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我主张拍卖老板豪华车支付民工工资  

2008-01-04 12:40:59|  分类: 乡土文化与四农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睡。农民工负责人苏峰称,他们是郑州一家涂料公司的,从去年6月份开始给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处建筑做外墙涂装。“我的工人连生活费都没发,他们一直说等工程完了再给钱。”苏峰说,可是8月份完工后,隆兴方面一直拖着12.2万元的工程款不肯支付。苏峰拿出一张《济源隆兴花苑工程款支付申请表》,说工程早就通过了验收,监理单位、工程部等部门的负责人也都签字同意付款,就是到老板范王虎那儿被卡了下来。为了讨回自己应得的工程款,苏峰说自己费尽了力气:“我多少次拎着买来的烟酒,想去跟范总沟通,可每次都被他赶出来。”守株待兔堵着欠薪老板的奥迪车昨天上午,苏峰再次拨打负责此事的隆兴公司工程部经理孔海军的小灵通,想商量一下交款的事儿。没想到孔一接电话,自语说“这小灵通在郑州也有信号”。苏峰由此得知孔海军就在郑州,于是就带着农民工赶来“守株待兔”,将开着老板的豪华车出来办事的孔海军堵在了路边。孔海军始终不能答应交款,双方陷入僵持。“从中午12点多我们就守在这里了,一直到现在。”农民工孔师傅说。晚上7时许,农民工们坐在车边,喝了一碗附近饭馆送来的菜汤。为了防止车被开走,他们又买来两把链子锁,把奥迪车的左侧轮子锁了起来。双方差点打起来“他要是不给钱,我们今晚就睡在这儿了。”苏峰说。他拍拍身边的奥迪车:“枕着160多万元的奥迪A8睡觉吧。”不少从此经过的市民都驻足围观:“这么好的车,这么牛的车牌,咋会没钱给农民工呢?”晚上1我主张拍卖老板豪华车支付民工工资

摩罗

我主张拍卖老板豪华车支付民工工资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0时许,看到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孔海军找到苏峰要求谈谈。他说,公司拖欠工程款,是因为苏峰做的工程质量不合格。“好几处涂料颜色不一样,所以老板才不给钱”。对此苏峰表示,涂料颜色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已经多次修补,“如果真的质量不合格,监理公司怎么能通过验收?”孔海军没有说话。苏峰及民工均表示:“不给钱我们就一直守在车旁,吃住都在这里。”晚11时许,一中年男子带七八个人来到农民工围着的奥迪车旁。中年男子自称是车主的朋友,他们欲用液压钳剪断铁链,强行把车开走,被讨薪的农民工阻止。双方发生言语冲突,晚11时20分,双方发生了短暂的身体接触,被提前赶到的文化路派出所民警及时制止。民警让协商解决,但双方一直没有达成协议。晚12时,在民警协调下,双方同意由民警先把车开到派出所再协商解决。(本文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作者:王惠丛 邓万里)(流血流汗却拿不到工钱,谁来维护弱势群体的权利?)

 0时许,看到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孔海军找到苏峰要求谈谈。他说,公司拖欠工程款,是因为苏峰做的工程质量不合格。“好几处涂料颜色不一样,所以老板才不给钱”。对此苏峰表示,涂料颜色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已经多次修补,“如果真的质量不合格,监理公司怎么能通过验收?”孔海军没有说话。苏峰及民工均表示:“不给钱我们就一直守在车旁,吃住都在这里。”晚11时许,一中年男子带七八个人来到农民工围着的奥迪车旁。中年男子自称是车主的朋友,他们欲用液压钳剪断铁链,强行把车开走,被讨薪的农民工阻止。双方发生言语冲突,晚11时20分,双方发生了短暂的身体接触,被提前赶到的文化路派出所民警及时制止。民警让协商解决,但双方一直没有达成协议。晚12时,在民警协调下,双方同意由民警先把车开到派出所再协商解决。(本文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作者:王惠丛 邓万里)(摩罗按:首先向本文作者王惠丛邓万里和《大河网-0时许,看到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孔海军找到苏峰要求谈谈。他说,公司拖欠工程款,是因为苏峰做的工程质量不合格。“好几处涂料颜色不一样,所以老板才不给钱”。对此苏峰表示,涂料颜色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已经多次修补,“如果真的质量不合格,监理公司怎么能通过验收?”孔海军没有说话。苏峰及民工均表示:“不给钱我们就一直守在车旁,吃住都在这里。”晚11时许,一中年男子带七八个人来到农民工围着的奥迪车旁。中年男子自称是车主的朋友,他们欲用液压钳剪断铁链,强行把车开走,被讨薪的农民工阻止。双方发生言语冲突,晚11时20分,双方发生了短暂的身体接触,被提前赶到的文化路派出所民警及时制止。民警让协商解决,但双方一直没有达成协议。晚12时,在民警协调下,双方同意由民警先把车开到派出所再协商解决。(本文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作者:王惠丛 邓万里)河南商报》表示敬意,是他们的报道让讨薪者有了一丝希望。公司欠民工薪金,双方构成债务关系。债权人—民工—有权利将这辆小车拍卖掉,从中取得自己的工资、工资利息,还有罚款。我主张向欠薪者罚款12.2元,也就是相当于欠薪的全额。不这样整治欠薪者,他们永远不愿意给民工支付工资。

