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观赏法国印象派绘画展/宝宝日记  

2006-10-11 20:0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丰富色彩以及水天相接的海洋与天空瞬息万变的阳光、月光所得到的强烈而又微妙的色彩经验紧密相关。这种世世代代积累的色彩经验不但可以表现为艺术成就、语言成就,甚至可以内化为种族特征。印象派绘画产生在法国,蔓延到西班牙、意大利、美国、澳大利亚这些海洋国家,以及近代以来世界艺术创新往往首先发端于法国,乃是有着地理、气候原因以及与此相关的人种原因。我第一次体会到艺术的灵性和飘逸感,以及某种微妙的神秘感,就是得自印象派画家莫奈的《日出·印象》(那幅名作不在今天的展品中)。那天我翻开一本新的画册,港口的那轮太阳反射到天空薄云上的神秘而又飘袅的鲜艳红色,以及在水波上跳荡不息的那抹斑驳的光亮,让我顿生灵悟。我立时明白,艺术作品中最为宝贵的东西,不是那些借助写实手段老老实实地坚守在三维空间里的存在物,而是飘袅在写实物之上的那么一点微妙的灵气、那么一丝神秘的光彩。拿人来作比的话,艺术最珍贵的部分不是将人的眼睛画得多么写真,而是应该让人关注那双明亮的眼睛所憧憬的神秘的天国,以及天国回照在这双眼睛上的温柔的辉光。这一切都在画面之外,而艺术的真谛恰恰存在于文本之外,所有的文本都只是帮助读者、观众寻找和领会艺术真谛的媒介。今天所看到的五十一幅作品中,很多作品的光和色都非常奇妙。比如莫奈的《睡莲,晚间效果》、《蒙特戈依街道,巴黎,1878年6月30日节日》,雷诺阿的《躺着的裸女背影》,卡耶博特的《赛艇》,巴齐耶的《粉色的裙子》以及西斯莱等人的作品,都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尤其是莫奈的《睡莲,晚间效果》,那种在水面波心熊熊燃烧的神秘阳光,比《日出·印象》更加灼人心魄,也更能体现艺术的灵性和神奇魅力。看过原作之后再来翻阅画册,天哪,这些印刷品与原作的差距竟然如此巨大,它所损耗的恰恰是艺术中最宝贵最神秘的那一部分,最能启示读者寻找艺术真谛的那一部分。这真是太可惜了。我们这些平时只能看画册的人,如果还以为自己能够理解和鉴赏绘画,那至少是一种误会。今天观赏展览的人多得不行,简直是人山人海。每一幅作品
观赏法国印象派绘画展摩罗今天上午带宝宝去中国美术馆参观法国印象派画展。我因为害怕堵车和颠簸,平时极少参加文化艺术活动,可是为了宝宝能够看到最丰富的色彩、最生动的形象,以后拟多去美术馆看画展。我曾经专门去图书批发市场,企图寻找一种具有中文命名的色谱,以便让宝宝体会色彩的丰富性、层次感。可是我只找到了没有汉字命名、也没有观赏价值的印刷工艺色谱。昨天在电话中请教从事美术工作的吴凯翔,问他有没有我所要找的色谱,他说没有这种色谱,那些复杂的色彩都没有中文命名,而只能以百分比和代号命名之。我们讨论到汉语中有关色彩的词语实在太贫乏,比如只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少数几个表示色彩的词语,对于这几种色彩之间的过渡色彩就没法命名了。有时借助一些具体事物来刻意命名,难免弄得十分勉强,经常出现诸如土褐、土黄(须知每个地方的土其色彩都不一样)天蓝、海蓝(须知天和海每个时刻的色彩都不一样)等等不得要领的叫法,甚至出现了桔红、桔黄、银灰、银白这样模糊的说法,到底是红是黄、是灰是白已经无法说清楚。由此可以推测中华先民对色彩见识很少、经验很贫乏、感知很单一。进而推测他们的大脑神经处理不同颜色的机会很少,所以色彩感就不发达。为什么中国最主流的绘画作品是没有色彩的黑白水墨画(国画),就因为先民在色彩上很迟钝。中国先民对色彩的迟钝,可能跟他们的生存环境色彩单调有关。发源于黄土高原的中国人世世代代面对黄土地,所见识的主要颜色就是土地的黄色和物种有限的植物的绿色,再加上天空的蓝色。一心致力于从泥土中谋生存的先民们可能连天空的颜色及其与地面颜色的交错变化关系也没有充分研究,而只对与他们的物质生存息息相关的土地和植物(主要是农作物)的颜色印象深刻一些,所以他们形成了黑白相对的二原色观念,所谓国画,就是黑白二原色不同梯度的浓淡变化以特定的构图交错构成的。迄今我们知道在绘画上运用色彩最为丰富的是南欧的艺术家,这跟南欧先民在地中海气候条件中,从极其丰富的植物种类及其花、叶、皮、果所呈现的

