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  

2009-03-25 07:20:54|  分类: 读书札记(兼搜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使是临终的时刻,佐西马长老的脸色“依然明朗,几乎带着喜悦,眼神也是愉快、和蔼的。”因为他的内心充盈着佐西马的幸福,佐西马的爱。他兴致勃勃地说话,不仅是为了说教,同时是“渴望着跟大家共同分享他内心的喜悦和欢乐”。临终的喜悦和欢乐,这真是妙极了。这是一个人从内到外的幸福感。佐西马并不是在黑暗和罪恶面前闭上眼睛,相反,他对罪恶的体验比谁都明敏,比谁都深刻。他在临终忏悔中说:“我们每一个人对世界上所有的人和所有的事都是有罪的,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不但是因为我们都参与了整个世界的罪恶,而且每个具体的人对于世界上所有的人和每一个人都是有罪的。”这样的人,无论他看到多少丑恶,无论他看到多少黑暗,他都不会只作简单的反应,因为他知道,一切丑恶和黑暗都是与自己融为一体的,那里面有我,有自己,有我们人性的缺陷和不幸。甚至可以说,一切丑恶和黑暗都是从人性内部生长出来的,它们本来就是我们共同的人性苦难的一部分。一个人爱世界,爱人类,爱人,就意味着必定会对人类精神内部的黑暗投之以广博的悲悯,施之以温暖的抚慰。平静和朴素,从容和慈爱,悲悯和抚慰,这不仅应该成为诗人的瞬间体验,而且应该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状态,成为我们的眼神和表情,成为我们的手势和声音。爱与幸福,也许就是生命的最纯粹状态,悲悯与抚慰,是源于爱与幸福的对于世界的态度,而从容与平静,则是爱与幸福所穿的一件休闲服。这种内与外的一致,才是真正的自然与放松。这样的生命,才是博大甚至伟大的生命。一位哲人说:“你要向天观看,瞻望那高于你的穹苍”。所谓观看和瞻望,就是以一颗赤子之心,与天地灵光相沟通。也许这就是获得内与外的一致的最有效的方式,也就是佐西马长老所说的获得世界的方式。只有那与宇宙灵魂相通的人,才能拥有真正博大高远的生命和伟大高贵的灵魂。体验爱,体验幸福,体验光明,体验温暖,这是我们生命的一种能力,一种状态,甚至这就是生命本身。只有能够体验幸福的人,才能说得上是完整的人。生命是痛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

苦的,这是一个不需要论证的真理,一个人仅仅凭着他的本能,就可以体验到这个真理。生命是幸福的,这却是一个需要用灵魂才能体验到的真理,是一个需要秉承天地之灵的启示才能领悟到的关于爱的真理。我们不应该再扭曲下去,我们应该生活得堂堂正正,这就必须放松,必须有爱和幸福作底气。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是高贵的。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就是做一个能够体验爱和幸福、体验祝福和祈祷的人。二十年过去,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正在一些人的心灵延续。当年海子决然远行的时候,也许就已经相信这一点,要不然,他怎么敢于放心离去。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全文: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摩 罗(三月二十六日,海子逝世二十周年,忌日。)真是太快了,一晃就是二十年。我还记得刚听说海子逝世的消息时,那种复杂的心情。需要等到十年之后,我的心扉才有机会向海子打开。当我懂得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灿烂诗句感动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角度,理解这位同代人的遗产。这份遗产是对于幸福与爱的朴素的体会和拥有。海子的很多作品,对于缺乏诗歌禀赋如我者,很是混沌艰涩。幸好他还有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需要一颗乡土世界的朴素心灵,就能感受到这种韵致,这种自然,这种泥土般的充实,和大地般的从容、古老。以前颇读过几首西方人写海的诗歌,印象深刻的是那种躁动,那种澎湃的激情和力量。当一位东方诗人吟咏“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时,竟然如此放松,如此日常化。“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几块劈柴,几片菜叶,就抚平了亘古汹涌的万丈波涛。诗中实际上根本没有大海,大海早就消融到诗人思维世界的一角。你不可想象这个诗人的胸怀有多辽阔,这个诗人的神思有多深远。有很长的时间,我一直怀疑中国人体验幸福、体验爱的能力,当我懂得了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我知道自己真是错了。体验幸福,体验爱,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需要修炼和学习的过程。但也可以说这是一种素质,一种与生俱来的精神素质。同时还可以说这是一种状态,一种看待世界和自己的态度,一种盈满爱和幸福体验的自由境界。最确切的说法也许是这样的:这是一种源于信任、源于爱、源于生命的完整与健全的放松。体验不到苦难的心灵是肤浅的,体验不到幸福的心灵是猥琐的,体验不到放松的心灵是残缺的。一个人的心灵是不是残缺,并不完全取决于外部世界的冷与暖,同时还取决于你是不是能够用自己羸弱的爱心包裹这个世界。一个人如果能够用心灵包裹这个世界,整个世界的灿烂和澄明,都会永驻你的心中。用佐西马长老(见《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话说,就是要“用爱去获得世界”。即

