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阿Q画押为什么画不圆  

2006-10-24 14:56:34|  分类: 鲁迅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而他除了假装糊涂好好配合屠杀者之外,决无力量别有选择。鲁迅先生塑造的这个国民典型,在精神意义上已经超出个某个单一的民族或者某种单一的文化。阿Q性格和行为的荒谬体现了人性共同的缺陷和困境,体现了人类身处绝境中共同的精神特征。但从鲁迅的思想背景和《阿Q正传》组织矛盾展开情节的方式可以看出,鲁迅的创作动机并没有主动指向全人类,他所要着力表现的,的确是这个不幸的民族及其不幸的国民的独特的痛苦。在这部荒谬甚至有点滑稽的作品中,作者寄予着他对民族苦难的深切同情和哀痛。如果我们只看到作者对于主人公的嘲讽,而看不到他对于阿Q及其背后不幸的国民的真挚怜爱,那至少是对鲁迅了解太浅。爱而充满希望,必有一股庄严气势,就会产生悲剧。爱而充满绝望,必有满腔荒谬的痛苦,就会表现为喜剧。这就是《阿Q正传》采取喜剧形式和风格的原因。
                     阿Q画押为什么画不圆摩 罗许抄珍对于阿Q来说,现实永远是残酷的,他的权利、尊严和利益永远无法得到尊重和实现。他无论哪方面都屈居人下,甚至连身上的虱子也无法胜人一筹。当他对现实中的满足感到绝望时,他就只有求助于精神上的“满足”,使自己在精神上占上风,取得臆想中的“胜利”。这就是精神胜利法产生的原因。由于这些性格上的缺点,使他充满悲剧性的一生,往往表现出一种喜剧性的特色,荒唐、滑稽、可笑。正因为这样,鲁迅写《阿Q正传》,从头到尾,都采用了喜剧笔调,以故作夸张的风格来描写一个沉痛的令人同情和衰怜的不幸弱者的悲剧命运。如“大团圆”一节: 于是一个长衫人物拿了一张纸,并一支笔送到阿Q的面前,要将笔塞在他手里。阿Q这时很吃惊,几乎“魂飞魄散”了:因为他的手和笔相关,这回是初次。他正不知怎样拿;那人却又指着一处地方教他画花押。“我……我……不认得字。”阿Q一把抓住了笔,惶恐而且惭愧的说。“那么,便宜你,画一圆圈!”阿Q要画圆圈了,那手捏着笔却只是抖。于是那人替他将纸铺在地上,阿Q伏下去,使尽了力画圆圈。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合缝,却又向外一耸,画成瓜子模样了。阿Q无辜地被送上砍头台,本是悲惨至极的惨剧。然而阿Q丝毫意识不到这种悲惨性。实际上,阿Q对于自己的生命以及跟生命一起来到世界的权利和尊严,一直漠不关心。生活的暗示是如此普遍Q画押为什么画不圆

阿Q画押为什么画不圆摩 罗许抄珍对于阿Q来说,现实永远是残酷的,他的权利、尊严和利益永远无法得到尊重和实现。他无论哪方面都屈居人下,甚至连身上的虱子也无法胜人一筹。当他对现实中的满足感到绝望时,他就只有求助于精神上的“满足”,使自己在精神上占上风,取得臆想中的“胜利”。这就是精神胜利法产生的原因。由于这些性格上的缺点,使他充满悲剧性的一生,往往表现出一种喜剧性的特色,荒唐、滑稽、可笑。正因为这样,鲁迅写《阿Q正传》,从头到尾,都采用了喜剧笔调,以故作夸张的风格来描写一个沉痛的令人同情和衰怜的不幸弱者的悲剧命运。如“大团圆”一节: 于是一个长衫人物拿了一张纸,并一支笔送到阿Q的面前,要将笔塞在他手里。阿Q这时很吃惊,几乎“魂飞魄散”了:因为他的手和笔相关,这回是初次。他正不知怎样拿;那人却又指着一处地方教他画花押。“我……我……不认得字。”阿Q一把抓住了笔,惶恐而且惭愧的说。“那么,便宜你,画一圆圈!”阿Q要画圆圈了,那手捏着笔却只是抖。于是那人替他将纸铺在地上,阿Q伏下去,使尽了力画圆圈。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合缝,却又向外一耸,画成瓜子模样了。