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让自己长成一棵直树——答南京师大附中同学问  

2006-11-06 22:43:08|  分类: 教育·语文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经不是空白。◆您对当代中国作家有什么评价?您认为余华是个什么样的作家?我认为中国现代、当代文学从总体上说水平有限。当下的中国作家即使是比较优秀的主要也是靠才华写作。一个作家需要具备许多条件,才华只是其中的一种,其他还有学识、人生历练、思想的深度、精神的高度、杰出的判断力和穿透力、对神秘事物的兴趣、自我质疑和自我超越的能力、综合人格素质等等,都是一个作家必不可少的重要素质。如果把文学比作一棵树,光用才华给它浇水是不够的。一棵树要想长大长直还需要相应的土壤、气候、阳光、空间等等因素的支持,哪个因素不足都会出问题。同样,一个作家的才华必须得到其他素质的支持和提升,否则就难免美丽而浅薄,而且人到中年就必定江郎才尽。江郎才尽之后很焦虑,于是只有做作,只有越写越差。一个作家的成名作就是他的代表作,在中国作家中很普遍,就因为他的综合素质没有发展,以至于永远超不过青年时代的作品。青年时期才华横溢,中年时期矫揉造作,老年时期或者销声匿迹,或者恼羞成怒压制新秀,这是大多数中国作家的文学轨迹。余华是当代中国文坛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我对他早期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他有个中篇叫做《一九八六年》,四万字的篇幅,我为之写的评论长达五万字,可见我对这部作品的重视。可是他的《许三观卖血记》我认为已经有点做作,语言有点虚张声势,这以后我就没有关注他的新作。当然,更多的写作者连起码的才华都没有,只能写些人云亦云的垃圾作品,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初学写作的人可以炫耀自己的才华,一个想成为杰出作家的人,千万不要满足于自己的才华。◆你为语文教育做过什么?还准备做些什么?要想语文教育变得更加合理,需要政府做些什么?这个问题很尖锐,具有拷问的性质。我对于中国的语文教育很长时间处于发牢骚的状态,至今为止所作的建设性工作太少。我前几年参与编写《审视中学语文教育》、《新语文读本》,算是做过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现在我正在对这个领域进行学术研究,希望日后有机会继续为语文教育事业提供建设性的服务。对于语文教育,最需要政府做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改革当前的考试制度,不要让整个语文教育成为当前高考制度的牺牲品。第二是鼓励教师、学者、学生、校长一起大胆进行语文教育改革的探索与尝试。第三是有意识地为这个领域输血,鼓励第一流的人文学者参与到语文教育的研究、教学和改革实践中来。语文教育是一个需要进行大手笔改革的领域,仅仅琢磨着如何改进课堂教学方式是远远不够的,在文化资源的开拓上,在课程设置和课程形态上,在课程内容体系和教材体系上,在考试评估模式和体系上,在写作教学体系上,都需要进行无拘无束的探索和变革。语文教育从来就是关系到一种文化的命运和一个民族的命运的重要工作,政府对这项事业的态度,实际上影响着文化的兴衰和民族的强弱。◆您对于新文化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巨大冲击有何看法?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在非常特殊的文化语境中发生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那时候中国面临民族生存的危机,中国的政治结构和文化心理都无法应对这场危机,一时间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少数文化精英主张变革自己的文化、调整自己的民族心态,这是一个弱势民族和弱势文化应对危机的基本方式,那种峻急、决绝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这个过程也为日后的历史发展、文化建设留下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这是今天应该认真反思的。我们既要理解五四前辈应对危机的心态,也必须认真反思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作用,以及在文化资源、思维模式上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都是吃着五四的奶水长大的人,五四的精神哺育了我们几代人,五四的缺陷也是我们的缺陷,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今天我们如果企图对五四有所批评的话,首先必须明白这是一种自我批评。◆您刚才说写作是对阅读经验的模仿,但我认为写作的最高境界是创造。模仿与创造是否矛盾?怎样达到一个平
已经不是空白。◆您对当代中国作家有什么评价?您认为余华是个什么样的作家?我认为中国现代、当代文学从总体上说水平有限。当下的中国作家即使是比较优秀的主要也是靠才华写作。一个作家需要具备许多条件,才华只是其中的一种,其他还有学识、人生历练、思想的深度、精神的高度、杰出的判断力和穿透力、对神秘事物的兴趣、自我质疑和自我超越的能力、综合人格素质等等,都是一个作家必不可少的重要素质。如果把文学比作一棵树,光用才华给它浇水是不够的。一棵树要想长大长直还需要相应的土壤、气候、阳光、空间等等因素的支持,哪个因素不足都会出问题。同样,一个作家的才华必须得到其他素质的支持和提升,否则就难免美丽而浅薄,而且人到中年就必定江郎才尽。江郎才尽之后很焦虑,于是只有做作,只有越写越差。一个作家的成名作就是他的代表作,在中国作家中很普遍,就因为他的综合素质没有发展,以至于永远超不过青年时代的作品。青年时期才华横溢,中年时期矫揉造作,老年时期或者销声匿迹,或者恼羞成怒压制新秀,这是大多数中国作家的文学轨迹。余华是当代中国文坛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我对他早期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他有个中篇叫做《一九八六年》,四万字的篇幅,我为之写的评论长达五万字,可见我对这部作品的重视。可是他的《许三观卖血记》我认为已经有点做作,语言有点虚张声势,这以后我就没有关注他的新作。当然,更多的写作者连起码的才华都没有,只能写些人云亦云的垃圾作品,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初学写作的人可以炫耀自己的才华,一个想成为杰出作家的人,千万不要满足于自己的才华。◆你为语文教育做过什么?还准备做些什么?要想语文教育变得更加合理,需要政府做些什么?这个问题很尖锐,具有拷问的性质。我对于中国的语文教育很长时间处于发牢骚的状态,至今为止所作的建设性工作太少。我前几年参与编写《审视中学语文教育》、《新语文读本》,算是做过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现在我正在对这个领域进行学术研究,希望日后有机会继续为语文教育事业提供建设性的服务。对于语文教育,最需要政府做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改革当前的考试制度,不要让整个语文教育成为当前高考制度的牺牲品。第二是鼓励教师、学者、学生、校长一起大胆进行语文教育改革的探索与尝试。第三是有意识地为这个领域输血,鼓励第一流的人文学者参与到语文教育的研究、教学和改革实践中来。语文教育是一个需要进行大手笔改革的领域,仅仅琢磨着如何改进课堂教学方式是远远不够的,在文化资源的开拓上,在课程设置和课程形态上,在课程内容体系和教材体系上,在考试评估模式和体系上,在写作教学体系上,都需要进行无拘无束的探索和变革。语文教育从来就是关系到一种文化的命运和一个民族的命运的重要工作,政府对这项事业的态度,实际上影响着文化的兴衰和民族的强弱。◆您对于新文化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巨大冲击有何看法?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在非常特殊的文化语境中发生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那时候中国面临民族生存的危机,中国的政治结构和文化心理都无法应对这场危机,一时间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少数文化精英主张变革自己的文化、调整自己的民族心态,这是一个弱势民族和弱势文化应对危机的基本方式,那种峻急、决绝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这个过程也为日后的历史发展、文化建设留下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这是今天应该认真反思的。我们既要理解五四前辈应对危机的心态,也必须认真反思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作用,以及在文化资源、思维模式上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都是吃着五四的奶水长大的人,五四的精神哺育了我们几代人,五四的缺陷也是我们的缺陷,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今天我们如果企图对五四有所批评的话,首先必须明白这是一种自我批评。◆您刚才说写作是对阅读经验的模仿,但我认为写作的最高境界是创造。模仿与创造是否矛盾?怎样达到一个平

让自己长成一棵直树

让自己长成一棵直树——答南京师大附中同学问摩罗(前几天去南京师大附中,就语文教育和学习问题与老师和学生进行探讨。先是面对老师们演讲语文教育的文化资源问题,后来跟学生们交流语文学习的方法。在跟学生们探讨的过程中,同学们非常踊跃地提出自己的问题,我当场回答了其中一部分,那些写在纸条上的提问,大多没来得及回答。主持讲座的吴非先生将那些纸条交给我,希望我通过我的博客回答这些没来得及当场回答的问题。我马上说好好好。昨天早上我回到北京家中,中午晚上都有应酬,无法及时收拾这些提问和自己的思路。今天的北京依然北风怒号,寒气袭人。我坐下来展读这些带有同学们的热情和神思的纸条,十一月三日下午跟同学们交流的热烈场面一遍遍重现在心中,仿佛回到了南方的温暖之中。我挑选了一部分问题简要陈述我的看法,有几个当场已经答复的问题也禁不住从笔底涌来,于是多写了几笔。这当然不是答案,我只是陈述我的意见,算是跟同学们一起求学问道。)◆您在刚才的演讲中提倡我们多读虚构文学作品,请问什么是虚构文学作品?虚构文学作品包括神话、童话、寓言、小说以及一部分诗歌。我主张大家多读一点虚构文学作品,主要就是因为人类的想象力、创造力、精神自由在虚构文学作品中有比较多的体现。在西方世界,最近三百年来,在中国,最近一百年来,小说成了虚构文学作品中的主流文体,所以我主张大家多读虚构文学作品,实际上就是主张大家多读小说。◆我想读小说却觉得没法读进去,怎么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小说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具有自己的一套符号体系,其中包括对现实进行变形的方法、结构方法、塑造人物的方法、编织故事和人物关系的方法、烘托气氛的方法、制造悬念的方法以及各种象征的方法等等,熟悉和接受这一套符号体系肯定得有个过程。你第一次读小说的时候,对这些难免很陌生,感到难于进入文本。这就是受教育的必要。你在课本上多少接触一点小说,老师的简单讲解帮助你对小说的符号体系有所了解,这就为你进一步理解小说提供了方便。但是,重要的依然是你必须多读。如果你一连读了三五本小说,你对于借助特殊的符号体系进入小说世界就会具有一定的经验,这时你面对小说文本就不会感到陌生和害怕。进入任何一种艺术世界都得有个训练过程,比如音乐、美术、建筑等等,进入文学世界所需要的训练可能是最简单的,对大家的耐心也是要求最低的。◆我也想多读一些长篇小说,可是总觉得缺少时间,如何处理课堂学习与课外阅读的矛盾?我认为当下语文教学中,有两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老师滔滔不绝地给学生讲解,然后让学生做那些无聊的习题。其实老师的讲解绝大多数都是废话,浪费学生的课堂时间。那些习题更是白白折磨人,白白浪费学生的课外时间,根本达不到学习语言的效果。我主张将课堂上的大多数时间用于学生阅读文学著作和写作训练。老师的讲话减到最少。语言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种知识,只能在实践和操练中得到,而不是靠老师讲解所获得。阅读和写作训练就是最好的语言实践和操练。做习题不但不是操练,而且是对语言的肢解,它对于学习语言只会起到负面作用。◆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它的权威性?中国作家什么时候才有可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最权威的文学奖,受到各国文学读者的认可。虽然也有很多优秀作家无缘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但是诺贝尔奖所评出的每位作家无疑都是优秀作家,这一点毫无疑义。当然,无论诺贝尔文学奖具有什么样的权威性,我们必须明白这只是一个奖项,而不是文学本身,不可拿这个奖的标准作为文学本身的标准。中国作家实际上已经得到过一回诺贝尔文学奖。出生于江西赣州的高行健虽然近年加入了法国籍,但他是人到中年以后才移居法国的,从文化上说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是个完整的中国作家。他2000年得到了这个奖项,标志着中国作家在诺贝尔文学奖上——答南京师大附中同学问

