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善良的力量—一个农民的善良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2007-01-26 20:35:18|  分类: 乡土文化与四农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善良的力量摩 罗20多年前发生在家乡的故事,不知从哪里讲起。还是从那一对要饭的母女讲起吧。一对母女说是安徽人。那个时代,来鄱阳湖北岸丘陵地带要饭的安徽人特别多。那一对母女穿过穿过丘陵地带,沿路乞讨去婺源山区,为茶场摘了一季茶后,又沿路乞讨着原路返回。她们一点也不急于回到自己的家乡,在我们大队一位姓刘的农民家借住了好些天。她们每天到附近村舍乞讨,晚上回到刘家睡觉。有一天,这一对母女说,她们在婺源摘茶的工钱不见了,一共两百多块钱,全没有了。这位做母亲的脑筋不是很清爽,甚至可以说神经有点问题。刘家赶紧帮忙为她们找钱。终于没有找到。母女俩说,她们住在刘家,这钱当然也是丢在刘家。刘家反复说明自己决没有偷钱,可是母女俩一口咬定是刘家偷走了。街坊邻居也觉得事情蹊跷,这不明摆着是刘家偷了么?她们教这母女俩去找大队干部。大队干部听了双方的说辞之后,对姓刘的农民说:你看这件事还能到哪里说理去,谁听了都会觉得这钱是你拿了。现在我不管实际上是怎么样的,人家又是讨饭的,神经又有毛病,你如果说不清楚,你就得出钱把这事了结掉。姓刘的农民只好赔偿了母女俩的两百多元钱。那时候的两百多元钱,相当于一个强壮农民整整一年的劳动报酬。事情的变化发生在几天之后。那一天,三华里之外一

善良的力量

 

位姓曹的农民,在田间小路的一块石板底下,捡到了一个塑料皮包成的小包,打开一看,是一笔钱,两百多块,正是那一对母女乞丐所说的数字。事情一传开,那位神经兮兮的母亲说,那就是她的钱,她有意藏在那里,后来找不到了。这时候人们不再关心那笔钱,人们用全部的注意力和尊敬谈论着那位姓刘的农民。人们不知道他从哪里拥有了那么大的力量,无辜地付出整整一年的劳动,无辜地承受荣誉的巨大压力。谁都知道,当初他如果不赔那个钱,尽管大多数人依然怀疑是他偷了,可毕竟还会考虑到另外的可能性。可是,一旦他陪了那个钱,实际上谁也不会相信他的辩解。如果不是侥幸有人捡到了那一对母女的钱,如果不是侥幸那个捡钱的人将这件事情张扬出来了,姓刘的农民无疑要背一辈子黑锅。那位农民我不认识,但他是我的乡亲。他家离我家大约六华里,我们以前是同一个大队,现在是同一个村委会。小时侯买柴火曾经多次从他家门前经过,可能还上他家要过茶水,还可能吃过他们家送的蒸红薯。那一年我回家度暑假的时候,离这件事情的发生不远,我到处听见乡亲们对他的称道。在乡村,一个人如果善良得不知道维护自己的利益和荣誉,常常会被看作愚蠢。可是,对于这位胸怀宽广的农民,我没有听见一个人说他愚蠢。大家都被他的善良与豁达所震撼。在乡村,我第一次发现,一个卑微的农民受到了世

摩  善良的力量摩 罗20多年前发生在家乡的故事,不知从哪里讲起。还是从那一对要饭的母女讲起吧。一对母女说是安徽人。那个时代,来鄱阳湖北岸丘陵地带要饭的安徽人特别多。那一对母女穿过穿过丘陵地带,沿路乞讨去婺源山区,为茶场摘了一季茶后,又沿路乞讨着原路返回。她们一点也不急于回到自己的家乡,在我们大队一位姓刘的农民家借住了好些天。她们每天到附近村舍乞讨,晚上回到刘家睡觉。有一天,这一对母女说,她们在婺源摘茶的工钱不见了,一共两百多块钱,全没有了。这位做母亲的脑筋不是很清爽,甚至可以说神经有点问题。刘家赶紧帮忙为她们找钱。终于没有找到。母女俩说,她们住在刘家,这钱当然也是丢在刘家。刘家反复说明自己决没有偷钱,可是母女俩一口咬定是刘家偷走了。街坊邻居也觉得事情蹊跷,这不明摆着是刘家偷了么?她们教这母女俩去找大队干部。大队干部听了双方的说辞之后,对姓刘的农民说:你看这件事还能到哪里说理去,谁听了都会觉得这钱是你拿了。现在我不管实际上是怎么样的,人家又是讨饭的,神经又有毛病,你如果说不清楚,你就得出钱把这事了结掉。姓刘的农民只好赔偿了母女俩的两百多元钱。那时候的两百多元钱,相当于一个强壮农民整整一年的劳动报酬。事情的变化发生在几天之后。那一天,三华里之外一 

