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建议北京市区多多营造小片森林,以造就“生态城市”  

2007-07-15 16:01:21|  分类: 我的blog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平原上。直到最近三千年,由于政治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群体的扩大,人类才逐步创造了城市,居住在城市中的人口占比例逐渐增大。可是城市的存在形态跟整个自然生态环境相脱离,人类在以往几百万年发展史上所形成的生物特征和心理特征,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并没有完全改造、调整、适应过来。人类所有的神经都不是为城市生活而生长的,所以,当他们将自己拔出森林、抛入荒凉的城市之中,他们就像刚刚断奶的孩子一样恐慌、绝望。可是,他们却像虚荣而又要强的成年人那样假装高兴、假装适应,他们甚至假装不需要森林也照样活得滋润而又幸福,实际上他们却越过越疲惫,越过越扭曲。在城市营造小片森林,是在神经深处对人类心灵的抚慰。森林可以唤起城市居民对人类本性的真实体验,可以激发城市居民的生命激情,提高城市居民的生命质量。一句话,在北京等等大中城市营造众多小片森林,对于城市居民日益下降的生命质量来说,是一剂起死回生、返老还童的良药。所以,在城市之中种植森林,是在人类的生存环境真正“山穷水尽”之后,对人类生命的一次拯救活动。人类是否可以通过自己的文化行为,对自己的命运进行调整和拯救?营造和推广城市森林将是就此对人类的一次考验。以下再顺便提及三个相关问题。小片森林有多大?可以安排3亩、10亩、20亩、30亩、40亩、50亩等不同规模的森林,错杂分布在城市的不同地区。由于森林的生态效用远远高于草地和花坛,维护成本又远远低于草地和花坛所需,建议所有城市少种花草多种树。种植什么树种最合适?全部种植当地树种,挑选当地最有代表性的、最具有观赏性的、生态效果最好的原生态树种。拿北京为例,早在几十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北京人(后来还有山顶洞人)就终日生息于华北平原上椴树、槭树、栾树、白蜡树、核桃楸树错杂交汇的广袤森林中。如果我们能够让这些古老的森林在北京市区重新出现,其对于北京居民的意义,非语言所可言尽。除小片森林之外,建议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重庆、天津、沈阳等等特
的平原上。直到最近三千年,由于政治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群体的扩大,人类才逐步创造了城市,居住在城市中的人口占比例逐渐增大。可是城市的存在形态跟整个自然生态环境相脱离,人类在以往几百万年发展史上所形成的生物特征和心理特征,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并没有完全改造、调整、适应过来。人类所有的神经都不是为城市生活而生长的,所以,当他们将自己拔出森林、抛入荒凉的城市之中,他们就像刚刚断奶的孩子一样恐慌、绝望。可是,他们却像虚荣而又要强的成年人那样假装高兴、假装适应,他们甚至假装不需要森林也照样活得滋润而又幸福,实际上他们却越过越疲惫,越过越扭曲。在城市营造小片森林,是在神经深处对人类心灵的抚慰。森林可以唤起城市居民对人类本性的真实体验,可以激发城市居民的生命激情,提高城市居民的生命质量。一句话,在北京等等大中城市营造众多小片森林,对于城市居民日益下降的生命质量来说,是一剂起死回生、返老还童的良药。所以,在城市之中种植森林,是在人类的生存环境真正“山穷水尽”之后,对人类生命的一次拯救活动。人类是否可以通过自己的文化行为,对自己的命运进行调整和拯救?营造和推广城市森林将是就此对人类的一次考验。以下再顺便提及三个相关问题。小片森林有多大?可以安排3亩、10亩、20亩、30亩、40亩、50亩等不同规模的森林,错杂分布在城市的不同地区。由于森林的生态效用远远高于草地和花坛,维护成本又远远低于草地和花坛所需,建议所有城市少种花草多种树。种植什么树种最合适?全部种植当地树种,挑选当地最有代表性的、最具有观赏性的、生态效果最好的原生态树种。拿北京为例,早在几十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北京人(后来还有山顶洞人)就终日生息于华北平原上椴树、槭树、栾树、白蜡树、核桃楸树错杂交汇的广袤森林中。如果我们能够让这些古老的森林在北京市区重新出现,其对于北京居民的意义,非语言所可言尽。除小片森林之外,建议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重庆、天津、沈阳等等特建议北京市区多多营造小片森林
 