已经不是空白。◆您对当代中国作家有什么评价?您认为余华是个什么样的作家?我认为中国现代、当代文学从总体上说水平有限。当下的中国作家即使是比较优秀的主要也是靠才华写作。一个作家需要具备许多条件,才华只是其中的一种,其他还有学识、人生历练、思想的深度、精神的高度、杰出的判断力和穿透力、对神秘事物的兴趣、自我质疑和自我超越的能力、综合人格素质等等,都是一个作家必不可少的重要素质。如果把文学比作一棵树,光用才华给它浇水是不够的。一棵树要想长大长直还需要相应的土壤、气候、阳光、空间等等因素的支持,哪个因素不足都会出问题。同样,一个作家的才华必须得到其他素质的支持和提升,否则就难免美丽而浅薄,而且人到中年就必定江郎才尽。江郎才尽之后很焦虑,于是只有做作,只有越写越差。一个作家的成名作就是他的代表作,在中国作家中很普遍,就因为他的综合素质没有发展,以至于永远超不过青年时代的作品。青年时期才华横溢,中年时期矫揉造作,老年时期或者销声匿迹,或者恼羞成怒压制新秀,这是大多数中国作家的文学轨迹。余华是当代中国文坛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我对他早期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他有个中篇叫做《一九八六年》,四万字的篇幅,我为之写的评论长达五万字,可见我对这部作品的重视。可是他的《许三观卖血记》我认为已经有点做作,语言有点虚张声势,这以后我就没有关注他的新作。当然,更多的写作者连起码的才华都没有,只能写些人云亦云的垃圾作品,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初学写作的人可以炫耀自己的才华,一个想成为杰出作家的人,千万不要满足于自己的才华。◆你为语文教育做过什么?还准备做些什么?要想语文教育变得更加合理,需要政府做些什么?这个问题很尖锐,具有拷问的性质。我对于中国的语文教育很长时间处于发牢骚的状态,至今为止所作的建设性工作太少。我前几年参与编写《审视中学语文教育》、《新语文读本》,算是做过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现在我正在对这个领域进行学术研究,希望日后有机会继续为语文教育事业提供建设性的服务。对于语文教育,最需要政府做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改革当前的考试制度,不要让整个语文教育成为当前高考制度的牺牲品。第二是鼓励教师、学者、学生、校长一起大胆进行语文教育改革的探索与尝试。第三是有意识地为这个领域输血,鼓励第一流的人文学者参与到语文教育的研究、教学和改革实践中来。语文教育是一个需要进行大手笔改革的领域,仅仅琢磨着如何改进课堂教学方式是远远不够的,在文化资源的开拓上,在课程设置和课程形态上,在课程内容体系和教材体系上,在考试评估模式和体系上,在写作教学体系上,都需要进行无拘无束的探索和变革。语文教育从来就是关系到一种文化的命运和一个民族的命运的重要工作,政府对这项事业的态度,实际上影响着文化的兴衰和民族的强弱。◆您对于新文化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巨大冲击有何看法?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在非常特殊的文化语境中发生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那时候中国面临民族生存的危机,中国的政治结构和文化心理都无法应对这场危机,一时间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少数文化精英主张变革自己的文化、调整自己的民族心态,这是一个弱势民族和弱势文化应对危机的基本方式,那种峻急、决绝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这个过程也为日后的历史发展、文化建设留下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这是今天应该认真反思的。我们既要理解五四前辈应对危机的心态,也必须认真反思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作用,以及在文化资源、思维模式上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都是吃着五四的奶水长大的人,五四的精神哺育了我们几代人,五四的缺陷也是我们的缺陷,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今天我们如果企图对五四有所批评的话,首先必须明白这是一种自我批评。◆您刚才说写作是对阅读经验的模仿,但我认为写作的最高境界是创造。模仿与创造是否矛盾?怎样达到一个平

摩 

让自己长成一棵直树——答南京师大附中同学问摩罗(前几天去南京师大附中,就语文教育和学习问题与老师和学生进行探讨。先是面对老师们演讲语文教育的文化资源问题,后来跟学生们交流语文学习的方法。在跟学生们探讨的过程中,同学们非常踊跃地提出自己的问题,我当场回答了其中一部分,那些写在纸条上的提问,大多没来得及回答。主持讲座的吴非先生将那些纸条交给我,希望我通过我的博客回答这些没来得及当场回答的问题。我马上说好好好。昨天早上我回到北京家中,中午晚上都有应酬,无法及时收拾这些提问和自己的思路。今天的北京依然北风怒号,寒气袭人。我坐下来展读这些带有同学们的热情和神思的纸条,十一月三日下午跟同学们交流的热烈场面一遍遍重现在心中,仿佛回到了南方的温暖之中。我挑选了一部分问题简要陈述我的看法,有几个当场已经答复的问题也禁不住从笔底涌来,于是多写了几笔。这当然不是答案,我只是陈述我的意见,算是跟同学们一起求学问道。)◆您在刚才的演讲中提倡我们多读虚构文学作品,请问什么是虚构文学作品?虚构文学作品包括神话、童话、寓言、小说以及一部分诗歌。我主张大家多读一点虚构文学作品,主要就是因为人类的想象力、创造力、精神自由在虚构文学作品中有比较多的体现。在西方世界,最近三百年来,在中国,最近一百年来,小说成了虚构文学作品中的主流文体,所以我主张大家多读虚构文学作品,实际上就是主张大家多读小说。◆我想读小说却觉得没法读进去,怎么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小说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具有自己的一套符号体系,其中包括对现实进行变形的方法、结构方法、塑造人物的方法、编织故事和人物关系的方法、烘托气氛的方法、制造悬念的方法以及各种象征的方法等等,熟悉和接受这一套符号体系肯定得有个过程。你第一次读小说的时候,对这些难免很陌生,感到难于进入文本。这就是受教育的必要。你在课本上多少接触一点小说,老师的简单讲解帮助你对小说的符号体系有所了解,这就为你进一步理解小说提供了方便。但是,重要的依然是你必须多读。如果你一连读了三五本小说,你对于借助特殊的符号体系进入小说世界就会具有一定的经验,这时你面对小说文本就不会感到陌生和害怕。进入任何一种艺术世界都得有个训练过程,比如音乐、美术、建筑等等,进入文学世界所需要的训练可能是最简单的,对大家的耐心也是要求最低的。◆我也想多读一些长篇小说,可是总觉得缺少时间,如何处理课堂学习与课外阅读的矛盾?我认为当下语文教学中,有两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老师滔滔不绝地给学生讲解,然后让学生做那些无聊的习题。其实老师的讲解绝大多数都是废话,浪费学生的课堂时间。那些习题更是白白折磨人,白白浪费学生的课外时间,根本达不到学习语言的效果。我主张将课堂上的大多数时间用于学生阅读文学著作和写作训练。老师的讲话减到最少。语言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种知识,只能在实践和操练中得到,而不是靠老师讲解所获得。阅读和写作训练就是最好的语言实践和操练。做习题不但不是操练,而且是对语言的肢解,它对于学习语言只会起到负面作用。◆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它的权威性?中国作家什么时候才有可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最权威的文学奖,受到各国文学读者的认可。虽然也有很多优秀作家无缘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但是诺贝尔奖所评出的每位作家无疑都是优秀作家,这一点毫无疑义。当然,无论诺贝尔文学奖具有什么样的权威性,我们必须明白这只是一个奖项,而不是文学本身,不可拿这个奖的标准作为文学本身的标准。中国作家实际上已经得到过一回诺贝尔文学奖。出生于江西赣州的高行健虽然近年加入了法国籍,但他是人到中年以后才移居法国的,从文化上说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是个完整的中国作家。他2000年得到了这个奖项,标志着中国作家在诺贝尔文学奖上让自己长成一棵直树——答南京师大附中同学问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前几天去南京师大附中,就语文教育和学习问题与老师和学生进行探讨。先是面对老师们演讲语文教育的文化资源问题,后来跟学生们交流语文学习的方法。在跟学生们探讨的过程中,同学们非常踊跃地提出自己的问题,我当场回答了其中一部分,那些写在纸条上的提问,大多没来得及回答。主持讲座的吴非先生将那些纸条交给我,希望我通过我的博客回答这些没来得及当场回答的问题。我马上说好好好。昨天早上我回到北京家中,中午晚上都有应酬,无法及时收拾这些提问和自己的思路。今天的北京依然北风怒号,寒气袭人。我坐下来展读这些带有同学们的热情和神思的纸条,十一月三日下午跟同学们交流的热烈场面一遍遍重现在心中,仿佛回到了南方的温暖之中。我挑选了一部分问题简要陈述我的看法,有几个当场已经答复的问题也禁不住从笔底涌来,于是多写了几笔。这当然不是答案,我只是陈述我的意见,算是跟同学们一起求学问道。)

