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死刑犯人应该享有死亡的尊严  

2006-12-12 18:31:28|  分类: 思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话,就会如法炮制地“判”了你。我看应该尽早取消具有侮辱意义的“公众”“群众”之类概念,而最多地起用“公民”这样的概念。如果我能作一名公民,我决不会把当着我的面“杀鸡”看作是对我的尊重。“公判大会”开始的时候,就是全体在场者尊严消失的时候。)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何永钧首先宣读了刘德周的罪状,接着宣布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刘德周对于一审判决死刑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以及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刑事判决裁定书及执行死刑命令。8时18分,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何永钧宣布:对罪犯刘德周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无论从什么角度说,执行枪决的命令都应该而且也只应该向犯罪人本人和行刑队宣读,无论如何也没有必要、没有理由向千万看客宣读。只有一种情况下才有这种必要和可能,那就是演戏。可从报道的语气看,这并不是一则戏剧演出的报道,而是一则关于国家机器执行其机器职能的庄严的报道。而且,这个关乎刘德周的命运和生命的命令,刘德周肯定当然地拥有单独接受和面对它的权利,而不应该未经他的许可就将此一命令交付给众人,更不应该当着刘德周本人的面将它交给众人。按照中国法律,刘德周所应得到的惩罚是死刑,而不是亮相示众刑-我估摸着中国的法律一时还不会有亮相示众刑之类。人们活着就应该享有活着的尊严,人们死亡同样应该享有死亡的尊严。将刘德周押解到民众进行健身活动和娱乐活动的场所来亮相示众,明显剥夺了他像人一样死去的死亡尊严,也就是严重侵犯了他的个人权利。任何侵犯个人权利的行为都是犯法的,即使是侵犯死刑犯的权利也同样是犯法的。刘德周就因为不把人当人,才敢于随意残害他人,包括随意剥夺他人的生命,这当然是一种错误的想法。但他的同事们为什么一面用死刑证明刘德周的想法是错误的,一面却像刘德周一样抱着那些错误的想法呢?)8时32分,行刑车辆在20余辆警车和近百名公安民警的押解下,停在了距禹州市区10余公里南禹(州)襄(城)公路处,这是为罪犯刘德周精心挑选的3处刑场中“最佳”的一处。(让受刑者挑选刑场,是这则报道中唯一显示了对死者的尊重的地方。这一点对死者意愿的尊重,当然得益于受刑者的特殊身份。我主张对于即将接受死刑的人,要尽可能予以尊重。尊重一个人临终前的意愿,也就是对生命本身的尊重。要知道判处死刑是一种非常无奈的选择。人类终究有一天要废除此种刑罚的。在废除之前,我们应该最大限度地尊重受刑者的权利和意愿。比如,在行刑方式上,为什么不可以征询受刑者的意见,根据他们不同的意愿,施用不同的方式呢?)8时33分,随着一声枪响,公路西侧一片荒僻的草地上结束了一条罪恶的生命。(这种措辞和描述,缺乏对生命的敬重和珍惜。刘德周是犯了罪的生命个体,但不是“罪恶的生命”。他虽然犯了罪,但他仍然是人。法律只能剥夺人的权利的一部分,而不能剥夺人的权利的全部。法律可以结束他的生命,但不可无视他作为一个犯有死刑罪的不幸的生命的苦难和尊严。在中国大地被千万饥民的尸体压坍压塌的罪恶岁月,一位美国传教士倾其所有让这些濒临死亡的人喝上一

