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谁是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  

2007-10-22 09:1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盲的识字运动,成为20年代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壮举。  在城市平民教育取得成绩之后,他进一步深思,中国向来以农立国,80%的人口居住在乡间,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与重心。中国正在经历着社会全面崩溃,要救济中国,必先救济乡村,要建设中国必须先建设乡村,这需要掀起一场深刻的乡村改造运动。乡村运动将肩负起“民族再造”的使命。  1929年平教会从北平搬迁到河北定县。与此同时,他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将自己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转化为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投身于改造农村社会,解除农民疾苦的实际行动。在他的带领与影响下,数以百计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陈筑山、瞿菊农、冯锐、孙伏园、李景汉等海外归来博士、硕士,他们纷纷放弃了都市中优越的工作条件与舒适的生活环境,携妻将雏,举家前往偏辟艰苦的定县,加入了乡村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行列。这一称为“博士下乡”的举动,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对“学而优则仕”与“坐而论道”等传统观念的超越。他们希望能通过定县这个“社会实验室”为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整个社会摸索出一条自强自救的建国方略。  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伟人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众多的知识分子到定县安营扎寨,一干就是十年。  第一项工作是进行社会调查,由农学专家冯锐、社会学家李景汉主持,会同美国社会学家甘博(SidmeyDa vidGamble1890-1968),对定县农村社会概况,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  经分析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着民族衰老、传统动摇、经济破产、问题丛生的严重局面。他将这些问题概括为“愚、穷、弱、私”。提出解决这些社会病症的办法是推行“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新民教育”,即以人民全部生活为起点,以民族的改造为目标;创立、造就新国民的平民教育新体系。具体办法是四大教育联锁进行,以文艺教育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治弱;以公民教育治私。采用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方式全面推动平民教育。创造了乡村平民学校,生计巡回训练实验学校,大队组织教学法,异生传习制,编制了字表、简化字以及各种程度的农民千字课本,农民读物。并且从教育入手,对全县的生产、卫生保健、公民团体组织以及县政改革进行了一揽子实验,总结出教育、科学与农业生产结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互补,穷国大国办教育应贯彻基础化、简易化、经济化、普遍化的等一系列基本经验,吸引了全国各地乡村工作者前来参观。  鉴于他“将繁难的汉字简化易读,将书本知识开放给万千不识字人的心智,用科学方法指导农民发展生产”,1943年4月,经“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评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AlbereEinstein)、杜威(JohnDevey)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光荣称号。  在世界黑暗处点一盏明灯  由于日本侵华,定县实验被迫中止,平教会辗转迁至湖南长沙、衡山,最后撤至四川。一面组建培训农民抗战教育团,一面继续开展“县单位”与“省单位”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创办了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为乡村改造培养专门人材的高等学校——中国乡村建设院。  1950年以后,晏阳初在中国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被迫终止后,他将自己的事业转移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以定县实验的基本经验与中国平教与乡建的理论为基础,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加纳、古巴、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国,继续为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奔走,指导推行田间实验与社区教育。将初期的“除文盲,作新民”的口号扩展为“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1955年他被美国《展望》(look)杂志评选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百名人物之一”。国际舆论给予他崇高的评价,称赞他“是具有坚定信念与丰富想象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是“世界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称颂他“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都把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奖章颁发给他,以表彰他对各自国家所作的杰出贡献。  1985年8月,在阔别祖国45年之后,晏阳初应邀回国访问考察,邓颖超、万里、周谷城等接待了他,并对其一生从事中国与世界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给予了积极评价。1990年1月,晏阳初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人生历程,在美国纽约逝世。
,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被遗忘

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被遗忘(增加附录两篇,介绍晏阳初生平事迹)摩罗(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晏阳初)1965年1月5日,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培训班开学典礼上,晏阳初用这样的誓言作为给新生演讲的结束语:“我对我的上帝和生我养我的土地起誓:我将用我的双手和灵魂投入工作,直至打碎将我们的人民束缚在贫困、无知、疾病和自私之中的锁链。”人类其实可以分做两部分,一部分是充分占有并消费着大量社会资源的幸运者,一类是无法合理占有社会资源的不幸者。通常的情况是,占有社会资源很多的人将自己的幸运归结为自己的出色的素质和智慧,无法占有资源的人将自己的不幸归因于自己愚钝和晦气。只有像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样兼具良知和判断力的少数人懂得,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正义。于是他们用两种方式行动起来。托尔斯泰寻找着放弃(自己主动)和限制(用制度遏制)贵族特权的各种可能性,晏阳初通过乡村改造运动提高不幸者捍卫自己权利、创造自身福利的素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晏阳初从美国耶鲁大学毕业,赴法国投身于中国工人识字教育,后来在中国大地上致力于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工作几十年,得到文明世界的充分肯定。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他将中国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经验在亚洲、非洲、南美洲的广大地区推广,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两种方式的目的是一致的:消灭不正义,创造一种和平、正义、幸福的人类社会和人间生活。托尔斯泰和晏阳初都是幸运者,是真正的上流社会人士。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的高贵来自自己的智慧,而是认为这些都来自不正义,而且为不正义导致了他人的卑贱、贫困而深怀痛苦与愧疚。他们为社会改造所做的全部努力,既是为卑贱的弱势群体谋福利,也是为自己的高贵良心谋安宁。这两种方式的行动者都是圣人。《告语人民》一书的编者在序言中介绍说:“1943年4月,哥白尼逝世400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推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杜威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殊荣。1955年10月,美国《展望》杂志评选他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的百名人物’之一。他被人们尊称为‘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是一位‘具有坚定信仰和丰富想像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这些评价指向同一个意思:他是上帝的使者,爱的圣徒。知道托尔斯泰是圣人的中国人多一些,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晏阳初这位平民教育会的创始人也是圣人。中国永远不会出现托尔斯泰,但是中国毕竟出现了一个晏阳初,这是中国穷人的福祉,也是这个民族尚具若干生机的明证。二十世纪中国为数不多的伟人中,最可以当得起圣人称号的就是晏阳初。附录一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及其同仁的事业2005-10-521:31:07邱建生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梁启超革命和改良晏阳初及其同仁所处的那个时代经常让我想起卢梭和他的时代,激情澎湃和内心的无限苦痛是那个时代的象征。卢梭以文字掀起了世界历史上最伟大也最恐怖的革命,崇高的理想主义者和无耻的流氓无赖之徒都是光荣的革命者,这些革命者在思想上将卢梭高高地举起,然后在实践中把他踩在脚下。晏阳初的那个时代一样地腥风血雨,枪声、暗杀、绝望是那个时代的常态,鲁迅式的内心黑暗吞噬着每一个理想着的中国人,法兰西大革命的理想正是每一位中国革命者的理想,他们将头束在裤腰带上,为了祖国和自由随时准备赴死。晏阳初在这个时候却将双脚迈进了饱受欺凌和战乱之苦的中国乡村,他的手里没有枪,只有《平民千字课》,脑子里也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有民众的疾苦和西方的民主理想。他就这样和他的同志们在河北定县农村一呆十年,在湖南、四川农村一呆又是十几年,以后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农村一呆又是四十年,当历史的车轮走到今天,他的身影仍在这些农村晃动着、启示着。他是那么地不合时宜,当人民在封建买办的压榨下奄奄一息时,当国家在帝国主义的铁蹄下垂死挣扎时,他却还在高唱着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企图为国民党买办们粉饰太平,所以1950年新中国给了他“国民党特务”、“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这样的帽子,他及其同仁的事业从此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晏阳初应中国政府邀请回国考察,国人才在布满了灰尘的某个旮旯里发现了已破碎泛黄的他们的事业,并且还带着意识形态的批判精神加以指点,至今国人对之仍心情复杂。但在世界范围内,晏阳初却享有“人类的思想者”、“伟大的革命家”、“对世界贡献最大的十大伟人”等等荣誉,而由他及梁漱溟先生领导的乡村建设运动在当时被称为乡建派,相当于一个政党,影响甚巨,当时国民党国民参政会的三十个议员中就有晏梁两人。在我们的脑海里,革命是暴力、武装起义、一个王朝取代另一个王朝的代名词,革命也与秋风扫落叶的痛快联系在一起,革命就是革某某某的命,是一个阶级打倒另一个阶级,是受压迫一方对压迫方的反抗,是通向自由、平等、公正、民主的天梯,它带着天赋的正义光环,威然耸立在中国大地上,带着“非我族类尽诛之”的气概,汹涌着、改变着、冲刷着一切带着“旧”气的东西,包括一个王朝,比如蒋家王朝。1949年国民党逃往台湾标志着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是人民的胜利,从此中国将在无产者对有产者的民主专政中实现共产主义。那时候的人民是多么意气风发啊,看当时的照相,除了地主资本家们只能低着头在某个角落里发抖外,每一个人民的身上都透着喜悦和冲天的气概,这个时候胡风写下“时间开始了”,这个时候革命具有无上的权威,它还昭示着国家和人民的美好未来。这个时候晏阳初离开大陆,转道台湾去了美国,革命走得太快,他的改良只能看着革命的背影黯然神伤,他的同仁和学生大部分留了下来,一部分成了专政者,一部分成了被专政者,其两个在美国求学的儿子被社会主义的光芒吸引回到中国,共同经历着一个时代的喜乐与哀愁。1951年晏阳初创立世界平民教育委员会,指导第三世界国家的平民教育工作,1960年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在菲律宾创办,晏任院长,该学院成为培养第三世界国家乡村建设人才的摇篮。1990年晏在美国纽约病逝,此前的1985和1987两年,晏曾应中国政府邀请两度回国,希望在其有生之年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并有重新创办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的想法,与此同时,历史上革命以外的建设力量----乡村建设运动进入人们的视野,这场运动不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被称作改良运动,立场不同的人对这场运动有不同的看法,革命者对之不屑一顾,政府当局则尽可能借重这股力量。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呢?它对当时中国的意义是什么呢?其大半个世纪以来的毁誉参半对现时的中国农村意味着什么呢?它是革命性力量吗?或者它只是一个油漆工在为旧世界粉饰太平?新民说与人的改造自梁启超写下“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以来,废科举,办新学,塑造新民的工作几十年没有间断,强大的政府和有限的民间在那个时候就这一认识达成了空前的一致,新学堂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出来,晏阳初是这些新学堂的受益者之一,其创办者是西方传教士,晏阳初在这里接受中国儒家的民本思想和西方民主理想的双重熏陶,后来他说出“一切问题自人而生,欲谋求问题的解决,自当在人上来下功夫”,及终其一生进行的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实践,可以说是对梁启超和新学堂的冥冥呼应。正是抱定了人是一切问题的制造者也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这个根本认识,晏阳初将着眼点放在了教育上,希翼通过教育的革新和普及来达成变革中国的目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平教会当年在定县农村的墙上刷上“除文盲,作新民”的标语,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会有“除天下文盲(增加附录两篇,介绍晏阳初生平事迹) 

 

,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 

 

