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谭嗣同与马丁·路德·金  

2006-11-16 23:07:43|  分类: 历史的源头及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要活的角度理解政治,所以,如果我们继续从中国历史上的政治人物那里继承政治豪情,那就只能继承你死我活的思维。一个民族怎样想象政治,他们就会造成怎样的政治制度和怎样的政治行为。所以,要想改造我们的政治制度,必须从改造我们的政治想象入手。我们必须知道,即使是面对暴力政治,以暴力反抗也不是唯一的方式,更不是最好的方式。甘地面对的是英国统治者的权力和暴力,但他的思维不是暴力反抗不是你死我活。马丁·路德·金面对的是种族歧视的法律,但他的思维也不是暴力和你死我活。你死我活是野蛮人的丛林法则,那不叫政治,那叫强盗逻辑,那是前文明时期的愚昧游戏。政治是人类的文明成果之一,这种文明就是要通过协商平衡社会各方权利和利益。如果我们继续从奉行丛林法则和强盗逻辑的历史人物那里汲取政治豪情和动力,我们就永远无法从精神上和政治上真正摆脱暴力、专制、奴役、血腥,永远无法从脑袋里生长出新的政治思维和政治想象。为了切实改造我们的政治想象、改变我们的政治命运,我们必须寻找值得我们学习的新的政谭嗣同与马丁·路德·金

 

谭嗣同与马丁·路德·金摩罗一位怀有政治抱负的湖南籍大学生朋友在反思自己时,谈到自己对湖南历史人物常常过多认同与比附,甚至有点地域优越感。近代以来,湖南确实出产了很多深刻影响了中国命运的政治人物。但是这些人物的政治理念都很单一,基本上都是从权力和暴力的角度展开他们的政治想象的。有人说,专制政治最可怕的后果是造就了与它的理念完全一致的反对者。统治者与反对者基于同样的文化理念和政治想象的较量与循环构成一个无边无际、无形无体、无所不在的泥淖,中国历史栽倒在这样的泥淖中无从自拔。为什么有人说中国无历史,就因为中国只有这样一个泥淖。中国要想展开自己的历史,必须首先从这样的泥淖中摆脱出来。就政治层面而言,必须改变我们对于政治的理解和想象。仅仅从统治权的角度理解政治那是彻底错误的,一想起政治就想起造反、军队、监狱、杀头也是彻底错误的。政治决不是你死我活,而是你我都要活而且要共同设法让你我都活得更好。中国历史上几乎从来没有哪个政治人物从你我   谭嗣同与马丁·路德·金摩罗一位怀有政治抱负的湖南籍大学生朋友在反思自己时,谈到自己对湖南历史人物常常过多认同与比附,甚至有点地域优越感。近代以来,湖南确实出产了很多深刻影响了中国命运的政治人物。但是这些人物的政治理念都很单一,基本上都是从权力和暴力的角度展开他们的政治想象的。有人说,专制政治最可怕的后果是造就了与它的理念完全一致的反对者。统治者与反对者基于同样的文化理念和政治想象的较量与循环构成一个无边无际、无形无体、无所不在的泥淖,中国历史栽倒在这样的泥淖中无从自拔。为什么有人说中国无历史,就因为中国只有这样一个泥淖。中国要想展开自己的历史,必须首先从这样的泥淖中摆脱出来。就政治层面而言,必须改变我们对于政治的理解和想象。仅仅从统治权的角度理解政治那是彻底错误的,一想起政治就想起造反、军队、监狱、杀头也是彻底错误的。政治决不是你死我活,而是你我都要活而且要共同设法让你我都活得更好。中国历史上几乎从来没有哪个政治人物从你我

 