观赏法国印象派绘画展摩罗今天上午带宝宝去中国美术馆参观法国印象派画展。我因为害怕堵车和颠簸,平时极少参加文化艺术活动,可是为了宝宝能够看到最丰富的色彩、最生动的形象,以后拟多去美术馆看画展。我曾经专门去图书批发市场,企图寻找一种具有中文命名的色谱,以便让宝宝体会色彩的丰富性、层次感。可是我只找到了没有汉字命名、也没有观赏价值的印刷工艺色谱。昨天在电话中请教从事美术工作的吴凯翔,问他有没有我所要找的色谱,他说没有这种色谱,那些复杂的色彩都没有中文命名,而只能以百分比和代号命名之。我们讨论到汉语中有关色彩的词语实在太贫乏,比如只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少数几个表示色彩的词语,对于这几种色彩之间的过渡色彩就没法命名了。有时借助一些具体事物来刻意命名,难免弄得十分勉强,经常出现诸如土褐、土黄(须知每个地方的土其色彩都不一样)天蓝、海蓝(须知天和海每个时刻的色彩都不一样)等等不得要领的叫法,甚至出现了桔红、桔黄、银灰、银白这样模糊的说法,到底是红是黄、是灰是白已经无法说清楚。由此可以推测中华先民对色彩见识很少、经验很贫乏、感知很单一。进而推测他们的大脑神经处理不同颜色的机会很少,所以色彩感就不发达。为什么中国最主流的绘画作品是没有色彩的黑白水墨画(国画),就因为先民在色彩上很迟钝。中国先民对色彩的迟钝,可能跟他们的生存环境色彩单调有关。发源于黄土高原的中国人世世代代面对黄土地,所见识的主要颜色就是土地的黄色和物种有限的植物的绿色,再加上天空的蓝色。一心致力于从泥土中谋生存的先民们可能连天空的颜色及其与地面颜色的交错变化关系也没有充分研究,而只对与他们的物质生存息息相关的土地和植物(主要是农作物)的颜色印象深刻一些,所以他们形成了黑白相对的二原色观念,所谓国画,就是黑白二原色不同梯度的浓淡变化以特定的构图交错构成的。迄今我们知道在绘画上运用色彩最为丰富的是南欧的艺术家,这跟南欧先民在地中海气候条件中,从极其丰富的植物种类及其花、叶、皮、果所呈现的观赏法国印象派绘画展

 

