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从胡适到李银河的微妙变化  

2009-03-27 16:52:52|  分类: 读书札记(兼搜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胡适先生有一句很具人文关怀的感慨:“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不能设法增进他们的幸福,却把‘乐天’、‘安命’、‘知足’、‘安贫’种种催眠药给他们吃,叫他们自己欺骗自己,安慰自己。”(胡适《我们对于西洋近代文明的态度》,《胡适文存·三》2-3页,黄山书社1996年出版)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胡适先生的感慨被一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做了一些修改,根据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的意思,那个句子的后半部分必须进行替换。全句应该改为:“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竟然不知道他们本来就是丑的、懒惰的、笨的,就应该被淘汰的。”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名叫李银河。李银河一直致力于同性恋者的权利的维护和辩护,我以为她的意思是要为弱势群体挣一份尊严。原来她最瞧不起的就是弱势群体,原来她认为弱势群体本来就没有尊严。李银河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社会控制集团用制度的方式安排大多数人成为穷人之后,马上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这个集团的下一代接着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如此循环往复,永不改变。其实,关于穷人富人的这点奥秘,中国古代的“宪法”《礼记》早就说得清楚明白。《礼记·王制》规定:“上农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农夫食五人。”到这里为止规定的是底层人的收入,他们无论多么克勤克俭,最伟大的成就也只能勉强养活九口之家,要想谋求更好的前途那是断断不可能的。到了士大夫等等阶级,其财富的拥有跟底层人就大不一样,因而他们的发展空间和家族前途也就大不一样。最低等的士,虽然他们完全不从事体力劳动,其最少收入也得相当于上等农夫全家劳动的总收入,随着地位的提高,他的收入还可以不断增加。《礼记·王制》接着说:“诸侯之下士视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胡适先生有一句很具人文关怀的感慨:“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不能设法增进他们的幸福,却把‘乐天’、‘安命’、‘知足’、‘安贫’种种催眠药给他们吃,叫他们自己欺骗自己,安慰自己。”(胡适《我们对于西洋近代文明的态度》,《胡适文存·三》2-3页,黄山书社1996年出版)

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胡适先生的感慨被一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做了一些修改,根据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的意思,那个句子的后半部分必须进行替换。全句应该改为:“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竟然不知道他们本来就是丑的、懒惰的、笨的,就应该被淘汰的。

用实景而完全是舞台布景拍摄,这点也很惊人)。因此,观影效果更为强烈。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你们都该死,你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它就能做到,让每个看完电影的人在黑帮血洗狗镇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快感,欢呼雀跃,觉得解气之极。在片尾字幕时,还怕它的意思不够清楚,在背景中放了几十幅贫民窟的真实照片,肮脏、丑陋、血里糊拉。    前些时看到一位生在农村的知识精英的文章,批评鲁迅对下层人的描写(如阿Q),说他把下层人写得愚昧、麻木,是利用手中的话语权欺负穷人,不正义。在他看来,只有讴歌穷人才是正义的。当时我对这文章就感觉有点似是而非。看了《狗镇》,才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    中国解放后的三十年有点特殊:人为地设置了下层人向上流动的障碍,如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如不许流动的户籍制度,如城乡双轨制,这就有点欺负穷人的意思,使农民对城里人有了怨气。使得上层显得不够正义,使得为下层说话有了点正义的味道。但是在人为障碍取消之后,这点正义也就慢慢消散了,我们又回到了尼采命题:贫穷到底是不是罪恶?    总之,我觉得尼采和鲁迅如果没有走极端,没有说穷人就该死,那他们大体上还是站得住脚的,其理论有深刻的合理性,虽然显得有点“政治不正确”。

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名叫李银河。

李银河一直致力于同性恋者的权利的维护和辩护,我以为她的意思是要为弱势群体挣一份尊严。原来她最瞧不起的就是弱势群体,原来她认为弱势群体本来就没有尊严。

李银河的原话是这样说的:“用实景而完全是舞台布景拍摄,这点也很惊人)。因此,观影效果更为强烈。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你们都该死,你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它就能做到,让每个看完电影的人在黑帮血洗狗镇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快感,欢呼雀跃,觉得解气之极。在片尾字幕时,还怕它的意思不够清楚,在背景中放了几十幅贫民窟的真实照片,肮脏、丑陋、血里糊拉。    前些时看到一位生在农村的知识精英的文章,批评鲁迅对下层人的描写(如阿Q),说他把下层人写得愚昧、麻木,是利用手中的话语权欺负穷人,不正义。在他看来,只有讴歌穷人才是正义的。当时我对这文章就感觉有点似是而非。看了《狗镇》,才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    中国解放后的三十年有点特殊:人为地设置了下层人向上流动的障碍,如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如不许流动的户籍制度,如城乡双轨制,这就有点欺负穷人的意思,使农民对城里人有了怨气。使得上层显得不够正义,使得为下层说话有了点正义的味道。但是在人为障碍取消之后,这点正义也就慢慢消散了,我们又回到了尼采命题:贫穷到底是不是罪恶?    总之,我觉得尼采和鲁迅如果没有走极端,没有说穷人就该死,那他们大体上还是站得住脚的,其理论有深刻的合理性,虽然显得有点“政治不正确”。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原载天涯网,网址:上农夫,禄足以代其耕也。中士倍下士,上士倍中士,下大夫倍上士;卿,四大夫禄;君,十卿禄。次国之卿,三大夫禄;君,十卿禄。小国之卿,倍大夫禄,君十卿禄。”——“制度”用这种方式规定了每个阶级不同的政治地位、与这地位相对应的经济收入。政治地位越高,收入翻倍翻得越多越快。这种制度规定之依据,并不在于人之勤与懒,智力之高与低。可是,所有的卿都愿意让人相信,他的智力超过大夫,所有的士都愿意天天强调,他的勤奋超过农夫。李银河用来证明自己观点的那部电影,我没看过。从李银河的介绍来看,也就是那些知道自己是“士大夫”的所谓精英群体,为了论证自己的智力优势和道德优势而刻意虚构了穷人群体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这种从道德上将穷人彻底打倒,为精英群体的统治制造理由的学说,构成了一个庞大的人文学术体系。鲁迅的后人过度强调他的“国民性批判”,就是为了充实这种人文学术。其实在鲁迅看来,上流社会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远远多于底层社会,所以用论文进行国民性批判时,主要在批判精英群体,只是李银河未必愿意了解这一点。我收集过很多精英人物也就是胡适所说的“先知先觉”者对于底层群体的否定性的描述和评价,一般都说得比较学术,比较具有修饰性,像李银河这样,诅咒“下层人”诅咒得如此不蒙面纱、不穿衣服的,尚是第一次看到。所有的卿都认为自己的智力超过士大夫,所有的士大夫都认为自己的勤奋超过农夫,原本无需奇怪,因为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也。可是如果学者的使命也在于论证农夫确实比士大夫愚蠢,穷人确实比富人懒惰,还充满正义感和道德感,那就比《礼记》虚伪太多。附录:李银河原文—— 一部令人震惊的电影李银河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访问日期:20090327日  昨天看了一个电影《狗镇》,感觉用震撼来形容都嫌不够,也许要用震惊才行。    影片写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女儿格瑞丝(妮可·基德曼扮演)认为爸爸不正义,不想再做他的女儿,逃到偏僻深山中的狗镇。狗镇中的人们自私、麻木、残忍,把格瑞丝对穷人的浪漫想象打得粉碎。她的善良换来的是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她向往的天堂原来是地狱。最后她父亲来解救她时,她脖子上戴着枷锁,走路时用锁链拖着一个磨盘,因为躺在床上无法反抗,镇里所有的男人都强奸过她。她对父亲的权力从否定到肯定。当她父亲建议杀条狗吓吓镇上的人作为了断时,格瑞丝的建议是把全镇烧光杀光,并且冷血地亲手打死了欺骗她爱情的伪君子,没有一分钟的犹豫。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影片明显的“政治不正确”,对穷人人性弱点的揭露毫不留情,有明显尼采哲学的意味。简直可以说完全是尼采哲学的电影版图解。但是,它绝不像我们那些政治思想图解的影片,只有骨头没有肉,它所有的人物、事件、思绪都真实可信,有血有肉,合情合理,无懈可击(尽管全剧没有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

