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应该恢复春节的宗教内容/摩罗  

2009-01-28 22:30:59|  分类: 宗教·文化·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该恢复春节的宗教内容

                         (北京厂甸庙会游览感想)

让你显得“有文化”,也不是让你具有更好的职业技能,而是帮助人们实现群体认同和社会整合。而中国文化恰好在最主要的功能上,衰蔽不堪,中国教育更是越来越简单地奔向职业培训和意识形态培训,而将文化的内容完全抽空,从而大大促进和强化了我们的文化危机。我们吃了几种小吃,都是吃到一半就有点恶心。没有一种好吃的东西,即使那东西本来好吃,弄到这人山人海的地方,如此脏兮兮的样子,也变成了令人害怕的东西。我们逛了几个小时,精神却一直不在现场。因为这里没有一点文化因素可以调动我们的参与和认同。唯一感到满足的是宝宝。六岁的宝宝见到那些玩具特别开心,这个也要买,那个也要买。我们驳回了他许多购物申请,最后给他买了五六种,有塑料兵器、塑料蛐蛐、蜻蜓、螳螂、螃蟹、万花筒、气球、糖人等等。回来的时候,到前门一条街上转了转,看见老式有轨电车开来开去,宝宝觉得很新鲜。街边三四层高的老式房子看着也舒服,比清一色的所谓“现代化”高楼大厦强多了。前门老街这个旅游景点的规划比较成功。

                                   摩 

上午一家三口去厂甸庙会,本以为可以欣赏到踩高跷、扭秧歌之类的表演,可是一点迹象都没有,裹挟在人流中走了许久,连锣鼓声也没听见。不断向保安之类的人打听,大多打听不出个子丑寅卯。最后得到一个说法,初一初二两天,早上八点开始有表演内容,个把小时之后就没有了。今天是初三,不再有表演了。我接着问那人,别的庙会,比如地坛庙会,这几天还会有表演吗?那人说大致都一样,都没有了。

我们感到很失望。

是相关的,他们是一体的。一个社会需要这种群体认同来维系,所以宗教是大大有益于社会整合的。中国的祖先崇拜仪式,通过敬拜共同的祖先,找到了血缘认同,通过血缘认同,找到了社会认同。在人类社会的早期,血缘组织是社会组织的最基本内容。直到今天,血缘组织依然是中国社会的主要组织原则之一。无论在乡村还是在城市,人们可以动用的第一级社会资源,依然是血缘群体资源。而这个资源群体,是靠祖先崇拜这种宗教教义和仪式、心理模式来加强认同、沟通和联系的。所以,祖先崇拜依然是中国社会最主要的宗教内容。在中国的乡村社会,祖先崇拜的宗教仪式、宗教空间、宗教心理、宗教群体力量,依然具有主流宗教的地位。在北京厂甸的庙会上,既没有宗教仪式帮助大家实现心灵净化和社会认同,也没有共同的娱乐项目调动大家的参与意识和认同感,成千上万的人除了摩肩擦踵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相关性。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成为他们共同的目标和认同对象,这是真正的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世界,是真正一盘散沙的世界。大家就这样摩肩擦踵地傻傻地走着,彼此完全无关地走着,越走越无聊,越走越空洞。不但无法通过庙会活动加强群体认同,过度的摩肩擦踵反倒增长了对于人群的厌恶,大家的心灵其实是越来越冷漠,越来越疏远。长此以往,必将把一个民族走成空心民族,把一个社会走成空心社会,把一个文化群体走成一盘散沙的空心文化。在一个民族最主要的综合性节日中,所有参与者竟然找不到一点文化认同和社会认同,这样庆祝综合性节日的民族,也许只有中国社会,而且主要是汉族社会(中国的少数民族的文化危机尚无如此深重)。对于世界上其他民族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这是中国社会潜在的危机之一。在中国意识到文化复兴的时代,应该有意识地恢复中国春节的宗教性内容。否则,中国越来越多的大城市,就只能成为永远没有灵魂的空心城市。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发展,中华民族“空心化”的进程也就越来越迅速。文化的最主要功能,并不是

庙会上到处是吃的、玩具等等,那么多人傻傻地挤在一起,就为了吃几样平时哪儿都能买到的小吃,看几样平时哪儿都能见到的玩具,何苦来呢?庙会失去了宗教内容和集体娱乐内容,春节也就成了吃饭节和逛街节,甚是无聊。城市的春节需要增加宗教内容,至少需要增加作为宗教内容之变体的集体娱乐内容,否则这个节日就很空洞。

