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中美轮胎特保案与自由市场的…  

2009-09-14 08:31:00|  分类: 思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产的),也就是说,占世界人口总数三分之二的亚洲人,生产者世界上五分之四的产品。欧洲人、非洲人、美洲人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他们所生产的产品也只有全世界的五分之一,欧洲人在经济上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2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西班牙统治美洲之后,积极倾销西班牙产品。可是中国的产品与欧洲的相比,质量好,价格便宜,消费者极为欢迎。1594年,派驻秘鲁的西班牙总督向西班牙当局抱怨说,中国商品如此便宜,西班牙商品如此昂贵,人们既然可以用25比索买到中国丝绸送给他的太太,我怎么能强迫他非得花200比索买西班牙丝绸呢?这个总督对于西班牙政府市场垄断的行为颇为抱怨。(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2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英国政府的市场垄断行为更加坚决。当时印度纺织品也是价廉物美,在英国市场非常受欢迎,那种色泽鲜艳的印花棉布远远优于英国的产品。英国政府不是鼓励本国工厂通过跟印度产品竞争提高工艺和生产力,而是颁布禁令,完全禁止印度纺织品的进口。(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3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与此同时,法国也颁布禁令,禁止进口印度和中国的纺织品。有一位法国商人,甚至鼓励法国人在大街上将妇女们所穿的印度衣服剥光,他可以为此奖赏五百块钱。(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3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由此可见,欧洲人为了排斥亚洲产品,保护民族工业,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时候,中国和印度的商人、学者、政客都没有想到要制造一个自由市场意识形态,到国外去给那些官员、商人和消费者洗脑,用以拓展自己的市场,维护自己的商业权利。 欧洲人却不一样,他们比亚洲人更善于借助意识形态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当他们通过抢劫积累了原始资本之后,当他们因为欧洲内部的竞争而发展了机械化生产之后,他们的生产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迅速超过了亚洲。 这时候他们完全变换了一副面孔,时时拿自由市场理论说事,你要是不让他随心所欲地倾销商品,他就给你扣上反对自由市场的大帽子。要是你对大帽子不在意,他就派军舰来炮击你,派飞机来轰炸你,甚至像今天的美国这样,在全世界星罗棋布地搞上几百个军事基地,时时监督你威胁你。 英国通过机械化生产提高生产力之后,全世界都必须买他的产品,印度更是他的聚宝盆。印度手工产业在他们的冲击下,迅速土崩瓦解,印度人因为卖不出产品而民不

聊生,以至于那个干瘦的老头甘地先生不得不手摇纺纱机,号召印度人民团结起来,跟那个邪恶的殖民国家和邪恶的自由市场理论相对抗。 中国的遭遇跟印度颇为相近。我们知道鸦片战争的起因,第一是英国为了倾销毒品,第二是为了倾销其他消费品,他们不惜兵戎相见来打开中国的市场,逼迫中国人就范。 他们从武装贸易到武装倾销,其姿态、其目的、其手段都没有变化,却自己美其名曰“自由贸易”、“自由市场”。这些受害的国家和生产者,谁都没有“不贸易”、“不市场”的自由,可是他们却给自己虚构了“自由”贸易、“自由”市场的道德优势。 在最近两年的金融危机中,一位中国官员壮着胆子说,西方人已经失去了道德优势。这简直是个大笑话,西方人从来就没有道德优势,何以直到今天才“失去”道德优势? 可见我们中国人被他们“自由市场”等等道德面纱欺骗了多久,可见我们在这个以枪炮和军事基地统治世界、奴役万民的种族面前跪伏了多久! 奥巴马制造轮胎特保案两天之后,中国政府宣布,将对美国进口的部分汽车和肉鸡展开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这个以牙还牙的举措说明中国政府已经从“市场经济”的金科玉律中清醒过来了。 但愿中国的经济学家不要再照着西方经济学的教科书说话,不要永远做书呆子,而能够从轮胎特保案等经济现实中,看穿自由市场学说的真相。 该是中国人明白过来的时候了。9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对中国轮胎征收惩罚性关税的文件,此一中美贸易摩擦事件被称为轮胎特保案。

金融危机以来,各国都在强调自由贸易的重要性,要求大家不要搞贸易保护主义。西方国家是自由贸易以及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发明者,又在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希望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为他们的经济危机承担更多的责任,所以他们的喊叫声格外响亮。