丰富色彩以及水天相接的海洋与天空瞬息万变的阳光、月光所得到的强烈而又微妙的色彩经验紧密相关。这种世世代代积累的色彩经验不但可以表现为艺术成就、语言成就,甚至可以内化为种族特征。印象派绘画产生在法国,蔓延到西班牙、意大利、美国、澳大利亚这些海洋国家,以及近代以来世界艺术创新往往首先发端于法国,乃是有着地理、气候原因以及与此相关的人种原因。我第一次体会到艺术的灵性和飘逸感,以及某种微妙的神秘感,就是得自印象派画家莫奈的《日出·印象》(那幅名作不在今天的展品中)。那天我翻开一本新的画册,港口的那轮太阳反射到天空薄云上的神秘而又飘袅的鲜艳红色,以及在水波上跳荡不息的那抹斑驳的光亮,让我顿生灵悟。我立时明白,艺术作品中最为宝贵的东西,不是那些借助写实手段老老实实地坚守在三维空间里的存在物,而是飘袅在写实物之上的那么一点微妙的灵气、那么一丝神秘的光彩。拿人来作比的话,艺术最珍贵的部分不是将人的眼睛画得多么写真,而是应该让人关注那双明亮的眼睛所憧憬的神秘的天国,以及天国回照在这双眼睛上的温柔的辉光。这一切都在画面之外,而艺术的真谛恰恰存在于文本之外,所有的文本都只是帮助读者、观众寻找和领会艺术真谛的媒介。今天所看到的五十一幅作品中,很多作品的光和色都非常奇妙。比如莫奈的《睡莲,晚间效果》、《蒙特戈依街道,巴黎,1878年6月30日节日》,雷诺阿的《躺着的裸女背影》,卡耶博特的《赛艇》,巴齐耶的《粉色的裙子》以及西斯莱等人的作品,都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尤其是莫奈的《睡莲,晚间效果》,那种在水面波心熊熊燃烧的神秘阳光,比《日出·印象》更加灼人心魄,也更能体现艺术的灵性和神奇魅力。看过原作之后再来翻阅画册,天哪,这些印刷品与原作的差距竟然如此巨大,它所损耗的恰恰是艺术中最宝贵最神秘的那一部分,最能启示读者寻找艺术真谛的那一部分。这真是太可惜了。我们这些平时只能看画册的人,如果还以为自己能够理解和鉴赏绘画,那至少是一种误会。今天观赏展览的人多得不行,简直是人山人海。每一幅作品

前面都拥挤着一大堆人。我抱着宝宝到处钻来钻去,经常将宝宝举高些让他越过人头看到作品。好容易遇到一幅观众较少的作品,我就慢慢提示宝宝是不是看见了画面中的什么什么之类。我跟宝宝一问一答,估计他大多能领会我的提示。宝宝很有兴致地参观了几十分钟,然后就对画外的东西感兴趣。有一回他无心关注我的提示,而是对那个画框指指点点,而且反复嗯嗯作声地要我注意画框的四个角,估计是被它繁复的造型和鲜艳的色彩所吸引。还有一回他抓着栏杆使劲摇晃,惹来馆内员工的批评。受到批评之后他就吵着要出去玩。作为全场最小的观众,他的所有表现在我看来都非常可爱。我也相信他的潜在收获甚至比大人的收获还要多。以后一方面要创造机会让宝宝多多接触、多多留心大自然中微妙的辉光与色彩,以及它们稍纵即逝的奇妙变化,同时也一定要让他多多欣赏画家们的原作而不是印刷品。20041013, 北京北小河边(注:法国印象派画展是2004中法文化年的重要内容,先后在中国北京、上海、香港展出。北京展出时间为10月11日至11月27日。文中宝宝年龄为1岁零10个月。) 

 

前面都拥挤着一大堆人。我抱着宝宝到处钻来钻去,经常将宝宝举高些让他越过人头看到作品。好容易遇到一幅观众较少的作品,我就慢慢提示宝宝是不是看见了画面中的什么什么之类。我跟宝宝一问一答,估计他大多能领会我的提示。宝宝很有兴致地参观了几十分钟,然后就对画外的东西感兴趣。有一回他无心关注我的提示,而是对那个画框指指点点,而且反复嗯嗯作声地要我注意画框的四个角,估计是被它繁复的造型和鲜艳的色彩所吸引。还有一回他抓着栏杆使劲摇晃,惹来馆内员工的批评。受到批评之后他就吵着要出去玩。作为全场最小的观众,他的所有表现在我看来都非常可爱。我也相信他的潜在收获甚至比大人的收获还要多。以后一方面要创造机会让宝宝多多接触、多多留心大自然中微妙的辉光与色彩,以及它们稍纵即逝的奇妙变化,同时也一定要让他多多欣赏画家们的原作而不是印刷品。20041013, 北京北小河边(注:法国印象派画展是2004中法文化年的重要内容,先后在中国北京、上海、香港展出。北京展出时间为10月11日至11月27日。文中宝宝年龄为1岁零10个月。)