民工们为了讨回那么一点工钱—也许每个人不过三两千元,竟然不得不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上流社会”的人们于心何忍?

用什么来保护这些可怜的底层人?底层人必须具有自己的组织资源,以便依靠自己的组织力量跟那些侵权者抗衡、博弈。所谓社会建设,当务之急是帮助底层人建立自己的组织资源。底层人如果没有自己的组织来保护自己,就永远只能任由那些恶意侵权者宰割。

我主张拍卖老板豪华车支付民工工资摩罗(流血流汗却拿不到工钱,谁来维护弱势群体的权利?)(摩罗按:首先向本文作者王惠丛邓万里和《大河网-河南商报》表示敬意,是他们的报道让讨薪者有了一丝希望。公司欠民工薪金,双方构成债务关系。债权人—民工—有权利将这辆小车拍卖掉,从中取得自己的工资、工资利息,还有罚款。我主张向欠薪者罚款12.2元,也就是相当于欠薪的全额。不这样整治欠薪者,他们永远不愿意给民工支付工资。民工们为了讨回那么一点工钱—也许每个人不过三两千元,竟然不得不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上流社会”的人们于心何忍?用什么来保护这些可怜的底层人?底层人必须具有自己的组织资源,以便依靠自己的组织力量跟那些侵权者抗衡、博弈。所谓社会建设,当务之急是帮助底层人建立自己的组织资源。底层人如果没有自己的组织来保护自己,就永远只能任由那些恶意侵权者宰割。)附录(新闻原文)农民工街头围堵老板豪华车讨薪河南商报1月4日报道一辆奥迪A8轿车被堵街头,原来是农民工在讨要工资。他们甚至搬来铺盖睡在了车前。农民工靠着奥迪A8睡觉“欠我们12万元多血汗钱不给,今天终于堵到你了。”昨日晚间9时许,郑州市经三路与农业路交叉口向西约200米处路北,一群农民工铺开被褥,围坐在一辆车牌号为“豫U88888”的黑色奥迪A8轿车周围。夜里寒气袭人,农民工们靠着奥迪车,在几张单薄的被子下蜷缩成一团。几个年轻点的农民工,索性躺了下来蒙头

附录(新闻原文)