可是,美国在投入七千亿美元挽救金融危机的时候,明确规定这笔救市资金不可用于购买外国钢材,只能购买美国钢材,这是明显违背自由市场原则的。

9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对中国轮胎征收惩罚性关税的文件,此一中美贸易摩擦事件被称为轮胎特保案。 金融危机以来,各国都在强调自由贸易的重要性,要求大家不要搞贸易保护主义。西方国家是自由贸易以及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发明者,又在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希望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为他们的经济危机承担更多的责任,所以他们的喊叫声格外响亮。 可是,美国在投入七千亿美元挽救金融危机的时候,明确规定这笔救市资金不可用于购买外国钢材,只能购买美国钢材,这是明显违背自由市场原则的。 这回中美轮胎特保案,更是公然对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原则的破坏。 我们知道,自由市场学说自从诞生以来。被英美体系即盎格鲁撒克逊种族提高到宗教层面,好像是个至高无上的法宝。可是,美国为什么在遭遇重大经济危机时,偏偏要公然破坏这个法宝呢? 其实,创造了市场经济学说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并不真的信奉这个学说。他们的决策者尤其具有驾驭任何学说的胸怀,任何学说只有对他们有利时他们才奉行之,一旦对他们有任何一丝不利之处,他们马上弃之如敝屣。 当中国学者普遍信奉自由市场的时候,盎格鲁撒克逊的战略家和政治家非常明白地只拿它“说事”,无论用之弃之,都是作为维护自己利益的工具。 在荷兰掌握海上运输霸权的时代,他们拥有欧洲航海吨位的四分之三,英国的航运能力如果按照自由市场原则与之竞争,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可是,如果航运能力无从发育,英国的海上霸主战略目标就永远不可能实现。所以,航运的竞争成为英国的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时,英国政府果断地发布了禁海令,不但不允许荷兰船只进入英国港口,也不允许任何其他国家的船只承运英国的货物。无论进港出港,英国的码头只能见到英国的船只。 可是英国的航运能力毕竟有限,在禁海令之初,英国的能力不足以承运来自远洋国家的全部进口货物,怎么办? 英国规定,那些远洋货物可以由其他国家的船队运送到法国港口,然后卸货,然后装上英国的船只,由英国船只运送到英国港口——虽然这会大大提高成本,可是与战略目标相比,这是小事。 对于“自由市场”原则而言,英国这样的政策太倒行逆施。可是为了维护英国的国家利益,这个领域就不再讲什么“自由市场”了。既然不讲自由市场,那就不存在什么倒行逆施了。 在欧洲人大肆进行殖民掠夺的初期,他们的经济水平、生产能力都远不如亚洲富庶地区。一位美国学者指出,1775年,亚洲生产着世界上约80%的产品(主要是中国人和印度人生这回中美轮胎特保案,更是公然对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原则的破坏。

我们知道,自由市场学说自从诞生以来。被英美体系即盎格鲁撒克逊种族提高到宗教层面,好像是个至高无上的法宝。可是,美国为什么在遭遇重大经济危机时,偏偏要公然破坏这个法宝呢?

其实,创造了市场经济学说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并不真的信奉这个学说。他们的决策者尤其具有驾驭任何学说的胸怀,任何学说只有对他们有利时他们才奉行之,一旦对他们有任何一丝不利之处,他们马上弃之如敝屣。

当中国学者普遍信奉自由市场的时候,盎格鲁撒克逊的战略家和政治家非常明白地只拿它“说事”,无论用之弃之,都是作为维护自己利益的工具。

在荷兰掌握海上运输霸权的时代,他们拥有欧洲航海吨位的四分之三,英国的航运能力如果按照自由市场原则与之竞争,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可是,如果航运能力无从发育,英国的海上霸主战略目标就永远不可能实现。所以,航运的竞争成为英国的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时,英国政府果断地发布了禁海令,不但不允许荷兰船只进入英国港口,也不允许任何其他国家的船只承运英国的货物。无论进港出港,英国的码头只能见到英国的船只。