的平原上。直到最近三千年,由于政治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群体的扩大,人类才逐步创造了城市,居住在城市中的人口占比例逐渐增大。可是城市的存在形态跟整个自然生态环境相脱离,人类在以往几百万年发展史上所形成的生物特征和心理特征,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并没有完全改造、调整、适应过来。人类所有的神经都不是为城市生活而生长的,所以,当他们将自己拔出森林、抛入荒凉的城市之中,他们就像刚刚断奶的孩子一样恐慌、绝望。可是,他们却像虚荣而又要强的成年人那样假装高兴、假装适应,他们甚至假装不需要森林也照样活得滋润而又幸福,实际上他们却越过越疲惫,越过越扭曲。在城市营造小片森林,是在神经深处对人类心灵的抚慰。森林可以唤起城市居民对人类本性的真实体验,可以激发城市居民的生命激情,提高城市居民的生命质量。一句话,在北京等等大中城市营造众多小片森林,对于城市居民日益下降的生命质量来说,是一剂起死回生、返老还童的良药。所以,在城市之中种植森林,是在人类的生存环境真正“山穷水尽”之后,对人类生命的一次拯救活动。人类是否可以通过自己的文化行为,对自己的命运进行调整和拯救?营造和推广城市森林将是就此对人类的一次考验。以下再顺便提及三个相关问题。小片森林有多大?可以安排3亩、10亩、20亩、30亩、40亩、50亩等不同规模的森林,错杂分布在城市的不同地区。由于森林的生态效用远远高于草地和花坛,维护成本又远远低于草地和花坛所需,建议所有城市少种花草多种树。种植什么树种最合适?全部种植当地树种,挑选当地最有代表性的、最具有观赏性的、生态效果最好的原生态树种。拿北京为例,早在几十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北京人(后来还有山顶洞人)就终日生息于华北平原上椴树、槭树、栾树、白蜡树、核桃楸树错杂交汇的广袤森林中。如果我们能够让这些古老的森林在北京市区重新出现,其对于北京居民的意义,非语言所可言尽。除小片森林之外,建议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重庆、天津、沈阳等等特

 

建议北京市区多多营造小片森林摩罗(林风眠:秋林山村)如果一座城市只有钢筋混凝土建筑,这座城市只能被称为废墟。当此城市化运动在中国大踏步推进的时期,那些干硬单调、面目严重雷同的城市正在一天天变成废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类的视觉疲倦而又苍凉,神经紧张而又脆弱,心理焦虑而又扭曲。久而久之,人类的生命必将一天天萎缩、一天天干涸,地球上的生命系统将全面退化、凋谢,世界的前景不堪设想。为了抵制城市的废墟化,建议北京市和其他中国大中城市在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中,适当安排小片森林穿插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之间。为什么必须腾出空间种植森林?理由如下:首先,城市居民像蠕虫一样成天奔波在钢筋混凝土的废墟之中,满目所及全是干硬的建筑物,视觉神经的连续性疲惫必将导致心理上的绝望和麻木。一块块小片森林可以将连绵几十里的干硬建筑群点缀得柔和一些,从而减少居民的疲惫和厌倦,提高居民对城市的认同和热爱。虽然树木的高度远远不能掩藏堆金叠银的高楼大厦,可是因为人体的高度远在树木之下,当人们从树林旁边或者树林之中穿过的时候,那些高楼大厦将会间隙性地被树木挡住,人们的眼睛因而可以得到短暂的休息。不要以为那些高楼价值连城就能颐养我们的眼睛,即使每座高楼都是艺术珍品,一座只有人工作品(高楼)而缺少自然事物的城市依然只能是一堆垃圾、一堆废墟,它们是地球的肿瘤和创痛。遍布城市的小森林不但是对城市居民视觉感官和心理的拯救,也是对城市废墟的改造和对地球创痛的治疗。其次,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如果从猿人时代算起,森林已经养育了人类300万年。即使从智人时代算起,人类对森林的依恋也有30万年的历史。人类迄今为止所形成的生物特征和心理特征,主要是适应着森林的生物系统和生命形态而造就的,人类的神经跟森林的神经紧密相连。直到大约一万年前,人类出现了农业,才逐渐从森林中转移到适宜耕作