 

20多年前发生在家乡的故事,不知从哪里讲起。还是从那一对要饭的母女讲起吧。一对母女说是安徽人。那个时代,来鄱阳湖北岸丘陵地带要饭的安徽人特别多。那一对母女穿过穿过丘陵地带,沿路乞讨去婺源山区,为茶场摘了一季茶后,又沿路乞讨着原路返回。她们一点也不急于回到自己的家乡,在我们大队一位姓刘的农民家借住了好些天。她们每天到附近村舍乞讨,晚上回到刘家睡觉。

善良的力量摩 罗20多年前发生在家乡的故事,不知从哪里讲起。还是从那一对要饭的母女讲起吧。一对母女说是安徽人。那个时代,来鄱阳湖北岸丘陵地带要饭的安徽人特别多。那一对母女穿过穿过丘陵地带,沿路乞讨去婺源山区,为茶场摘了一季茶后,又沿路乞讨着原路返回。她们一点也不急于回到自己的家乡,在我们大队一位姓刘的农民家借住了好些天。她们每天到附近村舍乞讨,晚上回到刘家睡觉。有一天,这一对母女说,她们在婺源摘茶的工钱不见了,一共两百多块钱,全没有了。这位做母亲的脑筋不是很清爽,甚至可以说神经有点问题。刘家赶紧帮忙为她们找钱。终于没有找到。母女俩说,她们住在刘家,这钱当然也是丢在刘家。刘家反复说明自己决没有偷钱,可是母女俩一口咬定是刘家偷走了。街坊邻居也觉得事情蹊跷,这不明摆着是刘家偷了么?她们教这母女俩去找大队干部。大队干部听了双方的说辞之后,对姓刘的农民说:你看这件事还能到哪里说理去,谁听了都会觉得这钱是你拿了。现在我不管实际上是怎么样的,人家又是讨饭的,神经又有毛病,你如果说不清楚,你就得出钱把这事了结掉。姓刘的农民只好赔偿了母女俩的两百多元钱。那时候的两百多元钱,相当于一个强壮农民整整一年的劳动报酬。事情的变化发生在几天之后。那一天,三华里之外一

有一天,这一对母女说,她们在婺源摘茶的工钱不见了,一共两百多块钱,全没有了。这位做母亲的脑筋不是很清爽,甚至可以说神经有点问题。刘家赶紧帮忙为她们找钱。终于没有找到。母女俩说,她们住在刘家,这钱当然也是丢在刘家。刘家反复说明自己决没有偷钱,可是母女俩一口咬定是刘家偷走了。街坊邻居也觉得事情蹊跷,这不明摆着是刘家偷了么?她们教这母女俩去找大队干部。大队干部听了双方的说辞之后,对姓刘的农民说:你看这件事还能到哪里说理去,谁听了都会觉得这钱是你拿了。现在我不管实际上是怎么样的,人家又是讨饭的,神经又有毛病,你如果说不清楚,你就得出钱把这事了结掉。姓刘的农民只好赔偿了母女俩的两百多元钱。那时候的两百多元钱,相当于一个强壮农民整整一年的劳动报酬。

界上最隆重的称赞。那位农民本人怎样看待这件事,我一直没有听见什么说法。最近听说一个台湾体育运动员的故事,觉得二者有内在的关联。那位运动员在比赛中夺得冠军,得到一大笔奖金。这时一位老人找上门来,说自己的女儿正是花季妙龄,不幸患有绝症,如果能够得到一大笔钱,生命也许就有希望。运动员就把自己的奖金捐献给了老人的女儿。事后,知情者告诉这位冠军,那个老头根本没有女儿,哪里会有患病的女儿,他纯粹是骗钱。运动员没有因此生气,而是高兴地笑了。问他笑什么,他说,世界上少了一位忍受病痛折磨的少女,为什么不为此高兴呢。如果我们要问那位农民的感想,也许他的说法跟这位运动员很类似。事情的变化发生在几天之后。那一天,三华里之外一位姓曹的农民,在田间小路的一块石板底下,捡到了一个塑料皮包成的小包,打开一看,是一笔钱,两百多块,正是那一对母女乞丐所说的数字。事情一传开,那位神经兮兮的母亲说,那就是她的钱,她有意藏在那里,后来找不到了。这时候人们不再关心那笔钱,人们用全部的注意力和尊敬谈论着那位姓刘的农民。人们不知道他从哪里拥有了那么大的力量,无辜地付出整整一年的劳动,无辜地承受荣誉的巨大压力。谁都知道,当初他如果不赔那个钱,尽管大多数人依然怀疑是他偷了,可毕竟还会考虑到另外的可能性。可是,一旦他陪了那个钱,实际上谁也不会相信他的辩解。如果不是侥幸有人捡到了那一对母女的钱,如果不是侥幸那个捡钱的人将这件事情张扬出来了,姓刘的农民无疑要背一辈子黑锅。