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被遗忘(增加附录两篇,介绍晏阳初生平事迹)摩罗(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晏阳初)1965年1月5日,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培训班开学典礼上,晏阳初用这样的誓言作为给新生演讲的结束语:“我对我的上帝和生我养我的土地起誓:我将用我的双手和灵魂投入工作,直至打碎将我们的人民束缚在贫困、无知、疾病和自私之中的锁链。”人类其实可以分做两部分,一部分是充分占有并消费着大量社会资源的幸运者,一类是无法合理占有社会资源的不幸者。通常的情况是,占有社会资源很多的人将自己的幸运归结为自己的出色的素质和智慧,无法占有资源的人将自己的不幸归因于自己愚钝和晦气。只有像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样兼具良知和判断力的少数人懂得,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正义。于是他们用两种方式行动起来。托尔斯泰寻找着放弃(自己主动)和限制(用制度遏制)贵族特权的各种可能性,晏阳初通过乡村改造运动提高不幸者捍卫自己权利、创造自身福利的素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晏阳初从美国耶鲁大学毕业,赴法国投身于中国工人识字教育,后来在中国大地上致力于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工作几十年,得到文明世界的充分肯定。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他将中国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经验在亚洲、非洲、南美洲的广大地区推广,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两种方式的目的是一致的:消灭不正义,创造一种和平、正义、幸福的人类社会和人间生活。托尔斯泰和晏阳初都是幸运者,是真正的上流社会人士。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的高贵来自自己的智慧,而是认为这些都来自不正义,而且为不正义导致了他人的卑贱、贫困而深怀痛苦与愧疚。他们为社会改造所做的全部努力,既是为卑贱的弱势群体谋福利,也是为自己的高贵良心谋安宁。这两种方式的行动者都是圣人。《告语人民》一书的编者在序言中介绍说:“1943年4月,哥白尼逝世400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推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杜威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殊荣。1955年10月,美国《展望》杂志评选他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的百名人物’之一。他被人们尊称为‘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是一位‘具有坚定信仰和丰富想像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这些评价指向同一个意思:他是上帝的使者,爱的圣徒。知道托尔斯泰是圣人的中国人多一些,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晏阳初这位平民教育会的创始人也是圣人。中国永远不会出现托尔斯泰,但是中国毕竟出现了一个晏阳初,这是中国穷人的福祉,也是这个民族尚具若干生机的明证。二十世纪中国为数不多的伟人中,最可以当得起圣人称号的就是晏阳初。附录一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及其同仁的事业2005-10-521:31:07邱建生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梁启超革命和改良晏阳初及其同仁所处的那个时代经常让我想起卢梭和他的时代,激情澎湃和内心的无限苦痛是那个时代的象征。卢梭以文字掀起了世界历史上最伟大也最恐怖的革命,崇高的理想主义者和无耻的流氓无赖之徒都是光荣的革命者,这些革命者在思想上将卢梭高高地举起,然后在实践中把他踩在脚下。晏阳初的那个时代一样地腥风血雨,枪声、暗杀、绝望是那个时代的常态,鲁迅式的内心黑暗吞噬着每一个理想着的中国人,法兰西大革命的理想正是每一位中国革命者的理想,他们将头束在裤腰带上,为了祖国和自由随时准备赴死。晏阳初在这个时候却将双脚迈进了饱受欺凌和战乱之苦的中国乡村,他的手里没有枪,只有《平民千字课》,脑子里也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有民众的疾苦和西方的民主理想。他就这样和他的同志们在河北定县农村一呆十年,在湖南、四川农村一呆又是十几年,以后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农村一呆又是四十年,当历史的车轮走到今天,他的身影仍在这些农村晃动着、启示着。他是那么地不合时宜,当人民在封建买办的压榨下奄奄一息时,当国家在帝国主义的铁蹄下垂死挣扎时,他却还在高唱着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企图为国民党买办们粉饰太平,所以1950年新中国给了他“国民党特务”、“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这样的帽子,他及其同仁的事业从此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晏阳初应中国政府邀请回国考察,国人才在布满了灰尘的某个旮旯里发现了已破碎泛黄的他们的事业,并且还带着意识形态的批判精神加以指点,至今国人对之仍心情复杂。但在世界范围内,晏阳初却享有“人类的思想者”、“伟大的革命家”、“对世界贡献最大的十大伟人”等等荣誉,而由他及梁漱溟先生领导的乡村建设运动在当时被称为乡建派,相当于一个政党,影响甚巨,当时国民党国民参政会的三十个议员中就有晏梁两人。在我们的脑海里,革命是暴力、武装起义、一个王朝取代另一个王朝的代名词,革命也与秋风扫落叶的痛快联系在一起,革命就是革某某某的命,是一个阶级打倒另一个阶级,是受压迫一方对压迫方的反抗,是通向自由、平等、公正、民主的天梯,它带着天赋的正义光环,威然耸立在中国大地上,带着“非我族类尽诛之”的气概,汹涌着、改变着、冲刷着一切带着“旧”气的东西,包括一个王朝,比如蒋家王朝。1949年国民党逃往台湾标志着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是人民的胜利,从此中国将在无产者对有产者的民主专政中实现共产主义。那时候的人民是多么意气风发啊,看当时的照相,除了地主资本家们只能低着头在某个角落里发抖外,每一个人民的身上都透着喜悦和冲天的气概,这个时候胡风写下“时间开始了”,这个时候革命具有无上的权威,它还昭示着国家和人民的美好未来。这个时候晏阳初离开大陆,转道台湾去了美国,革命走得太快,他的改良只能看着革命的背影黯然神伤,他的同仁和学生大部分留了下来,一部分成了专政者,一部分成了被专政者,其两个在美国求学的儿子被社会主义的光芒吸引回到中国,共同经历着一个时代的喜乐与哀愁。1951年晏阳初创立世界平民教育委员会,指导第三世界国家的平民教育工作,1960年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在菲律宾创办,晏任院长,该学院成为培养第三世界国家乡村建设人才的摇篮。1990年晏在美国纽约病逝,此前的1985和1987两年,晏曾应中国政府邀请两度回国,希望在其有生之年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并有重新创办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的想法,与此同时,历史上革命以外的建设力量----乡村建设运动进入人们的视野,这场运动不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被称作改良运动,立场不同的人对这场运动有不同的看法,革命者对之不屑一顾,政府当局则尽可能借重这股力量。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呢?它对当时中国的意义是什么呢?其大半个世纪以来的毁誉参半对现时的中国农村意味着什么呢?它是革命性力量吗?或者它只是一个油漆工在为旧世界粉饰太平?新民说与人的改造自梁启超写下“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以来,废科举,办新学,塑造新民的工作几十年没有间断,强大的政府和有限的民间在那个时候就这一认识达成了空前的一致,新学堂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出来,晏阳初是这些新学堂的受益者之一,其创办者是西方传教士,晏阳初在这里接受中国儒家的民本思想和西方民主理想的双重熏陶,后来他说出“一切问题自人而生,欲谋求问题的解决,自当在人上来下功夫”,及终其一生进行的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实践,可以说是对梁启超和新学堂的冥冥呼应。正是抱定了人是一切问题的制造者也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这个根本认识,晏阳初将着眼点放在了教育上,希翼通过教育的革新和普及来达成变革中国的目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平教会当年在定县农村的墙上刷上“除文盲,作新民”的标语,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会有“除天下文盲 谁是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晏阳初)

,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19651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被遗忘(增加附录两篇,介绍晏阳初生平事迹)摩罗(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晏阳初)1965年1月5日,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培训班开学典礼上,晏阳初用这样的誓言作为给新生演讲的结束语:“我对我的上帝和生我养我的土地起誓:我将用我的双手和灵魂投入工作,直至打碎将我们的人民束缚在贫困、无知、疾病和自私之中的锁链。”人类其实可以分做两部分,一部分是充分占有并消费着大量社会资源的幸运者,一类是无法合理占有社会资源的不幸者。通常的情况是,占有社会资源很多的人将自己的幸运归结为自己的出色的素质和智慧,无法占有资源的人将自己的不幸归因于自己愚钝和晦气。只有像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样兼具良知和判断力的少数人懂得,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正义。于是他们用两种方式行动起来。托尔斯泰寻找着放弃(自己主动)和限制(用制度遏制)贵族特权的各种可能性,晏阳初通过乡村改造运动提高不幸者捍卫自己权利、创造自身福利的素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晏阳初从美国耶鲁大学毕业,赴法国投身于中国工人识字教育,后来在中国大地上致力于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工作几十年,得到文明世界的充分肯定。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他将中国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经验在亚洲、非洲、南美洲的广大地区推广,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两种方式的目的是一致的:消灭不正义,创造一种和平、正义、幸福的人类社会和人间生活。托尔斯泰和晏阳初都是幸运者,是真正的上流社会人士。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的高贵来自自己的智慧,而是认为这些都来自不正义,而且为不正义导致了他人的卑贱、贫困而深怀痛苦与愧疚。他们为社会改造所做的全部努力,既是为卑贱的弱势群体谋福利,也是为自己的高贵良心谋安宁。这两种方式的行动者都是圣人。《告语人民》一书的编者在序言中介绍说:“1943年4月,哥白尼逝世400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推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杜威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殊荣。1955年10月,美国《展望》杂志评选他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的百名人物’之一。他被人们尊称为‘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是一位‘具有坚定信仰和丰富想像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这些评价指向同一个意思:他是上帝的使者,爱的圣徒。知道托尔斯泰是圣人的中国人多一些,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晏阳初这位平民教育会的创始人也是圣人。中国永远不会出现托尔斯泰,但是中国毕竟出现了一个晏阳初,这是中国穷人的福祉,也是这个民族尚具若干生机的明证。二十世纪中国为数不多的伟人中,最可以当得起圣人称号的就是晏阳初。附录一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及其同仁的事业2005-10-521:31:07邱建生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梁启超革命和改良晏阳初及其同仁所处的那个时代经常让我想起卢梭和他的时代,激情澎湃和内心的无限苦痛是那个时代的象征。卢梭以文字掀起了世界历史上最伟大也最恐怖的革命,崇高的理想主义者和无耻的流氓无赖之徒都是光荣的革命者,这些革命者在思想上将卢梭高高地举起,然后在实践中把他踩在脚下。晏阳初的那个时代一样地腥风血雨,枪声、暗杀、绝望是那个时代的常态,鲁迅式的内心黑暗吞噬着每一个理想着的中国人,法兰西大革命的理想正是每一位中国革命者的理想,他们将头束在裤腰带上,为了祖国和自由随时准备赴死。晏阳初在这个时候却将双脚迈进了饱受欺凌和战乱之苦的中国乡村,他的手里没有枪,只有《平民千字课》,脑子里也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有民众的疾苦和西方的民主理想。他就这样和他的同志们在河北定县农村一呆十年,在湖南、四川农村一呆又是十几年,以后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农村一呆又是四十年,当历史的车轮走到今天,他的身影仍在这些农村晃动着、启示着。他是那么地不合时宜,当人民在封建买办的压榨下奄奄一息时,当国家在帝国主义的铁蹄下垂死挣扎时,他却还在高唱着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企图为国民党买办们粉饰太平,所以1950年新中国给了他“国民党特务”、“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这样的帽子,他及其同仁的事业从此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晏阳初应中国政府邀请回国考察,国人才在布满了灰尘的某个旮旯里发现了已破碎泛黄的他们的事业,并且还带着意识形态的批判精神加以指点,至今国人对之仍心情复杂。但在世界范围内,晏阳初却享有“人类的思想者”、“伟大的革命家”、“对世界贡献最大的十大伟人”等等荣誉,而由他及梁漱溟先生领导的乡村建设运动在当时被称为乡建派,相当于一个政党,影响甚巨,当时国民党国民参政会的三十个议员中就有晏梁两人。在我们的脑海里,革命是暴力、武装起义、一个王朝取代另一个王朝的代名词,革命也与秋风扫落叶的痛快联系在一起,革命就是革某某某的命,是一个阶级打倒另一个阶级,是受压迫一方对压迫方的反抗,是通向自由、平等、公正、民主的天梯,它带着天赋的正义光环,威然耸立在中国大地上,带着“非我族类尽诛之”的气概,汹涌着、改变着、冲刷着一切带着“旧”气的东西,包括一个王朝,比如蒋家王朝。1949年国民党逃往台湾标志着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是人民的胜利,从此中国将在无产者对有产者的民主专政中实现共产主义。那时候的人民是多么意气风发啊,看当时的照相,除了地主资本家们只能低着头在某个角落里发抖外,每一个人民的身上都透着喜悦和冲天的气概,这个时候胡风写下“时间开始了”,这个时候革命具有无上的权威,它还昭示着国家和人民的美好未来。这个时候晏阳初离开大陆,转道台湾去了美国,革命走得太快,他的改良只能看着革命的背影黯然神伤,他的同仁和学生大部分留了下来,一部分成了专政者,一部分成了被专政者,其两个在美国求学的儿子被社会主义的光芒吸引回到中国,共同经历着一个时代的喜乐与哀愁。1951年晏阳初创立世界平民教育委员会,指导第三世界国家的平民教育工作,1960年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在菲律宾创办,晏任院长,该学院成为培养第三世界国家乡村建设人才的摇篮。1990年晏在美国纽约病逝,此前的1985和1987两年,晏曾应中国政府邀请两度回国,希望在其有生之年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并有重新创办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的想法,与此同时,历史上革命以外的建设力量----乡村建设运动进入人们的视野,这场运动不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被称作改良运动,立场不同的人对这场运动有不同的看法,革命者对之不屑一顾,政府当局则尽可能借重这股力量。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呢?它对当时中国的意义是什么呢?其大半个世纪以来的毁誉参半对现时的中国农村意味着什么呢?它是革命性力量吗?或者它只是一个油漆工在为旧世界粉饰太平?新民说与人的改造自梁启超写下“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以来,废科举,办新学,塑造新民的工作几十年没有间断,强大的政府和有限的民间在那个时候就这一认识达成了空前的一致,新学堂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出来,晏阳初是这些新学堂的受益者之一,其创办者是西方传教士,晏阳初在这里接受中国儒家的民本思想和西方民主理想的双重熏陶,后来他说出“一切问题自人而生,欲谋求问题的解决,自当在人上来下功夫”,及终其一生进行的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实践,可以说是对梁启超和新学堂的冥冥呼应。正是抱定了人是一切问题的制造者也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这个根本认识,晏阳初将着眼点放在了教育上,希翼通过教育的革新和普及来达成变革中国的目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平教会当年在定县农村的墙上刷上“除文盲,作新民”的标语,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会有“除天下文盲5,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培训班开学典礼上,晏阳初用这样的誓言作为给新生演讲的结束语:“我对我的上帝和生我养我的土地起誓:我将用我的双手和灵魂投入工作,直至打碎将我们的人民束缚在贫困、无知、疾病和自私之中的锁链。”

人类其实可以分做两部分,一部分是充分占有并消费着大量社会资源的幸运者,一类是无法合理占有社会资源的不幸者。

通常的情况是,占有社会资源很多的人将自己的幸运归结为自己的出色的素质和智慧,无法占有资源的人将自己的不幸归因于自己愚钝和晦气。

,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

只有像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样兼具良知和判断力的少数人懂得,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正义。于是他们用两种方式行动起来。托尔斯泰寻找着放弃(自己主动)和限制(用制度遏制)贵族特权的各种可能性,晏阳初通过乡村改造运动提高不幸者捍卫自己权利、创造自身福利的素质。

