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到郑板桥的家乡探寻文化的奥秘  

2007-05-20 00:24:36|  分类: 教育·语文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郑板桥的家乡探寻文化的奥秘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堪称生机勃勃。他的作品充分显示了他对苏中平原风土人情和饮食文化的迷恋。我越来越认为他可能是当代文坛唯一一位有文化的作家,跟他相比,别的作家都不过是在写字而已。我写过好几篇关于汪曾祺的论文,对他的作品比较熟悉。这回能够见到养育出这些文字的泥土,真是亲切得很。这一次过于来去匆匆,无暇亲历高邮看看汪曾祺的运河及大淖、吃吃汪曾祺的干丝和烧饼,多少有点遗憾,但就风物而言,可以权且将兴化之游当作高邮之游。郑板桥的家乡对于学习语文具有正确的理解。当下中国的基础教育,似乎跟阅读结仇,那些校长们、那些教师们、那些学生家长们结成统一战线,联合反对学生的阅读实践。他们整天机敏而又紧张地滴溜着一双贼眼,随时准备猛扑过去一把夺下孩子手头的读物。不少学生就这样被扼杀了学习语文的热情,还有一些学生因为热爱阅读而受到残酷打击直到酿成悲剧(我的亲戚中就有,参看本博客教育杂谈栏目《一位优秀学生为读书而付出生命》)。他们只知道逼迫学生练习那些垃圾题,恨不得几天工夫就让学生的把脑子堵死、把灵性掐灭。可是郑板桥的家乡竟然正在学生中推进读书工程,这个读书工程的推荐书目中,就有我参与编写的《新语文读本》(修订版,广西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我的讲课就是呼应着他们的读书工程而展开的,题目是《虚构文学作品在学生阅读结构中的地位》。我的演讲开篇就说:“学习语文其实非常简单,概括起来就是那么四个字:多读多写。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坐下来专门讨论阅读问题,就因为这四个字的简单道理在当下的教育界得不到理解和支持,更加无法落实,我们不得不到处给教育界的人们、给学生家长宣讲这个简单的道理。”很显然,郑板桥家乡的校长、教师、学生家长都深通这个道理,他们的教育官员也认可这个道理,否则,这个读书工程是不可能展开的。跟这样的校长和教师交流语文教育问题,甚为愉悦。就整个中国而言,可以说孔夫子、屈原的后代竟然万众一心不准学生读书,说来荒唐而又辛酸
 
郑板桥的绿竹掩映着郑板桥的背影
 
郑板桥的绿竹掩映着郑板桥的背影郑板桥故居的重门雕花床前几天,到郑板桥的家乡江苏省兴化市讲课。我原先只听说有苏南苏北之分,到这里才第一次知道苏中之说。沃野千里的苏中平原文化积淀甚为深厚,誉称诗书画三绝的郑板桥就是其中的杰出人物。我兴致勃勃地参观了郑板桥纪念馆(跟兴化市博物馆合为一体),对纪念馆的建筑设计赞赏不已。我拍了不少照片作为研究民间文化的资料,这就是原汁原味的中国文化。兴化原系扬州府,今属泰州市。置县之前估计属于高邮县。这里风土甚好,历来为富庶之地。从其饮食、建筑、家具、室内装潢、工艺品等方面均能感受到它的富庶程度和文化品位。其城市住宅的建筑风格远胜于北京上海这些大都市,保留了古老传统的一丝俊逸和优雅。古色古香的郑板桥故居坐落在市中心,周边所有的建筑都在与这座规模很小的建筑相呼应,没有任何建筑为了炫耀财富或时尚而破坏这种古朴典雅的氛围。这一点几乎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到过的许多中国城市,在建筑上一律只有一堆堆的西洋复制品,称之为洋垃圾也不算刻薄。越是大城市这种毛病越是严重,简直惨不忍睹。上海人认为给巨大的混凝土堆穿上一身玻璃制服就是国际化,北京人认为给钢筋架子戴上一顶琉璃瓦帽子就是中国风格,都让人哭笑不得。是不是可以说苏中平原毕竟是扬州八怪、泰州学派以及秦少游、施耐庵的故乡,才有相应的底气保持自己的一点文化特色?可是,比他们影响更大的文化巨人的故乡(比如孔子的曲阜、墨子的滕州、陶渊明的九江等等),不是也守不住一丝前贤的神韵吗?为什么?吾一时不可得其解也。总之,到这里走一遭,马上理解了这里为什么能养育出秦少游、王艮、郑板桥这样有风骨有情调的艺术家和文化人。游历期间我老惦念着汪曾祺。汪曾祺高邮人氏,那里有个汪曾祺纪念馆,我还经常收到他们编印的研究材料。汪曾祺的性格虽然比乡贤郑前辈柔弱一些,但他懂得如何欣赏生活的诗意,是一个有情调有品位的作家