死刑犯人应该享有死亡的尊严摩罗(得悉深圳警方将一批妓女押到大型公共场合进行“公开处理”,深感震惊。中国警方对于富于戏剧效果的“公审”、“公判”、“公处”的兴趣可谓长盛不衰。特将本博客一篇沉底的相关旧文提上来,表示对这一类事件的关注。20061212日,摩罗按)8月12日,禹州市体育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禹州血案的制造者——刘德周的终审判决大会将在这里举行。(评点:判决罪犯是为了维持社会秩序和社会正义所进行的、对被认定的罪犯的权利予以部分剥夺的法律行为,绝对不是体育活动,也不是政治活动。它应该由国家机器在相应的法律场所进行。而不应该在民众进行健身活动和娱乐活动的体育馆,由民众直接完成。目前的这种安排,似乎是有意将此一法律行为演变为政治行为,将一项法律活动演变为一场群众运动,这种演变无疑是对法律的干预与破坏。)坐西向东的审判台正上方,悬挂着“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禹州市政法机关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大会”的深蓝色横幅,四周布满了警察和警车。(警察刘德周杀人后,警方并没有按照法律所应有的公义及时惩处凶手。直到新闻界将此一案件披露出来,激起社会的强烈反响,警方还无视法律的公义,企图以60万元人民币私了此案。所以,如果你认为这里的警察和警车代表了公义,那就太天真了。警察和警车在这里不过是一种道具,它们跟这些警察们一起完成一项政治表演——但不是法律表演——表演的主题当然是标榜自己的公正、公平、公开等等。看台上潮水般涌来的人流,既是幸逢其会的看客,也是他们随意调遣的群众演员。群众演员和看客越多,他们的表演就越成功。)7时54分,随着数十辆警车的开道压阵,两辆由“东风”牌货车改装的行刑车将已验明正身的罪犯刘德周“押”到审判台前。(正因为是一场政治表演,所以绝对是不计成本、“不惜一切代价”的,所以才动用几十辆车、几百个警察、几十万群众演员来为一个死刑犯举行告别仪式。)随车蜂拥而来的人们潮水般涌入体育场,想一睹这个败类警察临死前的模样。(鲁迅可能要用他的看客理论批评这些“想一睹这个败类警察临死前的模样”的人们,但他的理论只能施用百分之五十,因为他们另百分之五十的身份是由各单位安排来的参与演出者。也就是说,凡遇这种场合,他们都不是简单的看热闹,同时也是政治表演的参与者、合作者。政治表演的目的是蒙骗愚众,一般地说,被蒙蔽的愚众都会积极参与这种政治表演,以帮助此一表演的蒙蔽功能得到百分之百的实现。)8时15分,主持人宣布公判大会开始。(公判的公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公开么?是公正么?是公平么?我敢肯定都不是。是公众么?我看是的。公众的权利应该体现在制订法律并运用法律保护自己的权利和利益上,而不是体现在观看宣判别人的死刑上。实际上,公判活动中参与公判的公众,与被宣判的人同样不幸。中国人好玩杀鸡儆猴的把戏。公众者,被儆的“猴”众而已。正因为如此,公判大会不涉及作为法律过程的“审”,而只涉及展示法律威力的“判”。哪个公众如果胆敢不死刑犯人应该享有死亡的尊严

 