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被遗忘(增加附录两篇,介绍晏阳初生平事迹)摩罗(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晏阳初)1965年1月5日,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培训班开学典礼上,晏阳初用这样的誓言作为给新生演讲的结束语:“我对我的上帝和生我养我的土地起誓:我将用我的双手和灵魂投入工作,直至打碎将我们的人民束缚在贫困、无知、疾病和自私之中的锁链。”人类其实可以分做两部分,一部分是充分占有并消费着大量社会资源的幸运者,一类是无法合理占有社会资源的不幸者。通常的情况是,占有社会资源很多的人将自己的幸运归结为自己的出色的素质和智慧,无法占有资源的人将自己的不幸归因于自己愚钝和晦气。只有像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样兼具良知和判断力的少数人懂得,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正义。于是他们用两种方式行动起来。托尔斯泰寻找着放弃(自己主动)和限制(用制度遏制)贵族特权的各种可能性,晏阳初通过乡村改造运动提高不幸者捍卫自己权利、创造自身福利的素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晏阳初从美国耶鲁大学毕业,赴法国投身于中国工人识字教育,后来在中国大地上致力于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工作几十年,得到文明世界的充分肯定。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他将中国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经验在亚洲、非洲、南美洲的广大地区推广,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两种方式的目的是一致的:消灭不正义,创造一种和平、正义、幸福的人类社会和人间生活。托尔斯泰和晏阳初都是幸运者,是真正的上流社会人士。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的高贵来自自己的智慧,而是认为这些都来自不正义,而且为不正义导致了他人的卑贱、贫困而深怀痛苦与愧疚。他们为社会改造所做的全部努力,既是为卑贱的弱势群体谋福利,也是为自己的高贵良心谋安宁。这两种方式的行动者都是圣人。《告语人民》一书的编者在序言中介绍说:“1943年4月,哥白尼逝世400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推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杜威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殊荣。1955年10月,美国《展望》杂志评选他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的百名人物’之一。他被人们尊称为‘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是一位‘具有坚定信仰和丰富想像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这些评价指向同一个意思:他是上帝的使者,爱的圣徒。知道托尔斯泰是圣人的中国人多一些,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晏阳初这位平民教育会的创始人也是圣人。中国永远不会出现托尔斯泰,但是中国毕竟出现了一个晏阳初,这是中国穷人的福祉,也是这个民族尚具若干生机的明证。二十世纪中国为数不多的伟人中,最可以当得起圣人称号的就是晏阳初。附录一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及其同仁的事业2005-10-521:31:07邱建生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梁启超革命和改良晏阳初及其同仁所处的那个时代经常让我想起卢梭和他的时代,激情澎湃和内心的无限苦痛是那个时代的象征。卢梭以文字掀起了世界历史上最伟大也最恐怖的革命,崇高的理想主义者和无耻的流氓无赖之徒都是光荣的革命者,这些革命者在思想上将卢梭高高地举起,然后在实践中把他踩在脚下。晏阳初的那个时代一样地腥风血雨,枪声、暗杀、绝望是那个时代的常态,鲁迅式的内心黑暗吞噬着每一个理想着的中国人,法兰西大革命的理想正是每一位中国革命者的理想,他们将头束在裤腰带上,为了祖国和自由随时准备赴死。晏阳初在这个时候却将双脚迈进了饱受欺凌和战乱之苦的中国乡村,他的手里没有枪,只有《平民千字课》,脑子里也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有民众的疾苦和西方的民主理想。他就这样和他的同志们在河北定县农村一呆十年,在湖南、四川农村一呆又是十几年,以后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农村一呆又是四十年,当历史的车轮走到今天,他的身影仍在这些农村晃动着、启示着。他是那么地不合时宜,当人民在封建买办的压榨下奄奄一息时,当国家在帝国主义的铁蹄下垂死挣扎时,他却还在高唱着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企图为国民党买办们粉饰太平,所以1950年新中国给了他“国民党特务”、“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这样的帽子,他及其同仁的事业从此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晏阳初应中国政府邀请回国考察,国人才在布满了灰尘的某个旮旯里发现了已破碎泛黄的他们的事业,并且还带着意识形态的批判精神加以指点,至今国人对之仍心情复杂。但在世界范围内,晏阳初却享有“人类的思想者”、“伟大的革命家”、“对世界贡献最大的十大伟人”等等荣誉,而由他及梁漱溟先生领导的乡村建设运动在当时被称为乡建派,相当于一个政党,影响甚巨,当时国民党国民参政会的三十个议员中就有晏梁两人。在我们的脑海里,革命是暴力、武装起义、一个王朝取代另一个王朝的代名词,革命也与秋风扫落叶的痛快联系在一起,革命就是革某某某的命,是一个阶级打倒另一个阶级,是受压迫一方对压迫方的反抗,是通向自由、平等、公正、民主的天梯,它带着天赋的正义光环,威然耸立在中国大地上,带着“非我族类尽诛之”的气概,汹涌着、改变着、冲刷着一切带着“旧”气的东西,包括一个王朝,比如蒋家王朝。1949年国民党逃往台湾标志着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是人民的胜利,从此中国将在无产者对有产者的民主专政中实现共产主义。那时候的人民是多么意气风发啊,看当时的照相,除了地主资本家们只能低着头在某个角落里发抖外,每一个人民的身上都透着喜悦和冲天的气概,这个时候胡风写下“时间开始了”,这个时候革命具有无上的权威,它还昭示着国家和人民的美好未来。这个时候晏阳初离开大陆,转道台湾去了美国,革命走得太快,他的改良只能看着革命的背影黯然神伤,他的同仁和学生大部分留了下来,一部分成了专政者,一部分成了被专政者,其两个在美国求学的儿子被社会主义的光芒吸引回到中国,共同经历着一个时代的喜乐与哀愁。1951年晏阳初创立世界平民教育委员会,指导第三世界国家的平民教育工作,1960年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在菲律宾创办,晏任院长,该学院成为培养第三世界国家乡村建设人才的摇篮。1990年晏在美国纽约病逝,此前的1985和1987两年,晏曾应中国政府邀请两度回国,希望在其有生之年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并有重新创办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的想法,与此同时,历史上革命以外的建设力量----乡村建设运动进入人们的视野,这场运动不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被称作改良运动,立场不同的人对这场运动有不同的看法,革命者对之不屑一顾,政府当局则尽可能借重这股力量。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呢?它对当时中国的意义是什么呢?其大半个世纪以来的毁誉参半对现时的中国农村意味着什么呢?它是革命性力量吗?或者它只是一个油漆工在为旧世界粉饰太平?新民说与人的改造自梁启超写下“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以来,废科举,办新学,塑造新民的工作几十年没有间断,强大的政府和有限的民间在那个时候就这一认识达成了空前的一致,新学堂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出来,晏阳初是这些新学堂的受益者之一,其创办者是西方传教士,晏阳初在这里接受中国儒家的民本思想和西方民主理想的双重熏陶,后来他说出“一切问题自人而生,欲谋求问题的解决,自当在人上来下功夫”,及终其一生进行的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实践,可以说是对梁启超和新学堂的冥冥呼应。正是抱定了人是一切问题的制造者也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这个根本认识,晏阳初将着眼点放在了教育上,希翼通过教育的革新和普及来达成变革中国的目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平教会当年在定县农村的墙上刷上“除文盲,作新民”的标语,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会有“除天下文盲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晏阳初从美国耶鲁大学毕业,赴法国投身于中国工人识字教育,后来在中国大地上致力于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工作几十年,得到文明世界的充分肯定。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他将中国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经验在亚洲、非洲、南美洲的广大地区推广,产生了更大的影响。

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两种方式的目的是一致的:消灭不正义,创造一种和平、正义、幸福的人类社会和人间生活。

托尔斯泰和晏阳初都是幸运者,是真正的上流社会人士。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的高贵来自自己的智慧,而是认为这些都来自不正义,而且为不正义导致了他人的卑贱、贫困而深怀痛苦与愧疚。他们为社会改造所做的全部努力,既是为卑贱的弱势群体谋福利,也是为自己的高贵良心谋安宁。

,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这两种方式的行动者都是圣人。《告语人民》一书的编者在序言中介绍说:“19434月,哥白尼逝世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被遗忘(增加附录两篇,介绍晏阳初生平事迹)摩罗(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晏阳初)1965年1月5日,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培训班开学典礼上,晏阳初用这样的誓言作为给新生演讲的结束语:“我对我的上帝和生我养我的土地起誓:我将用我的双手和灵魂投入工作,直至打碎将我们的人民束缚在贫困、无知、疾病和自私之中的锁链。”人类其实可以分做两部分,一部分是充分占有并消费着大量社会资源的幸运者,一类是无法合理占有社会资源的不幸者。通常的情况是,占有社会资源很多的人将自己的幸运归结为自己的出色的素质和智慧,无法占有资源的人将自己的不幸归因于自己愚钝和晦气。只有像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样兼具良知和判断力的少数人懂得,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正义。于是他们用两种方式行动起来。托尔斯泰寻找着放弃(自己主动)和限制(用制度遏制)贵族特权的各种可能性,晏阳初通过乡村改造运动提高不幸者捍卫自己权利、创造自身福利的素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晏阳初从美国耶鲁大学毕业,赴法国投身于中国工人识字教育,后来在中国大地上致力于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工作几十年,得到文明世界的充分肯定。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他将中国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经验在亚洲、非洲、南美洲的广大地区推广,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两种方式的目的是一致的:消灭不正义,创造一种和平、正义、幸福的人类社会和人间生活。托尔斯泰和晏阳初都是幸运者,是真正的上流社会人士。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的高贵来自自己的智慧,而是认为这些都来自不正义,而且为不正义导致了他人的卑贱、贫困而深怀痛苦与愧疚。他们为社会改造所做的全部努力,既是为卑贱的弱势群体谋福利,也是为自己的高贵良心谋安宁。这两种方式的行动者都是圣人。《告语人民》一书的编者在序言中介绍说:“1943年4月,哥白尼逝世400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推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杜威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殊荣。1955年10月,美国《展望》杂志评选他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的百名人物’之一。他被人们尊称为‘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是一位‘具有坚定信仰和丰富想像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这些评价指向同一个意思:他是上帝的使者,爱的圣徒。知道托尔斯泰是圣人的中国人多一些,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晏阳初这位平民教育会的创始人也是圣人。中国永远不会出现托尔斯泰,但是中国毕竟出现了一个晏阳初,这是中国穷人的福祉,也是这个民族尚具若干生机的明证。二十世纪中国为数不多的伟人中,最可以当得起圣人称号的就是晏阳初。附录一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及其同仁的事业2005-10-521:31:07邱建生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梁启超革命和改良晏阳初及其同仁所处的那个时代经常让我想起卢梭和他的时代,激情澎湃和内心的无限苦痛是那个时代的象征。卢梭以文字掀起了世界历史上最伟大也最恐怖的革命,崇高的理想主义者和无耻的流氓无赖之徒都是光荣的革命者,这些革命者在思想上将卢梭高高地举起,然后在实践中把他踩在脚下。晏阳初的那个时代一样地腥风血雨,枪声、暗杀、绝望是那个时代的常态,鲁迅式的内心黑暗吞噬着每一个理想着的中国人,法兰西大革命的理想正是每一位中国革命者的理想,他们将头束在裤腰带上,为了祖国和自由随时准备赴死。晏阳初在这个时候却将双脚迈进了饱受欺凌和战乱之苦的中国乡村,他的手里没有枪,只有《平民千字课》,脑子里也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有民众的疾苦和西方的民主理想。他就这样和他的同志们在河北定县农村一呆十年,在湖南、四川农村一呆又是十几年,以后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农村一呆又是四十年,当历史的车轮走到今天,他的身影仍在这些农村晃动着、启示着。他是那么地不合时宜,当人民在封建买办的压榨下奄奄一息时,当国家在帝国主义的铁蹄下垂死挣扎时,他却还在高唱着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企图为国民党买办们粉饰太平,所以1950年新中国给了他“国民党特务”、“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这样的帽子,他及其同仁的事业从此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晏阳初应中国政府邀请回国考察,国人才在布满了灰尘的某个旮旯里发现了已破碎泛黄的他们的事业,并且还带着意识形态的批判精神加以指点,至今国人对之仍心情复杂。但在世界范围内,晏阳初却享有“人类的思想者”、“伟大的革命家”、“对世界贡献最大的十大伟人”等等荣誉,而由他及梁漱溟先生领导的乡村建设运动在当时被称为乡建派,相当于一个政党,影响甚巨,当时国民党国民参政会的三十个议员中就有晏梁两人。在我们的脑海里,革命是暴力、武装起义、一个王朝取代另一个王朝的代名词,革命也与秋风扫落叶的痛快联系在一起,革命就是革某某某的命,是一个阶级打倒另一个阶级,是受压迫一方对压迫方的反抗,是通向自由、平等、公正、民主的天梯,它带着天赋的正义光环,威然耸立在中国大地上,带着“非我族类尽诛之”的气概,汹涌着、改变着、冲刷着一切带着“旧”气的东西,包括一个王朝,比如蒋家王朝。1949年国民党逃往台湾标志着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是人民的胜利,从此中国将在无产者对有产者的民主专政中实现共产主义。那时候的人民是多么意气风发啊,看当时的照相,除了地主资本家们只能低着头在某个角落里发抖外,每一个人民的身上都透着喜悦和冲天的气概,这个时候胡风写下“时间开始了”,这个时候革命具有无上的权威,它还昭示着国家和人民的美好未来。这个时候晏阳初离开大陆,转道台湾去了美国,革命走得太快,他的改良只能看着革命的背影黯然神伤,他的同仁和学生大部分留了下来,一部分成了专政者,一部分成了被专政者,其两个在美国求学的儿子被社会主义的光芒吸引回到中国,共同经历着一个时代的喜乐与哀愁。1951年晏阳初创立世界平民教育委员会,指导第三世界国家的平民教育工作,1960年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在菲律宾创办,晏任院长,该学院成为培养第三世界国家乡村建设人才的摇篮。1990年晏在美国纽约病逝,此前的1985和1987两年,晏曾应中国政府邀请两度回国,希望在其有生之年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并有重新创办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的想法,与此同时,历史上革命以外的建设力量----乡村建设运动进入人们的视野,这场运动不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被称作改良运动,立场不同的人对这场运动有不同的看法,革命者对之不屑一顾,政府当局则尽可能借重这股力量。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呢?它对当时中国的意义是什么呢?其大半个世纪以来的毁誉参半对现时的中国农村意味着什么呢?它是革命性力量吗?或者它只是一个油漆工在为旧世界粉饰太平?新民说与人的改造自梁启超写下“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以来,废科举,办新学,塑造新民的工作几十年没有间断,强大的政府和有限的民间在那个时候就这一认识达成了空前的一致,新学堂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出来,晏阳初是这些新学堂的受益者之一,其创办者是西方传教士,晏阳初在这里接受中国儒家的民本思想和西方民主理想的双重熏陶,后来他说出“一切问题自人而生,欲谋求问题的解决,自当在人上来下功夫”,及终其一生进行的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实践,可以说是对梁启超和新学堂的冥冥呼应。正是抱定了人是一切问题的制造者也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这个根本认识,晏阳初将着眼点放在了教育上,希翼通过教育的革新和普及来达成变革中国的目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平教会当年在定县农村的墙上刷上“除文盲,作新民”的标语,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会有“除天下文盲400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推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杜威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殊荣。195510月,美国《展望》杂志评选他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的百名人物’之一。他被人们尊称为‘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是一位‘具有坚定信仰和丰富想像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这些评价指向同一个意思:他是上帝的使者,爱的圣徒。

,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

知道托尔斯泰是圣人的中国人多一些,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晏阳初这位平民教育会的创始人也是圣人。