到郑板桥的家乡探寻文化的奥秘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堪称生机勃勃。他的作品充分显示了他对苏中平原风土人情和饮食文化的迷恋。我越来越认为他可能是当代文坛唯一一位有文化的作家,跟他相比,别的作家都不过是在写字而已。我写过好几篇关于汪曾祺的论文,对他的作品比较熟悉。这回能够见到养育出这些文字的泥土,真是亲切得很。这一次过于来去匆匆,无暇亲历高邮看看汪曾祺的运河及大淖、吃吃汪曾祺的干丝和烧饼,多少有点遗憾,但就风物而言,可以权且将兴化之游当作高邮之游。郑板桥的家乡对于学习语文具有正确的理解。当下中国的基础教育,似乎跟阅读结仇,那些校长们、那些教师们、那些学生家长们结成统一战线,联合反对学生的阅读实践。他们整天机敏而又紧张地滴溜着一双贼眼,随时准备猛扑过去一把夺下孩子手头的读物。不少学生就这样被扼杀了学习语文的热情,还有一些学生因为热爱阅读而受到残酷打击直到酿成悲剧(我的亲戚中就有,参看本博客教育杂谈栏目《一位优秀学生为读书而付出生命》)。他们只知道逼迫学生练习那些垃圾题,恨不得几天工夫就让学生的把脑子堵死、把灵性掐灭。可是郑板桥的家乡竟然正在学生中推进读书工程,这个读书工程的推荐书目中,就有我参与编写的《新语文读本》(修订版,广西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我的讲课就是呼应着他们的读书工程而展开的,题目是《虚构文学作品在学生阅读结构中的地位》。我的演讲开篇就说:“学习语文其实非常简单,概括起来就是那么四个字:多读多写。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坐下来专门讨论阅读问题,就因为这四个字的简单道理在当下的教育界得不到理解和支持,更加无法落实,我们不得不到处给教育界的人们、给学生家长宣讲这个简单的道理。”很显然,郑板桥家乡的校长、教师、学生家长都深通这个道理,他们的教育官员也认可这个道理,否则,这个读书工程是不可能展开的。跟这样的校长和教师交流语文教育问题,甚为愉悦。就整个中国而言,可以说孔夫子、屈原的后代竟然万众一心不准学生读书,说来荒唐而又辛酸
 
郑板桥故居的重门雕花床
,堪称生机勃勃。他的作品充分显示了他对苏中平原风土人情和饮食文化的迷恋。我越来越认为他可能是当代文坛唯一一位有文化的作家,跟他相比,别的作家都不过是在写字而已。我写过好几篇关于汪曾祺的论文,对他的作品比较熟悉。这回能够见到养育出这些文字的泥土,真是亲切得很。这一次过于来去匆匆,无暇亲历高邮看看汪曾祺的运河及大淖、吃吃汪曾祺的干丝和烧饼,多少有点遗憾,但就风物而言,可以权且将兴化之游当作高邮之游。郑板桥的家乡对于学习语文具有正确的理解。当下中国的基础教育,似乎跟阅读结仇,那些校长们、那些教师们、那些学生家长们结成统一战线,联合反对学生的阅读实践。他们整天机敏而又紧张地滴溜着一双贼眼,随时准备猛扑过去一把夺下孩子手头的读物。不少学生就这样被扼杀了学习语文的热情,还有一些学生因为热爱阅读而受到残酷打击直到酿成悲剧(我的亲戚中就有,参看本博客教育杂谈栏目《一位优秀学生为读书而付出生命》)。他们只知道逼迫学生练习那些垃圾题,恨不得几天工夫就让学生的把脑子堵死、把灵性掐灭。可是郑板桥的家乡竟然正在学生中推进读书工程,这个读书工程的推荐书目中,就有我参与编写的《新语文读本》(修订版,广西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我的讲课就是呼应着他们的读书工程而展开的,题目是《虚构文学作品在学生阅读结构中的地位》。我的演讲开篇就说:“学习语文其实非常简单,概括起来就是那么四个字:多读多写。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坐下来专门讨论阅读问题,就因为这四个字的简单道理在当下的教育界得不到理解和支持,更加无法落实,我们不得不到处给教育界的人们、给学生家长宣讲这个简单的道理。”很显然,郑板桥家乡的校长、教师、学生家长都深通这个道理,他们的教育官员也认可这个道理,否则,这个读书工程是不可能展开的。跟这样的校长和教师交流语文教育问题,甚为愉悦。就整个中国而言,可以说孔夫子、屈原的后代竟然万众一心不准学生读书,说来荒唐而又辛酸
 
。可是就苏中平原来说,秦少游、王艮(泰州学派首领)、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后代,正在热情饱满地读书,总算给我们带来了一丝欣慰。他们的读书热情一定得到了当地历史文化的养育和支持,否则哪能这样不为世风俗情所同化。诞生于苏中平原的文化成果,在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我们的《新语文读本》就收录了秦少游、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许多作品,汪曾祺更是当代作家中入选最多的写作者。整个《新语文读本》中,文章最多的就是鲁迅和汪曾祺。修订的时候我们曾经尽量删减他们的文字,最后依然是他们俩的作品最多。没办法,就因为他们的文字中文化积淀较他人更为深厚和纯正,而且适合推荐给中小学生。郑板桥纪念馆内庭和水池郑板桥纪念馆的墙头和回廊,当然,还有竹子和石头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动物图案某饭店人与飞鸟花卉和谐相处的木雕作品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花卉图案一郑板桥纪念馆花坛边上双喜字寿字郑板桥纪念馆内精美的船形木质建筑

前几天,到郑板桥的家乡江苏省兴化市讲课。我原先只听说有苏南苏北之分,到这里才第一次知道苏中之说。沃野千里的苏中平原文化积淀甚为深厚,誉称诗书画三绝的郑板桥就是其中的杰出人物。我兴致勃勃地参观了郑板桥纪念馆(跟兴化市博物馆合为一体),对纪念馆的建筑设计赞赏不已。我拍了不少照片作为研究民间文化的资料,这就是原汁原味的中国文化。

兴化原系扬州府,今属泰州市。置县之前估计属于高邮县。这里风土甚好,历来为富庶之地。从其饮食、建筑、家具、室内装潢、工艺品等方面均能感受到它的富庶程度和文化品位。其城市住宅的建筑风格远胜于北京上海这些大都市,保留了古老传统的一丝俊逸和优雅。

