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有一种生命叫灵魂  

2006-11-09 11:55:53|  分类: 教育·语文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种生命叫灵魂

 

   

  

去年夏天,我被一位50多岁的女性所感动。以拾荒为生的陈容女士从垃圾堆中捡了5个被遗弃的病残女婴。她和丈夫叶新义无返顾地收养了这几个孩子,拯救了她们的生命。今年夏天,我被另一位也是50多岁的女性所感动。她叫李圣珍,是一位中学教师。最近几年,她先后收留过大约,把平等意识作为李老师教育成功的第一条秘诀,这是非常准确的。只有摆脱了工具主义的制约,才能放弃对孩子的奴役,才能真正按照孩子自身的需要帮助孩子,才能以欣喜的神情看着孩子展开自己的天性,才能期望孩子成长为健全的人。李老师说:“我的教育方法无非是更人性化、更贴近儿童的自然习性、讲究顺其自然、乘势而上,扒掉强加在他们身上的种种枷锁,让他们在自由的天空下放歌。只可惜许多人只看重我将不少问题儿童培养成名牌大学生的事迹,却很少顾及我的教育目的其实是培养真正的人、健康的人、自由乐观的人。”就日常感情而言,那些受到伤害的孩子的生身母亲对于他们的爱,哪会比李圣珍老师所给予他们的爱更少呢?可是,那些母亲的爱中却少了一点尊重,少了一点平等意识,少了一点让人性自然健康地发展的人文理想。所以,他们一味按照功利的需要来要求孩子。结果,爱变成了奴役的欲望和行为,不但摧残了孩子的心灵,也摧毁了家庭的幸福。李老师对于孩子的爱,是按照人性的需要来要求孩子,按照人性的自然与健康来期望孩子的发展。有一种生命叫灵魂,我们必须像珍重生命一样珍重灵魂的自然、健康与尊严,必须像救助孤苦无告的生命一样救助那些伤痕累累的灵魂。50位具有心理障碍的孩子,为他们排除心理的重负,抚慰心灵的创伤。将他们培养成热爱生活的人。

这是两位极其平凡的女性。一位是流浪者,流浪在北京的垃圾场上几十年。一位是普通的中学教师(这个职业很难干出惊天动地的事业)。可是,这是两位伟大的母亲,他们极其珍爱生命,珍爱每一个孩子的呼吸和微笑,尊重每一个孩子的天性和自由。

被送到李圣珍老师这里来的,都是在家庭环境和学校环境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心理变异的孩子。他们让父母感到无能为力,被学校认定为无可救药的差生。有的患有自闭症,有的患有忧郁症,有的患有恐惧症,有的甚至严重厌弃生活,多次自杀或者一直企图自杀。有的孩子为了逃避上学甚至装作发疯,以至于真的被送进了疯人院。

就是这样的孩子,焕发起了李圣珍老师的爱心。她将这些孩子收留在家里,按照每个人不同的痛苦与伤害,给他们以不同的调节和救治。对于自信心被摧毁的,她用肯定和鼓励的方式恢复他的自信,对于心怀恐惧没法睡觉的,她陪着孩子睡,整个晚上都抓着孩子的手,让他体会到安全和塌实。对于不堪人生重负,只想早日摆脱的,她一边爱抚一边说:“你要想进天堂,我就陪你进天堂,你要下地狱,我就跟你一起下地狱。”所有的孩子都被她的爱所包容、所抚慰、所感化、所拯救。

灵魂就像那些躺在垃圾堆里号哭的弃婴一样,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也需要这样的呵护与拯救,需要这样的喂养和浇灌。这个生命有他独特的需求,谁违拗了他,就会扭曲他甚至扼杀他。所以,李圣珍老师对于这些灵魂的救助,就像陈容对于那些弃婴的救助一样,是一项爱的事业,一项神圣的事业。几乎所有得到李圣珍救助的孩子,都不是喊她老师,都喊她为妈妈。孩子们自己知道,李圣珍是用母爱熔化着自己的创伤。