中国永远不会出现托尔斯泰,但是中国毕竟出现了一个晏阳初,这是中国穷人的福祉,也是这个民族尚具若干生机的明证。

二十世纪中国为数不多的伟人中,最可以当得起圣人称号的就是晏阳初。

盲的识字运动,成为20年代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壮举。  在城市平民教育取得成绩之后,他进一步深思,中国向来以农立国,80%的人口居住在乡间,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与重心。中国正在经历着社会全面崩溃,要救济中国,必先救济乡村,要建设中国必须先建设乡村,这需要掀起一场深刻的乡村改造运动。乡村运动将肩负起“民族再造”的使命。  1929年平教会从北平搬迁到河北定县。与此同时,他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将自己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转化为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投身于改造农村社会,解除农民疾苦的实际行动。在他的带领与影响下,数以百计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陈筑山、瞿菊农、冯锐、孙伏园、李景汉等海外归来博士、硕士,他们纷纷放弃了都市中优越的工作条件与舒适的生活环境,携妻将雏,举家前往偏辟艰苦的定县,加入了乡村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行列。这一称为“博士下乡”的举动,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对“学而优则仕”与“坐而论道”等传统观念的超越。他们希望能通过定县这个“社会实验室”为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整个社会摸索出一条自强自救的建国方略。  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伟人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众多的知识分子到定县安营扎寨,一干就是十年。  第一项工作是进行社会调查,由农学专家冯锐、社会学家李景汉主持,会同美国社会学家甘博(SidmeyDa vidGamble1890-1968),对定县农村社会概况,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  经分析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着民族衰老、传统动摇、经济破产、问题丛生的严重局面。他将这些问题概括为“愚、穷、弱、私”。提出解决这些社会病症的办法是推行“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新民教育”,即以人民全部生活为起点,以民族的改造为目标;创立、造就新国民的平民教育新体系。具体办法是四大教育联锁进行,以文艺教育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治弱;以公民教育治私。采用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方式全面推动平民教育。创造了乡村平民学校,生计巡回训练实验学校,大队组织教学法,异生传习制,编制了字表、简化字以及各种程度的农民千字课本,农民读物。并且从教育入手,对全县的生产、卫生保健、公民团体组织以及县政改革进行了一揽子实验,总结出教育、科学与农业生产结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互补,穷国大国办教育应贯彻基础化、简易化、经济化、普遍化的等一系列基本经验,吸引了全国各地乡村工作者前来参观。  鉴于他“将繁难的汉字简化易读,将书本知识开放给万千不识字人的心智,用科学方法指导农民发展生产”,1943年4月,经“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评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AlbereEinstein)、杜威(JohnDevey)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光荣称号。  在世界黑暗处点一盏明灯  由于日本侵华,定县实验被迫中止,平教会辗转迁至湖南长沙、衡山,最后撤至四川。一面组建培训农民抗战教育团,一面继续开展“县单位”与“省单位”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创办了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为乡村改造培养专门人材的高等学校——中国乡村建设院。  1950年以后,晏阳初在中国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被迫终止后,他将自己的事业转移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以定县实验的基本经验与中国平教与乡建的理论为基础,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加纳、古巴、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国,继续为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奔走,指导推行田间实验与社区教育。将初期的“除文盲,作新民”的口号扩展为“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1955年他被美国《展望》(look)杂志评选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百名人物之一”。国际舆论给予他崇高的评价,称赞他“是具有坚定信念与丰富想象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是“世界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称颂他“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都把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奖章颁发给他,以表彰他对各自国家所作的杰出贡献。  1985年8月,在阔别祖国45年之后,晏阳初应邀回国访问考察,邓颖超、万里、周谷城等接待了他,并对其一生从事中国与世界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给予了积极评价。1990年1月,晏阳初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人生历程,在美国纽约逝世。

 

附录一

盲的识字运动,成为20年代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壮举。  在城市平民教育取得成绩之后,他进一步深思,中国向来以农立国,80%的人口居住在乡间,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与重心。中国正在经历着社会全面崩溃,要救济中国,必先救济乡村,要建设中国必须先建设乡村,这需要掀起一场深刻的乡村改造运动。乡村运动将肩负起“民族再造”的使命。  1929年平教会从北平搬迁到河北定县。与此同时,他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将自己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转化为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投身于改造农村社会,解除农民疾苦的实际行动。在他的带领与影响下,数以百计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陈筑山、瞿菊农、冯锐、孙伏园、李景汉等海外归来博士、硕士,他们纷纷放弃了都市中优越的工作条件与舒适的生活环境,携妻将雏,举家前往偏辟艰苦的定县,加入了乡村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行列。这一称为“博士下乡”的举动,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对“学而优则仕”与“坐而论道”等传统观念的超越。他们希望能通过定县这个“社会实验室”为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整个社会摸索出一条自强自救的建国方略。  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伟人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众多的知识分子到定县安营扎寨,一干就是十年。  第一项工作是进行社会调查,由农学专家冯锐、社会学家李景汉主持,会同美国社会学家甘博(SidmeyDa vidGamble1890-1968),对定县农村社会概况,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  经分析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着民族衰老、传统动摇、经济破产、问题丛生的严重局面。他将这些问题概括为“愚、穷、弱、私”。提出解决这些社会病症的办法是推行“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新民教育”,即以人民全部生活为起点,以民族的改造为目标;创立、造就新国民的平民教育新体系。具体办法是四大教育联锁进行,以文艺教育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治弱;以公民教育治私。采用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方式全面推动平民教育。创造了乡村平民学校,生计巡回训练实验学校,大队组织教学法,异生传习制,编制了字表、简化字以及各种程度的农民千字课本,农民读物。并且从教育入手,对全县的生产、卫生保健、公民团体组织以及县政改革进行了一揽子实验,总结出教育、科学与农业生产结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互补,穷国大国办教育应贯彻基础化、简易化、经济化、普遍化的等一系列基本经验,吸引了全国各地乡村工作者前来参观。  鉴于他“将繁难的汉字简化易读,将书本知识开放给万千不识字人的心智,用科学方法指导农民发展生产”,1943年4月,经“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评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AlbereEinstein)、杜威(JohnDevey)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光荣称号。  在世界黑暗处点一盏明灯  由于日本侵华,定县实验被迫中止,平教会辗转迁至湖南长沙、衡山,最后撤至四川。一面组建培训农民抗战教育团,一面继续开展“县单位”与“省单位”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创办了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为乡村改造培养专门人材的高等学校——中国乡村建设院。  1950年以后,晏阳初在中国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被迫终止后,他将自己的事业转移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以定县实验的基本经验与中国平教与乡建的理论为基础,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加纳、古巴、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国,继续为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奔走,指导推行田间实验与社区教育。将初期的“除文盲,作新民”的口号扩展为“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1955年他被美国《展望》(look)杂志评选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百名人物之一”。国际舆论给予他崇高的评价,称赞他“是具有坚定信念与丰富想象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是“世界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称颂他“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都把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奖章颁发给他,以表彰他对各自国家所作的杰出贡献。  1985年8月,在阔别祖国45年之后,晏阳初应邀回国访问考察,邓颖超、万里、周谷城等接待了他,并对其一生从事中国与世界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给予了积极评价。1990年1月,晏阳初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人生历程,在美国纽约逝世。

 

盲的识字运动,成为20年代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壮举。  在城市平民教育取得成绩之后,他进一步深思,中国向来以农立国,80%的人口居住在乡间,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与重心。中国正在经历着社会全面崩溃,要救济中国,必先救济乡村,要建设中国必须先建设乡村,这需要掀起一场深刻的乡村改造运动。乡村运动将肩负起“民族再造”的使命。  1929年平教会从北平搬迁到河北定县。与此同时,他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将自己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转化为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投身于改造农村社会,解除农民疾苦的实际行动。在他的带领与影响下,数以百计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陈筑山、瞿菊农、冯锐、孙伏园、李景汉等海外归来博士、硕士,他们纷纷放弃了都市中优越的工作条件与舒适的生活环境,携妻将雏,举家前往偏辟艰苦的定县,加入了乡村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行列。这一称为“博士下乡”的举动,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对“学而优则仕”与“坐而论道”等传统观念的超越。他们希望能通过定县这个“社会实验室”为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整个社会摸索出一条自强自救的建国方略。  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伟人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众多的知识分子到定县安营扎寨,一干就是十年。  第一项工作是进行社会调查,由农学专家冯锐、社会学家李景汉主持,会同美国社会学家甘博(SidmeyDa vidGamble1890-1968),对定县农村社会概况,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  经分析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着民族衰老、传统动摇、经济破产、问题丛生的严重局面。他将这些问题概括为“愚、穷、弱、私”。提出解决这些社会病症的办法是推行“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新民教育”,即以人民全部生活为起点,以民族的改造为目标;创立、造就新国民的平民教育新体系。具体办法是四大教育联锁进行,以文艺教育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治弱;以公民教育治私。采用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方式全面推动平民教育。创造了乡村平民学校,生计巡回训练实验学校,大队组织教学法,异生传习制,编制了字表、简化字以及各种程度的农民千字课本,农民读物。并且从教育入手,对全县的生产、卫生保健、公民团体组织以及县政改革进行了一揽子实验,总结出教育、科学与农业生产结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互补,穷国大国办教育应贯彻基础化、简易化、经济化、普遍化的等一系列基本经验,吸引了全国各地乡村工作者前来参观。  鉴于他“将繁难的汉字简化易读,将书本知识开放给万千不识字人的心智,用科学方法指导农民发展生产”,1943年4月,经“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评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AlbereEinstein)、杜威(JohnDevey)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光荣称号。  在世界黑暗处点一盏明灯  由于日本侵华,定县实验被迫中止,平教会辗转迁至湖南长沙、衡山,最后撤至四川。一面组建培训农民抗战教育团,一面继续开展“县单位”与“省单位”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创办了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为乡村改造培养专门人材的高等学校——中国乡村建设院。  1950年以后,晏阳初在中国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被迫终止后,他将自己的事业转移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以定县实验的基本经验与中国平教与乡建的理论为基础,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加纳、古巴、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国,继续为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奔走,指导推行田间实验与社区教育。将初期的“除文盲,作新民”的口号扩展为“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1955年他被美国《展望》(look)杂志评选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百名人物之一”。国际舆论给予他崇高的评价,称赞他“是具有坚定信念与丰富想象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是“世界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称颂他“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都把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奖章颁发给他,以表彰他对各自国家所作的杰出贡献。  1985年8月,在阔别祖国45年之后,晏阳初应邀回国访问考察,邓颖超、万里、周谷城等接待了他,并对其一生从事中国与世界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给予了积极评价。1990年1月,晏阳初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人生历程,在美国纽约逝世。,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
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及其同仁的事业
2005-10-521:31:07    邱建生
 

    
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被遗忘(增加附录两篇,介绍晏阳初生平事迹)摩罗(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晏阳初)1965年1月5日,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培训班开学典礼上,晏阳初用这样的誓言作为给新生演讲的结束语:“我对我的上帝和生我养我的土地起誓:我将用我的双手和灵魂投入工作,直至打碎将我们的人民束缚在贫困、无知、疾病和自私之中的锁链。”人类其实可以分做两部分,一部分是充分占有并消费着大量社会资源的幸运者,一类是无法合理占有社会资源的不幸者。通常的情况是,占有社会资源很多的人将自己的幸运归结为自己的出色的素质和智慧,无法占有资源的人将自己的不幸归因于自己愚钝和晦气。只有像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样兼具良知和判断力的少数人懂得,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正义。于是他们用两种方式行动起来。托尔斯泰寻找着放弃(自己主动)和限制(用制度遏制)贵族特权的各种可能性,晏阳初通过乡村改造运动提高不幸者捍卫自己权利、创造自身福利的素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晏阳初从美国耶鲁大学毕业,赴法国投身于中国工人识字教育,后来在中国大地上致力于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工作几十年,得到文明世界的充分肯定。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他将中国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经验在亚洲、非洲、南美洲的广大地区推广,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两种方式的目的是一致的:消灭不正义,创造一种和平、正义、幸福的人类社会和人间生活。托尔斯泰和晏阳初都是幸运者,是真正的上流社会人士。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的高贵来自自己的智慧,而是认为这些都来自不正义,而且为不正义导致了他人的卑贱、贫困而深怀痛苦与愧疚。他们为社会改造所做的全部努力,既是为卑贱的弱势群体谋福利,也是为自己的高贵良心谋安宁。这两种方式的行动者都是圣人。《告语人民》一书的编者在序言中介绍说:“1943年4月,哥白尼逝世400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推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杜威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殊荣。1955年10月,美国《展望》杂志评选他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的百名人物’之一。他被人们尊称为‘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是一位‘具有坚定信仰和丰富想像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这些评价指向同一个意思:他是上帝的使者,爱的圣徒。知道托尔斯泰是圣人的中国人多一些,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晏阳初这位平民教育会的创始人也是圣人。中国永远不会出现托尔斯泰,但是中国毕竟出现了一个晏阳初,这是中国穷人的福祉,也是这个民族尚具若干生机的明证。二十世纪中国为数不多的伟人中,最可以当得起圣人称号的就是晏阳初。附录一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及其同仁的事业2005-10-521:31:07邱建生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梁启超革命和改良晏阳初及其同仁所处的那个时代经常让我想起卢梭和他的时代,激情澎湃和内心的无限苦痛是那个时代的象征。卢梭以文字掀起了世界历史上最伟大也最恐怖的革命,崇高的理想主义者和无耻的流氓无赖之徒都是光荣的革命者,这些革命者在思想上将卢梭高高地举起,然后在实践中把他踩在脚下。晏阳初的那个时代一样地腥风血雨,枪声、暗杀、绝望是那个时代的常态,鲁迅式的内心黑暗吞噬着每一个理想着的中国人,法兰西大革命的理想正是每一位中国革命者的理想,他们将头束在裤腰带上,为了祖国和自由随时准备赴死。晏阳初在这个时候却将双脚迈进了饱受欺凌和战乱之苦的中国乡村,他的手里没有枪,只有《平民千字课》,脑子里也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有民众的疾苦和西方的民主理想。他就这样和他的同志们在河北定县农村一呆十年,在湖南、四川农村一呆又是十几年,以后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农村一呆又是四十年,当历史的车轮走到今天,他的身影仍在这些农村晃动着、启示着。他是那么地不合时宜,当人民在封建买办的压榨下奄奄一息时,当国家在帝国主义的铁蹄下垂死挣扎时,他却还在高唱着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企图为国民党买办们粉饰太平,所以1950年新中国给了他“国民党特务”、“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这样的帽子,他及其同仁的事业从此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晏阳初应中国政府邀请回国考察,国人才在布满了灰尘的某个旮旯里发现了已破碎泛黄的他们的事业,并且还带着意识形态的批判精神加以指点,至今国人对之仍心情复杂。但在世界范围内,晏阳初却享有“人类的思想者”、“伟大的革命家”、“对世界贡献最大的十大伟人”等等荣誉,而由他及梁漱溟先生领导的乡村建设运动在当时被称为乡建派,相当于一个政党,影响甚巨,当时国民党国民参政会的三十个议员中就有晏梁两人。在我们的脑海里,革命是暴力、武装起义、一个王朝取代另一个王朝的代名词,革命也与秋风扫落叶的痛快联系在一起,革命就是革某某某的命,是一个阶级打倒另一个阶级,是受压迫一方对压迫方的反抗,是通向自由、平等、公正、民主的天梯,它带着天赋的正义光环,威然耸立在中国大地上,带着“非我族类尽诛之”的气概,汹涌着、改变着、冲刷着一切带着“旧”气的东西,包括一个王朝,比如蒋家王朝。1949年国民党逃往台湾标志着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是人民的胜利,从此中国将在无产者对有产者的民主专政中实现共产主义。那时候的人民是多么意气风发啊,看当时的照相,除了地主资本家们只能低着头在某个角落里发抖外,每一个人民的身上都透着喜悦和冲天的气概,这个时候胡风写下“时间开始了”,这个时候革命具有无上的权威,它还昭示着国家和人民的美好未来。这个时候晏阳初离开大陆,转道台湾去了美国,革命走得太快,他的改良只能看着革命的背影黯然神伤,他的同仁和学生大部分留了下来,一部分成了专政者,一部分成了被专政者,其两个在美国求学的儿子被社会主义的光芒吸引回到中国,共同经历着一个时代的喜乐与哀愁。1951年晏阳初创立世界平民教育委员会,指导第三世界国家的平民教育工作,1960年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在菲律宾创办,晏任院长,该学院成为培养第三世界国家乡村建设人才的摇篮。1990年晏在美国纽约病逝,此前的1985和1987两年,晏曾应中国政府邀请两度回国,希望在其有生之年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并有重新创办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的想法,与此同时,历史上革命以外的建设力量----乡村建设运动进入人们的视野,这场运动不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被称作改良运动,立场不同的人对这场运动有不同的看法,革命者对之不屑一顾,政府当局则尽可能借重这股力量。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呢?它对当时中国的意义是什么呢?其大半个世纪以来的毁誉参半对现时的中国农村意味着什么呢?它是革命性力量吗?或者它只是一个油漆工在为旧世界粉饰太平?新民说与人的改造自梁启超写下“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以来,废科举,办新学,塑造新民的工作几十年没有间断,强大的政府和有限的民间在那个时候就这一认识达成了空前的一致,新学堂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出来,晏阳初是这些新学堂的受益者之一,其创办者是西方传教士,晏阳初在这里接受中国儒家的民本思想和西方民主理想的双重熏陶,后来他说出“一切问题自人而生,欲谋求问题的解决,自当在人上来下功夫”,及终其一生进行的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实践,可以说是对梁启超和新学堂的冥冥呼应。正是抱定了人是一切问题的制造者也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这个根本认识,晏阳初将着眼点放在了教育上,希翼通过教育的革新和普及来达成变革中国的目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平教会当年在定县农村的墙上刷上“除文盲,作新民”的标语,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会有“除天下文盲

