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中国的基督  

2006-11-12 16:56:43|  分类: 思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伟大的胜利——孙中山就是这样一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革命家,他是真正的基督。 想想自己,我常常感到悲哀因为我连失败也不曾有过。虽然我对人民的苦难感受极深,可是我为此做过什麽呢?不说做吧,我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来思考它呢?当众多生灵哀号于饥寒交迫之中时我却只管谋求个人的前途,只顾抱怨自己的厄运。在强大的厄运前无能为力时,又从心中生出许多阴暗而又恶毒的鬼气来。在海口的嘈杂喧嚣气氛中,我一面为吃饭问题奔波,一面感到迷乱。社会生活是如此铁板一块,谁也无法改变它半点,而我却曾想用自己的激情和奋斗来改造这个世界,岂不是荒唐。我对自己原先的那种激情和理想,觉得不可思议,渐渐怀疑起来,我几乎要嘲弄自己的不识时务。这个时候,我天天想起孙中山。我总是回忆第一次与中山塑像默默对话的光辉体验。当想起孙中山那郁郁的神情,悲悯的眼光,和他充满悲剧色彩的坎坷一生,我总是这样思忖:有什么样的厄运值得恐惧呢?有什么样的失败值得灰心呢?有什么样的私欲不可以抛弃呢?爱一切苦难的生灵,并与他们一起解除生存的煎熬,这难道不是唯一的选择么?! 中国的基督终于远去了,每一个受难者都应该将他的灵光深藏在心中,并让这灵光荡漾在我们的上空。我们也许可以没有基督,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没有博爱之心,不可以没有慈悲和温情,不可以没有对于一切苦难的不妥协的反抗。 记住吧,只要还有一个人处于煎熬之中,就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耻辱。1989年春夏之交 写于江西修河边原载《耻辱者手记》,内蒙古教育出版社,1998年

中国的基督(借此旧文,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20061112日)摩罗他虽然对中国十分了解,可是他无法在这里运转自如。他的一切思想都与这个国家格格不入。连当时最先进的人物(李鸿章),也对他充满激情的改革计划报以冷脸。他第一次向海外华人宣传自己的理想时,人家只当他是痴人说梦。他一定常常感到狗咬刺猬无从下嘴,一定常常感到孤独无援。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中,面对着中国这只庞大无比的刺猬,竟然沉着而又坚定地下了决心:推翻它,改造它,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且,他的目的远不只是推翻政府、更替政权,他要从根本上改造中国的文化、经济、社会、政治,从而从本上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同胞,彻底解除他们的苦难。在苛政如虎、万马齐喑的中国,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能作出这种几乎是自不量力的决定。要知道,连鲁迅笔下的狂人,也只是囚居于斗室之中,为那种觉醒的恐惧搅扰得心惊肉跳、草木皆兵。而这位年轻的医生却沉着而又坚定地行动起了。 每想到这些我就惊讶不已。不可思议中山先生究竟哪来这麽大的动力和勇气。我在面临异乎寻常的困难时,我也常常鼓励自己:不是有中山先生榜样于前麽?下定决心,同时开始行动。然而我终于连下定决心的勇气都不曾有过。于是我深深自卑,于是我更深地敬仰孙中山。那天在黄埔军校旧址,我注意到中山在开学典礼上的照片。他创办军校,意在重新开始中国的革命大业,此时的力量已经强大得多,在这样的开学典礼上,充满激情的中山先生应该是如何地意气风发呢。可他依然是那种严肃沉郁的神情,那种苦难而又悲悯的眼光。我忽然想起,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这样的神情和目光,包括他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照片和与宋庆龄的合影,也不论是摆拍的还是抓拍的。一定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深重苦难的体验之中,才每时每刻都以这样悲悯的眼光爱抚着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 孙中山乃是中国的基督,我立时明悟到这一点。 他的基督精神在民主主义中得到突出表现。这种思想绝不同于中国的怜惜百姓恩加子民的腐朽传统。苦难感和博爱心才是这种思想的特质。以人的意识来同情人的苦难,以人的意识来爱苦难的人们,以人的意识来向造成苦难的一切力量反抗——中山先生带着这种中国从来不曾有过的精神光辉,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难民营,他的确是基督精神在中国土地上的第一次显灵(而且是一显即逝了。中山以后,谁是中国的基督呢,谁曾这样爱过众多的难民呢!)。 正因为他是中国的基督,全人类的苦难,尤其是四万万难民的生存痛苦,全都压到了他一个人心上。人民的苦难乃是他的动力和勇气的来源。 二十几年来,我始终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一起挣扎。在我的视野里,每一个人都是一部辛酸的苦难史。一看见他们,我就不能不想起闰土,想起华小栓的干咳声,想起祥林嫂,想起偷萝卜充饥的阿Q。这是怎样不幸的人们啊。他们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完全丧失了自卫能力和自救能力。谁来拯救他们?谁来为他

们谋求利益?更有谁以人的意识来体味他们的痛苦,来尊重他们的生存权利呢? 总是有孤苦无依的老太婆,在黄尘飘飘的乡间小道上踉跄前行,而且背着各种东西,我常常担心一片树叶就要将她击倒。总是有痛苦的老头,在病床上绝望的呻吟,在无衣无药无饭无水无温情的冷寂中,等待着咽气的时刻。 当这些苦难的人们向我倾诉,向我流泪时,我感到自己这麽无能,这麽渺小,我无力给他们以任何帮助,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因为在说出以前我就知道这些话过于苍白。我只有黯然神伤。我常常独自在夜间的乡场上郁郁缓步,望着远远近近的山影和昏昏花花的灯光,一遍又一遍的自思自问:怎样才能解救他们呢?我因为完全无能为力而只能像老人们那样,流出伤感的泪水来。 基督不光是拯救灵魂的,他从来就尊重人的肉体,肉体的生存乃是神所赐予的权利。 于是我想起了中山先生的民主主义。这个主义中所含的对人的生存权利的尊重,对于人的生存苦难的体贴,对于人的生存煎熬的同情,对于人的生存幸福的追求,充分体现了真正的博爱之心,是其他一切高尚的主义的最基本内容,或说是基础。 在海南期间,我对那种浓烈的金钱气氛难以适应。可是有一天我想到,这不正是被几千年的生存煎熬所激发起来的发财之梦麽?这种金钱的欲望不正蕴涵着对于生存苦难的反抗麽?这个民族的确太需要富裕起来。应该首先让肉体得到解放。我懂得贫穷对于人的身心的摧残是如何残酷,长期以来我深受这种摧残。我懂得贫穷就是耻辱本身。我们有权利摆脱贫穷的折磨。 我被浸染在一种梦幻的氛围中,我以那麽温柔的情感祝愿全民族的发财之梦成为现实。我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匆匆人影,以一种发自内心的虔诚,祝愿他们每一个人都尽快发财。我一边祝愿一边在心里念叨:民主,民主。 后来我又觉得,在这近乎神圣的发财梦中,还缺着一点什麽。可以说缺的是价值准则。不以解除人的生存苦难为价值目的的经济活动,不但无法保证给人带来福利,而且往往会导致以人作为它的牺牲品。几十年来,为了表明丰收,把粮食全都交上去,然后大家一起挨饿熬日子的事,曾经普遍存在过。为了维护某种政治谎言,直闹得尸骨遍野,也不是绝无仅有的悲剧。 自古以来,无论什麽社会理想无论什麽文化目标,都不懂得要以人为价值准绳,而且其结果几乎都是以人作为牺牲,使人受到更多的凌辱和煎熬,这是中国的老传统。只有孙中山的民生主义是对抗着这种老传统的。 唯一宝贵的民生主义啊,应该重返这片苦难的大地。 中山先生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他提出了这项充满博爱精神的学说,更在于他终其一生,百折不挠到实践着这项艰难的事业。他为什麽不在失败了一次两次以后,量力而退,就算坚持到第十次失败吧,这已是非凡的坚强了。不可以侨居海外吗?不可以隐遁山林吗?而他偏偏要无止境地实践下去,直至失败了一千次,一万次,直至失败到身命的终结。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这是多麽不可思议的韧性。以失败的记录走完自己的一生,以全部失败构成自己最后中国的基督

最伟大的胜利——孙中山就是这样一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革命家,他是真正的基督。 想想自己,我常常感到悲哀因为我连失败也不曾有过。虽然我对人民的苦难感受极深,可是我为此做过什麽呢?不说做吧,我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来思考它呢?当众多生灵哀号于饥寒交迫之中时我却只管谋求个人的前途,只顾抱怨自己的厄运。在强大的厄运前无能为力时,又从心中生出许多阴暗而又恶毒的鬼气来。在海口的嘈杂喧嚣气氛中,我一面为吃饭问题奔波,一面感到迷乱。社会生活是如此铁板一块,谁也无法改变它半点,而我却曾想用自己的激情和奋斗来改造这个世界,岂不是荒唐。我对自己原先的那种激情和理想,觉得不可思议,渐渐怀疑起来,我几乎要嘲弄自己的不识时务。这个时候,我天天想起孙中山。我总是回忆第一次与中山塑像默默对话的光辉体验。当想起孙中山那郁郁的神情,悲悯的眼光,和他充满悲剧色彩的坎坷一生,我总是这样思忖:有什么样的厄运值得恐惧呢?有什么样的失败值得灰心呢?有什么样的私欲不可以抛弃呢?爱一切苦难的生灵,并与他们一起解除生存的煎熬,这难道不是唯一的选择么?! 中国的基督终于远去了,每一个受难者都应该将他的灵光深藏在心中,并让这灵光荡漾在我们的上空。我们也许可以没有基督,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没有博爱之心,不可以没有慈悲和温情,不可以没有对于一切苦难的不妥协的反抗。 记住吧,只要还有一个人处于煎熬之中,就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耻辱。1989年春夏之交 写于江西修河边原载《耻辱者手记》,内蒙古教育出版社,1998年(借此旧文,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20061112日)