(三月二十六日,海子逝世二十周年,忌日。)

真是太快了,一晃就是二十年。我还记得刚听说海子逝世的消息时,那种复杂的心情。需要等到十年之后,我的心扉才有机会向海子打开。当我懂得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灿烂诗句感动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角度,理解这位同代人的遗产。这份遗产是对于幸福与爱的朴素的体会和拥有。

海子的很多作品,对于缺乏诗歌禀赋如我者,很是混沌艰涩。幸好他还有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需要一颗乡土世界的朴素心灵,就能感受到这种韵致,这种自然,这种泥土般的充实,和大地般的从容、古老。以前颇读过几首西方人写海的诗歌,印象深刻的是那种躁动,那种澎湃的激情和力量。当一位东方诗人吟咏“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时,竟然如此放松,如此日常化。“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摩 罗(三月二十六日,海子逝世二十周年,忌日。)真是太快了,一晃就是二十年。我还记得刚听说海子逝世的消息时,那种复杂的心情。需要等到十年之后,我的心扉才有机会向海子打开。当我懂得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灿烂诗句感动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角度,理解这位同代人的遗产。这份遗产是对于幸福与爱的朴素的体会和拥有。海子的很多作品,对于缺乏诗歌禀赋如我者,很是混沌艰涩。幸好他还有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需要一颗乡土世界的朴素心灵,就能感受到这种韵致,这种自然,这种泥土般的充实,和大地般的从容、古老。以前颇读过几首西方人写海的诗歌,印象深刻的是那种躁动,那种澎湃的激情和力量。当一位东方诗人吟咏“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时,竟然如此放松,如此日常化。“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几块劈柴,几片菜叶,就抚平了亘古汹涌的万丈波涛。诗中实际上根本没有大海,大海早就消融到诗人思维世界的一角。你不可想象这个诗人的胸怀有多辽阔,这个诗人的神思有多深远。有很长的时间,我一直怀疑中国人体验幸福、体验爱的能力,当我懂得了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我知道自己真是错了。体验幸福,体验爱,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需要修炼和学习的过程。但也可以说这是一种素质,一种与生俱来的精神素质。同时还可以说这是一种状态,一种看待世界和自己的态度,一种盈满爱和幸福体验的自由境界。最确切的说法也许是这样的:这是一种源于信任、源于爱、源于生命的完整与健全的放松。体验不到苦难的心灵是肤浅的,体验不到幸福的心灵是猥琐的,体验不到放松的心灵是残缺的。一个人的心灵是不是残缺,并不完全取决于外部世界的冷与暖,同时还取决于你是不是能够用自己羸弱的爱心包裹这个世界。一个人如果能够用心灵包裹这个世界,整个世界的灿烂和澄明,都会永驻你的心中。用佐西马长老(见《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话说,就是要“用爱去获得世界”。即/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几块劈柴,几片菜叶,就抚平了亘古汹涌的万丈波涛。诗中实际上根本没有大海,大海早就消融到诗人思维世界的一角。你不可想象这个诗人的胸怀有多辽阔,这个诗人的神思有多深远。

有很长的时间,我一直怀疑中国人体验幸福、体验爱的能力,当我懂得了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我知道自己真是错了。

体验幸福,体验爱,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需要修炼和学习的过程。但也可以说这是一种素质,一种与生俱来的精神素质。同时还可以说这是一种状态,一种看待世界和自己的态度,一种盈满爱和幸福体验的自由境界。最确切的说法也许是这样的:这是一种源于信任、源于爱、源于生命的完整与健全的放松。体验不到苦难的心灵是肤浅的,体验不到幸福的心灵是猥琐的,体验不到放松的心灵是残缺的。

一个人的心灵是不是残缺,并不完全取决于外部世界的冷与暖,同时还取决于你是不是能够用自己羸弱的爱心包裹这个世界。一个人如果能够用心灵包裹这个世界,整个世界的灿烂和澄明,都会永驻你的心中。用佐西马长老(见《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话说,就是要“用爱去获得世界”。即使是临终的时刻,佐西马长老的脸色“依然明朗,几乎带着喜悦,眼神也是愉快、和蔼的。”因为他的内心充盈着佐西马的幸福,佐西马的爱。他兴致勃勃地说话,不仅是为了说教,同时是“渴望着跟大家共同分享他内心的喜悦和欢乐”。