让自己长成一棵直树——答南京师大附中同学问摩罗(前几天去南京师大附中,就语文教育和学习问题与老师和学生进行探讨。先是面对老师们演讲语文教育的文化资源问题,后来跟学生们交流语文学习的方法。在跟学生们探讨的过程中,同学们非常踊跃地提出自己的问题,我当场回答了其中一部分,那些写在纸条上的提问,大多没来得及回答。主持讲座的吴非先生将那些纸条交给我,希望我通过我的博客回答这些没来得及当场回答的问题。我马上说好好好。昨天早上我回到北京家中,中午晚上都有应酬,无法及时收拾这些提问和自己的思路。今天的北京依然北风怒号,寒气袭人。我坐下来展读这些带有同学们的热情和神思的纸条,十一月三日下午跟同学们交流的热烈场面一遍遍重现在心中,仿佛回到了南方的温暖之中。我挑选了一部分问题简要陈述我的看法,有几个当场已经答复的问题也禁不住从笔底涌来,于是多写了几笔。这当然不是答案,我只是陈述我的意见,算是跟同学们一起求学问道。)◆您在刚才的演讲中提倡我们多读虚构文学作品,请问什么是虚构文学作品?虚构文学作品包括神话、童话、寓言、小说以及一部分诗歌。我主张大家多读一点虚构文学作品,主要就是因为人类的想象力、创造力、精神自由在虚构文学作品中有比较多的体现。在西方世界,最近三百年来,在中国,最近一百年来,小说成了虚构文学作品中的主流文体,所以我主张大家多读虚构文学作品,实际上就是主张大家多读小说。◆我想读小说却觉得没法读进去,怎么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小说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具有自己的一套符号体系,其中包括对现实进行变形的方法、结构方法、塑造人物的方法、编织故事和人物关系的方法、烘托气氛的方法、制造悬念的方法以及各种象征的方法等等,熟悉和接受这一套符号体系肯定得有个过程。你第一次读小说的时候,对这些难免很陌生,感到难于进入文本。这就是受教育的必要。你在课本上多少接触一点小说,老师的简单讲解帮助你对小说的符号体系有所了解,这就为你进一步理解小说提供了方便。但是,重要的依然是你必须多读。如果你一连读了三五本小说,你对于借助特殊的符号体系进入小说世界就会具有一定的经验,这时你面对小说文本就不会感到陌生和害怕。进入任何一种艺术世界都得有个训练过程,比如音乐、美术、建筑等等,进入文学世界所需要的训练可能是最简单的,对大家的耐心也是要求最低的。◆我也想多读一些长篇小说,可是总觉得缺少时间,如何处理课堂学习与课外阅读的矛盾?我认为当下语文教学中,有两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老师滔滔不绝地给学生讲解,然后让学生做那些无聊的习题。其实老师的讲解绝大多数都是废话,浪费学生的课堂时间。那些习题更是白白折磨人,白白浪费学生的课外时间,根本达不到学习语言的效果。我主张将课堂上的大多数时间用于学生阅读文学著作和写作训练。老师的讲话减到最少。语言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种知识,只能在实践和操练中得到,而不是靠老师讲解所获得。阅读和写作训练就是最好的语言实践和操练。做习题不但不是操练,而且是对语言的肢解,它对于学习语言只会起到负面作用。◆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它的权威性?中国作家什么时候才有可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最权威的文学奖,受到各国文学读者的认可。虽然也有很多优秀作家无缘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但是诺贝尔奖所评出的每位作家无疑都是优秀作家,这一点毫无疑义。当然,无论诺贝尔文学奖具有什么样的权威性,我们必须明白这只是一个奖项,而不是文学本身,不可拿这个奖的标准作为文学本身的标准。中国作家实际上已经得到过一回诺贝尔文学奖。出生于江西赣州的高行健虽然近年加入了法国籍,但他是人到中年以后才移居法国的,从文化上说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是个完整的中国作家。他2000年得到了这个奖项,标志着中国作家在诺贝尔文学奖上让自己长成一棵直树——答南京师大附中同学问摩罗(前几天去南京师大附中,就语文教育和学习问题与老师和学生进行探讨。先是面对老师们演讲语文教育的文化资源问题,后来跟学生们交流语文学习的方法。在跟学生们探讨的过程中,同学们非常踊跃地提出自己的问题,我当场回答了其中一部分,那些写在纸条上的提问,大多没来得及回答。主持讲座的吴非先生将那些纸条交给我,希望我通过我的博客回答这些没来得及当场回答的问题。我马上说好好好。昨天早上我回到北京家中,中午晚上都有应酬,无法及时收拾这些提问和自己的思路。今天的北京依然北风怒号,寒气袭人。我坐下来展读这些带有同学们的热情和神思的纸条,十一月三日下午跟同学们交流的热烈场面一遍遍重现在心中,仿佛回到了南方的温暖之中。我挑选了一部分问题简要陈述我的看法,有几个当场已经答复的问题也禁不住从笔底涌来,于是多写了几笔。这当然不是答案,我只是陈述我的意见,算是跟同学们一起求学问道。)◆您在刚才的演讲中提倡我们多读虚构文学作品,请问什么是虚构文学作品?虚构文学作品包括神话、童话、寓言、小说以及一部分诗歌。我主张大家多读一点虚构文学作品,主要就是因为人类的想象力、创造力、精神自由在虚构文学作品中有比较多的体现。在西方世界,最近三百年来,在中国,最近一百年来,小说成了虚构文学作品中的主流文体,所以我主张大家多读虚构文学作品,实际上就是主张大家多读小说。◆我想读小说却觉得没法读进去,怎么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小说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具有自己的一套符号体系,其中包括对现实进行变形的方法、结构方法、塑造人物的方法、编织故事和人物关系的方法、烘托气氛的方法、制造悬念的方法以及各种象征的方法等等,熟悉和接受这一套符号体系肯定得有个过程。你第一次读小说的时候,对这些难免很陌生,感到难于进入文本。这就是受教育的必要。你在课本上多少接触一点小说,老师的简单讲解帮助你对小说的符号体系有所了解,这就为你进一步理解小说提供了方便。但是,重要的依然是你必须多读。如果你一连读了三五本小说,你对于借助特殊的符号体系进入小说世界就会具有一定的经验,这时你面对小说文本就不会感到陌生和害怕。进入任何一种艺术世界都得有个训练过程,比如音乐、美术、建筑等等,进入文学世界所需要的训练可能是最简单的,对大家的耐心也是要求最低的。◆我也想多读一些长篇小说,可是总觉得缺少时间,如何处理课堂学习与课外阅读的矛盾?我认为当下语文教学中,有两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老师滔滔不绝地给学生讲解,然后让学生做那些无聊的习题。其实老师的讲解绝大多数都是废话,浪费学生的课堂时间。那些习题更是白白折磨人,白白浪费学生的课外时间,根本达不到学习语言的效果。我主张将课堂上的大多数时间用于学生阅读文学著作和写作训练。老师的讲话减到最少。语言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种知识,只能在实践和操练中得到,而不是靠老师讲解所获得。阅读和写作训练就是最好的语言实践和操练。做习题不但不是操练,而且是对语言的肢解,它对于学习语言只会起到负面作用。◆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它的权威性?中国作家什么时候才有可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最权威的文学奖,受到各国文学读者的认可。虽然也有很多优秀作家无缘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但是诺贝尔奖所评出的每位作家无疑都是优秀作家,这一点毫无疑义。当然,无论诺贝尔文学奖具有什么样的权威性,我们必须明白这只是一个奖项,而不是文学本身,不可拿这个奖的标准作为文学本身的标准。中国作家实际上已经得到过一回诺贝尔文学奖。出生于江西赣州的高行健虽然近年加入了法国籍,但他是人到中年以后才移居法国的,从文化上说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是个完整的中国作家。他2000年得到了这个奖项,标志着中国作家在诺贝尔文学奖上让自己长成一棵直树——答南京师大附中同学问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您在刚才的演讲中提倡我们多读虚构文学作品,请问什么是虚构文学作品?

让自己长成一棵直树——答南京师大附中同学问摩罗(前几天去南京师大附中,就语文教育和学习问题与老师和学生进行探讨。先是面对老师们演讲语文教育的文化资源问题,后来跟学生们交流语文学习的方法。在跟学生们探讨的过程中,同学们非常踊跃地提出自己的问题,我当场回答了其中一部分,那些写在纸条上的提问,大多没来得及回答。主持讲座的吴非先生将那些纸条交给我,希望我通过我的博客回答这些没来得及当场回答的问题。我马上说好好好。昨天早上我回到北京家中,中午晚上都有应酬,无法及时收拾这些提问和自己的思路。今天的北京依然北风怒号,寒气袭人。我坐下来展读这些带有同学们的热情和神思的纸条,十一月三日下午跟同学们交流的热烈场面一遍遍重现在心中,仿佛回到了南方的温暖之中。我挑选了一部分问题简要陈述我的看法,有几个当场已经答复的问题也禁不住从笔底涌来,于是多写了几笔。这当然不是答案,我只是陈述我的意见,算是跟同学们一起求学问道。)◆您在刚才的演讲中提倡我们多读虚构文学作品,请问什么是虚构文学作品?虚构文学作品包括神话、童话、寓言、小说以及一部分诗歌。我主张大家多读一点虚构文学作品,主要就是因为人类的想象力、创造力、精神自由在虚构文学作品中有比较多的体现。在西方世界,最近三百年来,在中国,最近一百年来,小说成了虚构文学作品中的主流文体,所以我主张大家多读虚构文学作品,实际上就是主张大家多读小说。◆我想读小说却觉得没法读进去,怎么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小说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具有自己的一套符号体系,其中包括对现实进行变形的方法、结构方法、塑造人物的方法、编织故事和人物关系的方法、烘托气氛的方法、制造悬念的方法以及各种象征的方法等等,熟悉和接受这一套符号体系肯定得有个过程。你第一次读小说的时候,对这些难免很陌生,感到难于进入文本。这就是受教育的必要。你在课本上多少接触一点小说,老师的简单讲解帮助你对小说的符号体系有所了解,这就为你进一步理解小说提供了方便。但是,重要的依然是你必须多读。如果你一连读了三五本小说,你对于借助特殊的符号体系进入小说世界就会具有一定的经验,这时你面对小说文本就不会感到陌生和害怕。进入任何一种艺术世界都得有个训练过程,比如音乐、美术、建筑等等,进入文学世界所需要的训练可能是最简单的,对大家的耐心也是要求最低的。◆我也想多读一些长篇小说,可是总觉得缺少时间,如何处理课堂学习与课外阅读的矛盾?我认为当下语文教学中,有两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老师滔滔不绝地给学生讲解,然后让学生做那些无聊的习题。其实老师的讲解绝大多数都是废话,浪费学生的课堂时间。那些习题更是白白折磨人,白白浪费学生的课外时间,根本达不到学习语言的效果。我主张将课堂上的大多数时间用于学生阅读文学著作和写作训练。老师的讲话减到最少。语言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种知识,只能在实践和操练中得到,而不是靠老师讲解所获得。阅读和写作训练就是最好的语言实践和操练。做习题不但不是操练,而且是对语言的肢解,它对于学习语言只会起到负面作用。◆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它的权威性?中国作家什么时候才有可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最权威的文学奖,受到各国文学读者的认可。虽然也有很多优秀作家无缘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但是诺贝尔奖所评出的每位作家无疑都是优秀作家,这一点毫无疑义。当然,无论诺贝尔文学奖具有什么样的权威性,我们必须明白这只是一个奖项,而不是文学本身,不可拿这个奖的标准作为文学本身的标准。中国作家实际上已经得到过一回诺贝尔文学奖。出生于江西赣州的高行健虽然近年加入了法国籍,但他是人到中年以后才移居法国的,从文化上说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是个完整的中国作家。他2000年得到了这个奖项,标志着中国作家在诺贝尔文学奖上虚构文学作品包括神话、童话、寓言、小说以及一部分诗歌。我主张大家多读一点虚构文学作品,主要就是因为人类的想象力、创造力、精神自由在虚构文学作品中有比较多的体现。在西方世界,最近三百年来,在中国,最近一百年来,小说成了虚构文学作品中的主流文体,所以我主张大家多读虚构文学作品,实际上就是主张大家多读小说。

