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促进语文教育改革的一次集体努力  

2007-09-15 17:00:49|  分类: 教育·语文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人化的想法。附录《新语文读本》是在二十世纪末年全社会对语文教育的批评声浪之中诞生的,堪称顺乎时势。它在文化上受到关注、在商业上遭遇仿效和抄袭都是顺理成章的。借用当代主流社会爱用的“思想解放运动”一词,把二十世纪末年中国社会各界对语文教育的批评看作这个领域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比较合适的。这个运动比主流社会肇始于1979年的所谓思想解放运动整整迟了二十年。从1979年到1999年,中国社会的整个语境都已经改弦易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语文教材依然巍然不动,它的构架、它的选文、它对那些文学著作和政治文章的阐释体系,基本上沿袭文革期间流行的那些荒唐话语体系。也就是说,1979年那场跟特定的政治斗争结合在一起的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以及那场运动在中国文化上、学术上、思想上所造成的重大影响,基本上没有波及语文教育领域。这是一个十分封闭的领域,这是一个思想资源、精神资源、文化资源、学术资源都十分贫乏的领域。他像一个封闭的堡垒,社会浪潮无法涌进他的殿堂,这个殿堂的守护者名叫无知和顽固。——摩罗《关于<新语文读本>的回顾和思考》
个人化的想法。附录《新语文读本》是在二十世纪末年全社会对语文教育的批评声浪之中诞生的,堪称顺乎时势。它在文化上受到关注、在商业上遭遇仿效和抄袭都是顺理成章的。借用当代主流社会爱用的“思想解放运动”一词,把二十世纪末年中国社会各界对语文教育的批评看作这个领域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比较合适的。这个运动比主流社会肇始于1979年的所谓思想解放运动整整迟了二十年。从1979年到1999年,中国社会的整个语境都已经改弦易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语文教材依然巍然不动,它的构架、它的选文、它对那些文学著作和政治文章的阐释体系,基本上沿袭文革期间流行的那些荒唐话语体系。也就是说,1979年那场跟特定的政治斗争结合在一起的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以及那场运动在中国文化上、学术上、思想上所造成的重大影响,基本上没有波及语文教育领域。这是一个十分封闭的领域,这是一个思想资源、精神资源、文化资源、学术资源都十分贫乏的领域。他像一个封闭的堡垒,社会浪潮无法涌进他的殿堂,这个殿堂的守护者名叫无知和顽固。——摩罗《关于<新语文读本>的回顾和思考》

《新语文读本》的意旨和影响个人化的想法。附录《新语文读本》是在二十世纪末年全社会对语文教育的批评声浪之中诞生的,堪称顺乎时势。它在文化上受到关注、在商业上遭遇仿效和抄袭都是顺理成章的。借用当代主流社会爱用的“思想解放运动”一词,把二十世纪末年中国社会各界对语文教育的批评看作这个领域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比较合适的。这个运动比主流社会肇始于1979年的所谓思想解放运动整整迟了二十年。从1979年到1999年,中国社会的整个语境都已经改弦易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语文教材依然巍然不动,它的构架、它的选文、它对那些文学著作和政治文章的阐释体系,基本上沿袭文革期间流行的那些荒唐话语体系。也就是说,1979年那场跟特定的政治斗争结合在一起的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以及那场运动在中国文化上、学术上、思想上所造成的重大影响,基本上没有波及语文教育领域。这是一个十分封闭的领域,这是一个思想资源、精神资源、文化资源、学术资源都十分贫乏的领域。他像一个封闭的堡垒,社会浪潮无法涌进他的殿堂,这个殿堂的守护者名叫无知和顽固。——摩罗《关于<新语文读本>的回顾和思考》 

摩 罗

今年《新语文读本》中学卷和小学卷都出版了修订本,原先的选文替换了三分之一,跟后起的多种语文教材和课外读物的篇目避免了重复,同时还体现了我们编写者这几年来新的研究成果。中国语文教育改革,事关民族素质之高低和精神文化之盛衰,努力的空间非常广大,发展的前景非常辽远,值得一大批高瞻远瞩的文化人为之倾心尽力。