上农夫,禄足以代其耕也。中士倍下士,上士倍中士,下大夫倍上士;卿,四大夫禄;君,十卿禄。次国之卿,三大夫禄;君,十卿禄。小国之卿,倍大夫禄,君十卿禄。”——“制度”用这种方式规定了每个阶级不同的政治地位、与这地位相对应的经济收入。政治地位越高,收入翻倍翻得越多越快。这种制度规定之依据,并不在于人之勤与懒,智力之高与低。可是,所有的卿都愿意让人相信,他的智力超过大夫,所有的士都愿意天天强调,他的勤奋超过农夫。李银河用来证明自己观点的那部电影,我没看过。从李银河的介绍来看,也就是那些知道自己是“士大夫”的所谓精英群体,为了论证自己的智力优势和道德优势而刻意虚构了穷人群体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这种从道德上将穷人彻底打倒,为精英群体的统治制造理由的学说,构成了一个庞大的人文学术体系。鲁迅的后人过度强调他的“国民性批判”,就是为了充实这种人文学术。其实在鲁迅看来,上流社会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远远多于底层社会,所以用论文进行国民性批判时,主要在批判精英群体,只是李银河未必愿意了解这一点。我收集过很多精英人物也就是胡适所说的“先知先觉”者对于底层群体的否定性的描述和评价,一般都说得比较学术,比较具有修饰性,像李银河这样,诅咒“下层人”诅咒得如此不蒙面纱、不穿衣服的,尚是第一次看到。所有的卿都认为自己的智力超过士大夫,所有的士大夫都认为自己的勤奋超过农夫,原本无需奇怪,因为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也。可是如果学者的使命也在于论证农夫确实比士大夫愚蠢,穷人确实比富人懒惰,还充满正义感和道德感,那就比《礼记》虚伪太多。附录:李银河原文—— 一部令人震惊的电影李银河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访问日期:20090327日  昨天看了一个电影《狗镇》,感觉用震撼来形容都嫌不够,也许要用震惊才行。    影片写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女儿格瑞丝(妮可·基德曼扮演)认为爸爸不正义,不想再做他的女儿,逃到偏僻深山中的狗镇。狗镇中的人们自私、麻木、残忍,把格瑞丝对穷人的浪漫想象打得粉碎。她的善良换来的是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她向往的天堂原来是地狱。最后她父亲来解救她时,她脖子上戴着枷锁,走路时用锁链拖着一个磨盘,因为躺在床上无法反抗,镇里所有的男人都强奸过她。她对父亲的权力从否定到肯定。当她父亲建议杀条狗吓吓镇上的人作为了断时,格瑞丝的建议是把全镇烧光杀光,并且冷血地亲手打死了欺骗她爱情的伪君子,没有一分钟的犹豫。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影片明显的“政治不正确”,对穷人人性弱点的揭露毫不留情,有明显尼采哲学的意味。简直可以说完全是尼采哲学的电影版图解。但是,它绝不像我们那些政治思想图解的影片,只有骨头没有肉,它所有的人物、事件、思绪都真实可信,有血有肉,合情合理,无懈可击(尽管全剧没有社会控制集团用制度的方式安排大多数人成为穷人之后,马上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

这个集团的下一代接着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如此循环往复,永不改变。

其实,关于穷人富人的这点奥秘,中国古代的“宪法”《礼记》早就说得清楚明白。《礼记·王制》规定:“上农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农夫食五人。”到这里为止规定的是底层人的收入,他们无论多么克勤克俭,最伟大的成就也只能勉强养活九口之家,要想谋求更好的前途那是断断不可能的。