 

大城市,在城市郊区营造1-3万亩的大型森林(或者利用郊区山林),作为城市居民休闲的处所。人类曾经怎样依赖森林和自然,如今又是怎样依恋森林和自然,人类所建立的庞大知识体系是如何地以自然知识为基础,所有这一切人类自己早就遗忘,可是人类的神经系统对此还保留着隐晦而又模糊的记忆。人类只要一走进树林,这些记忆就会对人体各种器官和机能产生影响,神经将因此而舒缓,心灵将因此而温馨,感官将因此而滋润,社会压力将因此而缓解,城市噪音和灰尘对人们的围剿和伤害将因此而弱化。关于人类与森林的特殊关系,关于今天人类对于森林的特殊需求,几十年前就已经得到一些学者和一些国际组织的关注。1971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16届会议上,会议主办方积极主张尽快展开“关于人类聚居地的生态综合研究”,与会专家提出了“城市森林”的概念,他们提倡在日渐荒漠化的城市中建立以森林植被为主体的综合性生态环境。“生态城市”的概念应运而生。这种国际背景对于我们今天倡议在北京等等大中城市多多营造小片森林,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支持力量。大城市,在城市郊区营造1-3万亩的大型森林(或者利用郊区山林),作为城市居民休闲的处所。人类曾经怎样依赖森林和自然,如今又是怎样依恋森林和自然,人类所建立的庞大知识体系是如何地以自然知识为基础,所有这一切人类自己早就遗忘,可是人类的神经系统对此还保留着隐晦而又模糊的记忆。人类只要一走进树林,这些记忆就会对人体各种器官和机能产生影响,神经将因此而舒缓,心灵将因此而温馨,感官将因此而滋润,社会压力将因此而缓解,城市噪音和灰尘对人们的围剿和伤害将因此而弱化。关于人类与森林的特殊关系,关于今天人类对于森林的特殊需求,几十年前就已经得到一些学者和一些国际组织的关注。1971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16届会议上,会议主办方积极主张尽快展开“关于人类聚居地的生态综合研究”,与会专家提出了“城市森林”的概念,他们提倡在日渐荒漠化的城市中建立以森林植被为主体的综合性生态环境。“生态城市”的概念应运而生。这种国际背景对于我们今天倡议在北京等等大中城市多多营造小片森林,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支持力量。建议北京市区多多营造小片森林,以造就“生态城市”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林风眠:秋林山村)

如果一座城市只有钢筋混凝土建筑,这座城市只能被称为废墟。当此城市化运动在中国大踏步推进的时期,那些干硬单调、面目严重雷同的城市正在一天天变成废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类的视觉疲倦而又苍凉,神经紧张而又脆弱,心理焦虑而又扭曲。久而久之,人类的生命必将一天天萎缩、一天天干涸,地球上的生命系统将全面退化、凋谢,世界的前景不堪设想。

为了抵制城市的废墟化,建议北京市和其他中国大中城市在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中,适当安排小片森林穿插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之间。

为什么必须腾出空间种植森林?理由如下:

首先,城市居民像蠕虫一样成天奔波在钢筋混凝土的废墟之中,满目所及全是干硬的建筑物,视觉神经的连续性疲惫必将导致心理上的绝望和麻木。一块块小片森林可以将连绵几十里的干硬建筑群点缀得柔和一些,从而减少居民的疲惫和厌倦,提高居民对城市的认同和热爱。虽然树木的高度远远不能掩藏堆金叠银的高楼大厦,可是因为人体的高度远在树木之下,当人们从树林旁边或者树林之中穿过的时候,那些高楼大厦将会间隙性地被树木挡住,人们的眼睛因而可以得到短暂的休息。不要以为那些高楼价值连城就能颐养我们的眼睛,即使每座高楼都是艺术珍品,一座只有人工作品(高楼)而缺少自然事物的城市依然只能是一堆垃圾、一堆废墟,它们是地球的肿瘤和创痛。遍布城市的小森林不但是对城市居民视觉感官和心理的拯救,也是对城市废墟的改造和对地球创痛的治疗。

其次,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如果从猿人时代算起,森林已经养育了人类大城市,在城市郊区营造1-3万亩的大型森林(或者利用郊区山林),作为城市居民休闲的处所。人类曾经怎样依赖森林和自然,如今又是怎样依恋森林和自然,人类所建立的庞大知识体系是如何地以自然知识为基础,所有这一切人类自己早就遗忘,可是人类的神经系统对此还保留着隐晦而又模糊的记忆。人类只要一走进树林,这些记忆就会对人体各种器官和机能产生影响,神经将因此而舒缓,心灵将因此而温馨,感官将因此而滋润,社会压力将因此而缓解,城市噪音和灰尘对人们的围剿和伤害将因此而弱化。关于人类与森林的特殊关系,关于今天人类对于森林的特殊需求,几十年前就已经得到一些学者和一些国际组织的关注。1971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16届会议上,会议主办方积极主张尽快展开“关于人类聚居地的生态综合研究”,与会专家提出了“城市森林”的概念,他们提倡在日渐荒漠化的城市中建立以森林植被为主体的综合性生态环境。“生态城市”的概念应运而生。这种国际背景对于我们今天倡议在北京等等大中城市多多营造小片森林,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支持力量。300万年。即使从智人时代算起,人类对森林的依恋也有30的平原上。直到最近三千年,由于政治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群体的扩大,人类才逐步创造了城市,居住在城市中的人口占比例逐渐增大。可是城市的存在形态跟整个自然生态环境相脱离,人类在以往几百万年发展史上所形成的生物特征和心理特征,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并没有完全改造、调整、适应过来。人类所有的神经都不是为城市生活而生长的,所以,当他们将自己拔出森林、抛入荒凉的城市之中,他们就像刚刚断奶的孩子一样恐慌、绝望。可是,他们却像虚荣而又要强的成年人那样假装高兴、假装适应,他们甚至假装不需要森林也照样活得滋润而又幸福,实际上他们却越过越疲惫,越过越扭曲。在城市营造小片森林,是在神经深处对人类心灵的抚慰。森林可以唤起城市居民对人类本性的真实体验,可以激发城市居民的生命激情,提高城市居民的生命质量。一句话,在北京等等大中城市营造众多小片森林,对于城市居民日益下降的生命质量来说,是一剂起死回生、返老还童的良药。所以,在城市之中种植森林,是在人类的生存环境真正“山穷水尽”之后,对人类生命的一次拯救活动。人类是否可以通过自己的文化行为,对自己的命运进行调整和拯救?营造和推广城市森林将是就此对人类的一次考验。以下再顺便提及三个相关问题。小片森林有多大?可以安排3亩、10亩、20亩、30亩、40亩、50亩等不同规模的森林,错杂分布在城市的不同地区。由于森林的生态效用远远高于草地和花坛,维护成本又远远低于草地和花坛所需,建议所有城市少种花草多种树。种植什么树种最合适?全部种植当地树种,挑选当地最有代表性的、最具有观赏性的、生态效果最好的原生态树种。拿北京为例,早在几十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北京人(后来还有山顶洞人)就终日生息于华北平原上椴树、槭树、栾树、白蜡树、核桃楸树错杂交汇的广袤森林中。如果我们能够让这些古老的森林在北京市区重新出现,其对于北京居民的意义,非语言所可言尽。除小片森林之外,建议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重庆、天津、沈阳等等特万年的历史。人类迄今为止所形成的生物特征和心理特征,主要是适应着森林的生物系统和生命形态而造就的,人类的神经跟森林的神经紧密相连。直到大约一万年前,人类出现了农业,才逐渐从森林中转移到适宜耕作的平原上。直到最近三千年,由于政治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群体的扩大,人类才逐步创造了城市,居住在城市中的人口占比例逐渐增大。可是城市的存在形态跟整个自然生态环境相脱离,人类在以往几百万年发展史上所形成的生物特征和心理特征,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并没有完全改造、调整、适应过来。人类所有的神经都不是为城市生活而生长的,所以,当他们将自己拔出森林、抛入荒凉的城市之中,他们就像刚刚断奶的孩子一样恐慌、绝望。可是,他们却像虚荣而又要强的成年人那样假装高兴、假装适应,他们甚至假装不需要森林也照样活得滋润而又幸福,实际上他们却越过越疲惫,越过越扭曲。