今天上午带宝宝去中国美术馆参观法国印象派画展。我因为害怕堵车和颠簸,平时极少参加文化艺术活动,可是为了宝宝能够看到最丰富的色彩、最生动的形象,以后拟多去美术馆看画展。

前面都拥挤着一大堆人。我抱着宝宝到处钻来钻去,经常将宝宝举高些让他越过人头看到作品。好容易遇到一幅观众较少的作品,我就慢慢提示宝宝是不是看见了画面中的什么什么之类。我跟宝宝一问一答,估计他大多能领会我的提示。宝宝很有兴致地参观了几十分钟,然后就对画外的东西感兴趣。有一回他无心关注我的提示,而是对那个画框指指点点,而且反复嗯嗯作声地要我注意画框的四个角,估计是被它繁复的造型和鲜艳的色彩所吸引。还有一回他抓着栏杆使劲摇晃,惹来馆内员工的批评。受到批评之后他就吵着要出去玩。作为全场最小的观众,他的所有表现在我看来都非常可爱。我也相信他的潜在收获甚至比大人的收获还要多。以后一方面要创造机会让宝宝多多接触、多多留心大自然中微妙的辉光与色彩,以及它们稍纵即逝的奇妙变化,同时也一定要让他多多欣赏画家们的原作而不是印刷品。20041013, 北京北小河边(注:法国印象派画展是2004中法文化年的重要内容,先后在中国北京、上海、香港展出。北京展出时间为10月11日至11月27日。文中宝宝年龄为1岁零10个月。)我曾经专门去图书批发市场,企图寻找一种具有中文命名的色谱,以便让宝宝体会色彩的丰富性、层次感。可是我只找到了没有汉字命名、也没有观赏价值的印刷工艺色谱。昨天在电话中请教从事美术工作的吴凯翔,问他有没有我所要找的色谱,他说没有这种色谱,那些复杂的色彩都没有中文命名,而只能以百分比和代号命名之。我们讨论到汉语中有关色彩的词语实在太贫乏,比如只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少数几个表示色彩的词语,对于这几种色彩之间的过渡色彩就没法命名了。有时借助一些具体事物来刻意命名,难免弄得十分勉强,经常出现诸如土褐、土黄(须知每个地方的土其色彩都不一样)天蓝、海蓝(须知天和海每个时刻的色彩都不一样)等等不得要领的叫法,甚至出现了桔红、桔黄、银灰、银白这样模糊的说法,到底是红是黄、是灰是白已经无法说清楚。由此可以推测中华先民对色彩见识很少、经验很贫乏、感知很单一。进而推测他们的大脑神经处理不同颜色的机会很少,所以色彩感就不发达。为什么中国最主流的绘画作品是没有色彩的黑白水墨画(国画),就因为先民在色彩上很迟钝。

中国先民对色彩的迟钝,可能跟他们的生存环境色彩单调有关。发源于黄土高原的中国人世世代代面对黄土地,所见识的主要颜色就是土地的黄色和物种有限的植物的绿色,再加上天空的蓝色。一心致力于从泥土中谋生存的先民们可能连天空的颜色及其与地面颜色的交错变化关系也没有充分研究,而只对与他们的物质生存息息相关的土地和植物(主要是农作物)的颜色印象深刻一些,所以他们形成了黑白相对的二原色观念,所谓国画,就是黑白二原色不同梯度的浓淡变化以特定的构图交错构成的。

