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  

2009-07-10 08:21:05|  分类: 读书札记(兼搜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中国人”肯定是指西方人。也就是说,我们在没有任何实证材料的情况下,我们愿意相信,西方人在遇到“霞村”问题的时候,肯定不会像我们那样出现非理性的反应。我们根本不会去设想一下,面对这样的民族屈辱,很可能所有的民族都难免会这么狭隘、这么没有理性,西方人甚至可能更加狭隘、更加没有理性。前几年,我偶尔看到一个类似霞村故事的西方材料。德国在占领法国期间,强迫许多法国女人担任德军慰安妇。法军将德国赶跑以后,法国社会和军人怎样对待这些可怜的慰安妇呢?他们给慰安妇剃光头,把她们的衣服全部脱光,军人们腰挂手榴弹,押着她们成群地游街。他们还给这些可怜的女人身上涂上斑驳的油漆,逼迫她们行纳粹礼。在德军占领法国夏特瑞城期间,一个法国年轻姑娘与德国人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1945年,法国光复之后,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那个跟德军同居的女人,他们把复仇的火焰全都喷向这位曾经丧失气节的姑娘身上,人们给她剃了光头,并将她驱逐出城。看看那张照片,这么年轻的妈妈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所有其他人,每一个都是她的同胞,全都那么幸灾乐祸地对着她笑着。前面一位老头提着一个白色的包袱,那大约是这个可怜女人的行李。身后的人群川流不息,全城人谁都舍不得错过这个发泄仇恨的机会。(图片与文字参见中国经济网2008年3月14日内容,标题为《战后被扒光游行的亲德女人(组图)》网址:)1944-1945年法游击队解放后的城镇。亲德的女人们,被强行剃光头,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一脸茫然,如何生存下去?注意在外围的游击队员,腰间别着M24手榴弹。1945年,德国法西斯战败,法国光

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摩 罗抗日战争时期,著名作家丁玲写了一篇小说,叫做《我在霞村的时候》,叙说一位姑娘被日本侵略军抓进军营,担任慰安妇,当她回到村里的时候,她受到所有人的歧视,大家都从道德上否定她。这位备受日寇摧残的姑娘不得不承受她的同胞的精神折磨。这样的故事够让人心痛的。谁都难免唏嘘感叹,中国人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呢?她被抓去当慰安妇,她是日寇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我们对这样的受害者,为什么不是同情,不是发奋为之报仇,竟然还要歧视她、折磨她呢?犹有甚者。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读到一篇文章,介绍华北地区在日寇侵华期间,许多中国女性被他们抓去当慰安妇,受尽灵与肉的折磨。后来,在毛泽东时代,这些慰安妇同霞村的那位姑娘一样,不是得到同情,而是遭到道德上、政治上的歧视。每到有政治运动的时候,这些越来越年老的慰安妇们都要像那些地主、富农、反革命等等五类分子那样,受到批判和斗争。连他们的子孙也同样受到歧视,在升学、参军、招工、提干等等社会政治生活所有重要的方面,他们的后代一律受到歧视。一人被抓去当过慰安妇,竟至于世世代代抬不起头。如果我们接受了国民劣根性批判的理论,这个问题就可以纳入到国民性理论和种族主义理论中予以解释。你看,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当我们判断“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的时候,实际上暗含着另一个相对应的判断,那就是“非中国人”不会缺乏理性,“非中国人”的国民性不会这么卑劣。而且,按照中国一百年来逆向种族主义(把自己的种族看得最卑贱,把西方种族看得最高贵)思路,那个摩罗/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

