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儿童读物急需转型  

2006-11-11 20:03:31|  分类: 教育·语文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虚幻理想的空心英雄,这样的英雄榜样很容易将下一代引入走火入魔的境地。平心而论,我们一连几代人都程度不同地经历过走火入魔的炼狱。中国的儿童读物确实已经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了,我们首先必须完成主体的转换,从成人本位的功利主义转换成儿童本位的趣味主义。必须明确儿童读物是为儿童存在的而不是为完成成人的教育目的而存在的,所以第一个要求是必须适合儿童的趣味,要让儿童感到亲切、喜欢和满足。成人社会对于儿童的有意引导,应该天衣无缝地融入趣味性之中。至于如何引导儿童的个性成长和精神发展,其倾向也必须迅速改变。我们的责任不是蛊惑孩子走上拯救世界的祭坛,而是启发他们如何在这个世界上造就一个善良的自我、寻找和谐而又幸福的生活。我们的责任不是诱导他们通过制造惊天动地的重大事件成全自己的英雄幻想,而是启发他们做一个勤奋、敬业、脚踏实地做小事、敢于对自己负责的普通人。具有这种平常而又平和的心态,才可能成为一个正常人,这样的正常人才能造就一个正常的社会、创造一种正常的生活。希望有志于儿童读物写作的朋友,从英雄人物那里撤下笔锋,将那些普通人的形象介绍给嗷嗷待哺的小读者们。
儿童读物急需转型摩罗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过程中,充塞儿童阅读时间的材料主要是如下几种。一是列宁、毛泽东、孙中山等等革命人物从小就如何叛逆、日后如何翻天覆地的故事。二是关于刘胡兰、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如何随时准备为这翻天覆地的伟大事业贡献生命的故事。三是刘文学模式,要从没有敌人的地方找出敌人来,并且为了消灭这样的敌人而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们有几代人是读着这样的故事长大的。当这样的政治读物稍稍淡化的时候,成为科学家(比如爱因斯坦、居里夫人)或者成为亿万富翁(比如比尔盖茨)的号召又充满了儿童读物。无论以上述哪个类型的人物作为主人公,总而言之必须引导小读者们立志成为盖世英雄,成为呼风唤雨、惊天动地的大人物。事实上没有几个人有机会成为列宁毛泽东,像刘胡兰邱少云那样坚强勇敢或者像爱因斯坦比尔盖茨那样智慧也不是人人可为。这样的号召和引导只会蛊惑少年读者虚火上升甚至走火入魔。一个读者老在这样的暗示下成长,很可能无法保持心理的正常和心灵的健全。我们随处能见的像大人物那样专说空话大话而不愿做小事实事的爱好,执意索取和掠夺而不愿意奉献的风气,很难说跟这些儿童读物的错误引导没有关系。正是在这样的语境下,最近出现在图书市场的《玛利·琼斯和她的圣经》、《流浪儿迪克》、《捣蛋鬼日记》这几本儿童读物,就格外值得我们关注。这几本以儿童为主人公的读物分别来自英国、美国、意大利,它们在各自的社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那个社会的儿童读物中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其中不乏能够给我们带来启示的信息。三本书的主人公都是很平常的人。除了捣蛋鬼加尼诺出生于绅士家庭,另外两个小主人公甚至非常贫寒。迪克从小就在街头给绅士淑女擦皮鞋,自己养活自己。琼斯的父母贫病交加,一家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主人公们在书中也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迪克的全部努力都是为了求得温饱,琼斯的目标更加具体,只是为了拥有一本自己的圣经而兢兢业业地挣钱。加尼诺幸运一些,没有衣食之忧,但也绝对没有什么伟大志向,只是成天沉浸在游戏的快感和淘气惹祸的惶恐之中,他因此跟成年人闹出许多尴尬而又奇妙

儿童读物急需转型

 

   

