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海口的黎明(五·末)//流浪日记  

2006-10-21 15:5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里占位子睡觉去了。亭子内小雨天还勉强可睡,九曲桥上则不行了,连小雨也无法抵挡的。19880802日,海口早上七点半送D上汽车,他将于九点乘船离开海口港前往广州然后再返江西。他说,我来的那天阿禽们刚走,这下会不会我刚走他们又恰好回来?D走后,我就来编辑部上班。从此该一个人独自活动了。主编杨新包了一间客房,每月三百,供我和小周用,既办公,又睡觉。总算有个睡觉的地方。19880803日,海口近日常常要下些雨的,活动起来极不方便。下午阿曹、阿禽找上门来,果真是D刚走他们就来。他们在各县做扣子游戏挣了不少钱,阿曹挣了一千多,阿禽少些。到街上晚餐,由阿曹做东。阿禽交上王晓丹给我的信,王说我的《古钟》刊于《雨花》第八期,只用了五篇,砍下两篇,这太可惜。下雨了,大雨,他们去公园睡觉肯定不行的,让他们跟我一起睡。19880809日,海口本来今夜当修改《走向国际市场》一文,可是收到妹妹信,说我刚离家那些天,母亲天天流眼泪,勾起我强烈情思,真想一刻间飞到母亲身边,甚至想永不离母亲一步。深夜乃写散文《走出

19880730日,海口

深的山》,此间心潮如沸,多次泪流满面。19880810日,海口中午疯诗人请我吃饭,然后他去搭车,说启程回湖北。下午黄记者和湖北王氏来玩,说起疯诗人已走,黄说:他天天说走,天天不走。今天上午拉了我去车站,坚决要我出钱为他买船票,结果发现他身边还有一百多块钱。我说你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可以买船票?为什么一定要我给你买船票?他说他买了十套《金瓶梅》,拿到北京可赚钱。他四处讨钱做路费,其实目的是做生意。——我听了黄记者的话,大吃一惊甚至二惊,虽然我亲见他有三套金瓶梅,但不经黄记者指出,我哪会想这么多。这个骗子为什么这么会利用人家的善意来满足自己赚钱的欲望?以后决不理他了。

夜间陪一位河南姑娘去东湖公园玩,她上午跟我一同去市经委采访,听我提到公园睡觉接触流浪者的事,要求我夜间带她去玩。去后她对流浪者毫无兴趣,而是二人躲在角落里聊天。她来海南一个多月,在《园林》杂志干了一阵,大约是试用,不拿薪的,跑了出来,现在与《海南开发动态》联系。她说上午我的采访很是老练,她在旁一言未发,细心观摩,甚有所得。

她脸上无什肉,我认为无女性魅力,但她说体重一百二十多斤,并反复说自己脸上肉太少,身上肉太多。

她讲话带点乡音,听起来很别扭。一个有文化的人怎么能讲不好普通话,特别是女的。

深的山》,此间心潮如沸,多次泪流满面。19880810日,海口中午疯诗人请我吃饭,然后他去搭车,说启程回湖北。下午黄记者和湖北王氏来玩,说起疯诗人已走,黄说:他天天说走,天天不走。今天上午拉了我去车站,坚决要我出钱为他买船票,结果发现他身边还有一百多块钱。我说你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可以买船票?为什么一定要我给你买船票?他说他买了十套《金瓶梅》,拿到北京可赚钱。他四处讨钱做路费,其实目的是做生意。——我听了黄记者的话,大吃一惊甚至二惊,虽然我亲见他有三套金瓶梅,但不经黄记者指出,我哪会想这么多。这个骗子为什么这么会利用人家的善意来满足自己赚钱的欲望?以后决不理他了。

 

深的山》,此间心潮如沸,多次泪流满面。19880810日,海口中午疯诗人请我吃饭,然后他去搭车,说启程回湖北。下午黄记者和湖北王氏来玩,说起疯诗人已走,黄说:他天天说走,天天不走。今天上午拉了我去车站,坚决要我出钱为他买船票,结果发现他身边还有一百多块钱。我说你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可以买船票?为什么一定要我给你买船票?他说他买了十套《金瓶梅》,拿到北京可赚钱。他四处讨钱做路费,其实目的是做生意。——我听了黄记者的话,大吃一惊甚至二惊,虽然我亲见他有三套金瓶梅,但不经黄记者指出,我哪会想这么多。这个骗子为什么这么会利用人家的善意来满足自己赚钱的欲望?以后决不理他了。