临终的喜悦和欢乐,这真是妙极了。这是一个人从内到外的幸福感。佐西马并不是在黑暗和罪恶面前闭上眼睛,相反,他对罪恶的体验比谁都明敏,比谁都深刻。他在临终忏悔中说:“我们每一个人对世界上所有的人和所有的事都是有罪的,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不但是因为我们都参与了整个世界的罪恶,而且每个具体的人对于世界上所有的人和每一个人都是有罪的。”这样的人,无论他看到多少丑恶,无论他看到多少黑暗,他都不会只作简单的反应,因为他知道,一切丑恶和黑暗都是与自己融为一体的,那里面有我,有自己,有我们人性的缺陷和不幸。甚至可以说,一切丑恶和黑暗都是从人性内部生长出来的,它们本来就是我们共同的人性苦难的一部分。一个人爱世界,爱人类,爱人,就意味着必定会对人类精神内部的黑暗投之以广博的悲悯,施之以温暖的抚慰。

平静和朴素,从容和慈爱,悲悯和抚慰,这不仅应该成为诗人的瞬间体验,而且应该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状态,成为我们的眼神和表情,成为我们的手势和声音。

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摩 罗(三月二十六日,海子逝世二十周年,忌日。)真是太快了,一晃就是二十年。我还记得刚听说海子逝世的消息时,那种复杂的心情。需要等到十年之后,我的心扉才有机会向海子打开。当我懂得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灿烂诗句感动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角度,理解这位同代人的遗产。这份遗产是对于幸福与爱的朴素的体会和拥有。海子的很多作品,对于缺乏诗歌禀赋如我者,很是混沌艰涩。幸好他还有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需要一颗乡土世界的朴素心灵,就能感受到这种韵致,这种自然,这种泥土般的充实,和大地般的从容、古老。以前颇读过几首西方人写海的诗歌,印象深刻的是那种躁动,那种澎湃的激情和力量。当一位东方诗人吟咏“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时,竟然如此放松,如此日常化。“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几块劈柴,几片菜叶,就抚平了亘古汹涌的万丈波涛。诗中实际上根本没有大海,大海早就消融到诗人思维世界的一角。你不可想象这个诗人的胸怀有多辽阔,这个诗人的神思有多深远。有很长的时间,我一直怀疑中国人体验幸福、体验爱的能力,当我懂得了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我知道自己真是错了。体验幸福,体验爱,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需要修炼和学习的过程。但也可以说这是一种素质,一种与生俱来的精神素质。同时还可以说这是一种状态,一种看待世界和自己的态度,一种盈满爱和幸福体验的自由境界。最确切的说法也许是这样的:这是一种源于信任、源于爱、源于生命的完整与健全的放松。体验不到苦难的心灵是肤浅的,体验不到幸福的心灵是猥琐的,体验不到放松的心灵是残缺的。一个人的心灵是不是残缺,并不完全取决于外部世界的冷与暖,同时还取决于你是不是能够用自己羸弱的爱心包裹这个世界。一个人如果能够用心灵包裹这个世界,整个世界的灿烂和澄明,都会永驻你的心中。用佐西马长老(见《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话说,就是要“用爱去获得世界”。即

爱与幸福,也许就是生命的最纯粹状态,悲悯与抚慰,是源于爱与幸福的对于世界的态度,而从容与平静,则是爱与幸福所穿的一件休闲服。这种内与外的一致,才是真正的自然与放松。这样的生命,才是博大甚至伟大的生命。

一位哲人说:“你要向天观看,瞻望那高于你的穹苍”。所谓观看和瞻望,就是以一颗赤子之心,与天地灵光相沟通。也许这就是获得内与外的一致的最有效的方式,也就是佐西马长老所说的获得世界的方式。只有那与宇宙灵魂相通的人,才能拥有真正博大高远的生命和伟大高贵的灵魂。

体验爱,体验幸福,体验光明,体验温暖,这是我们生命的一种能力,一种状态,甚至这就是生命本身。只有能够体验幸福的人,才能说得上是完整的人。生命是痛苦的,这是一个不需要论证的真理,一个人仅仅凭着他的本能,就可以体验到这个真理。生命是幸福的,这却是一个需要用灵魂才能体验到的真理,是一个需要秉承天地之灵的启示才能领悟到的关于爱的真理。我们不应该再扭曲下去,我们应该生活得堂堂正正,这就必须放松,必须有爱和幸福作底气。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是高贵的。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就是做一个能够体验爱和幸福、体验祝福和祈祷的人。