的故事。这几个小主人公既没有一个英雄,也没有一个想做英雄的。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英雄事业。他们所知道的仅仅是如何对自己的微小的愿望负责,如何为实现这些微不足道的目标付出努力和艰辛。因此没有虚骄之气,而是像老牛一样脚踏实地地工作。琼斯为了攒够买一本圣经的钱,在上学和干家务之余,不断寻找给邻居打工的机会,这样孜孜不倦地干了六年,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能够每天阅读自己的圣经。迪克更是每天都必须极其紧张地工作,稍有懈怠就可能会从温饱线上跌落下去。琼斯最后成为了乡村教师,迪克也只是成为了一个公司的普通职员。他们的目标和结局都如此卑微,可是他们的奋斗精神和敬业精神却是崇高的。如果要总结这几本读物的共同特点,我觉得至少有三点值得注意。首先,这些读物都是很有趣的,这些主人公都是很可爱的。书中故事都是照着孩子本来的样子写的,而没有刻意掺杂呆板的说教。每个孩子都是真正的孩子,而不是一个用来说教的小大人。我想这是儿童读物之所以成为儿童读物的第一条特征。如果我们提供给孩子的读物没有趣味,那无异于给孩子带来折磨。第二条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孩子的行为宗旨是对自己的事情负责。琼斯要买圣经是因为她喜欢读圣经,而不是要用圣经去拯救世界。迪克努力工作是为了自己的温饱,而不是为身外的目标作贡献。加尼诺引起大人反感的一系列行为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好孩子,虽然他越是企图证明这一点,就越是被成人们认为是一个捣蛋鬼,这更加突出地体现了儿童世界与成人世界的错位,从而更加强调了儿童思维、儿童世界、儿童趣味的鲜明特征。还有一点值得注意,这些孩子都愿意做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们不是天天捉摸着如何创造奇迹以期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惊天动地的英雄。他们只是像最敬业的成年人那样,执著地、一丝不苟地做事,他们对自己的事情怀有一种近乎神圣的责任感。他们因为愿意为自己当下的意愿承担责任而自然地为自己的命运和未来承担了责任,从而也为社会承担了责任。我们天天标榜中华民族是一个勤劳的民族,可是我们提供给儿童的模范人物却大都是脱离日常生活和日常劳动、整天谋划着救国救民或者为国争光

 

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过程中,充塞儿童阅读时间的材料主要是如下几种。一是列宁、毛泽东、孙中山等等革命人物从小就如何叛逆、日后如何翻天覆地的故事。二是关于刘胡兰、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如何随时准备为这翻天覆地的伟大事业贡献生命的故事。三是刘文学模式,要从没有敌人的地方找出敌人来,并且为了消灭这样的敌人而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们有几代人是读着这样的故事长大的。当这样的政治读物稍稍淡化的时候,成为科学家(比如爱因斯坦、居里夫人)或者成为亿万富翁(比如比尔盖茨)的号召又充满了儿童读物。无论以上述哪个类型的人物作为主人公,总而言之必须引导小读者们立志成为盖世英雄,成为呼风唤雨、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的故事。这几个小主人公既没有一个英雄,也没有一个想做英雄的。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英雄事业。他们所知道的仅仅是如何对自己的微小的愿望负责,如何为实现这些微不足道的目标付出努力和艰辛。因此没有虚骄之气,而是像老牛一样脚踏实地地工作。琼斯为了攒够买一本圣经的钱,在上学和干家务之余,不断寻找给邻居打工的机会,这样孜孜不倦地干了六年,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能够每天阅读自己的圣经。迪克更是每天都必须极其紧张地工作,稍有懈怠就可能会从温饱线上跌落下去。琼斯最后成为了乡村教师,迪克也只是成为了一个公司的普通职员。他们的目标和结局都如此卑微,可是他们的奋斗精神和敬业精神却是崇高的。如果要总结这几本读物的共同特点,我觉得至少有三点值得注意。首先,这些读物都是很有趣的,这些主人公都是很可爱的。书中故事都是照着孩子本来的样子写的,而没有刻意掺杂呆板的说教。每个孩子都是真正的孩子,而不是一个用来说教的小大人。我想这是儿童读物之所以成为儿童读物的第一条特征。如果我们提供给孩子的读物没有趣味,那无异于给孩子带来折磨。第二条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孩子的行为宗旨是对自己的事情负责。琼斯要买圣经是因为她喜欢读圣经,而不是要用圣经去拯救世界。迪克努力工作是为了自己的温饱,而不是为身外的目标作贡献。加尼诺引起大人反感的一系列行为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好孩子,虽然他越是企图证明这一点,就越是被成人们认为是一个捣蛋鬼,这更加突出地体现了儿童世界与成人世界的错位,从而更加强调了儿童思维、儿童世界、儿童趣味的鲜明特征。还有一点值得注意,这些孩子都愿意做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们不是天天捉摸着如何创造奇迹以期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惊天动地的英雄。他们只是像最敬业的成年人那样,执著地、一丝不苟地做事,他们对自己的事情怀有一种近乎神圣的责任感。他们因为愿意为自己当下的意愿承担责任而自然地为自己的命运和未来承担了责任,从而也为社会承担了责任。我们天天标榜中华民族是一个勤劳的民族,可是我们提供给儿童的模范人物却大都是脱离日常生活和日常劳动、整天谋划着救国救民或者为国争光