19880731日,海口

深的山》,此间心潮如沸,多次泪流满面。19880810日,海口中午疯诗人请我吃饭,然后他去搭车,说启程回湖北。下午黄记者和湖北王氏来玩,说起疯诗人已走,黄说:他天天说走,天天不走。今天上午拉了我去车站,坚决要我出钱为他买船票,结果发现他身边还有一百多块钱。我说你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可以买船票?为什么一定要我给你买船票?他说他买了十套《金瓶梅》,拿到北京可赚钱。他四处讨钱做路费,其实目的是做生意。——我听了黄记者的话,大吃一惊甚至二惊,虽然我亲见他有三套金瓶梅,但不经黄记者指出,我哪会想这么多。这个骗子为什么这么会利用人家的善意来满足自己赚钱的欲望?以后决不理他了。

深的山》,此间心潮如沸,多次泪流满面。19880810日,海口中午疯诗人请我吃饭,然后他去搭车,说启程回湖北。下午黄记者和湖北王氏来玩,说起疯诗人已走,黄说:他天天说走,天天不走。今天上午拉了我去车站,坚决要我出钱为他买船票,结果发现他身边还有一百多块钱。我说你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可以买船票?为什么一定要我给你买船票?他说他买了十套《金瓶梅》,拿到北京可赚钱。他四处讨钱做路费,其实目的是做生意。——我听了黄记者的话,大吃一惊甚至二惊,虽然我亲见他有三套金瓶梅,但不经黄记者指出,我哪会想这么多。这个骗子为什么这么会利用人家的善意来满足自己赚钱的欲望?以后决不理他了。   昨夜在小吃摊上睡,先睡油布上,后发现有一席子空着无人用,乃展而用之。我自语道:“睡席子舒服多了!”D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说睡个席子竟然也感到是一种享受,竟然如此满足。街道上不断有车跑动,到黎明车更多,震得更凶,没睡公园那么安静。

子里占位子睡觉去了。亭子内小雨天还勉强可睡,九曲桥上则不行了,连小雨也无法抵挡的。19880802日,海口早上七点半送D上汽车,他将于九点乘船离开海口港前往广州然后再返江西。他说,我来的那天阿禽们刚走,这下会不会我刚走他们又恰好回来?D走后,我就来编辑部上班。从此该一个人独自活动了。主编杨新包了一间客房,每月三百,供我和小周用,既办公,又睡觉。总算有个睡觉的地方。19880803日,海口近日常常要下些雨的,活动起来极不方便。下午阿曹、阿禽找上门来,果真是D刚走他们就来。他们在各县做扣子游戏挣了不少钱,阿曹挣了一千多,阿禽少些。到街上晚餐,由阿曹做东。阿禽交上王晓丹给我的信,王说我的《古钟》刊于《雨花》第八期,只用了五篇,砍下两篇,这太可惜。下雨了,大雨,他们去公园睡觉肯定不行的,让他们跟我一起睡。19880809日,海口本来今夜当修改《走向国际市场》一文,可是收到妹妹信,说我刚离家那些天,母亲天天流眼泪,勾起我强烈情思,真想一刻间飞到母亲身边,甚至想永不离母亲一步。深夜乃写散文《走出   子里占位子睡觉去了。亭子内小雨天还勉强可睡,九曲桥上则不行了,连小雨也无法抵挡的。19880802日,海口早上七点半送D上汽车,他将于九点乘船离开海口港前往广州然后再返江西。他说,我来的那天阿禽们刚走,这下会不会我刚走他们又恰好回来?D走后,我就来编辑部上班。从此该一个人独自活动了。主编杨新包了一间客房,每月三百,供我和小周用,既办公,又睡觉。总算有个睡觉的地方。19880803日,海口近日常常要下些雨的,活动起来极不方便。下午阿曹、阿禽找上门来,果真是D刚走他们就来。他们在各县做扣子游戏挣了不少钱,阿曹挣了一千多,阿禽少些。到街上晚餐,由阿曹做东。阿禽交上王晓丹给我的信,王说我的《古钟》刊于《雨花》第八期,只用了五篇,砍下两篇,这太可惜。下雨了,大雨,他们去公园睡觉肯定不行的,让他们跟我一起睡。19880809日,海口本来今夜当修改《走向国际市场》一文,可是收到妹妹信,说我刚离家那些天,母亲天天流眼泪,勾起我强烈情思,真想一刻间飞到母亲身边,甚至想永不离母亲一步。深夜乃写散文《走出下雨天,流浪者就十分吃苦了。曾在公园亭内遇见的那位“北京厨师”,说是在旅社包了夫妻房的,可他今天竟到武梅的小摊上打杂来了,而且一吃过晚饭就到公园亭子里占位子睡觉去了。亭子内小雨天还勉强可睡,九曲桥上则不行了,连小雨也无法抵挡的。