死刑犯人应该享有死亡的尊严摩罗(得悉深圳警方将一批妓女押到大型公共场合进行“公开处理”,深感震惊。中国警方对于富于戏剧效果的“公审”、“公判”、“公处”的兴趣可谓长盛不衰。特将本博客一篇沉底的相关旧文提上来,表示对这一类事件的关注。20061212日,摩罗按)8月12日,禹州市体育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禹州血案的制造者——刘德周的终审判决大会将在这里举行。(评点:判决罪犯是为了维持社会秩序和社会正义所进行的、对被认定的罪犯的权利予以部分剥夺的法律行为,绝对不是体育活动,也不是政治活动。它应该由国家机器在相应的法律场所进行。而不应该在民众进行健身活动和娱乐活动的体育馆,由民众直接完成。目前的这种安排,似乎是有意将此一法律行为演变为政治行为,将一项法律活动演变为一场群众运动,这种演变无疑是对法律的干预与破坏。)坐西向东的审判台正上方,悬挂着“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禹州市政法机关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大会”的深蓝色横幅,四周布满了警察和警车。(警察刘德周杀人后,警方并没有按照法律所应有的公义及时惩处凶手。直到新闻界将此一案件披露出来,激起社会的强烈反响,警方还无视法律的公义,企图以60万元人民币私了此案。所以,如果你认为这里的警察和警车代表了公义,那就太天真了。警察和警车在这里不过是一种道具,它们跟这些警察们一起完成一项政治表演——但不是法律表演——表演的主题当然是标榜自己的公正、公平、公开等等。看台上潮水般涌来的人流,既是幸逢其会的看客,也是他们随意调遣的群众演员。群众演员和看客越多,他们的表演就越成功。)7时54分,随着数十辆警车的开道压阵,两辆由“东风”牌货车改装的行刑车将已验明正身的罪犯刘德周“押”到审判台前。(正因为是一场政治表演,所以绝对是不计成本、“不惜一切代价”的,所以才动用几十辆车、几百个警察、几十万群众演员来为一个死刑犯举行告别仪式。)随车蜂拥而来的人们潮水般涌入体育场,想一睹这个败类警察临死前的模样。(鲁迅可能要用他的看客理论批评这些“想一睹这个败类警察临死前的模样”的人们,但他的理论只能施用百分之五十,因为他们另百分之五十的身份是由各单位安排来的参与演出者。也就是说,凡遇这种场合,他们都不是简单的看热闹,同时也是政治表演的参与者、合作者。政治表演的目的是蒙骗愚众,一般地说,被蒙蔽的愚众都会积极参与这种政治表演,以帮助此一表演的蒙蔽功能得到百分之百的实现。)8时15分,主持人宣布公判大会开始。(公判的公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公开么?是公正么?是公平么?我敢肯定都不是。是公众么?我看是的。公众的权利应该体现在制订法律并运用法律保护自己的权利和利益上,而不是体现在观看宣判别人的死刑上。实际上,公判活动中参与公判的公众,与被宣判的人同样不幸。中国人好玩杀鸡儆猴的把戏。公众者,被儆的“猴”众而已。正因为如此,公判大会不涉及作为法律过程的“审”,而只涉及展示法律威力的“判”。哪个公众如果胆敢不口稀粥,他知道他没有能力救活这些不幸的生灵,但是他说:要让他们像人一样死去。只有理解活着的尊严的人,才能意识到死亡的尊严。我们的记者为什么用这样肮脏的语言描述一个生命的终结,就因为他和他的同胞从来没有享有过、也从来没有意识到活着的尊严。一切生命都应该拥有与生俱来的生命本身的尊严,我们甚至不应该用这样的语气描写一条不幸死去的狗,对于人当然也不应该这样凌厉寒凉。)在死者脖子上所挂的一半渗透着血迹的亡命牌上写着:“故意杀人犯——刘德周”。(这个亡命牌起什么作用?证明刘德周的身份么?这一身份谁都知道。有利于看客认人吗?主持人指着这个蓬头垢面的人宣读过判决书,还有谁不认识他?这种行为在巫术时代广为流传,是那个时代具有标志意义的行为方式和行为习惯。没想到在二十世纪想出了许多杀人新花招的中国人,在这一点上一点长进也没有。就是看客阿Q怕是也会对此感到失望的吧。)(总之,1,死刑犯是“死刑犯人”的简称,也就是说,死刑犯仍然是人,无论是他死前,还是他死后,都应该把他看作人。2,个人犯罪是人性苦难的体现,处死罪犯决不是人类的光荣而是充分体现了人类对于自身的无奈,应该尊重每一个死刑犯人的死亡尊严,让他们都像人一样死去。3,如果把处死罪犯看作是人类的隆重庆典,这比个人犯罪更为严重地体现了人性的罪恶。如果谁有意利用这种人性的苦难和罪恶达到自己的卑下目的,那只能说是人类的共同耻辱。)(这则报道题为《禹州杀人恶警刘德周的最后一个半小时》,文见搜狐网 2000年8月14日,未署作者姓名。这里引用的是全文。) 

 

口稀粥,他知道他没有能力救活这些不幸的生灵,但是他说:要让他们像人一样死去。只有理解活着的尊严的人,才能意识到死亡的尊严。我们的记者为什么用这样肮脏的语言描述一个生命的终结,就因为他和他的同胞从来没有享有过、也从来没有意识到活着的尊严。一切生命都应该拥有与生俱来的生命本身的尊严,我们甚至不应该用这样的语气描写一条不幸死去的狗,对于人当然也不应该这样凌厉寒凉。)在死者脖子上所挂的一半渗透着血迹的亡命牌上写着:“故意杀人犯——刘德周”。(这个亡命牌起什么作用?证明刘德周的身份么?这一身份谁都知道。有利于看客认人吗?主持人指着这个蓬头垢面的人宣读过判决书,还有谁不认识他?这种行为在巫术时代广为流传,是那个时代具有标志意义的行为方式和行为习惯。没想到在二十世纪想出了许多杀人新花招的中国人,在这一点上一点长进也没有。就是看客阿Q怕是也会对此感到失望的吧。)(总之,1,死刑犯是“死刑犯人”的简称,也就是说,死刑犯仍然是人,无论是他死前,还是他死后,都应该把他看作人。2,个人犯罪是人性苦难的体现,处死罪犯决不是人类的光荣而是充分体现了人类对于自身的无奈,应该尊重每一个死刑犯人的死亡尊严,让他们都像人一样死去。3,如果把处死罪犯看作是人类的隆重庆典,这比个人犯罪更为严重地体现了人性的罪恶。如果谁有意利用这种人性的苦难和罪恶达到自己的卑下目的,那只能说是人类的共同耻辱。)(这则报道题为《禹州杀人恶警刘德周的最后一个半小时》,文见搜狐网 2000年8月14日,未署作者姓名。这里引用的是全文。)得悉深圳警方将一批妓女押到大型公共场合进行“公开处理”,深感震惊。中国警方对于富于戏剧效果的“公审”、“公判”、“公处”的兴趣可谓长盛不衰。特将本博客一篇沉底的相关旧文提上来,表示对这一类事件的关注。20061212日,摩罗按