阿Q无辜地被送上砍头台,本是悲惨至极的惨剧。然而阿Q丝毫意识不到这种悲惨性。实际上,阿Q对于自己的生命以及跟生命一起来到世界的权利和尊严,一直漠不关心。生活的暗示是如此普遍 而他除了假装糊涂好好配合屠杀者之外,决无力量别有选择。鲁迅先生塑造的这个国民典型,在精神意义上已经超出个某个单一的民族或者某种单一的文化。阿Q性格和行为的荒谬体现了人性共同的缺陷和困境,体现了人类身处绝境中共同的精神特征。但从鲁迅的思想背景和《阿Q正传》组织矛盾展开情节的方式可以看出,鲁迅的创作动机并没有主动指向全人类,他所要着力表现的,的确是这个不幸的民族及其不幸的国民的独特的痛苦。在这部荒谬甚至有点滑稽的作品中,作者寄予着他对民族苦难的深切同情和哀痛。如果我们只看到作者对于主人公的嘲讽,而看不到他对于阿Q及其背后不幸的国民的真挚怜爱,那至少是对鲁迅了解太浅。爱而充满希望,必有一股庄严气势,就会产生悲剧。爱而充满绝望,必有满腔荒谬的痛苦,就会表现为喜剧。这就是《阿Q正传》采取喜剧形式和风格的原因。  许抄珍

而他除了假装糊涂好好配合屠杀者之外,决无力量别有选择。鲁迅先生塑造的这个国民典型,在精神意义上已经超出个某个单一的民族或者某种单一的文化。阿Q性格和行为的荒谬体现了人性共同的缺陷和困境,体现了人类身处绝境中共同的精神特征。但从鲁迅的思想背景和《阿Q正传》组织矛盾展开情节的方式可以看出,鲁迅的创作动机并没有主动指向全人类,他所要着力表现的,的确是这个不幸的民族及其不幸的国民的独特的痛苦。在这部荒谬甚至有点滑稽的作品中,作者寄予着他对民族苦难的深切同情和哀痛。如果我们只看到作者对于主人公的嘲讽,而看不到他对于阿Q及其背后不幸的国民的真挚怜爱,那至少是对鲁迅了解太浅。爱而充满希望,必有一股庄严气势,就会产生悲剧。爱而充满绝望,必有满腔荒谬的痛苦,就会表现为喜剧。这就是《阿Q正传》采取喜剧形式和风格的原因。          阿Q画押为什么画不圆摩 罗许抄珍对于阿Q来说,现实永远是残酷的,他的权利、尊严和利益永远无法得到尊重和实现。他无论哪方面都屈居人下,甚至连身上的虱子也无法胜人一筹。当他对现实中的满足感到绝望时,他就只有求助于精神上的“满足”,使自己在精神上占上风,取得臆想中的“胜利”。这就是精神胜利法产生的原因。由于这些性格上的缺点,使他充满悲剧性的一生,往往表现出一种喜剧性的特色,荒唐、滑稽、可笑。正因为这样,鲁迅写《阿Q正传》,从头到尾,都采用了喜剧笔调,以故作夸张的风格来描写一个沉痛的令人同情和衰怜的不幸弱者的悲剧命运。如“大团圆”一节: 于是一个长衫人物拿了一张纸,并一支笔送到阿Q的面前,要将笔塞在他手里。阿Q这时很吃惊,几乎“魂飞魄散”了:因为他的手和笔相关,这回是初次。他正不知怎样拿;那人却又指着一处地方教他画花押。“我……我……不认得字。”阿Q一把抓住了笔,惶恐而且惭愧的说。“那么,便宜你,画一圆圈!”阿Q要画圆圈了,那手捏着笔却只是抖。于是那人替他将纸铺在地上,阿Q伏下去,使尽了力画圆圈。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合缝,却又向外一耸,画成瓜子模样了。阿Q无辜地被送上砍头台,本是悲惨至极的惨剧。然而阿Q丝毫意识不到这种悲惨性。实际上,阿Q对于自己的生命以及跟生命一起来到世界的权利和尊严,一直漠不关心。生活的暗示是如此普遍对于阿Q来说,现实永远是残酷的,他的权利、尊严和利益永远无法得到尊重和实现。他无论哪方面都屈居人下,甚至连身上的虱子也无法胜人一筹。当他对现实中的满足感到绝望时,他就只有求助于精神上的“满足”,使自己在精神上占上风,取得臆想中的“胜利”。这就是精神胜利法产生的原因。