古色古香的郑板桥故居坐落在市中心,周边所有的建筑都在与这座规模很小的建筑相呼应,没有任何建筑为了炫耀财富或时尚而破坏这种古朴典雅的氛围。这一点几乎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到过的许多中国城市,在建筑上一律只有一堆堆的西洋复制品,称之为洋垃圾也不算刻薄。越是大城市这种毛病越是严重,简直惨不忍睹。上海人认为给巨大的混凝土堆穿上一身玻璃制服就是国际化,北京人认为给钢筋架子戴上一顶琉璃瓦帽子就是中国风格,都让人哭笑不得。

是不是可以说苏中平原毕竟是扬州八怪、泰州学派以及秦少游、施耐庵的故乡,才有相应的底气保持自己的一点文化特色?可是,比他们影响更大的文化巨人的故乡(比如孔子的曲阜、墨子的滕州、陶渊明的九江等等),不是也守不住一丝前贤的神韵吗?为什么?吾一时不可得其解也。

总之,到这里走一遭,马上理解了这里为什么能养育出秦少游、王艮、郑板桥这样有风骨有情调的艺术家和文化人。

,堪称生机勃勃。他的作品充分显示了他对苏中平原风土人情和饮食文化的迷恋。我越来越认为他可能是当代文坛唯一一位有文化的作家,跟他相比,别的作家都不过是在写字而已。我写过好几篇关于汪曾祺的论文,对他的作品比较熟悉。这回能够见到养育出这些文字的泥土,真是亲切得很。这一次过于来去匆匆,无暇亲历高邮看看汪曾祺的运河及大淖、吃吃汪曾祺的干丝和烧饼,多少有点遗憾,但就风物而言,可以权且将兴化之游当作高邮之游。郑板桥的家乡对于学习语文具有正确的理解。当下中国的基础教育,似乎跟阅读结仇,那些校长们、那些教师们、那些学生家长们结成统一战线,联合反对学生的阅读实践。他们整天机敏而又紧张地滴溜着一双贼眼,随时准备猛扑过去一把夺下孩子手头的读物。不少学生就这样被扼杀了学习语文的热情,还有一些学生因为热爱阅读而受到残酷打击直到酿成悲剧(我的亲戚中就有,参看本博客教育杂谈栏目《一位优秀学生为读书而付出生命》)。他们只知道逼迫学生练习那些垃圾题,恨不得几天工夫就让学生的把脑子堵死、把灵性掐灭。可是郑板桥的家乡竟然正在学生中推进读书工程,这个读书工程的推荐书目中,就有我参与编写的《新语文读本》(修订版,广西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我的讲课就是呼应着他们的读书工程而展开的,题目是《虚构文学作品在学生阅读结构中的地位》。我的演讲开篇就说:“学习语文其实非常简单,概括起来就是那么四个字:多读多写。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坐下来专门讨论阅读问题,就因为这四个字的简单道理在当下的教育界得不到理解和支持,更加无法落实,我们不得不到处给教育界的人们、给学生家长宣讲这个简单的道理。”很显然,郑板桥家乡的校长、教师、学生家长都深通这个道理,他们的教育官员也认可这个道理,否则,这个读书工程是不可能展开的。跟这样的校长和教师交流语文教育问题,甚为愉悦。就整个中国而言,可以说孔夫子、屈原的后代竟然万众一心不准学生读书,说来荒唐而又辛酸游历期间我老惦念着汪曾祺。汪曾祺高邮人氏,那里有个汪曾祺纪念馆,我还经常收到他们编印的研究材料。汪曾祺的性格虽然比乡贤郑前辈柔弱一些,但他懂得如何欣赏生活的诗意,是一个有情调有品位的作家,堪称生机勃勃。他的作品充分显示了他对苏中平原风土人情和饮食文化的迷恋。我越来越认为他可能是当代文坛唯一一位有文化的作家,跟他相比,别的作家都不过是在写字而已。我写过好几篇关于汪曾祺的论文,对他的作品比较熟悉。这回能够见到养育出这些文字的泥土,真是亲切得很。这一次过于来去匆匆,无暇亲历高邮看看汪曾祺的运河及大淖、吃吃汪曾祺的干丝和烧饼,多少有点遗憾,但就风物而言,可以权且将兴化之游当作高邮之游。