 

听话,就会如法炮制地“判”了你。我看应该尽早取消具有侮辱意义的“公众”“群众”之类概念,而最多地起用“公民”这样的概念。如果我能作一名公民,我决不会把当着我的面“杀鸡”看作是对我的尊重。“公判大会”开始的时候,就是全体在场者尊严消失的时候。)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何永钧首先宣读了刘德周的罪状,接着宣布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刘德周对于一审判决死刑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以及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刑事判决裁定书及执行死刑命令。8时18分,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何永钧宣布:对罪犯刘德周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无论从什么角度说,执行枪决的命令都应该而且也只应该向犯罪人本人和行刑队宣读,无论如何也没有必要、没有理由向千万看客宣读。只有一种情况下才有这种必要和可能,那就是演戏。可从报道的语气看,这并不是一则戏剧演出的报道,而是一则关于国家机器执行其机器职能的庄严的报道。而且,这个关乎刘德周的命运和生命的命令,刘德周肯定当然地拥有单独接受和面对它的权利,而不应该未经他的许可就将此一命令交付给众人,更不应该当着刘德周本人的面将它交给众人。按照中国法律,刘德周所应得到的惩罚是死刑,而不是亮相示众刑-我估摸着中国的法律一时还不会有亮相示众刑之类。人们活着就应该享有活着的尊严,人们死亡同样应该享有死亡的尊严。将刘德周押解到民众进行健身活动和娱乐活动的场所来亮相示众,明显剥夺了他像人一样死去的死亡尊严,也就是严重侵犯了他的个人权利。任何侵犯个人权利的行为都是犯法的,即使是侵犯死刑犯的权利也同样是犯法的。刘德周就因为不把人当人,才敢于随意残害他人,包括随意剥夺他人的生命,这当然是一种错误的想法。但他的同事们为什么一面用死刑证明刘德周的想法是错误的,一面却像刘德周一样抱着那些错误的想法呢?)8时32分,行刑车辆在20余辆警车和近百名公安民警的押解下,停在了距禹州市区10余公里南禹(州)襄(城)公路处,这是为罪犯刘德周精心挑选的3处刑场中“最佳”的一处。(让受刑者挑选刑场,是这则报道中唯一显示了对死者的尊重的地方。这一点对死者意愿的尊重,当然得益于受刑者的特殊身份。我主张对于即将接受死刑的人,要尽可能予以尊重。尊重一个人临终前的意愿,也就是对生命本身的尊重。要知道判处死刑是一种非常无奈的选择。人类终究有一天要废除此种刑罚的。在废除之前,我们应该最大限度地尊重受刑者的权利和意愿。比如,在行刑方式上,为什么不可以征询受刑者的意见,根据他们不同的意愿,施用不同的方式呢?)8时33分,随着一声枪响,公路西侧一片荒僻的草地上结束了一条罪恶的生命。(这种措辞和描述,缺乏对生命的敬重和珍惜。刘德周是犯了罪的生命个体,但不是“罪恶的生命”。他虽然犯了罪,但他仍然是人。法律只能剥夺人的权利的一部分,而不能剥夺人的权利的全部。法律可以结束他的生命,但不可无视他作为一个犯有死刑罪的不幸的生命的苦难和尊严。在中国大地被千万饥民的尸体压坍压塌的罪恶岁月,一位美国传教士倾其所有让这些濒临死亡的人喝上一

