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吃人事件及其伦理难题/ 摩罗  

2006-10-10 11:21:56|  分类: 思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人事件及其伦理难题摩罗吃人是一件不好的事,这个结论大概没有谁会反对。可是,有一个吃人者为自己的吃人行为作出了理直气壮的辩护,这是人们平时不会想到的。大约80年代,一艘越南难民船遇上海难,在茫茫大海上无望地漂流。在面临大家一起饿死的残酷命运时,船上终于有人出面充当船霸,组织大家杀人为食。他们每天选定自己不喜欢的人,杀死供大家食用。这艘不幸的船只被人们救到安全地带是很多天以后的事情,这时已经有若干条人命葬身人腹,船上每一个幸免于难的人都成为了吃人者。当对船霸(也就是杀人首犯)追究法律责任时,杀人者说,如果不吃人,我们所有的人都只能饿死。因为吃人,还保住了这么多人重新回到了家中。难道我们还有别的办法挽救这些人的生命吗?我估计,听见这位杀人者的自我辩护,许多人都难免出现短时间的语塞,不知道如何应答。因为杀人者的质问里,隐含着一个伦理难题。在实在不能保证全体人员的生命时,是否可以放弃一部分人的生命,集中保证另一部分人的生命需求?是否可以牺牲一部分人的生命,用来服务于另一部分人的生命需求?实际上人类社会从来就是这样实行的。无论遇到什么灾荒,饿死的永远是老百姓,从来没有听说官员饿死的。即使是在艰苦卓绝的长途行军中,士兵们成批成批地累死饿死,

吃人事件及其伦理难题 

 管如此,至少杀活人吃之这是决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人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赞成这样的选择。至于死者的遗体,在诸如遇到海难、遇到1929年陕西大饥荒这样特殊的情况下可不可以吃?面对普遍“吃之”的历史事实,我们应该作出什么样的伦理反应?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一对夫妇被封闭在一个幽暗的空间里。当人们发现他们时,妻子已经死去,丈夫之所以依然活着,是因为啃吃了妻子的一条手臂。对于这位丈夫的行为,我们是否能够作出坚定果敢的评判?也许主张万物平等的人们可以说,西藏人以天葬的方式用死者遗体喂了老鹰,如果用来喂养急难中的人,是不是也可以理解?对于这样的发问,我只是感到困惑与无奈。 

   吃人是一件不好的事,这个结论大概没有谁会反对。可是,有一个吃人者为自己的吃人行为作出了理直气壮的辩护,这是人们平时不会想到的。大约80年代,一艘越南难民船遇上海难,在茫茫大海上无望地漂流。在面临大家一起饿死的残酷命运时,船上终于有人出面充当船霸,组织大家杀人为食。他们每天选定自己不喜欢的人,杀死供大家食用。这艘不幸的船只被人们救到安全地带是很多天以后的事情,这时已经有若干条人命葬身人腹,船上每一个幸免于难的人都成为了吃人者。当对船霸(也就是杀人首犯)追究法律责任时,杀人者说,如果不吃人,我们所有的人都只能饿死。因为吃人,还保住了这么多人重新回到了家中。难道我们还有别的办法挽救这些人的生命吗?

我估计,听见这位杀人者的自我辩护,许多人都难免出现短时间的语塞,不知道如何应答。因为杀人者的质问里,隐含着一个伦理难题。在实在不能保证全体人员的生命时,是否可以放弃一部分人的生命,集中保证另一部分人的生命需求?是否可以牺牲一部分人的生命,用来服务于另一部分人的生命需求?实际上人类社会从来就是这样实行的。无论遇到什么灾荒,饿死的永远是老百姓,从来没有听说官员饿死的。即使是在艰苦卓绝的长途行军中,士兵们成批成批地累死饿死,长官们却可以一边行军一边养好肺结核这样复杂的病(这种病在管如此,至少杀活人吃之这是决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人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赞成这样的选择。至于死者的遗体,在诸如遇到海难、遇到1929年陕西大饥荒这样特殊的情况下可不可以吃?面对普遍“吃之”的历史事实,我们应该作出什么样的伦理反应?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一对夫妇被封闭在一个幽暗的空间里。当人们发现他们时,妻子已经死去,丈夫之所以依然活着,是因为啃吃了妻子的一条手臂。对于这位丈夫的行为,我们是否能够作出坚定果敢的评判?也许主张万物平等的人们可以说,西藏人以天葬的方式用死者遗体喂了老鹰,如果用来喂养急难中的人,是不是也可以理解?对于这样的发问,我只是感到困惑与无奈。20世纪30年代还基本上是不治之症)。可是,人类的伦理规范,所表达的常常是人类对于自己和社会的理想,它对社会现实中灭绝人性的现象起着批判与遏止的作用。如果以伦理的名义公然鼓励牺牲一部分人的生命,用以服务于另一部分人的欲望和需求,人类也许就要重新退回到弱肉强食的丛林状态。所以,对于越南遇难海船上杀活人食用的事件,无论如何不能得到伦理的鼓励。