 

19880802日,海口

19880730日,海口夜间陪一位河南姑娘去东湖公园玩,她上午跟我一同去市经委采访,听我提到公园睡觉接触流浪者的事,要求我夜间带她去玩。去后她对流浪者毫无兴趣,而是二人躲在角落里聊天。她来海南一个多月,在《园林》杂志干了一阵,大约是试用,不拿薪的,跑了出来,现在与《海南开发动态》联系。她说上午我的采访很是老练,她在旁一言未发,细心观摩,甚有所得。她脸上无什肉,我认为无女性魅力,但她说体重一百二十多斤,并反复说自己脸上肉太少,身上肉太多。她讲话带点乡音,听起来很别扭。一个有文化的人怎么能讲不好普通话,特别是女的。19880731日,海口昨夜在小吃摊上睡,先睡油布上,后发现有一席子空着无人用,乃展而用之。我自语道:“睡席子舒服多了!”D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说睡个席子竟然也感到是一种享受,竟然如此满足。街道上不断有车跑动,到黎明车更多,震得更凶,没睡公园那么安静。下雨天,流浪者就十分吃苦了。曾在公园亭内遇见的那位“北京厨师”,说是在旅社包了夫妻房的,可他今天竟到武梅的小摊上打杂来了,而且一吃过晚饭就到公园亭   19880730日,海口夜间陪一位河南姑娘去东湖公园玩,她上午跟我一同去市经委采访,听我提到公园睡觉接触流浪者的事,要求我夜间带她去玩。去后她对流浪者毫无兴趣,而是二人躲在角落里聊天。她来海南一个多月,在《园林》杂志干了一阵,大约是试用,不拿薪的,跑了出来,现在与《海南开发动态》联系。她说上午我的采访很是老练,她在旁一言未发,细心观摩,甚有所得。她脸上无什肉,我认为无女性魅力,但她说体重一百二十多斤,并反复说自己脸上肉太少,身上肉太多。她讲话带点乡音,听起来很别扭。一个有文化的人怎么能讲不好普通话,特别是女的。19880731日,海口昨夜在小吃摊上睡,先睡油布上,后发现有一席子空着无人用,乃展而用之。我自语道:“睡席子舒服多了!”D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说睡个席子竟然也感到是一种享受,竟然如此满足。街道上不断有车跑动,到黎明车更多,震得更凶,没睡公园那么安静。下雨天,流浪者就十分吃苦了。曾在公园亭内遇见的那位“北京厨师”,说是在旅社包了夫妻房的,可他今天竟到武梅的小摊上打杂来了,而且一吃过晚饭就到公园亭早上七点半送D上汽车,他将于九点乘船离开海口港前往广州然后再返江西。他说,我来的那天阿禽们刚走,这下会不会我刚走他们又恰好回来?

子里占位子睡觉去了。亭子内小雨天还勉强可睡,九曲桥上则不行了,连小雨也无法抵挡的。19880802日,海口早上七点半送D上汽车,他将于九点乘船离开海口港前往广州然后再返江西。他说,我来的那天阿禽们刚走,这下会不会我刚走他们又恰好回来?D走后,我就来编辑部上班。从此该一个人独自活动了。主编杨新包了一间客房,每月三百,供我和小周用,既办公,又睡觉。总算有个睡觉的地方。19880803日,海口近日常常要下些雨的,活动起来极不方便。下午阿曹、阿禽找上门来,果真是D刚走他们就来。他们在各县做扣子游戏挣了不少钱,阿曹挣了一千多,阿禽少些。到街上晚餐,由阿曹做东。阿禽交上王晓丹给我的信,王说我的《古钟》刊于《雨花》第八期,只用了五篇,砍下两篇,这太可惜。下雨了,大雨,他们去公园睡觉肯定不行的,让他们跟我一起睡。19880809日,海口本来今夜当修改《走向国际市场》一文,可是收到妹妹信,说我刚离家那些天,母亲天天流眼泪,勾起我强烈情思,真想一刻间飞到母亲身边,甚至想永不离母亲一步。深夜乃写散文《走出D走后,我就来编辑部上班。从此该一个人独自活动了。主编杨新包了一间客房,每月三百,供我和小周用,既办公,又睡觉。