最伟大的胜利——孙中山就是这样一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革命家,他是真正的基督。 想想自己,我常常感到悲哀因为我连失败也不曾有过。虽然我对人民的苦难感受极深,可是我为此做过什麽呢?不说做吧,我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来思考它呢?当众多生灵哀号于饥寒交迫之中时我却只管谋求个人的前途,只顾抱怨自己的厄运。在强大的厄运前无能为力时,又从心中生出许多阴暗而又恶毒的鬼气来。在海口的嘈杂喧嚣气氛中,我一面为吃饭问题奔波,一面感到迷乱。社会生活是如此铁板一块,谁也无法改变它半点,而我却曾想用自己的激情和奋斗来改造这个世界,岂不是荒唐。我对自己原先的那种激情和理想,觉得不可思议,渐渐怀疑起来,我几乎要嘲弄自己的不识时务。这个时候,我天天想起孙中山。我总是回忆第一次与中山塑像默默对话的光辉体验。当想起孙中山那郁郁的神情,悲悯的眼光,和他充满悲剧色彩的坎坷一生,我总是这样思忖:有什么样的厄运值得恐惧呢?有什么样的失败值得灰心呢?有什么样的私欲不可以抛弃呢?爱一切苦难的生灵,并与他们一起解除生存的煎熬,这难道不是唯一的选择么?! 中国的基督终于远去了,每一个受难者都应该将他的灵光深藏在心中,并让这灵光荡漾在我们的上空。我们也许可以没有基督,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没有博爱之心,不可以没有慈悲和温情,不可以没有对于一切苦难的不妥协的反抗。 记住吧,只要还有一个人处于煎熬之中,就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耻辱。1989年春夏之交 写于江西修河边原载《耻辱者手记》,内蒙古教育出版社,1998年   

他虽然对中国十分了解,可是他无法在这里运转自如。他的一切思想都与这个国家格格不入。连当时最先进的人物(李鸿章),也对他充满激情的改革计划报以冷脸。他第一次向海外华人宣传自己的理想时,人家只当他是痴人说梦。他一定常常感到狗咬刺猬无从下嘴,一定常常感到孤独无援。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中,面对着中国这只庞大无比的刺猬,竟然沉着而又坚定地下了决心:推翻它,改造它,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且,他的目的远不只是推翻政府、更替政权,他要从根本上改造中国的文化、经济、社会、政治,从而从本上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同胞,彻底解除他们的苦难。在苛政如虎、万马齐喑的中国,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能作出这种几乎是自不量力的决定。要知道,连鲁迅笔下的狂人,也只是囚居于斗室之中,为那种觉醒的恐惧搅扰得心惊肉跳、草木皆兵。而这位年轻的医生却沉着而又坚定地行动起了。

中国的基督(借此旧文,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20061112日)摩罗他虽然对中国十分了解,可是他无法在这里运转自如。他的一切思想都与这个国家格格不入。连当时最先进的人物(李鸿章),也对他充满激情的改革计划报以冷脸。他第一次向海外华人宣传自己的理想时,人家只当他是痴人说梦。他一定常常感到狗咬刺猬无从下嘴,一定常常感到孤独无援。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中,面对着中国这只庞大无比的刺猬,竟然沉着而又坚定地下了决心:推翻它,改造它,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且,他的目的远不只是推翻政府、更替政权,他要从根本上改造中国的文化、经济、社会、政治,从而从本上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同胞,彻底解除他们的苦难。在苛政如虎、万马齐喑的中国,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能作出这种几乎是自不量力的决定。要知道,连鲁迅笔下的狂人,也只是囚居于斗室之中,为那种觉醒的恐惧搅扰得心惊肉跳、草木皆兵。而这位年轻的医生却沉着而又坚定地行动起了。 每想到这些我就惊讶不已。不可思议中山先生究竟哪来这麽大的动力和勇气。我在面临异乎寻常的困难时,我也常常鼓励自己:不是有中山先生榜样于前麽?下定决心,同时开始行动。然而我终于连下定决心的勇气都不曾有过。于是我深深自卑,于是我更深地敬仰孙中山。那天在黄埔军校旧址,我注意到中山在开学典礼上的照片。他创办军校,意在重新开始中国的革命大业,此时的力量已经强大得多,在这样的开学典礼上,充满激情的中山先生应该是如何地意气风发呢。可他依然是那种严肃沉郁的神情,那种苦难而又悲悯的眼光。我忽然想起,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这样的神情和目光,包括他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照片和与宋庆龄的合影,也不论是摆拍的还是抓拍的。一定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深重苦难的体验之中,才每时每刻都以这样悲悯的眼光爱抚着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 孙中山乃是中国的基督,我立时明悟到这一点。 他的基督精神在民主主义中得到突出表现。这种思想绝不同于中国的怜惜百姓恩加子民的腐朽传统。苦难感和博爱心才是这种思想的特质。以人的意识来同情人的苦难,以人的意识来爱苦难的人们,以人的意识来向造成苦难的一切力量反抗——中山先生带着这种中国从来不曾有过的精神光辉,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难民营,他的确是基督精神在中国土地上的第一次显灵(而且是一显即逝了。中山以后,谁是中国的基督呢,谁曾这样爱过众多的难民呢!)。 正因为他是中国的基督,全人类的苦难,尤其是四万万难民的生存痛苦,全都压到了他一个人心上。人民的苦难乃是他的动力和勇气的来源。 二十几年来,我始终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一起挣扎。在我的视野里,每一个人都是一部辛酸的苦难史。一看见他们,我就不能不想起闰土,想起华小栓的干咳声,想起祥林嫂,想起偷萝卜充饥的阿Q。这是怎样不幸的人们啊。他们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完全丧失了自卫能力和自救能力。谁来拯救他们?谁来为他   中国的基督(借此旧文,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20061112日)摩罗他虽然对中国十分了解,可是他无法在这里运转自如。他的一切思想都与这个国家格格不入。连当时最先进的人物(李鸿章),也对他充满激情的改革计划报以冷脸。他第一次向海外华人宣传自己的理想时,人家只当他是痴人说梦。他一定常常感到狗咬刺猬无从下嘴,一定常常感到孤独无援。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中,面对着中国这只庞大无比的刺猬,竟然沉着而又坚定地下了决心:推翻它,改造它,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且,他的目的远不只是推翻政府、更替政权,他要从根本上改造中国的文化、经济、社会、政治,从而从本上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同胞,彻底解除他们的苦难。在苛政如虎、万马齐喑的中国,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能作出这种几乎是自不量力的决定。要知道,连鲁迅笔下的狂人,也只是囚居于斗室之中,为那种觉醒的恐惧搅扰得心惊肉跳、草木皆兵。而这位年轻的医生却沉着而又坚定地行动起了。 每想到这些我就惊讶不已。不可思议中山先生究竟哪来这麽大的动力和勇气。我在面临异乎寻常的困难时,我也常常鼓励自己:不是有中山先生榜样于前麽?下定决心,同时开始行动。然而我终于连下定决心的勇气都不曾有过。于是我深深自卑,于是我更深地敬仰孙中山。那天在黄埔军校旧址,我注意到中山在开学典礼上的照片。他创办军校,意在重新开始中国的革命大业,此时的力量已经强大得多,在这样的开学典礼上,充满激情的中山先生应该是如何地意气风发呢。可他依然是那种严肃沉郁的神情,那种苦难而又悲悯的眼光。我忽然想起,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这样的神情和目光,包括他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照片和与宋庆龄的合影,也不论是摆拍的还是抓拍的。一定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深重苦难的体验之中,才每时每刻都以这样悲悯的眼光爱抚着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 孙中山乃是中国的基督,我立时明悟到这一点。 他的基督精神在民主主义中得到突出表现。这种思想绝不同于中国的怜惜百姓恩加子民的腐朽传统。苦难感和博爱心才是这种思想的特质。以人的意识来同情人的苦难,以人的意识来爱苦难的人们,以人的意识来向造成苦难的一切力量反抗——中山先生带着这种中国从来不曾有过的精神光辉,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难民营,他的确是基督精神在中国土地上的第一次显灵(而且是一显即逝了。中山以后,谁是中国的基督呢,谁曾这样爱过众多的难民呢!)。 正因为他是中国的基督,全人类的苦难,尤其是四万万难民的生存痛苦,全都压到了他一个人心上。人民的苦难乃是他的动力和勇气的来源。 二十几年来,我始终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一起挣扎。在我的视野里,每一个人都是一部辛酸的苦难史。一看见他们,我就不能不想起闰土,想起华小栓的干咳声,想起祥林嫂,想起偷萝卜充饥的阿Q。这是怎样不幸的人们啊。他们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完全丧失了自卫能力和自救能力。谁来拯救他们?谁来为他 每想到这些我就惊讶不已。不可思议中山先生究竟哪来这麽大的动力和勇气。我在面临异乎寻常的困难时,我也常常鼓励自己:不是有中山先生榜样于前麽?下定决心,同时开始行动。然而我终于连下定决心的勇气都不曾有过。于是我深深自卑,于是我更深地敬仰孙中山。

    那天在黄埔军校旧址,我注意到中山在开学典礼上的照片。他创办军校,意在重新开始中国的革命大业,此时的力量已经强大得多,在这样的开学典礼上,充满激情的中山先生应该是如何地意气风发呢。可他依然是那种严肃沉郁的神情,那种苦难而又悲悯的眼光。我忽然想起,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这样的神情和目光,包括他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照片和与宋庆龄的合影,也不论是摆拍的还是抓拍的。一定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深重苦难的体验之中,才每时每刻都以这样悲悯的眼光爱抚着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