农民工街头围堵老板豪华车讨薪

河南商报1大睡。农民工负责人苏峰称,他们是郑州一家涂料公司的,从去年6月份开始给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处建筑做外墙涂装。“我的工人连生活费都没发,他们一直说等工程完了再给钱。”苏峰说,可是8月份完工后,隆兴方面一直拖着12.2万元的工程款不肯支付。苏峰拿出一张《济源隆兴花苑工程款支付申请表》,说工程早就通过了验收,监理单位、工程部等部门的负责人也都签字同意付款,就是到老板范王虎那儿被卡了下来。为了讨回自己应得的工程款,苏峰说自己费尽了力气:“我多少次拎着买来的烟酒,想去跟范总沟通,可每次都被他赶出来。”守株待兔堵着欠薪老板的奥迪车昨天上午,苏峰再次拨打负责此事的隆兴公司工程部经理孔海军的小灵通,想商量一下交款的事儿。没想到孔一接电话,自语说“这小灵通在郑州也有信号”。苏峰由此得知孔海军就在郑州,于是就带着农民工赶来“守株待兔”,将开着老板的豪华车出来办事的孔海军堵在了路边。孔海军始终不能答应交款,双方陷入僵持。“从中午12点多我们就守在这里了,一直到现在。”农民工孔师傅说。晚上7时许,农民工们坐在车边,喝了一碗附近饭馆送来的菜汤。为了防止车被开走,他们又买来两把链子锁,把奥迪车的左侧轮子锁了起来。双方差点打起来“他要是不给钱,我们今晚就睡在这儿了。”苏峰说。他拍拍身边的奥迪车:“枕着160多万元的奥迪A8睡觉吧。”不少从此经过的市民都驻足围观:“这么好的车,这么牛的车牌,咋会没钱给农民工呢?”晚上14日报道我主张拍卖老板豪华车支付民工工资摩罗(流血流汗却拿不到工钱,谁来维护弱势群体的权利?)(摩罗按:首先向本文作者王惠丛邓万里和《大河网-河南商报》表示敬意,是他们的报道让讨薪者有了一丝希望。公司欠民工薪金,双方构成债务关系。债权人—民工—有权利将这辆小车拍卖掉,从中取得自己的工资、工资利息,还有罚款。我主张向欠薪者罚款12.2元,也就是相当于欠薪的全额。不这样整治欠薪者,他们永远不愿意给民工支付工资。民工们为了讨回那么一点工钱—也许每个人不过三两千元,竟然不得不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上流社会”的人们于心何忍?用什么来保护这些可怜的底层人?底层人必须具有自己的组织资源,以便依靠自己的组织力量跟那些侵权者抗衡、博弈。所谓社会建设,当务之急是帮助底层人建立自己的组织资源。底层人如果没有自己的组织来保护自己,就永远只能任由那些恶意侵权者宰割。)附录(新闻原文)农民工街头围堵老板豪华车讨薪河南商报1月4日报道一辆奥迪A8轿车被堵街头,原来是农民工在讨要工资。他们甚至搬来铺盖睡在了车前。农民工靠着奥迪A8睡觉“欠我们12万元多血汗钱不给,今天终于堵到你了。”昨日晚间9时许,郑州市经三路与农业路交叉口向西约200米处路北,一群农民工铺开被褥,围坐在一辆车牌号为“豫U88888”的黑色奥迪A8轿车周围。夜里寒气袭人,农民工们靠着奥迪车,在几张单薄的被子下蜷缩成一团。几个年轻点的农民工,索性躺了下来蒙头一辆奥迪A8轿车被堵街头,原来是农民工在讨要工资。他们甚至搬来铺盖睡在了车前。

我主张拍卖老板豪华车支付民工工资摩罗(流血流汗却拿不到工钱,谁来维护弱势群体的权利?)(摩罗按:首先向本文作者王惠丛邓万里和《大河网-河南商报》表示敬意,是他们的报道让讨薪者有了一丝希望。公司欠民工薪金,双方构成债务关系。债权人—民工—有权利将这辆小车拍卖掉,从中取得自己的工资、工资利息,还有罚款。我主张向欠薪者罚款12.2元,也就是相当于欠薪的全额。不这样整治欠薪者,他们永远不愿意给民工支付工资。民工们为了讨回那么一点工钱—也许每个人不过三两千元,竟然不得不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上流社会”的人们于心何忍?用什么来保护这些可怜的底层人?底层人必须具有自己的组织资源,以便依靠自己的组织力量跟那些侵权者抗衡、博弈。所谓社会建设,当务之急是帮助底层人建立自己的组织资源。底层人如果没有自己的组织来保护自己,就永远只能任由那些恶意侵权者宰割。)附录(新闻原文)农民工街头围堵老板豪华车讨薪河南商报1月4日报道一辆奥迪A8轿车被堵街头,原来是农民工在讨要工资。他们甚至搬来铺盖睡在了车前。农民工靠着奥迪A8睡觉“欠我们12万元多血汗钱不给,今天终于堵到你了。”昨日晚间9时许,郑州市经三路与农业路交叉口向西约200米处路北,一群农民工铺开被褥,围坐在一辆车牌号为“豫U88888”的黑色奥迪A8轿车周围。夜里寒气袭人,农民工们靠着奥迪车,在几张单薄的被子下蜷缩成一团。几个年轻点的农民工,索性躺了下来蒙头