 

已经不是空白。◆您对当代中国作家有什么评价?您认为余华是个什么样的作家?我认为中国现代、当代文学从总体上说水平有限。当下的中国作家即使是比较优秀的主要也是靠才华写作。一个作家需要具备许多条件,才华只是其中的一种,其他还有学识、人生历练、思想的深度、精神的高度、杰出的判断力和穿透力、对神秘事物的兴趣、自我质疑和自我超越的能力、综合人格素质等等,都是一个作家必不可少的重要素质。如果把文学比作一棵树,光用才华给它浇水是不够的。一棵树要想长大长直还需要相应的土壤、气候、阳光、空间等等因素的支持,哪个因素不足都会出问题。同样,一个作家的才华必须得到其他素质的支持和提升,否则就难免美丽而浅薄,而且人到中年就必定江郎才尽。江郎才尽之后很焦虑,于是只有做作,只有越写越差。一个作家的成名作就是他的代表作,在中国作家中很普遍,就因为他的综合素质没有发展,以至于永远超不过青年时代的作品。青年时期才华横溢,中年时期矫揉造作,老年时期或者销声匿迹,或者恼羞成怒压制新秀,这是大多数中国作家的文学轨迹。余华是当代中国文坛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我对他早期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他有个中篇叫做《一九八六年》,四万字的篇幅,我为之写的评论长达五万字,可见我对这部作品的重视。可是他的《许三观卖血记》我认为已经有点做作,语言有点虚张声势,这以后我就没有关注他的新作。当然,更多的写作者连起码的才华都没有,只能写些人云亦云的垃圾作品,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初学写作的人可以炫耀自己的才华,一个想成为杰出作家的人,千万不要满足于自己的才华。◆你为语文教育做过什么?还准备做些什么?要想语文教育变得更加合理,需要政府做些什么?这个问题很尖锐,具有拷问的性质。我对于中国的语文教育很长时间处于发牢骚的状态,至今为止所作的建设性工作太少。我前几年参与编写《审视中学语文教育》、《新语文读本》,算是做过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现在我正在对这个领域进行学术研究,希望日后有机会继续为语文教育事业提供建设性的服务。对于语文教育,最需要政府做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改革当前的考试制度,不要让整个语文教育成为当前高考制度的牺牲品。第二是鼓励教师、学者、学生、校长一起大胆进行语文教育改革的探索与尝试。第三是有意识地为这个领域输血,鼓励第一流的人文学者参与到语文教育的研究、教学和改革实践中来。语文教育是一个需要进行大手笔改革的领域,仅仅琢磨着如何改进课堂教学方式是远远不够的,在文化资源的开拓上,在课程设置和课程形态上,在课程内容体系和教材体系上,在考试评估模式和体系上,在写作教学体系上,都需要进行无拘无束的探索和变革。语文教育从来就是关系到一种文化的命运和一个民族的命运的重要工作,政府对这项事业的态度,实际上影响着文化的兴衰和民族的强弱。◆您对于新文化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巨大冲击有何看法?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在非常特殊的文化语境中发生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那时候中国面临民族生存的危机,中国的政治结构和文化心理都无法应对这场危机,一时间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少数文化精英主张变革自己的文化、调整自己的民族心态,这是一个弱势民族和弱势文化应对危机的基本方式,那种峻急、决绝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这个过程也为日后的历史发展、文化建设留下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这是今天应该认真反思的。我们既要理解五四前辈应对危机的心态,也必须认真反思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作用,以及在文化资源、思维模式上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都是吃着五四的奶水长大的人,五四的精神哺育了我们几代人,五四的缺陷也是我们的缺陷,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今天我们如果企图对五四有所批评的话,首先必须明白这是一种自我批评。◆您刚才说写作是对阅读经验的模仿,但我认为写作的最高境界是创造。模仿与创造是否矛盾?怎样达到一个平我想读小说却觉得没法读进去,怎么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衡呢?写作的最高境界可能是创造。但是这种创造首先是从模仿中来的。你写诗的时候诗歌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你是读着几千年的诗歌学会写诗的,模仿几乎是你写作之所以能够发生的第一要素,没有这种摹仿,你完全不知道诗歌是什么,也就不可能创作诗歌。所谓创造只是在你的文本之中可能包含着一些你个人的独特信息,这是你所独有的。这种独有的东西在整个文本之中可能是个很强烈的信息,没有这个强烈的信息,你的文本就是个平庸的文本,就是人云亦云。从这个角度来说,创造当然是更加重要的。但是,能够具有这种创造性的作家极少极少。绝大多数写作者都只能是平庸的写作者。横空出世的天才永远是极少数。对于学生来说,主要是要学会写作,离真正的创造肯定还很有距离,所以,一个学生如果能够学会模仿,那就是很大的成功。◆您的笔名是什么意思?在您的创作生涯中,批判与创造孰轻孰重?多谢这位同学对我本人的关注。“摩罗”在欧洲和印度语言中是撒旦的意思,在中国文化语境中就是鬼的意思。中国的灵物有人、鬼、神。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知道自己无法按照我本人对于人的定义做成一个人,做神当然更不可能。我想,与其做一个不三不四的人,不如做一个鬼,于是给自己取了这个笔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知道自己其实根本没有能力做一个鬼,现在我顶着这个名字其实很尴尬很羞愧。我1999年以前的文字,批评性强一点,此后更加注重文化建设问题,一直在追问自己: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才具有文化建设、精神建设的意义?我以前的文字多半是在言说不该怎样做,现在的文字多半是在言说应该怎样做。我以前总是指着现实说这棵树长歪了,天天说来说去这棵树依然是歪的。后来我明白了,我们应该默默地种植一棵直着长的树,天天浇水天天呵护。这棵直树长大了,那棵歪树也就不存在了。这就叫做建设性的工作。做建设性的事情需要耐心,需要默默承受和奉献。文化的建设和精神的培育都不可急躁,一急躁很容易把自己也长成一棵歪树,最多只是歪的方向相反而已,这样的教训在历史上多得很。20061106日,北京北小河边小说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具有自己的一套符号体系,其中包括对现实进行变形的方法、结构方法、塑造人物的方法、编织故事和人物关系的方法、烘托气氛的方法、制造悬念的方法以及各种象征的方法等等,熟悉和接受这一套符号体系肯定得有个过程。你第一次读小说的时候,对这些难免很陌生,感到难于进入文本。这就是受教育的必要。你在课本上多少接触一点小说,老师的简单讲解帮助你对小说的符号体系有所了解,这就为你进一步理解小说提供了方便。但是,重要的依然是你必须多读。如果你一连读了三五本小说,你对于借助特殊的符号体系进入小说世界就会具有一定的经验,这时你面对小说文本就不会感到陌生和害怕。

进入任何一种艺术世界都得有个训练过程,比如音乐、美术、建筑等等,进入文学世界所需要的训练可能是最简单的,对大家的耐心也是要求最低的。

 

我也想多读一些长篇小说,可是总觉得缺少时间,如何处理课堂学习与课外阅读的矛盾?

我认为当下语文教学中,有两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老师滔滔不绝地给学生讲解,然后让学生做那些无聊的习题。其实老师的讲解绝大多数都是废话,浪费学生的课堂时间。那些习题更是白白折磨人,白白浪费学生的课外时间,根本达不到学习语言的效果。

衡呢?写作的最高境界可能是创造。但是这种创造首先是从模仿中来的。你写诗的时候诗歌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你是读着几千年的诗歌学会写诗的,模仿几乎是你写作之所以能够发生的第一要素,没有这种摹仿,你完全不知道诗歌是什么,也就不可能创作诗歌。所谓创造只是在你的文本之中可能包含着一些你个人的独特信息,这是你所独有的。这种独有的东西在整个文本之中可能是个很强烈的信息,没有这个强烈的信息,你的文本就是个平庸的文本,就是人云亦云。从这个角度来说,创造当然是更加重要的。但是,能够具有这种创造性的作家极少极少。绝大多数写作者都只能是平庸的写作者。横空出世的天才永远是极少数。对于学生来说,主要是要学会写作,离真正的创造肯定还很有距离,所以,一个学生如果能够学会模仿,那就是很大的成功。◆您的笔名是什么意思?在您的创作生涯中,批判与创造孰轻孰重?多谢这位同学对我本人的关注。“摩罗”在欧洲和印度语言中是撒旦的意思,在中国文化语境中就是鬼的意思。中国的灵物有人、鬼、神。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知道自己无法按照我本人对于人的定义做成一个人,做神当然更不可能。我想,与其做一个不三不四的人,不如做一个鬼,于是给自己取了这个笔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知道自己其实根本没有能力做一个鬼,现在我顶着这个名字其实很尴尬很羞愧。我1999年以前的文字,批评性强一点,此后更加注重文化建设问题,一直在追问自己: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才具有文化建设、精神建设的意义?我以前的文字多半是在言说不该怎样做,现在的文字多半是在言说应该怎样做。我以前总是指着现实说这棵树长歪了,天天说来说去这棵树依然是歪的。后来我明白了,我们应该默默地种植一棵直着长的树,天天浇水天天呵护。这棵直树长大了,那棵歪树也就不存在了。这就叫做建设性的工作。做建设性的事情需要耐心,需要默默承受和奉献。文化的建设和精神的培育都不可急躁,一急躁很容易把自己也长成一棵歪树,最多只是歪的方向相反而已,这样的教训在历史上多得很。20061106日,北京北小河边

我主张将课堂上的大多数时间用于学生阅读文学著作和写作训练。老师的讲话减到最少。语言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种知识,只能在实践和操练中得到,而不是靠老师讲解所获得。阅读和写作训练就是最好的语言实践和操练。做习题不但不是操练,而且是对语言的肢解,它对于学习语言只会起到负面作用。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它的权威性?中国作家什么时候才有可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