在乡村,在古代,春节本来就是一个祭神祭祖、捉鬼驱邪的综合性宗教节日,可是城市化过程将春节的宗教性内容过滤掉了,后来,那些神圣的宗教仪式,渐渐演变为扭秧歌、踩高跷、跳傩舞的娱乐化表演。现在,连这些日益娱乐化的扭秧歌、踩高跷、跳傩舞等等集体仪式也难得一见,春节于是沦落为一个空心节日,一个无聊节日。

在古代社会,所有民族的最大节日都是宗教性节日,至今为止也还大致如此,不但非洲、西太平洋地区那些原始部落如此,欧美的所谓现代化社会也如此(比如圣诞节)。唯有中国,其主要节日春节的宗教内容,在城市化过程中几乎消失殆尽。在当今的中国乡村,春节中的宗教内容遭遇破坏的情形也日趋严重。

是相关的,他们是一体的。一个社会需要这种群体认同来维系,所以宗教是大大有益于社会整合的。中国的祖先崇拜仪式,通过敬拜共同的祖先,找到了血缘认同,通过血缘认同,找到了社会认同。在人类社会的早期,血缘组织是社会组织的最基本内容。直到今天,血缘组织依然是中国社会的主要组织原则之一。无论在乡村还是在城市,人们可以动用的第一级社会资源,依然是血缘群体资源。而这个资源群体,是靠祖先崇拜这种宗教教义和仪式、心理模式来加强认同、沟通和联系的。所以,祖先崇拜依然是中国社会最主要的宗教内容。在中国的乡村社会,祖先崇拜的宗教仪式、宗教空间、宗教心理、宗教群体力量,依然具有主流宗教的地位。在北京厂甸的庙会上,既没有宗教仪式帮助大家实现心灵净化和社会认同,也没有共同的娱乐项目调动大家的参与意识和认同感,成千上万的人除了摩肩擦踵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相关性。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成为他们共同的目标和认同对象,这是真正的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世界,是真正一盘散沙的世界。大家就这样摩肩擦踵地傻傻地走着,彼此完全无关地走着,越走越无聊,越走越空洞。不但无法通过庙会活动加强群体认同,过度的摩肩擦踵反倒增长了对于人群的厌恶,大家的心灵其实是越来越冷漠,越来越疏远。长此以往,必将把一个民族走成空心民族,把一个社会走成空心社会,把一个文化群体走成一盘散沙的空心文化。在一个民族最主要的综合性节日中,所有参与者竟然找不到一点文化认同和社会认同,这样庆祝综合性节日的民族,也许只有中国社会,而且主要是汉族社会(中国的少数民族的文化危机尚无如此深重)。对于世界上其他民族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这是中国社会潜在的危机之一。在中国意识到文化复兴的时代,应该有意识地恢复中国春节的宗教性内容。否则,中国越来越多的大城市,就只能成为永远没有灵魂的空心城市。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发展,中华民族“空心化”的进程也就越来越迅速。文化的最主要功能,并不是

这是中国文化的重大损失。

让你显得“有文化”,也不是让你具有更好的职业技能,而是帮助人们实现群体认同和社会整合。而中国文化恰好在最主要的功能上,衰蔽不堪,中国教育更是越来越简单地奔向职业培训和意识形态培训,而将文化的内容完全抽空,从而大大促进和强化了我们的文化危机。我们吃了几种小吃,都是吃到一半就有点恶心。没有一种好吃的东西,即使那东西本来好吃,弄到这人山人海的地方,如此脏兮兮的样子,也变成了令人害怕的东西。我们逛了几个小时,精神却一直不在现场。因为这里没有一点文化因素可以调动我们的参与和认同。唯一感到满足的是宝宝。六岁的宝宝见到那些玩具特别开心,这个也要买,那个也要买。我们驳回了他许多购物申请,最后给他买了五六种,有塑料兵器、塑料蛐蛐、蜻蜓、螳螂、螃蟹、万花筒、气球、糖人等等。回来的时候,到前门一条街上转了转,看见老式有轨电车开来开去,宝宝觉得很新鲜。街边三四层高的老式房子看着也舒服,比清一色的所谓“现代化”高楼大厦强多了。前门老街这个旅游景点的规划比较成功。所谓宗教节日,以及相关的仪式和狂欢,作用在于给生民提供精神认同和群体认同的机体和机会。在同一个教堂作法事的人,不只是每个人通过仪式实现了与神的沟通,理顺了或者净化了心灵,而且在所有作法事的人之间实现了群体认同。在共同的神灵面前,所有的朝拜者彼此在社会、文化、精神上是相关的,他们是一体的。一个社会需要这种群体认同来维系,所以宗教是大大有益于社会整合的。