    由于这些性格上的缺点,使他充满悲剧性的一生,往往表现出一种喜剧性的特色,荒唐、滑稽、可笑。正因为这样,鲁迅写《阿Q正传》,从头到尾,都采用了喜剧笔调,以故作夸张的风格来描写一个沉痛的令人同情和衰怜的不幸弱者的悲剧命运。如“大团圆”一节:
    于是一个长衫人物拿了一张纸,并一支笔送到阿Q的面前,要将笔塞在他手里。阿,时时处处都在告诉他,他的生命一钱不值,甚至不如蛆虫。每个生命都有一种领会生活对于自己暗示的本能,并且会本能地调动他的无意识,按照这种暗示的色彩协调自己与环境的关系。当阿Q在他的死刑判决书上签字画押时,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判决书跟他的生命和命运具有什么相关性,他只是担心着因为画押没画圆而被人笑话,所以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立志要画得圆”上。我们可以慨叹阿Q何以糊涂至此。其实这是一个无力主宰自己命运的人,以其无意识心理对自己真实境遇和悲惨命运的回避。我们不妨设想一下,阿Q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遭遇这样的残害,他能作出怎样的反应呢?他是不是可以拒绝画押?可是,是否画押对事情的结局毫无影响,即使糊涂如阿Q也深知这一点。或者,他可以在绝望中拍案而起,愤怒地控诉在场的“办案”人员?可是,阿Q这个自知命如草芥和虫豸、忍气吞声几十年的贱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要向那些有身份的人发出指控,即使他愤怒得忍无可忍,可是他的面部肌肉从来没有在这些大人先生面前组织过这样紧张而又张狂的活动。他一辈子只习惯于看别人的愤怒和脸色,而没有能力对这些大人先生拉下脸色。拍案而起需要力量,弄清真相同样需要力量。当阿Q关注画押是不是画得圆,那是因为他的能力和力量仅仅够用于此。其他更加严肃和严重的事情,他只好在无意识的指导下完全回避。阿Q最后并没有按照自己的愿望画好那个圆圈,而是在即将封口时笔锋一歪。这一歪泄漏了阿Q的慌乱与绝望,证明着阿Q隐隐地知道一点画押不只是画押,而是与某件更加严重的事情相关。然Q这时很吃惊,几乎“魂飞魄散”了:因为他的手和笔相关,这回是初次。他正不知怎样拿;那人却又指着一处地方教他画花押。 
    “我……我……不认得字。”阿Q一把抓住了笔,惶恐而且惭愧的说。   
     “那么,便宜你,画一圆圈 阿Q画押为什么画不圆摩 罗许抄珍对于阿Q来说,现实永远是残酷的,他的权利、尊严和利益永远无法得到尊重和实现。他无论哪方面都屈居人下,甚至连身上的虱子也无法胜人一筹。当他对现实中的满足感到绝望时,他就只有求助于精神上的“满足”,使自己在精神上占上风,取得臆想中的“胜利”。这就是精神胜利法产生的原因。由于这些性格上的缺点,使他充满悲剧性的一生,往往表现出一种喜剧性的特色,荒唐、滑稽、可笑。正因为这样,鲁迅写《阿Q正传》,从头到尾,都采用了喜剧笔调,以故作夸张的风格来描写一个沉痛的令人同情和衰怜的不幸弱者的悲剧命运。如“大团圆”一节: 于是一个长衫人物拿了一张纸,并一支笔送到阿Q的面前,要将笔塞在他手里。阿Q这时很吃惊,几乎“魂飞魄散”了:因为他的手和笔相关,这回是初次。他正不知怎样拿;那人却又指着一处地方教他画花押。“我……我……不认得字。”阿Q一把抓住了笔,惶恐而且惭愧的说。“那么,便宜你,画一圆圈!”阿Q要画圆圈了,那手捏着笔却只是抖。于是那人替他将纸铺在地上,阿Q伏下去,使尽了力画圆圈。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合缝,却又向外一耸,画成瓜子模样了。阿Q无辜地被送上砍头台,本是悲惨至极的惨剧。然而阿Q丝毫意识不到这种悲惨性。实际上,阿Q对于自己的生命以及跟生命一起来到世界的权利和尊严,一直漠不关心。生活的暗示是如此普遍! 
