值观的一部分,它跟筷子伦理并驾齐驱,影响着中国人的世界观。二者其实也是一双筷子。

主,所以他们最多只想哄着贪官变清官。至于庶民对于君王的重要性、君王对于庶民的重要性,更是从来不受双方质疑,甚至也从来不受第三方(比如官僚)质疑。君王、官僚、庶民,三个集团组成两双筷子,彼此遏制和博弈,但是从来不会完全否定他者,而是尽量容忍与合作。筷子伦理与中庸之道不但君王与官僚、君王与庶民构成筷子,中国社会事物和文化观念中的许多其他因素也构成筷子关系。忠孝与平等是筷子,君恩与臣忠是筷子,父慈与子孝是筷子,夫贤与妇顺是筷子,耕种与读书是筷子,修心与治身是筷子,齐家与治国是筷子。合作与博弈是筷子,忠诚与谏诤是筷子,道与德是筷子,阴与阳是筷子,变与常是筷子,生与死是筷子,幼与长是筷子,贤与愚是筷子,神与妖是筷子,对立与统一是筷子。凡此种种,不胜枚举。筷子伦理有一个基本的思维方式,就是照顾到事物的两面甚至多面,不至于沿着一面走向极端。也许这就是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的原因,或结果。中庸之道总是能够兼顾两个对应的或者对立的因素,并且总是对截然对立的两种因素都能够予以理解、尊重与包容,这样的思维避免了对于事物单极性的强调,避免了极端意识的产生。这跟筷子伦理一脉相承。长期这样理解问题,就能形成一种中和的眼光和宽厚的态度。为什么英国、法国、俄国的革命都将君王送上断头台,中国革命年代,对于一个异族君王和皇族竟然毫发不损,后来甚至将末代君王改造成了普通公民?这是不是跟中国深厚的筷子伦理和中庸之道有关?作为方法论的中庸之道,其实是中国人价值观的一部分,它跟筷子伦理并驾齐驱,影响着中国人的世界观。二者其实也是一双筷子。对立而统一,相反而相成,循环而往复,凡事总有希望与出路,这是筷子伦理的精髓所在,也是中庸之道的信念之一。反腐败的救心丸民本思想支配下的筷子博弈,颇能表现中国社会的一些奥秘。特别是庶民与君王这双筷子所夹起的反腐败药丸,在中国社会几乎是一颗服用了几千年的救心丸。虽然疗效究竟如何尚需另对立而统一,相反而相成,循环而往复,凡事总有希望与出路,这是筷子伦理的精髓所在,也是中庸之道的信念之一。

 

反腐败的救心丸

论,但是,它在回应庶民公平诉求、培养庶民耐心、点亮庶民希望方面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否定的。有一位西方学者比较中俄两国的政治状况,说俄国的吏治腐败比中国严重得多,为什么中国天天高唱反腐败,俄国却没有反腐败的声音?有一位中国学者说,东欧各国在1989年事件之后,像俄国那样实行休克疗法。社会主义阶段积累的财富,在休克疗法中顷刻化为乌有,其中一半被本国的贪官污吏侵占,另一半被西方资本掠夺。可是,东欧各国并没有出现反腐败浪潮,他们好像已经被迫认可了腐败的现实。国际上还流行一个笑话,中国投资某个项目,资金被官僚贪污20%,印度的投资往往被贪污80%,俄国的投资则常常被贪污100%。这个笑话的后边当然很夸张,但是,只有贪污20%的中国天天在反腐败,贪污更严重的其他国家,对于反腐败似乎没有力气抱什么幻想。这一点似乎也颇可玩味。我们据此是不是可以相信,反腐败的救心丸,在中国社会并不是完全没有疗效?让我们把反腐败的圣歌唱的更响亮些吧,但是别忘了买点金嗓子喉宝用以自养。因为反腐败是永远无法终结的持久战。

民本思想支配下的筷子博弈,颇能表现中国社会的一些奥秘。特别是庶民与君王这双筷子所夹起的反腐败药丸,在中国社会几乎是一颗服用了几千年的救心丸。虽然疗效究竟如何尚需另论,但是,它在回应庶民公平诉求、培养庶民耐心、点亮庶民希望方面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否定的。

有一位西方学者比较中俄两国的政治状况,说俄国的吏治腐败比中国严重得多,为什么中国天天高唱反腐败,俄国却没有反腐败的声音?