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摩 罗(三月二十六日,海子逝世二十周年,忌日。)真是太快了,一晃就是二十年。我还记得刚听说海子逝世的消息时,那种复杂的心情。需要等到十年之后,我的心扉才有机会向海子打开。当我懂得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灿烂诗句感动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角度,理解这位同代人的遗产。这份遗产是对于幸福与爱的朴素的体会和拥有。海子的很多作品,对于缺乏诗歌禀赋如我者,很是混沌艰涩。幸好他还有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需要一颗乡土世界的朴素心灵,就能感受到这种韵致,这种自然,这种泥土般的充实,和大地般的从容、古老。以前颇读过几首西方人写海的诗歌,印象深刻的是那种躁动,那种澎湃的激情和力量。当一位东方诗人吟咏“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时,竟然如此放松,如此日常化。“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几块劈柴,几片菜叶,就抚平了亘古汹涌的万丈波涛。诗中实际上根本没有大海,大海早就消融到诗人思维世界的一角。你不可想象这个诗人的胸怀有多辽阔,这个诗人的神思有多深远。有很长的时间,我一直怀疑中国人体验幸福、体验爱的能力,当我懂得了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我知道自己真是错了。体验幸福,体验爱,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需要修炼和学习的过程。但也可以说这是一种素质,一种与生俱来的精神素质。同时还可以说这是一种状态,一种看待世界和自己的态度,一种盈满爱和幸福体验的自由境界。最确切的说法也许是这样的:这是一种源于信任、源于爱、源于生命的完整与健全的放松。体验不到苦难的心灵是肤浅的,体验不到幸福的心灵是猥琐的,体验不到放松的心灵是残缺的。一个人的心灵是不是残缺,并不完全取决于外部世界的冷与暖,同时还取决于你是不是能够用自己羸弱的爱心包裹这个世界。一个人如果能够用心灵包裹这个世界,整个世界的灿烂和澄明,都会永驻你的心中。用佐西马长老(见《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话说,就是要“用爱去获得世界”。即

二十年过去,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正在一些人的心灵延续。当年海子决然远行的时候,也许就已经相信这一点,要不然,他怎么敢于放心离去。

 

使是临终的时刻,佐西马长老的脸色“依然明朗,几乎带着喜悦,眼神也是愉快、和蔼的。”因为他的内心充盈着佐西马的幸福,佐西马的爱。他兴致勃勃地说话,不仅是为了说教,同时是“渴望着跟大家共同分享他内心的喜悦和欢乐”。临终的喜悦和欢乐,这真是妙极了。这是一个人从内到外的幸福感。佐西马并不是在黑暗和罪恶面前闭上眼睛,相反,他对罪恶的体验比谁都明敏,比谁都深刻。他在临终忏悔中说:“我们每一个人对世界上所有的人和所有的事都是有罪的,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不但是因为我们都参与了整个世界的罪恶,而且每个具体的人对于世界上所有的人和每一个人都是有罪的。”这样的人,无论他看到多少丑恶,无论他看到多少黑暗,他都不会只作简单的反应,因为他知道,一切丑恶和黑暗都是与自己融为一体的,那里面有我,有自己,有我们人性的缺陷和不幸。甚至可以说,一切丑恶和黑暗都是从人性内部生长出来的,它们本来就是我们共同的人性苦难的一部分。一个人爱世界,爱人类,爱人,就意味着必定会对人类精神内部的黑暗投之以广博的悲悯,施之以温暖的抚慰。平静和朴素,从容和慈爱,悲悯和抚慰,这不仅应该成为诗人的瞬间体验,而且应该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状态,成为我们的眼神和表情,成为我们的手势和声音。爱与幸福,也许就是生命的最纯粹状态,悲悯与抚慰,是源于爱与幸福的对于世界的态度,而从容与平静,则是爱与幸福所穿的一件休闲服。这种内与外的一致,才是真正的自然与放松。这样的生命,才是博大甚至伟大的生命。一位哲人说:“你要向天观看,瞻望那高于你的穹苍”。所谓观看和瞻望,就是以一颗赤子之心,与天地灵光相沟通。也许这就是获得内与外的一致的最有效的方式,也就是佐西马长老所说的获得世界的方式。只有那与宇宙灵魂相通的人,才能拥有真正博大高远的生命和伟大高贵的灵魂。体验爱,体验幸福,体验光明,体验温暖,这是我们生命的一种能力,一种状态,甚至这就是生命本身。只有能够体验幸福的人,才能说得上是完整的人。生命是痛