衡呢?写作的最高境界可能是创造。但是这种创造首先是从模仿中来的。你写诗的时候诗歌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你是读着几千年的诗歌学会写诗的,模仿几乎是你写作之所以能够发生的第一要素,没有这种摹仿,你完全不知道诗歌是什么,也就不可能创作诗歌。所谓创造只是在你的文本之中可能包含着一些你个人的独特信息,这是你所独有的。这种独有的东西在整个文本之中可能是个很强烈的信息,没有这个强烈的信息,你的文本就是个平庸的文本,就是人云亦云。从这个角度来说,创造当然是更加重要的。但是,能够具有这种创造性的作家极少极少。绝大多数写作者都只能是平庸的写作者。横空出世的天才永远是极少数。对于学生来说,主要是要学会写作,离真正的创造肯定还很有距离,所以,一个学生如果能够学会模仿,那就是很大的成功。◆您的笔名是什么意思?在您的创作生涯中,批判与创造孰轻孰重?多谢这位同学对我本人的关注。“摩罗”在欧洲和印度语言中是撒旦的意思,在中国文化语境中就是鬼的意思。中国的灵物有人、鬼、神。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知道自己无法按照我本人对于人的定义做成一个人,做神当然更不可能。我想,与其做一个不三不四的人,不如做一个鬼,于是给自己取了这个笔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知道自己其实根本没有能力做一个鬼,现在我顶着这个名字其实很尴尬很羞愧。我1999年以前的文字,批评性强一点,此后更加注重文化建设问题,一直在追问自己: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才具有文化建设、精神建设的意义?我以前的文字多半是在言说不该怎样做,现在的文字多半是在言说应该怎样做。我以前总是指着现实说这棵树长歪了,天天说来说去这棵树依然是歪的。后来我明白了,我们应该默默地种植一棵直着长的树,天天浇水天天呵护。这棵直树长大了,那棵歪树也就不存在了。这就叫做建设性的工作。做建设性的事情需要耐心,需要默默承受和奉献。文化的建设和精神的培育都不可急躁,一急躁很容易把自己也长成一棵歪树,最多只是歪的方向相反而已,这样的教训在历史上多得很。20061106日,北京北小河边

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最权威的文学奖,受到各国文学读者的认可。虽然也有很多优秀作家无缘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但是诺贝尔奖所评出的每位作家无疑都是优秀作家,这一点毫无疑义。当然,无论诺贝尔文学奖具有什么样的权威性,我们必须明白这只是一个奖项,而不是文学本身,不可拿这个奖的标准作为文学本身的标准。

让自己长成一棵直树——答南京师大附中同学问摩罗(前几天去南京师大附中,就语文教育和学习问题与老师和学生进行探讨。先是面对老师们演讲语文教育的文化资源问题,后来跟学生们交流语文学习的方法。在跟学生们探讨的过程中,同学们非常踊跃地提出自己的问题,我当场回答了其中一部分,那些写在纸条上的提问,大多没来得及回答。主持讲座的吴非先生将那些纸条交给我,希望我通过我的博客回答这些没来得及当场回答的问题。我马上说好好好。昨天早上我回到北京家中,中午晚上都有应酬,无法及时收拾这些提问和自己的思路。今天的北京依然北风怒号,寒气袭人。我坐下来展读这些带有同学们的热情和神思的纸条,十一月三日下午跟同学们交流的热烈场面一遍遍重现在心中,仿佛回到了南方的温暖之中。我挑选了一部分问题简要陈述我的看法,有几个当场已经答复的问题也禁不住从笔底涌来,于是多写了几笔。这当然不是答案,我只是陈述我的意见,算是跟同学们一起求学问道。)◆您在刚才的演讲中提倡我们多读虚构文学作品,请问什么是虚构文学作品?虚构文学作品包括神话、童话、寓言、小说以及一部分诗歌。我主张大家多读一点虚构文学作品,主要就是因为人类的想象力、创造力、精神自由在虚构文学作品中有比较多的体现。在西方世界,最近三百年来,在中国,最近一百年来,小说成了虚构文学作品中的主流文体,所以我主张大家多读虚构文学作品,实际上就是主张大家多读小说。◆我想读小说却觉得没法读进去,怎么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小说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具有自己的一套符号体系,其中包括对现实进行变形的方法、结构方法、塑造人物的方法、编织故事和人物关系的方法、烘托气氛的方法、制造悬念的方法以及各种象征的方法等等,熟悉和接受这一套符号体系肯定得有个过程。你第一次读小说的时候,对这些难免很陌生,感到难于进入文本。这就是受教育的必要。你在课本上多少接触一点小说,老师的简单讲解帮助你对小说的符号体系有所了解,这就为你进一步理解小说提供了方便。但是,重要的依然是你必须多读。如果你一连读了三五本小说,你对于借助特殊的符号体系进入小说世界就会具有一定的经验,这时你面对小说文本就不会感到陌生和害怕。进入任何一种艺术世界都得有个训练过程,比如音乐、美术、建筑等等,进入文学世界所需要的训练可能是最简单的,对大家的耐心也是要求最低的。◆我也想多读一些长篇小说,可是总觉得缺少时间,如何处理课堂学习与课外阅读的矛盾?我认为当下语文教学中,有两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老师滔滔不绝地给学生讲解,然后让学生做那些无聊的习题。其实老师的讲解绝大多数都是废话,浪费学生的课堂时间。那些习题更是白白折磨人,白白浪费学生的课外时间,根本达不到学习语言的效果。我主张将课堂上的大多数时间用于学生阅读文学著作和写作训练。老师的讲话减到最少。语言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种知识,只能在实践和操练中得到,而不是靠老师讲解所获得。阅读和写作训练就是最好的语言实践和操练。做习题不但不是操练,而且是对语言的肢解,它对于学习语言只会起到负面作用。◆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它的权威性?中国作家什么时候才有可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最权威的文学奖,受到各国文学读者的认可。虽然也有很多优秀作家无缘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但是诺贝尔奖所评出的每位作家无疑都是优秀作家,这一点毫无疑义。当然,无论诺贝尔文学奖具有什么样的权威性,我们必须明白这只是一个奖项,而不是文学本身,不可拿这个奖的标准作为文学本身的标准。中国作家实际上已经得到过一回诺贝尔文学奖。出生于江西赣州的高行健虽然近年加入了法国籍,但他是人到中年以后才移居法国的,从文化上说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是个完整的中国作家。他2000年得到了这个奖项,标志着中国作家在诺贝尔文学奖上中国作家实际上已经得到过一回诺贝尔文学奖。出生于江西赣州的高行健虽然近年加入了法国籍,但他是人到中年以后才移居法国的,从文化上说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是个完整的中国作家。他2000年得到了这个奖项,标志着中国作家在诺贝尔文学奖上已经不是空白。

 

您对当代中国作家有什么评价?您认为余华是个什么样的作家?

已经不是空白。◆您对当代中国作家有什么评价?您认为余华是个什么样的作家?我认为中国现代、当代文学从总体上说水平有限。当下的中国作家即使是比较优秀的主要也是靠才华写作。一个作家需要具备许多条件,才华只是其中的一种,其他还有学识、人生历练、思想的深度、精神的高度、杰出的判断力和穿透力、对神秘事物的兴趣、自我质疑和自我超越的能力、综合人格素质等等,都是一个作家必不可少的重要素质。如果把文学比作一棵树,光用才华给它浇水是不够的。一棵树要想长大长直还需要相应的土壤、气候、阳光、空间等等因素的支持,哪个因素不足都会出问题。同样,一个作家的才华必须得到其他素质的支持和提升,否则就难免美丽而浅薄,而且人到中年就必定江郎才尽。江郎才尽之后很焦虑,于是只有做作,只有越写越差。一个作家的成名作就是他的代表作,在中国作家中很普遍,就因为他的综合素质没有发展,以至于永远超不过青年时代的作品。青年时期才华横溢,中年时期矫揉造作,老年时期或者销声匿迹,或者恼羞成怒压制新秀,这是大多数中国作家的文学轨迹。余华是当代中国文坛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我对他早期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他有个中篇叫做《一九八六年》,四万字的篇幅,我为之写的评论长达五万字,可见我对这部作品的重视。可是他的《许三观卖血记》我认为已经有点做作,语言有点虚张声势,这以后我就没有关注他的新作。当然,更多的写作者连起码的才华都没有,只能写些人云亦云的垃圾作品,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初学写作的人可以炫耀自己的才华,一个想成为杰出作家的人,千万不要满足于自己的才华。◆你为语文教育做过什么?还准备做些什么?要想语文教育变得更加合理,需要政府做些什么?这个问题很尖锐,具有拷问的性质。我对于中国的语文教育很长时间处于发牢骚的状态,至今为止所作的建设性工作太少。我前几年参与编写《审视中学语文教育》、《新语文读本》,算是做过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现在我正在对这个领域进行学术研究,希望日后有机会继续为语文教育事业提供建设性的服务。对于语文教育,最需要政府做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改革当前的考试制度,不要让整个语文教育成为当前高考制度的牺牲品。第二是鼓励教师、学者、学生、校长一起大胆进行语文教育改革的探索与尝试。第三是有意识地为这个领域输血,鼓励第一流的人文学者参与到语文教育的研究、教学和改革实践中来。语文教育是一个需要进行大手笔改革的领域,仅仅琢磨着如何改进课堂教学方式是远远不够的,在文化资源的开拓上,在课程设置和课程形态上,在课程内容体系和教材体系上,在考试评估模式和体系上,在写作教学体系上,都需要进行无拘无束的探索和变革。语文教育从来就是关系到一种文化的命运和一个民族的命运的重要工作,政府对这项事业的态度,实际上影响着文化的兴衰和民族的强弱。◆您对于新文化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巨大冲击有何看法?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在非常特殊的文化语境中发生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那时候中国面临民族生存的危机,中国的政治结构和文化心理都无法应对这场危机,一时间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少数文化精英主张变革自己的文化、调整自己的民族心态,这是一个弱势民族和弱势文化应对危机的基本方式,那种峻急、决绝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这个过程也为日后的历史发展、文化建设留下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这是今天应该认真反思的。我们既要理解五四前辈应对危机的心态,也必须认真反思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作用,以及在文化资源、思维模式上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都是吃着五四的奶水长大的人,五四的精神哺育了我们几代人,五四的缺陷也是我们的缺陷,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今天我们如果企图对五四有所批评的话,首先必须明白这是一种自我批评。◆您刚才说写作是对阅读经验的模仿,但我认为写作的最高境界是创造。模仿与创造是否矛盾?怎样达到一个平

我认为中国现代、当代文学从总体上说水平有限。当下的中国作家即使是比较优秀的主要也是靠才华写作。一个作家需要具备许多条件,才华只是其中的一种,其他还有学识、人生历练、思想的深度、精神的高度、杰出的判断力和穿透力、对神秘事物的兴趣、自我质疑和自我超越的能力、综合人格素质等等,都是一个作家必不可少的重要素质。如果把文学比作一棵树,光用才华给它浇水是不够的。一棵树要想长大长直还需要相应的土壤、气候、阳光、空间等等因素的支持,哪个因素不足都会出问题。