迄今我们知道在绘画上运用色彩最为丰富的是南欧的艺术家,这跟南欧先民在地中海气候条件中,从极其丰富的植物种类及其花、叶、皮、果所呈现的丰富色彩以及水天相接的海洋与天空瞬息万变的阳光、月光所得到的强烈而又微妙的色彩经验紧密相关。这种世世代代积累的色彩经验不但可以表现为艺术成就、语言成就,甚至可以内化为种族特征。印象派绘画产生在法国,蔓延到西班牙、意大利、美国、澳大利亚这些海洋国家,以及近代以来世界艺术创新往往首先发端于法国,乃是有着地理、气候原因以及与此相关的人种原因。

我第一次体会到艺术的灵性和飘逸感,以及某种微妙的神秘感,就是得自印象派画家莫奈的《日出·印象》(那幅名作不在今天的展品中)。那天我翻开一本新的画册,港口的那轮太阳反射到天空薄云上的神秘而又飘袅的鲜艳红色,以及在水波上跳荡不息的那抹斑驳的光亮,让我顿生灵悟。我立时明白,艺术作品中最为宝贵的东西,不是那些借助写实手段老老实实地坚守在三维空间里的存在物,而是飘袅在写实物之上的那么一点微妙的灵气、那么一丝神秘的光彩。拿人来作比的话,艺术最珍贵的部分不是将人的眼睛画得多么写真,而是应该让人关注那双明亮的眼睛所憧憬的神秘的天国,以及天国回照在这双眼睛上的温柔的辉光。这一切都在画面之外,而艺术的真谛恰恰存在于文本之外,所有的文本都只是帮助读者、观众寻找和领会艺术真谛的媒介。

今天所看到的五十一幅作品中,很多作品的光和色都非常奇妙。比如莫奈的《睡莲,晚间效果》、《蒙特戈依街道,巴黎,1878630日节日》,雷诺阿的《躺着的裸女背影》丰富色彩以及水天相接的海洋与天空瞬息万变的阳光、月光所得到的强烈而又微妙的色彩经验紧密相关。这种世世代代积累的色彩经验不但可以表现为艺术成就、语言成就,甚至可以内化为种族特征。印象派绘画产生在法国,蔓延到西班牙、意大利、美国、澳大利亚这些海洋国家,以及近代以来世界艺术创新往往首先发端于法国,乃是有着地理、气候原因以及与此相关的人种原因。我第一次体会到艺术的灵性和飘逸感,以及某种微妙的神秘感,就是得自印象派画家莫奈的《日出·印象》(那幅名作不在今天的展品中)。那天我翻开一本新的画册,港口的那轮太阳反射到天空薄云上的神秘而又飘袅的鲜艳红色,以及在水波上跳荡不息的那抹斑驳的光亮,让我顿生灵悟。我立时明白,艺术作品中最为宝贵的东西,不是那些借助写实手段老老实实地坚守在三维空间里的存在物,而是飘袅在写实物之上的那么一点微妙的灵气、那么一丝神秘的光彩。拿人来作比的话,艺术最珍贵的部分不是将人的眼睛画得多么写真,而是应该让人关注那双明亮的眼睛所憧憬的神秘的天国,以及天国回照在这双眼睛上的温柔的辉光。这一切都在画面之外,而艺术的真谛恰恰存在于文本之外,所有的文本都只是帮助读者、观众寻找和领会艺术真谛的媒介。今天所看到的五十一幅作品中,很多作品的光和色都非常奇妙。比如莫奈的《睡莲,晚间效果》、《蒙特戈依街道,巴黎,1878年6月30日节日》,雷诺阿的《躺着的裸女背影》,卡耶博特的《赛艇》,巴齐耶的《粉色的裙子》以及西斯莱等人的作品,都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尤其是莫奈的《睡莲,晚间效果》,那种在水面波心熊熊燃烧的神秘阳光,比《日出·印象》更加灼人心魄,也更能体现艺术的灵性和神奇魅力。看过原作之后再来翻阅画册,天哪,这些印刷品与原作的差距竟然如此巨大,它所损耗的恰恰是艺术中最宝贵最神秘的那一部分,最能启示读者寻找艺术真谛的那一部分。这真是太可惜了。我们这些平时只能看画册的人,如果还以为自己能够理解和鉴赏绘画,那至少是一种误会。今天观赏展览的人多得不行,简直是人山人海。每一幅作品,卡耶博特的《赛艇》,巴齐耶的《粉色的裙子》以及西斯莱等人的作品,都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尤其是莫奈的《睡莲,晚间效果》,那种在水面波心熊熊燃烧的神秘阳光,比《日出·印象》更加灼人心魄,也更能体现艺术的灵性和神奇魅力。