总算有个睡觉的地方。

 

19880803深的山》,此间心潮如沸,多次泪流满面。19880810日,海口中午疯诗人请我吃饭,然后他去搭车,说启程回湖北。下午黄记者和湖北王氏来玩,说起疯诗人已走,黄说:他天天说走,天天不走。今天上午拉了我去车站,坚决要我出钱为他买船票,结果发现他身边还有一百多块钱。我说你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可以买船票?为什么一定要我给你买船票?他说他买了十套《金瓶梅》,拿到北京可赚钱。他四处讨钱做路费,其实目的是做生意。——我听了黄记者的话,大吃一惊甚至二惊,虽然我亲见他有三套金瓶梅,但不经黄记者指出,我哪会想这么多。这个骗子为什么这么会利用人家的善意来满足自己赚钱的欲望?以后决不理他了。日,海口

深的山》,此间心潮如沸,多次泪流满面。19880810日,海口中午疯诗人请我吃饭,然后他去搭车,说启程回湖北。下午黄记者和湖北王氏来玩,说起疯诗人已走,黄说:他天天说走,天天不走。今天上午拉了我去车站,坚决要我出钱为他买船票,结果发现他身边还有一百多块钱。我说你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可以买船票?为什么一定要我给你买船票?他说他买了十套《金瓶梅》,拿到北京可赚钱。他四处讨钱做路费,其实目的是做生意。——我听了黄记者的话,大吃一惊甚至二惊,虽然我亲见他有三套金瓶梅,但不经黄记者指出,我哪会想这么多。这个骗子为什么这么会利用人家的善意来满足自己赚钱的欲望?以后决不理他了。   近日常常要下些雨的,活动起来极不方便。

19880730日,海口夜间陪一位河南姑娘去东湖公园玩,她上午跟我一同去市经委采访,听我提到公园睡觉接触流浪者的事,要求我夜间带她去玩。去后她对流浪者毫无兴趣,而是二人躲在角落里聊天。她来海南一个多月,在《园林》杂志干了一阵,大约是试用,不拿薪的,跑了出来,现在与《海南开发动态》联系。她说上午我的采访很是老练,她在旁一言未发,细心观摩,甚有所得。她脸上无什肉,我认为无女性魅力,但她说体重一百二十多斤,并反复说自己脸上肉太少,身上肉太多。她讲话带点乡音,听起来很别扭。一个有文化的人怎么能讲不好普通话,特别是女的。19880731日,海口昨夜在小吃摊上睡,先睡油布上,后发现有一席子空着无人用,乃展而用之。我自语道:“睡席子舒服多了!”D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说睡个席子竟然也感到是一种享受,竟然如此满足。街道上不断有车跑动,到黎明车更多,震得更凶,没睡公园那么安静。下雨天,流浪者就十分吃苦了。曾在公园亭内遇见的那位“北京厨师”,说是在旅社包了夫妻房的,可他今天竟到武梅的小摊上打杂来了,而且一吃过晚饭就到公园亭