产的),也就是说,占世界人口总数三分之二的亚洲人,生产者世界上五分之四的产品。欧洲人、非洲人、美洲人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他们所生产的产品也只有全世界的五分之一,欧洲人在经济上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2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西班牙统治美洲之后,积极倾销西班牙产品。可是中国的产品与欧洲的相比,质量好,价格便宜,消费者极为欢迎。1594年,派驻秘鲁的西班牙总督向西班牙当局抱怨说,中国商品如此便宜,西班牙商品如此昂贵,人们既然可以用25比索买到中国丝绸送给他的太太,我怎么能强迫他非得花200比索买西班牙丝绸呢?这个总督对于西班牙政府市场垄断的行为颇为抱怨。(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2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英国政府的市场垄断行为更加坚决。当时印度纺织品也是价廉物美,在英国市场非常受欢迎,那种色泽鲜艳的印花棉布远远优于英国的产品。英国政府不是鼓励本国工厂通过跟印度产品竞争提高工艺和生产力,而是颁布禁令,完全禁止印度纺织品的进口。(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3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与此同时,法国也颁布禁令,禁止进口印度和中国的纺织品。有一位法国商人,甚至鼓励法国人在大街上将妇女们所穿的印度衣服剥光,他可以为此奖赏五百块钱。(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3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由此可见,欧洲人为了排斥亚洲产品,保护民族工业,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时候,中国和印度的商人、学者、政客都没有想到要制造一个自由市场意识形态,到国外去给那些官员、商人和消费者洗脑,用以拓展自己的市场,维护自己的商业权利。 欧洲人却不一样,他们比亚洲人更善于借助意识形态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当他们通过抢劫积累了原始资本之后,当他们因为欧洲内部的竞争而发展了机械化生产之后,他们的生产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迅速超过了亚洲。 这时候他们完全变换了一副面孔,时时拿自由市场理论说事,你要是不让他随心所欲地倾销商品,他就给你扣上反对自由市场的大帽子。要是你对大帽子不在意,他就派军舰来炮击你,派飞机来轰炸你,甚至像今天的美国这样,在全世界星罗棋布地搞上几百个军事基地,时时监督你威胁你。 英国通过机械化生产提高生产力之后,全世界都必须买他的产品,印度更是他的聚宝盆。印度手工产业在他们的冲击下,迅速土崩瓦解,印度人因为卖不出产品而民不可是英国的航运能力毕竟有限,在禁海令之初,英国的能力不足以承运来自远洋国家的全部进口货物,怎么办?

英国规定,那些远洋货物可以由其他国家的船队运送到法国港口,然后卸货,然后装上英国的船只,由英国船只运送到英国港口——虽然这会大大提高成本,可是与战略目标相比,这是小事。

产的),也就是说,占世界人口总数三分之二的亚洲人,生产者世界上五分之四的产品。欧洲人、非洲人、美洲人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他们所生产的产品也只有全世界的五分之一,欧洲人在经济上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2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西班牙统治美洲之后,积极倾销西班牙产品。可是中国的产品与欧洲的相比,质量好,价格便宜,消费者极为欢迎。1594年,派驻秘鲁的西班牙总督向西班牙当局抱怨说,中国商品如此便宜,西班牙商品如此昂贵,人们既然可以用25比索买到中国丝绸送给他的太太,我怎么能强迫他非得花200比索买西班牙丝绸呢?这个总督对于西班牙政府市场垄断的行为颇为抱怨。(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2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英国政府的市场垄断行为更加坚决。当时印度纺织品也是价廉物美,在英国市场非常受欢迎,那种色泽鲜艳的印花棉布远远优于英国的产品。英国政府不是鼓励本国工厂通过跟印度产品竞争提高工艺和生产力,而是颁布禁令,完全禁止印度纺织品的进口。(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3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与此同时,法国也颁布禁令,禁止进口印度和中国的纺织品。有一位法国商人,甚至鼓励法国人在大街上将妇女们所穿的印度衣服剥光,他可以为此奖赏五百块钱。(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3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由此可见,欧洲人为了排斥亚洲产品,保护民族工业,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时候,中国和印度的商人、学者、政客都没有想到要制造一个自由市场意识形态,到国外去给那些官员、商人和消费者洗脑,用以拓展自己的市场,维护自己的商业权利。 欧洲人却不一样,他们比亚洲人更善于借助意识形态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当他们通过抢劫积累了原始资本之后,当他们因为欧洲内部的竞争而发展了机械化生产之后,他们的生产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迅速超过了亚洲。 这时候他们完全变换了一副面孔,时时拿自由市场理论说事,你要是不让他随心所欲地倾销商品,他就给你扣上反对自由市场的大帽子。要是你对大帽子不在意,他就派军舰来炮击你,派飞机来轰炸你,甚至像今天的美国这样,在全世界星罗棋布地搞上几百个军事基地,时时监督你威胁你。 英国通过机械化生产提高生产力之后,全世界都必须买他的产品,印度更是他的聚宝盆。印度手工产业在他们的冲击下,迅速土崩瓦解,印度人因为卖不出产品而民不