8月12日,禹州市体育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禹州血案的制造者——刘德周的终审判决大会将在这里举行。(评点:判决罪犯是为了维持社会秩序和社会正义所进行的、对被认定的罪犯的权利予以部分剥夺的法律行为,绝对不是体育活动,也不是政治活动。它应该由国家机器在相应的法律场所进行。而不应该在民众进行健身活动和娱乐活动的体育馆,由民众直接完成。目前的这种安排,似乎是有意将此一法律行为演变为政治行为,将一项法律活动演变为一场群众运动,这种演变无疑是对法律的干预与破坏。听话,就会如法炮制地“判”了你。我看应该尽早取消具有侮辱意义的“公众”“群众”之类概念,而最多地起用“公民”这样的概念。如果我能作一名公民,我决不会把当着我的面“杀鸡”看作是对我的尊重。“公判大会”开始的时候,就是全体在场者尊严消失的时候。)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何永钧首先宣读了刘德周的罪状,接着宣布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刘德周对于一审判决死刑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以及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刑事判决裁定书及执行死刑命令。8时18分,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何永钧宣布:对罪犯刘德周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无论从什么角度说,执行枪决的命令都应该而且也只应该向犯罪人本人和行刑队宣读,无论如何也没有必要、没有理由向千万看客宣读。只有一种情况下才有这种必要和可能,那就是演戏。可从报道的语气看,这并不是一则戏剧演出的报道,而是一则关于国家机器执行其机器职能的庄严的报道。而且,这个关乎刘德周的命运和生命的命令,刘德周肯定当然地拥有单独接受和面对它的权利,而不应该未经他的许可就将此一命令交付给众人,更不应该当着刘德周本人的面将它交给众人。按照中国法律,刘德周所应得到的惩罚是死刑,而不是亮相示众刑-我估摸着中国的法律一时还不会有亮相示众刑之类。人们活着就应该享有活着的尊严,人们死亡同样应该享有死亡的尊严。将刘德周押解到民众进行健身活动和娱乐活动的场所来亮相示众,明显剥夺了他像人一样死去的死亡尊严,也就是严重侵犯了他的个人权利。任何侵犯个人权利的行为都是犯法的,即使是侵犯死刑犯的权利也同样是犯法的。刘德周就因为不把人当人,才敢于随意残害他人,包括随意剥夺他人的生命,这当然是一种错误的想法。但他的同事们为什么一面用死刑证明刘德周的想法是错误的,一面却像刘德周一样抱着那些错误的想法呢?)8时32分,行刑车辆在20余辆警车和近百名公安民警的押解下,停在了距禹州市区10余公里南禹(州)襄(城)公路处,这是为罪犯刘德周精心挑选的3处刑场中“最佳”的一处。(让受刑者挑选刑场,是这则报道中唯一显示了对死者的尊重的地方。这一点对死者意愿的尊重,当然得益于受刑者的特殊身份。我主张对于即将接受死刑的人,要尽可能予以尊重。尊重一个人临终前的意愿,也就是对生命本身的尊重。要知道判处死刑是一种非常无奈的选择。人类终究有一天要废除此种刑罚的。在废除之前,我们应该最大限度地尊重受刑者的权利和意愿。比如,在行刑方式上,为什么不可以征询受刑者的意见,根据他们不同的意愿,施用不同的方式呢?)8时33分,随着一声枪响,公路西侧一片荒僻的草地上结束了一条罪恶的生命。(这种措辞和描述,缺乏对生命的敬重和珍惜。刘德周是犯了罪的生命个体,但不是“罪恶的生命”。他虽然犯了罪,但他仍然是人。法律只能剥夺人的权利的一部分,而不能剥夺人的权利的全部。法律可以结束他的生命,但不可无视他作为一个犯有死刑罪的不幸的生命的苦难和尊严。在中国大地被千万饥民的尸体压坍压塌的罪恶岁月,一位美国传教士倾其所有让这些濒临死亡的人喝上一