都要活的角度理解政治,所以,如果我们继续从中国历史上的政治人物那里继承政治豪情,那就只能继承你死我活的思维。一个民族怎样想象政治,他们就会造成怎样的政治制度和怎样的政治行为。所以,要想改造我们的政治制度,必须从改造我们的政治想象入手。我们必须知道,即使是面对暴力政治,以暴力反抗也不是唯一的方式,更不是最好的方式。甘地面对的是英国统治者的权力和暴力,但他的思维不是暴力反抗不是你死我活。马丁·路德·金面对的是种族歧视的法律,但他的思维也不是暴力和你死我活。你死我活是野蛮人的丛林法则,那不叫政治,那叫强盗逻辑,那是前文明时期的愚昧游戏。政治是人类的文明成果之一,这种文明就是要通过协商平衡社会各方权利和利益。如果我们继续从奉行丛林法则和强盗逻辑的历史人物那里汲取政治豪情和动力,我们就永远无法从精神上和政治上真正摆脱暴力、专制、奴役、血腥,永远无法从脑袋里生长出新的政治思维和政治想象。为了切实改造我们的政治想象、改变我们的政治命运,我们必须寻找值得我们学习的新的政一位怀有政治抱负的湖南籍大学生朋友在反思自己时,谈到自己对湖南历史人物常常过多认同与比附,甚至有点地域优越感。近代以来,湖南确实出产了很多深刻影响了中国命运的政治人物。但是这些人物的政治理念都很单一,基本上都是从权力和暴力的角度展开他们的政治想象的。有人说,专制政治最可怕的后果是造就了与它的理念完全一致的反对者。统治者与反对者基于同样的文化理念和政治想象的较量与循环构成一个无边无际、无形无体、无所不在的泥淖,中国历史栽倒在这样的泥淖中无从自拔。为什么有人说中国无历史,就因为中国只有这样一个泥淖。

中国要想展开自己的历史,必须首先从这样的泥淖中摆脱出来。就政治层面而言,必须改变我们对于政治的理解和想象。仅仅从统治权的角度理解政治那是彻底错误的,一想起政治就想起造反、军队、监狱、杀头也是彻底错误的。政治决不是你死我活,而是你我都要活而且要共同设法让你我都活得更好。

中国历史上几乎从来没有哪个政治人物从你我都要活的角度理解政治,所以,如果我们继续从中国历史上的政治人物那里继承政治豪情,那就只能继承你死我活的思维。一个民族怎样想象政治,他们就会造成怎样的政治制度和怎样的政治行为。所以,要想改造我们的政治制度,必须从改造我们的政治想象入手。

谭嗣同与马丁·路德·金摩罗一位怀有政治抱负的湖南籍大学生朋友在反思自己时,谈到自己对湖南历史人物常常过多认同与比附,甚至有点地域优越感。近代以来,湖南确实出产了很多深刻影响了中国命运的政治人物。但是这些人物的政治理念都很单一,基本上都是从权力和暴力的角度展开他们的政治想象的。有人说,专制政治最可怕的后果是造就了与它的理念完全一致的反对者。统治者与反对者基于同样的文化理念和政治想象的较量与循环构成一个无边无际、无形无体、无所不在的泥淖,中国历史栽倒在这样的泥淖中无从自拔。为什么有人说中国无历史,就因为中国只有这样一个泥淖。中国要想展开自己的历史,必须首先从这样的泥淖中摆脱出来。就政治层面而言,必须改变我们对于政治的理解和想象。仅仅从统治权的角度理解政治那是彻底错误的,一想起政治就想起造反、军队、监狱、杀头也是彻底错误的。政治决不是你死我活,而是你我都要活而且要共同设法让你我都活得更好。中国历史上几乎从来没有哪个政治人物从你我我们必须知道,即使是面对暴力政治,以暴力反抗也不是唯一的方式,更不是最好的方式。甘地面对的是英国统治者的权力和暴力,但他的思维不是暴力反抗不是你死我活。马丁·路德·金面对的是种族歧视的法律,但他的思维也不是暴力和你死我活。你死我活是野蛮人的丛林法则,那不叫政治,那叫强盗逻辑,那是前文明时期的愚昧游戏。政治是人类的文明成果之一,这种文明就是要通过协商平衡社会各方权利和利益。如果我们继续从奉行丛林法则和强盗逻辑的历史人物那里汲取政治豪情和动力,我们就永远无法从精神上和政治上真正摆脱暴力、专制、奴役、血腥,永远无法从脑袋里生长出新的政治思维和政治想象。为了切实改造我们的政治想象、改变我们的政治命运,我们必须寻找值得我们学习的新的政治楷模。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哈维尔、金大钟、戈尔巴乔夫、萨哈罗夫、瓦文萨、杰弗逊等等,才是能够帮助我们建立新的政治思维和政治想象的现代政治家。

谭嗣同说,中国还没有人为政治改革流血,我愿意第一个为此流血。他流的是自己的血,比专流他人之血的丛林政治家已经伟大一百倍。但将政治改革与流血建立必然的联系,依然是缺乏想像力的。一位藏族活佛说,如果实现我的政治理想需要流一滴血,那我肯定放弃我的政治理想。这就是丛林思维和文明政治思维的区别。

1999年写于北京黄村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