 
    Q要画圆圈了,那手捏着笔却只是抖。于是那人替他将纸铺在地上,阿Q伏下去,使尽了力画圆圈。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合缝,却又向外一耸,画成瓜子模样了。
阿Q画押为什么画不圆摩 罗许抄珍对于阿Q来说,现实永远是残酷的,他的权利、尊严和利益永远无法得到尊重和实现。他无论哪方面都屈居人下,甚至连身上的虱子也无法胜人一筹。当他对现实中的满足感到绝望时,他就只有求助于精神上的“满足”,使自己在精神上占上风,取得臆想中的“胜利”。这就是精神胜利法产生的原因。由于这些性格上的缺点,使他充满悲剧性的一生,往往表现出一种喜剧性的特色,荒唐、滑稽、可笑。正因为这样,鲁迅写《阿Q正传》,从头到尾,都采用了喜剧笔调,以故作夸张的风格来描写一个沉痛的令人同情和衰怜的不幸弱者的悲剧命运。如“大团圆”一节: 于是一个长衫人物拿了一张纸,并一支笔送到阿Q的面前,要将笔塞在他手里。阿Q这时很吃惊,几乎“魂飞魄散”了:因为他的手和笔相关,这回是初次。他正不知怎样拿;那人却又指着一处地方教他画花押。“我……我……不认得字。”阿Q一把抓住了笔,惶恐而且惭愧的说。“那么,便宜你,画一圆圈!”阿Q要画圆圈了,那手捏着笔却只是抖。于是那人替他将纸铺在地上,阿Q伏下去,使尽了力画圆圈。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合缝,却又向外一耸,画成瓜子模样了。阿Q无辜地被送上砍头台,本是悲惨至极的惨剧。然而阿Q丝毫意识不到这种悲惨性。实际上,阿Q对于自己的生命以及跟生命一起来到世界的权利和尊严,一直漠不关心。生活的暗示是如此普遍    Q无辜地被送上砍头台,本是悲惨至极的惨剧。然而阿Q丝毫意识不到这种悲惨性。实际上,阿而他除了假装糊涂好好配合屠杀者之外,决无力量别有选择。鲁迅先生塑造的这个国民典型,在精神意义上已经超出个某个单一的民族或者某种单一的文化。阿Q性格和行为的荒谬体现了人性共同的缺陷和困境,体现了人类身处绝境中共同的精神特征。但从鲁迅的思想背景和《阿Q正传》组织矛盾展开情节的方式可以看出,鲁迅的创作动机并没有主动指向全人类,他所要着力表现的,的确是这个不幸的民族及其不幸的国民的独特的痛苦。在这部荒谬甚至有点滑稽的作品中,作者寄予着他对民族苦难的深切同情和哀痛。如果我们只看到作者对于主人公的嘲讽,而看不到他对于阿Q及其背后不幸的国民的真挚怜爱,那至少是对鲁迅了解太浅。爱而充满希望,必有一股庄严气势,就会产生悲剧。爱而充满绝望,必有满腔荒谬的痛苦,就会表现为喜剧。这就是《阿Q正传》采取喜剧形式和风格的原因。Q对于自己的生命以及跟生命一起来到世界的权利和尊严,一直漠不关心。生活的暗示是如此普遍,时时处处都在告诉他,他的生命一钱不值,甚至不如蛆虫。每个生命都有一种领会生活对于自己暗示的本能,并且会本能地调动他的无意识,按照这种暗示的色彩协调自己与环境的关系。当阿Q在他的死刑判决书上签字画押时,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判决书跟他的生命和命运具有什么相关性,他只是担心着因为画押没画圆而被人笑话,所以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立志要画得圆”上。我们可以慨叹阿Q何以糊涂至此。其实这是一个无力主宰自己命运的人,以其无意识心理对自己真实境遇和悲惨命运的回避。 阿Q画押为什么画不圆摩 罗许抄珍对于阿Q来说,现实永远是残酷的,他的权利、尊严和利益永远无法得到尊重和实现。他无论哪方面都屈居人下,甚至连身上的虱子也无法胜人一筹。当他对现实中的满足感到绝望时,他就只有求助于精神上的“满足”,使自己在精神上占上风,取得臆想中的“胜利”。这就是精神胜利法产生的原因。由于这些性格上的缺点,使他充满悲剧性的一生,往往表现出一种喜剧性的特色,荒唐、滑稽、可笑。正因为这样,鲁迅写《阿Q正传》,从头到尾,都采用了喜剧笔调,以故作夸张的风格来描写一个沉痛的令人同情和衰怜的不幸弱者的悲剧命运。如“大团圆”一节: 于是一个长衫人物拿了一张纸,并一支笔送到阿Q的面前,要将笔塞在他手里。