上农夫,禄足以代其耕也。中士倍下士,上士倍中士,下大夫倍上士;卿,四大夫禄;君,十卿禄。次国之卿,三大夫禄;君,十卿禄。小国之卿,倍大夫禄,君十卿禄。”——“制度”用这种方式规定了每个阶级不同的政治地位、与这地位相对应的经济收入。政治地位越高,收入翻倍翻得越多越快。这种制度规定之依据,并不在于人之勤与懒,智力之高与低。可是,所有的卿都愿意让人相信,他的智力超过大夫,所有的士都愿意天天强调,他的勤奋超过农夫。李银河用来证明自己观点的那部电影,我没看过。从李银河的介绍来看,也就是那些知道自己是“士大夫”的所谓精英群体,为了论证自己的智力优势和道德优势而刻意虚构了穷人群体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这种从道德上将穷人彻底打倒,为精英群体的统治制造理由的学说,构成了一个庞大的人文学术体系。鲁迅的后人过度强调他的“国民性批判”,就是为了充实这种人文学术。其实在鲁迅看来,上流社会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远远多于底层社会,所以用论文进行国民性批判时,主要在批判精英群体,只是李银河未必愿意了解这一点。我收集过很多精英人物也就是胡适所说的“先知先觉”者对于底层群体的否定性的描述和评价,一般都说得比较学术,比较具有修饰性,像李银河这样,诅咒“下层人”诅咒得如此不蒙面纱、不穿衣服的,尚是第一次看到。所有的卿都认为自己的智力超过士大夫,所有的士大夫都认为自己的勤奋超过农夫,原本无需奇怪,因为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也。可是如果学者的使命也在于论证农夫确实比士大夫愚蠢,穷人确实比富人懒惰,还充满正义感和道德感,那就比《礼记》虚伪太多。附录:李银河原文—— 一部令人震惊的电影李银河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访问日期:20090327日  昨天看了一个电影《狗镇》,感觉用震撼来形容都嫌不够,也许要用震惊才行。    影片写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女儿格瑞丝(妮可·基德曼扮演)认为爸爸不正义,不想再做他的女儿,逃到偏僻深山中的狗镇。狗镇中的人们自私、麻木、残忍,把格瑞丝对穷人的浪漫想象打得粉碎。她的善良换来的是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她向往的天堂原来是地狱。最后她父亲来解救她时,她脖子上戴着枷锁,走路时用锁链拖着一个磨盘,因为躺在床上无法反抗,镇里所有的男人都强奸过她。她对父亲的权力从否定到肯定。当她父亲建议杀条狗吓吓镇上的人作为了断时,格瑞丝的建议是把全镇烧光杀光,并且冷血地亲手打死了欺骗她爱情的伪君子,没有一分钟的犹豫。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影片明显的“政治不正确”,对穷人人性弱点的揭露毫不留情,有明显尼采哲学的意味。简直可以说完全是尼采哲学的电影版图解。但是,它绝不像我们那些政治思想图解的影片,只有骨头没有肉,它所有的人物、事件、思绪都真实可信,有血有肉,合情合理,无懈可击(尽管全剧没有

到了士大夫等等阶级,其财富的拥有跟底层人就大不一样,因而他们的发展空间和家族前途也就大不一样。最低等的士,虽然他们完全不从事体力劳动,其最少收入也得相当于上等农夫全家劳动的总收入,随着地位的提高,他的收入还可以不断增加。《礼记·王制》接着说:“诸侯之下士视上农夫,禄足以代其耕也。中士倍下士,上士倍中士,下大夫倍上士;卿,四大夫禄;君,十卿禄。次国之卿,三大夫禄;君,十卿禄。小国之卿,倍大夫禄,君十卿禄。”——“制度”用这种方式规定了每个阶级不同的政治地位、与这地位相对应的经济收入。政治地位越高,收入翻倍翻得越多越快。

这种制度规定之依据,并不在于人之勤与懒,智力之高与低。可是,所有的卿都愿意让人相信,他的智力超过大夫,所有的士都愿意天天强调,他的勤奋超过农夫。

李银河用来证明自己观点的那部电影,我没看过。从李银河的介绍来看,也就是那些知道自己是“士大夫”的所谓精英群体,为了论证自己的智力优势和道德优势而刻意虚构了穷人群体的用实景而完全是舞台布景拍摄,这点也很惊人)。因此,观影效果更为强烈。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你们都该死,你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它就能做到,让每个看完电影的人在黑帮血洗狗镇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快感,欢呼雀跃,觉得解气之极。在片尾字幕时,还怕它的意思不够清楚,在背景中放了几十幅贫民窟的真实照片,肮脏、丑陋、血里糊拉。    前些时看到一位生在农村的知识精英的文章,批评鲁迅对下层人的描写(如阿Q),说他把下层人写得愚昧、麻木,是利用手中的话语权欺负穷人,不正义。在他看来,只有讴歌穷人才是正义的。当时我对这文章就感觉有点似是而非。看了《狗镇》,才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    中国解放后的三十年有点特殊:人为地设置了下层人向上流动的障碍,如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如不许流动的户籍制度,如城乡双轨制,这就有点欺负穷人的意思,使农民对城里人有了怨气。使得上层显得不够正义,使得为下层说话有了点正义的味道。但是在人为障碍取消之后,这点正义也就慢慢消散了,我们又回到了尼采命题:贫穷到底是不是罪恶?    总之,我觉得尼采和鲁迅如果没有走极端,没有说穷人就该死,那他们大体上还是站得住脚的,其理论有深刻的合理性,虽然显得有点“政治不正确”。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这种从道德上将穷人彻底打倒,为精英群体的统治制造理由的学说,构成了一个庞大的人文学术体系。鲁迅的后人过度强调他的“国民性批判”,就是为了充实这种人文学术。其实在鲁迅看来,上流社会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远远多于底层社会,所以用论文进行国民性批判时,主要在批判精英群体,只是李银河未必愿意了解这一点。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胡适先生有一句很具人文关怀的感慨:“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不能设法增进他们的幸福,却把‘乐天’、‘安命’、‘知足’、‘安贫’种种催眠药给他们吃,叫他们自己欺骗自己,安慰自己。”(胡适《我们对于西洋近代文明的态度》,《胡适文存·三》2-3页,黄山书社1996年出版)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胡适先生的感慨被一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做了一些修改,根据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的意思,那个句子的后半部分必须进行替换。全句应该改为:“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竟然不知道他们本来就是丑的、懒惰的、笨的,就应该被淘汰的。”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名叫李银河。李银河一直致力于同性恋者的权利的维护和辩护,我以为她的意思是要为弱势群体挣一份尊严。原来她最瞧不起的就是弱势群体,原来她认为弱势群体本来就没有尊严。李银河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社会控制集团用制度的方式安排大多数人成为穷人之后,马上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这个集团的下一代接着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如此循环往复,永不改变。其实,关于穷人富人的这点奥秘,中国古代的“宪法”《礼记》早就说得清楚明白。《礼记·王制》规定:“上农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农夫食五人。”到这里为止规定的是底层人的收入,他们无论多么克勤克俭,最伟大的成就也只能勉强养活九口之家,要想谋求更好的前途那是断断不可能的。到了士大夫等等阶级,其财富的拥有跟底层人就大不一样,因而他们的发展空间和家族前途也就大不一样。最低等的士,虽然他们完全不从事体力劳动,其最少收入也得相当于上等农夫全家劳动的总收入,随着地位的提高,他的收入还可以不断增加。《礼记·王制》接着说:“诸侯之下士视我收集过很多精英人物也就是胡适所说的“先知先觉”者对于底层群体的否定性的描述和评价,一般都说得比较学术,比较具有修饰性,像李银河这样,诅咒“下层人”诅咒得如此不蒙面纱、不穿衣服的,尚是第一次看到。