有一种生命叫灵魂摩罗去年夏天,我被一位50多岁的女性所感动。以拾荒为生的陈容女士从垃圾堆中捡了5个被遗弃的病残女婴。她和丈夫叶新义无返顾地收养了这几个孩子,拯救了她们的生命。今年夏天,我被另一位也是50多岁的女性所感动。她叫李圣珍,是一位中学教师。最近几年,她先后收留过大约50位具有心理障碍的孩子,为他们排除心理的重负,抚慰心灵的创伤。将他们培养成热爱生活的人。这是两位极其平凡的女性。一位是流浪者,流浪在北京的垃圾场上几十年。一位是普通的中学教师(这个职业很难干出惊天动地的事业)。可是,这是两位伟大的母亲,他们极其珍爱生命,珍爱每一个孩子的呼吸和微笑,尊重每一个孩子的天性和自由。被送到李圣珍老师这里来的,都是在家庭环境和学校环境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心理变异的孩子。他们让父母感到无能为力,被学校认定为无可救药的差生。有的患有自闭症,有的患有忧郁症,有的患有恐惧症,有的甚至严重厌弃生活,多次自杀或者一直企图自杀。有的孩子为了逃避上学甚至装作发疯,以至于真的被送进了疯人院。就是这样的孩子,焕发起了李圣珍老师的爱心。她将这些孩子收留在家里,按照每个人不同的痛苦与伤害,给他们以不同的调节和救治。对于自信心被摧毁的,她用肯定和鼓励的方式恢复他的自信,对于心怀恐惧没法睡觉的,她陪着孩子睡,整个晚上都抓着孩子的手,让他体会到安全和塌实。对于不堪人生重负,只想早日摆脱的,她一边爱抚一边说:“你要想进天堂,我就陪你进天堂,你要下地狱,我就跟你一起下地狱。”所有的孩子都被她的爱所包容、所抚慰、所感化、所拯救。灵魂就像那些躺在垃圾堆里号哭的弃婴一样,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也需要这样的呵护与拯救,需要这样的喂养和浇灌。这个生命有他独特的需求,谁违拗了他,就会扭曲他甚至扼杀他。所以,李圣珍老师对于这些灵魂的救助,就像陈容对于那些弃婴的救助一样,是一项爱的事业,一项神圣的事业。几乎所有得到李圣珍救助的孩子,都不是

但李圣珍又不是一个普通的母亲,她不只是出于母性本能给孩子奉献关爱,而是带着她对于生命与教育的深刻理解,自觉地履行教育责任的老师。她发现这些孩子受伤害的直接原因是家庭和学校都急于把孩子培养成各自的工具,而不让孩子在自由自在的环境中发展自己的天性、滋生自己的意志。李老师说:“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看起来是人间常情,其实是一种教育的工具主义,就是把孩子看作父母的附属物,教育孩子就是为了完成父母的心愿,继承他们未完成的事业,为家庭脸上贴金,为家族光宗耀祖,为提高升学率而贡献青春,为传宗接代而充当生育工具,如此等等。”

有一种生命叫灵魂摩罗去年夏天,我被一位50多岁的女性所感动。以拾荒为生的陈容女士从垃圾堆中捡了5个被遗弃的病残女婴。她和丈夫叶新义无返顾地收养了这几个孩子,拯救了她们的生命。今年夏天,我被另一位也是50多岁的女性所感动。她叫李圣珍,是一位中学教师。最近几年,她先后收留过大约50位具有心理障碍的孩子,为他们排除心理的重负,抚慰心灵的创伤。将他们培养成热爱生活的人。这是两位极其平凡的女性。一位是流浪者,流浪在北京的垃圾场上几十年。一位是普通的中学教师(这个职业很难干出惊天动地的事业)。可是,这是两位伟大的母亲,他们极其珍爱生命,珍爱每一个孩子的呼吸和微笑,尊重每一个孩子的天性和自由。被送到李圣珍老师这里来的,都是在家庭环境和学校环境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心理变异的孩子。他们让父母感到无能为力,被学校认定为无可救药的差生。有的患有自闭症,有的患有忧郁症,有的患有恐惧症,有的甚至严重厌弃生活,多次自杀或者一直企图自杀。有的孩子为了逃避上学甚至装作发疯,以至于真的被送进了疯人院。就是这样的孩子,焕发起了李圣珍老师的爱心。她将这些孩子收留在家里,按照每个人不同的痛苦与伤害,给他们以不同的调节和救治。对于自信心被摧毁的,她用肯定和鼓励的方式恢复他的自信,对于心怀恐惧没法睡觉的,她陪着孩子睡,整个晚上都抓着孩子的手,让他体会到安全和塌实。对于不堪人生重负,只想早日摆脱的,她一边爱抚一边说:“你要想进天堂,我就陪你进天堂,你要下地狱,我就跟你一起下地狱。”所有的孩子都被她的爱所包容、所抚慰、所感化、所拯救。灵魂就像那些躺在垃圾堆里号哭的弃婴一样,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也需要这样的呵护与拯救,需要这样的喂养和浇灌。这个生命有他独特的需求,谁违拗了他,就会扭曲他甚至扼杀他。所以,李圣珍老师对于这些灵魂的救助,就像陈容对于那些弃婴的救助一样,是一项爱的事业,一项神圣的事业。几乎所有得到李圣珍救助的孩子,都不是李圣珍的话涉及了中国文化理念中一个非常深层的问题,那就是:所谓教育、道德、品质等等,凡是与精神价值行为规范有关的东西,都是强势集团按照自己的需要对于弱势集团的索取和奴役。朝廷对臣民、老师对学生、父母对孩子、男性对女性、上司对下属,等等等等,都是一味要求绝对听话、绝对忠诚、绝对服从、刻苦学习、奋力工作、多多奉献。谁做到了这些要求,就给谁挂勋章、戴红花。谁达不到这些要求,就被描述为“差生”、“后进者”、“不求进步”、“智商有问题”、“思想有问题”、“品质有问题”等等。这些不幸的人往往要面临一生的失败。一个刚刚睁眼看世界的孩子,哪能承受这样的歧视和压抑,他们除了惨受伤害和扭曲之外,那里还有抵挡之力呢?