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摩 罗抗日战争时期,著名作家丁玲写了一篇小说,叫做《我在霞村的时候》,叙说一位姑娘被日本侵略军抓进军营,担任慰安妇,当她回到村里的时候,她受到所有人的歧视,大家都从道德上否定她。这位备受日寇摧残的姑娘不得不承受她的同胞的精神折磨。这样的故事够让人心痛的。谁都难免唏嘘感叹,中国人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呢?她被抓去当慰安妇,她是日寇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我们对这样的受害者,为什么不是同情,不是发奋为之报仇,竟然还要歧视她、折磨她呢?犹有甚者。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读到一篇文章,介绍华北地区在日寇侵华期间,许多中国女性被他们抓去当慰安妇,受尽灵与肉的折磨。后来,在毛泽东时代,这些慰安妇同霞村的那位姑娘一样,不是得到同情,而是遭到道德上、政治上的歧视。每到有政治运动的时候,这些越来越年老的慰安妇们都要像那些地主、富农、反革命等等五类分子那样,受到批判和斗争。连他们的子孙也同样受到歧视,在升学、参军、招工、提干等等社会政治生活所有重要的方面,他们的后代一律受到歧视。一人被抓去当过慰安妇,竟至于世世代代抬不起头。如果我们接受了国民劣根性批判的理论,这个问题就可以纳入到国民性理论和种族主义理论中予以解释。你看,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当我们判断“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的时候,实际上暗含着另一个相对应的判断,那就是“非中国人”不会缺乏理性,“非中国人”的国民性不会这么卑劣。而且,按照中国一百年来逆向种族主义(把自己的种族看得最卑贱,把西方种族看得最高贵)思路,那个

复。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雪耻亡国之辱。于是在赶走德国人之后,又把复仇之愤发泄到曾经丧失气节的女人们身上:把她们剃光了头,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亲德女子被剃光头亲德女子被剃光头一群法国妇女,其中一个剃着光头,在公开的侮辱中游街。法国夏特瑞城是一个小镇。在德国法西斯占领期间,一个法国年轻姑娘与德国人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 1945年,德国战败,法国光复。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雪耻亡国之辱,把复仇之愤发泄到这个曾经丧失气节的姑娘身上:把她剃光了头,驱逐出城。我为什么要谈到这个法国故事呢?我想说的是,屈辱之中谁都容易狭隘,这是人类的共性。不光是中国人如此,那个一直被我们供奉在神龛里的高贵种族,也难免如此。所以,不要一看见中国人的缺点,就赶紧引作论证中国国民劣根性的材料。中国人也是人,他的精神逻辑跟所有其他人种完全一样,没有那么多的劣根性。

“非中国人”肯定是指西方人。也就是说,我们在没有任何实证材料的情况下,我们愿意相信,西方人在遇到“霞村”问题的时候,肯定不会像我们那样出现非理性的反应。我们根本不会去设想一下,面对这样的民族屈辱,很可能所有的民族都难免会这么狭隘、这么没有理性,西方人甚至可能更加狭隘、更加没有理性。前几年,我偶尔看到一个类似霞村故事的西方材料。德国在占领法国期间,强迫许多法国女人担任德军慰安妇。法军将德国赶跑以后,法国社会和军人怎样对待这些可怜的慰安妇呢?他们给慰安妇剃光头,把她们的衣服全部脱光,军人们腰挂手榴弹,押着她们成群地游街。他们还给这些可怜的女人身上涂上斑驳的油漆,逼迫她们行纳粹礼。在德军占领法国夏特瑞城期间,一个法国年轻姑娘与德国人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1945年,法国光复之后,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那个跟德军同居的女人,他们把复仇的火焰全都喷向这位曾经丧失气节的姑娘身上,人们给她剃了光头,并将她驱逐出城。看看那张照片,这么年轻的妈妈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所有其他人,每一个都是她的同胞,全都那么幸灾乐祸地对着她笑着。前面一位老头提着一个白色的包袱,那大约是这个可怜女人的行李。身后的人群川流不息,全城人谁都舍不得错过这个发泄仇恨的机会。(图片与文字参见中国经济网2008年3月14日内容,标题为《战后被扒光游行的亲德女人(组图)》网址:)1944-1945年法游击队解放后的城镇。亲德的女人们,被强行剃光头,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一脸茫然,如何生存下去?注意在外围的游击队员,腰间别着M24手榴弹。1945年,德国法西斯战败,法国光抗日战争时期,著名作家丁玲写了一篇小说,叫做《我在霞村的时候》,叙说一位姑娘被日本侵略军抓进军营,担任慰安妇,当她回到村里的时候,她受到所有人的歧视,大家都从道德上否定她。这位备受日寇摧残的姑娘不得不承受她的同胞的精神折磨。

这样的故事够让人心痛的。谁都难免唏嘘感叹,中国人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呢?她被抓去当慰安妇,她是日寇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我们对这样的受害者,为什么不是同情,不是发奋为之报仇,竟然还要歧视她、折磨她呢?