农民工靠着奥迪我主张拍卖老板豪华车支付民工工资摩罗(流血流汗却拿不到工钱,谁来维护弱势群体的权利?)(摩罗按:首先向本文作者王惠丛邓万里和《大河网-河南商报》表示敬意,是他们的报道让讨薪者有了一丝希望。公司欠民工薪金,双方构成债务关系。债权人—民工—有权利将这辆小车拍卖掉,从中取得自己的工资、工资利息,还有罚款。我主张向欠薪者罚款12.2元,也就是相当于欠薪的全额。不这样整治欠薪者,他们永远不愿意给民工支付工资。民工们为了讨回那么一点工钱—也许每个人不过三两千元,竟然不得不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上流社会”的人们于心何忍?用什么来保护这些可怜的底层人?底层人必须具有自己的组织资源,以便依靠自己的组织力量跟那些侵权者抗衡、博弈。所谓社会建设,当务之急是帮助底层人建立自己的组织资源。底层人如果没有自己的组织来保护自己,就永远只能任由那些恶意侵权者宰割。)附录(新闻原文)农民工街头围堵老板豪华车讨薪河南商报1月4日报道一辆奥迪A8轿车被堵街头,原来是农民工在讨要工资。他们甚至搬来铺盖睡在了车前。农民工靠着奥迪A8睡觉“欠我们12万元多血汗钱不给,今天终于堵到你了。”昨日晚间9时许,郑州市经三路与农业路交叉口向西约200米处路北,一群农民工铺开被褥,围坐在一辆车牌号为“豫U88888”的黑色奥迪A8轿车周围。夜里寒气袭人,农民工们靠着奥迪车,在几张单薄的被子下蜷缩成一团。几个年轻点的农民工,索性躺了下来蒙头A8睡觉

我主张拍卖老板豪华车支付民工工资摩罗(流血流汗却拿不到工钱,谁来维护弱势群体的权利?)(摩罗按:首先向本文作者王惠丛邓万里和《大河网-河南商报》表示敬意,是他们的报道让讨薪者有了一丝希望。公司欠民工薪金,双方构成债务关系。债权人—民工—有权利将这辆小车拍卖掉,从中取得自己的工资、工资利息,还有罚款。我主张向欠薪者罚款12.2元,也就是相当于欠薪的全额。不这样整治欠薪者,他们永远不愿意给民工支付工资。民工们为了讨回那么一点工钱—也许每个人不过三两千元,竟然不得不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上流社会”的人们于心何忍?用什么来保护这些可怜的底层人?底层人必须具有自己的组织资源,以便依靠自己的组织力量跟那些侵权者抗衡、博弈。所谓社会建设,当务之急是帮助底层人建立自己的组织资源。底层人如果没有自己的组织来保护自己,就永远只能任由那些恶意侵权者宰割。)附录(新闻原文)农民工街头围堵老板豪华车讨薪河南商报1月4日报道一辆奥迪A8轿车被堵街头,原来是农民工在讨要工资。他们甚至搬来铺盖睡在了车前。农民工靠着奥迪A8睡觉“欠我们12万元多血汗钱不给,今天终于堵到你了。”昨日晚间9时许,郑州市经三路与农业路交叉口向西约200米处路北,一群农民工铺开被褥,围坐在一辆车牌号为“豫U88888”的黑色奥迪A8轿车周围。夜里寒气袭人,农民工们靠着奥迪车,在几张单薄的被子下蜷缩成一团。几个年轻点的农民工,索性躺了下来蒙头