  最伟大的胜利——孙中山就是这样一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革命家,他是真正的基督。 想想自己,我常常感到悲哀因为我连失败也不曾有过。虽然我对人民的苦难感受极深,可是我为此做过什麽呢?不说做吧,我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来思考它呢?当众多生灵哀号于饥寒交迫之中时我却只管谋求个人的前途,只顾抱怨自己的厄运。在强大的厄运前无能为力时,又从心中生出许多阴暗而又恶毒的鬼气来。在海口的嘈杂喧嚣气氛中,我一面为吃饭问题奔波,一面感到迷乱。社会生活是如此铁板一块,谁也无法改变它半点,而我却曾想用自己的激情和奋斗来改造这个世界,岂不是荒唐。我对自己原先的那种激情和理想,觉得不可思议,渐渐怀疑起来,我几乎要嘲弄自己的不识时务。这个时候,我天天想起孙中山。我总是回忆第一次与中山塑像默默对话的光辉体验。当想起孙中山那郁郁的神情,悲悯的眼光,和他充满悲剧色彩的坎坷一生,我总是这样思忖:有什么样的厄运值得恐惧呢?有什么样的失败值得灰心呢?有什么样的私欲不可以抛弃呢?爱一切苦难的生灵,并与他们一起解除生存的煎熬,这难道不是唯一的选择么?! 中国的基督终于远去了,每一个受难者都应该将他的灵光深藏在心中,并让这灵光荡漾在我们的上空。我们也许可以没有基督,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没有博爱之心,不可以没有慈悲和温情,不可以没有对于一切苦难的不妥协的反抗。 记住吧,只要还有一个人处于煎熬之中,就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耻辱。1989年春夏之交 写于江西修河边原载《耻辱者手记》,内蒙古教育出版社,1998年  孙中山乃是中国的基督,我立时明悟到这一点。

们谋求利益?更有谁以人的意识来体味他们的痛苦,来尊重他们的生存权利呢? 总是有孤苦无依的老太婆,在黄尘飘飘的乡间小道上踉跄前行,而且背着各种东西,我常常担心一片树叶就要将她击倒。总是有痛苦的老头,在病床上绝望的呻吟,在无衣无药无饭无水无温情的冷寂中,等待着咽气的时刻。 当这些苦难的人们向我倾诉,向我流泪时,我感到自己这麽无能,这麽渺小,我无力给他们以任何帮助,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因为在说出以前我就知道这些话过于苍白。我只有黯然神伤。我常常独自在夜间的乡场上郁郁缓步,望着远远近近的山影和昏昏花花的灯光,一遍又一遍的自思自问:怎样才能解救他们呢?我因为完全无能为力而只能像老人们那样,流出伤感的泪水来。 基督不光是拯救灵魂的,他从来就尊重人的肉体,肉体的生存乃是神所赐予的权利。 于是我想起了中山先生的民主主义。这个主义中所含的对人的生存权利的尊重,对于人的生存苦难的体贴,对于人的生存煎熬的同情,对于人的生存幸福的追求,充分体现了真正的博爱之心,是其他一切高尚的主义的最基本内容,或说是基础。 在海南期间,我对那种浓烈的金钱气氛难以适应。可是有一天我想到,这不正是被几千年的生存煎熬所激发起来的发财之梦麽?这种金钱的欲望不正蕴涵着对于生存苦难的反抗麽?这个民族的确太需要富裕起来。应该首先让肉体得到解放。我懂得贫穷对于人的身心的摧残是如何残酷,长期以来我深受这种摧残。我懂得贫穷就是耻辱本身。我们有权利摆脱贫穷的折磨。 我被浸染在一种梦幻的氛围中,我以那麽温柔的情感祝愿全民族的发财之梦成为现实。我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匆匆人影,以一种发自内心的虔诚,祝愿他们每一个人都尽快发财。我一边祝愿一边在心里念叨:民主,民主。 后来我又觉得,在这近乎神圣的发财梦中,还缺着一点什麽。可以说缺的是价值准则。不以解除人的生存苦难为价值目的的经济活动,不但无法保证给人带来福利,而且往往会导致以人作为它的牺牲品。几十年来,为了表明丰收,把粮食全都交上去,然后大家一起挨饿熬日子的事,曾经普遍存在过。为了维护某种政治谎言,直闹得尸骨遍野,也不是绝无仅有的悲剧。 自古以来,无论什麽社会理想无论什麽文化目标,都不懂得要以人为价值准绳,而且其结果几乎都是以人作为牺牲,使人受到更多的凌辱和煎熬,这是中国的老传统。只有孙中山的民生主义是对抗着这种老传统的。 唯一宝贵的民生主义啊,应该重返这片苦难的大地。 中山先生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他提出了这项充满博爱精神的学说,更在于他终其一生,百折不挠到实践着这项艰难的事业。他为什麽不在失败了一次两次以后,量力而退,就算坚持到第十次失败吧,这已是非凡的坚强了。不可以侨居海外吗?不可以隐遁山林吗?而他偏偏要无止境地实践下去,直至失败了一千次,一万次,直至失败到身命的终结。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这是多麽不可思议的韧性。以失败的记录走完自己的一生,以全部失败构成自己最后

  中国的基督(借此旧文,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20061112日)摩罗他虽然对中国十分了解,可是他无法在这里运转自如。他的一切思想都与这个国家格格不入。连当时最先进的人物(李鸿章),也对他充满激情的改革计划报以冷脸。他第一次向海外华人宣传自己的理想时,人家只当他是痴人说梦。他一定常常感到狗咬刺猬无从下嘴,一定常常感到孤独无援。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中,面对着中国这只庞大无比的刺猬,竟然沉着而又坚定地下了决心:推翻它,改造它,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且,他的目的远不只是推翻政府、更替政权,他要从根本上改造中国的文化、经济、社会、政治,从而从本上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同胞,彻底解除他们的苦难。在苛政如虎、万马齐喑的中国,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能作出这种几乎是自不量力的决定。要知道,连鲁迅笔下的狂人,也只是囚居于斗室之中,为那种觉醒的恐惧搅扰得心惊肉跳、草木皆兵。而这位年轻的医生却沉着而又坚定地行动起了。 每想到这些我就惊讶不已。不可思议中山先生究竟哪来这麽大的动力和勇气。我在面临异乎寻常的困难时,我也常常鼓励自己:不是有中山先生榜样于前麽?下定决心,同时开始行动。然而我终于连下定决心的勇气都不曾有过。于是我深深自卑,于是我更深地敬仰孙中山。那天在黄埔军校旧址,我注意到中山在开学典礼上的照片。他创办军校,意在重新开始中国的革命大业,此时的力量已经强大得多,在这样的开学典礼上,充满激情的中山先生应该是如何地意气风发呢。可他依然是那种严肃沉郁的神情,那种苦难而又悲悯的眼光。我忽然想起,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这样的神情和目光,包括他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照片和与宋庆龄的合影,也不论是摆拍的还是抓拍的。一定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深重苦难的体验之中,才每时每刻都以这样悲悯的眼光爱抚着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 孙中山乃是中国的基督,我立时明悟到这一点。 他的基督精神在民主主义中得到突出表现。这种思想绝不同于中国的怜惜百姓恩加子民的腐朽传统。苦难感和博爱心才是这种思想的特质。以人的意识来同情人的苦难,以人的意识来爱苦难的人们,以人的意识来向造成苦难的一切力量反抗——中山先生带着这种中国从来不曾有过的精神光辉,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难民营,他的确是基督精神在中国土地上的第一次显灵(而且是一显即逝了。中山以后,谁是中国的基督呢,谁曾这样爱过众多的难民呢!)。 正因为他是中国的基督,全人类的苦难,尤其是四万万难民的生存痛苦,全都压到了他一个人心上。人民的苦难乃是他的动力和勇气的来源。 二十几年来,我始终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一起挣扎。在我的视野里,每一个人都是一部辛酸的苦难史。一看见他们,我就不能不想起闰土,想起华小栓的干咳声,想起祥林嫂,想起偷萝卜充饥的阿Q。这是怎样不幸的人们啊。他们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完全丧失了自卫能力和自救能力。谁来拯救他们?谁来为他  他的基督精神在民主主义中得到突出表现。这种思想绝不同于中国的怜惜百姓恩加子民的腐朽传统。苦难感和博爱心才是这种思想的特质。以人的意识来同情人的苦难,以人的意识来爱苦难的人们,以人的意识来向造成苦难的一切力量反抗——中山先生带着这种中国从来不曾有过的精神光辉,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难民营,他的确是基督精神在中国土地上的第一次显灵(而且是一显即逝了。中山以后,谁是中国的基督呢,谁曾这样爱过众多的难民呢!)。