已经不是空白。◆您对当代中国作家有什么评价?您认为余华是个什么样的作家?我认为中国现代、当代文学从总体上说水平有限。当下的中国作家即使是比较优秀的主要也是靠才华写作。一个作家需要具备许多条件,才华只是其中的一种,其他还有学识、人生历练、思想的深度、精神的高度、杰出的判断力和穿透力、对神秘事物的兴趣、自我质疑和自我超越的能力、综合人格素质等等,都是一个作家必不可少的重要素质。如果把文学比作一棵树,光用才华给它浇水是不够的。一棵树要想长大长直还需要相应的土壤、气候、阳光、空间等等因素的支持,哪个因素不足都会出问题。同样,一个作家的才华必须得到其他素质的支持和提升,否则就难免美丽而浅薄,而且人到中年就必定江郎才尽。江郎才尽之后很焦虑,于是只有做作,只有越写越差。一个作家的成名作就是他的代表作,在中国作家中很普遍,就因为他的综合素质没有发展,以至于永远超不过青年时代的作品。青年时期才华横溢,中年时期矫揉造作,老年时期或者销声匿迹,或者恼羞成怒压制新秀,这是大多数中国作家的文学轨迹。余华是当代中国文坛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我对他早期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他有个中篇叫做《一九八六年》,四万字的篇幅,我为之写的评论长达五万字,可见我对这部作品的重视。可是他的《许三观卖血记》我认为已经有点做作,语言有点虚张声势,这以后我就没有关注他的新作。当然,更多的写作者连起码的才华都没有,只能写些人云亦云的垃圾作品,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初学写作的人可以炫耀自己的才华,一个想成为杰出作家的人,千万不要满足于自己的才华。◆你为语文教育做过什么?还准备做些什么?要想语文教育变得更加合理,需要政府做些什么?这个问题很尖锐,具有拷问的性质。我对于中国的语文教育很长时间处于发牢骚的状态,至今为止所作的建设性工作太少。我前几年参与编写《审视中学语文教育》、《新语文读本》,算是做过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现在我正在对这个领域进行学术研究,希望日后有机会继续为语文教育事业提供建设性的服务。对于语文教育,最需要政府做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改革当前的考试制度,不要让整个语文教育成为当前高考制度的牺牲品。第二是鼓励教师、学者、学生、校长一起大胆进行语文教育改革的探索与尝试。第三是有意识地为这个领域输血,鼓励第一流的人文学者参与到语文教育的研究、教学和改革实践中来。语文教育是一个需要进行大手笔改革的领域,仅仅琢磨着如何改进课堂教学方式是远远不够的,在文化资源的开拓上,在课程设置和课程形态上,在课程内容体系和教材体系上,在考试评估模式和体系上,在写作教学体系上,都需要进行无拘无束的探索和变革。语文教育从来就是关系到一种文化的命运和一个民族的命运的重要工作,政府对这项事业的态度,实际上影响着文化的兴衰和民族的强弱。◆您对于新文化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巨大冲击有何看法?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在非常特殊的文化语境中发生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那时候中国面临民族生存的危机,中国的政治结构和文化心理都无法应对这场危机,一时间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少数文化精英主张变革自己的文化、调整自己的民族心态,这是一个弱势民族和弱势文化应对危机的基本方式,那种峻急、决绝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这个过程也为日后的历史发展、文化建设留下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这是今天应该认真反思的。我们既要理解五四前辈应对危机的心态,也必须认真反思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作用,以及在文化资源、思维模式上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都是吃着五四的奶水长大的人,五四的精神哺育了我们几代人,五四的缺陷也是我们的缺陷,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今天我们如果企图对五四有所批评的话,首先必须明白这是一种自我批评。◆您刚才说写作是对阅读经验的模仿,但我认为写作的最高境界是创造。模仿与创造是否矛盾?怎样达到一个平同样,一个作家的才华必须得到其他素质的支持和提升,否则就难免美丽而浅薄,而且人到中年就必定江郎才尽。江郎才尽之后很焦虑,于是只有做作,只有越写越差。一个作家的成名作就是他的代表作,在中国作家中很普遍,就因为他的综合素质没有发展,以至于永远超不过青年时代的作品。青年时期才华横溢,中年时期矫揉造作,老年时期或者销声匿迹,或者恼羞成怒压制新秀,这是大多数中国作家的文学轨迹。

余华是当代中国文坛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我对他早期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他有个中篇叫做《一九八六年》,四万字的篇幅,我为之写的评论长达五万字,可见我对这部作品的重视。可是他的《许三观卖血记》我认为已经有点做作,语言有点虚张声势,这以后我就没有关注他的新作。当然,更多的写作者连起码的才华都没有,只能写些人云亦云的垃圾作品,这是另外一个问题。

让自己长成一棵直树——答南京师大附中同学问摩罗(前几天去南京师大附中,就语文教育和学习问题与老师和学生进行探讨。先是面对老师们演讲语文教育的文化资源问题,后来跟学生们交流语文学习的方法。在跟学生们探讨的过程中,同学们非常踊跃地提出自己的问题,我当场回答了其中一部分,那些写在纸条上的提问,大多没来得及回答。主持讲座的吴非先生将那些纸条交给我,希望我通过我的博客回答这些没来得及当场回答的问题。我马上说好好好。昨天早上我回到北京家中,中午晚上都有应酬,无法及时收拾这些提问和自己的思路。今天的北京依然北风怒号,寒气袭人。我坐下来展读这些带有同学们的热情和神思的纸条,十一月三日下午跟同学们交流的热烈场面一遍遍重现在心中,仿佛回到了南方的温暖之中。我挑选了一部分问题简要陈述我的看法,有几个当场已经答复的问题也禁不住从笔底涌来,于是多写了几笔。这当然不是答案,我只是陈述我的意见,算是跟同学们一起求学问道。)◆您在刚才的演讲中提倡我们多读虚构文学作品,请问什么是虚构文学作品?虚构文学作品包括神话、童话、寓言、小说以及一部分诗歌。我主张大家多读一点虚构文学作品,主要就是因为人类的想象力、创造力、精神自由在虚构文学作品中有比较多的体现。在西方世界,最近三百年来,在中国,最近一百年来,小说成了虚构文学作品中的主流文体,所以我主张大家多读虚构文学作品,实际上就是主张大家多读小说。◆我想读小说却觉得没法读进去,怎么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小说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具有自己的一套符号体系,其中包括对现实进行变形的方法、结构方法、塑造人物的方法、编织故事和人物关系的方法、烘托气氛的方法、制造悬念的方法以及各种象征的方法等等,熟悉和接受这一套符号体系肯定得有个过程。你第一次读小说的时候,对这些难免很陌生,感到难于进入文本。这就是受教育的必要。你在课本上多少接触一点小说,老师的简单讲解帮助你对小说的符号体系有所了解,这就为你进一步理解小说提供了方便。但是,重要的依然是你必须多读。如果你一连读了三五本小说,你对于借助特殊的符号体系进入小说世界就会具有一定的经验,这时你面对小说文本就不会感到陌生和害怕。进入任何一种艺术世界都得有个训练过程,比如音乐、美术、建筑等等,进入文学世界所需要的训练可能是最简单的,对大家的耐心也是要求最低的。◆我也想多读一些长篇小说,可是总觉得缺少时间,如何处理课堂学习与课外阅读的矛盾?我认为当下语文教学中,有两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老师滔滔不绝地给学生讲解,然后让学生做那些无聊的习题。其实老师的讲解绝大多数都是废话,浪费学生的课堂时间。那些习题更是白白折磨人,白白浪费学生的课外时间,根本达不到学习语言的效果。我主张将课堂上的大多数时间用于学生阅读文学著作和写作训练。老师的讲话减到最少。语言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种知识,只能在实践和操练中得到,而不是靠老师讲解所获得。阅读和写作训练就是最好的语言实践和操练。做习题不但不是操练,而且是对语言的肢解,它对于学习语言只会起到负面作用。◆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它的权威性?中国作家什么时候才有可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最权威的文学奖,受到各国文学读者的认可。虽然也有很多优秀作家无缘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但是诺贝尔奖所评出的每位作家无疑都是优秀作家,这一点毫无疑义。当然,无论诺贝尔文学奖具有什么样的权威性,我们必须明白这只是一个奖项,而不是文学本身,不可拿这个奖的标准作为文学本身的标准。中国作家实际上已经得到过一回诺贝尔文学奖。出生于江西赣州的高行健虽然近年加入了法国籍,但他是人到中年以后才移居法国的,从文化上说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是个完整的中国作家。他2000年得到了这个奖项,标志着中国作家在诺贝尔文学奖上

一个初学写作的人可以炫耀自己的才华,一个想成为杰出作家的人,千万不要满足于自己的才华。

 

你为语文教育做过什么?还准备做些什么?要想语文教育变得更加合理,需要政府做些什么?

这个问题很尖锐,具有拷问的性质。我对于中国的语文教育很长时间处于发牢骚的状态,至今为止所作的建设性工作太少。我前几年参与编写《审视中学语文教育》、《新语文读本》,算是做过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现在我正在对这个领域进行学术研究,希望日后有机会继续为语文教育事业提供建设性的服务。

对于语文教育,最需要政府做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改革当前的考试制度,不要让整个语文教育成为当前高考制度的牺牲品。第二是鼓励教师、学者、学生、校长一起大胆进行语文教育改革的探索与尝试。第三是有意识地为这个领域输血,鼓励第一流的人文学者参与到语文教育的研究、教学和改革实践中来。语文教育是一个需要进行大手笔改革的领域,仅仅琢磨着如何改进课堂教学方式是远远不够的,在文化资源的开拓上,在课程设置和课程形态上,在课程内容体系和教材体系上,在考试评估模式和体系上,在写作教学体系上,都需要进行无拘无束的探索和变革。语文教育从来就是关系到一种文化的命运和一个民族的命运的重要工作,政府对这项事业的态度,实际上影响着文化的兴衰和民族的强弱。

 