所有的卿都认为自己的智力超过士大夫,所有的士大夫都认为自己的勤奋超过农夫,原本无需奇怪,因为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也。可是如果学者的使命也在于论证农夫确实比士大夫愚蠢,穷人确实比富人懒惰,还充满正义感和道德感,那就比《礼记》虚伪太多。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胡适先生有一句很具人文关怀的感慨:“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不能设法增进他们的幸福,却把‘乐天’、‘安命’、‘知足’、‘安贫’种种催眠药给他们吃,叫他们自己欺骗自己,安慰自己。”(胡适《我们对于西洋近代文明的态度》,《胡适文存·三》2-3页,黄山书社1996年出版)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胡适先生的感慨被一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做了一些修改,根据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的意思,那个句子的后半部分必须进行替换。全句应该改为:“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竟然不知道他们本来就是丑的、懒惰的、笨的,就应该被淘汰的。”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名叫李银河。李银河一直致力于同性恋者的权利的维护和辩护,我以为她的意思是要为弱势群体挣一份尊严。原来她最瞧不起的就是弱势群体,原来她认为弱势群体本来就没有尊严。李银河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社会控制集团用制度的方式安排大多数人成为穷人之后,马上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这个集团的下一代接着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如此循环往复,永不改变。其实,关于穷人富人的这点奥秘,中国古代的“宪法”《礼记》早就说得清楚明白。《礼记·王制》规定:“上农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农夫食五人。”到这里为止规定的是底层人的收入,他们无论多么克勤克俭,最伟大的成就也只能勉强养活九口之家,要想谋求更好的前途那是断断不可能的。到了士大夫等等阶级,其财富的拥有跟底层人就大不一样,因而他们的发展空间和家族前途也就大不一样。最低等的士,虽然他们完全不从事体力劳动,其最少收入也得相当于上等农夫全家劳动的总收入,随着地位的提高,他的收入还可以不断增加。《礼记·王制》接着说:“诸侯之下士视

 

附录:李银河原文——

                               一部令人震惊的电影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胡适先生有一句很具人文关怀的感慨:“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不能设法增进他们的幸福,却把‘乐天’、‘安命’、‘知足’、‘安贫’种种催眠药给他们吃,叫他们自己欺骗自己,安慰自己。”(胡适《我们对于西洋近代文明的态度》,《胡适文存·三》2-3页,黄山书社1996年出版)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胡适先生的感慨被一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做了一些修改,根据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的意思,那个句子的后半部分必须进行替换。全句应该改为:“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竟然不知道他们本来就是丑的、懒惰的、笨的,就应该被淘汰的。”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名叫李银河。李银河一直致力于同性恋者的权利的维护和辩护,我以为她的意思是要为弱势群体挣一份尊严。原来她最瞧不起的就是弱势群体,原来她认为弱势群体本来就没有尊严。李银河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社会控制集团用制度的方式安排大多数人成为穷人之后,马上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这个集团的下一代接着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如此循环往复,永不改变。其实,关于穷人富人的这点奥秘,中国古代的“宪法”《礼记》早就说得清楚明白。《礼记·王制》规定:“上农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农夫食五人。”到这里为止规定的是底层人的收入,他们无论多么克勤克俭,最伟大的成就也只能勉强养活九口之家,要想谋求更好的前途那是断断不可能的。到了士大夫等等阶级,其财富的拥有跟底层人就大不一样,因而他们的发展空间和家族前途也就大不一样。最低等的士,虽然他们完全不从事体力劳动,其最少收入也得相当于上等农夫全家劳动的总收入,随着地位的提高,他的收入还可以不断增加。《礼记·王制》接着说:“诸侯之下士视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胡适先生有一句很具人文关怀的感慨:“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不能设法增进他们的幸福,却把‘乐天’、‘安命’、‘知足’、‘安贫’种种催眠药给他们吃,叫他们自己欺骗自己,安慰自己。”(胡适《我们对于西洋近代文明的态度》,《胡适文存·三》2-3页,黄山书社1996年出版)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胡适先生的感慨被一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做了一些修改,根据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的意思,那个句子的后半部分必须进行替换。全句应该改为:“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竟然不知道他们本来就是丑的、懒惰的、笨的,就应该被淘汰的。”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名叫李银河。李银河一直致力于同性恋者的权利的维护和辩护,我以为她的意思是要为弱势群体挣一份尊严。原来她最瞧不起的就是弱势群体,原来她认为弱势群体本来就没有尊严。李银河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社会控制集团用制度的方式安排大多数人成为穷人之后,马上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这个集团的下一代接着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如此循环往复,永不改变。其实,关于穷人富人的这点奥秘,中国古代的“宪法”《礼记》早就说得清楚明白。《礼记·王制》规定:“上农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农夫食五人。”到这里为止规定的是底层人的收入,他们无论多么克勤克俭,最伟大的成就也只能勉强养活九口之家,要想谋求更好的前途那是断断不可能的。到了士大夫等等阶级,其财富的拥有跟底层人就大不一样,因而他们的发展空间和家族前途也就大不一样。最低等的士,虽然他们完全不从事体力劳动,其最少收入也得相当于上等农夫全家劳动的总收入,随着地位的提高,他的收入还可以不断增加。《礼记·王制》接着说:“诸侯之下士视李银河 