    正因为他是中国的基督,全人类的苦难,尤其是四万万难民的生存痛苦,全都压到了他一个人心上。人民的苦难乃是他的动力和勇气的来源。

    二十几年来,我始终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一起挣扎。在我的视野里,每一个人都是一部辛酸的苦难史。一看见他们,我就不能不想起闰土,想起华小栓的干咳声,想起祥林嫂,想起偷萝卜充饥的阿最伟大的胜利——孙中山就是这样一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革命家,他是真正的基督。 想想自己,我常常感到悲哀因为我连失败也不曾有过。虽然我对人民的苦难感受极深,可是我为此做过什麽呢?不说做吧,我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来思考它呢?当众多生灵哀号于饥寒交迫之中时我却只管谋求个人的前途,只顾抱怨自己的厄运。在强大的厄运前无能为力时,又从心中生出许多阴暗而又恶毒的鬼气来。在海口的嘈杂喧嚣气氛中,我一面为吃饭问题奔波,一面感到迷乱。社会生活是如此铁板一块,谁也无法改变它半点,而我却曾想用自己的激情和奋斗来改造这个世界,岂不是荒唐。我对自己原先的那种激情和理想,觉得不可思议,渐渐怀疑起来,我几乎要嘲弄自己的不识时务。这个时候,我天天想起孙中山。我总是回忆第一次与中山塑像默默对话的光辉体验。当想起孙中山那郁郁的神情,悲悯的眼光,和他充满悲剧色彩的坎坷一生,我总是这样思忖:有什么样的厄运值得恐惧呢?有什么样的失败值得灰心呢?有什么样的私欲不可以抛弃呢?爱一切苦难的生灵,并与他们一起解除生存的煎熬,这难道不是唯一的选择么?! 中国的基督终于远去了,每一个受难者都应该将他的灵光深藏在心中,并让这灵光荡漾在我们的上空。我们也许可以没有基督,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没有博爱之心,不可以没有慈悲和温情,不可以没有对于一切苦难的不妥协的反抗。 记住吧,只要还有一个人处于煎熬之中,就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耻辱。1989年春夏之交 写于江西修河边原载《耻辱者手记》,内蒙古教育出版社,1998年Q。这是怎样不幸的人们啊。他们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完全丧失了自卫能力和自救能力。谁来拯救他们?谁来为他们谋求利益?更有谁以人的意识来体味他们的痛苦,来尊重他们的生存权利呢?

    们谋求利益?更有谁以人的意识来体味他们的痛苦,来尊重他们的生存权利呢? 总是有孤苦无依的老太婆,在黄尘飘飘的乡间小道上踉跄前行,而且背着各种东西,我常常担心一片树叶就要将她击倒。总是有痛苦的老头,在病床上绝望的呻吟,在无衣无药无饭无水无温情的冷寂中,等待着咽气的时刻。 当这些苦难的人们向我倾诉,向我流泪时,我感到自己这麽无能,这麽渺小,我无力给他们以任何帮助,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因为在说出以前我就知道这些话过于苍白。我只有黯然神伤。我常常独自在夜间的乡场上郁郁缓步,望着远远近近的山影和昏昏花花的灯光,一遍又一遍的自思自问:怎样才能解救他们呢?我因为完全无能为力而只能像老人们那样,流出伤感的泪水来。 基督不光是拯救灵魂的,他从来就尊重人的肉体,肉体的生存乃是神所赐予的权利。 于是我想起了中山先生的民主主义。这个主义中所含的对人的生存权利的尊重,对于人的生存苦难的体贴,对于人的生存煎熬的同情,对于人的生存幸福的追求,充分体现了真正的博爱之心,是其他一切高尚的主义的最基本内容,或说是基础。 在海南期间,我对那种浓烈的金钱气氛难以适应。可是有一天我想到,这不正是被几千年的生存煎熬所激发起来的发财之梦麽?这种金钱的欲望不正蕴涵着对于生存苦难的反抗麽?这个民族的确太需要富裕起来。应该首先让肉体得到解放。我懂得贫穷对于人的身心的摧残是如何残酷,长期以来我深受这种摧残。我懂得贫穷就是耻辱本身。我们有权利摆脱贫穷的折磨。 我被浸染在一种梦幻的氛围中,我以那麽温柔的情感祝愿全民族的发财之梦成为现实。我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匆匆人影,以一种发自内心的虔诚,祝愿他们每一个人都尽快发财。我一边祝愿一边在心里念叨:民主,民主。 后来我又觉得,在这近乎神圣的发财梦中,还缺着一点什麽。可以说缺的是价值准则。不以解除人的生存苦难为价值目的的经济活动,不但无法保证给人带来福利,而且往往会导致以人作为它的牺牲品。几十年来,为了表明丰收,把粮食全都交上去,然后大家一起挨饿熬日子的事,曾经普遍存在过。为了维护某种政治谎言,直闹得尸骨遍野,也不是绝无仅有的悲剧。 自古以来,无论什麽社会理想无论什麽文化目标,都不懂得要以人为价值准绳,而且其结果几乎都是以人作为牺牲,使人受到更多的凌辱和煎熬,这是中国的老传统。只有孙中山的民生主义是对抗着这种老传统的。 唯一宝贵的民生主义啊,应该重返这片苦难的大地。 中山先生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他提出了这项充满博爱精神的学说,更在于他终其一生,百折不挠到实践着这项艰难的事业。他为什麽不在失败了一次两次以后,量力而退,就算坚持到第十次失败吧,这已是非凡的坚强了。不可以侨居海外吗?不可以隐遁山林吗?而他偏偏要无止境地实践下去,直至失败了一千次,一万次,直至失败到身命的终结。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这是多麽不可思议的韧性。以失败的记录走完自己的一生,以全部失败构成自己最后总是有孤苦无依的老太婆,在黄尘飘飘的乡间小道上踉跄前行,而且背着各种东西,我常常担心一片树叶就要将她击倒。总是有痛苦的老头,在病床上绝望的呻吟,在无衣无药无饭无水无温情的冷寂中,等待着咽气的时刻。

最伟大的胜利——孙中山就是这样一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革命家,他是真正的基督。 想想自己,我常常感到悲哀因为我连失败也不曾有过。虽然我对人民的苦难感受极深,可是我为此做过什麽呢?不说做吧,我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来思考它呢?当众多生灵哀号于饥寒交迫之中时我却只管谋求个人的前途,只顾抱怨自己的厄运。在强大的厄运前无能为力时,又从心中生出许多阴暗而又恶毒的鬼气来。在海口的嘈杂喧嚣气氛中,我一面为吃饭问题奔波,一面感到迷乱。社会生活是如此铁板一块,谁也无法改变它半点,而我却曾想用自己的激情和奋斗来改造这个世界,岂不是荒唐。我对自己原先的那种激情和理想,觉得不可思议,渐渐怀疑起来,我几乎要嘲弄自己的不识时务。这个时候,我天天想起孙中山。我总是回忆第一次与中山塑像默默对话的光辉体验。当想起孙中山那郁郁的神情,悲悯的眼光,和他充满悲剧色彩的坎坷一生,我总是这样思忖:有什么样的厄运值得恐惧呢?有什么样的失败值得灰心呢?有什么样的私欲不可以抛弃呢?爱一切苦难的生灵,并与他们一起解除生存的煎熬,这难道不是唯一的选择么?! 中国的基督终于远去了,每一个受难者都应该将他的灵光深藏在心中,并让这灵光荡漾在我们的上空。我们也许可以没有基督,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没有博爱之心,不可以没有慈悲和温情,不可以没有对于一切苦难的不妥协的反抗。 记住吧,只要还有一个人处于煎熬之中,就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耻辱。1989年春夏之交 写于江西修河边原载《耻辱者手记》,内蒙古教育出版社,1998年    当这些苦难的人们向我倾诉,向我流泪时,我感到自己这麽无能,这麽渺小,我无力给他们以任何帮助,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因为在说出以前我就知道这些话过于苍白。我只有黯然神伤。我常常独自在夜间的乡场上郁郁缓步,望着远远近近的山影和昏昏花花的灯光,一遍又一遍的自思自问:怎样才能解救他们呢?我因为完全无能为力而只能像老人们那样,流出伤感的泪水来。

    中国的基督(借此旧文,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20061112日)摩罗他虽然对中国十分了解,可是他无法在这里运转自如。他的一切思想都与这个国家格格不入。连当时最先进的人物(李鸿章),也对他充满激情的改革计划报以冷脸。他第一次向海外华人宣传自己的理想时,人家只当他是痴人说梦。他一定常常感到狗咬刺猬无从下嘴,一定常常感到孤独无援。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中,面对着中国这只庞大无比的刺猬,竟然沉着而又坚定地下了决心:推翻它,改造它,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且,他的目的远不只是推翻政府、更替政权,他要从根本上改造中国的文化、经济、社会、政治,从而从本上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同胞,彻底解除他们的苦难。在苛政如虎、万马齐喑的中国,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能作出这种几乎是自不量力的决定。要知道,连鲁迅笔下的狂人,也只是囚居于斗室之中,为那种觉醒的恐惧搅扰得心惊肉跳、草木皆兵。而这位年轻的医生却沉着而又坚定地行动起了。 每想到这些我就惊讶不已。不可思议中山先生究竟哪来这麽大的动力和勇气。我在面临异乎寻常的困难时,我也常常鼓励自己:不是有中山先生榜样于前麽?下定决心,同时开始行动。然而我终于连下定决心的勇气都不曾有过。于是我深深自卑,于是我更深地敬仰孙中山。那天在黄埔军校旧址,我注意到中山在开学典礼上的照片。他创办军校,意在重新开始中国的革命大业,此时的力量已经强大得多,在这样的开学典礼上,充满激情的中山先生应该是如何地意气风发呢。可他依然是那种严肃沉郁的神情,那种苦难而又悲悯的眼光。我忽然想起,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这样的神情和目光,包括他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照片和与宋庆龄的合影,也不论是摆拍的还是抓拍的。一定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深重苦难的体验之中,才每时每刻都以这样悲悯的眼光爱抚着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 孙中山乃是中国的基督,我立时明悟到这一点。 他的基督精神在民主主义中得到突出表现。这种思想绝不同于中国的怜惜百姓恩加子民的腐朽传统。苦难感和博爱心才是这种思想的特质。以人的意识来同情人的苦难,以人的意识来爱苦难的人们,以人的意识来向造成苦难的一切力量反抗——中山先生带着这种中国从来不曾有过的精神光辉,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难民营,他的确是基督精神在中国土地上的第一次显灵(而且是一显即逝了。中山以后,谁是中国的基督呢,谁曾这样爱过众多的难民呢!)。 正因为他是中国的基督,全人类的苦难,尤其是四万万难民的生存痛苦,全都压到了他一个人心上。人民的苦难乃是他的动力和勇气的来源。 二十几年来,我始终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一起挣扎。在我的视野里,每一个人都是一部辛酸的苦难史。一看见他们,我就不能不想起闰土,想起华小栓的干咳声,想起祥林嫂,想起偷萝卜充饥的阿Q。这是怎样不幸的人们啊。他们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完全丧失了自卫能力和自救能力。谁来拯救他们?谁来为他基督不光是拯救灵魂的,他从来就尊重人的肉体,肉体的生存乃是神所赐予的权利。