让自己长成一棵直树——答南京师大附中同学问摩罗(前几天去南京师大附中,就语文教育和学习问题与老师和学生进行探讨。先是面对老师们演讲语文教育的文化资源问题,后来跟学生们交流语文学习的方法。在跟学生们探讨的过程中,同学们非常踊跃地提出自己的问题,我当场回答了其中一部分,那些写在纸条上的提问,大多没来得及回答。主持讲座的吴非先生将那些纸条交给我,希望我通过我的博客回答这些没来得及当场回答的问题。我马上说好好好。昨天早上我回到北京家中,中午晚上都有应酬,无法及时收拾这些提问和自己的思路。今天的北京依然北风怒号,寒气袭人。我坐下来展读这些带有同学们的热情和神思的纸条,十一月三日下午跟同学们交流的热烈场面一遍遍重现在心中,仿佛回到了南方的温暖之中。我挑选了一部分问题简要陈述我的看法,有几个当场已经答复的问题也禁不住从笔底涌来,于是多写了几笔。这当然不是答案,我只是陈述我的意见,算是跟同学们一起求学问道。)◆您在刚才的演讲中提倡我们多读虚构文学作品,请问什么是虚构文学作品?虚构文学作品包括神话、童话、寓言、小说以及一部分诗歌。我主张大家多读一点虚构文学作品,主要就是因为人类的想象力、创造力、精神自由在虚构文学作品中有比较多的体现。在西方世界,最近三百年来,在中国,最近一百年来,小说成了虚构文学作品中的主流文体,所以我主张大家多读虚构文学作品,实际上就是主张大家多读小说。◆我想读小说却觉得没法读进去,怎么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小说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具有自己的一套符号体系,其中包括对现实进行变形的方法、结构方法、塑造人物的方法、编织故事和人物关系的方法、烘托气氛的方法、制造悬念的方法以及各种象征的方法等等,熟悉和接受这一套符号体系肯定得有个过程。你第一次读小说的时候,对这些难免很陌生,感到难于进入文本。这就是受教育的必要。你在课本上多少接触一点小说,老师的简单讲解帮助你对小说的符号体系有所了解,这就为你进一步理解小说提供了方便。但是,重要的依然是你必须多读。如果你一连读了三五本小说,你对于借助特殊的符号体系进入小说世界就会具有一定的经验,这时你面对小说文本就不会感到陌生和害怕。进入任何一种艺术世界都得有个训练过程,比如音乐、美术、建筑等等,进入文学世界所需要的训练可能是最简单的,对大家的耐心也是要求最低的。◆我也想多读一些长篇小说,可是总觉得缺少时间,如何处理课堂学习与课外阅读的矛盾?我认为当下语文教学中,有两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老师滔滔不绝地给学生讲解,然后让学生做那些无聊的习题。其实老师的讲解绝大多数都是废话,浪费学生的课堂时间。那些习题更是白白折磨人,白白浪费学生的课外时间,根本达不到学习语言的效果。我主张将课堂上的大多数时间用于学生阅读文学著作和写作训练。老师的讲话减到最少。语言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种知识,只能在实践和操练中得到,而不是靠老师讲解所获得。阅读和写作训练就是最好的语言实践和操练。做习题不但不是操练,而且是对语言的肢解,它对于学习语言只会起到负面作用。◆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它的权威性?中国作家什么时候才有可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上最权威的文学奖,受到各国文学读者的认可。虽然也有很多优秀作家无缘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但是诺贝尔奖所评出的每位作家无疑都是优秀作家,这一点毫无疑义。当然,无论诺贝尔文学奖具有什么样的权威性,我们必须明白这只是一个奖项,而不是文学本身,不可拿这个奖的标准作为文学本身的标准。中国作家实际上已经得到过一回诺贝尔文学奖。出生于江西赣州的高行健虽然近年加入了法国籍,但他是人到中年以后才移居法国的,从文化上说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是个完整的中国作家。他2000年得到了这个奖项,标志着中国作家在诺贝尔文学奖上您对于新文化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巨大冲击有何看法?

已经不是空白。◆您对当代中国作家有什么评价?您认为余华是个什么样的作家?我认为中国现代、当代文学从总体上说水平有限。当下的中国作家即使是比较优秀的主要也是靠才华写作。一个作家需要具备许多条件,才华只是其中的一种,其他还有学识、人生历练、思想的深度、精神的高度、杰出的判断力和穿透力、对神秘事物的兴趣、自我质疑和自我超越的能力、综合人格素质等等,都是一个作家必不可少的重要素质。如果把文学比作一棵树,光用才华给它浇水是不够的。一棵树要想长大长直还需要相应的土壤、气候、阳光、空间等等因素的支持,哪个因素不足都会出问题。同样,一个作家的才华必须得到其他素质的支持和提升,否则就难免美丽而浅薄,而且人到中年就必定江郎才尽。江郎才尽之后很焦虑,于是只有做作,只有越写越差。一个作家的成名作就是他的代表作,在中国作家中很普遍,就因为他的综合素质没有发展,以至于永远超不过青年时代的作品。青年时期才华横溢,中年时期矫揉造作,老年时期或者销声匿迹,或者恼羞成怒压制新秀,这是大多数中国作家的文学轨迹。余华是当代中国文坛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我对他早期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他有个中篇叫做《一九八六年》,四万字的篇幅,我为之写的评论长达五万字,可见我对这部作品的重视。可是他的《许三观卖血记》我认为已经有点做作,语言有点虚张声势,这以后我就没有关注他的新作。当然,更多的写作者连起码的才华都没有,只能写些人云亦云的垃圾作品,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初学写作的人可以炫耀自己的才华,一个想成为杰出作家的人,千万不要满足于自己的才华。◆你为语文教育做过什么?还准备做些什么?要想语文教育变得更加合理,需要政府做些什么?这个问题很尖锐,具有拷问的性质。我对于中国的语文教育很长时间处于发牢骚的状态,至今为止所作的建设性工作太少。我前几年参与编写《审视中学语文教育》、《新语文读本》,算是做过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现在我正在对这个领域进行学术研究,希望日后有机会继续为语文教育事业提供建设性的服务。对于语文教育,最需要政府做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改革当前的考试制度,不要让整个语文教育成为当前高考制度的牺牲品。第二是鼓励教师、学者、学生、校长一起大胆进行语文教育改革的探索与尝试。第三是有意识地为这个领域输血,鼓励第一流的人文学者参与到语文教育的研究、教学和改革实践中来。语文教育是一个需要进行大手笔改革的领域,仅仅琢磨着如何改进课堂教学方式是远远不够的,在文化资源的开拓上,在课程设置和课程形态上,在课程内容体系和教材体系上,在考试评估模式和体系上,在写作教学体系上,都需要进行无拘无束的探索和变革。语文教育从来就是关系到一种文化的命运和一个民族的命运的重要工作,政府对这项事业的态度,实际上影响着文化的兴衰和民族的强弱。◆您对于新文化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巨大冲击有何看法?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在非常特殊的文化语境中发生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那时候中国面临民族生存的危机,中国的政治结构和文化心理都无法应对这场危机,一时间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少数文化精英主张变革自己的文化、调整自己的民族心态,这是一个弱势民族和弱势文化应对危机的基本方式,那种峻急、决绝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这个过程也为日后的历史发展、文化建设留下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这是今天应该认真反思的。我们既要理解五四前辈应对危机的心态,也必须认真反思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作用,以及在文化资源、思维模式上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都是吃着五四的奶水长大的人,五四的精神哺育了我们几代人,五四的缺陷也是我们的缺陷,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今天我们如果企图对五四有所批评的话,首先必须明白这是一种自我批评。◆您刚才说写作是对阅读经验的模仿,但我认为写作的最高境界是创造。模仿与创造是否矛盾?怎样达到一个平

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在非常特殊的文化语境中发生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那时候中国面临民族生存的危机,中国的政治结构和文化心理都无法应对这场危机,一时间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少数文化精英主张变革自己的文化、调整自己的民族心态,这是一个弱势民族和弱势文化应对危机的基本方式,那种峻急、决绝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这个过程也为日后的历史发展、文化建设留下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这是今天应该认真反思的。我们既要理解五四前辈应对危机的心态,也必须认真反思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作用,以及在文化资源、思维模式上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都是吃着五四的奶水长大的人,五四的精神哺育了我们几代人,五四的缺陷也是我们的缺陷,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今天我们如果企图对五四有所批评的话,首先必须明白这是一种自我批评。

 

衡呢?写作的最高境界可能是创造。但是这种创造首先是从模仿中来的。你写诗的时候诗歌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你是读着几千年的诗歌学会写诗的,模仿几乎是你写作之所以能够发生的第一要素,没有这种摹仿,你完全不知道诗歌是什么,也就不可能创作诗歌。所谓创造只是在你的文本之中可能包含着一些你个人的独特信息,这是你所独有的。这种独有的东西在整个文本之中可能是个很强烈的信息,没有这个强烈的信息,你的文本就是个平庸的文本,就是人云亦云。从这个角度来说,创造当然是更加重要的。但是,能够具有这种创造性的作家极少极少。绝大多数写作者都只能是平庸的写作者。横空出世的天才永远是极少数。对于学生来说,主要是要学会写作,离真正的创造肯定还很有距离,所以,一个学生如果能够学会模仿,那就是很大的成功。◆您的笔名是什么意思?在您的创作生涯中,批判与创造孰轻孰重?多谢这位同学对我本人的关注。“摩罗”在欧洲和印度语言中是撒旦的意思,在中国文化语境中就是鬼的意思。中国的灵物有人、鬼、神。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知道自己无法按照我本人对于人的定义做成一个人,做神当然更不可能。我想,与其做一个不三不四的人,不如做一个鬼,于是给自己取了这个笔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知道自己其实根本没有能力做一个鬼,现在我顶着这个名字其实很尴尬很羞愧。我1999年以前的文字,批评性强一点,此后更加注重文化建设问题,一直在追问自己: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才具有文化建设、精神建设的意义?我以前的文字多半是在言说不该怎样做,现在的文字多半是在言说应该怎样做。我以前总是指着现实说这棵树长歪了,天天说来说去这棵树依然是歪的。后来我明白了,我们应该默默地种植一棵直着长的树,天天浇水天天呵护。这棵直树长大了,那棵歪树也就不存在了。这就叫做建设性的工作。做建设性的事情需要耐心,需要默默承受和奉献。文化的建设和精神的培育都不可急躁,一急躁很容易把自己也长成一棵歪树,最多只是歪的方向相反而已,这样的教训在历史上多得很。20061106日,北京北小河边

您刚才说写作是对阅读经验的模仿,但我认为写作的最高境界是创造。模仿与创造是否矛盾?怎样达到一个平衡呢?