事实上没有几个人有机会成为列宁毛泽东,像刘胡兰邱少云那样坚强勇敢或者像爱因斯坦比尔盖茨那样智慧也不是人人可为。这样的号召和引导只会蛊惑少年读者虚火上升甚至走火入魔。一个读者老在这样的暗示下成长,很可能无法保持心理的正常和心灵的健全。我们随处能见的像大人物那样专说空话大话而不愿做小事实事的爱好,执意索取和掠夺而不愿意奉献的风气,很难说跟这些儿童读物的错误引导没有关系。

正是在这样的语境下,最近出现在图书市场的《玛利·琼斯和她的圣经》、《流浪儿迪克》、《捣蛋鬼日记》这几本儿童读物,就格外值得我们关注。这几本以儿童为主人公的读物分别来自英国、美国、意大利,它们在各自的社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那个社会的儿童读物中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其中不乏能够给我们带来启示的信息。

三本书的主人公都是很平常的人。除了捣蛋鬼加尼诺出生于绅士家庭,另外两个小主人公甚至非常贫寒。迪克从小就在街头给绅士淑女擦皮鞋,自己养活自己。琼斯的父母贫病交加,一家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主人公们在书中也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迪克的全部努力都是为了求得温饱,琼斯的目标更加具体,只是为了拥有一本自己的圣经而兢兢业业地挣钱。加尼诺幸运一些,没有衣食之忧,但也绝对没有什么伟大志向,只是成天沉浸在游戏的快感和淘气惹祸的惶恐之中,他因此跟成年人闹出许多尴尬而又奇妙的故事。

的虚幻理想的空心英雄,这样的英雄榜样很容易将下一代引入走火入魔的境地。平心而论,我们一连几代人都程度不同地经历过走火入魔的炼狱。中国的儿童读物确实已经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了,我们首先必须完成主体的转换,从成人本位的功利主义转换成儿童本位的趣味主义。必须明确儿童读物是为儿童存在的而不是为完成成人的教育目的而存在的,所以第一个要求是必须适合儿童的趣味,要让儿童感到亲切、喜欢和满足。成人社会对于儿童的有意引导,应该天衣无缝地融入趣味性之中。至于如何引导儿童的个性成长和精神发展,其倾向也必须迅速改变。我们的责任不是蛊惑孩子走上拯救世界的祭坛,而是启发他们如何在这个世界上造就一个善良的自我、寻找和谐而又幸福的生活。我们的责任不是诱导他们通过制造惊天动地的重大事件成全自己的英雄幻想,而是启发他们做一个勤奋、敬业、脚踏实地做小事、敢于对自己负责的普通人。具有这种平常而又平和的心态,才可能成为一个正常人,这样的正常人才能造就一个正常的社会、创造一种正常的生活。希望有志于儿童读物写作的朋友,从英雄人物那里撤下笔锋,将那些普通人的形象介绍给嗷嗷待哺的小读者们。