在城市营造小片森林,是在神经深处对人类心灵的抚慰。森林可以唤起城市居民对人类本性的真实体验,可以激发城市居民的生命激情,提高城市居民的生命质量。一句话,在北京等等大中城市营造众多小片森林,对于城市居民日益下降的生命质量来说,是一剂起死回生、返老还童的良药。

大城市,在城市郊区营造1-3万亩的大型森林(或者利用郊区山林),作为城市居民休闲的处所。人类曾经怎样依赖森林和自然,如今又是怎样依恋森林和自然,人类所建立的庞大知识体系是如何地以自然知识为基础,所有这一切人类自己早就遗忘,可是人类的神经系统对此还保留着隐晦而又模糊的记忆。人类只要一走进树林,这些记忆就会对人体各种器官和机能产生影响,神经将因此而舒缓,心灵将因此而温馨,感官将因此而滋润,社会压力将因此而缓解,城市噪音和灰尘对人们的围剿和伤害将因此而弱化。关于人类与森林的特殊关系,关于今天人类对于森林的特殊需求,几十年前就已经得到一些学者和一些国际组织的关注。1971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16届会议上,会议主办方积极主张尽快展开“关于人类聚居地的生态综合研究”,与会专家提出了“城市森林”的概念,他们提倡在日渐荒漠化的城市中建立以森林植被为主体的综合性生态环境。“生态城市”的概念应运而生。这种国际背景对于我们今天倡议在北京等等大中城市多多营造小片森林,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支持力量。

所以,在城市之中种植森林,是在人类的生存环境真正“山穷水尽”之后,对人类生命的一次拯救活动。人类是否可以通过自己的文化行为,对自己的命运进行调整和拯救?营造和推广城市森林将是就此对人类的一次考验。