看过原作之后再来翻阅画册,天哪,这些印刷品与原作的差距竟然如此巨大,它所损耗的恰恰是艺术中最宝贵最神秘的那一部分,最能启示读者寻找艺术真谛的那一部分。这真是太可惜了。我们这些平时只能看画册的人,如果还以为自己能够理解和鉴赏绘画,那至少是一种误会。

丰富色彩以及水天相接的海洋与天空瞬息万变的阳光、月光所得到的强烈而又微妙的色彩经验紧密相关。这种世世代代积累的色彩经验不但可以表现为艺术成就、语言成就,甚至可以内化为种族特征。印象派绘画产生在法国,蔓延到西班牙、意大利、美国、澳大利亚这些海洋国家,以及近代以来世界艺术创新往往首先发端于法国,乃是有着地理、气候原因以及与此相关的人种原因。我第一次体会到艺术的灵性和飘逸感,以及某种微妙的神秘感,就是得自印象派画家莫奈的《日出·印象》(那幅名作不在今天的展品中)。那天我翻开一本新的画册,港口的那轮太阳反射到天空薄云上的神秘而又飘袅的鲜艳红色,以及在水波上跳荡不息的那抹斑驳的光亮,让我顿生灵悟。我立时明白,艺术作品中最为宝贵的东西,不是那些借助写实手段老老实实地坚守在三维空间里的存在物,而是飘袅在写实物之上的那么一点微妙的灵气、那么一丝神秘的光彩。拿人来作比的话,艺术最珍贵的部分不是将人的眼睛画得多么写真,而是应该让人关注那双明亮的眼睛所憧憬的神秘的天国,以及天国回照在这双眼睛上的温柔的辉光。这一切都在画面之外,而艺术的真谛恰恰存在于文本之外,所有的文本都只是帮助读者、观众寻找和领会艺术真谛的媒介。今天所看到的五十一幅作品中,很多作品的光和色都非常奇妙。比如莫奈的《睡莲,晚间效果》、《蒙特戈依街道,巴黎,1878年6月30日节日》,雷诺阿的《躺着的裸女背影》,卡耶博特的《赛艇》,巴齐耶的《粉色的裙子》以及西斯莱等人的作品,都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尤其是莫奈的《睡莲,晚间效果》,那种在水面波心熊熊燃烧的神秘阳光,比《日出·印象》更加灼人心魄,也更能体现艺术的灵性和神奇魅力。看过原作之后再来翻阅画册,天哪,这些印刷品与原作的差距竟然如此巨大,它所损耗的恰恰是艺术中最宝贵最神秘的那一部分,最能启示读者寻找艺术真谛的那一部分。这真是太可惜了。我们这些平时只能看画册的人,如果还以为自己能够理解和鉴赏绘画,那至少是一种误会。今天观赏展览的人多得不行,简直是人山人海。每一幅作品

今天观赏展览的人多得不行,简直是人山人海。每一幅作品前面都拥挤着一大堆人。我抱着宝宝到处钻来钻去,经常将宝宝举高些让他越过人头看到作品。好容易遇到一幅观众较少的作品,我就慢慢提示宝宝是不是看见了画面中的什么什么之类。我跟宝宝一问一答,估计他大多能领会我的提示。