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摩 罗抗日战争时期,著名作家丁玲写了一篇小说,叫做《我在霞村的时候》,叙说一位姑娘被日本侵略军抓进军营,担任慰安妇,当她回到村里的时候,她受到所有人的歧视,大家都从道德上否定她。这位备受日寇摧残的姑娘不得不承受她的同胞的精神折磨。这样的故事够让人心痛的。谁都难免唏嘘感叹,中国人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呢?她被抓去当慰安妇,她是日寇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我们对这样的受害者,为什么不是同情,不是发奋为之报仇,竟然还要歧视她、折磨她呢?犹有甚者。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读到一篇文章,介绍华北地区在日寇侵华期间,许多中国女性被他们抓去当慰安妇,受尽灵与肉的折磨。后来,在毛泽东时代,这些慰安妇同霞村的那位姑娘一样,不是得到同情,而是遭到道德上、政治上的歧视。每到有政治运动的时候,这些越来越年老的慰安妇们都要像那些地主、富农、反革命等等五类分子那样,受到批判和斗争。连他们的子孙也同样受到歧视,在升学、参军、招工、提干等等社会政治生活所有重要的方面,他们的后代一律受到歧视。一人被抓去当过慰安妇,竟至于世世代代抬不起头。如果我们接受了国民劣根性批判的理论,这个问题就可以纳入到国民性理论和种族主义理论中予以解释。你看,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当我们判断“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的时候,实际上暗含着另一个相对应的判断,那就是“非中国人”不会缺乏理性,“非中国人”的国民性不会这么卑劣。而且,按照中国一百年来逆向种族主义(把自己的种族看得最卑贱,把西方种族看得最高贵)思路,那个

犹有甚者。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读到一篇文章,介绍华北地区在日寇侵华期间,许多中国女性被他们抓去当慰安妇,受尽灵与肉的折磨。后来,在毛泽东时代,这些慰安妇同霞村的那位姑娘一样,不是得到同情,而是遭到道德上、政治上的歧视。

复。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雪耻亡国之辱。于是在赶走德国人之后,又把复仇之愤发泄到曾经丧失气节的女人们身上:把她们剃光了头,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亲德女子被剃光头亲德女子被剃光头一群法国妇女,其中一个剃着光头,在公开的侮辱中游街。法国夏特瑞城是一个小镇。在德国法西斯占领期间,一个法国年轻姑娘与德国人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 1945年,德国战败,法国光复。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雪耻亡国之辱,把复仇之愤发泄到这个曾经丧失气节的姑娘身上:把她剃光了头,驱逐出城。我为什么要谈到这个法国故事呢?我想说的是,屈辱之中谁都容易狭隘,这是人类的共性。不光是中国人如此,那个一直被我们供奉在神龛里的高贵种族,也难免如此。所以,不要一看见中国人的缺点,就赶紧引作论证中国国民劣根性的材料。中国人也是人,他的精神逻辑跟所有其他人种完全一样,没有那么多的劣根性。每到有政治运动的时候,这些越来越年老的慰安妇们都要像那些地主、富农、反革命等等五类分子那样,受到批判和斗争。连他们的子孙也同样受到歧视,在升学、参军、招工、提干等等社会政治生活所有重要的方面,他们的后代一律受到歧视。