建议北京市区多多营造小片森林摩罗(林风眠:秋林山村)如果一座城市只有钢筋混凝土建筑,这座城市只能被称为废墟。当此城市化运动在中国大踏步推进的时期,那些干硬单调、面目严重雷同的城市正在一天天变成废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类的视觉疲倦而又苍凉,神经紧张而又脆弱,心理焦虑而又扭曲。久而久之,人类的生命必将一天天萎缩、一天天干涸,地球上的生命系统将全面退化、凋谢,世界的前景不堪设想。为了抵制城市的废墟化,建议北京市和其他中国大中城市在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中,适当安排小片森林穿插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之间。为什么必须腾出空间种植森林?理由如下:首先,城市居民像蠕虫一样成天奔波在钢筋混凝土的废墟之中,满目所及全是干硬的建筑物,视觉神经的连续性疲惫必将导致心理上的绝望和麻木。一块块小片森林可以将连绵几十里的干硬建筑群点缀得柔和一些,从而减少居民的疲惫和厌倦,提高居民对城市的认同和热爱。虽然树木的高度远远不能掩藏堆金叠银的高楼大厦,可是因为人体的高度远在树木之下,当人们从树林旁边或者树林之中穿过的时候,那些高楼大厦将会间隙性地被树木挡住,人们的眼睛因而可以得到短暂的休息。不要以为那些高楼价值连城就能颐养我们的眼睛,即使每座高楼都是艺术珍品,一座只有人工作品(高楼)而缺少自然事物的城市依然只能是一堆垃圾、一堆废墟,它们是地球的肿瘤和创痛。遍布城市的小森林不但是对城市居民视觉感官和心理的拯救,也是对城市废墟的改造和对地球创痛的治疗。其次,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如果从猿人时代算起,森林已经养育了人类300万年。即使从智人时代算起,人类对森林的依恋也有30万年的历史。人类迄今为止所形成的生物特征和心理特征,主要是适应着森林的生物系统和生命形态而造就的,人类的神经跟森林的神经紧密相连。直到大约一万年前,人类出现了农业,才逐渐从森林中转移到适宜耕作以下再顺便提及三个相关问题。

小片森林有多大?可以安排3亩、10大城市,在城市郊区营造1-3万亩的大型森林(或者利用郊区山林),作为城市居民休闲的处所。人类曾经怎样依赖森林和自然,如今又是怎样依恋森林和自然,人类所建立的庞大知识体系是如何地以自然知识为基础,所有这一切人类自己早就遗忘,可是人类的神经系统对此还保留着隐晦而又模糊的记忆。人类只要一走进树林,这些记忆就会对人体各种器官和机能产生影响,神经将因此而舒缓,心灵将因此而温馨,感官将因此而滋润,社会压力将因此而缓解,城市噪音和灰尘对人们的围剿和伤害将因此而弱化。关于人类与森林的特殊关系,关于今天人类对于森林的特殊需求,几十年前就已经得到一些学者和一些国际组织的关注。1971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16届会议上,会议主办方积极主张尽快展开“关于人类聚居地的生态综合研究”,与会专家提出了“城市森林”的概念,他们提倡在日渐荒漠化的城市中建立以森林植被为主体的综合性生态环境。“生态城市”的概念应运而生。这种国际背景对于我们今天倡议在北京等等大中城市多多营造小片森林,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支持力量。亩、20亩、30亩、40亩、50亩等不同规模的森林,错杂分布在城市的不同地区。由于森林的生态效用远远高于草地和花坛,维护成本又远远低于草地和花坛所需,建议所有城市少种花草多种树。

种植什么树种最合适?全部种植当地树种,挑选当地最有代表性的、最具有观赏性的、生态效果最好的原生态树种。拿北京为例,早在几十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北京人(后来还有山顶洞人)就终日生息于华北平原上椴树、槭树、栾树、白蜡树、核桃楸树错杂交汇的广袤森林中。如果我们能够让这些古老的森林在北京市区重新出现,其对于北京居民的意义,非语言所可言尽。

除小片森林之外,建议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重庆、天津、沈阳等等特大城市,在城市郊区营造1-3万亩的大型森林(或者利用郊区山林),作为城市居民休闲的处所。人类曾经怎样依赖森林和自然,如今又是怎样依恋森林和自然,人类所建立的庞大知识体系是如何地以自然知识为基础,所有这一切人类自己早就遗忘,可是人类的神经系统对此还保留着隐晦而又模糊的记忆。人类只要一走进树林,这些记忆就会对人体各种器官和机能产生影响,神经将因此而舒缓,心灵将因此而温馨,感官将因此而滋润,社会压力将因此而缓解,城市噪音和灰尘对人们的围剿和伤害将因此而弱化。