观赏法国印象派绘画展摩罗今天上午带宝宝去中国美术馆参观法国印象派画展。我因为害怕堵车和颠簸,平时极少参加文化艺术活动,可是为了宝宝能够看到最丰富的色彩、最生动的形象,以后拟多去美术馆看画展。我曾经专门去图书批发市场,企图寻找一种具有中文命名的色谱,以便让宝宝体会色彩的丰富性、层次感。可是我只找到了没有汉字命名、也没有观赏价值的印刷工艺色谱。昨天在电话中请教从事美术工作的吴凯翔,问他有没有我所要找的色谱,他说没有这种色谱,那些复杂的色彩都没有中文命名,而只能以百分比和代号命名之。我们讨论到汉语中有关色彩的词语实在太贫乏,比如只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少数几个表示色彩的词语,对于这几种色彩之间的过渡色彩就没法命名了。有时借助一些具体事物来刻意命名,难免弄得十分勉强,经常出现诸如土褐、土黄(须知每个地方的土其色彩都不一样)天蓝、海蓝(须知天和海每个时刻的色彩都不一样)等等不得要领的叫法,甚至出现了桔红、桔黄、银灰、银白这样模糊的说法,到底是红是黄、是灰是白已经无法说清楚。由此可以推测中华先民对色彩见识很少、经验很贫乏、感知很单一。进而推测他们的大脑神经处理不同颜色的机会很少,所以色彩感就不发达。为什么中国最主流的绘画作品是没有色彩的黑白水墨画(国画),就因为先民在色彩上很迟钝。中国先民对色彩的迟钝,可能跟他们的生存环境色彩单调有关。发源于黄土高原的中国人世世代代面对黄土地,所见识的主要颜色就是土地的黄色和物种有限的植物的绿色,再加上天空的蓝色。一心致力于从泥土中谋生存的先民们可能连天空的颜色及其与地面颜色的交错变化关系也没有充分研究,而只对与他们的物质生存息息相关的土地和植物(主要是农作物)的颜色印象深刻一些,所以他们形成了黑白相对的二原色观念,所谓国画,就是黑白二原色不同梯度的浓淡变化以特定的构图交错构成的。迄今我们知道在绘画上运用色彩最为丰富的是南欧的艺术家,这跟南欧先民在地中海气候条件中,从极其丰富的植物种类及其花、叶、皮、果所呈现的宝宝很有兴致地参观了几十分钟,然后就对画外的东西感兴趣。有一回他无心关注我的提示,而是对那个画框指指点点,而且反复嗯嗯作声地要我注意画框的四个角,估计是被它繁复的造型和鲜艳的色彩所吸引。还有一回他抓着栏杆使劲摇晃,惹来馆内员工的批评。受到批评之后他就吵着要出去玩。作为全场最小的观众,他的所有表现在我看来都非常可爱。我也相信他的潜在收获甚至比大人的收获还要多。以后一方面要创造机会让宝宝多多接触、多多留心大自然中微妙的辉光与色彩,以及它们稍纵即逝的奇妙变化,同时也一定要让他多多欣赏画家们的原作而不是印刷品。