那位农民我不认识,但他是我的乡亲。他家离我家大约六华里,我们以前是同一个大队,现在是同一个村委会。小时侯买柴火曾经多次从他家门前经过,可能还上他家要过茶水,还可能吃过他们家送的蒸红薯。那一年我回家度暑假的时候,离这件事情的发生不远,我到处听见乡亲们对他的称道。在乡村,一个人如果善良得不知道维护自己的利益和荣誉,常常会被看作愚蠢。可是,对于这位胸怀宽广的农民,我没有听见一个人说他愚蠢。大家都被他的善良与豁达所震撼。在乡村,我第一次发现,一个卑微的农民受到了世界上最隆重的称赞。

善良的力量摩 罗20多年前发生在家乡的故事,不知从哪里讲起。还是从那一对要饭的母女讲起吧。一对母女说是安徽人。那个时代,来鄱阳湖北岸丘陵地带要饭的安徽人特别多。那一对母女穿过穿过丘陵地带,沿路乞讨去婺源山区,为茶场摘了一季茶后,又沿路乞讨着原路返回。她们一点也不急于回到自己的家乡,在我们大队一位姓刘的农民家借住了好些天。她们每天到附近村舍乞讨,晚上回到刘家睡觉。有一天,这一对母女说,她们在婺源摘茶的工钱不见了,一共两百多块钱,全没有了。这位做母亲的脑筋不是很清爽,甚至可以说神经有点问题。刘家赶紧帮忙为她们找钱。终于没有找到。母女俩说,她们住在刘家,这钱当然也是丢在刘家。刘家反复说明自己决没有偷钱,可是母女俩一口咬定是刘家偷走了。街坊邻居也觉得事情蹊跷,这不明摆着是刘家偷了么?她们教这母女俩去找大队干部。大队干部听了双方的说辞之后,对姓刘的农民说:你看这件事还能到哪里说理去,谁听了都会觉得这钱是你拿了。现在我不管实际上是怎么样的,人家又是讨饭的,神经又有毛病,你如果说不清楚,你就得出钱把这事了结掉。姓刘的农民只好赔偿了母女俩的两百多元钱。那时候的两百多元钱,相当于一个强壮农民整整一年的劳动报酬。事情的变化发生在几天之后。那一天,三华里之外一

那位农民本人怎样看待这件事,我一直没有听见什么说法。最近听说一个台湾体育运动员的故事,觉得二者有内在的关联。那位运动员在比赛中夺得冠军,得到一大笔奖金。这时一位老人找上门来,说自己的女儿正是花季妙龄,不幸患有绝症,如果能够得到一大笔钱,生命也许就有希望。运动员就把自己的奖金捐献给了老人的女儿。事后,知情者告诉这位冠军,那个老头根本没有女儿,哪里会有患病的女儿,他纯粹是骗钱。运动员没有因此生气,而是高兴地笑了。问他笑什么,他说,世界上少了一位忍受病痛折磨的少女,为什么不为此高兴呢。如果我们要问那位农民的感想,也许他的说法跟这位运动员很类似。

 

界上最隆重的称赞。那位农民本人怎样看待这件事,我一直没有听见什么说法。最近听说一个台湾体育运动员的故事,觉得二者有内在的关联。那位运动员在比赛中夺得冠军,得到一大笔奖金。这时一位老人找上门来,说自己的女儿正是花季妙龄,不幸患有绝症,如果能够得到一大笔钱,生命也许就有希望。运动员就把自己的奖金捐献给了老人的女儿。事后,知情者告诉这位冠军,那个老头根本没有女儿,哪里会有患病的女儿,他纯粹是骗钱。运动员没有因此生气,而是高兴地笑了。问他笑什么,他说,世界上少了一位忍受病痛折磨的少女,为什么不为此高兴呢。如果我们要问那位农民的感想,也许他的说法跟这位运动员很类似。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