大城市,在城市郊区营造1-3万亩的大型森林(或者利用郊区山林),作为城市居民休闲的处所。人类曾经怎样依赖森林和自然,如今又是怎样依恋森林和自然,人类所建立的庞大知识体系是如何地以自然知识为基础,所有这一切人类自己早就遗忘,可是人类的神经系统对此还保留着隐晦而又模糊的记忆。人类只要一走进树林,这些记忆就会对人体各种器官和机能产生影响,神经将因此而舒缓,心灵将因此而温馨,感官将因此而滋润,社会压力将因此而缓解,城市噪音和灰尘对人们的围剿和伤害将因此而弱化。关于人类与森林的特殊关系,关于今天人类对于森林的特殊需求,几十年前就已经得到一些学者和一些国际组织的关注。1971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16届会议上,会议主办方积极主张尽快展开“关于人类聚居地的生态综合研究”,与会专家提出了“城市森林”的概念,他们提倡在日渐荒漠化的城市中建立以森林植被为主体的综合性生态环境。“生态城市”的概念应运而生。这种国际背景对于我们今天倡议在北京等等大中城市多多营造小片森林,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支持力量。

关于人类与森林的特殊关系,关于今天人类对于森林的特殊需求,几十年前就已经得到一些学者和一些国际组织的关注。1971建议北京市区多多营造小片森林摩罗(林风眠:秋林山村)如果一座城市只有钢筋混凝土建筑,这座城市只能被称为废墟。当此城市化运动在中国大踏步推进的时期,那些干硬单调、面目严重雷同的城市正在一天天变成废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类的视觉疲倦而又苍凉,神经紧张而又脆弱,心理焦虑而又扭曲。久而久之,人类的生命必将一天天萎缩、一天天干涸,地球上的生命系统将全面退化、凋谢,世界的前景不堪设想。为了抵制城市的废墟化,建议北京市和其他中国大中城市在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中,适当安排小片森林穿插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之间。为什么必须腾出空间种植森林?理由如下:首先,城市居民像蠕虫一样成天奔波在钢筋混凝土的废墟之中,满目所及全是干硬的建筑物,视觉神经的连续性疲惫必将导致心理上的绝望和麻木。一块块小片森林可以将连绵几十里的干硬建筑群点缀得柔和一些,从而减少居民的疲惫和厌倦,提高居民对城市的认同和热爱。虽然树木的高度远远不能掩藏堆金叠银的高楼大厦,可是因为人体的高度远在树木之下,当人们从树林旁边或者树林之中穿过的时候,那些高楼大厦将会间隙性地被树木挡住,人们的眼睛因而可以得到短暂的休息。不要以为那些高楼价值连城就能颐养我们的眼睛,即使每座高楼都是艺术珍品,一座只有人工作品(高楼)而缺少自然事物的城市依然只能是一堆垃圾、一堆废墟,它们是地球的肿瘤和创痛。遍布城市的小森林不但是对城市居民视觉感官和心理的拯救,也是对城市废墟的改造和对地球创痛的治疗。其次,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如果从猿人时代算起,森林已经养育了人类300万年。即使从智人时代算起,人类对森林的依恋也有30万年的历史。人类迄今为止所形成的生物特征和心理特征,主要是适应着森林的生物系统和生命形态而造就的,人类的神经跟森林的神经紧密相连。直到大约一万年前,人类出现了农业,才逐渐从森林中转移到适宜耕作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16届会议上,会议主办方积极主张尽快展开“关于人类聚居地的生态综合研究”,与会专家提出了“城市森林”的概念,他们提倡在日渐荒漠化的城市中建立以森林植被为主体的综合性生态环境。“生态城市”的概念应运而生。这种国际背景对于我们今天倡议在北京等等大中城市多多营造小片森林,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支持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