一人被抓去当过慰安妇,竟至于世世代代抬不起头。

“非中国人”肯定是指西方人。也就是说,我们在没有任何实证材料的情况下,我们愿意相信,西方人在遇到“霞村”问题的时候,肯定不会像我们那样出现非理性的反应。我们根本不会去设想一下,面对这样的民族屈辱,很可能所有的民族都难免会这么狭隘、这么没有理性,西方人甚至可能更加狭隘、更加没有理性。前几年,我偶尔看到一个类似霞村故事的西方材料。德国在占领法国期间,强迫许多法国女人担任德军慰安妇。法军将德国赶跑以后,法国社会和军人怎样对待这些可怜的慰安妇呢?他们给慰安妇剃光头,把她们的衣服全部脱光,军人们腰挂手榴弹,押着她们成群地游街。他们还给这些可怜的女人身上涂上斑驳的油漆,逼迫她们行纳粹礼。在德军占领法国夏特瑞城期间,一个法国年轻姑娘与德国人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1945年,法国光复之后,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那个跟德军同居的女人,他们把复仇的火焰全都喷向这位曾经丧失气节的姑娘身上,人们给她剃了光头,并将她驱逐出城。看看那张照片,这么年轻的妈妈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所有其他人,每一个都是她的同胞,全都那么幸灾乐祸地对着她笑着。前面一位老头提着一个白色的包袱,那大约是这个可怜女人的行李。身后的人群川流不息,全城人谁都舍不得错过这个发泄仇恨的机会。(图片与文字参见中国经济网2008年3月14日内容,标题为《战后被扒光游行的亲德女人(组图)》网址:)1944-1945年法游击队解放后的城镇。亲德的女人们,被强行剃光头,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一脸茫然,如何生存下去?注意在外围的游击队员,腰间别着M24手榴弹。1945年,德国法西斯战败,法国光

如果我们接受了国民劣根性批判的理论,这个问题就可以纳入到国民性理论和种族主义理论中予以解释。你看,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

当我们判断“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的时候,实际上暗含着另一个相对应的判断,那就是“非中国人”不会缺乏理性,“非中国人”的国民性不会这么卑劣。

而且,按照中国一百年来逆向种族主义(把自己的种族看得最卑贱,把西方种族看得最高贵)思路,那个“非中国人”肯定是指西方人。也就是说,我们在没有任何实证材料的情况下,我们愿意相信,西方人在遇到“霞村”问题的时候,肯定不会像我们那样出现非理性的反应。

我们根本不会去设想一下,面对这样的民族屈辱,很可能所有的民族都难免会这么狭隘、这么没有理性,西方人甚至可能更加狭隘、更加没有理性。

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摩 罗抗日战争时期,著名作家丁玲写了一篇小说,叫做《我在霞村的时候》,叙说一位姑娘被日本侵略军抓进军营,担任慰安妇,当她回到村里的时候,她受到所有人的歧视,大家都从道德上否定她。这位备受日寇摧残的姑娘不得不承受她的同胞的精神折磨。这样的故事够让人心痛的。谁都难免唏嘘感叹,中国人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呢?她被抓去当慰安妇,她是日寇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我们对这样的受害者,为什么不是同情,不是发奋为之报仇,竟然还要歧视她、折磨她呢?犹有甚者。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读到一篇文章,介绍华北地区在日寇侵华期间,许多中国女性被他们抓去当慰安妇,受尽灵与肉的折磨。后来,在毛泽东时代,这些慰安妇同霞村的那位姑娘一样,不是得到同情,而是遭到道德上、政治上的歧视。每到有政治运动的时候,这些越来越年老的慰安妇们都要像那些地主、富农、反革命等等五类分子那样,受到批判和斗争。连他们的子孙也同样受到歧视,在升学、参军、招工、提干等等社会政治生活所有重要的方面,他们的后代一律受到歧视。一人被抓去当过慰安妇,竟至于世世代代抬不起头。如果我们接受了国民劣根性批判的理论,这个问题就可以纳入到国民性理论和种族主义理论中予以解释。你看,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当我们判断“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的时候,实际上暗含着另一个相对应的判断,那就是“非中国人”不会缺乏理性,“非中国人”的国民性不会这么卑劣。而且,按照中国一百年来逆向种族主义(把自己的种族看得最卑贱,把西方种族看得最高贵)思路,那个前几年,我偶尔看到一个类似霞村故事的西方材料。德国在占领法国期间,强迫许多法国女人担任德军慰安妇。法军将德国赶跑以后,法国社会和军人怎样对待这些可怜的慰安妇呢?他们给慰安妇剃光头,把她们的衣服全部脱光,军人们腰挂手榴弹,押着她们成群地游街。他们还给这些可怜的女人身上涂上斑驳的油漆,逼迫她们行纳粹礼。