管如此,至少杀活人吃之这是决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人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赞成这样的选择。至于死者的遗体,在诸如遇到海难、遇到1929年陕西大饥荒这样特殊的情况下可不可以吃?面对普遍“吃之”的历史事实,我们应该作出什么样的伦理反应?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一对夫妇被封闭在一个幽暗的空间里。当人们发现他们时,妻子已经死去,丈夫之所以依然活着,是因为啃吃了妻子的一条手臂。对于这位丈夫的行为,我们是否能够作出坚定果敢的评判?也许主张万物平等的人们可以说,西藏人以天葬的方式用死者遗体喂了老鹰,如果用来喂养急难中的人,是不是也可以理解?对于这样的发问,我只是感到困惑与无奈。有时候,面对过于复杂的、一时难于理清头绪的人文事件,伦理宁愿沉默也万不可轻易鼓励。宁愿显得尴尬而又无奈也不可故作果断。

有一对农村夫妇,为了给管如此,至少杀活人吃之这是决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人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赞成这样的选择。至于死者的遗体,在诸如遇到海难、遇到1929年陕西大饥荒这样特殊的情况下可不可以吃?面对普遍“吃之”的历史事实,我们应该作出什么样的伦理反应?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一对夫妇被封闭在一个幽暗的空间里。当人们发现他们时,妻子已经死去,丈夫之所以依然活着,是因为啃吃了妻子的一条手臂。对于这位丈夫的行为,我们是否能够作出坚定果敢的评判?也许主张万物平等的人们可以说,西藏人以天葬的方式用死者遗体喂了老鹰,如果用来喂养急难中的人,是不是也可以理解?对于这样的发问,我只是感到困惑与无奈。45岁的女儿治病,几乎倾家荡产。可是女儿的生命依然没有挽救过来。这对夫妇把命运的残酷理解为女儿的责任,于是烹吃了女儿的遗体以求得心理平衡。事情披露以后,做父亲的说:人财两空,我实在气得不行。面对这一事件,法律也感到无奈。因为中国法律没有规定烹吃死者的遗体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人类发展到20世纪,对于吃人和烹吃遗体都缺乏心理准备,所以连法律也没有为此准备一个说法、一种惩罚。

吃人事件及其伦理难题摩罗吃人是一件不好的事,这个结论大概没有谁会反对。可是,有一个吃人者为自己的吃人行为作出了理直气壮的辩护,这是人们平时不会想到的。大约80年代,一艘越南难民船遇上海难,在茫茫大海上无望地漂流。在面临大家一起饿死的残酷命运时,船上终于有人出面充当船霸,组织大家杀人为食。他们每天选定自己不喜欢的人,杀死供大家食用。这艘不幸的船只被人们救到安全地带是很多天以后的事情,这时已经有若干条人命葬身人腹,船上每一个幸免于难的人都成为了吃人者。当对船霸(也就是杀人首犯)追究法律责任时,杀人者说,如果不吃人,我们所有的人都只能饿死。因为吃人,还保住了这么多人重新回到了家中。难道我们还有别的办法挽救这些人的生命吗?我估计,听见这位杀人者的自我辩护,许多人都难免出现短时间的语塞,不知道如何应答。因为杀人者的质问里,隐含着一个伦理难题。在实在不能保证全体人员的生命时,是否可以放弃一部分人的生命,集中保证另一部分人的生命需求?是否可以牺牲一部分人的生命,用来服务于另一部分人的生命需求?实际上人类社会从来就是这样实行的。无论遇到什么灾荒,饿死的永远是老百姓,从来没有听说官员饿死的。即使是在艰苦卓绝的长途行军中,士兵们成批成批地累死饿死,

法律无奈的事情可以交给伦理,伦理无奈的事情可以交给哲学和宗教,哲学和宗教依然无奈的事情可以交给困惑中的思考。总之,不可草率地下结论。

尽管如此,至少杀活人吃之这是决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人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赞成这样的选择。至于死者的遗体,在诸如遇到海难、遇到1929年陕西大饥荒这样特殊的情况下可不可以吃?面对普遍“吃之”的历史事实,我们应该作出什么样的伦理反应?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一对夫妇被封闭在一个幽暗的空间里。当人们发现他们时,妻子已经死去,丈夫之所以依然活着,是因为啃吃了妻子的一条手臂。对于这位丈夫的行为,我们是否能够作出坚定果敢的评判?也许主张万物平等的人们可以说,西藏人以天葬的方式用死者遗体喂了老鹰,如果用来喂养急难中的人,是不是也可以理解?对于这样的发问,我只是感到困惑与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