这几个小主人公既没有一个英雄,也没有一个想做英雄的。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英雄事业。他们所知道的仅仅是如何对自己的微小的愿望负责,如何为实现这些微不足道的目标付出努力和艰辛。因此没有虚骄之气,而是像老牛一样脚踏实地地工作。琼斯为了攒够买一本圣经的钱,在上学和干家务之余,不断寻找给邻居打工的机会,这样孜孜不倦地干了六年,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能够每天阅读自己的圣经。迪克更是每天都必须极其紧张地工作,稍有懈怠就可能会从温饱线上跌落下去。琼斯最后成为了乡村教师,迪克也只是成为了一个公司的普通职员。他们的目标和结局都如此卑微,可是他们的奋斗精神和敬业精神却是崇高的。

如果要总结这几本读物的共同特点,我觉得至少有三点值得注意。

首先,这些读物都是很有趣的,这些主人公都是很可爱的。书中故事都是照着孩子本来的样子写的,而没有刻意掺杂呆板的说教。每个孩子都是真正的孩子,而不是一个用来说教的小大人。我想这是儿童读物之所以成为儿童读物的第一条特征。如果我们提供给孩子的读物没有趣味,那无异于给孩子带来折磨。

儿童读物急需转型摩罗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过程中,充塞儿童阅读时间的材料主要是如下几种。一是列宁、毛泽东、孙中山等等革命人物从小就如何叛逆、日后如何翻天覆地的故事。二是关于刘胡兰、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如何随时准备为这翻天覆地的伟大事业贡献生命的故事。三是刘文学模式,要从没有敌人的地方找出敌人来,并且为了消灭这样的敌人而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们有几代人是读着这样的故事长大的。当这样的政治读物稍稍淡化的时候,成为科学家(比如爱因斯坦、居里夫人)或者成为亿万富翁(比如比尔盖茨)的号召又充满了儿童读物。无论以上述哪个类型的人物作为主人公,总而言之必须引导小读者们立志成为盖世英雄,成为呼风唤雨、惊天动地的大人物。事实上没有几个人有机会成为列宁毛泽东,像刘胡兰邱少云那样坚强勇敢或者像爱因斯坦比尔盖茨那样智慧也不是人人可为。这样的号召和引导只会蛊惑少年读者虚火上升甚至走火入魔。一个读者老在这样的暗示下成长,很可能无法保持心理的正常和心灵的健全。我们随处能见的像大人物那样专说空话大话而不愿做小事实事的爱好,执意索取和掠夺而不愿意奉献的风气,很难说跟这些儿童读物的错误引导没有关系。正是在这样的语境下,最近出现在图书市场的《玛利·琼斯和她的圣经》、《流浪儿迪克》、《捣蛋鬼日记》这几本儿童读物,就格外值得我们关注。这几本以儿童为主人公的读物分别来自英国、美国、意大利,它们在各自的社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那个社会的儿童读物中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其中不乏能够给我们带来启示的信息。三本书的主人公都是很平常的人。除了捣蛋鬼加尼诺出生于绅士家庭,另外两个小主人公甚至非常贫寒。迪克从小就在街头给绅士淑女擦皮鞋,自己养活自己。琼斯的父母贫病交加,一家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主人公们在书中也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迪克的全部努力都是为了求得温饱,琼斯的目标更加具体,只是为了拥有一本自己的圣经而兢兢业业地挣钱。加尼诺幸运一些,没有衣食之忧,但也绝对没有什么伟大志向,只是成天沉浸在游戏的快感和淘气惹祸的惶恐之中,他因此跟成年人闹出许多尴尬而又奇妙

第二条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孩子的行为宗旨是对自己的事情负责。琼斯要买圣经是因为她喜欢读圣经,而不是要用圣经去拯救世界。迪克努力工作是为了自己的温饱,而不是为身外的目标作贡献。加尼诺引起大人反感的一系列行为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好孩子,虽然他越是企图证明这一点,就越是被成人们认为是一个捣蛋鬼,这更加突出地体现了儿童世界与成人世界的错位,从而更加强调了儿童思维、儿童世界、儿童趣味的鲜明特征。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这些孩子都愿意做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们不是天天捉摸着如何创造奇迹以期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惊天动地的英雄。他们只是像最敬业的成年人那样,执著地、一丝不苟地做事,他们对自己的事情怀有一种近乎神圣的责任感。他们因为愿意为自己当下的意愿承担责任而自然地为自己的命运和未来承担了责任,从而也为社会承担了责任。