坐西向东的审判台正上方,悬挂着“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禹州市政法机关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大会”的深蓝色横幅,四周布满了警察和警车。(口稀粥,他知道他没有能力救活这些不幸的生灵,但是他说:要让他们像人一样死去。只有理解活着的尊严的人,才能意识到死亡的尊严。我们的记者为什么用这样肮脏的语言描述一个生命的终结,就因为他和他的同胞从来没有享有过、也从来没有意识到活着的尊严。一切生命都应该拥有与生俱来的生命本身的尊严,我们甚至不应该用这样的语气描写一条不幸死去的狗,对于人当然也不应该这样凌厉寒凉。)在死者脖子上所挂的一半渗透着血迹的亡命牌上写着:“故意杀人犯——刘德周”。(这个亡命牌起什么作用?证明刘德周的身份么?这一身份谁都知道。有利于看客认人吗?主持人指着这个蓬头垢面的人宣读过判决书,还有谁不认识他?这种行为在巫术时代广为流传,是那个时代具有标志意义的行为方式和行为习惯。没想到在二十世纪想出了许多杀人新花招的中国人,在这一点上一点长进也没有。就是看客阿Q怕是也会对此感到失望的吧。)(总之,1,死刑犯是“死刑犯人”的简称,也就是说,死刑犯仍然是人,无论是他死前,还是他死后,都应该把他看作人。2,个人犯罪是人性苦难的体现,处死罪犯决不是人类的光荣而是充分体现了人类对于自身的无奈,应该尊重每一个死刑犯人的死亡尊严,让他们都像人一样死去。3,如果把处死罪犯看作是人类的隆重庆典,这比个人犯罪更为严重地体现了人性的罪恶。如果谁有意利用这种人性的苦难和罪恶达到自己的卑下目的,那只能说是人类的共同耻辱。)(这则报道题为《禹州杀人恶警刘德周的最后一个半小时》,文见搜狐网 2000年8月14日,未署作者姓名。这里引用的是全文。)警察刘德周杀人后,警方并没有按照法律所应有的公义及时惩处凶手。直到新闻界将此一案件披露出来,激起社会的强烈反响,警方还无视法律的公义,企图以60万元人民币私了此案。所以,如果你认为这里的警察和警车代表了公义,那就太天真了。警察和警车在这里不过是一种道具,它们跟这些警察们一起完成一项政治表演——但不是法律表演——表演的主题当然是标榜自己的公正、公平、公开等等。看台上潮水般涌来的人流,既是幸逢其会的看客,也是他们随意调遣的群众演员。群众演员和看客越多,他们的表演就越成功。

7时54分,随着数十辆警车的开道压阵,两辆由“东风”牌货车改装的行刑车将已验明正身的罪犯刘德周“押”到审判台前。(正因为是一场政治表演,所以绝对是不计成本、“不惜一切代价”的,所以才动用几十辆车、几百个警察、几十万群众演员来为一个死刑犯举行告别仪式。)随车蜂拥而来的人们潮水般涌入体育场,想一睹这个败类警察临死前的模样。(鲁迅可能要用他的看客理论批评这些“想一睹这个败类警察临死前的模样”的人们,但他的理论只能施用百分之五十,因为他们另百分之五十的身份是由各单位安排来的参与演出者。也就是说,凡遇这种场合,他们都不是简单的看热闹,同时也是政治表演的参与者、合作者。政治表演的目的是蒙骗愚众,一般地说,被蒙蔽的愚众都会积极参与这种政治表演,以帮助此一表演的蒙蔽功能得到百分之百的实现。)8时15分,主持人宣布公判大会开始。(公判的公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是公开么?是公正么?是公平么?我敢肯定都不是。是公众么?我看是的。公众的权利应该体现在制订法律并运用法律保护自己的权利和利益上,而不是体现在观看宣判别人的死刑上。实际上,公判活动中参与公判的公众,与被宣判的人同样不幸。中国人好玩杀鸡儆猴的把戏。公众者,被儆的“猴”众而已。正因为如此,公判大会不涉及作为法律过程的“审”,而只涉及展示法律威力的“判”。哪个公众如果胆敢不听话,就会如法炮制地“判”了你。我看应该尽早取消具有侮辱意义的“公众”“群众”之类概念,而最多地起用“公民”这样的概念。如果我能作一名公民,我决不会把当着我的面“杀鸡”看作是对我的尊重。“公判大会”开始的时候,就是全体在场者尊严消失的时候。

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何永钧首先宣读了刘德周的罪状,接着宣布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刘德周对于一审判决死刑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以及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刑事判决裁定书及执行死刑命令。8时18分,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何永钧宣布:对罪犯刘德周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无论从什么角度说,执行枪决的命令都应该而且也只应该向犯罪人本人和行刑队宣读,无论如何也没有必要、没有理由向千万看客宣读。只有一种情况下才有这种必要和可能,那就是演戏。可从报道的语气看,这并不是一则戏剧演出的报道,而是一则关于国家机器执行其机器职能的庄严的报道。而且,这个关乎刘德周的命运和生命的命令,刘德周肯定当然地拥有单独接受和面对它的权利,而不应该未经他的许可就将此一命令交付给众人,更不应该当着刘德周本人的面将它交给众人。按照中国法律,刘德周所应得到的惩罚是死刑,而不是亮相示众刑-我估摸着中国的法律一时还不会有亮相示众刑之类。人们活着就应该享有活着的尊严,人们死亡同样应该享有死亡的尊严。将刘德周押解到民众进行健身活动和娱乐活动的场所来亮相示众,明显剥夺了他像人一样死去的死亡尊严,也就是严重侵犯了他的个人权利。任何侵犯个人权利的行为都是犯法的,即使是侵犯死刑犯的权利也同样是犯法的。刘德周就因为不把人当人,才敢于随意残害他人,包括随意剥夺他人的生命,这当然是一种错误的想法。但他的同事们为什么一面用死刑证明刘德周的想法是错误的,一面却像刘德周一样抱着那些错误的想法呢?