“欠我们12万元多血汗钱不给,今天终于堵到你了。”昨日晚间9时许,郑州市经三路与农业路交叉口向西约我主张拍卖老板豪华车支付民工工资摩罗(流血流汗却拿不到工钱,谁来维护弱势群体的权利?)(摩罗按:首先向本文作者王惠丛邓万里和《大河网-河南商报》表示敬意,是他们的报道让讨薪者有了一丝希望。公司欠民工薪金,双方构成债务关系。债权人—民工—有权利将这辆小车拍卖掉,从中取得自己的工资、工资利息,还有罚款。我主张向欠薪者罚款12.2元,也就是相当于欠薪的全额。不这样整治欠薪者,他们永远不愿意给民工支付工资。民工们为了讨回那么一点工钱—也许每个人不过三两千元,竟然不得不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上流社会”的人们于心何忍?用什么来保护这些可怜的底层人?底层人必须具有自己的组织资源,以便依靠自己的组织力量跟那些侵权者抗衡、博弈。所谓社会建设,当务之急是帮助底层人建立自己的组织资源。底层人如果没有自己的组织来保护自己,就永远只能任由那些恶意侵权者宰割。)附录(新闻原文)农民工街头围堵老板豪华车讨薪河南商报1月4日报道一辆奥迪A8轿车被堵街头,原来是农民工在讨要工资。他们甚至搬来铺盖睡在了车前。农民工靠着奥迪A8睡觉“欠我们12万元多血汗钱不给,今天终于堵到你了。”昨日晚间9时许,郑州市经三路与农业路交叉口向西约200米处路北,一群农民工铺开被褥,围坐在一辆车牌号为“豫U88888”的黑色奥迪A8轿车周围。夜里寒气袭人,农民工们靠着奥迪车,在几张单薄的被子下蜷缩成一团。几个年轻点的农民工,索性躺了下来蒙头200米处路北,一群农民工铺开被褥,围坐在一辆车牌号为“豫U88888”的黑色奥迪A8轿车周围。

大睡。农民工负责人苏峰称,他们是郑州一家涂料公司的,从去年6月份开始给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处建筑做外墙涂装。“我的工人连生活费都没发,他们一直说等工程完了再给钱。”苏峰说,可是8月份完工后,隆兴方面一直拖着12.2万元的工程款不肯支付。苏峰拿出一张《济源隆兴花苑工程款支付申请表》,说工程早就通过了验收,监理单位、工程部等部门的负责人也都签字同意付款,就是到老板范王虎那儿被卡了下来。为了讨回自己应得的工程款,苏峰说自己费尽了力气:“我多少次拎着买来的烟酒,想去跟范总沟通,可每次都被他赶出来。”守株待兔堵着欠薪老板的奥迪车昨天上午,苏峰再次拨打负责此事的隆兴公司工程部经理孔海军的小灵通,想商量一下交款的事儿。没想到孔一接电话,自语说“这小灵通在郑州也有信号”。苏峰由此得知孔海军就在郑州,于是就带着农民工赶来“守株待兔”,将开着老板的豪华车出来办事的孔海军堵在了路边。孔海军始终不能答应交款,双方陷入僵持。“从中午12点多我们就守在这里了,一直到现在。”农民工孔师傅说。晚上7时许,农民工们坐在车边,喝了一碗附近饭馆送来的菜汤。为了防止车被开走,他们又买来两把链子锁,把奥迪车的左侧轮子锁了起来。双方差点打起来“他要是不给钱,我们今晚就睡在这儿了。”苏峰说。他拍拍身边的奥迪车:“枕着160多万元的奥迪A8睡觉吧。”不少从此经过的市民都驻足围观:“这么好的车,这么牛的车牌,咋会没钱给农民工呢?”晚上1