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

访问日期:20090327上农夫,禄足以代其耕也。中士倍下士,上士倍中士,下大夫倍上士;卿,四大夫禄;君,十卿禄。次国之卿,三大夫禄;君,十卿禄。小国之卿,倍大夫禄,君十卿禄。”——“制度”用这种方式规定了每个阶级不同的政治地位、与这地位相对应的经济收入。政治地位越高,收入翻倍翻得越多越快。这种制度规定之依据,并不在于人之勤与懒,智力之高与低。可是,所有的卿都愿意让人相信,他的智力超过大夫,所有的士都愿意天天强调,他的勤奋超过农夫。李银河用来证明自己观点的那部电影,我没看过。从李银河的介绍来看,也就是那些知道自己是“士大夫”的所谓精英群体,为了论证自己的智力优势和道德优势而刻意虚构了穷人群体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这种从道德上将穷人彻底打倒,为精英群体的统治制造理由的学说,构成了一个庞大的人文学术体系。鲁迅的后人过度强调他的“国民性批判”,就是为了充实这种人文学术。其实在鲁迅看来,上流社会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远远多于底层社会,所以用论文进行国民性批判时,主要在批判精英群体,只是李银河未必愿意了解这一点。我收集过很多精英人物也就是胡适所说的“先知先觉”者对于底层群体的否定性的描述和评价,一般都说得比较学术,比较具有修饰性,像李银河这样,诅咒“下层人”诅咒得如此不蒙面纱、不穿衣服的,尚是第一次看到。所有的卿都认为自己的智力超过士大夫,所有的士大夫都认为自己的勤奋超过农夫,原本无需奇怪,因为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也。可是如果学者的使命也在于论证农夫确实比士大夫愚蠢,穷人确实比富人懒惰,还充满正义感和道德感,那就比《礼记》虚伪太多。附录:李银河原文—— 一部令人震惊的电影李银河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访问日期:20090327日  昨天看了一个电影《狗镇》,感觉用震撼来形容都嫌不够,也许要用震惊才行。    影片写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女儿格瑞丝(妮可·基德曼扮演)认为爸爸不正义,不想再做他的女儿,逃到偏僻深山中的狗镇。狗镇中的人们自私、麻木、残忍,把格瑞丝对穷人的浪漫想象打得粉碎。她的善良换来的是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她向往的天堂原来是地狱。最后她父亲来解救她时,她脖子上戴着枷锁,走路时用锁链拖着一个磨盘,因为躺在床上无法反抗,镇里所有的男人都强奸过她。她对父亲的权力从否定到肯定。当她父亲建议杀条狗吓吓镇上的人作为了断时,格瑞丝的建议是把全镇烧光杀光,并且冷血地亲手打死了欺骗她爱情的伪君子,没有一分钟的犹豫。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影片明显的“政治不正确”,对穷人人性弱点的揭露毫不留情,有明显尼采哲学的意味。简直可以说完全是尼采哲学的电影版图解。但是,它绝不像我们那些政治思想图解的影片,只有骨头没有肉,它所有的人物、事件、思绪都真实可信,有血有肉,合情合理,无懈可击(尽管全剧没有

 

  昨天看了一个电影《狗镇》,感觉用震撼来形容都嫌不够,也许要用震惊才行。上农夫,禄足以代其耕也。中士倍下士,上士倍中士,下大夫倍上士;卿,四大夫禄;君,十卿禄。次国之卿,三大夫禄;君,十卿禄。小国之卿,倍大夫禄,君十卿禄。”——“制度”用这种方式规定了每个阶级不同的政治地位、与这地位相对应的经济收入。政治地位越高,收入翻倍翻得越多越快。这种制度规定之依据,并不在于人之勤与懒,智力之高与低。可是,所有的卿都愿意让人相信,他的智力超过大夫,所有的士都愿意天天强调,他的勤奋超过农夫。李银河用来证明自己观点的那部电影,我没看过。从李银河的介绍来看,也就是那些知道自己是“士大夫”的所谓精英群体,为了论证自己的智力优势和道德优势而刻意虚构了穷人群体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这种从道德上将穷人彻底打倒,为精英群体的统治制造理由的学说,构成了一个庞大的人文学术体系。鲁迅的后人过度强调他的“国民性批判”,就是为了充实这种人文学术。其实在鲁迅看来,上流社会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远远多于底层社会,所以用论文进行国民性批判时,主要在批判精英群体,只是李银河未必愿意了解这一点。我收集过很多精英人物也就是胡适所说的“先知先觉”者对于底层群体的否定性的描述和评价,一般都说得比较学术,比较具有修饰性,像李银河这样,诅咒“下层人”诅咒得如此不蒙面纱、不穿衣服的,尚是第一次看到。所有的卿都认为自己的智力超过士大夫,所有的士大夫都认为自己的勤奋超过农夫,原本无需奇怪,因为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也。可是如果学者的使命也在于论证农夫确实比士大夫愚蠢,穷人确实比富人懒惰,还充满正义感和道德感,那就比《礼记》虚伪太多。附录:李银河原文—— 一部令人震惊的电影李银河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访问日期:20090327日  昨天看了一个电影《狗镇》,感觉用震撼来形容都嫌不够,也许要用震惊才行。    影片写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女儿格瑞丝(妮可·基德曼扮演)认为爸爸不正义,不想再做他的女儿,逃到偏僻深山中的狗镇。狗镇中的人们自私、麻木、残忍,把格瑞丝对穷人的浪漫想象打得粉碎。她的善良换来的是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她向往的天堂原来是地狱。最后她父亲来解救她时,她脖子上戴着枷锁,走路时用锁链拖着一个磨盘,因为躺在床上无法反抗,镇里所有的男人都强奸过她。她对父亲的权力从否定到肯定。当她父亲建议杀条狗吓吓镇上的人作为了断时,格瑞丝的建议是把全镇烧光杀光,并且冷血地亲手打死了欺骗她爱情的伪君子,没有一分钟的犹豫。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影片明显的“政治不正确”,对穷人人性弱点的揭露毫不留情,有明显尼采哲学的意味。简直可以说完全是尼采哲学的电影版图解。但是,它绝不像我们那些政治思想图解的影片,只有骨头没有肉,它所有的人物、事件、思绪都真实可信,有血有肉,合情合理,无懈可击(尽管全剧没有
  