8时32分,行刑车辆在20余辆警车和近百名公安民警的押解下,停在了距禹州市区10余公里南禹(州)襄(城)公路处,这是为罪犯刘德周精心挑选的3处刑场中“最佳”的一处。(让受刑者挑选刑场,是这则报道中唯一显示了对死者的尊重的地方。这一点对死者意愿的尊重,当然得益于受刑者的特殊身份。我主张对于即将接受死刑的人,要尽可能予以尊重。尊重一个人临终前的意愿,也就是对生命本身的尊重。要知道判处死刑是一种非常无奈的选择。人类终究有一天要废除此种刑罚的。在废除之前,我们应该最大限度地尊重受刑者的权利和意愿。比如,在行刑方式上,为什么不可以征询受刑者的意见,根据他们不同的意愿,施用不同的方式呢?

口稀粥,他知道他没有能力救活这些不幸的生灵,但是他说:要让他们像人一样死去。只有理解活着的尊严的人,才能意识到死亡的尊严。我们的记者为什么用这样肮脏的语言描述一个生命的终结,就因为他和他的同胞从来没有享有过、也从来没有意识到活着的尊严。一切生命都应该拥有与生俱来的生命本身的尊严,我们甚至不应该用这样的语气描写一条不幸死去的狗,对于人当然也不应该这样凌厉寒凉。)在死者脖子上所挂的一半渗透着血迹的亡命牌上写着:“故意杀人犯——刘德周”。(这个亡命牌起什么作用?证明刘德周的身份么?这一身份谁都知道。有利于看客认人吗?主持人指着这个蓬头垢面的人宣读过判决书,还有谁不认识他?这种行为在巫术时代广为流传,是那个时代具有标志意义的行为方式和行为习惯。没想到在二十世纪想出了许多杀人新花招的中国人,在这一点上一点长进也没有。就是看客阿Q怕是也会对此感到失望的吧。)(总之,1,死刑犯是“死刑犯人”的简称,也就是说,死刑犯仍然是人,无论是他死前,还是他死后,都应该把他看作人。2,个人犯罪是人性苦难的体现,处死罪犯决不是人类的光荣而是充分体现了人类对于自身的无奈,应该尊重每一个死刑犯人的死亡尊严,让他们都像人一样死去。3,如果把处死罪犯看作是人类的隆重庆典,这比个人犯罪更为严重地体现了人性的罪恶。如果谁有意利用这种人性的苦难和罪恶达到自己的卑下目的,那只能说是人类的共同耻辱。)(这则报道题为《禹州杀人恶警刘德周的最后一个半小时》,文见搜狐网 2000年8月14日,未署作者姓名。这里引用的是全文。)8时33分,随着一声枪响,公路西侧一片荒僻的草地上结束了一条罪恶的生命。(这种措辞和描述,缺乏对生命的敬重和珍惜。刘德周是犯了罪的生命个体,但不是“罪恶的生命”。他虽然犯了罪,但他仍然是人。法律只能剥夺人的权利的一部分,而不能剥夺人的权利的全部。法律可以结束他的生命,但不可无视他作为一个犯有死刑罪的不幸的生命的苦难和尊严。在中国大地被千万饥民的尸体压坍压塌的罪恶岁月,一位美国传教士倾其所有让这些濒临死亡的人喝上一口稀粥,他知道他没有能力救活这些不幸的生灵,但是他说:要让他们像人一样死去。只有理解活着的尊严的人,才能意识到死亡的尊严。我们的记者为什么用这样肮脏的语言描述一个生命的终结,就因为他和他的同胞从来没有享有过、也从来没有意识到活着的尊严。一切生命都应该拥有与生俱来的生命本身的尊严,我们甚至不应该用这样的语气描写一条不幸死去的狗,对于人当然也不应该这样凌厉寒凉。

在死者脖子上所挂的一半渗透着血迹的亡命牌上写着:“故意杀人犯——刘德周”。(这个亡命牌起什么作用?证明刘德周的身份么?这一身份谁都知道。有利于看客认人吗?主持人指着这个蓬头垢面的人宣读过判决书,还有谁不认识他?这种行为在巫术时代广为流传,是那个时代具有标志意义的行为方式和行为习惯。没想到在二十世纪想出了许多杀人新花招的中国人,在这一点上一点长进也没有。就是看客阿Q怕是也会对此感到失望的吧。)