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全文: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摩 罗(三月二十六日,海子逝世二十周年,忌日。)真是太快了,一晃就是二十年。我还记得刚听说海子逝世的消息时,那种复杂的心情。需要等到十年之后,我的心扉才有机会向海子打开。当我懂得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灿烂诗句感动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角度,理解这位同代人的遗产。这份遗产是对于幸福与爱的朴素的体会和拥有。海子的很多作品,对于缺乏诗歌禀赋如我者,很是混沌艰涩。幸好他还有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需要一颗乡土世界的朴素心灵,就能感受到这种韵致,这种自然,这种泥土般的充实,和大地般的从容、古老。以前颇读过几首西方人写海的诗歌,印象深刻的是那种躁动,那种澎湃的激情和力量。当一位东方诗人吟咏“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时,竟然如此放松,如此日常化。“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几块劈柴,几片菜叶,就抚平了亘古汹涌的万丈波涛。诗中实际上根本没有大海,大海早就消融到诗人思维世界的一角。你不可想象这个诗人的胸怀有多辽阔,这个诗人的神思有多深远。有很长的时间,我一直怀疑中国人体验幸福、体验爱的能力,当我懂得了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我知道自己真是错了。体验幸福,体验爱,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需要修炼和学习的过程。但也可以说这是一种素质,一种与生俱来的精神素质。同时还可以说这是一种状态,一种看待世界和自己的态度,一种盈满爱和幸福体验的自由境界。最确切的说法也许是这样的:这是一种源于信任、源于爱、源于生命的完整与健全的放松。体验不到苦难的心灵是肤浅的,体验不到幸福的心灵是猥琐的,体验不到放松的心灵是残缺的。一个人的心灵是不是残缺,并不完全取决于外部世界的冷与暖,同时还取决于你是不是能够用自己羸弱的爱心包裹这个世界。一个人如果能够用心灵包裹这个世界,整个世界的灿烂和澄明,都会永驻你的心中。用佐西马长老(见《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话说,就是要“用爱去获得世界”。即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苦的,这是一个不需要论证的真理,一个人仅仅凭着他的本能,就可以体验到这个真理。生命是幸福的,这却是一个需要用灵魂才能体验到的真理,是一个需要秉承天地之灵的启示才能领悟到的关于爱的真理。我们不应该再扭曲下去,我们应该生活得堂堂正正,这就必须放松,必须有爱和幸福作底气。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是高贵的。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就是做一个能够体验爱和幸福、体验祝福和祈祷的人。二十年过去,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正在一些人的心灵延续。当年海子决然远行的时候,也许就已经相信这一点,要不然,他怎么敢于放心离去。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全文: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摩 罗(三月二十六日,海子逝世二十周年,忌日。)真是太快了,一晃就是二十年。我还记得刚听说海子逝世的消息时,那种复杂的心情。需要等到十年之后,我的心扉才有机会向海子打开。当我懂得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灿烂诗句感动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角度,理解这位同代人的遗产。这份遗产是对于幸福与爱的朴素的体会和拥有。海子的很多作品,对于缺乏诗歌禀赋如我者,很是混沌艰涩。幸好他还有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需要一颗乡土世界的朴素心灵,就能感受到这种韵致,这种自然,这种泥土般的充实,和大地般的从容、古老。以前颇读过几首西方人写海的诗歌,印象深刻的是那种躁动,那种澎湃的激情和力量。当一位东方诗人吟咏“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时,竟然如此放松,如此日常化。“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几块劈柴,几片菜叶,就抚平了亘古汹涌的万丈波涛。诗中实际上根本没有大海,大海早就消融到诗人思维世界的一角。你不可想象这个诗人的胸怀有多辽阔,这个诗人的神思有多深远。有很长的时间,我一直怀疑中国人体验幸福、体验爱的能力,当我懂得了海子的幸福,海子的爱,我知道自己真是错了。体验幸福,体验爱,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需要修炼和学习的过程。但也可以说这是一种素质,一种与生俱来的精神素质。同时还可以说这是一种状态,一种看待世界和自己的态度,一种盈满爱和幸福体验的自由境界。最确切的说法也许是这样的:这是一种源于信任、源于爱、源于生命的完整与健全的放松。体验不到苦难的心灵是肤浅的,体验不到幸福的心灵是猥琐的,体验不到放松的心灵是残缺的。一个人的心灵是不是残缺,并不完全取决于外部世界的冷与暖,同时还取决于你是不是能够用自己羸弱的爱心包裹这个世界。一个人如果能够用心灵包裹这个世界,整个世界的灿烂和澄明,都会永驻你的心中。用佐西马长老(见《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话说,就是要“用爱去获得世界”。即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