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建议北京市区开发森林公墓,以拓展文化空间  

2007-07-17 20:56:55|  分类: 我的blog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议北京市区开发森林公墓

 

心地带开发森林墓地,既符合人类有史以来的丧葬传统,也符合人类自古以来的文化观念。同时可以大大减少死者与生者的空间距离,大大节省生者扫墓、凭吊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其次,重点开发文化名人公墓,增加城市居民的文化空间。由于死是生的一部分,死者还要以另一种方式影响后人的社会文化生活。一般来说,在生时对社会文化具有较大影响的人,死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对社会文化产生较大影响。千千万万后人到这些名人公墓凭吊、拜谒,一直是人类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文化传统。这些文化名人所创造的文化成果既是人类和民族共同的精神财富,也是他所出生或者工作的那个城市的文化遗产,跟他一起生活和工作过的人们、跟他共有着一片山水和土地的人们,往往乐于继续与他生活在同一片文化空间。墓地往往比故居传达着更多的文化信息,更能激发凭吊者丰富的文化想象和情怀。北京曾经是个大坟场,诸如公主坟、郑王坟、八王坟、六公主坟等等地名常常被挂在居民的嘴巴上,惜乎这些名字跟居民完全没有精神联系,无法参与城市文化的建设。若是曾国藩、李鸿章、康有为、梁启超、陈三立、王国维、蔡元培、李大钊、刘半农、梅兰芳、马寅初、梁漱溟等等文化名人的墓地座落在北京市中心地带,那一定是北京市文化空间的最有魅力的构成部分。目前北京市可以称为文化空间的地方,第一当是各类学校,第二当是各种博物馆、图书馆、展览馆之类,第三当是各种演出空间,诸如剧院、相声茶馆、临时性的露天表演(比如各种票友聚会表演)等等。若是利用城市森林开发文化名人公墓,那么,北京将会出现第四种文化空间。这种文化空间也像前三种文化空间一样,可以提高居民的文化素质、提升城市的文化品味、美化城市的文化形象。另外,名人公墓使城市变得浑厚深沉,具有深远的历史感。各个城市的文化名

 

 

(前天本博客发表文章提倡北京开发城市森林,两天点击不到100,看来网友们对这样的问题很不感兴趣。其实这是关系到每个人生活质量的问题,值得我们关注。今天再发表该文的姊妹篇,提倡在北京市中心开发公墓,这也是关系到城市格局和文化品位的重大问题,我认为值得我们调动想象力。)

 

心地带开发森林墓地,既符合人类有史以来的丧葬传统,也符合人类自古以来的文化观念。同时可以大大减少死者与生者的空间距离,大大节省生者扫墓、凭吊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其次,重点开发文化名人公墓,增加城市居民的文化空间。由于死是生的一部分,死者还要以另一种方式影响后人的社会文化生活。一般来说,在生时对社会文化具有较大影响的人,死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对社会文化产生较大影响。千千万万后人到这些名人公墓凭吊、拜谒,一直是人类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文化传统。这些文化名人所创造的文化成果既是人类和民族共同的精神财富,也是他所出生或者工作的那个城市的文化遗产,跟他一起生活和工作过的人们、跟他共有着一片山水和土地的人们,往往乐于继续与他生活在同一片文化空间。墓地往往比故居传达着更多的文化信息,更能激发凭吊者丰富的文化想象和情怀。北京曾经是个大坟场,诸如公主坟、郑王坟、八王坟、六公主坟等等地名常常被挂在居民的嘴巴上,惜乎这些名字跟居民完全没有精神联系,无法参与城市文化的建设。若是曾国藩、李鸿章、康有为、梁启超、陈三立、王国维、蔡元培、李大钊、刘半农、梅兰芳、马寅初、梁漱溟等等文化名人的墓地座落在北京市中心地带,那一定是北京市文化空间的最有魅力的构成部分。目前北京市可以称为文化空间的地方,第一当是各类学校,第二当是各种博物馆、图书馆、展览馆之类,第三当是各种演出空间,诸如剧院、相声茶馆、临时性的露天表演(比如各种票友聚会表演)等等。若是利用城市森林开发文化名人公墓,那么,北京将会出现第四种文化空间。这种文化空间也像前三种文化空间一样,可以提高居民的文化素质、提升城市的文化品味、美化城市的文化形象。另外,名人公墓使城市变得浑厚深沉,具有深远的历史感。各个城市的文化名昨天我著文主张在大中城市多多开发城市森林,这些城市森林不但构成城市的重要景观,而且是城市居民重要的休闲、娱乐、文化生活空间。今天我想就城市森林的功能补充一点,除了少数城市森林安排特殊的功能之外,绝大多数城市森林都可以开发为城市公墓。