    于是我想起了中山先生的民主主义。这个主义中所含的对人的生存权利的尊重,对于人的生存苦难的体贴,对于人的生存煎熬的同情,对于人的生存幸福的追求,充分体现了真正的博爱之心,是其他一切高尚的主义的最基本内容,或说是基础。

中国的基督(借此旧文,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20061112日)摩罗他虽然对中国十分了解,可是他无法在这里运转自如。他的一切思想都与这个国家格格不入。连当时最先进的人物(李鸿章),也对他充满激情的改革计划报以冷脸。他第一次向海外华人宣传自己的理想时,人家只当他是痴人说梦。他一定常常感到狗咬刺猬无从下嘴,一定常常感到孤独无援。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中,面对着中国这只庞大无比的刺猬,竟然沉着而又坚定地下了决心:推翻它,改造它,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且,他的目的远不只是推翻政府、更替政权,他要从根本上改造中国的文化、经济、社会、政治,从而从本上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同胞,彻底解除他们的苦难。在苛政如虎、万马齐喑的中国,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能作出这种几乎是自不量力的决定。要知道,连鲁迅笔下的狂人,也只是囚居于斗室之中,为那种觉醒的恐惧搅扰得心惊肉跳、草木皆兵。而这位年轻的医生却沉着而又坚定地行动起了。 每想到这些我就惊讶不已。不可思议中山先生究竟哪来这麽大的动力和勇气。我在面临异乎寻常的困难时,我也常常鼓励自己:不是有中山先生榜样于前麽?下定决心,同时开始行动。然而我终于连下定决心的勇气都不曾有过。于是我深深自卑,于是我更深地敬仰孙中山。那天在黄埔军校旧址,我注意到中山在开学典礼上的照片。他创办军校,意在重新开始中国的革命大业,此时的力量已经强大得多,在这样的开学典礼上,充满激情的中山先生应该是如何地意气风发呢。可他依然是那种严肃沉郁的神情,那种苦难而又悲悯的眼光。我忽然想起,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这样的神情和目光,包括他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照片和与宋庆龄的合影,也不论是摆拍的还是抓拍的。一定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深重苦难的体验之中,才每时每刻都以这样悲悯的眼光爱抚着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 孙中山乃是中国的基督,我立时明悟到这一点。 他的基督精神在民主主义中得到突出表现。这种思想绝不同于中国的怜惜百姓恩加子民的腐朽传统。苦难感和博爱心才是这种思想的特质。以人的意识来同情人的苦难,以人的意识来爱苦难的人们,以人的意识来向造成苦难的一切力量反抗——中山先生带着这种中国从来不曾有过的精神光辉,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难民营,他的确是基督精神在中国土地上的第一次显灵(而且是一显即逝了。中山以后,谁是中国的基督呢,谁曾这样爱过众多的难民呢!)。 正因为他是中国的基督,全人类的苦难,尤其是四万万难民的生存痛苦,全都压到了他一个人心上。人民的苦难乃是他的动力和勇气的来源。 二十几年来,我始终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一起挣扎。在我的视野里,每一个人都是一部辛酸的苦难史。一看见他们,我就不能不想起闰土,想起华小栓的干咳声,想起祥林嫂,想起偷萝卜充饥的阿Q。这是怎样不幸的人们啊。他们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完全丧失了自卫能力和自救能力。谁来拯救他们?谁来为他    在海南期间,我对那种浓烈的金钱气氛难以适应。可是有一天我想到,这不正是被几千年的生存煎熬所激发起来的发财之梦麽?这种金钱的欲望不正蕴涵着对于生存苦难的反抗麽?这个民族的确太需要富裕起来。应该首先让肉体得到解放。我懂得贫穷对于人的身心的摧残是如何残酷,长期以来我深受这种摧残。我懂得贫穷就是耻辱本身。我们有权利摆脱贫穷的折磨。

最伟大的胜利——孙中山就是这样一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革命家,他是真正的基督。 想想自己,我常常感到悲哀因为我连失败也不曾有过。虽然我对人民的苦难感受极深,可是我为此做过什麽呢?不说做吧,我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来思考它呢?当众多生灵哀号于饥寒交迫之中时我却只管谋求个人的前途,只顾抱怨自己的厄运。在强大的厄运前无能为力时,又从心中生出许多阴暗而又恶毒的鬼气来。在海口的嘈杂喧嚣气氛中,我一面为吃饭问题奔波,一面感到迷乱。社会生活是如此铁板一块,谁也无法改变它半点,而我却曾想用自己的激情和奋斗来改造这个世界,岂不是荒唐。我对自己原先的那种激情和理想,觉得不可思议,渐渐怀疑起来,我几乎要嘲弄自己的不识时务。这个时候,我天天想起孙中山。我总是回忆第一次与中山塑像默默对话的光辉体验。当想起孙中山那郁郁的神情,悲悯的眼光,和他充满悲剧色彩的坎坷一生,我总是这样思忖:有什么样的厄运值得恐惧呢?有什么样的失败值得灰心呢?有什么样的私欲不可以抛弃呢?爱一切苦难的生灵,并与他们一起解除生存的煎熬,这难道不是唯一的选择么?! 中国的基督终于远去了,每一个受难者都应该将他的灵光深藏在心中,并让这灵光荡漾在我们的上空。我们也许可以没有基督,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没有博爱之心,不可以没有慈悲和温情,不可以没有对于一切苦难的不妥协的反抗。 记住吧,只要还有一个人处于煎熬之中,就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耻辱。1989年春夏之交 写于江西修河边原载《耻辱者手记》,内蒙古教育出版社,1998年    我被浸染在一种梦幻的氛围中,我以那麽温柔的情感祝愿全民族的发财之梦成为现实。我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匆匆人影,以一种发自内心的虔诚,祝愿他们每一个人都尽快发财。我一边祝愿一边在心里念叨:民主,民主。

    们谋求利益?更有谁以人的意识来体味他们的痛苦,来尊重他们的生存权利呢? 总是有孤苦无依的老太婆,在黄尘飘飘的乡间小道上踉跄前行,而且背着各种东西,我常常担心一片树叶就要将她击倒。总是有痛苦的老头,在病床上绝望的呻吟,在无衣无药无饭无水无温情的冷寂中,等待着咽气的时刻。 当这些苦难的人们向我倾诉,向我流泪时,我感到自己这麽无能,这麽渺小,我无力给他们以任何帮助,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因为在说出以前我就知道这些话过于苍白。我只有黯然神伤。我常常独自在夜间的乡场上郁郁缓步,望着远远近近的山影和昏昏花花的灯光,一遍又一遍的自思自问:怎样才能解救他们呢?我因为完全无能为力而只能像老人们那样,流出伤感的泪水来。 基督不光是拯救灵魂的,他从来就尊重人的肉体,肉体的生存乃是神所赐予的权利。 于是我想起了中山先生的民主主义。这个主义中所含的对人的生存权利的尊重,对于人的生存苦难的体贴,对于人的生存煎熬的同情,对于人的生存幸福的追求,充分体现了真正的博爱之心,是其他一切高尚的主义的最基本内容,或说是基础。 在海南期间,我对那种浓烈的金钱气氛难以适应。可是有一天我想到,这不正是被几千年的生存煎熬所激发起来的发财之梦麽?这种金钱的欲望不正蕴涵着对于生存苦难的反抗麽?这个民族的确太需要富裕起来。应该首先让肉体得到解放。我懂得贫穷对于人的身心的摧残是如何残酷,长期以来我深受这种摧残。我懂得贫穷就是耻辱本身。我们有权利摆脱贫穷的折磨。 我被浸染在一种梦幻的氛围中,我以那麽温柔的情感祝愿全民族的发财之梦成为现实。我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匆匆人影,以一种发自内心的虔诚,祝愿他们每一个人都尽快发财。我一边祝愿一边在心里念叨:民主,民主。 后来我又觉得,在这近乎神圣的发财梦中,还缺着一点什麽。可以说缺的是价值准则。不以解除人的生存苦难为价值目的的经济活动,不但无法保证给人带来福利,而且往往会导致以人作为它的牺牲品。几十年来,为了表明丰收,把粮食全都交上去,然后大家一起挨饿熬日子的事,曾经普遍存在过。为了维护某种政治谎言,直闹得尸骨遍野,也不是绝无仅有的悲剧。 自古以来,无论什麽社会理想无论什麽文化目标,都不懂得要以人为价值准绳,而且其结果几乎都是以人作为牺牲,使人受到更多的凌辱和煎熬,这是中国的老传统。只有孙中山的民生主义是对抗着这种老传统的。 唯一宝贵的民生主义啊,应该重返这片苦难的大地。 中山先生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他提出了这项充满博爱精神的学说,更在于他终其一生,百折不挠到实践着这项艰难的事业。他为什麽不在失败了一次两次以后,量力而退,就算坚持到第十次失败吧,这已是非凡的坚强了。不可以侨居海外吗?不可以隐遁山林吗?而他偏偏要无止境地实践下去,直至失败了一千次,一万次,直至失败到身命的终结。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这是多麽不可思议的韧性。以失败的记录走完自己的一生,以全部失败构成自己最后后来我又觉得,在这近乎神圣的发财梦中,还缺着一点什麽。可以说缺的是价值准则。不以解除人的生存苦难为价值目的的经济活动,不但无法保证给人带来福利,而且往往会导致以人作为它的牺牲品。几十年来,为了表明丰收,把粮食全都交上去,然后大家一起挨饿熬日子的事,曾经普遍存在过。为了维护某种政治谎言,直闹得尸骨遍野,也不是绝无仅有的悲剧。