郑板桥的家乡对于学习语文具有正确的理解。当下中国的基础教育,似乎跟阅读结仇,那些校长们、那些教师们、那些学生家长们结成统一战线,联合反对学生的阅读实践。他们整天机敏而又紧张地滴溜着一双贼眼,随时准备猛扑过去一把夺下孩子手头的读物。不少学生就这样被扼杀了学习语文的热情,还有一些学生因为热爱阅读而受到残酷打击直到酿成悲剧(我的亲戚中就有,参看本博客教育杂谈栏目郑板桥的绿竹掩映着郑板桥的背影郑板桥故居的重门雕花床前几天,到郑板桥的家乡江苏省兴化市讲课。我原先只听说有苏南苏北之分,到这里才第一次知道苏中之说。沃野千里的苏中平原文化积淀甚为深厚,誉称诗书画三绝的郑板桥就是其中的杰出人物。我兴致勃勃地参观了郑板桥纪念馆(跟兴化市博物馆合为一体),对纪念馆的建筑设计赞赏不已。我拍了不少照片作为研究民间文化的资料,这就是原汁原味的中国文化。兴化原系扬州府,今属泰州市。置县之前估计属于高邮县。这里风土甚好,历来为富庶之地。从其饮食、建筑、家具、室内装潢、工艺品等方面均能感受到它的富庶程度和文化品位。其城市住宅的建筑风格远胜于北京上海这些大都市,保留了古老传统的一丝俊逸和优雅。古色古香的郑板桥故居坐落在市中心,周边所有的建筑都在与这座规模很小的建筑相呼应,没有任何建筑为了炫耀财富或时尚而破坏这种古朴典雅的氛围。这一点几乎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到过的许多中国城市,在建筑上一律只有一堆堆的西洋复制品,称之为洋垃圾也不算刻薄。越是大城市这种毛病越是严重,简直惨不忍睹。上海人认为给巨大的混凝土堆穿上一身玻璃制服就是国际化,北京人认为给钢筋架子戴上一顶琉璃瓦帽子就是中国风格,都让人哭笑不得。是不是可以说苏中平原毕竟是扬州八怪、泰州学派以及秦少游、施耐庵的故乡,才有相应的底气保持自己的一点文化特色?可是,比他们影响更大的文化巨人的故乡(比如孔子的曲阜、墨子的滕州、陶渊明的九江等等),不是也守不住一丝前贤的神韵吗?为什么?吾一时不可得其解也。总之,到这里走一遭,马上理解了这里为什么能养育出秦少游、王艮、郑板桥这样有风骨有情调的艺术家和文化人。游历期间我老惦念着汪曾祺。汪曾祺高邮人氏,那里有个汪曾祺纪念馆,我还经常收到他们编印的研究材料。汪曾祺的性格虽然比乡贤郑前辈柔弱一些,但他懂得如何欣赏生活的诗意,是一个有情调有品位的作家一位优秀学生为读书而付出生命》)。他们只知道逼迫学生练习那些垃圾题,恨不得几天工夫就让学生的把脑子堵死、把灵性掐灭。

郑板桥的绿竹掩映着郑板桥的背影郑板桥故居的重门雕花床前几天,到郑板桥的家乡江苏省兴化市讲课。我原先只听说有苏南苏北之分,到这里才第一次知道苏中之说。沃野千里的苏中平原文化积淀甚为深厚,誉称诗书画三绝的郑板桥就是其中的杰出人物。我兴致勃勃地参观了郑板桥纪念馆(跟兴化市博物馆合为一体),对纪念馆的建筑设计赞赏不已。我拍了不少照片作为研究民间文化的资料,这就是原汁原味的中国文化。兴化原系扬州府,今属泰州市。置县之前估计属于高邮县。这里风土甚好,历来为富庶之地。从其饮食、建筑、家具、室内装潢、工艺品等方面均能感受到它的富庶程度和文化品位。其城市住宅的建筑风格远胜于北京上海这些大都市,保留了古老传统的一丝俊逸和优雅。古色古香的郑板桥故居坐落在市中心,周边所有的建筑都在与这座规模很小的建筑相呼应,没有任何建筑为了炫耀财富或时尚而破坏这种古朴典雅的氛围。这一点几乎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到过的许多中国城市,在建筑上一律只有一堆堆的西洋复制品,称之为洋垃圾也不算刻薄。越是大城市这种毛病越是严重,简直惨不忍睹。上海人认为给巨大的混凝土堆穿上一身玻璃制服就是国际化,北京人认为给钢筋架子戴上一顶琉璃瓦帽子就是中国风格,都让人哭笑不得。是不是可以说苏中平原毕竟是扬州八怪、泰州学派以及秦少游、施耐庵的故乡,才有相应的底气保持自己的一点文化特色?可是,比他们影响更大的文化巨人的故乡(比如孔子的曲阜、墨子的滕州、陶渊明的九江等等),不是也守不住一丝前贤的神韵吗?为什么?吾一时不可得其解也。总之,到这里走一遭,马上理解了这里为什么能养育出秦少游、王艮、郑板桥这样有风骨有情调的艺术家和文化人。游历期间我老惦念着汪曾祺。汪曾祺高邮人氏,那里有个汪曾祺纪念馆,我还经常收到他们编印的研究材料。汪曾祺的性格虽然比乡贤郑前辈柔弱一些,但他懂得如何欣赏生活的诗意,是一个有情调有品位的作家可是郑板桥的家乡竟然正在学生中推进读书工程,这个读书工程的推荐书目中,就有我参与编写的《新语文读本》(修订版,广西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我的讲课就是呼应着他们的读书工程而展开的,题目是《虚构文学作品在学生阅读结构中的地位》。我的演讲开篇就说:“学习语文其实非常简单,概括起来就是那么四个字:多读多写。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坐下来专门讨论阅读问题,就因为这四个字的简单道理在当下的教育界得不到理解和支持,更加无法落实,我们不得不到处给教育界的人们、给学生家长宣讲这个简单的道理。”

很显然,郑板桥家乡的校长、教师、学生家长都深通这个道理,他们的教育官员也认可这个道理,否则,这个读书工程是不可能展开的。跟这样的校长和教师交流语文教育问题,甚为愉悦。

就整个中国而言,可以说孔夫子、屈原的后代竟然万众一心不准学生读书,说来荒唐而又辛酸。可是就苏中平原来说,秦少游、王艮(泰州学派首领)、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后代,正在热情饱满地读书,总算给我们带来了一丝欣慰。他们的读书热情一定得到了当地历史文化的养育和支持,否则哪能这样不为世风俗情所同化。

诞生于苏中平原的文化成果,在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我们的《新语文读本》就收录了秦少游、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许多作品,汪曾祺更是当代作家中入选最多的写作者。