阿Q这时很吃惊,几乎“魂飞魄散”了:因为他的手和笔相关,这回是初次。他正不知怎样拿;那人却又指着一处地方教他画花押。“我……我……不认得字。”阿Q一把抓住了笔,惶恐而且惭愧的说。“那么,便宜你,画一圆圈!”阿Q要画圆圈了,那手捏着笔却只是抖。于是那人替他将纸铺在地上,阿Q伏下去,使尽了力画圆圈。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合缝,却又向外一耸,画成瓜子模样了。阿Q无辜地被送上砍头台,本是悲惨至极的惨剧。然而阿Q丝毫意识不到这种悲惨性。实际上,阿Q对于自己的生命以及跟生命一起来到世界的权利和尊严,一直漠不关心。生活的暗示是如此普遍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阿Q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遭遇这样的残害,他能作出怎样的反应呢?他是不是可以拒绝画押?可是,是否画押对事情的结局毫无影响,即使糊涂如阿,时时处处都在告诉他,他的生命一钱不值,甚至不如蛆虫。每个生命都有一种领会生活对于自己暗示的本能,并且会本能地调动他的无意识,按照这种暗示的色彩协调自己与环境的关系。当阿Q在他的死刑判决书上签字画押时,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判决书跟他的生命和命运具有什么相关性,他只是担心着因为画押没画圆而被人笑话,所以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立志要画得圆”上。我们可以慨叹阿Q何以糊涂至此。其实这是一个无力主宰自己命运的人,以其无意识心理对自己真实境遇和悲惨命运的回避。我们不妨设想一下,阿Q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遭遇这样的残害,他能作出怎样的反应呢?他是不是可以拒绝画押?可是,是否画押对事情的结局毫无影响,即使糊涂如阿Q也深知这一点。或者,他可以在绝望中拍案而起,愤怒地控诉在场的“办案”人员?可是,阿Q这个自知命如草芥和虫豸、忍气吞声几十年的贱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要向那些有身份的人发出指控,即使他愤怒得忍无可忍,可是他的面部肌肉从来没有在这些大人先生面前组织过这样紧张而又张狂的活动。他一辈子只习惯于看别人的愤怒和脸色,而没有能力对这些大人先生拉下脸色。拍案而起需要力量,弄清真相同样需要力量。当阿Q关注画押是不是画得圆,那是因为他的能力和力量仅仅够用于此。其他更加严肃和严重的事情,他只好在无意识的指导下完全回避。阿Q最后并没有按照自己的愿望画好那个圆圈,而是在即将封口时笔锋一歪。这一歪泄漏了阿Q的慌乱与绝望,证明着阿Q隐隐地知道一点画押不只是画押,而是与某件更加严重的事情相关。然Q也深知这一点。或者,他可以在绝望中拍案而起,愤怒地控诉在场的“办案”人员?可是,阿Q这个自知命如草芥和虫豸、忍气吞声几十年的贱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要向那些有身份的人发出指控,即使他愤怒得忍无可忍,可是他的面部肌肉从来没有在这些大人先生面前组织过这样紧张而又张狂的活动。他一辈子只习惯于看别人的愤怒和脸色,而没有能力对这些大人先生拉下脸色。,时时处处都在告诉他,他的生命一钱不值,甚至不如蛆虫。每个生命都有一种领会生活对于自己暗示的本能,并且会本能地调动他的无意识,按照这种暗示的色彩协调自己与环境的关系。当阿Q在他的死刑判决书上签字画押时,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判决书跟他的生命和命运具有什么相关性,他只是担心着因为画押没画圆而被人笑话,所以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立志要画得圆”上。我们可以慨叹阿Q何以糊涂至此。