在德军占领法国夏特瑞城期间,一个法国年轻姑娘与德国人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1945年,法国光复之后,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那个跟德军同居的女人,他们把复仇的火焰全都喷向这位曾经丧失气节的姑娘身上,人们给她剃了光头,并将她驱逐出城。看看那张照片,这么年轻的妈妈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所有其他人,每一个都是她的同胞,全都那么幸灾乐祸地对着她笑着。前面一位老头提着一个白色的包袱,那大约是这个可怜女人的行李。身后的人群川流不息,全城人谁都舍不得错过这个发泄仇恨的机会。(图片与文字参见中国经济网2008“非中国人”肯定是指西方人。也就是说,我们在没有任何实证材料的情况下,我们愿意相信,西方人在遇到“霞村”问题的时候,肯定不会像我们那样出现非理性的反应。我们根本不会去设想一下,面对这样的民族屈辱,很可能所有的民族都难免会这么狭隘、这么没有理性,西方人甚至可能更加狭隘、更加没有理性。前几年,我偶尔看到一个类似霞村故事的西方材料。德国在占领法国期间,强迫许多法国女人担任德军慰安妇。法军将德国赶跑以后,法国社会和军人怎样对待这些可怜的慰安妇呢?他们给慰安妇剃光头,把她们的衣服全部脱光,军人们腰挂手榴弹,押着她们成群地游街。他们还给这些可怜的女人身上涂上斑驳的油漆,逼迫她们行纳粹礼。在德军占领法国夏特瑞城期间,一个法国年轻姑娘与德国人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1945年,法国光复之后,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那个跟德军同居的女人,他们把复仇的火焰全都喷向这位曾经丧失气节的姑娘身上,人们给她剃了光头,并将她驱逐出城。看看那张照片,这么年轻的妈妈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所有其他人,每一个都是她的同胞,全都那么幸灾乐祸地对着她笑着。前面一位老头提着一个白色的包袱,那大约是这个可怜女人的行李。身后的人群川流不息,全城人谁都舍不得错过这个发泄仇恨的机会。(图片与文字参见中国经济网2008年3月14日内容,标题为《战后被扒光游行的亲德女人(组图)》网址:)1944-1945年法游击队解放后的城镇。亲德的女人们,被强行剃光头,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一脸茫然,如何生存下去?注意在外围的游击队员,腰间别着M24手榴弹。1945年,德国法西斯战败,法国光314复。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雪耻亡国之辱。于是在赶走德国人之后,又把复仇之愤发泄到曾经丧失气节的女人们身上:把她们剃光了头,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亲德女子被剃光头亲德女子被剃光头一群法国妇女,其中一个剃着光头,在公开的侮辱中游街。法国夏特瑞城是一个小镇。在德国法西斯占领期间,一个法国年轻姑娘与德国人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 1945年,德国战败,法国光复。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雪耻亡国之辱,把复仇之愤发泄到这个曾经丧失气节的姑娘身上:把她剃光了头,驱逐出城。我为什么要谈到这个法国故事呢?我想说的是,屈辱之中谁都容易狭隘,这是人类的共性。不光是中国人如此,那个一直被我们供奉在神龛里的高贵种族,也难免如此。所以,不要一看见中国人的缺点,就赶紧引作论证中国国民劣根性的材料。中国人也是人,他的精神逻辑跟所有其他人种完全一样,没有那么多的劣根性。日内容,标题为《战后被扒光游行的亲德女人(组图)》网址:)