夜里寒气袭人,农民工们靠着奥迪车,在几张单薄的被子下蜷缩成一团。几个年轻点的农民工,索性躺了下来蒙头大睡。

大睡。农民工负责人苏峰称,他们是郑州一家涂料公司的,从去年6月份开始给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处建筑做外墙涂装。“我的工人连生活费都没发,他们一直说等工程完了再给钱。”苏峰说,可是8月份完工后,隆兴方面一直拖着12.2万元的工程款不肯支付。苏峰拿出一张《济源隆兴花苑工程款支付申请表》,说工程早就通过了验收,监理单位、工程部等部门的负责人也都签字同意付款,就是到老板范王虎那儿被卡了下来。为了讨回自己应得的工程款,苏峰说自己费尽了力气:“我多少次拎着买来的烟酒,想去跟范总沟通,可每次都被他赶出来。”守株待兔堵着欠薪老板的奥迪车昨天上午,苏峰再次拨打负责此事的隆兴公司工程部经理孔海军的小灵通,想商量一下交款的事儿。没想到孔一接电话,自语说“这小灵通在郑州也有信号”。苏峰由此得知孔海军就在郑州,于是就带着农民工赶来“守株待兔”,将开着老板的豪华车出来办事的孔海军堵在了路边。孔海军始终不能答应交款,双方陷入僵持。“从中午12点多我们就守在这里了,一直到现在。”农民工孔师傅说。晚上7时许,农民工们坐在车边,喝了一碗附近饭馆送来的菜汤。为了防止车被开走,他们又买来两把链子锁,把奥迪车的左侧轮子锁了起来。双方差点打起来“他要是不给钱,我们今晚就睡在这儿了。”苏峰说。他拍拍身边的奥迪车:“枕着160多万元的奥迪A8睡觉吧。”不少从此经过的市民都驻足围观:“这么好的车,这么牛的车牌,咋会没钱给农民工呢?”晚上1农民工负责人苏峰称,他们是郑州一家涂料公司的,从去年6月份开始给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处建筑做外墙涂装。“我的工人连生活费都没发,他们一直说等工程完了再给钱。”苏峰说,可是我主张拍卖老板豪华车支付民工工资摩罗(流血流汗却拿不到工钱,谁来维护弱势群体的权利?)(摩罗按:首先向本文作者王惠丛邓万里和《大河网-河南商报》表示敬意,是他们的报道让讨薪者有了一丝希望。公司欠民工薪金,双方构成债务关系。债权人—民工—有权利将这辆小车拍卖掉,从中取得自己的工资、工资利息,还有罚款。我主张向欠薪者罚款12.2元,也就是相当于欠薪的全额。不这样整治欠薪者,他们永远不愿意给民工支付工资。民工们为了讨回那么一点工钱—也许每个人不过三两千元,竟然不得不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上流社会”的人们于心何忍?用什么来保护这些可怜的底层人?底层人必须具有自己的组织资源,以便依靠自己的组织力量跟那些侵权者抗衡、博弈。所谓社会建设,当务之急是帮助底层人建立自己的组织资源。底层人如果没有自己的组织来保护自己,就永远只能任由那些恶意侵权者宰割。)附录(新闻原文)农民工街头围堵老板豪华车讨薪河南商报1月4日报道一辆奥迪A8轿车被堵街头,原来是农民工在讨要工资。他们甚至搬来铺盖睡在了车前。农民工靠着奥迪A8睡觉“欠我们12万元多血汗钱不给,今天终于堵到你了。”昨日晚间9时许,郑州市经三路与农业路交叉口向西约200米处路北,一群农民工铺开被褥,围坐在一辆车牌号为“豫U88888”的黑色奥迪A8轿车周围。夜里寒气袭人,农民工们靠着奥迪车,在几张单薄的被子下蜷缩成一团。几个年轻点的农民工,索性躺了下来蒙头8月份完工后,隆兴方面一直拖着12.2万元的工程款不肯支付。

苏峰拿出一张《济源隆兴花苑工程款支付申请表》,说工程早就通过了验收,监理单位、工程部等部门的负责人也都签字同意付款,就是到老板范王虎那儿被卡了下来。

为了讨回自己应得的工程款,苏峰说自己费尽了力气:“我多少次拎着买来的烟酒,想去跟范总沟通,可每次都被他赶出来。”

守株待兔堵着欠薪老板的奥迪车

0时许,看到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孔海军找到苏峰要求谈谈。他说,公司拖欠工程款,是因为苏峰做的工程质量不合格。“好几处涂料颜色不一样,所以老板才不给钱”。对此苏峰表示,涂料颜色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已经多次修补,“如果真的质量不合格,监理公司怎么能通过验收?”孔海军没有说话。苏峰及民工均表示:“不给钱我们就一直守在车旁,吃住都在这里。”晚11时许,一中年男子带七八个人来到农民工围着的奥迪车旁。中年男子自称是车主的朋友,他们欲用液压钳剪断铁链,强行把车开走,被讨薪的农民工阻止。双方发生言语冲突,晚11时20分,双方发生了短暂的身体接触,被提前赶到的文化路派出所民警及时制止。民警让协商解决,但双方一直没有达成协议。晚12时,在民警协调下,双方同意由民警先把车开到派出所再协商解决。(本文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作者:王惠丛 邓万里)昨天上午,苏峰再次拨打负责此事的隆兴公司工程部经理孔海军的小灵通,想商量一下交款的事儿。没想到孔一接电话,自语说“这小灵通在郑州也有信号”。苏峰由此得知孔海军就在郑州,于是就带着农民工赶来“守株待兔”,将开着老板的豪华车出来办事的孔海军堵在了路边。