李圣珍喊她老师,都喊她为妈妈。孩子们自己知道,李圣珍是用母爱熔化着自己的创伤。但李圣珍又不是一个普通的母亲,她不只是出于母性本能给孩子奉献关爱,而是带着她对于生命与教育的深刻理解,自觉地履行教育责任的老师。她发现这些孩子受伤害的直接原因是家庭和学校都急于把孩子培养成各自的工具,而不让孩子在自由自在的环境中发展自己的天性、滋生自己的意志。李老师说:“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看起来是人间常情,其实是一种教育的工具主义,就是把孩子看作父母的附属物,教育孩子就是为了完成父母的心愿,继承他们未完成的事业,为家庭脸上贴金,为家族光宗耀祖,为提高升学率而贡献青春,为传宗接代而充当生育工具,如此等等。”李圣珍的话涉及了中国文化理念中一个非常深层的问题,那就是:所谓教育、道德、品质等等,凡是与精神价值行为规范有关的东西,都是强势集团按照自己的需要对于弱势集团的索取和奴役。朝廷对臣民、老师对学生、父母对孩子、男性对女性、上司对下属,等等等等,都是一味要求绝对听话、绝对忠诚、绝对服从、刻苦学习、奋力工作、多多奉献。谁做到了这些要求,就给谁挂勋章、戴红花。谁达不到这些要求,就被描述为“差生”、“后进者”、“不求进步”、“智商有问题”、“思想有问题”、“品质有问题”等等。这些不幸的人往往要面临一生的失败。一个刚刚睁眼看世界的孩子,哪能承受这样的歧视和压抑,他们除了惨受伤害和扭曲之外,那里还有抵挡之力呢?李圣珍老师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这样畸形的文化理念和教育理念,所以她反复跟来访者说,其实她没有什么绝招,无非是跟孩子交朋友,平等地对待孩子,让孩子在平等的环境里,在有尊严感的氛围中,展开他们对生活的想象,学习他们喜欢的知识。《每个父母都能成功——李圣珍老师的教育胜经》一书的作者周兴旺、李喜在为李老师总结经验时老师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这样畸形的文化理念和教育理念,所以她反复跟来访者说,其实她没有什么绝招,无非是跟孩子交朋友,平等地对待孩子,让孩子在平等的环境里,在有尊严感的氛围中,展开他们对生活的想象,学习他们喜欢的知识。《每个父母都能成功——李圣珍老师的教育胜经》一书的作者周兴旺、李喜在为李老师总结经验时,把平等意识作为李老师教育成功的第一条秘诀,这是非常准确的。

只有摆脱了工具主义的制约,才能放弃对孩子的奴役,才能真正按照孩子自身的需要帮助孩子,才能以欣喜的神情看着孩子展开自己的天性,才能期望孩子成长为健全的人。李老师说:“我的教育方法无非是更人性化、更贴近儿童的自然习性、讲究顺其自然、乘势而上,扒掉强加在他们身上的种种枷锁,让他们在自由的天空下放歌。只可惜许多人只看重我将不少问题儿童培养成名牌大学生的事迹,却很少顾及我的教育目的其实是培养真正的人、健康的人、自由乐观的人。”

就日常感情而言,那些受到伤害的孩子的生身母亲对于他们的爱,哪会比李圣珍老师所给予他们的爱更少呢?可是,那些母亲的爱中却少了一点尊重,少了一点平等意识,少了一点让人性自然健康地发展的人文理想。所以,他们一味按照功利的需要来要求孩子。结果,爱变成了奴役的欲望和行为,不但摧残了孩子的心灵,也摧毁了家庭的幸福。李老师对于孩子的爱,是按照人性的需要来要求孩子,按照人性的自然与健康来期望孩子的发展。

有一种生命叫灵魂,我们必须像珍重生命一样珍重灵魂的自然、健康与尊严,必须像救助孤苦无告的生命一样救助那些伤痕累累的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