对于“自由市场”原则而言,英国这样的政策太倒行逆施。可是为了维护英国的国家利益,这个领域就不再讲什么“自由市场”了。既然不讲自由市场,那就不存在什么倒行逆施了。

9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对中国轮胎征收惩罚性关税的文件,此一中美贸易摩擦事件被称为轮胎特保案。 金融危机以来,各国都在强调自由贸易的重要性,要求大家不要搞贸易保护主义。西方国家是自由贸易以及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发明者,又在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希望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为他们的经济危机承担更多的责任,所以他们的喊叫声格外响亮。 可是,美国在投入七千亿美元挽救金融危机的时候,明确规定这笔救市资金不可用于购买外国钢材,只能购买美国钢材,这是明显违背自由市场原则的。 这回中美轮胎特保案,更是公然对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原则的破坏。 我们知道,自由市场学说自从诞生以来。被英美体系即盎格鲁撒克逊种族提高到宗教层面,好像是个至高无上的法宝。可是,美国为什么在遭遇重大经济危机时,偏偏要公然破坏这个法宝呢? 其实,创造了市场经济学说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并不真的信奉这个学说。他们的决策者尤其具有驾驭任何学说的胸怀,任何学说只有对他们有利时他们才奉行之,一旦对他们有任何一丝不利之处,他们马上弃之如敝屣。 当中国学者普遍信奉自由市场的时候,盎格鲁撒克逊的战略家和政治家非常明白地只拿它“说事”,无论用之弃之,都是作为维护自己利益的工具。 在荷兰掌握海上运输霸权的时代,他们拥有欧洲航海吨位的四分之三,英国的航运能力如果按照自由市场原则与之竞争,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可是,如果航运能力无从发育,英国的海上霸主战略目标就永远不可能实现。所以,航运的竞争成为英国的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时,英国政府果断地发布了禁海令,不但不允许荷兰船只进入英国港口,也不允许任何其他国家的船只承运英国的货物。无论进港出港,英国的码头只能见到英国的船只。 可是英国的航运能力毕竟有限,在禁海令之初,英国的能力不足以承运来自远洋国家的全部进口货物,怎么办? 英国规定,那些远洋货物可以由其他国家的船队运送到法国港口,然后卸货,然后装上英国的船只,由英国船只运送到英国港口——虽然这会大大提高成本,可是与战略目标相比,这是小事。 对于“自由市场”原则而言,英国这样的政策太倒行逆施。可是为了维护英国的国家利益,这个领域就不再讲什么“自由市场”了。既然不讲自由市场,那就不存在什么倒行逆施了。 在欧洲人大肆进行殖民掠夺的初期,他们的经济水平、生产能力都远不如亚洲富庶地区。一位美国学者指出,1775年,亚洲生产着世界上约80%的产品(主要是中国人和印度人生在欧洲人大肆进行殖民掠夺的初期,他们的经济水平、生产能力都远不如亚洲富庶地区。一位美国学者指出,1775年,亚洲生产着世界上约80%的产品(主要是中国人和印度人生产的),也就是说,占世界人口总数三分之二的亚洲人,生产者世界上五分之四的产品。欧洲人、非洲人、美洲人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他们所生产的产品也只有全世界的五分之一,欧洲人在经济上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2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产的),也就是说,占世界人口总数三分之二的亚洲人,生产者世界上五分之四的产品。欧洲人、非洲人、美洲人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他们所生产的产品也只有全世界的五分之一,欧洲人在经济上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2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西班牙统治美洲之后,积极倾销西班牙产品。可是中国的产品与欧洲的相比,质量好,价格便宜,消费者极为欢迎。1594年,派驻秘鲁的西班牙总督向西班牙当局抱怨说,中国商品如此便宜,西班牙商品如此昂贵,人们既然可以用25比索买到中国丝绸送给他的太太,我怎么能强迫他非得花200比索买西班牙丝绸呢?这个总督对于西班牙政府市场垄断的行为颇为抱怨。(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2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英国政府的市场垄断行为更加坚决。当时印度纺织品也是价廉物美,在英国市场非常受欢迎,那种色泽鲜艳的印花棉布远远优于英国的产品。英国政府不是鼓励本国工厂通过跟印度产品竞争提高工艺和生产力,而是颁布禁令,完全禁止印度纺织品的进口。(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3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与此同时,法国也颁布禁令,禁止进口印度和中国的纺织品。有一位法国商人,甚至鼓励法国人在大街上将妇女们所穿的印度衣服剥光,他可以为此奖赏五百块钱。