个人化的想法。附录《新语文读本》是在二十世纪末年全社会对语文教育的批评声浪之中诞生的,堪称顺乎时势。它在文化上受到关注、在商业上遭遇仿效和抄袭都是顺理成章的。借用当代主流社会爱用的“思想解放运动”一词,把二十世纪末年中国社会各界对语文教育的批评看作这个领域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比较合适的。这个运动比主流社会肇始于1979年的所谓思想解放运动整整迟了二十年。从1979年到1999年,中国社会的整个语境都已经改弦易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语文教材依然巍然不动,它的构架、它的选文、它对那些文学著作和政治文章的阐释体系,基本上沿袭文革期间流行的那些荒唐话语体系。也就是说,1979年那场跟特定的政治斗争结合在一起的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以及那场运动在中国文化上、学术上、思想上所造成的重大影响,基本上没有波及语文教育领域。这是一个十分封闭的领域,这是一个思想资源、精神资源、文化资源、学术资源都十分贫乏的领域。他像一个封闭的堡垒,社会浪潮无法涌进他的殿堂,这个殿堂的守护者名叫无知和顽固。——摩罗《关于<新语文读本>的回顾和思考》《21世纪经济报道》:我们知道,前些年您跟钱理群等学者一起编写过一套《新语文读本》,当时反响很好,这套读本对语文教育的期望是什么?

个人化的想法。附录《新语文读本》是在二十世纪末年全社会对语文教育的批评声浪之中诞生的,堪称顺乎时势。它在文化上受到关注、在商业上遭遇仿效和抄袭都是顺理成章的。借用当代主流社会爱用的“思想解放运动”一词,把二十世纪末年中国社会各界对语文教育的批评看作这个领域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比较合适的。这个运动比主流社会肇始于1979年的所谓思想解放运动整整迟了二十年。从1979年到1999年,中国社会的整个语境都已经改弦易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语文教材依然巍然不动,它的构架、它的选文、它对那些文学著作和政治文章的阐释体系,基本上沿袭文革期间流行的那些荒唐话语体系。也就是说,1979年那场跟特定的政治斗争结合在一起的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以及那场运动在中国文化上、学术上、思想上所造成的重大影响,基本上没有波及语文教育领域。这是一个十分封闭的领域,这是一个思想资源、精神资源、文化资源、学术资源都十分贫乏的领域。他像一个封闭的堡垒,社会浪潮无法涌进他的殿堂,这个殿堂的守护者名叫无知和顽固。——摩罗《关于<新语文读本>的回顾和思考》

摩罗:感谢。”教育学家杨东平说:“《新语文读本》所体现的文化的丰富性、丰厚性和多元性,其广度和深度在中学教材中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极大地突破了长期以来语文教材的单薄、僵化和褊狭。《新语文读本》在民族—世界,现代—古典,人文—社会—科学等不同的维度中,跨越了文学、历史、哲学、科学、宗教、艺术等不同的领域,所开辟的不同主题,反映了我国知识界的最新进展和知识分子的人文关怀,诸如人性美、生命和死亡、尊重和关爱、苦难记忆、美学、戏剧、爱情、城市、建筑、自然、环境、五四精神、思想和灵魂、国民性、幽默感,等等。”首都师大教授饶杰滕的总结最有代表性,他说:“五四以来最好的人文启蒙读本有两种:1949年以前最好的是《开明新编国文读本》,1949年以后最好的是这套《新语文读本》”这句话跟我在最后一次定稿会上的话一模一样。这套《新语文读本》出版以后,中国的语文教材面貌有了比较大的改变,首先不再是单一教材体制,中学教材和小学教材都是多种教材并存,相互竞争。第二是教材的编写体例和文化资源都得到了相当的改进。第三是各种课外读物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市场上。这套读本的编写者、编辑和发行人员都发现,后来出现的多种教材和多种课外读物,都从我们的《新语文读本》中汲取了相当的资源、借鉴了相当的经验。这是《新语文读本》的又一种贡献。当然,我们主要只是在语文教育的人文资源上做了一些开掘和探索,这些努力是很不够的。中国语文教育改革,事关民族素质之高低和精神文化之盛衰,努力的空间非常广大,发展的前景非常辽远,值得一大批高瞻远瞩的文化人为之倾心尽力。今年《新语文读本》中学卷和小学卷都出版了修订本,原先的选文替换了三分之一,跟后起的多种教材和课外读物的篇目避免了重复,同时还体现了我们编写者这几年来新的研究成果。不过,我本人几年来在文化思想上的发展并没有得到体现,因为这是集体项目,只能从众人中求取一个“最大公约数”。在去年修订的过程中,我写了一篇回忆和总结的文字,叫做《关于<新语文读本>的回顾和思考》,表达了一些比较这套读本初版于2001年,广西教育出版社出版。是由一批人文学者和一批语文教育专家共同编写的,领头的是钱理群和王尚文,我是其中的编委之一。