孔海军始终不能答应交款,双方陷入僵持。“从中午12点多我们就守在这里了,一直到现在。”农民工孔师傅说。晚上70时许,看到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孔海军找到苏峰要求谈谈。他说,公司拖欠工程款,是因为苏峰做的工程质量不合格。“好几处涂料颜色不一样,所以老板才不给钱”。对此苏峰表示,涂料颜色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已经多次修补,“如果真的质量不合格,监理公司怎么能通过验收?”孔海军没有说话。苏峰及民工均表示:“不给钱我们就一直守在车旁,吃住都在这里。”晚11时许,一中年男子带七八个人来到农民工围着的奥迪车旁。中年男子自称是车主的朋友,他们欲用液压钳剪断铁链,强行把车开走,被讨薪的农民工阻止。双方发生言语冲突,晚11时20分,双方发生了短暂的身体接触,被提前赶到的文化路派出所民警及时制止。民警让协商解决,但双方一直没有达成协议。晚12时,在民警协调下,双方同意由民警先把车开到派出所再协商解决。(本文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作者:王惠丛 邓万里)时许,农民工们坐在车边,喝了一碗附近饭馆送来的菜汤。为了防止车被开走,他们又买来两把链子锁,把奥迪车的左侧轮子锁了起来。

0时许,看到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孔海军找到苏峰要求谈谈。他说,公司拖欠工程款,是因为苏峰做的工程质量不合格。“好几处涂料颜色不一样,所以老板才不给钱”。对此苏峰表示,涂料颜色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已经多次修补,“如果真的质量不合格,监理公司怎么能通过验收?”孔海军没有说话。苏峰及民工均表示:“不给钱我们就一直守在车旁,吃住都在这里。”晚11时许,一中年男子带七八个人来到农民工围着的奥迪车旁。中年男子自称是车主的朋友,他们欲用液压钳剪断铁链,强行把车开走,被讨薪的农民工阻止。双方发生言语冲突,晚11时20分,双方发生了短暂的身体接触,被提前赶到的文化路派出所民警及时制止。民警让协商解决,但双方一直没有达成协议。晚12时,在民警协调下,双方同意由民警先把车开到派出所再协商解决。(本文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作者:王惠丛 邓万里)双方差点打起来

“他要是不给钱,我们今晚就睡在这儿了。”苏峰说。他拍拍身边的奥迪车:“枕着160多万元的奥迪A8睡觉吧。”

不少从此经过的市民都驻足围观:“这么好的车,这么牛的车牌,咋会没钱给农民工呢?”

大睡。农民工负责人苏峰称,他们是郑州一家涂料公司的,从去年6月份开始给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处建筑做外墙涂装。“我的工人连生活费都没发,他们一直说等工程完了再给钱。”苏峰说,可是8月份完工后,隆兴方面一直拖着12.2万元的工程款不肯支付。苏峰拿出一张《济源隆兴花苑工程款支付申请表》,说工程早就通过了验收,监理单位、工程部等部门的负责人也都签字同意付款,就是到老板范王虎那儿被卡了下来。为了讨回自己应得的工程款,苏峰说自己费尽了力气:“我多少次拎着买来的烟酒,想去跟范总沟通,可每次都被他赶出来。”守株待兔堵着欠薪老板的奥迪车昨天上午,苏峰再次拨打负责此事的隆兴公司工程部经理孔海军的小灵通,想商量一下交款的事儿。没想到孔一接电话,自语说“这小灵通在郑州也有信号”。苏峰由此得知孔海军就在郑州,于是就带着农民工赶来“守株待兔”,将开着老板的豪华车出来办事的孔海军堵在了路边。孔海军始终不能答应交款,双方陷入僵持。“从中午12点多我们就守在这里了,一直到现在。”农民工孔师傅说。晚上7时许,农民工们坐在车边,喝了一碗附近饭馆送来的菜汤。为了防止车被开走,他们又买来两把链子锁,把奥迪车的左侧轮子锁了起来。双方差点打起来“他要是不给钱,我们今晚就睡在这儿了。”苏峰说。他拍拍身边的奥迪车:“枕着160多万元的奥迪A8睡觉吧。”不少从此经过的市民都驻足围观:“这么好的车,这么牛的车牌,咋会没钱给农民工呢?”晚上1

晚上10时许,看到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孔海军找到苏峰要求谈谈。他说,公司拖欠工程款,是因为苏峰做的工程质量不合格。“好几处涂料颜色不一样,所以老板才不给钱”。对此苏峰表示,涂料颜色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已经多次修补,“如果真的质量不合格,监理公司怎么能通过验收?”孔海军没有说话。