  影片写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女儿格瑞丝(妮可·用实景而完全是舞台布景拍摄,这点也很惊人)。因此,观影效果更为强烈。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你们都该死,你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它就能做到,让每个看完电影的人在黑帮血洗狗镇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快感,欢呼雀跃,觉得解气之极。在片尾字幕时,还怕它的意思不够清楚,在背景中放了几十幅贫民窟的真实照片,肮脏、丑陋、血里糊拉。    前些时看到一位生在农村的知识精英的文章,批评鲁迅对下层人的描写(如阿Q),说他把下层人写得愚昧、麻木,是利用手中的话语权欺负穷人,不正义。在他看来,只有讴歌穷人才是正义的。当时我对这文章就感觉有点似是而非。看了《狗镇》,才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    中国解放后的三十年有点特殊:人为地设置了下层人向上流动的障碍,如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如不许流动的户籍制度,如城乡双轨制,这就有点欺负穷人的意思,使农民对城里人有了怨气。使得上层显得不够正义,使得为下层说话有了点正义的味道。但是在人为障碍取消之后,这点正义也就慢慢消散了,我们又回到了尼采命题:贫穷到底是不是罪恶?    总之,我觉得尼采和鲁迅如果没有走极端,没有说穷人就该死,那他们大体上还是站得住脚的,其理论有深刻的合理性,虽然显得有点“政治不正确”。基德曼扮演)认为爸爸不正义,不想再做他的女儿,逃到偏僻深山中的狗镇。狗镇中的人们自私、麻木、残忍,把格瑞丝对穷人的浪漫想象打得粉碎。她的善良换来的是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她向往的天堂原来是地狱。最后她父亲来解救她时,她脖子上戴着枷锁,走路时用锁链拖着一个磨盘,因为躺在床上无法反抗,镇里所有的男人都强奸过她。她对父亲的权力从否定到肯定。当她父亲建议杀条狗吓吓镇上的人作为了断时,格瑞丝的建议是把全镇烧光杀光,并且冷血地亲手打死了欺骗她爱情的伪君子,没有一分钟的犹豫。
用实景而完全是舞台布景拍摄,这点也很惊人)。因此,观影效果更为强烈。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你们都该死,你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它就能做到,让每个看完电影的人在黑帮血洗狗镇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快感,欢呼雀跃,觉得解气之极。在片尾字幕时,还怕它的意思不够清楚,在背景中放了几十幅贫民窟的真实照片,肮脏、丑陋、血里糊拉。    前些时看到一位生在农村的知识精英的文章,批评鲁迅对下层人的描写(如阿Q),说他把下层人写得愚昧、麻木,是利用手中的话语权欺负穷人,不正义。在他看来,只有讴歌穷人才是正义的。当时我对这文章就感觉有点似是而非。看了《狗镇》,才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    中国解放后的三十年有点特殊:人为地设置了下层人向上流动的障碍,如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如不许流动的户籍制度,如城乡双轨制,这就有点欺负穷人的意思,使农民对城里人有了怨气。使得上层显得不够正义,使得为下层说话有了点正义的味道。但是在人为障碍取消之后,这点正义也就慢慢消散了,我们又回到了尼采命题:贫穷到底是不是罪恶?    总之,我觉得尼采和鲁迅如果没有走极端,没有说穷人就该死,那他们大体上还是站得住脚的,其理论有深刻的合理性,虽然显得有点“政治不正确”。  
用实景而完全是舞台布景拍摄,这点也很惊人)。因此,观影效果更为强烈。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你们都该死,你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它就能做到,让每个看完电影的人在黑帮血洗狗镇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快感,欢呼雀跃,觉得解气之极。在片尾字幕时,还怕它的意思不够清楚,在背景中放了几十幅贫民窟的真实照片,肮脏、丑陋、血里糊拉。    前些时看到一位生在农村的知识精英的文章,批评鲁迅对下层人的描写(如阿Q),说他把下层人写得愚昧、麻木,是利用手中的话语权欺负穷人,不正义。在他看来,只有讴歌穷人才是正义的。当时我对这文章就感觉有点似是而非。看了《狗镇》,才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    中国解放后的三十年有点特殊:人为地设置了下层人向上流动的障碍,如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如不许流动的户籍制度,如城乡双轨制,这就有点欺负穷人的意思,使农民对城里人有了怨气。使得上层显得不够正义,使得为下层说话有了点正义的味道。但是在人为障碍取消之后,这点正义也就慢慢消散了,我们又回到了尼采命题:贫穷到底是不是罪恶?    总之,我觉得尼采和鲁迅如果没有走极端,没有说穷人就该死,那他们大体上还是站得住脚的,其理论有深刻的合理性,虽然显得有点“政治不正确”。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影片明显的政治不正确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胡适先生有一句很具人文关怀的感慨:“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不能设法增进他们的幸福,却把‘乐天’、‘安命’、‘知足’、‘安贫’种种催眠药给他们吃,叫他们自己欺骗自己,安慰自己。”(胡适《我们对于西洋近代文明的态度》,《胡适文存·三》2-3页,黄山书社1996年出版)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胡适先生的感慨被一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做了一些修改,根据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的意思,那个句子的后半部分必须进行替换。全句应该改为:“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竟然不知道他们本来就是丑的、懒惰的、笨的,就应该被淘汰的。”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名叫李银河。李银河一直致力于同性恋者的权利的维护和辩护,我以为她的意思是要为弱势群体挣一份尊严。原来她最瞧不起的就是弱势群体,原来她认为弱势群体本来就没有尊严。李银河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社会控制集团用制度的方式安排大多数人成为穷人之后,马上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这个集团的下一代接着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如此循环往复,永不改变。其实,关于穷人富人的这点奥秘,中国古代的“宪法”《礼记》早就说得清楚明白。