我们编那套语文读本的背景是1997、1998年整个社会都在批判语文教材20年没有更改,跟不上社会的发展,而且太不注重人文精神的培养,太不关注具有人文含义的语文资源。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编写新语文读本,注重的是人文资源、人文精神,所以编书的资源跟当时流行的教材相比,就显得广阔一些,着眼古今中外,尽量打开眼界去拿最好的东西来给学生。我们当时立意是这样,定位是一个课外读物,而不是走进课堂的东西,我们没有能力把它变成一个课堂用书。

事后认真审视这套书,我个人认为,它的长处虽然非常突出,但是在语文教育的学科探索上,并没有走得很远。我们将它定位为课外读物,也因为我们知道它在语文教育的学科建设上未必具有突破性的贡献。人文资源只是语文教育的一个方面,我们仅仅做了这一个方面的工作。更加全面的探索不是这套读物所能承担的使命。在修订的时候也有人提出是不是可以让它承担更多的探索使命,但是我们为了充分保证人文精神的鲜明特色,最后放弃了其他尝试。

这套读本出版以后产生了巨大反响。北大教授谢冕说:“我能看到这套书感到极大兴奋。这可说是我一生的梦想,如今得到了实现。我曾为中学读本长期的禁锢而有过不安,曾为我们的第一代未曾有过理想的读本而遗憾。现在,当我手持这样一套好书,心中只有感激和感谢。

感谢。”教育学家杨东平说:“《新语文读本》所体现的文化的丰富性、丰厚性和多元性,其广度和深度在中学教材中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极大地突破了长期以来语文教材的单薄、僵化和褊狭。《新语文读本》在民族—世界,现代—古典,人文—社会—科学等不同的维度中,跨越了文学、历史、哲学、科学、宗教、艺术等不同的领域,所开辟的不同主题,反映了我国知识界的最新进展和知识分子的人文关怀,诸如人性美、生命和死亡、尊重和关爱、苦难记忆、美学、戏剧、爱情、城市、建筑、自然、环境、五四精神、思想和灵魂、国民性、幽默感,等等。”首都师大教授饶杰滕的总结最有代表性,他说:“五四以来最好的人文启蒙读本有两种:1949年以前最好的是《开明新编国文读本》,1949年以后最好的是这套《新语文读本》”这句话跟我在最后一次定稿会上的话一模一样。这套《新语文读本》出版以后,中国的语文教材面貌有了比较大的改变,首先不再是单一教材体制,中学教材和小学教材都是多种教材并存,相互竞争。第二是教材的编写体例和文化资源都得到了相当的改进。第三是各种课外读物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市场上。这套读本的编写者、编辑和发行人员都发现,后来出现的多种教材和多种课外读物,都从我们的《新语文读本》中汲取了相当的资源、借鉴了相当的经验。这是《新语文读本》的又一种贡献。当然,我们主要只是在语文教育的人文资源上做了一些开掘和探索,这些努力是很不够的。中国语文教育改革,事关民族素质之高低和精神文化之盛衰,努力的空间非常广大,发展的前景非常辽远,值得一大批高瞻远瞩的文化人为之倾心尽力。今年《新语文读本》中学卷和小学卷都出版了修订本,原先的选文替换了三分之一,跟后起的多种教材和课外读物的篇目避免了重复,同时还体现了我们编写者这几年来新的研究成果。不过,我本人几年来在文化思想上的发展并没有得到体现,因为这是集体项目,只能从众人中求取一个“最大公约数”。在去年修订的过程中,我写了一篇回忆和总结的文字,叫做《关于<新语文读本>的回顾和思考》,表达了一些比较