最伟大的胜利——孙中山就是这样一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革命家,他是真正的基督。 想想自己,我常常感到悲哀因为我连失败也不曾有过。虽然我对人民的苦难感受极深,可是我为此做过什麽呢?不说做吧,我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来思考它呢?当众多生灵哀号于饥寒交迫之中时我却只管谋求个人的前途,只顾抱怨自己的厄运。在强大的厄运前无能为力时,又从心中生出许多阴暗而又恶毒的鬼气来。在海口的嘈杂喧嚣气氛中,我一面为吃饭问题奔波,一面感到迷乱。社会生活是如此铁板一块,谁也无法改变它半点,而我却曾想用自己的激情和奋斗来改造这个世界,岂不是荒唐。我对自己原先的那种激情和理想,觉得不可思议,渐渐怀疑起来,我几乎要嘲弄自己的不识时务。这个时候,我天天想起孙中山。我总是回忆第一次与中山塑像默默对话的光辉体验。当想起孙中山那郁郁的神情,悲悯的眼光,和他充满悲剧色彩的坎坷一生,我总是这样思忖:有什么样的厄运值得恐惧呢?有什么样的失败值得灰心呢?有什么样的私欲不可以抛弃呢?爱一切苦难的生灵,并与他们一起解除生存的煎熬,这难道不是唯一的选择么?! 中国的基督终于远去了,每一个受难者都应该将他的灵光深藏在心中,并让这灵光荡漾在我们的上空。我们也许可以没有基督,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没有博爱之心,不可以没有慈悲和温情,不可以没有对于一切苦难的不妥协的反抗。 记住吧,只要还有一个人处于煎熬之中,就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耻辱。1989年春夏之交 写于江西修河边原载《耻辱者手记》,内蒙古教育出版社,1998年    们谋求利益?更有谁以人的意识来体味他们的痛苦,来尊重他们的生存权利呢? 总是有孤苦无依的老太婆,在黄尘飘飘的乡间小道上踉跄前行,而且背着各种东西,我常常担心一片树叶就要将她击倒。总是有痛苦的老头,在病床上绝望的呻吟,在无衣无药无饭无水无温情的冷寂中,等待着咽气的时刻。 当这些苦难的人们向我倾诉,向我流泪时,我感到自己这麽无能,这麽渺小,我无力给他们以任何帮助,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因为在说出以前我就知道这些话过于苍白。我只有黯然神伤。我常常独自在夜间的乡场上郁郁缓步,望着远远近近的山影和昏昏花花的灯光,一遍又一遍的自思自问:怎样才能解救他们呢?我因为完全无能为力而只能像老人们那样,流出伤感的泪水来。 基督不光是拯救灵魂的,他从来就尊重人的肉体,肉体的生存乃是神所赐予的权利。 于是我想起了中山先生的民主主义。这个主义中所含的对人的生存权利的尊重,对于人的生存苦难的体贴,对于人的生存煎熬的同情,对于人的生存幸福的追求,充分体现了真正的博爱之心,是其他一切高尚的主义的最基本内容,或说是基础。 在海南期间,我对那种浓烈的金钱气氛难以适应。可是有一天我想到,这不正是被几千年的生存煎熬所激发起来的发财之梦麽?这种金钱的欲望不正蕴涵着对于生存苦难的反抗麽?这个民族的确太需要富裕起来。应该首先让肉体得到解放。我懂得贫穷对于人的身心的摧残是如何残酷,长期以来我深受这种摧残。我懂得贫穷就是耻辱本身。我们有权利摆脱贫穷的折磨。 我被浸染在一种梦幻的氛围中,我以那麽温柔的情感祝愿全民族的发财之梦成为现实。我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匆匆人影,以一种发自内心的虔诚,祝愿他们每一个人都尽快发财。我一边祝愿一边在心里念叨:民主,民主。 后来我又觉得,在这近乎神圣的发财梦中,还缺着一点什麽。可以说缺的是价值准则。不以解除人的生存苦难为价值目的的经济活动,不但无法保证给人带来福利,而且往往会导致以人作为它的牺牲品。几十年来,为了表明丰收,把粮食全都交上去,然后大家一起挨饿熬日子的事,曾经普遍存在过。为了维护某种政治谎言,直闹得尸骨遍野,也不是绝无仅有的悲剧。 自古以来,无论什麽社会理想无论什麽文化目标,都不懂得要以人为价值准绳,而且其结果几乎都是以人作为牺牲,使人受到更多的凌辱和煎熬,这是中国的老传统。只有孙中山的民生主义是对抗着这种老传统的。 唯一宝贵的民生主义啊,应该重返这片苦难的大地。 中山先生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他提出了这项充满博爱精神的学说,更在于他终其一生,百折不挠到实践着这项艰难的事业。他为什麽不在失败了一次两次以后,量力而退,就算坚持到第十次失败吧,这已是非凡的坚强了。不可以侨居海外吗?不可以隐遁山林吗?而他偏偏要无止境地实践下去,直至失败了一千次,一万次,直至失败到身命的终结。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这是多麽不可思议的韧性。以失败的记录走完自己的一生,以全部失败构成自己最后自古以来,无论什麽社会理想无论什麽文化目标,都不懂得要以人为价值准绳,而且其结果几乎都是以人作为牺牲,使人受到更多的凌辱和煎熬,这是中国的老传统。只有孙中山的民生主义是对抗着这种老传统的。

    唯一宝贵的民生主义啊,应该重返这片苦难的大地。

    中山先生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他提出了这项充满博爱精神的学说,更在于他终其一生,百折不挠到实践着这项艰难的事业。他为什麽不在失败了一次两次以后,量力而退,就算坚持到第十次失败吧,这已是非凡的坚强了。不可以侨居海外吗?不可以隐遁山林吗?而他偏偏要无止境地实践下去,直至失败了一千次,一万次,直至失败到身命的终结。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这是多麽不可思议的韧性。以失败的记录走完自己的一生,以全部失败构成自己最后最伟大的胜利——孙中山就是这样一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革命家,他是真正的基督。