其实这是一个无力主宰自己命运的人,以其无意识心理对自己真实境遇和悲惨命运的回避。我们不妨设想一下,阿Q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遭遇这样的残害,他能作出怎样的反应呢?他是不是可以拒绝画押?可是,是否画押对事情的结局毫无影响,即使糊涂如阿Q也深知这一点。或者,他可以在绝望中拍案而起,愤怒地控诉在场的“办案”人员?可是,阿Q这个自知命如草芥和虫豸、忍气吞声几十年的贱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要向那些有身份的人发出指控,即使他愤怒得忍无可忍,可是他的面部肌肉从来没有在这些大人先生面前组织过这样紧张而又张狂的活动。他一辈子只习惯于看别人的愤怒和脸色,而没有能力对这些大人先生拉下脸色。拍案而起需要力量,弄清真相同样需要力量。当阿Q关注画押是不是画得圆,那是因为他的能力和力量仅仅够用于此。其他更加严肃和严重的事情,他只好在无意识的指导下完全回避。阿Q最后并没有按照自己的愿望画好那个圆圈,而是在即将封口时笔锋一歪。这一歪泄漏了阿Q的慌乱与绝望,证明着阿Q隐隐地知道一点画押不只是画押,而是与某件更加严重的事情相关。然
,时时处处都在告诉他,他的生命一钱不值,甚至不如蛆虫。每个生命都有一种领会生活对于自己暗示的本能,并且会本能地调动他的无意识,按照这种暗示的色彩协调自己与环境的关系。当阿Q在他的死刑判决书上签字画押时,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判决书跟他的生命和命运具有什么相关性,他只是担心着因为画押没画圆而被人笑话,所以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立志要画得圆”上。我们可以慨叹阿Q何以糊涂至此。其实这是一个无力主宰自己命运的人,以其无意识心理对自己真实境遇和悲惨命运的回避。我们不妨设想一下,阿Q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遭遇这样的残害,他能作出怎样的反应呢?他是不是可以拒绝画押?可是,是否画押对事情的结局毫无影响,即使糊涂如阿Q也深知这一点。或者,他可以在绝望中拍案而起,愤怒地控诉在场的“办案”人员?可是,阿Q这个自知命如草芥和虫豸、忍气吞声几十年的贱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要向那些有身份的人发出指控,即使他愤怒得忍无可忍,可是他的面部肌肉从来没有在这些大人先生面前组织过这样紧张而又张狂的活动。他一辈子只习惯于看别人的愤怒和脸色,而没有能力对这些大人先生拉下脸色。拍案而起需要力量,弄清真相同样需要力量。当阿Q关注画押是不是画得圆,那是因为他的能力和力量仅仅够用于此。其他更加严肃和严重的事情,他只好在无意识的指导下完全回避。阿Q最后并没有按照自己的愿望画好那个圆圈,而是在即将封口时笔锋一歪。这一歪泄漏了阿Q的慌乱与绝望,证明着阿Q隐隐地知道一点画押不只是画押,而是与某件更加严重的事情相关。然   拍案而起需要力量,弄清真相同样需要力量。当阿Q关注画押是不是画得圆,那是因为他的能力和力量仅仅够用于此。其他更加严肃和严重的事情,他只好在无意识的指导下完全回避。阿Q最后并没有按照自己的愿望画好那个圆圈,而是在即将封口时笔锋一歪。这一歪泄漏了阿Q的慌乱与绝望,证明着阿Q隐隐地知道一点画押不只是画押,而是与某件更加严重的事情相关。然而他除了假装糊涂好好配合屠杀者之外,决无力量别有选择。