《礼记·王制》规定:“上农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农夫食五人。”到这里为止规定的是底层人的收入,他们无论多么克勤克俭,最伟大的成就也只能勉强养活九口之家,要想谋求更好的前途那是断断不可能的。到了士大夫等等阶级,其财富的拥有跟底层人就大不一样,因而他们的发展空间和家族前途也就大不一样。最低等的士,虽然他们完全不从事体力劳动,其最少收入也得相当于上等农夫全家劳动的总收入,随着地位的提高,他的收入还可以不断增加。《礼记·王制》接着说:“诸侯之下士视,对穷人人性弱点的揭露毫不留情,有明显尼采哲学的意味。简直可以说完全是尼采哲学的电影版图解。但是,它绝不像我们那些政治思想图解的影片,只有骨头没有肉,它所有的人物、事件、思绪都真实可信,有血有肉,合情合理,无懈可击(尽管全剧没有用实景而完全是舞台布景拍摄,这点也很惊人)。因此,观影效果更为强烈。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你们都该死,你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它就能做到,让每个看完电影的人在黑帮血洗狗镇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快感,欢呼雀跃,觉得解气之极。在片尾字幕时,还怕它的意思不够清楚,在背景中放了几十幅贫民窟的真实照片,肮脏、丑陋、血里糊拉。用实景而完全是舞台布景拍摄,这点也很惊人)。因此,观影效果更为强烈。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你们都该死,你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它就能做到,让每个看完电影的人在黑帮血洗狗镇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快感,欢呼雀跃,觉得解气之极。在片尾字幕时,还怕它的意思不够清楚,在背景中放了几十幅贫民窟的真实照片,肮脏、丑陋、血里糊拉。    前些时看到一位生在农村的知识精英的文章,批评鲁迅对下层人的描写(如阿Q),说他把下层人写得愚昧、麻木,是利用手中的话语权欺负穷人,不正义。在他看来,只有讴歌穷人才是正义的。当时我对这文章就感觉有点似是而非。看了《狗镇》,才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    中国解放后的三十年有点特殊:人为地设置了下层人向上流动的障碍,如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如不许流动的户籍制度,如城乡双轨制,这就有点欺负穷人的意思,使农民对城里人有了怨气。使得上层显得不够正义,使得为下层说话有了点正义的味道。但是在人为障碍取消之后,这点正义也就慢慢消散了,我们又回到了尼采命题:贫穷到底是不是罪恶?    总之,我觉得尼采和鲁迅如果没有走极端,没有说穷人就该死,那他们大体上还是站得住脚的,其理论有深刻的合理性,虽然显得有点“政治不正确”。
  用实景而完全是舞台布景拍摄,这点也很惊人)。因此,观影效果更为强烈。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你们都该死,你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它就能做到,让每个看完电影的人在黑帮血洗狗镇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快感,欢呼雀跃,觉得解气之极。在片尾字幕时,还怕它的意思不够清楚,在背景中放了几十幅贫民窟的真实照片,肮脏、丑陋、血里糊拉。    前些时看到一位生在农村的知识精英的文章,批评鲁迅对下层人的描写(如阿Q),说他把下层人写得愚昧、麻木,是利用手中的话语权欺负穷人,不正义。在他看来,只有讴歌穷人才是正义的。当时我对这文章就感觉有点似是而非。看了《狗镇》,才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    中国解放后的三十年有点特殊:人为地设置了下层人向上流动的障碍,如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如不许流动的户籍制度,如城乡双轨制,这就有点欺负穷人的意思,使农民对城里人有了怨气。使得上层显得不够正义,使得为下层说话有了点正义的味道。但是在人为障碍取消之后,这点正义也就慢慢消散了,我们又回到了尼采命题:贫穷到底是不是罪恶?    总之,我觉得尼采和鲁迅如果没有走极端,没有说穷人就该死,那他们大体上还是站得住脚的,其理论有深刻的合理性,虽然显得有点“政治不正确”。
  前些时看到一位生在农村的知识精英的文章,批评鲁迅对下层人的描写(如阿Q),说他把下层人写得愚昧、麻木,是利用手中的话语权欺负穷人,不正义。在他看来,只有讴歌穷人才是正义的。当时我对这文章就感觉有点似是而非。看了《狗镇》,才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胡适先生有一句很具人文关怀的感慨:“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不能设法增进他们的幸福,却把‘乐天’、‘安命’、‘知足’、‘安贫’种种催眠药给他们吃,叫他们自己欺骗自己,安慰自己。”(胡适《我们对于西洋近代文明的态度》,《胡适文存·三》2-3页,黄山书社1996年出版)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胡适先生的感慨被一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做了一些修改,根据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的意思,那个句子的后半部分必须进行替换。全句应该改为:“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竟然不知道他们本来就是丑的、懒惰的、笨的,就应该被淘汰的。”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名叫李银河。李银河一直致力于同性恋者的权利的维护和辩护,我以为她的意思是要为弱势群体挣一份尊严。原来她最瞧不起的就是弱势群体,原来她认为弱势群体本来就没有尊严。李银河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社会控制集团用制度的方式安排大多数人成为穷人之后,马上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这个集团的下一代接着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如此循环往复,永不改变。其实,关于穷人富人的这点奥秘,中国古代的“宪法”《礼记》早就说得清楚明白。《礼记·王制》规定:“上农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农夫食五人。”到这里为止规定的是底层人的收入,他们无论多么克勤克俭,最伟大的成就也只能勉强养活九口之家,要想谋求更好的前途那是断断不可能的。到了士大夫等等阶级,其财富的拥有跟底层人就大不一样,因而他们的发展空间和家族前途也就大不一样。最低等的士,虽然他们完全不从事体力劳动,其最少收入也得相当于上等农夫全家劳动的总收入,随着地位的提高,他的收入还可以不断增加。《礼记·王制》接着说:“诸侯之下士视  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
  