有一位中国学者说,东欧各国在筷子伦理与反腐败救心丸摩 罗三个集团构成两组筷子中国是筷子社会,有比较发达的筷子伦理。秦汉以来的政治结构,可以抽象为君王、官僚、庶民三个集团构成的两组筷子。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官僚,他们之间进行合作和博弈。君王既需要吸食庶民的膏血,又需要基于民本思想保证庶民具有足够的生活资料和生存空间。于是君王尽量防止官僚集团对于庶民的严重剥夺。官僚们一方面表示认同民本思想,一方面又要满足自己的利益需求,于是蒙着皇上的法眼偷偷摸摸地占便宜。这一组筷子的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实现了对于庶民的共同驾驭、统治、教化,推动社会在不同利益集团博弈、妥协、忍耐的动态平衡中日复一日地运转。当然,社会综合博弈的结果,君王和官僚总是占有最多优势的筷子。另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庶民,他们之间也是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君王需要庶民的粮谷和赋税,庶民需要君王保护他们在交完粮谷和赋税之后,剩下的部分能够不被其他人(比如官僚,还有外族)掠夺。于是君王天天告诫官僚说民为邦本,庶民天天鼓励官僚说老爷您是清官。除此之外,君王跟庶民还天天上演二重唱,所唱主题永远是反腐败。可以说,这双筷子配合起来形成的主要功能,就是铆足劲儿对着官僚群体把反腐败的圣歌越唱越高。为什么中国庶民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就因为太平时代,庶民与君王这双筷子能发挥效用。贪官在这双筷子的拨拉之中滚来滚去,颇有一些风险,不敢掠民过度,庶民就有较好的生存空间。乱世呢,庶民无法以反腐败的名义抵制来路不明的重复掠夺,完全失去自卫能力,于是民不聊生,不如猪狗。君王反官僚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官僚本身的治国价值。没有庞大的官僚群体帮君王驾驭万民,君王就寸步难行,甚至衣食无着。所以君王反腐败必须适可而止,反腐政策的操作总是收放自如。庶民虽然反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社会需要管理。他们也像皇帝那样,不否定官僚本身的价值。他们八辈子也见不着一回君王,没有官僚主持衙门,他们很多事没人做1989年事件之后,像俄国那样实行休克疗法。社会主义阶段积累的财富,在休克疗法中顷刻化为乌有,其中一半被本国的贪官污吏侵占,另一半被西方资本掠夺。可是,东欧各国并没有出现反腐败浪潮,他们好像已经被迫认可了腐败的现实。