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
----梁启超,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

革命和改良
晏阳初及其同仁所处的那个时代经常让我想起卢梭和他的时代,激情澎湃和内心的无限苦痛是那个时代的象征。卢梭以文字掀起了世界历史上最伟大也最恐怖的革命,崇高的理想主义者和无耻的流氓无赖之徒都是光荣的革命者,这些革命者在思想上将卢梭高高地举起,然后在实践中把他踩在脚下。晏阳初的那个时代一样地腥风血雨,枪声、暗杀、绝望是那个时代的常态,鲁迅式的内心黑暗吞噬着每一个理想着的中国人,法兰西大革命的理想正是每一位中国革命者的理想,他们将头束在裤腰带上,为了祖国和自由随时准备赴死。
晏阳初在这个时候却将双脚迈进了饱受欺凌和战乱之苦的中国乡村,他的手里没有枪,只有《平民千字课》,脑子里也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有民众的疾苦和西方的民主理想。他就这样和他的同志们在河北定县农村一呆十年,在湖南、四川农村一呆又是十几年,以后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农村一呆又是四十年,当历史的车轮走到今天,他的身影仍在这些农村晃动着、启示着。
他是那么地不合时宜,当人民在封建买办的压榨下奄奄一息时,当国家在帝国主义的铁蹄下垂死挣扎时,他却还在高唱着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企图为国民党买办们粉饰太平,所以1950年新中国给了他“国民党特务”、“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这样的帽子,他及其同仁的事业从此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晏阳初应中国政府邀请回国考察,国人才在布满了灰尘的某个旮旯里发现了已破碎泛黄的他们的事业,并且还带着意识形态的批判精神加以指点,至今国人对之仍心情复杂。
但在世界范围内,晏阳初却享有“人类的思想者”、“伟大的革命家”、“对世界贡献最大的十大伟人”等等荣誉,而由他及梁漱溟先生领导的乡村建设运动在当时被称为乡建派,相当于一个政党,影响甚巨,当时国民党国民参政会的三十个议员中就有晏梁两人。,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
在我们的脑海里,革命是暴力、武装起义、一个王朝取代另一个王朝的代名词,革命也与秋风扫落叶的痛快联系在一起,革命就是革某某某的命,是一个阶级打倒另一个阶级,是受压迫一方对压迫方的反抗,是通向自由、平等、公正、民主的天梯,它带着天赋的正义光环,威然耸立在中国大地上,带着“非我族类尽诛之”的气概,汹涌着、改变着、冲刷着一切带着“旧”气的东西,包括一个王朝,比如蒋家王朝。
1949年国民党逃往台湾标志着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是人民的胜利,从此中国将在无产者对有产者的民主专政中实现共产主义。那时候的人民是多么意气风发啊,看当时的照相,除了地主资本家们只能低着头在某个角落里发抖外,每一个人民的身上都透着喜悦和冲天的气概,这个时候胡风写下“时间开始了”,这个时候革命具有无上的权威,它还昭示着国家和人民的美好未来。
这个时候晏阳初离开大陆,转道台湾去了美国,革命走得太快,他的改良只能看着革命的背影黯然神伤,他的同仁和学生大部分留了下来,一部分成了专政者,一部分成了被专政者,其两个在美国求学的儿子被社会主义的光芒吸引回到中国,共同经历着一个时代的喜乐与哀愁。1951年晏阳初创立世界平民教育委员会,指导第三世界国家的平民教育工作,1960年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在菲律宾创办,晏任院长,该学院成为培养第三世界国家乡村建设人才的摇篮。
1990年晏在美国纽约病逝,此前的1985和1987两年,晏曾应中国政府邀请两度回国,希望在其有生之年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并有重新创办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的想法,与此同时,历史上革命以外的建设力量----乡村建设运动进入人们的视野,这场运动不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被称作改良运动,立场不同的人对这场运动有不同的看法,革命者对之不屑一顾,政府当局则尽可能借重这股力量。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呢?它对当时中国的意义是什么呢?其大半个世纪以来的毁誉参半对现时的中国农村意味着什么呢?它是革命性力量吗?或者它只是一个油漆工在为旧世界粉饰太平?

新民说与人的改造
自梁启超写下“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以来,废科举,办新学,塑造新民的工作几十年没有间断,强大的政府和有限的民间在那个时候就这一认识达成了空前的一致,新学堂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出来,晏阳初是这些新学堂的受益者之一,其创办者是西方传教士,晏阳初在这里接受中国儒家的民本思想和西方民主理想的双重熏陶,后来他说出“一切问题自人而生,欲谋求问题的解决,自当在人上来下功夫”,及终其一生进行的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实践,可以说是对梁启超和新学堂的冥冥呼应。
正是抱定了人是一切问题的制造者也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这个根本认识,晏阳初将着眼点放在了教育上,希翼通过教育的革新和普及来达成变革中国的目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平教会当年在定县农村的墙上刷上“除文盲,作新民”的标语,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会有“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
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
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
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

改良变革中国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被遗忘(增加附录两篇,介绍晏阳初生平事迹)摩罗(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晏阳初)1965年1月5日,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培训班开学典礼上,晏阳初用这样的誓言作为给新生演讲的结束语:“我对我的上帝和生我养我的土地起誓:我将用我的双手和灵魂投入工作,直至打碎将我们的人民束缚在贫困、无知、疾病和自私之中的锁链。”人类其实可以分做两部分,一部分是充分占有并消费着大量社会资源的幸运者,一类是无法合理占有社会资源的不幸者。通常的情况是,占有社会资源很多的人将自己的幸运归结为自己的出色的素质和智慧,无法占有资源的人将自己的不幸归因于自己愚钝和晦气。只有像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样兼具良知和判断力的少数人懂得,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正义。于是他们用两种方式行动起来。托尔斯泰寻找着放弃(自己主动)和限制(用制度遏制)贵族特权的各种可能性,晏阳初通过乡村改造运动提高不幸者捍卫自己权利、创造自身福利的素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晏阳初从美国耶鲁大学毕业,赴法国投身于中国工人识字教育,后来在中国大地上致力于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工作几十年,得到文明世界的充分肯定。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他将中国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经验在亚洲、非洲、南美洲的广大地区推广,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两种方式的目的是一致的:消灭不正义,创造一种和平、正义、幸福的人类社会和人间生活。托尔斯泰和晏阳初都是幸运者,是真正的上流社会人士。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的高贵来自自己的智慧,而是认为这些都来自不正义,而且为不正义导致了他人的卑贱、贫困而深怀痛苦与愧疚。他们为社会改造所做的全部努力,既是为卑贱的弱势群体谋福利,也是为自己的高贵良心谋安宁。这两种方式的行动者都是圣人。《告语人民》一书的编者在序言中介绍说:“1943年4月,哥白尼逝世400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推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杜威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殊荣。1955年10月,美国《展望》杂志评选他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的百名人物’之一。他被人们尊称为‘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是一位‘具有坚定信仰和丰富想像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这些评价指向同一个意思:他是上帝的使者,爱的圣徒。知道托尔斯泰是圣人的中国人多一些,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晏阳初这位平民教育会的创始人也是圣人。中国永远不会出现托尔斯泰,但是中国毕竟出现了一个晏阳初,这是中国穷人的福祉,也是这个民族尚具若干生机的明证。二十世纪中国为数不多的伟人中,最可以当得起圣人称号的就是晏阳初。附录一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及其同仁的事业2005-10-521:31:07邱建生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梁启超革命和改良晏阳初及其同仁所处的那个时代经常让我想起卢梭和他的时代,激情澎湃和内心的无限苦痛是那个时代的象征。卢梭以文字掀起了世界历史上最伟大也最恐怖的革命,崇高的理想主义者和无耻的流氓无赖之徒都是光荣的革命者,这些革命者在思想上将卢梭高高地举起,然后在实践中把他踩在脚下。晏阳初的那个时代一样地腥风血雨,枪声、暗杀、绝望是那个时代的常态,鲁迅式的内心黑暗吞噬着每一个理想着的中国人,法兰西大革命的理想正是每一位中国革命者的理想,他们将头束在裤腰带上,为了祖国和自由随时准备赴死。晏阳初在这个时候却将双脚迈进了饱受欺凌和战乱之苦的中国乡村,他的手里没有枪,只有《平民千字课》,脑子里也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有民众的疾苦和西方的民主理想。他就这样和他的同志们在河北定县农村一呆十年,在湖南、四川农村一呆又是十几年,以后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农村一呆又是四十年,当历史的车轮走到今天,他的身影仍在这些农村晃动着、启示着。他是那么地不合时宜,当人民在封建买办的压榨下奄奄一息时,当国家在帝国主义的铁蹄下垂死挣扎时,他却还在高唱着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企图为国民党买办们粉饰太平,所以1950年新中国给了他“国民党特务”、“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这样的帽子,他及其同仁的事业从此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晏阳初应中国政府邀请回国考察,国人才在布满了灰尘的某个旮旯里发现了已破碎泛黄的他们的事业,并且还带着意识形态的批判精神加以指点,至今国人对之仍心情复杂。但在世界范围内,晏阳初却享有“人类的思想者”、“伟大的革命家”、“对世界贡献最大的十大伟人”等等荣誉,而由他及梁漱溟先生领导的乡村建设运动在当时被称为乡建派,相当于一个政党,影响甚巨,当时国民党国民参政会的三十个议员中就有晏梁两人。在我们的脑海里,革命是暴力、武装起义、一个王朝取代另一个王朝的代名词,革命也与秋风扫落叶的痛快联系在一起,革命就是革某某某的命,是一个阶级打倒另一个阶级,是受压迫一方对压迫方的反抗,是通向自由、平等、公正、民主的天梯,它带着天赋的正义光环,威然耸立在中国大地上,带着“非我族类尽诛之”的气概,汹涌着、改变着、冲刷着一切带着“旧”气的东西,包括一个王朝,比如蒋家王朝。1949年国民党逃往台湾标志着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是人民的胜利,从此中国将在无产者对有产者的民主专政中实现共产主义。那时候的人民是多么意气风发啊,看当时的照相,除了地主资本家们只能低着头在某个角落里发抖外,每一个人民的身上都透着喜悦和冲天的气概,这个时候胡风写下“时间开始了”,这个时候革命具有无上的权威,它还昭示着国家和人民的美好未来。这个时候晏阳初离开大陆,转道台湾去了美国,革命走得太快,他的改良只能看着革命的背影黯然神伤,他的同仁和学生大部分留了下来,一部分成了专政者,一部分成了被专政者,其两个在美国求学的儿子被社会主义的光芒吸引回到中国,共同经历着一个时代的喜乐与哀愁。1951年晏阳初创立世界平民教育委员会,指导第三世界国家的平民教育工作,1960年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在菲律宾创办,晏任院长,该学院成为培养第三世界国家乡村建设人才的摇篮。1990年晏在美国纽约病逝,此前的1985和1987两年,晏曾应中国政府邀请两度回国,希望在其有生之年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并有重新创办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的想法,与此同时,历史上革命以外的建设力量----乡村建设运动进入人们的视野,这场运动不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被称作改良运动,立场不同的人对这场运动有不同的看法,革命者对之不屑一顾,政府当局则尽可能借重这股力量。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呢?它对当时中国的意义是什么呢?其大半个世纪以来的毁誉参半对现时的中国农村意味着什么呢?它是革命性力量吗?或者它只是一个油漆工在为旧世界粉饰太平?新民说与人的改造自梁启超写下“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以来,废科举,办新学,塑造新民的工作几十年没有间断,强大的政府和有限的民间在那个时候就这一认识达成了空前的一致,新学堂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出来,晏阳初是这些新学堂的受益者之一,其创办者是西方传教士,晏阳初在这里接受中国儒家的民本思想和西方民主理想的双重熏陶,后来他说出“一切问题自人而生,欲谋求问题的解决,自当在人上来下功夫”,及终其一生进行的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实践,可以说是对梁启超和新学堂的冥冥呼应。正是抱定了人是一切问题的制造者也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这个根本认识,晏阳初将着眼点放在了教育上,希翼通过教育的革新和普及来达成变革中国的目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平教会当年在定县农村的墙上刷上“除文盲,作新民”的标语,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会有“除天下文盲
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
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
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盲的识字运动,成为20年代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壮举。  在城市平民教育取得成绩之后,他进一步深思,中国向来以农立国,80%的人口居住在乡间,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与重心。中国正在经历着社会全面崩溃,要救济中国,必先救济乡村,要建设中国必须先建设乡村,这需要掀起一场深刻的乡村改造运动。乡村运动将肩负起“民族再造”的使命。  1929年平教会从北平搬迁到河北定县。与此同时,他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将自己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转化为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投身于改造农村社会,解除农民疾苦的实际行动。在他的带领与影响下,数以百计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陈筑山、瞿菊农、冯锐、孙伏园、李景汉等海外归来博士、硕士,他们纷纷放弃了都市中优越的工作条件与舒适的生活环境,携妻将雏,举家前往偏辟艰苦的定县,加入了乡村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行列。这一称为“博士下乡”的举动,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对“学而优则仕”与“坐而论道”等传统观念的超越。他们希望能通过定县这个“社会实验室”为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整个社会摸索出一条自强自救的建国方略。  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伟人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众多的知识分子到定县安营扎寨,一干就是十年。  第一项工作是进行社会调查,由农学专家冯锐、社会学家李景汉主持,会同美国社会学家甘博(SidmeyDa vidGamble1890-1968),对定县农村社会概况,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  经分析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着民族衰老、传统动摇、经济破产、问题丛生的严重局面。他将这些问题概括为“愚、穷、弱、私”。提出解决这些社会病症的办法是推行“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新民教育”,即以人民全部生活为起点,以民族的改造为目标;创立、造就新国民的平民教育新体系。具体办法是四大教育联锁进行,以文艺教育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治弱;以公民教育治私。采用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方式全面推动平民教育。创造了乡村平民学校,生计巡回训练实验学校,大队组织教学法,异生传习制,编制了字表、简化字以及各种程度的农民千字课本,农民读物。并且从教育入手,对全县的生产、卫生保健、公民团体组织以及县政改革进行了一揽子实验,总结出教育、科学与农业生产结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互补,穷国大国办教育应贯彻基础化、简易化、经济化、普遍化的等一系列基本经验,吸引了全国各地乡村工作者前来参观。  鉴于他“将繁难的汉字简化易读,将书本知识开放给万千不识字人的心智,用科学方法指导农民发展生产”,1943年4月,经“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评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AlbereEinstein)、杜威(JohnDevey)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光荣称号。  在世界黑暗处点一盏明灯  由于日本侵华,定县实验被迫中止,平教会辗转迁至湖南长沙、衡山,最后撤至四川。一面组建培训农民抗战教育团,一面继续开展“县单位”与“省单位”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创办了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为乡村改造培养专门人材的高等学校——中国乡村建设院。  1950年以后,晏阳初在中国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被迫终止后,他将自己的事业转移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以定县实验的基本经验与中国平教与乡建的理论为基础,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加纳、古巴、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国,继续为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奔走,指导推行田间实验与社区教育。将初期的“除文盲,作新民”的口号扩展为“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1955年他被美国《展望》(look)杂志评选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百名人物之一”。国际舆论给予他崇高的评价,称赞他“是具有坚定信念与丰富想象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是“世界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称颂他“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都把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奖章颁发给他,以表彰他对各自国家所作的杰出贡献。  1985年8月,在阔别祖国45年之后,晏阳初应邀回国访问考察,邓颖超、万里、周谷城等接待了他,并对其一生从事中国与世界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给予了积极评价。1990年1月,晏阳初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人生历程,在美国纽约逝世。
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