中国的祖先崇拜仪式,通过敬拜共同的祖先,找到了血缘认同,通过血缘认同,找到了社会认同。在人类社会的早期,血缘组织是社会组织的最基本内容。直到今天,血缘组织依然是中国社会的主要组织原则之一。无论在乡村还是在城市,人们可以动用的第一级社会资源,依然是血缘群体资源。而这个资源群体,是靠祖先崇拜这种宗教教义和仪式、心理模式来加强认同、沟通和联系的。所以,祖先崇拜依然是中国社会最主要的宗教内容。在中国的乡村社会,祖先崇拜的宗教仪式、宗教空间、宗教心理、宗教群体力量,依然具有主流宗教的地位。

在北京厂甸的庙会上,既没有宗教仪式帮助大家实现心灵净化和社会认同,也没有共同的娱乐项目调动大家的参与意识和认同感,成千上万的人除了摩肩擦踵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相关性。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成为他们共同的目标和认同对象,这是真正的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世界,是真正一盘散沙的世界。大家就这样摩肩擦踵地傻傻地走着,彼此完全无关地走着,越走越无聊,越走越空洞。

不但无法通过庙会活动加强群体认同,过度的摩肩擦踵反倒增长了对于人群的厌恶,大家的心灵其实是越来越冷漠,越来越疏远。长此以往,必将把一个民族走成空心民族,把一个社会走成空心社会,把一个文化群体走成一盘散沙的空心文化。

是相关的,他们是一体的。一个社会需要这种群体认同来维系,所以宗教是大大有益于社会整合的。中国的祖先崇拜仪式,通过敬拜共同的祖先,找到了血缘认同,通过血缘认同,找到了社会认同。在人类社会的早期,血缘组织是社会组织的最基本内容。直到今天,血缘组织依然是中国社会的主要组织原则之一。无论在乡村还是在城市,人们可以动用的第一级社会资源,依然是血缘群体资源。而这个资源群体,是靠祖先崇拜这种宗教教义和仪式、心理模式来加强认同、沟通和联系的。所以,祖先崇拜依然是中国社会最主要的宗教内容。在中国的乡村社会,祖先崇拜的宗教仪式、宗教空间、宗教心理、宗教群体力量,依然具有主流宗教的地位。在北京厂甸的庙会上,既没有宗教仪式帮助大家实现心灵净化和社会认同,也没有共同的娱乐项目调动大家的参与意识和认同感,成千上万的人除了摩肩擦踵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相关性。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成为他们共同的目标和认同对象,这是真正的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世界,是真正一盘散沙的世界。大家就这样摩肩擦踵地傻傻地走着,彼此完全无关地走着,越走越无聊,越走越空洞。不但无法通过庙会活动加强群体认同,过度的摩肩擦踵反倒增长了对于人群的厌恶,大家的心灵其实是越来越冷漠,越来越疏远。长此以往,必将把一个民族走成空心民族,把一个社会走成空心社会,把一个文化群体走成一盘散沙的空心文化。在一个民族最主要的综合性节日中,所有参与者竟然找不到一点文化认同和社会认同,这样庆祝综合性节日的民族,也许只有中国社会,而且主要是汉族社会(中国的少数民族的文化危机尚无如此深重)。对于世界上其他民族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这是中国社会潜在的危机之一。在中国意识到文化复兴的时代,应该有意识地恢复中国春节的宗教性内容。否则,中国越来越多的大城市,就只能成为永远没有灵魂的空心城市。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发展,中华民族“空心化”的进程也就越来越迅速。文化的最主要功能,并不是

在一个民族最主要的综合性节日中,所有参与者竟然找不到一点文化认同和社会认同,这样庆祝综合性节日的民族,也许只有中国社会,而且主要是汉族社会(中国的少数民族的文化危机尚无如此深重)。对于世界上其他民族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