郑板桥的绿竹掩映着郑板桥的背影郑板桥故居的重门雕花床前几天,到郑板桥的家乡江苏省兴化市讲课。我原先只听说有苏南苏北之分,到这里才第一次知道苏中之说。沃野千里的苏中平原文化积淀甚为深厚,誉称诗书画三绝的郑板桥就是其中的杰出人物。我兴致勃勃地参观了郑板桥纪念馆(跟兴化市博物馆合为一体),对纪念馆的建筑设计赞赏不已。我拍了不少照片作为研究民间文化的资料,这就是原汁原味的中国文化。兴化原系扬州府,今属泰州市。置县之前估计属于高邮县。这里风土甚好,历来为富庶之地。从其饮食、建筑、家具、室内装潢、工艺品等方面均能感受到它的富庶程度和文化品位。其城市住宅的建筑风格远胜于北京上海这些大都市,保留了古老传统的一丝俊逸和优雅。古色古香的郑板桥故居坐落在市中心,周边所有的建筑都在与这座规模很小的建筑相呼应,没有任何建筑为了炫耀财富或时尚而破坏这种古朴典雅的氛围。这一点几乎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到过的许多中国城市,在建筑上一律只有一堆堆的西洋复制品,称之为洋垃圾也不算刻薄。越是大城市这种毛病越是严重,简直惨不忍睹。上海人认为给巨大的混凝土堆穿上一身玻璃制服就是国际化,北京人认为给钢筋架子戴上一顶琉璃瓦帽子就是中国风格,都让人哭笑不得。是不是可以说苏中平原毕竟是扬州八怪、泰州学派以及秦少游、施耐庵的故乡,才有相应的底气保持自己的一点文化特色?可是,比他们影响更大的文化巨人的故乡(比如孔子的曲阜、墨子的滕州、陶渊明的九江等等),不是也守不住一丝前贤的神韵吗?为什么?吾一时不可得其解也。总之,到这里走一遭,马上理解了这里为什么能养育出秦少游、王艮、郑板桥这样有风骨有情调的艺术家和文化人。游历期间我老惦念着汪曾祺。汪曾祺高邮人氏,那里有个汪曾祺纪念馆,我还经常收到他们编印的研究材料。汪曾祺的性格虽然比乡贤郑前辈柔弱一些,但他懂得如何欣赏生活的诗意,是一个有情调有品位的作家整个《新语文读本》中,文章最多的就是鲁迅和汪曾祺。修订的时候我们曾经尽量删减他们的文字,最后依然是他们俩的作品最多。没办法,就因为他们的文字中文化积淀较他人更为深厚和纯正,而且适合推荐给中小学生。

 

。可是就苏中平原来说,秦少游、王艮(泰州学派首领)、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后代,正在热情饱满地读书,总算给我们带来了一丝欣慰。他们的读书热情一定得到了当地历史文化的养育和支持,否则哪能这样不为世风俗情所同化。诞生于苏中平原的文化成果,在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我们的《新语文读本》就收录了秦少游、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许多作品,汪曾祺更是当代作家中入选最多的写作者。整个《新语文读本》中,文章最多的就是鲁迅和汪曾祺。修订的时候我们曾经尽量删减他们的文字,最后依然是他们俩的作品最多。没办法,就因为他们的文字中文化积淀较他人更为深厚和纯正,而且适合推荐给中小学生。郑板桥纪念馆内庭和水池郑板桥纪念馆的墙头和回廊,当然,还有竹子和石头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动物图案某饭店人与飞鸟花卉和谐相处的木雕作品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花卉图案一郑板桥纪念馆花坛边上双喜字寿字郑板桥纪念馆内精美的船形木质建筑到郑板桥的家乡探寻文化的奥秘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郑板桥纪念馆内庭和水池
 

,堪称生机勃勃。他的作品充分显示了他对苏中平原风土人情和饮食文化的迷恋。我越来越认为他可能是当代文坛唯一一位有文化的作家,跟他相比,别的作家都不过是在写字而已。我写过好几篇关于汪曾祺的论文,对他的作品比较熟悉。这回能够见到养育出这些文字的泥土,真是亲切得很。这一次过于来去匆匆,无暇亲历高邮看看汪曾祺的运河及大淖、吃吃汪曾祺的干丝和烧饼,多少有点遗憾,但就风物而言,可以权且将兴化之游当作高邮之游。郑板桥的家乡对于学习语文具有正确的理解。当下中国的基础教育,似乎跟阅读结仇,那些校长们、那些教师们、那些学生家长们结成统一战线,联合反对学生的阅读实践。他们整天机敏而又紧张地滴溜着一双贼眼,随时准备猛扑过去一把夺下孩子手头的读物。不少学生就这样被扼杀了学习语文的热情,还有一些学生因为热爱阅读而受到残酷打击直到酿成悲剧(我的亲戚中就有,参看本博客教育杂谈栏目《一位优秀学生为读书而付出生命》)。他们只知道逼迫学生练习那些垃圾题,恨不得几天工夫就让学生的把脑子堵死、把灵性掐灭。可是郑板桥的家乡竟然正在学生中推进读书工程,这个读书工程的推荐书目中,就有我参与编写的《新语文读本》(修订版,广西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我的讲课就是呼应着他们的读书工程而展开的,题目是《虚构文学作品在学生阅读结构中的地位》。我的演讲开篇就说:“学习语文其实非常简单,概括起来就是那么四个字:多读多写。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坐下来专门讨论阅读问题,就因为这四个字的简单道理在当下的教育界得不到理解和支持,更加无法落实,我们不得不到处给教育界的人们、给学生家长宣讲这个简单的道理。”很显然,郑板桥家乡的校长、教师、学生家长都深通这个道理,他们的教育官员也认可这个道理,否则,这个读书工程是不可能展开的。跟这样的校长和教师交流语文教育问题,甚为愉悦。就整个中国而言,可以说孔夫子、屈原的后代竟然万众一心不准学生读书,说来荒唐而又辛酸到郑板桥的家乡探寻文化的奥秘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郑板桥纪念馆的墙头和回廊,当然,还有竹子和石头
。可是就苏中平原来说,秦少游、王艮(泰州学派首领)、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后代,正在热情饱满地读书,总算给我们带来了一丝欣慰。他们的读书热情一定得到了当地历史文化的养育和支持,否则哪能这样不为世风俗情所同化。诞生于苏中平原的文化成果,在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我们的《新语文读本》就收录了秦少游、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许多作品,汪曾祺更是当代作家中入选最多的写作者。整个《新语文读本》中,文章最多的就是鲁迅和汪曾祺。修订的时候我们曾经尽量删减他们的文字,最后依然是他们俩的作品最多。没办法,就因为他们的文字中文化积淀较他人更为深厚和纯正,而且适合推荐给中小学生。郑板桥纪念馆内庭和水池郑板桥纪念馆的墙头和回廊,当然,还有竹子和石头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动物图案某饭店人与飞鸟花卉和谐相处的木雕作品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花卉图案一郑板桥纪念馆花坛边上双喜字寿字郑板桥纪念馆内精美的船形木质建筑
 