(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3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由此可见,欧洲人为了排斥亚洲产品,保护民族工业,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时候,中国和印度的商人、学者、政客都没有想到要制造一个自由市场意识形态,到国外去给那些官员、商人和消费者洗脑,用以拓展自己的市场,维护自己的商业权利。 欧洲人却不一样,他们比亚洲人更善于借助意识形态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当他们通过抢劫积累了原始资本之后,当他们因为欧洲内部的竞争而发展了机械化生产之后,他们的生产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迅速超过了亚洲。 这时候他们完全变换了一副面孔,时时拿自由市场理论说事,你要是不让他随心所欲地倾销商品,他就给你扣上反对自由市场的大帽子。要是你对大帽子不在意,他就派军舰来炮击你,派飞机来轰炸你,甚至像今天的美国这样,在全世界星罗棋布地搞上几百个军事基地,时时监督你威胁你。 英国通过机械化生产提高生产力之后,全世界都必须买他的产品,印度更是他的聚宝盆。印度手工产业在他们的冲击下,迅速土崩瓦解,印度人因为卖不出产品而民不西班牙统治美洲之后,积极倾销西班牙产品。可是中国的产品与欧洲的相比,质量好,价格便宜,消费者极为欢迎。1594年,派驻秘鲁的西班牙总督向西班牙当局抱怨说,中国商品如此便宜,西班牙商品如此昂贵,人们既然可以用25比索买到中国丝绸送给他的太太,我怎么能强迫他非得花200比索买西班牙丝绸呢?这个总督对于西班牙政府市场垄断的行为颇为抱怨。(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2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英国政府的市场垄断行为更加坚决。当时印度纺织品也是价廉物美,在英国市场非常受欢迎,那种色泽鲜艳的印花棉布远远优于英国的产品。英国政府不是鼓励本国工厂通过跟印度产品竞争提高工艺和生产力,而是颁布禁令,完全禁止印度纺织品的进口。(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3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产的),也就是说,占世界人口总数三分之二的亚洲人,生产者世界上五分之四的产品。欧洲人、非洲人、美洲人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他们所生产的产品也只有全世界的五分之一,欧洲人在经济上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2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西班牙统治美洲之后,积极倾销西班牙产品。可是中国的产品与欧洲的相比,质量好,价格便宜,消费者极为欢迎。1594年,派驻秘鲁的西班牙总督向西班牙当局抱怨说,中国商品如此便宜,西班牙商品如此昂贵,人们既然可以用25比索买到中国丝绸送给他的太太,我怎么能强迫他非得花200比索买西班牙丝绸呢?这个总督对于西班牙政府市场垄断的行为颇为抱怨。(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2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英国政府的市场垄断行为更加坚决。当时印度纺织品也是价廉物美,在英国市场非常受欢迎,那种色泽鲜艳的印花棉布远远优于英国的产品。英国政府不是鼓励本国工厂通过跟印度产品竞争提高工艺和生产力,而是颁布禁令,完全禁止印度纺织品的进口。(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3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与此同时,法国也颁布禁令,禁止进口印度和中国的纺织品。有一位法国商人,甚至鼓励法国人在大街上将妇女们所穿的印度衣服剥光,他可以为此奖赏五百块钱。(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3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由此可见,欧洲人为了排斥亚洲产品,保护民族工业,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时候,中国和印度的商人、学者、政客都没有想到要制造一个自由市场意识形态,到国外去给那些官员、商人和消费者洗脑,用以拓展自己的市场,维护自己的商业权利。 欧洲人却不一样,他们比亚洲人更善于借助意识形态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当他们通过抢劫积累了原始资本之后,当他们因为欧洲内部的竞争而发展了机械化生产之后,他们的生产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迅速超过了亚洲。 这时候他们完全变换了一副面孔,时时拿自由市场理论说事,你要是不让他随心所欲地倾销商品,他就给你扣上反对自由市场的大帽子。要是你对大帽子不在意,他就派军舰来炮击你,派飞机来轰炸你,甚至像今天的美国这样,在全世界星罗棋布地搞上几百个军事基地,时时监督你威胁你。 英国通过机械化生产提高生产力之后,全世界都必须买他的产品,印度更是他的聚宝盆。印度手工产业在他们的冲击下,迅速土崩瓦解,印度人因为卖不出产品而民不与此同时,法国也颁布禁令,禁止进口印度和中国的纺织品。有一位法国商人,甚至鼓励法国人在大街上将妇女们所穿的印度衣服剥光,他可以为此奖赏五百块钱。(参见马克斯《现代世界的起源》113页,夏继果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出版)