筷子伦理与反腐败救心丸摩 罗三个集团构成两组筷子中国是筷子社会,有比较发达的筷子伦理。秦汉以来的政治结构,可以抽象为君王、官僚、庶民三个集团构成的两组筷子。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官僚,他们之间进行合作和博弈。君王既需要吸食庶民的膏血,又需要基于民本思想保证庶民具有足够的生活资料和生存空间。于是君王尽量防止官僚集团对于庶民的严重剥夺。官僚们一方面表示认同民本思想,一方面又要满足自己的利益需求,于是蒙着皇上的法眼偷偷摸摸地占便宜。这一组筷子的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实现了对于庶民的共同驾驭、统治、教化,推动社会在不同利益集团博弈、妥协、忍耐的动态平衡中日复一日地运转。当然,社会综合博弈的结果,君王和官僚总是占有最多优势的筷子。另一组筷子是君王与庶民,他们之间也是相互依存、相互为用。君王需要庶民的粮谷和赋税,庶民需要君王保护他们在交完粮谷和赋税之后,剩下的部分能够不被其他人(比如官僚,还有外族)掠夺。于是君王天天告诫官僚说民为邦本,庶民天天鼓励官僚说老爷您是清官。除此之外,君王跟庶民还天天上演二重唱,所唱主题永远是反腐败。可以说,这双筷子配合起来形成的主要功能,就是铆足劲儿对着官僚群体把反腐败的圣歌越唱越高。为什么中国庶民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就因为太平时代,庶民与君王这双筷子能发挥效用。贪官在这双筷子的拨拉之中滚来滚去,颇有一些风险,不敢掠民过度,庶民就有较好的生存空间。乱世呢,庶民无法以反腐败的名义抵制来路不明的重复掠夺,完全失去自卫能力,于是民不聊生,不如猪狗。君王反官僚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官僚本身的治国价值。没有庞大的官僚群体帮君王驾驭万民,君王就寸步难行,甚至衣食无着。所以君王反腐败必须适可而止,反腐政策的操作总是收放自如。庶民虽然反腐败,但是从来不否定社会需要管理。他们也像皇帝那样,不否定官僚本身的价值。他们八辈子也见不着一回君王,没有官僚主持衙门,他们很多事没人做国际上还流行一个笑话,中国投资某个项目,资金被官僚贪污20%,印度的投资往往被贪污论,但是,它在回应庶民公平诉求、培养庶民耐心、点亮庶民希望方面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否定的。有一位西方学者比较中俄两国的政治状况,说俄国的吏治腐败比中国严重得多,为什么中国天天高唱反腐败,俄国却没有反腐败的声音?有一位中国学者说,东欧各国在1989年事件之后,像俄国那样实行休克疗法。社会主义阶段积累的财富,在休克疗法中顷刻化为乌有,其中一半被本国的贪官污吏侵占,另一半被西方资本掠夺。可是,东欧各国并没有出现反腐败浪潮,他们好像已经被迫认可了腐败的现实。国际上还流行一个笑话,中国投资某个项目,资金被官僚贪污20%,印度的投资往往被贪污80%,俄国的投资则常常被贪污100%。这个笑话的后边当然很夸张,但是,只有贪污20%的中国天天在反腐败,贪污更严重的其他国家,对于反腐败似乎没有力气抱什么幻想。这一点似乎也颇可玩味。我们据此是不是可以相信,反腐败的救心丸,在中国社会并不是完全没有疗效?让我们把反腐败的圣歌唱的更响亮些吧,但是别忘了买点金嗓子喉宝用以自养。因为反腐败是永远无法终结的持久战。80%,俄国的投资则常常被贪污100%。这个笑话的后边当然很夸张,但是,只有贪污20%的中国天天在反腐败,贪污更严重的其他国家,对于反腐败似乎没有力气抱什么幻想。这一点似乎也颇可玩味。

论,但是,它在回应庶民公平诉求、培养庶民耐心、点亮庶民希望方面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否定的。有一位西方学者比较中俄两国的政治状况,说俄国的吏治腐败比中国严重得多,为什么中国天天高唱反腐败,俄国却没有反腐败的声音?有一位中国学者说,东欧各国在1989年事件之后,像俄国那样实行休克疗法。社会主义阶段积累的财富,在休克疗法中顷刻化为乌有,其中一半被本国的贪官污吏侵占,另一半被西方资本掠夺。可是,东欧各国并没有出现反腐败浪潮,他们好像已经被迫认可了腐败的现实。国际上还流行一个笑话,中国投资某个项目,资金被官僚贪污20%,印度的投资往往被贪污80%,俄国的投资则常常被贪污100%。这个笑话的后边当然很夸张,但是,只有贪污20%的中国天天在反腐败,贪污更严重的其他国家,对于反腐败似乎没有力气抱什么幻想。这一点似乎也颇可玩味。我们据此是不是可以相信,反腐败的救心丸,在中国社会并不是完全没有疗效?让我们把反腐败的圣歌唱的更响亮些吧,但是别忘了买点金嗓子喉宝用以自养。因为反腐败是永远无法终结的持久战。

我们据此是不是可以相信,反腐败的救心丸,在中国社会并不是完全没有疗效?

让我们把反腐败的圣歌唱的更响亮些吧,但是别忘了买点金嗓子喉宝用以自养。因为反腐败是永远无法终结的持久战。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