   下午阿曹、阿禽找上门来,果真是D刚走他们就来。他们在各县做扣子游戏挣了不少钱,阿曹挣了一千多,阿禽少些。

子里占位子睡觉去了。亭子内小雨天还勉强可睡,九曲桥上则不行了,连小雨也无法抵挡的。19880802日,海口早上七点半送D上汽车,他将于九点乘船离开海口港前往广州然后再返江西。他说,我来的那天阿禽们刚走,这下会不会我刚走他们又恰好回来?D走后,我就来编辑部上班。从此该一个人独自活动了。主编杨新包了一间客房,每月三百,供我和小周用,既办公,又睡觉。总算有个睡觉的地方。19880803日,海口近日常常要下些雨的,活动起来极不方便。下午阿曹、阿禽找上门来,果真是D刚走他们就来。他们在各县做扣子游戏挣了不少钱,阿曹挣了一千多,阿禽少些。到街上晚餐,由阿曹做东。阿禽交上王晓丹给我的信,王说我的《古钟》刊于《雨花》第八期,只用了五篇,砍下两篇,这太可惜。下雨了,大雨,他们去公园睡觉肯定不行的,让他们跟我一起睡。19880809日,海口本来今夜当修改《走向国际市场》一文,可是收到妹妹信,说我刚离家那些天,母亲天天流眼泪,勾起我强烈情思,真想一刻间飞到母亲身边,甚至想永不离母亲一步。深夜乃写散文《走出   子里占位子睡觉去了。亭子内小雨天还勉强可睡,九曲桥上则不行了,连小雨也无法抵挡的。19880802日,海口早上七点半送D上汽车,他将于九点乘船离开海口港前往广州然后再返江西。他说,我来的那天阿禽们刚走,这下会不会我刚走他们又恰好回来?D走后,我就来编辑部上班。从此该一个人独自活动了。主编杨新包了一间客房,每月三百,供我和小周用,既办公,又睡觉。总算有个睡觉的地方。19880803日,海口近日常常要下些雨的,活动起来极不方便。下午阿曹、阿禽找上门来,果真是D刚走他们就来。他们在各县做扣子游戏挣了不少钱,阿曹挣了一千多,阿禽少些。到街上晚餐,由阿曹做东。阿禽交上王晓丹给我的信,王说我的《古钟》刊于《雨花》第八期,只用了五篇,砍下两篇,这太可惜。下雨了,大雨,他们去公园睡觉肯定不行的,让他们跟我一起睡。19880809日,海口本来今夜当修改《走向国际市场》一文,可是收到妹妹信,说我刚离家那些天,母亲天天流眼泪,勾起我强烈情思,真想一刻间飞到母亲身边,甚至想永不离母亲一步。深夜乃写散文《走出到街上晚餐,由阿曹做东。阿禽交上王晓丹给我的信,王说我的《古钟》刊于《雨花》第八期,只用了五篇,砍下两篇,这太可惜。

深的山》,此间心潮如沸,多次泪流满面。19880810日,海口中午疯诗人请我吃饭,然后他去搭车,说启程回湖北。下午黄记者和湖北王氏来玩,说起疯诗人已走,黄说:他天天说走,天天不走。今天上午拉了我去车站,坚决要我出钱为他买船票,结果发现他身边还有一百多块钱。我说你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可以买船票?为什么一定要我给你买船票?他说他买了十套《金瓶梅》,拿到北京可赚钱。他四处讨钱做路费,其实目的是做生意。——我听了黄记者的话,大吃一惊甚至二惊,虽然我亲见他有三套金瓶梅,但不经黄记者指出,我哪会想这么多。这个骗子为什么这么会利用人家的善意来满足自己赚钱的欲望?以后决不理他了。   下雨了,大雨,他们去公园睡觉肯定不行的,让他们跟我一起睡。

19880730日,海口夜间陪一位河南姑娘去东湖公园玩,她上午跟我一同去市经委采访,听我提到公园睡觉接触流浪者的事,要求我夜间带她去玩。去后她对流浪者毫无兴趣,而是二人躲在角落里聊天。她来海南一个多月,在《园林》杂志干了一阵,大约是试用,不拿薪的,跑了出来,现在与《海南开发动态》联系。她说上午我的采访很是老练,她在旁一言未发,细心观摩,甚有所得。她脸上无什肉,我认为无女性魅力,但她说体重一百二十多斤,并反复说自己脸上肉太少,身上肉太多。她讲话带点乡音,听起来很别扭。一个有文化的人怎么能讲不好普通话,特别是女的。19880731日,海口昨夜在小吃摊上睡,先睡油布上,后发现有一席子空着无人用,乃展而用之。我自语道:“睡席子舒服多了!”D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说睡个席子竟然也感到是一种享受,竟然如此满足。街道上不断有车跑动,到黎明车更多,震得更凶,没睡公园那么安静。下雨天,流浪者就十分吃苦了。曾在公园亭内遇见的那位“北京厨师”,说是在旅社包了夫妻房的,可他今天竟到武梅的小摊上打杂来了,而且一吃过晚饭就到公园亭

 

深的山》,此间心潮如沸,多次泪流满面。19880810日,海口中午疯诗人请我吃饭,然后他去搭车,说启程回湖北。下午黄记者和湖北王氏来玩,说起疯诗人已走,黄说:他天天说走,天天不走。今天上午拉了我去车站,坚决要我出钱为他买船票,结果发现他身边还有一百多块钱。我说你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可以买船票?为什么一定要我给你买船票?他说他买了十套《金瓶梅》,拿到北京可赚钱。他四处讨钱做路费,其实目的是做生意。——我听了黄记者的话,大吃一惊甚至二惊,虽然我亲见他有三套金瓶梅,但不经黄记者指出,我哪会想这么多。这个骗子为什么这么会利用人家的善意来满足自己赚钱的欲望?以后决不理他了。