教育学家杨东平说:“《新语文读本》所体现的文化的丰富性、丰厚性和多元性,其广度和深度在中学教材中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极大地突破了长期以来语文教材的单薄、僵化和褊狭。《新语文读本》在民族—世界,现代—古典,人文—社会—科学等不同的维度中,跨越了文学、历史、哲学、科学、宗教、艺术等不同的领域,所开辟的不同主题,反映了我国知识界的最新进展和知识分子的人文关怀,诸如人性美、生命和死亡、尊重和关爱、苦难记忆、美学、戏剧、爱情、城市、建筑、自然、环境、五四精神、思想和灵魂、国民性、幽默感,等等。《新语文读本》的意旨和影响摩 罗(今年《新语文读本》中学卷和小学卷都出版了修订本,原先的选文替换了三分之一,跟后起的多种语文教材和课外读物的篇目避免了重复,同时还体现了我们编写者这几年来新的研究成果。中国语文教育改革,事关民族素质之高低和精神文化之盛衰,努力的空间非常广大,发展的前景非常辽远,值得一大批高瞻远瞩的文化人为之倾心尽力。)《21世纪经济报道》:我们知道,前些年您跟钱理群等学者一起编写过一套《新语文读本》,当时反响很好,这套读本对语文教育的期望是什么?摩罗:这套读本初版于2001年,广西教育出版社出版。是由一批人文学者和一批语文教育专家共同编写的,领头的是钱理群和王尚文,我是其中的编委之一。我们编那套语文读本的背景是1997、1998年整个社会都在批判语文教材20年没有更改,跟不上社会的发展,而且太不注重人文精神的培养,太不关注具有人文含义的语文资源。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编写新语文读本,注重的是人文资源、人文精神,所以编书的资源跟当时流行的教材相比,就显得广阔一些,着眼古今中外,尽量打开眼界去拿最好的东西来给学生。我们当时立意是这样,定位是一个课外读物,而不是走进课堂的东西,我们没有能力把它变成一个课堂用书。事后认真审视这套书,我个人认为,它的长处虽然非常突出,但是在语文教育的学科探索上,并没有走得很远。我们将它定位为课外读物,也因为我们知道它在语文教育的学科建设上未必具有突破性的贡献。人文资源只是语文教育的一个方面,我们仅仅做了这一个方面的工作。更加全面的探索不是这套读物所能承担的使命。在修订的时候也有人提出是不是可以让它承担更多的探索使命,但是我们为了充分保证人文精神的鲜明特色,最后放弃了其他尝试。这套读本出版以后产生了巨大反响。北大教授谢冕说:“我能看到这套书感到极大兴奋。这可说是我一生的梦想,如今得到了实现。我曾为中学读本长期的禁锢而有过不安,曾为我们的第一代未曾有过理想的读本而遗憾。现在,当我手持这样一套好书,心中只有感激和

首都师大教授饶杰滕的总结最有代表性,他说:“五四以来最好的人文启蒙读本有两种:1949年以前最好的是《开明新编国文读本》,1949年以后最好的是这套《新语文读本》”这句话跟我在最后一次定稿会上的话一模一样。

个人化的想法。附录《新语文读本》是在二十世纪末年全社会对语文教育的批评声浪之中诞生的,堪称顺乎时势。它在文化上受到关注、在商业上遭遇仿效和抄袭都是顺理成章的。借用当代主流社会爱用的“思想解放运动”一词,把二十世纪末年中国社会各界对语文教育的批评看作这个领域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比较合适的。这个运动比主流社会肇始于1979年的所谓思想解放运动整整迟了二十年。从1979年到1999年,中国社会的整个语境都已经改弦易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语文教材依然巍然不动,它的构架、它的选文、它对那些文学著作和政治文章的阐释体系,基本上沿袭文革期间流行的那些荒唐话语体系。也就是说,1979年那场跟特定的政治斗争结合在一起的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以及那场运动在中国文化上、学术上、思想上所造成的重大影响,基本上没有波及语文教育领域。这是一个十分封闭的领域,这是一个思想资源、精神资源、文化资源、学术资源都十分贫乏的领域。他像一个封闭的堡垒,社会浪潮无法涌进他的殿堂,这个殿堂的守护者名叫无知和顽固。——摩罗《关于<新语文读本>的回顾和思考》

这套《新语文读本》出版以后,中国的语文教材面貌有了比较大的改变,首先不再是单一教材体制,中学教材和小学教材都是多种教材并存,相互竞争。第二是教材的编写体例和文化资源都得到了相当的改进。第三是各种课外读物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市场上。

这套读本的编写者、编辑和发行人员都发现,后来出现的多种教材和多种课外读物,都从我们的《新语文读本》中汲取了相当的资源、借鉴了相当的经验。这是《新语文读本》的又一种贡献。当然,我们主要只是在语文教育的人文资源上做了一些开掘和探索,这些努力是很不够的。中国语文教育改革,事关民族素质之高低和精神文化之盛衰,努力的空间非常广大,发展的前景非常辽远,值得一大批高瞻远瞩的文化人为之倾心尽力。

今年《新语文读本》中学卷和小学卷都出版了修订本,原先的选文替换了三分之一,跟后起的多种教材和课外读物的篇目避免了重复,同时还体现了我们编写者这几年来新的研究成果。不过,我本人几年来在文化思想上的发展并没有得到体现,因为这是集体项目,只能从众人中求取一个“最大公约数”。在去年修订的过程中,我写了一篇回忆和总结的文字,叫做《关于<新语文读本>的回顾和思考》,表达了一些比较个人化的想法。