应该恢复春节的宗教内容(北京厂甸庙会游览感想)摩罗上午一家三口去厂甸庙会,本以为可以欣赏到踩高跷、扭秧歌之类的表演,可是一点迹象都没有,裹挟在人流中走了许久,连锣鼓声也没听见。不断向保安之类的人打听,大多打听不出个子丑寅卯。最后得到一个说法,初一初二两天,早上八点开始有表演内容,个把小时之后就没有了。今天是初三,不再有表演了。我接着问那人,别的庙会,比如地坛庙会,这几天还会有表演吗?那人说大致都一样,都没有了。我们感到很失望。庙会上到处是吃的、玩具等等,那么多人傻傻地挤在一起,就为了吃几样平时哪儿都能买到的小吃,看几样平时哪儿都能见到的玩具,何苦来呢?庙会失去了宗教内容和集体娱乐内容,春节也就成了吃饭节和逛街节,甚是无聊。城市的春节需要增加宗教内容,至少需要增加作为宗教内容之变体的集体娱乐内容,否则这个节日就很空洞。在乡村,在古代,春节本来就是一个祭神祭祖、捉鬼驱邪的综合性宗教节日,可是城市化过程将春节的宗教性内容过滤掉了,后来,那些神圣的宗教仪式,渐渐演变为扭秧歌、踩高跷、跳傩舞的娱乐化表演。现在,连这些日益娱乐化的扭秧歌、踩高跷、跳傩舞等等集体仪式也难得一见,春节于是沦落为一个空心节日,一个无聊节日。在古代社会,所有民族的最大节日都是宗教性节日,至今为止也还大致如此,不但非洲、西太平洋地区那些原始部落如此,欧美的所谓现代化社会也如此(比如圣诞节)。唯有中国,其主要节日春节的宗教内容,在城市化过程中几乎消失殆尽。在当今的中国乡村,春节中的宗教内容遭遇破坏的情形也日趋严重。这是中国文化的重大损失。所谓宗教节日,以及相关的仪式和狂欢,作用在于给生民提供精神认同和群体认同的机体和机会。在同一个教堂作法事的人,不只是每个人通过仪式实现了与神的沟通,理顺了或者净化了心灵,而且在所有作法事的人之间实现了群体认同。在共同的神灵面前,所有的朝拜者彼此在社会、文化、精神上这是中国社会潜在的危机之一。

在中国意识到文化复兴的时代,应该有意识地恢复中国春节的宗教性内容。否则,中国越来越多的大城市,就只能成为永远没有灵魂的空心城市。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发展,中华民族“空心化”的进程也就越来越迅速。

让你显得“有文化”,也不是让你具有更好的职业技能,而是帮助人们实现群体认同和社会整合。而中国文化恰好在最主要的功能上,衰蔽不堪,中国教育更是越来越简单地奔向职业培训和意识形态培训,而将文化的内容完全抽空,从而大大促进和强化了我们的文化危机。我们吃了几种小吃,都是吃到一半就有点恶心。没有一种好吃的东西,即使那东西本来好吃,弄到这人山人海的地方,如此脏兮兮的样子,也变成了令人害怕的东西。我们逛了几个小时,精神却一直不在现场。因为这里没有一点文化因素可以调动我们的参与和认同。唯一感到满足的是宝宝。六岁的宝宝见到那些玩具特别开心,这个也要买,那个也要买。我们驳回了他许多购物申请,最后给他买了五六种,有塑料兵器、塑料蛐蛐、蜻蜓、螳螂、螃蟹、万花筒、气球、糖人等等。回来的时候,到前门一条街上转了转,看见老式有轨电车开来开去,宝宝觉得很新鲜。街边三四层高的老式房子看着也舒服,比清一色的所谓“现代化”高楼大厦强多了。前门老街这个旅游景点的规划比较成功。

文化的最主要功能,并不是让你显得“有文化”,也不是让你具有更好的职业技能,而是帮助人们实现群体认同和社会整合。而中国文化恰好在最主要的功能上,衰蔽不堪,中国教育更是越来越简单地奔向职业培训和意识形态培训,而将文化的内容完全抽空,从而大大促进和强化了我们的文化危机。

我们吃了几种小吃,都是吃到一半就有点恶心。没有一种好吃的东西,即使那东西本来好吃,弄到这人山人海的地方,如此脏兮兮的样子,也变成了令人害怕的东西。

我们逛了几个小时,精神却一直不在现场。因为这里没有一点文化因素可以调动我们的参与和认同。

唯一感到满足的是宝宝。六岁的宝宝见到那些玩具特别开心,这个也要买,那个也要买。我们驳回了他许多购物申请,最后给他买了五六种,有塑料兵器、塑料蛐蛐、蜻蜓、螳螂、螃蟹、万花筒、气球、糖人等等。

回来的时候,到前门一条街上转了转,看见老式有轨电车开来开去,宝宝觉得很新鲜。街边三四层高的老式房子看着也舒服,比清一色的所谓“现代化”高楼大厦强多了。前门老街这个旅游景点的规划比较成功。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