,堪称生机勃勃。他的作品充分显示了他对苏中平原风土人情和饮食文化的迷恋。我越来越认为他可能是当代文坛唯一一位有文化的作家,跟他相比,别的作家都不过是在写字而已。我写过好几篇关于汪曾祺的论文,对他的作品比较熟悉。这回能够见到养育出这些文字的泥土,真是亲切得很。这一次过于来去匆匆,无暇亲历高邮看看汪曾祺的运河及大淖、吃吃汪曾祺的干丝和烧饼,多少有点遗憾,但就风物而言,可以权且将兴化之游当作高邮之游。郑板桥的家乡对于学习语文具有正确的理解。当下中国的基础教育,似乎跟阅读结仇,那些校长们、那些教师们、那些学生家长们结成统一战线,联合反对学生的阅读实践。他们整天机敏而又紧张地滴溜着一双贼眼,随时准备猛扑过去一把夺下孩子手头的读物。不少学生就这样被扼杀了学习语文的热情,还有一些学生因为热爱阅读而受到残酷打击直到酿成悲剧(我的亲戚中就有,参看本博客教育杂谈栏目《一位优秀学生为读书而付出生命》)。他们只知道逼迫学生练习那些垃圾题,恨不得几天工夫就让学生的把脑子堵死、把灵性掐灭。可是郑板桥的家乡竟然正在学生中推进读书工程,这个读书工程的推荐书目中,就有我参与编写的《新语文读本》(修订版,广西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我的讲课就是呼应着他们的读书工程而展开的,题目是《虚构文学作品在学生阅读结构中的地位》。我的演讲开篇就说:“学习语文其实非常简单,概括起来就是那么四个字:多读多写。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坐下来专门讨论阅读问题,就因为这四个字的简单道理在当下的教育界得不到理解和支持,更加无法落实,我们不得不到处给教育界的人们、给学生家长宣讲这个简单的道理。”很显然,郑板桥家乡的校长、教师、学生家长都深通这个道理,他们的教育官员也认可这个道理,否则,这个读书工程是不可能展开的。跟这样的校长和教师交流语文教育问题,甚为愉悦。就整个中国而言,可以说孔夫子、屈原的后代竟然万众一心不准学生读书,说来荒唐而又辛酸到郑板桥的家乡探寻文化的奥秘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郑板桥的绿竹掩映着郑板桥的背影郑板桥故居的重门雕花床前几天,到郑板桥的家乡江苏省兴化市讲课。我原先只听说有苏南苏北之分,到这里才第一次知道苏中之说。沃野千里的苏中平原文化积淀甚为深厚,誉称诗书画三绝的郑板桥就是其中的杰出人物。我兴致勃勃地参观了郑板桥纪念馆(跟兴化市博物馆合为一体),对纪念馆的建筑设计赞赏不已。我拍了不少照片作为研究民间文化的资料,这就是原汁原味的中国文化。兴化原系扬州府,今属泰州市。置县之前估计属于高邮县。这里风土甚好,历来为富庶之地。从其饮食、建筑、家具、室内装潢、工艺品等方面均能感受到它的富庶程度和文化品位。其城市住宅的建筑风格远胜于北京上海这些大都市,保留了古老传统的一丝俊逸和优雅。古色古香的郑板桥故居坐落在市中心,周边所有的建筑都在与这座规模很小的建筑相呼应,没有任何建筑为了炫耀财富或时尚而破坏这种古朴典雅的氛围。这一点几乎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到过的许多中国城市,在建筑上一律只有一堆堆的西洋复制品,称之为洋垃圾也不算刻薄。越是大城市这种毛病越是严重,简直惨不忍睹。上海人认为给巨大的混凝土堆穿上一身玻璃制服就是国际化,北京人认为给钢筋架子戴上一顶琉璃瓦帽子就是中国风格,都让人哭笑不得。是不是可以说苏中平原毕竟是扬州八怪、泰州学派以及秦少游、施耐庵的故乡,才有相应的底气保持自己的一点文化特色?可是,比他们影响更大的文化巨人的故乡(比如孔子的曲阜、墨子的滕州、陶渊明的九江等等),不是也守不住一丝前贤的神韵吗?为什么?吾一时不可得其解也。总之,到这里走一遭,马上理解了这里为什么能养育出秦少游、王艮、郑板桥这样有风骨有情调的艺术家和文化人。游历期间我老惦念着汪曾祺。汪曾祺高邮人氏,那里有个汪曾祺纪念馆,我还经常收到他们编印的研究材料。汪曾祺的性格虽然比乡贤郑前辈柔弱一些,但他懂得如何欣赏生活的诗意,是一个有情调有品位的作家
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动物图案
 