附录

《新语文读本》是在二十世纪末年全社会对语文教育的批评声浪之中诞生的,堪称顺乎时势。它在文化上受到关注、在商业上遭遇仿效和抄袭都是顺理成章的。

借用当代主流社会爱用的“思想解放运动”一词,把二十世纪末年中国社会各界对语文教育的批评看作这个领域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比较合适的。这个运动比主流社会肇始于个人化的想法。附录《新语文读本》是在二十世纪末年全社会对语文教育的批评声浪之中诞生的,堪称顺乎时势。它在文化上受到关注、在商业上遭遇仿效和抄袭都是顺理成章的。借用当代主流社会爱用的“思想解放运动”一词,把二十世纪末年中国社会各界对语文教育的批评看作这个领域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比较合适的。这个运动比主流社会肇始于1979年的所谓思想解放运动整整迟了二十年。从1979年到1999年,中国社会的整个语境都已经改弦易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语文教材依然巍然不动,它的构架、它的选文、它对那些文学著作和政治文章的阐释体系,基本上沿袭文革期间流行的那些荒唐话语体系。也就是说,1979年那场跟特定的政治斗争结合在一起的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以及那场运动在中国文化上、学术上、思想上所造成的重大影响,基本上没有波及语文教育领域。这是一个十分封闭的领域,这是一个思想资源、精神资源、文化资源、学术资源都十分贫乏的领域。他像一个封闭的堡垒,社会浪潮无法涌进他的殿堂,这个殿堂的守护者名叫无知和顽固。——摩罗《关于<新语文读本>的回顾和思考》1979年的所谓思想解放运动整整迟了二十年。从1979年到1999年,中国社会的整个语境都已经改弦易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语文教材依然巍然不动,它的构架、它的选文、它对那些文学著作和政治文章的阐释体系,基本上沿袭文革期间流行的那些荒唐话语体系。

也就是说,1979年那场跟特定的政治斗争结合在一起的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以及那场运动在中国文化上、学术上、思想上所造成的重大影响,基本上没有波及语文教育领域。这是一个十分封闭的领域,这是一个思想资源、精神资源、文化资源、学术资源都十分贫乏的领域。他像一个封闭的堡垒,社会浪潮无法涌进他的殿堂,这个殿堂的守护者名叫无知和顽固。

——摩罗《个人化的想法。附录《新语文读本》是在二十世纪末年全社会对语文教育的批评声浪之中诞生的,堪称顺乎时势。它在文化上受到关注、在商业上遭遇仿效和抄袭都是顺理成章的。借用当代主流社会爱用的“思想解放运动”一词,把二十世纪末年中国社会各界对语文教育的批评看作这个领域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比较合适的。这个运动比主流社会肇始于1979年的所谓思想解放运动整整迟了二十年。从1979年到1999年,中国社会的整个语境都已经改弦易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语文教材依然巍然不动,它的构架、它的选文、它对那些文学著作和政治文章的阐释体系,基本上沿袭文革期间流行的那些荒唐话语体系。也就是说,1979年那场跟特定的政治斗争结合在一起的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以及那场运动在中国文化上、学术上、思想上所造成的重大影响,基本上没有波及语文教育领域。这是一个十分封闭的领域,这是一个思想资源、精神资源、文化资源、学术资源都十分贫乏的领域。他像一个封闭的堡垒,社会浪潮无法涌进他的殿堂,这个殿堂的守护者名叫无知和顽固。——摩罗《关于<新语文读本>的回顾和思考》关于<新语文读本个人化的想法。附录《新语文读本》是在二十世纪末年全社会对语文教育的批评声浪之中诞生的,堪称顺乎时势。它在文化上受到关注、在商业上遭遇仿效和抄袭都是顺理成章的。借用当代主流社会爱用的“思想解放运动”一词,把二十世纪末年中国社会各界对语文教育的批评看作这个领域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比较合适的。这个运动比主流社会肇始于1979年的所谓思想解放运动整整迟了二十年。从1979年到1999年,中国社会的整个语境都已经改弦易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语文教材依然巍然不动,它的构架、它的选文、它对那些文学著作和政治文章的阐释体系,基本上沿袭文革期间流行的那些荒唐话语体系。也就是说,1979年那场跟特定的政治斗争结合在一起的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以及那场运动在中国文化上、学术上、思想上所造成的重大影响,基本上没有波及语文教育领域。这是一个十分封闭的领域,这是一个思想资源、精神资源、文化资源、学术资源都十分贫乏的领域。他像一个封闭的堡垒,社会浪潮无法涌进他的殿堂,这个殿堂的守护者名叫无知和顽固。——摩罗《关于<新语文读本>的回顾和思考》>的回顾和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