写作的最高境界可能是创造。但是这种创造首先是从模仿中来的。你写诗的时候诗歌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你是读着几千年的诗歌学会写诗的,模仿几乎是你写作之所以能够发生的第一要素,没有这种摹仿,你完全不知道诗歌是什么,也就不可能创作诗歌。

所谓创造只是在你的文本之中可能包含着一些你个人的独特信息,这是你所独有的。这种独有的东西在整个文本之中可能是个很强烈的信息,没有这个强烈的信息,你的文本就是个平庸的文本,就是人云亦云。从这个角度来说,创造当然是更加重要的。但是,能够具有这种创造性的作家极少极少。绝大多数写作者都只能是平庸的写作者。横空出世的天才永远是极少数。

对于学生来说,主要是要学会写作,离真正的创造肯定还很有距离,所以,一个学生如果能够学会模仿,那就是很大的成功。

已经不是空白。◆您对当代中国作家有什么评价?您认为余华是个什么样的作家?我认为中国现代、当代文学从总体上说水平有限。当下的中国作家即使是比较优秀的主要也是靠才华写作。一个作家需要具备许多条件,才华只是其中的一种,其他还有学识、人生历练、思想的深度、精神的高度、杰出的判断力和穿透力、对神秘事物的兴趣、自我质疑和自我超越的能力、综合人格素质等等,都是一个作家必不可少的重要素质。如果把文学比作一棵树,光用才华给它浇水是不够的。一棵树要想长大长直还需要相应的土壤、气候、阳光、空间等等因素的支持,哪个因素不足都会出问题。同样,一个作家的才华必须得到其他素质的支持和提升,否则就难免美丽而浅薄,而且人到中年就必定江郎才尽。江郎才尽之后很焦虑,于是只有做作,只有越写越差。一个作家的成名作就是他的代表作,在中国作家中很普遍,就因为他的综合素质没有发展,以至于永远超不过青年时代的作品。青年时期才华横溢,中年时期矫揉造作,老年时期或者销声匿迹,或者恼羞成怒压制新秀,这是大多数中国作家的文学轨迹。余华是当代中国文坛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我对他早期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他有个中篇叫做《一九八六年》,四万字的篇幅,我为之写的评论长达五万字,可见我对这部作品的重视。可是他的《许三观卖血记》我认为已经有点做作,语言有点虚张声势,这以后我就没有关注他的新作。当然,更多的写作者连起码的才华都没有,只能写些人云亦云的垃圾作品,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初学写作的人可以炫耀自己的才华,一个想成为杰出作家的人,千万不要满足于自己的才华。◆你为语文教育做过什么?还准备做些什么?要想语文教育变得更加合理,需要政府做些什么?这个问题很尖锐,具有拷问的性质。我对于中国的语文教育很长时间处于发牢骚的状态,至今为止所作的建设性工作太少。我前几年参与编写《审视中学语文教育》、《新语文读本》,算是做过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现在我正在对这个领域进行学术研究,希望日后有机会继续为语文教育事业提供建设性的服务。对于语文教育,最需要政府做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改革当前的考试制度,不要让整个语文教育成为当前高考制度的牺牲品。第二是鼓励教师、学者、学生、校长一起大胆进行语文教育改革的探索与尝试。第三是有意识地为这个领域输血,鼓励第一流的人文学者参与到语文教育的研究、教学和改革实践中来。语文教育是一个需要进行大手笔改革的领域,仅仅琢磨着如何改进课堂教学方式是远远不够的,在文化资源的开拓上,在课程设置和课程形态上,在课程内容体系和教材体系上,在考试评估模式和体系上,在写作教学体系上,都需要进行无拘无束的探索和变革。语文教育从来就是关系到一种文化的命运和一个民族的命运的重要工作,政府对这项事业的态度,实际上影响着文化的兴衰和民族的强弱。◆您对于新文化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巨大冲击有何看法?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在非常特殊的文化语境中发生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那时候中国面临民族生存的危机,中国的政治结构和文化心理都无法应对这场危机,一时间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少数文化精英主张变革自己的文化、调整自己的民族心态,这是一个弱势民族和弱势文化应对危机的基本方式,那种峻急、决绝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这个过程也为日后的历史发展、文化建设留下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这是今天应该认真反思的。我们既要理解五四前辈应对危机的心态,也必须认真反思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作用,以及在文化资源、思维模式上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都是吃着五四的奶水长大的人,五四的精神哺育了我们几代人,五四的缺陷也是我们的缺陷,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今天我们如果企图对五四有所批评的话,首先必须明白这是一种自我批评。◆您刚才说写作是对阅读经验的模仿,但我认为写作的最高境界是创造。模仿与创造是否矛盾?怎样达到一个平

 

您的笔名是什么意思?在您的创作生涯中,批判与创造孰轻孰重?

多谢这位同学对我本人的关注。“摩罗”在欧洲和印度语言中是撒旦的意思,在中国文化语境中就是鬼的意思。中国的灵物有人、鬼、神。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知道自己无法按照我本人对于人的定义做成一个人,做神当然更不可能。我想,与其做一个不三不四的人,不如做一个鬼,于是给自己取了这个笔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知道自己其实根本没有能力做一个鬼,现在我顶着这个名字其实很尴尬很羞愧。

已经不是空白。◆您对当代中国作家有什么评价?您认为余华是个什么样的作家?我认为中国现代、当代文学从总体上说水平有限。当下的中国作家即使是比较优秀的主要也是靠才华写作。一个作家需要具备许多条件,才华只是其中的一种,其他还有学识、人生历练、思想的深度、精神的高度、杰出的判断力和穿透力、对神秘事物的兴趣、自我质疑和自我超越的能力、综合人格素质等等,都是一个作家必不可少的重要素质。如果把文学比作一棵树,光用才华给它浇水是不够的。一棵树要想长大长直还需要相应的土壤、气候、阳光、空间等等因素的支持,哪个因素不足都会出问题。同样,一个作家的才华必须得到其他素质的支持和提升,否则就难免美丽而浅薄,而且人到中年就必定江郎才尽。江郎才尽之后很焦虑,于是只有做作,只有越写越差。一个作家的成名作就是他的代表作,在中国作家中很普遍,就因为他的综合素质没有发展,以至于永远超不过青年时代的作品。青年时期才华横溢,中年时期矫揉造作,老年时期或者销声匿迹,或者恼羞成怒压制新秀,这是大多数中国作家的文学轨迹。余华是当代中国文坛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我对他早期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他有个中篇叫做《一九八六年》,四万字的篇幅,我为之写的评论长达五万字,可见我对这部作品的重视。可是他的《许三观卖血记》我认为已经有点做作,语言有点虚张声势,这以后我就没有关注他的新作。当然,更多的写作者连起码的才华都没有,只能写些人云亦云的垃圾作品,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初学写作的人可以炫耀自己的才华,一个想成为杰出作家的人,千万不要满足于自己的才华。◆你为语文教育做过什么?还准备做些什么?要想语文教育变得更加合理,需要政府做些什么?这个问题很尖锐,具有拷问的性质。我对于中国的语文教育很长时间处于发牢骚的状态,至今为止所作的建设性工作太少。我前几年参与编写《审视中学语文教育》、《新语文读本》,算是做过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现在我正在对这个领域进行学术研究,希望日后有机会继续为语文教育事业提供建设性的服务。对于语文教育,最需要政府做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改革当前的考试制度,不要让整个语文教育成为当前高考制度的牺牲品。第二是鼓励教师、学者、学生、校长一起大胆进行语文教育改革的探索与尝试。第三是有意识地为这个领域输血,鼓励第一流的人文学者参与到语文教育的研究、教学和改革实践中来。语文教育是一个需要进行大手笔改革的领域,仅仅琢磨着如何改进课堂教学方式是远远不够的,在文化资源的开拓上,在课程设置和课程形态上,在课程内容体系和教材体系上,在考试评估模式和体系上,在写作教学体系上,都需要进行无拘无束的探索和变革。语文教育从来就是关系到一种文化的命运和一个民族的命运的重要工作,政府对这项事业的态度,实际上影响着文化的兴衰和民族的强弱。◆您对于新文化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巨大冲击有何看法?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在非常特殊的文化语境中发生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那时候中国面临民族生存的危机,中国的政治结构和文化心理都无法应对这场危机,一时间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少数文化精英主张变革自己的文化、调整自己的民族心态,这是一个弱势民族和弱势文化应对危机的基本方式,那种峻急、决绝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当然,这个过程也为日后的历史发展、文化建设留下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这是今天应该认真反思的。我们既要理解五四前辈应对危机的心态,也必须认真反思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作用,以及在文化资源、思维模式上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都是吃着五四的奶水长大的人,五四的精神哺育了我们几代人,五四的缺陷也是我们的缺陷,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今天我们如果企图对五四有所批评的话,首先必须明白这是一种自我批评。◆您刚才说写作是对阅读经验的模仿,但我认为写作的最高境界是创造。模仿与创造是否矛盾?怎样达到一个平

1999年以前的文字,批评性强一点,此后更加注重文化建设问题,一直在追问自己: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才具有文化建设、精神建设的意义?我以前的文字多半是在言说不该怎样做,现在的文字多半是在言说应该怎样做。我以前总是指着现实说这棵树长歪了,天天说来说去这棵树依然是歪的。后来我明白了,我们应该默默地种植一棵直着长的树,天天浇水天天呵护。这棵直树长大了,那棵歪树也就不存在了。这就叫做建设性的工作。做建设性的事情需要耐心,需要默默承受和奉献。文化的建设和精神的培育都不可急躁,一急躁很容易把自己也长成一棵歪树,最多只是歪的方向相反而已,这样的教训在历史上多得很。

衡呢?写作的最高境界可能是创造。但是这种创造首先是从模仿中来的。你写诗的时候诗歌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你是读着几千年的诗歌学会写诗的,模仿几乎是你写作之所以能够发生的第一要素,没有这种摹仿,你完全不知道诗歌是什么,也就不可能创作诗歌。所谓创造只是在你的文本之中可能包含着一些你个人的独特信息,这是你所独有的。这种独有的东西在整个文本之中可能是个很强烈的信息,没有这个强烈的信息,你的文本就是个平庸的文本,就是人云亦云。从这个角度来说,创造当然是更加重要的。但是,能够具有这种创造性的作家极少极少。绝大多数写作者都只能是平庸的写作者。横空出世的天才永远是极少数。对于学生来说,主要是要学会写作,离真正的创造肯定还很有距离,所以,一个学生如果能够学会模仿,那就是很大的成功。◆您的笔名是什么意思?在您的创作生涯中,批判与创造孰轻孰重?多谢这位同学对我本人的关注。“摩罗”在欧洲和印度语言中是撒旦的意思,在中国文化语境中就是鬼的意思。中国的灵物有人、鬼、神。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知道自己无法按照我本人对于人的定义做成一个人,做神当然更不可能。我想,与其做一个不三不四的人,不如做一个鬼,于是给自己取了这个笔名。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知道自己其实根本没有能力做一个鬼,现在我顶着这个名字其实很尴尬很羞愧。我1999年以前的文字,批评性强一点,此后更加注重文化建设问题,一直在追问自己: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才具有文化建设、精神建设的意义?我以前的文字多半是在言说不该怎样做,现在的文字多半是在言说应该怎样做。我以前总是指着现实说这棵树长歪了,天天说来说去这棵树依然是歪的。后来我明白了,我们应该默默地种植一棵直着长的树,天天浇水天天呵护。这棵直树长大了,那棵歪树也就不存在了。这就叫做建设性的工作。做建设性的事情需要耐心,需要默默承受和奉献。文化的建设和精神的培育都不可急躁,一急躁很容易把自己也长成一棵歪树,最多只是歪的方向相反而已,这样的教训在历史上多得很。20061106日,北京北小河边

 

        20061106日,北京北小河边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