们谋求利益?更有谁以人的意识来体味他们的痛苦,来尊重他们的生存权利呢? 总是有孤苦无依的老太婆,在黄尘飘飘的乡间小道上踉跄前行,而且背着各种东西,我常常担心一片树叶就要将她击倒。总是有痛苦的老头,在病床上绝望的呻吟,在无衣无药无饭无水无温情的冷寂中,等待着咽气的时刻。 当这些苦难的人们向我倾诉,向我流泪时,我感到自己这麽无能,这麽渺小,我无力给他们以任何帮助,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因为在说出以前我就知道这些话过于苍白。我只有黯然神伤。我常常独自在夜间的乡场上郁郁缓步,望着远远近近的山影和昏昏花花的灯光,一遍又一遍的自思自问:怎样才能解救他们呢?我因为完全无能为力而只能像老人们那样,流出伤感的泪水来。 基督不光是拯救灵魂的,他从来就尊重人的肉体,肉体的生存乃是神所赐予的权利。 于是我想起了中山先生的民主主义。这个主义中所含的对人的生存权利的尊重,对于人的生存苦难的体贴,对于人的生存煎熬的同情,对于人的生存幸福的追求,充分体现了真正的博爱之心,是其他一切高尚的主义的最基本内容,或说是基础。 在海南期间,我对那种浓烈的金钱气氛难以适应。可是有一天我想到,这不正是被几千年的生存煎熬所激发起来的发财之梦麽?这种金钱的欲望不正蕴涵着对于生存苦难的反抗麽?这个民族的确太需要富裕起来。应该首先让肉体得到解放。我懂得贫穷对于人的身心的摧残是如何残酷,长期以来我深受这种摧残。我懂得贫穷就是耻辱本身。我们有权利摆脱贫穷的折磨。 我被浸染在一种梦幻的氛围中,我以那麽温柔的情感祝愿全民族的发财之梦成为现实。我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匆匆人影,以一种发自内心的虔诚,祝愿他们每一个人都尽快发财。我一边祝愿一边在心里念叨:民主,民主。 后来我又觉得,在这近乎神圣的发财梦中,还缺着一点什麽。可以说缺的是价值准则。不以解除人的生存苦难为价值目的的经济活动,不但无法保证给人带来福利,而且往往会导致以人作为它的牺牲品。几十年来,为了表明丰收,把粮食全都交上去,然后大家一起挨饿熬日子的事,曾经普遍存在过。为了维护某种政治谎言,直闹得尸骨遍野,也不是绝无仅有的悲剧。 自古以来,无论什麽社会理想无论什麽文化目标,都不懂得要以人为价值准绳,而且其结果几乎都是以人作为牺牲,使人受到更多的凌辱和煎熬,这是中国的老传统。只有孙中山的民生主义是对抗着这种老传统的。 唯一宝贵的民生主义啊,应该重返这片苦难的大地。 中山先生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他提出了这项充满博爱精神的学说,更在于他终其一生,百折不挠到实践着这项艰难的事业。他为什麽不在失败了一次两次以后,量力而退,就算坚持到第十次失败吧,这已是非凡的坚强了。不可以侨居海外吗?不可以隐遁山林吗?而他偏偏要无止境地实践下去,直至失败了一千次,一万次,直至失败到身命的终结。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这是多麽不可思议的韧性。以失败的记录走完自己的一生,以全部失败构成自己最后    中国的基督(借此旧文,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20061112日)摩罗他虽然对中国十分了解,可是他无法在这里运转自如。他的一切思想都与这个国家格格不入。连当时最先进的人物(李鸿章),也对他充满激情的改革计划报以冷脸。他第一次向海外华人宣传自己的理想时,人家只当他是痴人说梦。他一定常常感到狗咬刺猬无从下嘴,一定常常感到孤独无援。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中,面对着中国这只庞大无比的刺猬,竟然沉着而又坚定地下了决心:推翻它,改造它,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且,他的目的远不只是推翻政府、更替政权,他要从根本上改造中国的文化、经济、社会、政治,从而从本上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同胞,彻底解除他们的苦难。在苛政如虎、万马齐喑的中国,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能作出这种几乎是自不量力的决定。要知道,连鲁迅笔下的狂人,也只是囚居于斗室之中,为那种觉醒的恐惧搅扰得心惊肉跳、草木皆兵。而这位年轻的医生却沉着而又坚定地行动起了。 每想到这些我就惊讶不已。不可思议中山先生究竟哪来这麽大的动力和勇气。我在面临异乎寻常的困难时,我也常常鼓励自己:不是有中山先生榜样于前麽?下定决心,同时开始行动。然而我终于连下定决心的勇气都不曾有过。于是我深深自卑,于是我更深地敬仰孙中山。那天在黄埔军校旧址,我注意到中山在开学典礼上的照片。他创办军校,意在重新开始中国的革命大业,此时的力量已经强大得多,在这样的开学典礼上,充满激情的中山先生应该是如何地意气风发呢。可他依然是那种严肃沉郁的神情,那种苦难而又悲悯的眼光。我忽然想起,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这样的神情和目光,包括他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照片和与宋庆龄的合影,也不论是摆拍的还是抓拍的。一定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深重苦难的体验之中,才每时每刻都以这样悲悯的眼光爱抚着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 孙中山乃是中国的基督,我立时明悟到这一点。 他的基督精神在民主主义中得到突出表现。这种思想绝不同于中国的怜惜百姓恩加子民的腐朽传统。苦难感和博爱心才是这种思想的特质。以人的意识来同情人的苦难,以人的意识来爱苦难的人们,以人的意识来向造成苦难的一切力量反抗——中山先生带着这种中国从来不曾有过的精神光辉,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难民营,他的确是基督精神在中国土地上的第一次显灵(而且是一显即逝了。中山以后,谁是中国的基督呢,谁曾这样爱过众多的难民呢!)。 正因为他是中国的基督,全人类的苦难,尤其是四万万难民的生存痛苦,全都压到了他一个人心上。人民的苦难乃是他的动力和勇气的来源。 二十几年来,我始终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一起挣扎。在我的视野里,每一个人都是一部辛酸的苦难史。一看见他们,我就不能不想起闰土,想起华小栓的干咳声,想起祥林嫂,想起偷萝卜充饥的阿Q。这是怎样不幸的人们啊。他们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完全丧失了自卫能力和自救能力。谁来拯救他们?谁来为他想想自己,我常常感到悲哀因为我连失败也不曾有过。虽然我对人民的苦难感受极深,可是我为此做过什麽呢?不说做吧,我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来思考它呢?当众多生灵哀号于饥寒交迫之中时我却只管谋求个人的前途,只顾抱怨自己的厄运。在强大的厄运前无能为力时,又从心中生出许多阴暗而又恶毒的鬼气来。在海口的嘈杂喧嚣气氛中,我一面为吃饭问题奔波,一面感到迷乱。社会生活是如此铁板一块,谁也无法改变它半点,而我却曾想用自己的激情和奋斗来改造这个世界,岂不是荒唐。我对自己原先的那种激情和理想,觉得不可思议,渐渐怀疑起来,我几乎要嘲弄自己的不识时务。

   这个时候,我天天想起孙中山。我总是回忆第一次与中山塑像默默对话的光辉体验。当想起孙中山那郁郁的神情,悲悯的眼光,和他充满悲剧色彩的坎坷一生,我总是这样思忖:有什么样的厄运值得恐惧呢?有什么样的失败值得灰心呢?有什么样的私欲不可以抛弃呢?爱一切苦难的生灵,并与他们一起解除生存的煎熬,这难道不是唯一的选择么?!

  最伟大的胜利——孙中山就是这样一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革命家,他是真正的基督。 想想自己,我常常感到悲哀因为我连失败也不曾有过。虽然我对人民的苦难感受极深,可是我为此做过什麽呢?不说做吧,我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来思考它呢?当众多生灵哀号于饥寒交迫之中时我却只管谋求个人的前途,只顾抱怨自己的厄运。在强大的厄运前无能为力时,又从心中生出许多阴暗而又恶毒的鬼气来。在海口的嘈杂喧嚣气氛中,我一面为吃饭问题奔波,一面感到迷乱。社会生活是如此铁板一块,谁也无法改变它半点,而我却曾想用自己的激情和奋斗来改造这个世界,岂不是荒唐。我对自己原先的那种激情和理想,觉得不可思议,渐渐怀疑起来,我几乎要嘲弄自己的不识时务。这个时候,我天天想起孙中山。我总是回忆第一次与中山塑像默默对话的光辉体验。当想起孙中山那郁郁的神情,悲悯的眼光,和他充满悲剧色彩的坎坷一生,我总是这样思忖:有什么样的厄运值得恐惧呢?有什么样的失败值得灰心呢?有什么样的私欲不可以抛弃呢?爱一切苦难的生灵,并与他们一起解除生存的煎熬,这难道不是唯一的选择么?! 中国的基督终于远去了,每一个受难者都应该将他的灵光深藏在心中,并让这灵光荡漾在我们的上空。我们也许可以没有基督,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没有博爱之心,不可以没有慈悲和温情,不可以没有对于一切苦难的不妥协的反抗。 记住吧,只要还有一个人处于煎熬之中,就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耻辱。1989年春夏之交 写于江西修河边原载《耻辱者手记》,内蒙古教育出版社,1998年  中国的基督终于远去了,每一个受难者都应该将他的灵光深藏在心中,并让这灵光荡漾在我们的上空。我们也许可以没有基督,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没有博爱之心,不可以没有慈悲和温情,不可以没有对于一切苦难的不妥协的反抗。

  中国的基督(借此旧文,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20061112日)摩罗他虽然对中国十分了解,可是他无法在这里运转自如。他的一切思想都与这个国家格格不入。连当时最先进的人物(李鸿章),也对他充满激情的改革计划报以冷脸。他第一次向海外华人宣传自己的理想时,人家只当他是痴人说梦。他一定常常感到狗咬刺猬无从下嘴,一定常常感到孤独无援。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中,面对着中国这只庞大无比的刺猬,竟然沉着而又坚定地下了决心:推翻它,改造它,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且,他的目的远不只是推翻政府、更替政权,他要从根本上改造中国的文化、经济、社会、政治,从而从本上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同胞,彻底解除他们的苦难。在苛政如虎、万马齐喑的中国,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能作出这种几乎是自不量力的决定。要知道,连鲁迅笔下的狂人,也只是囚居于斗室之中,为那种觉醒的恐惧搅扰得心惊肉跳、草木皆兵。而这位年轻的医生却沉着而又坚定地行动起了。 每想到这些我就惊讶不已。不可思议中山先生究竟哪来这麽大的动力和勇气。我在面临异乎寻常的困难时,我也常常鼓励自己:不是有中山先生榜样于前麽?下定决心,同时开始行动。然而我终于连下定决心的勇气都不曾有过。于是我深深自卑,于是我更深地敬仰孙中山。那天在黄埔军校旧址,我注意到中山在开学典礼上的照片。他创办军校,意在重新开始中国的革命大业,此时的力量已经强大得多,在这样的开学典礼上,充满激情的中山先生应该是如何地意气风发呢。可他依然是那种严肃沉郁的神情,那种苦难而又悲悯的眼光。我忽然想起,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这样的神情和目光,包括他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照片和与宋庆龄的合影,也不论是摆拍的还是抓拍的。一定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深重苦难的体验之中,才每时每刻都以这样悲悯的眼光爱抚着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 孙中山乃是中国的基督,我立时明悟到这一点。 他的基督精神在民主主义中得到突出表现。这种思想绝不同于中国的怜惜百姓恩加子民的腐朽传统。苦难感和博爱心才是这种思想的特质。以人的意识来同情人的苦难,以人的意识来爱苦难的人们,以人的意识来向造成苦难的一切力量反抗——中山先生带着这种中国从来不曾有过的精神光辉,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难民营,他的确是基督精神在中国土地上的第一次显灵(而且是一显即逝了。中山以后,谁是中国的基督呢,谁曾这样爱过众多的难民呢!)。 正因为他是中国的基督,全人类的苦难,尤其是四万万难民的生存痛苦,全都压到了他一个人心上。人民的苦难乃是他的动力和勇气的来源。 二十几年来,我始终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一起挣扎。在我的视野里,每一个人都是一部辛酸的苦难史。一看见他们,我就不能不想起闰土,想起华小栓的干咳声,想起祥林嫂,想起偷萝卜充饥的阿Q。这是怎样不幸的人们啊。他们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完全丧失了自卫能力和自救能力。谁来拯救他们?谁来为他  记住吧,只要还有一个人处于煎熬之中,就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耻辱。