19880809日,海口

子里占位子睡觉去了。亭子内小雨天还勉强可睡,九曲桥上则不行了,连小雨也无法抵挡的。19880802日,海口早上七点半送D上汽车,他将于九点乘船离开海口港前往广州然后再返江西。他说,我来的那天阿禽们刚走,这下会不会我刚走他们又恰好回来?D走后,我就来编辑部上班。从此该一个人独自活动了。主编杨新包了一间客房,每月三百,供我和小周用,既办公,又睡觉。总算有个睡觉的地方。19880803日,海口近日常常要下些雨的,活动起来极不方便。下午阿曹、阿禽找上门来,果真是D刚走他们就来。他们在各县做扣子游戏挣了不少钱,阿曹挣了一千多,阿禽少些。到街上晚餐,由阿曹做东。阿禽交上王晓丹给我的信,王说我的《古钟》刊于《雨花》第八期,只用了五篇,砍下两篇,这太可惜。下雨了,大雨,他们去公园睡觉肯定不行的,让他们跟我一起睡。19880809日,海口本来今夜当修改《走向国际市场》一文,可是收到妹妹信,说我刚离家那些天,母亲天天流眼泪,勾起我强烈情思,真想一刻间飞到母亲身边,甚至想永不离母亲一步。深夜乃写散文《走出   本来今夜当修改《走向国际市场》一文,可是收到妹妹信,说我刚离家那些天,母亲天天流眼泪,勾起我强烈情思,真想一刻间飞到母亲身边,甚至想永不离母亲一步。深夜乃写散文《走出深的山》,此间心潮如沸,多次泪流满面。

深的山》,此间心潮如沸,多次泪流满面。19880810日,海口中午疯诗人请我吃饭,然后他去搭车,说启程回湖北。下午黄记者和湖北王氏来玩,说起疯诗人已走,黄说:他天天说走,天天不走。今天上午拉了我去车站,坚决要我出钱为他买船票,结果发现他身边还有一百多块钱。我说你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可以买船票?为什么一定要我给你买船票?他说他买了十套《金瓶梅》,拿到北京可赚钱。他四处讨钱做路费,其实目的是做生意。——我听了黄记者的话,大吃一惊甚至二惊,虽然我亲见他有三套金瓶梅,但不经黄记者指出,我哪会想这么多。这个骗子为什么这么会利用人家的善意来满足自己赚钱的欲望?以后决不理他了。 

子里占位子睡觉去了。亭子内小雨天还勉强可睡,九曲桥上则不行了,连小雨也无法抵挡的。19880802日,海口早上七点半送D上汽车,他将于九点乘船离开海口港前往广州然后再返江西。他说,我来的那天阿禽们刚走,这下会不会我刚走他们又恰好回来?D走后,我就来编辑部上班。从此该一个人独自活动了。主编杨新包了一间客房,每月三百,供我和小周用,既办公,又睡觉。总算有个睡觉的地方。19880803日,海口近日常常要下些雨的,活动起来极不方便。下午阿曹、阿禽找上门来,果真是D刚走他们就来。他们在各县做扣子游戏挣了不少钱,阿曹挣了一千多,阿禽少些。到街上晚餐,由阿曹做东。阿禽交上王晓丹给我的信,王说我的《古钟》刊于《雨花》第八期,只用了五篇,砍下两篇,这太可惜。下雨了,大雨,他们去公园睡觉肯定不行的,让他们跟我一起睡。19880809日,海口本来今夜当修改《走向国际市场》一文,可是收到妹妹信,说我刚离家那些天,母亲天天流眼泪,勾起我强烈情思,真想一刻间飞到母亲身边,甚至想永不离母亲一步。深夜乃写散文《走出19880810日,海口

中午疯诗人请我吃饭,然后他去搭车,说启程回湖北。下午黄记者和湖北王氏来玩,说起疯诗人已走,黄说:他天天说走,天天不走。今天上午拉了我去车站,坚决要我出钱为他买船票,结果发现他身边还有一百多块钱。我说你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可以买船票?为什么一定要我给你买船票?他说他买了十套《金瓶梅》,拿到北京可赚钱。

他四处讨钱做路费,其实目的是做生意。——我听了黄记者的话,大吃一惊甚至二惊,虽然我亲见他有三套金瓶梅,但不经黄记者指出,我哪会想这么多。这个骗子为什么这么会利用人家的善意来满足自己赚钱的欲望?以后决不理他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