聊生,以至于那个干瘦的老头甘地先生不得不手摇纺纱机,号召印度人民团结起来,跟那个邪恶的殖民国家和邪恶的自由市场理论相对抗。 中国的遭遇跟印度颇为相近。我们知道鸦片战争的起因,第一是英国为了倾销毒品,第二是为了倾销其他消费品,他们不惜兵戎相见来打开中国的市场,逼迫中国人就范。 他们从武装贸易到武装倾销,其姿态、其目的、其手段都没有变化,却自己美其名曰“自由贸易”、“自由市场”。这些受害的国家和生产者,谁都没有“不贸易”、“不市场”的自由,可是他们却给自己虚构了“自由”贸易、“自由”市场的道德优势。 在最近两年的金融危机中,一位中国官员壮着胆子说,西方人已经失去了道德优势。这简直是个大笑话,西方人从来就没有道德优势,何以直到今天才“失去”道德优势? 可见我们中国人被他们“自由市场”等等道德面纱欺骗了多久,可见我们在这个以枪炮和军事基地统治世界、奴役万民的种族面前跪伏了多久! 奥巴马制造轮胎特保案两天之后,中国政府宣布,将对美国进口的部分汽车和肉鸡展开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这个以牙还牙的举措说明中国政府已经从“市场经济”的金科玉律中清醒过来了。 但愿中国的经济学家不要再照着西方经济学的教科书说话,不要永远做书呆子,而能够从轮胎特保案等经济现实中,看穿自由市场学说的真相。 该是中国人明白过来的时候了。由此可见,欧洲人为了排斥亚洲产品,保护民族工业,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时候,中国和印度的商人、学者、政客都没有想到要制造一个自由市场意识形态,到国外去给那些官员、商人和消费者洗脑,用以拓展自己的市场,维护自己的商业权利。

欧洲人却不一样,他们比亚洲人更善于借助意识形态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当他们通过抢劫积累了原始资本之后,当他们因为欧洲内部的竞争而发展了机械化生产之后,他们的生产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迅速超过了亚洲。

这时候他们完全变换了一副面孔,时时拿自由市场理论说事,你要是不让他随心所欲地倾销商品,他就给你扣上反对自由市场的大帽子。要是你对大帽子不在意,他就派军舰来炮击你,派飞机来轰炸你,甚至像今天的美国这样,在全世界星罗棋布地搞上几百个军事基地,时时监督你威胁你。

英国通过机械化生产提高生产力之后,全世界都必须买他的产品,印度更是他的聚宝盆。印度手工产业在他们的冲击下,迅速土崩瓦解,印度人因为卖不出产品而民不聊生,以至于那个干瘦的老头甘地先生不得不手摇纺纱机,号召印度人民团结起来,跟那个邪恶的殖民国家和邪恶的自由市场理论相对抗。

中国的遭遇跟印度颇为相近。我们知道鸦片战争的起因,第一是英国为了倾销毒品,第二是为了倾销其他消费品,他们不惜兵戎相见来打开中国的市场,逼迫中国人就范。

他们从武装贸易到武装倾销,其姿态、其目的、其手段都没有变化,却自己美其名曰“自由贸易”、“自由市场”。这些受害的国家和生产者,谁都没有“不贸易”、“不市场”的自由,可是他们却给自己虚构了“自由”贸易、“自由”市场的道德优势。