。可是就苏中平原来说,秦少游、王艮(泰州学派首领)、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后代,正在热情饱满地读书,总算给我们带来了一丝欣慰。他们的读书热情一定得到了当地历史文化的养育和支持,否则哪能这样不为世风俗情所同化。诞生于苏中平原的文化成果,在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我们的《新语文读本》就收录了秦少游、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许多作品,汪曾祺更是当代作家中入选最多的写作者。整个《新语文读本》中,文章最多的就是鲁迅和汪曾祺。修订的时候我们曾经尽量删减他们的文字,最后依然是他们俩的作品最多。没办法,就因为他们的文字中文化积淀较他人更为深厚和纯正,而且适合推荐给中小学生。郑板桥纪念馆内庭和水池郑板桥纪念馆的墙头和回廊,当然,还有竹子和石头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动物图案某饭店人与飞鸟花卉和谐相处的木雕作品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花卉图案一郑板桥纪念馆花坛边上双喜字寿字郑板桥纪念馆内精美的船形木质建筑到郑板桥的家乡探寻文化的奥秘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某饭店人与飞鸟花卉和谐相处的木雕作品
 
,堪称生机勃勃。他的作品充分显示了他对苏中平原风土人情和饮食文化的迷恋。我越来越认为他可能是当代文坛唯一一位有文化的作家,跟他相比,别的作家都不过是在写字而已。我写过好几篇关于汪曾祺的论文,对他的作品比较熟悉。这回能够见到养育出这些文字的泥土,真是亲切得很。这一次过于来去匆匆,无暇亲历高邮看看汪曾祺的运河及大淖、吃吃汪曾祺的干丝和烧饼,多少有点遗憾,但就风物而言,可以权且将兴化之游当作高邮之游。郑板桥的家乡对于学习语文具有正确的理解。当下中国的基础教育,似乎跟阅读结仇,那些校长们、那些教师们、那些学生家长们结成统一战线,联合反对学生的阅读实践。他们整天机敏而又紧张地滴溜着一双贼眼,随时准备猛扑过去一把夺下孩子手头的读物。不少学生就这样被扼杀了学习语文的热情,还有一些学生因为热爱阅读而受到残酷打击直到酿成悲剧(我的亲戚中就有,参看本博客教育杂谈栏目《一位优秀学生为读书而付出生命》)。他们只知道逼迫学生练习那些垃圾题,恨不得几天工夫就让学生的把脑子堵死、把灵性掐灭。可是郑板桥的家乡竟然正在学生中推进读书工程,这个读书工程的推荐书目中,就有我参与编写的《新语文读本》(修订版,广西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我的讲课就是呼应着他们的读书工程而展开的,题目是《虚构文学作品在学生阅读结构中的地位》。我的演讲开篇就说:“学习语文其实非常简单,概括起来就是那么四个字:多读多写。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坐下来专门讨论阅读问题,就因为这四个字的简单道理在当下的教育界得不到理解和支持,更加无法落实,我们不得不到处给教育界的人们、给学生家长宣讲这个简单的道理。”很显然,郑板桥家乡的校长、教师、学生家长都深通这个道理,他们的教育官员也认可这个道理,否则,这个读书工程是不可能展开的。跟这样的校长和教师交流语文教育问题,甚为愉悦。就整个中国而言,可以说孔夫子、屈原的后代竟然万众一心不准学生读书,说来荒唐而又辛酸
 到郑板桥的家乡探寻文化的奥秘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花卉图案一
。可是就苏中平原来说,秦少游、王艮(泰州学派首领)、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后代,正在热情饱满地读书,总算给我们带来了一丝欣慰。他们的读书热情一定得到了当地历史文化的养育和支持,否则哪能这样不为世风俗情所同化。诞生于苏中平原的文化成果,在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我们的《新语文读本》就收录了秦少游、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许多作品,汪曾祺更是当代作家中入选最多的写作者。整个《新语文读本》中,文章最多的就是鲁迅和汪曾祺。修订的时候我们曾经尽量删减他们的文字,最后依然是他们俩的作品最多。没办法,就因为他们的文字中文化积淀较他人更为深厚和纯正,而且适合推荐给中小学生。郑板桥纪念馆内庭和水池郑板桥纪念馆的墙头和回廊,当然,还有竹子和石头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动物图案某饭店人与飞鸟花卉和谐相处的木雕作品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花卉图案一郑板桥纪念馆花坛边上双喜字寿字郑板桥纪念馆内精美的船形木质建筑
 