邱建生<<改良变革中国>>前言
2005-8-12

附录二

盲的识字运动,成为20年代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壮举。  在城市平民教育取得成绩之后,他进一步深思,中国向来以农立国,80%的人口居住在乡间,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与重心。中国正在经历着社会全面崩溃,要救济中国,必先救济乡村,要建设中国必须先建设乡村,这需要掀起一场深刻的乡村改造运动。乡村运动将肩负起“民族再造”的使命。  1929年平教会从北平搬迁到河北定县。与此同时,他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将自己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转化为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投身于改造农村社会,解除农民疾苦的实际行动。在他的带领与影响下,数以百计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陈筑山、瞿菊农、冯锐、孙伏园、李景汉等海外归来博士、硕士,他们纷纷放弃了都市中优越的工作条件与舒适的生活环境,携妻将雏,举家前往偏辟艰苦的定县,加入了乡村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行列。这一称为“博士下乡”的举动,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对“学而优则仕”与“坐而论道”等传统观念的超越。他们希望能通过定县这个“社会实验室”为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整个社会摸索出一条自强自救的建国方略。  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伟人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众多的知识分子到定县安营扎寨,一干就是十年。  第一项工作是进行社会调查,由农学专家冯锐、社会学家李景汉主持,会同美国社会学家甘博(SidmeyDa vidGamble1890-1968),对定县农村社会概况,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  经分析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着民族衰老、传统动摇、经济破产、问题丛生的严重局面。他将这些问题概括为“愚、穷、弱、私”。提出解决这些社会病症的办法是推行“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新民教育”,即以人民全部生活为起点,以民族的改造为目标;创立、造就新国民的平民教育新体系。具体办法是四大教育联锁进行,以文艺教育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治弱;以公民教育治私。采用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方式全面推动平民教育。创造了乡村平民学校,生计巡回训练实验学校,大队组织教学法,异生传习制,编制了字表、简化字以及各种程度的农民千字课本,农民读物。并且从教育入手,对全县的生产、卫生保健、公民团体组织以及县政改革进行了一揽子实验,总结出教育、科学与农业生产结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互补,穷国大国办教育应贯彻基础化、简易化、经济化、普遍化的等一系列基本经验,吸引了全国各地乡村工作者前来参观。  鉴于他“将繁难的汉字简化易读,将书本知识开放给万千不识字人的心智,用科学方法指导农民发展生产”,1943年4月,经“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评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AlbereEinstein)、杜威(JohnDevey)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光荣称号。  在世界黑暗处点一盏明灯  由于日本侵华,定县实验被迫中止,平教会辗转迁至湖南长沙、衡山,最后撤至四川。一面组建培训农民抗战教育团,一面继续开展“县单位”与“省单位”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创办了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为乡村改造培养专门人材的高等学校——中国乡村建设院。  1950年以后,晏阳初在中国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被迫终止后,他将自己的事业转移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以定县实验的基本经验与中国平教与乡建的理论为基础,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加纳、古巴、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国,继续为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奔走,指导推行田间实验与社区教育。将初期的“除文盲,作新民”的口号扩展为“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1955年他被美国《展望》(look)杂志评选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百名人物之一”。国际舆论给予他崇高的评价,称赞他“是具有坚定信念与丰富想象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是“世界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称颂他“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都把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奖章颁发给他,以表彰他对各自国家所作的杰出贡献。  1985年8月,在阔别祖国45年之后,晏阳初应邀回国访问考察,邓颖超、万里、周谷城等接待了他,并对其一生从事中国与世界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给予了积极评价。1990年1月,晏阳初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人生历程,在美国纽约逝世。,作世界新民”的口号,甚至晏阳初给自己一个孩子也起名为“晏新民”,足见“新民”在整个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的重要意义,可以说已经是一种象征了。那么“新民”的“新”作何解释呢?在平教会对其会标“平”字的注释中我们可以略窥一斑:……中间一竖代表一个有思想的、具备平等、公平观念的人立于天地之间,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也是世界和平的保障。晏阳初进一步将新民阐述为具备生产力、知识力、团结力、健康力“四力”兼俱的人,“他们享其应享的权利,尽其应尽的义务”,这样的人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基础,“作新民”的教育不仅是使一个不识字的工匠成为一个“读书人”,或把一个纯朴的农民塑造成懂得科学知识的人,而且,还应该使他们成为有聪明才智和有进取心的中国公民。但“所谓新不是那些不同于我国与我民族旧有的,或由东西各国新介绍新抄袭来的就是新,我们所谓的新是我国民族自身在原有的生命里创造出来的新生命的新,当我们进行创造时,既不盲从地抄袭外人的东西、固执地保守我国的古董,又不偏激地轻视其他各民族的的文化贡献,或偏激地抛弃我中国民族固有的一切文化成绩。”晏阳初在这里强调进行“作新民”的工作时,文化认同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对自己的文化缺乏认同,就不容易培养人民自动自发的精神,就无法凝聚全民的力量。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晏阳初传>的作者吴相湘教授所说,梁启超的新民说只提出了什么是应兴应革的,却没有说怎样去做这些应兴革的工作,晏阳初的作新民则是从行动中悟出来的,“新民”观念经由崭新的改造,将不仅成为中国变革的重要资源,而且是使得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苦力成为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体。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纽约先驱论坛报》很敏锐地抓住了平教会在定县工作的思想内核,埃德加斯诺在其采访文章中写到:我在定县发现很具戏剧性并且证明是最重要的生活改造工作。定县人民,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和中国其他各地村民不相同,但形成他们许多不同的地方在他们的心理以及其整个生活的前途。不必夸大说,晏领导的运动一旦成为革命的强大命运,势必超过中国军人多年来打来打去的放荡行动。《纽约先驱论坛报》这样写到:定县工作不仅注意农产的增加,尤其重视使经过教育的农民养成自己担负起责任,这是自日常生活一般事情上保证真正民主政治的一项努力,一旦这一实验成功,定县农民就可自己解决自己本身的一些问题,这一注重培养人民自己负责的基本观念,自将形成全国人民生活的永久基础,不再依靠少数教育改革家的热忱。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对梁启超“中国曾有过民有的和民享的政府,但从未有过民治的政府”这句话一定印象深刻,他接着梁的话说:“当前中国的民主制在体制上和巩固上仍面临着严重的问题,因为中国有为数众多未进过学校、没有文化的普通民众,他们无论直接地或间接地在地区级或国家级的政府里,都没有能力完全地享有现代共和国政府的公民权,所以为民主制度去教育千百万缺少教育的民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平教会在定县的公民教育部门,在最初的识字教育时就开始研究如何使传统亲民政治的地方自治进步成现代化的中国民主,希望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建立起坚实的基础。但民主政治并不是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的直接目标,平教会同仁认为平民们既已学会自己办理学校、现代农场、合作社、卫生保健所,他们自然就有资格和能力来办理自己的县政、自己选举县长,从而实现“为民所治”的民主。如何在乡村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实现人的改造,平教会自1926年开始进入河北定县农村进行了为期十年的探索,总结出四大教育(文化、生计、卫生、公民)联环并进的改造方案,这一方案四十年代以后在“华西实验区”及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推广,都被证明具有明显的效果,现在则更成了评估世界各国社会改造工作缺一不可的四个指标。在三农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向未来迈步的一根绊绳时,将这一方案阐述出来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而这正是本书的一个期许。邱建生 <<改良变革中国>>前言2005-8-12附录二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2002-6-109:17:15《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宋恩荣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
黑暗世界“点灯人”━━伟大的平民教育家晏阳初
2002-6-109:17:15  《中国青年报》2000年4月7日  宋恩荣
 
    盲的识字运动,成为20年代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壮举。  在城市平民教育取得成绩之后,他进一步深思,中国向来以农立国,80%的人口居住在乡间,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与重心。中国正在经历着社会全面崩溃,要救济中国,必先救济乡村,要建设中国必须先建设乡村,这需要掀起一场深刻的乡村改造运动。乡村运动将肩负起“民族再造”的使命。  1929年平教会从北平搬迁到河北定县。与此同时,他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将自己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转化为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投身于改造农村社会,解除农民疾苦的实际行动。在他的带领与影响下,数以百计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陈筑山、瞿菊农、冯锐、孙伏园、李景汉等海外归来博士、硕士,他们纷纷放弃了都市中优越的工作条件与舒适的生活环境,携妻将雏,举家前往偏辟艰苦的定县,加入了乡村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行列。这一称为“博士下乡”的举动,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对“学而优则仕”与“坐而论道”等传统观念的超越。他们希望能通过定县这个“社会实验室”为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整个社会摸索出一条自强自救的建国方略。  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伟人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众多的知识分子到定县安营扎寨,一干就是十年。  第一项工作是进行社会调查,由农学专家冯锐、社会学家李景汉主持,会同美国社会学家甘博(SidmeyDa vidGamble1890-1968),对定县农村社会概况,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  经分析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着民族衰老、传统动摇、经济破产、问题丛生的严重局面。他将这些问题概括为“愚、穷、弱、私”。提出解决这些社会病症的办法是推行“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新民教育”,即以人民全部生活为起点,以民族的改造为目标;创立、造就新国民的平民教育新体系。具体办法是四大教育联锁进行,以文艺教育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治弱;以公民教育治私。采用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方式全面推动平民教育。创造了乡村平民学校,生计巡回训练实验学校,大队组织教学法,异生传习制,编制了字表、简化字以及各种程度的农民千字课本,农民读物。并且从教育入手,对全县的生产、卫生保健、公民团体组织以及县政改革进行了一揽子实验,总结出教育、科学与农业生产结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互补,穷国大国办教育应贯彻基础化、简易化、经济化、普遍化的等一系列基本经验,吸引了全国各地乡村工作者前来参观。  鉴于他“将繁难的汉字简化易读,将书本知识开放给万千不识字人的心智,用科学方法指导农民发展生产”,1943年4月,经“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评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AlbereEinstein)、杜威(JohnDevey)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光荣称号。  在世界黑暗处点一盏明灯  由于日本侵华,定县实验被迫中止,平教会辗转迁至湖南长沙、衡山,最后撤至四川。一面组建培训农民抗战教育团,一面继续开展“县单位”与“省单位”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创办了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为乡村改造培养专门人材的高等学校——中国乡村建设院。  1950年以后,晏阳初在中国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被迫终止后,他将自己的事业转移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以定县实验的基本经验与中国平教与乡建的理论为基础,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加纳、古巴、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国,继续为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奔走,指导推行田间实验与社区教育。将初期的“除文盲,作新民”的口号扩展为“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1955年他被美国《展望》(look)杂志评选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百名人物之一”。国际舆论给予他崇高的评价,称赞他“是具有坚定信念与丰富想象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是“世界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称颂他“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都把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奖章颁发给他,以表彰他对各自国家所作的杰出贡献。  1985年8月,在阔别祖国45年之后,晏阳初应邀回国访问考察,邓颖超、万里、周谷城等接待了他,并对其一生从事中国与世界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给予了积极评价。1990年1月,晏阳初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人生历程,在美国纽约逝世。

