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儒学与墨学的不同政治资源  

2008-01-31 00:01:14|  分类: 历史的源头及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关的民主原则,则完全弃之不顾。因为在征战杀伐之中,权贵集团不再关心原始民主制度的维护,而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和权力合法性问题。既然儒学没有气魄和能力为君权解决合理的起源和合法性问题,它也就只能甘于做君权的附庸。所以,儒学的文化资源,是征战杀伐时代权贵集团的思想和行为。墨学的文化资源,是在以国家名义展开征战杀伐之前(即原始时代),部落群体中的原始民主精神和相关制度。儒学与墨学的不同政治资源

 

儒学与墨学的不同政治资源摩 罗杨庆堃在《中国社会中的宗教》中指出:中国儒学没有关于君权起源的理论,使得君权一直缺乏终极的世俗正当性。此外,儒学没有提出如何将适合担任君王的人推举到君王位置上,而只是强调已经居于王位的人应该如何仁政爱民。造成这种学术之结构性缺陷的原因在于,所有的君王原本都是靠征战杀戮上台的,为君王设计任何其他更为合理的起源,都是对现实中君王合法性的否定。所以,君王和君权的起源问题根本没有讨论的余地。儒学在起源上被称为史官之学,它本来就是为现实中杀人上台的君 王和君权提供服务的,当然没有凌驾于君权之上的理论力量。所以,在历史实践之中,“儒学正统并没有反对——实际上,绝对接受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事实。显然,这是一种在既成事实的情况下接受权力,然后又设法利用道德杨庆堃在《中国社会中的宗教》中指出:中国儒学没有关于君权起源的理论,使得君权一直缺乏终极的世俗正当性。此外,儒学没有提出如何将适合担任君王的人推举到君王位置上,而只是强调已经居于王位的人应该如何仁政爱民。造成这种学术之结构性缺陷的原因在于,所有的君王原本都是靠征战杀戮上台的,为君王设计任何其他更为合理的起源,都是对现实中君王合法性的否定。所以,君王和君权的起源问题根本没有讨论的余地。

儒学在起源上被称为史官之学,它本来就是为现实中杀人上台的君 王和君权提供服务的,当然没有凌驾于君权之上的理论力量。所以,在历史实践之中,“儒学正统并没有反对——实际上,绝对接受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事实。显然,这是一种在既成事实的情况下接受权力,然后又设法利用道德传统的压力来约束权力的模式,也是一种习以为常的权宜之计。”(《中国社会中的宗教》)

作为政治哲学之儒学,这些特点乃是最致命的缺点。它在根子上无法自立,那些企图以道德方式提君王品德、约传统的压力来约束权力的模式,也是一种习以为常的权宜之计。”(《中国社会中的宗教》)作为政治哲学之儒学,这些特点乃是最致命的缺点。它在根子上无法自立,那些企图以道德方式提高君王品德、约束君权的努力,恰是最没有道德力量的。在这一点上它远不如墨学来得明确和彻底。墨学一直主张必须用选举制度将适合担任君王的人选到王位上,然后再由君王提携贤明人士担任要职。墨学里的君权来自选举,这是对原始社会民主制度的明确继承,这也是它跟现代政治接轨的地方,而儒学已经完全遗忘了原始民主制度这个制度资源。儒学的历史记忆是从各部落之间的杀伐征服开始的,征服之后是一个部落对于被征服的各个部落的掠夺和奴役,儒学的理论起点是这些掠夺和奴役不应该漫无止境,而应该适可而止,极力施以德政。对于各部落内部原有的原始共产主义以及君权的努力,恰是最没有道德力量的。

在这一点上它远不如墨学来得明确和彻底。墨学一直主张必须用选举制度将适合担任君王的人选到王位上,然后再由君王提携贤明人士担任要职。墨学里的君权来自选举,这是对原始社会民主制度的明确继承,这也是它跟现代政治接轨的地方,而儒学已经完全遗忘了原始民主制度这个制度资源。

儒学的历史记忆是从各部落之间的杀伐征服开始的,征服之后是一个部落对于被征服的各个部落的掠夺和奴役,儒学的理论起点是这些掠夺和奴役不应该漫无止境,而应该适可而止,极力施以德政。对于各部落内部原有的原始共产主义以及相关的民主原则,则完全弃之不顾。因为在征战杀伐之中,权贵集团不再关心原始民主制度的维护,而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和权力合法性问题。既然儒学没有气魄和能力为君权解决合理的起源和合法性问题,它也就只能甘于做君权的附庸。

儒学与墨学的不同政治资源摩 罗杨庆堃在《中国社会中的宗教》中指出:中国儒学没有关于君权起源的理论,使得君权一直缺乏终极的世俗正当性。此外,儒学没有提出如何将适合担任君王的人推举到君王位置上,而只是强调已经居于王位的人应该如何仁政爱民。造成这种学术之结构性缺陷的原因在于,所有的君王原本都是靠征战杀戮上台的,为君王设计任何其他更为合理的起源,都是对现实中君王合法性的否定。所以,君王和君权的起源问题根本没有讨论的余地。儒学在起源上被称为史官之学,它本来就是为现实中杀人上台的君 王和君权提供服务的,当然没有凌驾于君权之上的理论力量。所以,在历史实践之中,“儒学正统并没有反对——实际上,绝对接受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事实。显然,这是一种在既成事实的情况下接受权力,然后又设法利用道德所以,儒学的文化资源,是征战杀伐时代权贵集团的思想和行为。墨学的文化资源,是在以国家名义展开征战杀伐之前(即原始时代),部落群体中的原始民主精神和相关制度。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