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摩 罗抗日战争时期,著名作家丁玲写了一篇小说,叫做《我在霞村的时候》,叙说一位姑娘被日本侵略军抓进军营,担任慰安妇,当她回到村里的时候,她受到所有人的歧视,大家都从道德上否定她。这位备受日寇摧残的姑娘不得不承受她的同胞的精神折磨。这样的故事够让人心痛的。谁都难免唏嘘感叹,中国人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呢?她被抓去当慰安妇,她是日寇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我们对这样的受害者,为什么不是同情,不是发奋为之报仇,竟然还要歧视她、折磨她呢?犹有甚者。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读到一篇文章,介绍华北地区在日寇侵华期间,许多中国女性被他们抓去当慰安妇,受尽灵与肉的折磨。后来,在毛泽东时代,这些慰安妇同霞村的那位姑娘一样,不是得到同情,而是遭到道德上、政治上的歧视。每到有政治运动的时候,这些越来越年老的慰安妇们都要像那些地主、富农、反革命等等五类分子那样,受到批判和斗争。连他们的子孙也同样受到歧视,在升学、参军、招工、提干等等社会政治生活所有重要的方面,他们的后代一律受到歧视。一人被抓去当过慰安妇,竟至于世世代代抬不起头。如果我们接受了国民劣根性批判的理论,这个问题就可以纳入到国民性理论和种族主义理论中予以解释。你看,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当我们判断“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的时候,实际上暗含着另一个相对应的判断,那就是“非中国人”不会缺乏理性,“非中国人”的国民性不会这么卑劣。而且,按照中国一百年来逆向种族主义(把自己的种族看得最卑贱,把西方种族看得最高贵)思路,那个

摩罗/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1944-1945年法游击队解放后的城镇。亲德的女人们,被强行剃光头,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一脸茫然,如何生存下去?注意在外围的游击队员,腰间别着M24手榴弹。

 

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摩 罗抗日战争时期,著名作家丁玲写了一篇小说,叫做《我在霞村的时候》,叙说一位姑娘被日本侵略军抓进军营,担任慰安妇,当她回到村里的时候,她受到所有人的歧视,大家都从道德上否定她。这位备受日寇摧残的姑娘不得不承受她的同胞的精神折磨。这样的故事够让人心痛的。谁都难免唏嘘感叹,中国人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呢?她被抓去当慰安妇,她是日寇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我们对这样的受害者,为什么不是同情,不是发奋为之报仇,竟然还要歧视她、折磨她呢?犹有甚者。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读到一篇文章,介绍华北地区在日寇侵华期间,许多中国女性被他们抓去当慰安妇,受尽灵与肉的折磨。后来,在毛泽东时代,这些慰安妇同霞村的那位姑娘一样,不是得到同情,而是遭到道德上、政治上的歧视。每到有政治运动的时候,这些越来越年老的慰安妇们都要像那些地主、富农、反革命等等五类分子那样,受到批判和斗争。连他们的子孙也同样受到歧视,在升学、参军、招工、提干等等社会政治生活所有重要的方面,他们的后代一律受到歧视。一人被抓去当过慰安妇,竟至于世世代代抬不起头。如果我们接受了国民劣根性批判的理论,这个问题就可以纳入到国民性理论和种族主义理论中予以解释。你看,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当我们判断“中国人多么缺乏理性,他们的国民性多么卑劣”的时候,实际上暗含着另一个相对应的判断,那就是“非中国人”不会缺乏理性,“非中国人”的国民性不会这么卑劣。而且,按照中国一百年来逆向种族主义(把自己的种族看得最卑贱,把西方种族看得最高贵)思路,那个

1945年,德国法西斯战败,法国光复。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雪耻亡国之辱。于是在赶走德国人之后,又把复仇之愤发泄到曾经丧失气节的女人们身上:把她们剃光了头,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