理由有三,分陈如下。

首先,这是继承祖祖辈辈的丧葬传统。

人公墓,还将成为重要的旅游景点,从而为城市经济和文化增添活力。再次,在城市边上开发万亩大型森林,作为普通居民的墓地。由于城市中心地带森林墓地资源有限,不可能满足所有死者的需求,可以在城市边上开发一个或多个万亩大型森林作为墓地。在大型森林墓地中,可以提倡树葬,也就是在埋葬灵柩或灵盒的地面上种植树木。这种葬法有三大优点,第一增加了地球的植被,改善了生态环境,第二死者不但入土为安而且安息在森林之中,因为人类本来就来自森林,重返森林乃是死者最大的满足。第三,大大节省了丧葬投入。第四,由于一般墓地只有70年的使用权,目前正在研究缩短为30年,这么短的权利期限很可能连儿子辈的凭吊权都难于彻底保障,而树葬(或者森林葬)是永久性的,可以世世代代凭吊纪念。至于什么人可以安葬在城市中心的森林墓地,什么人可以安葬在城市郊区的墓地,首先是各有所愿,任君选择,其次可以用价格杠杆予以调节。人类刚刚懂得眷恋故去亲人的时候,就是让亲人的骨殖跟自己形影不离,无论迁徙、逃亡到哪里都随身携带。今天所知道的初民安葬死者的最早方式,就是将死去的亲人埋葬在自己的居所之内。北京周口店山顶洞人、江西万年仙人洞人等等,都是将死去的亲人埋葬在洞内。在人类发明了房子之后,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人类将死去的亲人安葬在房子里边,直到二十世纪之初,中国还有很多少数民族流行此种葬俗。在氏族社会发达的阶段,虽然大多数氏族不再将死者安葬在居所里,但是每个氏族的对于自己生存空间的规划,都至少包含着三项主要内容,那就是房屋聚落的空间规划、墓地的空间规划、耕种和狩猎的空间规划。人类的这种习俗和观念甚至影响到了国家行为,在北京市天安门广场上,占据中心位置的、最引人注目的建筑就是人民英雄纪念碑,众所周知,那是死者安息的地方,也是死者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地方。

总之,死亡是生命的另一种状态,冥间是人间的延伸,墓地是生存空间的一部分,就像生是死的一部分一样,死者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参与后代的生活。在城市中心地带开发森林墓地,既符合人类有史以来的丧葬传统,也符合人类自古以来的文化观念。同时可以大大减少死者与生者的空间距离,大大节省生者扫墓、凭吊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

其次,重点开发文化名人公墓,增加城市居民的文化空间。

心地带开发森林墓地,既符合人类有史以来的丧葬传统,也符合人类自古以来的文化观念。同时可以大大减少死者与生者的空间距离,大大节省生者扫墓、凭吊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其次,重点开发文化名人公墓,增加城市居民的文化空间。由于死是生的一部分,死者还要以另一种方式影响后人的社会文化生活。一般来说,在生时对社会文化具有较大影响的人,死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对社会文化产生较大影响。千千万万后人到这些名人公墓凭吊、拜谒,一直是人类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文化传统。这些文化名人所创造的文化成果既是人类和民族共同的精神财富,也是他所出生或者工作的那个城市的文化遗产,跟他一起生活和工作过的人们、跟他共有着一片山水和土地的人们,往往乐于继续与他生活在同一片文化空间。墓地往往比故居传达着更多的文化信息,更能激发凭吊者丰富的文化想象和情怀。北京曾经是个大坟场,诸如公主坟、郑王坟、八王坟、六公主坟等等地名常常被挂在居民的嘴巴上,惜乎这些名字跟居民完全没有精神联系,无法参与城市文化的建设。若是曾国藩、李鸿章、康有为、梁启超、陈三立、王国维、蔡元培、李大钊、刘半农、梅兰芳、马寅初、梁漱溟等等文化名人的墓地座落在北京市中心地带,那一定是北京市文化空间的最有魅力的构成部分。目前北京市可以称为文化空间的地方,第一当是各类学校,第二当是各种博物馆、图书馆、展览馆之类,第三当是各种演出空间,诸如剧院、相声茶馆、临时性的露天表演(比如各种票友聚会表演)等等。若是利用城市森林开发文化名人公墓,那么,北京将会出现第四种文化空间。这种文化空间也像前三种文化空间一样,可以提高居民的文化素质、提升城市的文化品味、美化城市的文化形象。另外,名人公墓使城市变得浑厚深沉,具有深远的历史感。各个城市的文化名由于死是生的一部分,死者还要以另一种方式影响后人的社会文化生活。一般来说,在生时对社会文化具有较大影响的人,死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对社会文化产生较大影响。千千万万后人到这些名人公墓凭吊、拜谒,一直是人类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文化传统。这些文化名人所创造的文化成果既是人类和民族共同的精神财富,也是他所出生或者工作的那个城市的文化遗产,跟他一起生活和工作过的人们、跟他共有着一片山水和土地的人们,往往乐于继续与他生活在同一片文化空间。墓地往往比故居传达着更多的文化信息,更能激发凭吊者丰富的文化想象和情怀。