中国的基督(借此旧文,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20061112日)摩罗他虽然对中国十分了解,可是他无法在这里运转自如。他的一切思想都与这个国家格格不入。连当时最先进的人物(李鸿章),也对他充满激情的改革计划报以冷脸。他第一次向海外华人宣传自己的理想时,人家只当他是痴人说梦。他一定常常感到狗咬刺猬无从下嘴,一定常常感到孤独无援。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中,面对着中国这只庞大无比的刺猬,竟然沉着而又坚定地下了决心:推翻它,改造它,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且,他的目的远不只是推翻政府、更替政权,他要从根本上改造中国的文化、经济、社会、政治,从而从本上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同胞,彻底解除他们的苦难。在苛政如虎、万马齐喑的中国,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能作出这种几乎是自不量力的决定。要知道,连鲁迅笔下的狂人,也只是囚居于斗室之中,为那种觉醒的恐惧搅扰得心惊肉跳、草木皆兵。而这位年轻的医生却沉着而又坚定地行动起了。 每想到这些我就惊讶不已。不可思议中山先生究竟哪来这麽大的动力和勇气。我在面临异乎寻常的困难时,我也常常鼓励自己:不是有中山先生榜样于前麽?下定决心,同时开始行动。然而我终于连下定决心的勇气都不曾有过。于是我深深自卑,于是我更深地敬仰孙中山。那天在黄埔军校旧址,我注意到中山在开学典礼上的照片。他创办军校,意在重新开始中国的革命大业,此时的力量已经强大得多,在这样的开学典礼上,充满激情的中山先生应该是如何地意气风发呢。可他依然是那种严肃沉郁的神情,那种苦难而又悲悯的眼光。我忽然想起,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这样的神情和目光,包括他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照片和与宋庆龄的合影,也不论是摆拍的还是抓拍的。一定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深重苦难的体验之中,才每时每刻都以这样悲悯的眼光爱抚着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 孙中山乃是中国的基督,我立时明悟到这一点。 他的基督精神在民主主义中得到突出表现。这种思想绝不同于中国的怜惜百姓恩加子民的腐朽传统。苦难感和博爱心才是这种思想的特质。以人的意识来同情人的苦难,以人的意识来爱苦难的人们,以人的意识来向造成苦难的一切力量反抗——中山先生带着这种中国从来不曾有过的精神光辉,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难民营,他的确是基督精神在中国土地上的第一次显灵(而且是一显即逝了。中山以后,谁是中国的基督呢,谁曾这样爱过众多的难民呢!)。 正因为他是中国的基督,全人类的苦难,尤其是四万万难民的生存痛苦,全都压到了他一个人心上。人民的苦难乃是他的动力和勇气的来源。 二十几年来,我始终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一起挣扎。在我的视野里,每一个人都是一部辛酸的苦难史。一看见他们,我就不能不想起闰土,想起华小栓的干咳声,想起祥林嫂,想起偷萝卜充饥的阿Q。这是怎样不幸的人们啊。他们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完全丧失了自卫能力和自救能力。谁来拯救他们?谁来为他

                                         1989年春夏之交

  写于江西修河边

中国的基督(借此旧文,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20061112日)摩罗他虽然对中国十分了解,可是他无法在这里运转自如。他的一切思想都与这个国家格格不入。连当时最先进的人物(李鸿章),也对他充满激情的改革计划报以冷脸。他第一次向海外华人宣传自己的理想时,人家只当他是痴人说梦。他一定常常感到狗咬刺猬无从下嘴,一定常常感到孤独无援。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中,面对着中国这只庞大无比的刺猬,竟然沉着而又坚定地下了决心:推翻它,改造它,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且,他的目的远不只是推翻政府、更替政权,他要从根本上改造中国的文化、经济、社会、政治,从而从本上拯救占人类四分之一的同胞,彻底解除他们的苦难。在苛政如虎、万马齐喑的中国,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能作出这种几乎是自不量力的决定。要知道,连鲁迅笔下的狂人,也只是囚居于斗室之中,为那种觉醒的恐惧搅扰得心惊肉跳、草木皆兵。而这位年轻的医生却沉着而又坚定地行动起了。 每想到这些我就惊讶不已。不可思议中山先生究竟哪来这麽大的动力和勇气。我在面临异乎寻常的困难时,我也常常鼓励自己:不是有中山先生榜样于前麽?下定决心,同时开始行动。然而我终于连下定决心的勇气都不曾有过。于是我深深自卑,于是我更深地敬仰孙中山。那天在黄埔军校旧址,我注意到中山在开学典礼上的照片。他创办军校,意在重新开始中国的革命大业,此时的力量已经强大得多,在这样的开学典礼上,充满激情的中山先生应该是如何地意气风发呢。可他依然是那种严肃沉郁的神情,那种苦难而又悲悯的眼光。我忽然想起,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这样的神情和目光,包括他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照片和与宋庆龄的合影,也不论是摆拍的还是抓拍的。一定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深重苦难的体验之中,才每时每刻都以这样悲悯的眼光爱抚着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 孙中山乃是中国的基督,我立时明悟到这一点。 他的基督精神在民主主义中得到突出表现。这种思想绝不同于中国的怜惜百姓恩加子民的腐朽传统。苦难感和博爱心才是这种思想的特质。以人的意识来同情人的苦难,以人的意识来爱苦难的人们,以人的意识来向造成苦难的一切力量反抗——中山先生带着这种中国从来不曾有过的精神光辉,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难民营,他的确是基督精神在中国土地上的第一次显灵(而且是一显即逝了。中山以后,谁是中国的基督呢,谁曾这样爱过众多的难民呢!)。 正因为他是中国的基督,全人类的苦难,尤其是四万万难民的生存痛苦,全都压到了他一个人心上。人民的苦难乃是他的动力和勇气的来源。 二十几年来,我始终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一起挣扎。在我的视野里,每一个人都是一部辛酸的苦难史。一看见他们,我就不能不想起闰土,想起华小栓的干咳声,想起祥林嫂,想起偷萝卜充饥的阿Q。这是怎样不幸的人们啊。他们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完全丧失了自卫能力和自救能力。谁来拯救他们?谁来为他

           原载《耻辱者手记》,内蒙古教育出版社,们谋求利益?更有谁以人的意识来体味他们的痛苦,来尊重他们的生存权利呢? 总是有孤苦无依的老太婆,在黄尘飘飘的乡间小道上踉跄前行,而且背着各种东西,我常常担心一片树叶就要将她击倒。总是有痛苦的老头,在病床上绝望的呻吟,在无衣无药无饭无水无温情的冷寂中,等待着咽气的时刻。 当这些苦难的人们向我倾诉,向我流泪时,我感到自己这麽无能,这麽渺小,我无力给他们以任何帮助,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因为在说出以前我就知道这些话过于苍白。我只有黯然神伤。我常常独自在夜间的乡场上郁郁缓步,望着远远近近的山影和昏昏花花的灯光,一遍又一遍的自思自问:怎样才能解救他们呢?我因为完全无能为力而只能像老人们那样,流出伤感的泪水来。 基督不光是拯救灵魂的,他从来就尊重人的肉体,肉体的生存乃是神所赐予的权利。 于是我想起了中山先生的民主主义。这个主义中所含的对人的生存权利的尊重,对于人的生存苦难的体贴,对于人的生存煎熬的同情,对于人的生存幸福的追求,充分体现了真正的博爱之心,是其他一切高尚的主义的最基本内容,或说是基础。 在海南期间,我对那种浓烈的金钱气氛难以适应。可是有一天我想到,这不正是被几千年的生存煎熬所激发起来的发财之梦麽?这种金钱的欲望不正蕴涵着对于生存苦难的反抗麽?这个民族的确太需要富裕起来。应该首先让肉体得到解放。我懂得贫穷对于人的身心的摧残是如何残酷,长期以来我深受这种摧残。我懂得贫穷就是耻辱本身。我们有权利摆脱贫穷的折磨。 我被浸染在一种梦幻的氛围中,我以那麽温柔的情感祝愿全民族的发财之梦成为现实。我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匆匆人影,以一种发自内心的虔诚,祝愿他们每一个人都尽快发财。我一边祝愿一边在心里念叨:民主,民主。 后来我又觉得,在这近乎神圣的发财梦中,还缺着一点什麽。可以说缺的是价值准则。不以解除人的生存苦难为价值目的的经济活动,不但无法保证给人带来福利,而且往往会导致以人作为它的牺牲品。几十年来,为了表明丰收,把粮食全都交上去,然后大家一起挨饿熬日子的事,曾经普遍存在过。为了维护某种政治谎言,直闹得尸骨遍野,也不是绝无仅有的悲剧。 自古以来,无论什麽社会理想无论什麽文化目标,都不懂得要以人为价值准绳,而且其结果几乎都是以人作为牺牲,使人受到更多的凌辱和煎熬,这是中国的老传统。只有孙中山的民生主义是对抗着这种老传统的。 唯一宝贵的民生主义啊,应该重返这片苦难的大地。 中山先生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他提出了这项充满博爱精神的学说,更在于他终其一生,百折不挠到实践着这项艰难的事业。他为什麽不在失败了一次两次以后,量力而退,就算坚持到第十次失败吧,这已是非凡的坚强了。不可以侨居海外吗?不可以隐遁山林吗?而他偏偏要无止境地实践下去,直至失败了一千次,一万次,直至失败到身命的终结。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这是多麽不可思议的韧性。以失败的记录走完自己的一生,以全部失败构成自己最后1998年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