 摩罗/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非中国人”肯定是指西方人。也就是说,我们在没有任何实证材料的情况下,我们愿意相信,西方人在遇到“霞村”问题的时候,肯定不会像我们那样出现非理性的反应。我们根本不会去设想一下,面对这样的民族屈辱,很可能所有的民族都难免会这么狭隘、这么没有理性,西方人甚至可能更加狭隘、更加没有理性。前几年,我偶尔看到一个类似霞村故事的西方材料。德国在占领法国期间,强迫许多法国女人担任德军慰安妇。法军将德国赶跑以后,法国社会和军人怎样对待这些可怜的慰安妇呢?他们给慰安妇剃光头,把她们的衣服全部脱光,军人们腰挂手榴弹,押着她们成群地游街。他们还给这些可怜的女人身上涂上斑驳的油漆,逼迫她们行纳粹礼。在德军占领法国夏特瑞城期间,一个法国年轻姑娘与德国人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1945年,法国光复之后,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那个跟德军同居的女人,他们把复仇的火焰全都喷向这位曾经丧失气节的姑娘身上,人们给她剃了光头,并将她驱逐出城。看看那张照片,这么年轻的妈妈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所有其他人,每一个都是她的同胞,全都那么幸灾乐祸地对着她笑着。前面一位老头提着一个白色的包袱,那大约是这个可怜女人的行李。身后的人群川流不息,全城人谁都舍不得错过这个发泄仇恨的机会。(图片与文字参见中国经济网2008年3月14日内容,标题为《战后被扒光游行的亲德女人(组图)》网址:)1944-1945年法游击队解放后的城镇。亲德的女人们,被强行剃光头,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一脸茫然,如何生存下去?注意在外围的游击队员,腰间别着M24手榴弹。1945年,德国法西斯战败,法国光亲德女子被剃光头

 

摩罗/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亲德女子被剃光头

 摩罗/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一群法国妇女,其中一个剃着光头,在公开的侮辱中游街。

摩罗/对待慰安妇中西都缺乏理性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复。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雪耻亡国之辱。于是在赶走德国人之后,又把复仇之愤发泄到曾经丧失气节的女人们身上:把她们剃光了头,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亲德女子被剃光头亲德女子被剃光头一群法国妇女,其中一个剃着光头,在公开的侮辱中游街。法国夏特瑞城是一个小镇。在德国法西斯占领期间,一个法国年轻姑娘与德国人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 1945年,德国战败,法国光复。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雪耻亡国之辱,把复仇之愤发泄到这个曾经丧失气节的姑娘身上:把她剃光了头,驱逐出城。我为什么要谈到这个法国故事呢?我想说的是,屈辱之中谁都容易狭隘,这是人类的共性。不光是中国人如此,那个一直被我们供奉在神龛里的高贵种族,也难免如此。所以,不要一看见中国人的缺点,就赶紧引作论证中国国民劣根性的材料。中国人也是人,他的精神逻辑跟所有其他人种完全一样,没有那么多的劣根性。法国夏特瑞城是一个小镇。在德国法西斯占领期间,一个法国年轻姑娘与德国人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 1945年,德国战败,法国光复。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雪耻亡国之辱,把复仇之愤发泄到这个曾经丧失气节的姑娘身上:把她剃光了头,驱逐出城。

复。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雪耻亡国之辱。于是在赶走德国人之后,又把复仇之愤发泄到曾经丧失气节的女人们身上:把她们剃光了头,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亲德女子被剃光头亲德女子被剃光头一群法国妇女,其中一个剃着光头,在公开的侮辱中游街。法国夏特瑞城是一个小镇。在德国法西斯占领期间,一个法国年轻姑娘与德国人同居,并生下一个孩子。 1945年,德国战败,法国光复。人们在欢庆胜利时,没有忘记雪耻亡国之辱,把复仇之愤发泄到这个曾经丧失气节的姑娘身上:把她剃光了头,驱逐出城。我为什么要谈到这个法国故事呢?我想说的是,屈辱之中谁都容易狭隘,这是人类的共性。不光是中国人如此,那个一直被我们供奉在神龛里的高贵种族,也难免如此。所以,不要一看见中国人的缺点,就赶紧引作论证中国国民劣根性的材料。中国人也是人,他的精神逻辑跟所有其他人种完全一样,没有那么多的劣根性。我为什么要谈到这个法国故事呢?

我想说的是,屈辱之中谁都容易狭隘,这是人类的共性。不光是中国人如此,那个一直被我们供奉在神龛里的高贵种族,也难免如此。

所以,不要一看见中国人的缺点,就赶紧引作论证中国国民劣根性的材料。中国人也是人,他的精神逻辑跟所有其他人种完全一样,没有那么多的劣根性。

  评论这张
 
阅读(26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