                             20041013, 北京北小河边

观赏法国印象派绘画展摩罗今天上午带宝宝去中国美术馆参观法国印象派画展。我因为害怕堵车和颠簸,平时极少参加文化艺术活动,可是为了宝宝能够看到最丰富的色彩、最生动的形象,以后拟多去美术馆看画展。我曾经专门去图书批发市场,企图寻找一种具有中文命名的色谱,以便让宝宝体会色彩的丰富性、层次感。可是我只找到了没有汉字命名、也没有观赏价值的印刷工艺色谱。昨天在电话中请教从事美术工作的吴凯翔,问他有没有我所要找的色谱,他说没有这种色谱,那些复杂的色彩都没有中文命名,而只能以百分比和代号命名之。我们讨论到汉语中有关色彩的词语实在太贫乏,比如只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少数几个表示色彩的词语,对于这几种色彩之间的过渡色彩就没法命名了。有时借助一些具体事物来刻意命名,难免弄得十分勉强,经常出现诸如土褐、土黄(须知每个地方的土其色彩都不一样)天蓝、海蓝(须知天和海每个时刻的色彩都不一样)等等不得要领的叫法,甚至出现了桔红、桔黄、银灰、银白这样模糊的说法,到底是红是黄、是灰是白已经无法说清楚。由此可以推测中华先民对色彩见识很少、经验很贫乏、感知很单一。进而推测他们的大脑神经处理不同颜色的机会很少,所以色彩感就不发达。为什么中国最主流的绘画作品是没有色彩的黑白水墨画(国画),就因为先民在色彩上很迟钝。中国先民对色彩的迟钝,可能跟他们的生存环境色彩单调有关。发源于黄土高原的中国人世世代代面对黄土地,所见识的主要颜色就是土地的黄色和物种有限的植物的绿色,再加上天空的蓝色。一心致力于从泥土中谋生存的先民们可能连天空的颜色及其与地面颜色的交错变化关系也没有充分研究,而只对与他们的物质生存息息相关的土地和植物(主要是农作物)的颜色印象深刻一些,所以他们形成了黑白相对的二原色观念,所谓国画,就是黑白二原色不同梯度的浓淡变化以特定的构图交错构成的。迄今我们知道在绘画上运用色彩最为丰富的是南欧的艺术家,这跟南欧先民在地中海气候条件中,从极其丰富的植物种类及其花、叶、皮、果所呈现的注:法国印象派画展是2004中法文化年的重要内容,先后在中国北京、上海、香港展出。北京展出时间为1011日至11前面都拥挤着一大堆人。我抱着宝宝到处钻来钻去,经常将宝宝举高些让他越过人头看到作品。好容易遇到一幅观众较少的作品,我就慢慢提示宝宝是不是看见了画面中的什么什么之类。我跟宝宝一问一答,估计他大多能领会我的提示。宝宝很有兴致地参观了几十分钟,然后就对画外的东西感兴趣。有一回他无心关注我的提示,而是对那个画框指指点点,而且反复嗯嗯作声地要我注意画框的四个角,估计是被它繁复的造型和鲜艳的色彩所吸引。还有一回他抓着栏杆使劲摇晃,惹来馆内员工的批评。受到批评之后他就吵着要出去玩。作为全场最小的观众,他的所有表现在我看来都非常可爱。我也相信他的潜在收获甚至比大人的收获还要多。以后一方面要创造机会让宝宝多多接触、多多留心大自然中微妙的辉光与色彩,以及它们稍纵即逝的奇妙变化,同时也一定要让他多多欣赏画家们的原作而不是印刷品。20041013, 北京北小河边(注:法国印象派画展是2004中法文化年的重要内容,先后在中国北京、上海、香港展出。北京展出时间为10月11日至11月27日。文中宝宝年龄为1岁零10个月。)27日。文中宝宝年龄为1岁零10个月。前面都拥挤着一大堆人。我抱着宝宝到处钻来钻去,经常将宝宝举高些让他越过人头看到作品。好容易遇到一幅观众较少的作品,我就慢慢提示宝宝是不是看见了画面中的什么什么之类。我跟宝宝一问一答,估计他大多能领会我的提示。宝宝很有兴致地参观了几十分钟,然后就对画外的东西感兴趣。有一回他无心关注我的提示,而是对那个画框指指点点,而且反复嗯嗯作声地要我注意画框的四个角,估计是被它繁复的造型和鲜艳的色彩所吸引。还有一回他抓着栏杆使劲摇晃,惹来馆内员工的批评。受到批评之后他就吵着要出去玩。作为全场最小的观众,他的所有表现在我看来都非常可爱。我也相信他的潜在收获甚至比大人的收获还要多。以后一方面要创造机会让宝宝多多接触、多多留心大自然中微妙的辉光与色彩,以及它们稍纵即逝的奇妙变化,同时也一定要让他多多欣赏画家们的原作而不是印刷品。20041013, 北京北小河边(注:法国印象派画展是2004中法文化年的重要内容,先后在中国北京、上海、香港展出。北京展出时间为10月11日至11月27日。文中宝宝年龄为1岁零10个月。)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