,时时处处都在告诉他,他的生命一钱不值,甚至不如蛆虫。每个生命都有一种领会生活对于自己暗示的本能,并且会本能地调动他的无意识,按照这种暗示的色彩协调自己与环境的关系。当阿Q在他的死刑判决书上签字画押时,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判决书跟他的生命和命运具有什么相关性,他只是担心着因为画押没画圆而被人笑话,所以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立志要画得圆”上。我们可以慨叹阿Q何以糊涂至此。其实这是一个无力主宰自己命运的人,以其无意识心理对自己真实境遇和悲惨命运的回避。我们不妨设想一下,阿Q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遭遇这样的残害,他能作出怎样的反应呢?他是不是可以拒绝画押?可是,是否画押对事情的结局毫无影响,即使糊涂如阿Q也深知这一点。或者,他可以在绝望中拍案而起,愤怒地控诉在场的“办案”人员?可是,阿Q这个自知命如草芥和虫豸、忍气吞声几十年的贱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要向那些有身份的人发出指控,即使他愤怒得忍无可忍,可是他的面部肌肉从来没有在这些大人先生面前组织过这样紧张而又张狂的活动。他一辈子只习惯于看别人的愤怒和脸色,而没有能力对这些大人先生拉下脸色。拍案而起需要力量,弄清真相同样需要力量。当阿Q关注画押是不是画得圆,那是因为他的能力和力量仅仅够用于此。其他更加严肃和严重的事情,他只好在无意识的指导下完全回避。阿Q最后并没有按照自己的愿望画好那个圆圈,而是在即将封口时笔锋一歪。这一歪泄漏了阿Q的慌乱与绝望,证明着阿Q隐隐地知道一点画押不只是画押,而是与某件更加严重的事情相关。然   鲁迅先生塑造的这个国民典型,在精神意义上已经超出个某个单一的民族或者某种单一的文化。阿Q性格和行为的荒谬体现了人性共同的缺陷和困境,体现了人类身处绝境中共同的精神特征。但从鲁迅的思想背景和《阿Q正传》组织矛盾展开情节的方式可以看出,鲁迅的创作动机并没有主动指向全人类,他所要着力表现的,的确是这个不幸的民族及其不幸的国民的独特的痛苦。在这部荒谬甚至有点滑稽的作品中,作者寄予着他对民族苦难的深切同情和哀痛。如果我们只看到作者对于主人公的嘲讽,而看不到他对于阿Q及其背后不幸的国民的真挚怜爱,那至少是对鲁迅了解太浅。,时时处处都在告诉他,他的生命一钱不值,甚至不如蛆虫。每个生命都有一种领会生活对于自己暗示的本能,并且会本能地调动他的无意识,按照这种暗示的色彩协调自己与环境的关系。当阿Q在他的死刑判决书上签字画押时,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判决书跟他的生命和命运具有什么相关性,他只是担心着因为画押没画圆而被人笑话,所以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立志要画得圆”上。我们可以慨叹阿Q何以糊涂至此。其实这是一个无力主宰自己命运的人,以其无意识心理对自己真实境遇和悲惨命运的回避。我们不妨设想一下,阿Q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遭遇这样的残害,他能作出怎样的反应呢?他是不是可以拒绝画押?可是,是否画押对事情的结局毫无影响,即使糊涂如阿Q也深知这一点。或者,他可以在绝望中拍案而起,愤怒地控诉在场的“办案”人员?可是,阿Q这个自知命如草芥和虫豸、忍气吞声几十年的贱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要向那些有身份的人发出指控,即使他愤怒得忍无可忍,可是他的面部肌肉从来没有在这些大人先生面前组织过这样紧张而又张狂的活动。他一辈子只习惯于看别人的愤怒和脸色,而没有能力对这些大人先生拉下脸色。拍案而起需要力量,弄清真相同样需要力量。当阿Q关注画押是不是画得圆,那是因为他的能力和力量仅仅够用于此。其他更加严肃和严重的事情,他只好在无意识的指导下完全回避。阿Q最后并没有按照自己的愿望画好那个圆圈,而是在即将封口时笔锋一歪。这一歪泄漏了阿Q的慌乱与绝望,证明着阿Q隐隐地知道一点画押不只是画押,而是与某件更加严重的事情相关。然
   爱而充满希望,必有一股庄严气势,就会产生悲剧。爱而充满绝望,必有满腔荒谬的痛苦,就会表现为喜剧。这就是《阿Q正传》采取喜剧形式和风格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