  中国解放后的三十年有点特殊:人为地设置了下层人向上流动的障碍,如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如不许流动的户籍制度,如城乡双轨制,这就有点欺负穷人的意思,使农民对城里人有了怨气。使得上层显得不够正义,使得为下层说话有了点正义的味道。但是在人为障碍取消之后,这点正义也就慢慢消散了,我们又回到了尼采命题:贫穷到底是不是罪恶?
  
上农夫,禄足以代其耕也。中士倍下士,上士倍中士,下大夫倍上士;卿,四大夫禄;君,十卿禄。次国之卿,三大夫禄;君,十卿禄。小国之卿,倍大夫禄,君十卿禄。”——“制度”用这种方式规定了每个阶级不同的政治地位、与这地位相对应的经济收入。政治地位越高,收入翻倍翻得越多越快。这种制度规定之依据,并不在于人之勤与懒,智力之高与低。可是,所有的卿都愿意让人相信,他的智力超过大夫,所有的士都愿意天天强调,他的勤奋超过农夫。李银河用来证明自己观点的那部电影,我没看过。从李银河的介绍来看,也就是那些知道自己是“士大夫”的所谓精英群体,为了论证自己的智力优势和道德优势而刻意虚构了穷人群体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这种从道德上将穷人彻底打倒,为精英群体的统治制造理由的学说,构成了一个庞大的人文学术体系。鲁迅的后人过度强调他的“国民性批判”,就是为了充实这种人文学术。其实在鲁迅看来,上流社会的“自私、麻木、残忍、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远远多于底层社会,所以用论文进行国民性批判时,主要在批判精英群体,只是李银河未必愿意了解这一点。我收集过很多精英人物也就是胡适所说的“先知先觉”者对于底层群体的否定性的描述和评价,一般都说得比较学术,比较具有修饰性,像李银河这样,诅咒“下层人”诅咒得如此不蒙面纱、不穿衣服的,尚是第一次看到。所有的卿都认为自己的智力超过士大夫,所有的士大夫都认为自己的勤奋超过农夫,原本无需奇怪,因为什么阶级说什么话也。可是如果学者的使命也在于论证农夫确实比士大夫愚蠢,穷人确实比富人懒惰,还充满正义感和道德感,那就比《礼记》虚伪太多。附录:李银河原文—— 一部令人震惊的电影李银河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访问日期:20090327日  昨天看了一个电影《狗镇》,感觉用震撼来形容都嫌不够,也许要用震惊才行。    影片写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女儿格瑞丝(妮可·基德曼扮演)认为爸爸不正义,不想再做他的女儿,逃到偏僻深山中的狗镇。狗镇中的人们自私、麻木、残忍,把格瑞丝对穷人的浪漫想象打得粉碎。她的善良换来的是欺骗、冷酷、奴役、猥亵、强奸。她向往的天堂原来是地狱。最后她父亲来解救她时,她脖子上戴着枷锁,走路时用锁链拖着一个磨盘,因为躺在床上无法反抗,镇里所有的男人都强奸过她。她对父亲的权力从否定到肯定。当她父亲建议杀条狗吓吓镇上的人作为了断时,格瑞丝的建议是把全镇烧光杀光,并且冷血地亲手打死了欺骗她爱情的伪君子,没有一分钟的犹豫。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影片明显的“政治不正确”,对穷人人性弱点的揭露毫不留情,有明显尼采哲学的意味。简直可以说完全是尼采哲学的电影版图解。但是,它绝不像我们那些政治思想图解的影片,只有骨头没有肉,它所有的人物、事件、思绪都真实可信,有血有肉,合情合理,无懈可击(尽管全剧没有  总之,我觉得尼采和鲁迅如果没有走极端,没有说穷人就该死,那他们大体上还是站得住脚的,其理论有深刻的合理性,虽然显得有点政治不正确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胡适先生有一句很具人文关怀的感慨:“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不能设法增进他们的幸福,却把‘乐天’、‘安命’、‘知足’、‘安贫’种种催眠药给他们吃,叫他们自己欺骗自己,安慰自己。”(胡适《我们对于西洋近代文明的态度》,《胡适文存·三》2-3页,黄山书社1996年出版)到了我们这个时代,胡适先生的感慨被一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做了一些修改,根据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的意思,那个句子的后半部分必须进行替换。全句应该改为:“人世的大悲剧是无数的人们终身做血汗的生活,而不能得着最低限度的人生幸福,不能避免冻与饿。人世的更大悲剧是人类的先知先觉者眼看着无数人们的冻饿,竟然不知道他们本来就是丑的、懒惰的、笨的,就应该被淘汰的。”这位著名的精英知识分子名叫李银河。李银河一直致力于同性恋者的权利的维护和辩护,我以为她的意思是要为弱势群体挣一份尊严。原来她最瞧不起的就是弱势群体,原来她认为弱势群体本来就没有尊严。李银河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贫穷是罪恶。早就听到过这种说法,原来很不理解,因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一直是表扬贫穷的。其实,贫穷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在几千年弱肉强食的历史中,贫穷不一直就是罪恶吗?贫穷就是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败下阵来。失败有什么可表扬的呢?贫穷不是美的,是丑的;不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羞愧的。或者是比较懒惰,或者是比较笨,或者是不够幸运。如果一个人活成了下层人,那就是活得最失败的人,被淘汰的人,有什么可表扬的呢?”(原载天涯网,网址: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17880.shtml)社会控制集团用制度的方式安排大多数人成为穷人之后,马上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这个集团的下一代接着说:“贫穷就是罪恶,所以你们是罪恶的。”接着说:“因为你是罪恶的,所以我必须统治你。”再接着说:“我统治你太辛苦了,所以你必须把钱都交给我,你必须安心当穷人。”如此循环往复,永不改变。其实,关于穷人富人的这点奥秘,中国古代的“宪法”《礼记》早就说得清楚明白。《礼记·王制》规定:“上农夫食九人,其次食八人,其次食七人,其次食六人;下农夫食五人。”到这里为止规定的是底层人的收入,他们无论多么克勤克俭,最伟大的成就也只能勉强养活九口之家,要想谋求更好的前途那是断断不可能的。到了士大夫等等阶级,其财富的拥有跟底层人就大不一样,因而他们的发展空间和家族前途也就大不一样。最低等的士,虽然他们完全不从事体力劳动,其最少收入也得相当于上等农夫全家劳动的总收入,随着地位的提高,他的收入还可以不断增加。《礼记·王制》接着说:“诸侯之下士视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