苏峰及民工均表示:“不给钱我们就一直守在车旁,吃住都在这里。”

11时许,一中年男子带七八个人来到农民工围着的奥迪车旁。中年男子自称是车主的朋友,他们欲用液压钳剪断铁链,强行把车开走,被讨薪的农民工阻止。双方发生言语冲突,晚11大睡。农民工负责人苏峰称,他们是郑州一家涂料公司的,从去年6月份开始给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处建筑做外墙涂装。“我的工人连生活费都没发,他们一直说等工程完了再给钱。”苏峰说,可是8月份完工后,隆兴方面一直拖着12.2万元的工程款不肯支付。苏峰拿出一张《济源隆兴花苑工程款支付申请表》,说工程早就通过了验收,监理单位、工程部等部门的负责人也都签字同意付款,就是到老板范王虎那儿被卡了下来。为了讨回自己应得的工程款,苏峰说自己费尽了力气:“我多少次拎着买来的烟酒,想去跟范总沟通,可每次都被他赶出来。”守株待兔堵着欠薪老板的奥迪车昨天上午,苏峰再次拨打负责此事的隆兴公司工程部经理孔海军的小灵通,想商量一下交款的事儿。没想到孔一接电话,自语说“这小灵通在郑州也有信号”。苏峰由此得知孔海军就在郑州,于是就带着农民工赶来“守株待兔”,将开着老板的豪华车出来办事的孔海军堵在了路边。孔海军始终不能答应交款,双方陷入僵持。“从中午12点多我们就守在这里了,一直到现在。”农民工孔师傅说。晚上7时许,农民工们坐在车边,喝了一碗附近饭馆送来的菜汤。为了防止车被开走,他们又买来两把链子锁,把奥迪车的左侧轮子锁了起来。双方差点打起来“他要是不给钱,我们今晚就睡在这儿了。”苏峰说。他拍拍身边的奥迪车:“枕着160多万元的奥迪A8睡觉吧。”不少从此经过的市民都驻足围观:“这么好的车,这么牛的车牌,咋会没钱给农民工呢?”晚上120分,双方发生了短暂的身体接触,被提前赶到的文化路派出所民警及时制止。民警让协商解决,但双方一直没有达成协议。晚12时,在民警协调下,双方同意由民警先把车开到派出所再协商解决。(本文来源:大河网0时许,看到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孔海军找到苏峰要求谈谈。他说,公司拖欠工程款,是因为苏峰做的工程质量不合格。“好几处涂料颜色不一样,所以老板才不给钱”。对此苏峰表示,涂料颜色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已经多次修补,“如果真的质量不合格,监理公司怎么能通过验收?”孔海军没有说话。苏峰及民工均表示:“不给钱我们就一直守在车旁,吃住都在这里。”晚11时许,一中年男子带七八个人来到农民工围着的奥迪车旁。中年男子自称是车主的朋友,他们欲用液压钳剪断铁链,强行把车开走,被讨薪的农民工阻止。双方发生言语冲突,晚11时20分,双方发生了短暂的身体接触,被提前赶到的文化路派出所民警及时制止。民警让协商解决,但双方一直没有达成协议。晚12时,在民警协调下,双方同意由民警先把车开到派出所再协商解决。(本文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作者:王惠丛 邓万里)-河南商报作者:王惠丛 0时许,看到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孔海军找到苏峰要求谈谈。他说,公司拖欠工程款,是因为苏峰做的工程质量不合格。“好几处涂料颜色不一样,所以老板才不给钱”。对此苏峰表示,涂料颜色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已经多次修补,“如果真的质量不合格,监理公司怎么能通过验收?”孔海军没有说话。苏峰及民工均表示:“不给钱我们就一直守在车旁,吃住都在这里。”晚11时许,一中年男子带七八个人来到农民工围着的奥迪车旁。中年男子自称是车主的朋友,他们欲用液压钳剪断铁链,强行把车开走,被讨薪的农民工阻止。双方发生言语冲突,晚11时20分,双方发生了短暂的身体接触,被提前赶到的文化路派出所民警及时制止。民警让协商解决,但双方一直没有达成协议。晚12时,在民警协调下,双方同意由民警先把车开到派出所再协商解决。(本文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作者:王惠丛 邓万里)邓万里)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