  在刚刚逝去的20世纪的世界星空中,有一颗独具东方异彩的“教育之星”。是他,第一次将在中国土地上独立创建的平民教育理论与乡村教育体系推向世界。历经40余年的辛勤耕耘,他的理论与实践,开花结果。他受到世界舆论的广泛赞誉与褒奖。
  这位杰出教育家的名字——晏阳初,在当今中国,却鲜为人知。盲的识字运动,成为20年代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壮举。  在城市平民教育取得成绩之后,他进一步深思,中国向来以农立国,80%的人口居住在乡间,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与重心。中国正在经历着社会全面崩溃,要救济中国,必先救济乡村,要建设中国必须先建设乡村,这需要掀起一场深刻的乡村改造运动。乡村运动将肩负起“民族再造”的使命。  1929年平教会从北平搬迁到河北定县。与此同时,他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将自己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转化为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投身于改造农村社会,解除农民疾苦的实际行动。在他的带领与影响下,数以百计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陈筑山、瞿菊农、冯锐、孙伏园、李景汉等海外归来博士、硕士,他们纷纷放弃了都市中优越的工作条件与舒适的生活环境,携妻将雏,举家前往偏辟艰苦的定县,加入了乡村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行列。这一称为“博士下乡”的举动,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对“学而优则仕”与“坐而论道”等传统观念的超越。他们希望能通过定县这个“社会实验室”为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整个社会摸索出一条自强自救的建国方略。  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伟人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众多的知识分子到定县安营扎寨,一干就是十年。  第一项工作是进行社会调查,由农学专家冯锐、社会学家李景汉主持,会同美国社会学家甘博(SidmeyDa vidGamble1890-1968),对定县农村社会概况,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  经分析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着民族衰老、传统动摇、经济破产、问题丛生的严重局面。他将这些问题概括为“愚、穷、弱、私”。提出解决这些社会病症的办法是推行“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新民教育”,即以人民全部生活为起点,以民族的改造为目标;创立、造就新国民的平民教育新体系。具体办法是四大教育联锁进行,以文艺教育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治弱;以公民教育治私。采用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方式全面推动平民教育。创造了乡村平民学校,生计巡回训练实验学校,大队组织教学法,异生传习制,编制了字表、简化字以及各种程度的农民千字课本,农民读物。并且从教育入手,对全县的生产、卫生保健、公民团体组织以及县政改革进行了一揽子实验,总结出教育、科学与农业生产结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互补,穷国大国办教育应贯彻基础化、简易化、经济化、普遍化的等一系列基本经验,吸引了全国各地乡村工作者前来参观。  鉴于他“将繁难的汉字简化易读,将书本知识开放给万千不识字人的心智,用科学方法指导农民发展生产”,1943年4月,经“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评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AlbereEinstein)、杜威(JohnDevey)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光荣称号。  在世界黑暗处点一盏明灯  由于日本侵华,定县实验被迫中止,平教会辗转迁至湖南长沙、衡山,最后撤至四川。一面组建培训农民抗战教育团,一面继续开展“县单位”与“省单位”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创办了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为乡村改造培养专门人材的高等学校——中国乡村建设院。  1950年以后,晏阳初在中国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被迫终止后,他将自己的事业转移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以定县实验的基本经验与中国平教与乡建的理论为基础,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加纳、古巴、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国,继续为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奔走,指导推行田间实验与社区教育。将初期的“除文盲,作新民”的口号扩展为“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1955年他被美国《展望》(look)杂志评选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百名人物之一”。国际舆论给予他崇高的评价,称赞他“是具有坚定信念与丰富想象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是“世界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称颂他“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都把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奖章颁发给他,以表彰他对各自国家所作的杰出贡献。  1985年8月,在阔别祖国45年之后,晏阳初应邀回国访问考察,邓颖超、万里、周谷城等接待了他,并对其一生从事中国与世界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给予了积极评价。1990年1月,晏阳初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人生历程,在美国纽约逝世。

  为教育革命出家献身
盲的识字运动,成为20年代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壮举。  在城市平民教育取得成绩之后,他进一步深思,中国向来以农立国,80%的人口居住在乡间,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与重心。中国正在经历着社会全面崩溃,要救济中国,必先救济乡村,要建设中国必须先建设乡村,这需要掀起一场深刻的乡村改造运动。乡村运动将肩负起“民族再造”的使命。  1929年平教会从北平搬迁到河北定县。与此同时,他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将自己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转化为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投身于改造农村社会,解除农民疾苦的实际行动。在他的带领与影响下,数以百计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陈筑山、瞿菊农、冯锐、孙伏园、李景汉等海外归来博士、硕士,他们纷纷放弃了都市中优越的工作条件与舒适的生活环境,携妻将雏,举家前往偏辟艰苦的定县,加入了乡村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行列。这一称为“博士下乡”的举动,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对“学而优则仕”与“坐而论道”等传统观念的超越。他们希望能通过定县这个“社会实验室”为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整个社会摸索出一条自强自救的建国方略。  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伟人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众多的知识分子到定县安营扎寨,一干就是十年。  第一项工作是进行社会调查,由农学专家冯锐、社会学家李景汉主持,会同美国社会学家甘博(SidmeyDa vidGamble1890-1968),对定县农村社会概况,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  经分析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着民族衰老、传统动摇、经济破产、问题丛生的严重局面。他将这些问题概括为“愚、穷、弱、私”。提出解决这些社会病症的办法是推行“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新民教育”,即以人民全部生活为起点,以民族的改造为目标;创立、造就新国民的平民教育新体系。具体办法是四大教育联锁进行,以文艺教育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治弱;以公民教育治私。采用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方式全面推动平民教育。创造了乡村平民学校,生计巡回训练实验学校,大队组织教学法,异生传习制,编制了字表、简化字以及各种程度的农民千字课本,农民读物。并且从教育入手,对全县的生产、卫生保健、公民团体组织以及县政改革进行了一揽子实验,总结出教育、科学与农业生产结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互补,穷国大国办教育应贯彻基础化、简易化、经济化、普遍化的等一系列基本经验,吸引了全国各地乡村工作者前来参观。  鉴于他“将繁难的汉字简化易读,将书本知识开放给万千不识字人的心智,用科学方法指导农民发展生产”,1943年4月,经“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评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AlbereEinstein)、杜威(JohnDevey)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光荣称号。  在世界黑暗处点一盏明灯  由于日本侵华,定县实验被迫中止,平教会辗转迁至湖南长沙、衡山,最后撤至四川。一面组建培训农民抗战教育团,一面继续开展“县单位”与“省单位”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创办了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为乡村改造培养专门人材的高等学校——中国乡村建设院。  1950年以后,晏阳初在中国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被迫终止后,他将自己的事业转移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以定县实验的基本经验与中国平教与乡建的理论为基础,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加纳、古巴、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国,继续为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奔走,指导推行田间实验与社区教育。将初期的“除文盲,作新民”的口号扩展为“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1955年他被美国《展望》(look)杂志评选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百名人物之一”。国际舆论给予他崇高的评价,称赞他“是具有坚定信念与丰富想象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是“世界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称颂他“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都把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奖章颁发给他,以表彰他对各自国家所作的杰出贡献。  1985年8月,在阔别祖国45年之后,晏阳初应邀回国访问考察,邓颖超、万里、周谷城等接待了他,并对其一生从事中国与世界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给予了积极评价。1990年1月,晏阳初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人生历程,在美国纽约逝世。
  早在20世纪20至40年代,晏阳初就已经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倡导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运动曾经风靡大江南北,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与现代社会改革史上,留下令人瞩目的一页。一
 晏阳初,189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的一个世代书香门弟。在塾师兼乡医。的父亲的教育下,他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谙习时势的父亲也深知“书香之外另有世界,西学乃潮流所趋”。因此毅然将少年晏阳初送到几百里之外的基督教内地会创办的西学堂接受新学。在这里他肄习了算术、化学、物理、历史、地理、英语等现代科学知识,还接触到基督教文化,接受了洗礼。1916年远涉重洋,考入美国耶鲁大学,研习政治学。
  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法两国为补充劳力短缺,从中国大量招募华工运往欧洲战场,从事运送物资,挖掘战壕,掩埋尸体等繁重的劳动。由于华工绝大多数是文盲,万里迢迢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精神本已极度苦闷,加之繁苛的劳动与洋人的斥责与打骂,情绪极不稳定。1918年夏,刚从耶鲁大学毕业的晏阳初,毅然投笔从戎,只身搭乘美国军舰来到法国布朗(Bologue)。在有5000名华工的美军华工营中,开始了为华工服务的工作。与华工朝夕相处中,发现他们不但勤劳朴实,而且有着非凡的热忱与智慧。只是他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才陷入贫困与无知,沦为被欺凌被奴役的对象。华工营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没有高素质的国民,哪来的强大的祖国!于是他在华工营中试办起识字班。石板、石笔与生活中常用汉字成为他教学的工具与教材。四个月的教学,居然使工友们能读报,会记账,能写自己的姓名,会写简单的家信。他大受鼓舞。随即这一形式在英法美各国的华工营中推广,进一步“开通华工的智慧,辅助华工的道德,联络华工的感情”。他创办的《华工周报》成为中国报刊史上最早的工人报刊。盲的识字运动,成为20年代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壮举。  在城市平民教育取得成绩之后,他进一步深思,中国向来以农立国,80%的人口居住在乡间,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与重心。中国正在经历着社会全面崩溃,要救济中国,必先救济乡村,要建设中国必须先建设乡村,这需要掀起一场深刻的乡村改造运动。乡村运动将肩负起“民族再造”的使命。  1929年平教会从北平搬迁到河北定县。与此同时,他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将自己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转化为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投身于改造农村社会,解除农民疾苦的实际行动。在他的带领与影响下,数以百计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陈筑山、瞿菊农、冯锐、孙伏园、李景汉等海外归来博士、硕士,他们纷纷放弃了都市中优越的工作条件与舒适的生活环境,携妻将雏,举家前往偏辟艰苦的定县,加入了乡村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行列。这一称为“博士下乡”的举动,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对“学而优则仕”与“坐而论道”等传统观念的超越。他们希望能通过定县这个“社会实验室”为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整个社会摸索出一条自强自救的建国方略。  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伟人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众多的知识分子到定县安营扎寨,一干就是十年。  第一项工作是进行社会调查,由农学专家冯锐、社会学家李景汉主持,会同美国社会学家甘博(SidmeyDa vidGamble1890-1968),对定县农村社会概况,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  经分析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着民族衰老、传统动摇、经济破产、问题丛生的严重局面。他将这些问题概括为“愚、穷、弱、私”。提出解决这些社会病症的办法是推行“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新民教育”,即以人民全部生活为起点,以民族的改造为目标;创立、造就新国民的平民教育新体系。具体办法是四大教育联锁进行,以文艺教育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治弱;以公民教育治私。采用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方式全面推动平民教育。创造了乡村平民学校,生计巡回训练实验学校,大队组织教学法,异生传习制,编制了字表、简化字以及各种程度的农民千字课本,农民读物。并且从教育入手,对全县的生产、卫生保健、公民团体组织以及县政改革进行了一揽子实验,总结出教育、科学与农业生产结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互补,穷国大国办教育应贯彻基础化、简易化、经济化、普遍化的等一系列基本经验,吸引了全国各地乡村工作者前来参观。  鉴于他“将繁难的汉字简化易读,将书本知识开放给万千不识字人的心智,用科学方法指导农民发展生产”,1943年4月,经“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评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AlbereEinstein)、杜威(JohnDevey)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光荣称号。  在世界黑暗处点一盏明灯  由于日本侵华,定县实验被迫中止,平教会辗转迁至湖南长沙、衡山,最后撤至四川。一面组建培训农民抗战教育团,一面继续开展“县单位”与“省单位”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创办了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为乡村改造培养专门人材的高等学校——中国乡村建设院。  1950年以后,晏阳初在中国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被迫终止后,他将自己的事业转移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以定县实验的基本经验与中国平教与乡建的理论为基础,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加纳、古巴、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国,继续为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奔走,指导推行田间实验与社区教育。将初期的“除文盲,作新民”的口号扩展为“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1955年他被美国《展望》(look)杂志评选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百名人物之一”。国际舆论给予他崇高的评价,称赞他“是具有坚定信念与丰富想象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是“世界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称颂他“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都把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奖章颁发给他,以表彰他对各自国家所作的杰出贡献。  1985年8月,在阔别祖国45年之后,晏阳初应邀回国访问考察,邓颖超、万里、周谷城等接待了他,并对其一生从事中国与世界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给予了积极评价。1990年1月,晏阳初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人生历程,在美国纽约逝世。
  通过办学与办报,他确定了自己一生的方向“今生今世,我一不做官,二不发财,抛却一切荣华富贵,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劳苦大众的教育事业,为教育的革命,为奠定国家振兴的基础而出家!”