,堪称生机勃勃。他的作品充分显示了他对苏中平原风土人情和饮食文化的迷恋。我越来越认为他可能是当代文坛唯一一位有文化的作家,跟他相比,别的作家都不过是在写字而已。我写过好几篇关于汪曾祺的论文,对他的作品比较熟悉。这回能够见到养育出这些文字的泥土,真是亲切得很。这一次过于来去匆匆,无暇亲历高邮看看汪曾祺的运河及大淖、吃吃汪曾祺的干丝和烧饼,多少有点遗憾,但就风物而言,可以权且将兴化之游当作高邮之游。郑板桥的家乡对于学习语文具有正确的理解。当下中国的基础教育,似乎跟阅读结仇,那些校长们、那些教师们、那些学生家长们结成统一战线,联合反对学生的阅读实践。他们整天机敏而又紧张地滴溜着一双贼眼,随时准备猛扑过去一把夺下孩子手头的读物。不少学生就这样被扼杀了学习语文的热情,还有一些学生因为热爱阅读而受到残酷打击直到酿成悲剧(我的亲戚中就有,参看本博客教育杂谈栏目《一位优秀学生为读书而付出生命》)。他们只知道逼迫学生练习那些垃圾题,恨不得几天工夫就让学生的把脑子堵死、把灵性掐灭。可是郑板桥的家乡竟然正在学生中推进读书工程,这个读书工程的推荐书目中,就有我参与编写的《新语文读本》(修订版,广西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我的讲课就是呼应着他们的读书工程而展开的,题目是《虚构文学作品在学生阅读结构中的地位》。我的演讲开篇就说:“学习语文其实非常简单,概括起来就是那么四个字:多读多写。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坐下来专门讨论阅读问题,就因为这四个字的简单道理在当下的教育界得不到理解和支持,更加无法落实,我们不得不到处给教育界的人们、给学生家长宣讲这个简单的道理。”很显然,郑板桥家乡的校长、教师、学生家长都深通这个道理,他们的教育官员也认可这个道理,否则,这个读书工程是不可能展开的。跟这样的校长和教师交流语文教育问题,甚为愉悦。就整个中国而言,可以说孔夫子、屈原的后代竟然万众一心不准学生读书,说来荒唐而又辛酸到郑板桥的家乡探寻文化的奥秘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可是就苏中平原来说,秦少游、王艮(泰州学派首领)、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后代,正在热情饱满地读书,总算给我们带来了一丝欣慰。他们的读书热情一定得到了当地历史文化的养育和支持,否则哪能这样不为世风俗情所同化。诞生于苏中平原的文化成果,在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我们的《新语文读本》就收录了秦少游、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许多作品,汪曾祺更是当代作家中入选最多的写作者。整个《新语文读本》中,文章最多的就是鲁迅和汪曾祺。修订的时候我们曾经尽量删减他们的文字,最后依然是他们俩的作品最多。没办法,就因为他们的文字中文化积淀较他人更为深厚和纯正,而且适合推荐给中小学生。郑板桥纪念馆内庭和水池郑板桥纪念馆的墙头和回廊,当然,还有竹子和石头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动物图案某饭店人与飞鸟花卉和谐相处的木雕作品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花卉图案一郑板桥纪念馆花坛边上双喜字寿字郑板桥纪念馆内精美的船形木质建筑郑板桥纪念馆花坛边上双喜字寿字
 
。可是就苏中平原来说,秦少游、王艮(泰州学派首领)、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后代,正在热情饱满地读书,总算给我们带来了一丝欣慰。他们的读书热情一定得到了当地历史文化的养育和支持,否则哪能这样不为世风俗情所同化。诞生于苏中平原的文化成果,在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我们的《新语文读本》就收录了秦少游、施耐庵、郑板桥、汪曾祺的许多作品,汪曾祺更是当代作家中入选最多的写作者。整个《新语文读本》中,文章最多的就是鲁迅和汪曾祺。修订的时候我们曾经尽量删减他们的文字,最后依然是他们俩的作品最多。没办法,就因为他们的文字中文化积淀较他人更为深厚和纯正,而且适合推荐给中小学生。郑板桥纪念馆内庭和水池郑板桥纪念馆的墙头和回廊,当然,还有竹子和石头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动物图案某饭店人与飞鸟花卉和谐相处的木雕作品郑板桥纪念馆雕花板上的花卉图案一郑板桥纪念馆花坛边上双喜字寿字郑板桥纪念馆内精美的船形木质建筑到郑板桥的家乡探寻文化的奥秘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堪称生机勃勃。他的作品充分显示了他对苏中平原风土人情和饮食文化的迷恋。我越来越认为他可能是当代文坛唯一一位有文化的作家,跟他相比,别的作家都不过是在写字而已。我写过好几篇关于汪曾祺的论文,对他的作品比较熟悉。这回能够见到养育出这些文字的泥土,真是亲切得很。这一次过于来去匆匆,无暇亲历高邮看看汪曾祺的运河及大淖、吃吃汪曾祺的干丝和烧饼,多少有点遗憾,但就风物而言,可以权且将兴化之游当作高邮之游。郑板桥的家乡对于学习语文具有正确的理解。当下中国的基础教育,似乎跟阅读结仇,那些校长们、那些教师们、那些学生家长们结成统一战线,联合反对学生的阅读实践。他们整天机敏而又紧张地滴溜着一双贼眼,随时准备猛扑过去一把夺下孩子手头的读物。不少学生就这样被扼杀了学习语文的热情,还有一些学生因为热爱阅读而受到残酷打击直到酿成悲剧(我的亲戚中就有,参看本博客教育杂谈栏目《一位优秀学生为读书而付出生命》)。他们只知道逼迫学生练习那些垃圾题,恨不得几天工夫就让学生的把脑子堵死、把灵性掐灭。可是郑板桥的家乡竟然正在学生中推进读书工程,这个读书工程的推荐书目中,就有我参与编写的《新语文读本》(修订版,广西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我的讲课就是呼应着他们的读书工程而展开的,题目是《虚构文学作品在学生阅读结构中的地位》。我的演讲开篇就说:“学习语文其实非常简单,概括起来就是那么四个字:多读多写。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坐下来专门讨论阅读问题,就因为这四个字的简单道理在当下的教育界得不到理解和支持,更加无法落实,我们不得不到处给教育界的人们、给学生家长宣讲这个简单的道理。”很显然,郑板桥家乡的校长、教师、学生家长都深通这个道理,他们的教育官员也认可这个道理,否则,这个读书工程是不可能展开的。跟这样的校长和教师交流语文教育问题,甚为愉悦。就整个中国而言,可以说孔夫子、屈原的后代竟然万众一心不准学生读书,说来荒唐而又辛酸
郑板桥纪念馆内精美的船形木质建筑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