北京曾经是个大坟场,诸如公主坟、郑王坟、八王坟、六公主坟等等地名常常被挂在居民的嘴巴上,惜乎这些名字跟居民完全没有精神联系,无法参与城市文化的建设。若是曾国藩、李鸿章、康有为、梁启超、陈三立、王国维、蔡元培、李大钊、刘半农、梅兰芳、马寅初、梁漱溟等等文化名人的墓地座落在北京市中心地带,那一定是北京市文化空间的最有魅力的构成部分。目前北京市可以称为文化空间的地方,第一当是各类学校,第二当是各种博物馆、图书馆、展览馆之类,第三当是各种演出空间,诸如剧院、相声茶馆、临时性的露天表演(比如各种票友聚会表演)等等。若是利用城市森林开发文化名人公墓,那么,北京将会出现第四种文化空间。这种文化空间也像前三种文化空间一样,可以提高居民的文化素质、提升城市的文化品味、美化城市的文化形象。

人公墓,还将成为重要的旅游景点,从而为城市经济和文化增添活力。再次,在城市边上开发万亩大型森林,作为普通居民的墓地。由于城市中心地带森林墓地资源有限,不可能满足所有死者的需求,可以在城市边上开发一个或多个万亩大型森林作为墓地。在大型森林墓地中,可以提倡树葬,也就是在埋葬灵柩或灵盒的地面上种植树木。这种葬法有三大优点,第一增加了地球的植被,改善了生态环境,第二死者不但入土为安而且安息在森林之中,因为人类本来就来自森林,重返森林乃是死者最大的满足。第三,大大节省了丧葬投入。第四,由于一般墓地只有70年的使用权,目前正在研究缩短为30年,这么短的权利期限很可能连儿子辈的凭吊权都难于彻底保障,而树葬(或者森林葬)是永久性的,可以世世代代凭吊纪念。至于什么人可以安葬在城市中心的森林墓地,什么人可以安葬在城市郊区的墓地,首先是各有所愿,任君选择,其次可以用价格杠杆予以调节。

另外,名人公墓使城市变得浑厚深沉,具有深远的历史感。各个城市的文化名人公墓,还将成为重要的旅游景点,从而为城市经济和文化增添活力。

再次,在城市边上开发万亩大型森林,作为普通居民的墓地。

由于城市中心地带森林墓地资源有限,不可能满足所有死者的需求,可以在城市边上开发一个或多个万亩大型森林作为墓地。在大型森林墓地中,可以提倡树葬,也就是在埋葬灵柩或灵盒的地面上种植树木。这种葬法有三大优点,第一增加了地球的植被,改善了生态环境,第二死者不但入土为安而且安息在森林之中,因为人类本来就来自森林,重返森林乃是死者最大的满足。第三,大大节省了丧葬投入。第四,由于一般墓地只有建议北京市区开发森林公墓摩 罗(前天本博客发表文章提倡北京开发城市森林,两天点击不到100,看来网友们对这样的问题很不感兴趣。其实这是关系到每个人生活质量的问题,值得我们关注。今天再发表该文的姊妹篇,提倡在北京市中心开发公墓,这也是关系到城市格局和文化品位的重大问题,我认为值得我们调动想象力。)昨天我著文主张在大中城市多多开发城市森林,这些城市森林不但构成城市的重要景观,而且是城市居民重要的休闲、娱乐、文化生活空间。今天我想就城市森林的功能补充一点,除了少数城市森林安排特殊的功能之外,绝大多数城市森林都可以开发为城市公墓。理由有三,分陈如下。首先,这是继承祖祖辈辈的丧葬传统。人类刚刚懂得眷恋故去亲人的时候,就是让亲人的骨殖跟自己形影不离,无论迁徙、逃亡到哪里都随身携带。今天所知道的初民安葬死者的最早方式,就是将死去的亲人埋葬在自己的居所之内。北京周口店山顶洞人、江西万年仙人洞人等等,都是将死去的亲人埋葬在洞内。在人类发明了房子之后,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人类将死去的亲人安葬在房子里边,直到二十世纪之初,中国还有很多少数民族流行此种葬俗。在氏族社会发达的阶段,虽然大多数氏族不再将死者安葬在居所里,但是每个氏族的对于自己生存空间的规划,都至少包含着三项主要内容,那就是房屋聚落的空间规划、墓地的空间规划、耕种和狩猎的空间规划。人类的这种习俗和观念甚至影响到了国家行为,在北京市天安门广场上,占据中心位置的、最引人注目的建筑就是人民英雄纪念碑,众所周知,那是死者安息的地方,也是死者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地方。总之,死亡是生命的另一种状态,冥间是人间的延伸,墓地是生存空间的一部分,就像生是死的一部分一样,死者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参与后代的生活。在城市中70年的使用权,目前正在研究缩短为30年,这么短的权利期限很可能连儿子辈的凭吊权都难于彻底保障,而树葬(或者森林葬)是永久性的,可以世世代代凭吊纪念。

至于什么人可以安葬在城市中心的森林墓地,什么人可以安葬在城市郊区的墓地,首先是各有所愿,任君选择,其次可以用价格杠杆予以调节。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