  走出象牙塔 跨进泥巴墙

  1920年夏,晏阳初回到祖国,立即策划平民识字运动,商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会(下称“平教会”),任总干事。他选择了长沙、烟台、嘉兴、武汉等地,进行平民识字教育实验。每到一地先组织学生游行,宣传平民识字的意义与办法。征集在职的中小学教师作义务教员,按社区分段招收学生,利用商行、机关、寺庙空房组成平民识字班,按期开学。识字班每期4个月,教授《平民千字课》四册,学习日常用字1千余字。并教授简笔字,课文全部采用白话文。实验工作取得经验后,继续在本地与外埠推广。经过几年的努力,各地都有数以几万乃至几十万计的平民通过学习,取得了识字结业证。以长沙为例,识字合格的平民达20万之多,年龄从十几岁的失学孩童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分属于58种不同职业。
  到20年代中期,全国大部分省市都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分会,华北、华中、华东、华南的大都市先后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扫除文盲的识字运动,成为20年代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壮举。
  在城市平民教育取得成绩之后,他进一步深思,中国向来以农立国,80%的人口居住在乡间,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与重心。中国正在经历着社会全面崩溃,要救济中国,必先救济乡村,要建设中国必须先建设乡村,这需要掀起一场深刻的乡村改造运动。乡村运动将肩负起“民族再造”的使命。
  1929年平教会从北平搬迁到河北定县。与此同时,他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将自己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转化为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投身于改造农村社会,解除农民疾苦的实际行动。在他的带领与影响下,数以百计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陈筑山、瞿菊农、冯锐、孙伏园、李景汉等海外归来博士、硕士,他们纷纷放弃了都市中优越的工作条件与舒适的生活环境,携妻将雏,举家前往偏辟艰苦的定县,加入了乡村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行列。这一称为“博士下乡”的举动,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对“学而优则仕”与“坐而论道”等传统观念的超越。他们希望能通过定县这个“社会实验室”为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整个社会摸索出一条自强自救的建国方略。  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伟人
盲的识字运动,成为20年代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壮举。  在城市平民教育取得成绩之后,他进一步深思,中国向来以农立国,80%的人口居住在乡间,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基础与重心。中国正在经历着社会全面崩溃,要救济中国,必先救济乡村,要建设中国必须先建设乡村,这需要掀起一场深刻的乡村改造运动。乡村运动将肩负起“民族再造”的使命。  1929年平教会从北平搬迁到河北定县。与此同时,他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将自己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志转化为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投身于改造农村社会,解除农民疾苦的实际行动。在他的带领与影响下,数以百计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包括陈筑山、瞿菊农、冯锐、孙伏园、李景汉等海外归来博士、硕士,他们纷纷放弃了都市中优越的工作条件与舒适的生活环境,携妻将雏,举家前往偏辟艰苦的定县,加入了乡村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行列。这一称为“博士下乡”的举动,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对“学而优则仕”与“坐而论道”等传统观念的超越。他们希望能通过定县这个“社会实验室”为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整个社会摸索出一条自强自救的建国方略。  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伟人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众多的知识分子到定县安营扎寨,一干就是十年。  第一项工作是进行社会调查,由农学专家冯锐、社会学家李景汉主持,会同美国社会学家甘博(SidmeyDa vidGamble1890-1968),对定县农村社会概况,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  经分析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着民族衰老、传统动摇、经济破产、问题丛生的严重局面。他将这些问题概括为“愚、穷、弱、私”。提出解决这些社会病症的办法是推行“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新民教育”,即以人民全部生活为起点,以民族的改造为目标;创立、造就新国民的平民教育新体系。具体办法是四大教育联锁进行,以文艺教育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治弱;以公民教育治私。采用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方式全面推动平民教育。创造了乡村平民学校,生计巡回训练实验学校,大队组织教学法,异生传习制,编制了字表、简化字以及各种程度的农民千字课本,农民读物。并且从教育入手,对全县的生产、卫生保健、公民团体组织以及县政改革进行了一揽子实验,总结出教育、科学与农业生产结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互补,穷国大国办教育应贯彻基础化、简易化、经济化、普遍化的等一系列基本经验,吸引了全国各地乡村工作者前来参观。  鉴于他“将繁难的汉字简化易读,将书本知识开放给万千不识字人的心智,用科学方法指导农民发展生产”,1943年4月,经“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评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AlbereEinstein)、杜威(JohnDevey)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光荣称号。  在世界黑暗处点一盏明灯  由于日本侵华,定县实验被迫中止,平教会辗转迁至湖南长沙、衡山,最后撤至四川。一面组建培训农民抗战教育团,一面继续开展“县单位”与“省单位”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创办了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为乡村改造培养专门人材的高等学校——中国乡村建设院。  1950年以后,晏阳初在中国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被迫终止后,他将自己的事业转移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以定县实验的基本经验与中国平教与乡建的理论为基础,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加纳、古巴、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国,继续为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奔走,指导推行田间实验与社区教育。将初期的“除文盲,作新民”的口号扩展为“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1955年他被美国《展望》(look)杂志评选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百名人物之一”。国际舆论给予他崇高的评价,称赞他“是具有坚定信念与丰富想象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是“世界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称颂他“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都把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奖章颁发给他,以表彰他对各自国家所作的杰出贡献。  1985年8月,在阔别祖国45年之后,晏阳初应邀回国访问考察,邓颖超、万里、周谷城等接待了他,并对其一生从事中国与世界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给予了积极评价。1990年1月,晏阳初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人生历程,在美国纽约逝世。
  晏阳初带领平教会众多的知识分子到定县安营扎寨,一干就是十年。
  第一项工作是进行社会调查,由农学专家冯锐、社会学家李景汉主持,会同美国社会学家甘博(Sidmey Da vidGamble1890-1968),对定县农村社会概况,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
  经分析认为,中国社会面临着民族衰老、传统动摇、经济破产、问题丛生的严重局面。他将这些问题概括为“愚、穷、弱、私”。提出解决这些社会病症的办法是推行“实验的改造民族生活的新民教育”,即以人民全部生活为起点,以民族的改造为目标;创立、造就新国民的平民教育新体系。具体办法是四大教育联锁进行,以文艺教育治愚;以生计教育治穷;以卫生教育治弱;以公民教育治私。采用校式、社会式、家庭式三种方式全面推动平民教育。创造了乡村平民学校,生计巡回训练实验学校,大队组织教学法,异生传习制,编制了字表、简化字以及各种程度的农民千字课本,农民读物。并且从教育入手,对全县的生产、卫生保健、公民团体组织以及县政改革进行了一揽子实验,总结出教育、科学与农业生产结合,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互补,穷国大国办教育应贯彻基础化、简易化、经济化、普遍化的等一系列基本经验,吸引了全国各地乡村工作者前来参观。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被遗忘(增加附录两篇,介绍晏阳初生平事迹)摩罗(现代中国第一号圣人晏阳初)1965年1月5日,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培训班开学典礼上,晏阳初用这样的誓言作为给新生演讲的结束语:“我对我的上帝和生我养我的土地起誓:我将用我的双手和灵魂投入工作,直至打碎将我们的人民束缚在贫困、无知、疾病和自私之中的锁链。”人类其实可以分做两部分,一部分是充分占有并消费着大量社会资源的幸运者,一类是无法合理占有社会资源的不幸者。通常的情况是,占有社会资源很多的人将自己的幸运归结为自己的出色的素质和智慧,无法占有资源的人将自己的不幸归因于自己愚钝和晦气。只有像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样兼具良知和判断力的少数人懂得,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正义。于是他们用两种方式行动起来。托尔斯泰寻找着放弃(自己主动)和限制(用制度遏制)贵族特权的各种可能性,晏阳初通过乡村改造运动提高不幸者捍卫自己权利、创造自身福利的素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晏阳初从美国耶鲁大学毕业,赴法国投身于中国工人识字教育,后来在中国大地上致力于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工作几十年,得到文明世界的充分肯定。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他将中国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经验在亚洲、非洲、南美洲的广大地区推广,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托尔斯泰和晏阳初这两种方式的目的是一致的:消灭不正义,创造一种和平、正义、幸福的人类社会和人间生活。托尔斯泰和晏阳初都是幸运者,是真正的上流社会人士。但是他们不认为自己的高贵来自自己的智慧,而是认为这些都来自不正义,而且为不正义导致了他人的卑贱、贫困而深怀痛苦与愧疚。他们为社会改造所做的全部努力,既是为卑贱的弱势群体谋福利,也是为自己的高贵良心谋安宁。这两种方式的行动者都是圣人。《告语人民》一书的编者在序言中介绍说:“1943年4月,哥白尼逝世400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推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杜威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殊荣。1955年10月,美国《展望》杂志评选他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的百名人物’之一。他被人们尊称为‘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是一位‘具有坚定信仰和丰富想像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这些评价指向同一个意思:他是上帝的使者,爱的圣徒。知道托尔斯泰是圣人的中国人多一些,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晏阳初这位平民教育会的创始人也是圣人。中国永远不会出现托尔斯泰,但是中国毕竟出现了一个晏阳初,这是中国穷人的福祉,也是这个民族尚具若干生机的明证。二十世纪中国为数不多的伟人中,最可以当得起圣人称号的就是晏阳初。附录一改良变革中国----晏阳初及其同仁的事业2005-10-521:31:07邱建生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梁启超革命和改良晏阳初及其同仁所处的那个时代经常让我想起卢梭和他的时代,激情澎湃和内心的无限苦痛是那个时代的象征。卢梭以文字掀起了世界历史上最伟大也最恐怖的革命,崇高的理想主义者和无耻的流氓无赖之徒都是光荣的革命者,这些革命者在思想上将卢梭高高地举起,然后在实践中把他踩在脚下。晏阳初的那个时代一样地腥风血雨,枪声、暗杀、绝望是那个时代的常态,鲁迅式的内心黑暗吞噬着每一个理想着的中国人,法兰西大革命的理想正是每一位中国革命者的理想,他们将头束在裤腰带上,为了祖国和自由随时准备赴死。晏阳初在这个时候却将双脚迈进了饱受欺凌和战乱之苦的中国乡村,他的手里没有枪,只有《平民千字课》,脑子里也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有民众的疾苦和西方的民主理想。他就这样和他的同志们在河北定县农村一呆十年,在湖南、四川农村一呆又是十几年,以后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农村一呆又是四十年,当历史的车轮走到今天,他的身影仍在这些农村晃动着、启示着。他是那么地不合时宜,当人民在封建买办的压榨下奄奄一息时,当国家在帝国主义的铁蹄下垂死挣扎时,他却还在高唱着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企图为国民党买办们粉饰太平,所以1950年新中国给了他“国民党特务”、“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这样的帽子,他及其同仁的事业从此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直到八十年代中期晏阳初应中国政府邀请回国考察,国人才在布满了灰尘的某个旮旯里发现了已破碎泛黄的他们的事业,并且还带着意识形态的批判精神加以指点,至今国人对之仍心情复杂。但在世界范围内,晏阳初却享有“人类的思想者”、“伟大的革命家”、“对世界贡献最大的十大伟人”等等荣誉,而由他及梁漱溟先生领导的乡村建设运动在当时被称为乡建派,相当于一个政党,影响甚巨,当时国民党国民参政会的三十个议员中就有晏梁两人。在我们的脑海里,革命是暴力、武装起义、一个王朝取代另一个王朝的代名词,革命也与秋风扫落叶的痛快联系在一起,革命就是革某某某的命,是一个阶级打倒另一个阶级,是受压迫一方对压迫方的反抗,是通向自由、平等、公正、民主的天梯,它带着天赋的正义光环,威然耸立在中国大地上,带着“非我族类尽诛之”的气概,汹涌着、改变着、冲刷着一切带着“旧”气的东西,包括一个王朝,比如蒋家王朝。1949年国民党逃往台湾标志着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是人民的胜利,从此中国将在无产者对有产者的民主专政中实现共产主义。那时候的人民是多么意气风发啊,看当时的照相,除了地主资本家们只能低着头在某个角落里发抖外,每一个人民的身上都透着喜悦和冲天的气概,这个时候胡风写下“时间开始了”,这个时候革命具有无上的权威,它还昭示着国家和人民的美好未来。这个时候晏阳初离开大陆,转道台湾去了美国,革命走得太快,他的改良只能看着革命的背影黯然神伤,他的同仁和学生大部分留了下来,一部分成了专政者,一部分成了被专政者,其两个在美国求学的儿子被社会主义的光芒吸引回到中国,共同经历着一个时代的喜乐与哀愁。1951年晏阳初创立世界平民教育委员会,指导第三世界国家的平民教育工作,1960年国际乡村改造学院在菲律宾创办,晏任院长,该学院成为培养第三世界国家乡村建设人才的摇篮。1990年晏在美国纽约病逝,此前的1985和1987两年,晏曾应中国政府邀请两度回国,希望在其有生之年为新中国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并有重新创办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的想法,与此同时,历史上革命以外的建设力量----乡村建设运动进入人们的视野,这场运动不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被称作改良运动,立场不同的人对这场运动有不同的看法,革命者对之不屑一顾,政府当局则尽可能借重这股力量。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呢?它对当时中国的意义是什么呢?其大半个世纪以来的毁誉参半对现时的中国农村意味着什么呢?它是革命性力量吗?或者它只是一个油漆工在为旧世界粉饰太平?新民说与人的改造自梁启超写下“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新政府、新国家”以来,废科举,办新学,塑造新民的工作几十年没有间断,强大的政府和有限的民间在那个时候就这一认识达成了空前的一致,新学堂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出来,晏阳初是这些新学堂的受益者之一,其创办者是西方传教士,晏阳初在这里接受中国儒家的民本思想和西方民主理想的双重熏陶,后来他说出“一切问题自人而生,欲谋求问题的解决,自当在人上来下功夫”,及终其一生进行的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实践,可以说是对梁启超和新学堂的冥冥呼应。正是抱定了人是一切问题的制造者也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这个根本认识,晏阳初将着眼点放在了教育上,希翼通过教育的革新和普及来达成变革中国的目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平教会当年在定县农村的墙上刷上“除文盲,作新民”的标语,在菲律宾国际乡村改造学院会有“除天下文盲
  鉴于他“将繁难的汉字简化易读,将书本知识开放给万千不识字人的心智,用科学方法指导农民发展生产”, 1943年4月,经“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评选,晏阳初与爱因斯坦(Albere Einstein)、杜威(JohnDevey)等并列荣获“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十大伟人”光荣称号。

  在世界黑暗处点一盏明灯

  由于日本侵华,定县实验被迫中止,平教会辗转迁至湖南长沙、衡山,最后撤至四川。一面组建培训农民抗战教育团,一面继续开展“县单位”与“省单位”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创办了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为乡村改造培养专门人材的高等学校——中国乡村建设院。
  1950年以后,晏阳初在中国的平民教育与乡村建设的实验被迫终止后,他将自己的事业转移到更广阔的国际舞台--第三世界的一些国家,以定县实验的基本经验与中国平教与乡建的理论为基础,在泰国、菲律宾、印度、加纳、古巴、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等国,继续为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奔走,指导推行田间实验与社区教育。将初期的“除文盲,作新民”的口号扩展为“除天下文盲,作世界新民”。1955年他被美国《展望》(look)杂志评选为“当前世界最重要百名人物之一”。国际舆论给予他崇高的评价,称赞他“是具有坚定信念与丰富想象力的英勇学者,是劳苦平民心智与精神的解放者”,是“世界平民教育之父”、“真正的哲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赛珍珠,称颂他“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都把自己国家的最高荣誉奖章颁发给他,以表彰他对各自国家所作的杰出贡献。
  1985年8月,在阔别祖国45年之后,晏阳初应邀回国访问考察,邓颖超、万里、周谷城等接待了他,并对其一生从事中国与世界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给予了积极评价。
1990年1月,晏阳初走完了整整一百年的人生历程,在美国纽约逝世。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