我们天天标榜中华民族是一个勤劳的民族,可是我们提供给儿童的模范人物却大都是脱离日常生活和日常劳动、整天谋划着救国救民或者为国争光的虚幻理想的空心英雄,这样的英雄榜样很容易将下一代引入走火入魔的境地。平心而论,我们一连几代人都程度不同地经历过走火入魔的炼狱。

儿童读物急需转型摩罗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过程中,充塞儿童阅读时间的材料主要是如下几种。一是列宁、毛泽东、孙中山等等革命人物从小就如何叛逆、日后如何翻天覆地的故事。二是关于刘胡兰、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如何随时准备为这翻天覆地的伟大事业贡献生命的故事。三是刘文学模式,要从没有敌人的地方找出敌人来,并且为了消灭这样的敌人而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们有几代人是读着这样的故事长大的。当这样的政治读物稍稍淡化的时候,成为科学家(比如爱因斯坦、居里夫人)或者成为亿万富翁(比如比尔盖茨)的号召又充满了儿童读物。无论以上述哪个类型的人物作为主人公,总而言之必须引导小读者们立志成为盖世英雄,成为呼风唤雨、惊天动地的大人物。事实上没有几个人有机会成为列宁毛泽东,像刘胡兰邱少云那样坚强勇敢或者像爱因斯坦比尔盖茨那样智慧也不是人人可为。这样的号召和引导只会蛊惑少年读者虚火上升甚至走火入魔。一个读者老在这样的暗示下成长,很可能无法保持心理的正常和心灵的健全。我们随处能见的像大人物那样专说空话大话而不愿做小事实事的爱好,执意索取和掠夺而不愿意奉献的风气,很难说跟这些儿童读物的错误引导没有关系。正是在这样的语境下,最近出现在图书市场的《玛利·琼斯和她的圣经》、《流浪儿迪克》、《捣蛋鬼日记》这几本儿童读物,就格外值得我们关注。这几本以儿童为主人公的读物分别来自英国、美国、意大利,它们在各自的社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那个社会的儿童读物中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其中不乏能够给我们带来启示的信息。三本书的主人公都是很平常的人。除了捣蛋鬼加尼诺出生于绅士家庭,另外两个小主人公甚至非常贫寒。迪克从小就在街头给绅士淑女擦皮鞋,自己养活自己。琼斯的父母贫病交加,一家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主人公们在书中也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迪克的全部努力都是为了求得温饱,琼斯的目标更加具体,只是为了拥有一本自己的圣经而兢兢业业地挣钱。加尼诺幸运一些,没有衣食之忧,但也绝对没有什么伟大志向,只是成天沉浸在游戏的快感和淘气惹祸的惶恐之中,他因此跟成年人闹出许多尴尬而又奇妙

中国的儿童读物确实已经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了,我们首先必须完成主体的转换,从成人本位的功利主义转换成儿童本位的趣味主义。必须明确儿童读物是为儿童存在的而不是为完成成人的教育目的而存在的,所以第一个要求是必须适合儿童的趣味,要让儿童感到亲切、喜欢和满足。成人社会对于儿童的有意引导,应该天衣无缝地融入趣味性之中。

至于如何引导儿童的个性成长和精神发展,其倾向也必须迅速改变。我们的责任不是蛊惑孩子走上拯救世界的祭坛,而是启发他们如何在这个世界上造就一个善良的自我、寻找和谐而又幸福的生活。我们的责任不是诱导他们通过制造惊天动地的重大事件成全自己的英雄幻想,而是启发他们做一个勤奋、敬业、脚踏实地做小事、敢于对自己负责的普通人。具有这种平常而又平和的心态,才可能成为一个正常人,这样的正常人才能造就一个正常的社会、创造一种正常的生活。

   希望有志于儿童读物写作的朋友,从英雄人物那里撤下笔锋,将那些普通人的形象介绍给嗷嗷待哺的小读者们。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