9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对中国轮胎征收惩罚性关税的文件,此一中美贸易摩擦事件被称为轮胎特保案。 金融危机以来,各国都在强调自由贸易的重要性,要求大家不要搞贸易保护主义。西方国家是自由贸易以及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发明者,又在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希望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为他们的经济危机承担更多的责任,所以他们的喊叫声格外响亮。 可是,美国在投入七千亿美元挽救金融危机的时候,明确规定这笔救市资金不可用于购买外国钢材,只能购买美国钢材,这是明显违背自由市场原则的。 这回中美轮胎特保案,更是公然对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原则的破坏。 我们知道,自由市场学说自从诞生以来。被英美体系即盎格鲁撒克逊种族提高到宗教层面,好像是个至高无上的法宝。可是,美国为什么在遭遇重大经济危机时,偏偏要公然破坏这个法宝呢? 其实,创造了市场经济学说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并不真的信奉这个学说。他们的决策者尤其具有驾驭任何学说的胸怀,任何学说只有对他们有利时他们才奉行之,一旦对他们有任何一丝不利之处,他们马上弃之如敝屣。 当中国学者普遍信奉自由市场的时候,盎格鲁撒克逊的战略家和政治家非常明白地只拿它“说事”,无论用之弃之,都是作为维护自己利益的工具。 在荷兰掌握海上运输霸权的时代,他们拥有欧洲航海吨位的四分之三,英国的航运能力如果按照自由市场原则与之竞争,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可是,如果航运能力无从发育,英国的海上霸主战略目标就永远不可能实现。所以,航运的竞争成为英国的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时,英国政府果断地发布了禁海令,不但不允许荷兰船只进入英国港口,也不允许任何其他国家的船只承运英国的货物。无论进港出港,英国的码头只能见到英国的船只。 可是英国的航运能力毕竟有限,在禁海令之初,英国的能力不足以承运来自远洋国家的全部进口货物,怎么办? 英国规定,那些远洋货物可以由其他国家的船队运送到法国港口,然后卸货,然后装上英国的船只,由英国船只运送到英国港口——虽然这会大大提高成本,可是与战略目标相比,这是小事。 对于“自由市场”原则而言,英国这样的政策太倒行逆施。可是为了维护英国的国家利益,这个领域就不再讲什么“自由市场”了。既然不讲自由市场,那就不存在什么倒行逆施了。 在欧洲人大肆进行殖民掠夺的初期,他们的经济水平、生产能力都远不如亚洲富庶地区。一位美国学者指出,1775年,亚洲生产着世界上约80%的产品(主要是中国人和印度人生在最近两年的金融危机中,一位中国官员壮着胆子说,西方人已经失去了道德优势。这简直是个大笑话,西方人从来就没有道德优势,何以直到今天才“失去”道德优势?

可见我们中国人被他们“自由市场”等等道德面纱欺骗了多久,可见我们在这个以枪炮和军事基地统治世界、奴役万民的种族面前跪伏了多久!

奥巴马制造轮胎特保案两天之后,中国政府宣布,将对美国进口的部分汽车和肉鸡展开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这个以牙还牙的举措说明中国政府已经从“市场经济”的金科玉律中清醒过来了。

聊生,以至于那个干瘦的老头甘地先生不得不手摇纺纱机,号召印度人民团结起来,跟那个邪恶的殖民国家和邪恶的自由市场理论相对抗。 中国的遭遇跟印度颇为相近。我们知道鸦片战争的起因,第一是英国为了倾销毒品,第二是为了倾销其他消费品,他们不惜兵戎相见来打开中国的市场,逼迫中国人就范。 他们从武装贸易到武装倾销,其姿态、其目的、其手段都没有变化,却自己美其名曰“自由贸易”、“自由市场”。这些受害的国家和生产者,谁都没有“不贸易”、“不市场”的自由,可是他们却给自己虚构了“自由”贸易、“自由”市场的道德优势。 在最近两年的金融危机中,一位中国官员壮着胆子说,西方人已经失去了道德优势。这简直是个大笑话,西方人从来就没有道德优势,何以直到今天才“失去”道德优势? 可见我们中国人被他们“自由市场”等等道德面纱欺骗了多久,可见我们在这个以枪炮和军事基地统治世界、奴役万民的种族面前跪伏了多久! 奥巴马制造轮胎特保案两天之后,中国政府宣布,将对美国进口的部分汽车和肉鸡展开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这个以牙还牙的举措说明中国政府已经从“市场经济”的金科玉律中清醒过来了。 但愿中国的经济学家不要再照着西方经济学的教科书说话,不要永远做书呆子,而能够从轮胎特保案等经济现实中,看穿自由市场学说的真相。 该是中国人明白过来的时候了。但愿中国的经济学家不要再照着西方经济学的教科书说话,不要永远做书呆子,而能够从轮胎特保案等经济现实中,看穿自由市场学说的真相。

该是中国人明白过来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