总之,口稀粥,他知道他没有能力救活这些不幸的生灵,但是他说:要让他们像人一样死去。只有理解活着的尊严的人,才能意识到死亡的尊严。我们的记者为什么用这样肮脏的语言描述一个生命的终结,就因为他和他的同胞从来没有享有过、也从来没有意识到活着的尊严。一切生命都应该拥有与生俱来的生命本身的尊严,我们甚至不应该用这样的语气描写一条不幸死去的狗,对于人当然也不应该这样凌厉寒凉。)在死者脖子上所挂的一半渗透着血迹的亡命牌上写着:“故意杀人犯——刘德周”。(这个亡命牌起什么作用?证明刘德周的身份么?这一身份谁都知道。有利于看客认人吗?主持人指着这个蓬头垢面的人宣读过判决书,还有谁不认识他?这种行为在巫术时代广为流传,是那个时代具有标志意义的行为方式和行为习惯。没想到在二十世纪想出了许多杀人新花招的中国人,在这一点上一点长进也没有。就是看客阿Q怕是也会对此感到失望的吧。)(总之,1,死刑犯是“死刑犯人”的简称,也就是说,死刑犯仍然是人,无论是他死前,还是他死后,都应该把他看作人。2,个人犯罪是人性苦难的体现,处死罪犯决不是人类的光荣而是充分体现了人类对于自身的无奈,应该尊重每一个死刑犯人的死亡尊严,让他们都像人一样死去。3,如果把处死罪犯看作是人类的隆重庆典,这比个人犯罪更为严重地体现了人性的罪恶。如果谁有意利用这种人性的苦难和罪恶达到自己的卑下目的,那只能说是人类的共同耻辱。)(这则报道题为《禹州杀人恶警刘德周的最后一个半小时》,文见搜狐网 2000年8月14日,未署作者姓名。这里引用的是全文。)1,死刑犯是“死刑犯人”的简称,也就是说,死刑犯仍然是人,无论是他死前,还是他死后,都应该把他看作人。2,个人犯罪是人性苦难的体现,处死罪犯决不是人类的光荣而是充分体现了人类对于自身的无奈,应该尊重每一个死刑犯人的死亡尊严,让他们都像人一样死去。3,如果把处死罪犯看作是人类的隆重庆典,这比个人犯罪更为严重地体现了人性的罪恶。如果谁有意利用这种人性的苦难和罪恶达到自己的卑下目的,那只能说是人类的共同耻辱。

 

(这则报道题为《禹州杀人恶警刘德周的最后一个半小时》,文见搜狐网 2000年8口稀粥,他知道他没有能力救活这些不幸的生灵,但是他说:要让他们像人一样死去。只有理解活着的尊严的人,才能意识到死亡的尊严。我们的记者为什么用这样肮脏的语言描述一个生命的终结,就因为他和他的同胞从来没有享有过、也从来没有意识到活着的尊严。一切生命都应该拥有与生俱来的生命本身的尊严,我们甚至不应该用这样的语气描写一条不幸死去的狗,对于人当然也不应该这样凌厉寒凉。)在死者脖子上所挂的一半渗透着血迹的亡命牌上写着:“故意杀人犯——刘德周”。(这个亡命牌起什么作用?证明刘德周的身份么?这一身份谁都知道。有利于看客认人吗?主持人指着这个蓬头垢面的人宣读过判决书,还有谁不认识他?这种行为在巫术时代广为流传,是那个时代具有标志意义的行为方式和行为习惯。没想到在二十世纪想出了许多杀人新花招的中国人,在这一点上一点长进也没有。就是看客阿Q怕是也会对此感到失望的吧。)(总之,1,死刑犯是“死刑犯人”的简称,也就是说,死刑犯仍然是人,无论是他死前,还是他死后,都应该把他看作人。2,个人犯罪是人性苦难的体现,处死罪犯决不是人类的光荣而是充分体现了人类对于自身的无奈,应该尊重每一个死刑犯人的死亡尊严,让他们都像人一样死去。3,如果把处死罪犯看作是人类的隆重庆典,这比个人犯罪更为严重地体现了人性的罪恶。如果谁有意利用这种人性的苦难和罪恶达到自己的卑下目的,那只能说是人类的共同耻辱。)(这则报道题为《禹州杀人恶警刘德周的最后一个半小时》,文见搜狐网 2000年8月14日,未署作者姓名。这里引用的是全文。)月14,未署作者姓名。这里引用的是全文。)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