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阿凡提的驴是怎样读书的  

2010-03-29 08:10:00|  分类: 思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凡提的驴是怎样读书的

摩 罗

在批评拙著《中国站起来》的诸多文章中,叶匡政先生《〈中国站起来〉的敌意与荒唐》是出现得比较早的一篇。文章长达几千字,说了许多无比正确的话。可是这些话我以前“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时候每天都能读到,今天翻阅报纸杂志的时候也每天都在读着。一篇书评你得说点跟这书有关的内容,否则你气壮山河也是白费力气。我经过两个多月的学习和消化,也没搞清楚叶先生的哪一句话跟《中国站起来》这本书有关,或者说叶先生究竟想给我提供什么教导。

书评的第一要素是对书中的内容展开讨论。可是叶先生太被自己的“敌意”压昏了头脑,根本不管我的书中谈论的是什么问题,这个问题本身有没有价值,书中的讨论是不是有道理。如果对这些内容全然不顾,一个劲儿把报纸上的流行言论喊个没完,那不叫写书评,那叫读报纸。

由于叶文没有涉及《中国站起来》的内容,这里我只好介绍一番。《中国站起来》其实非常低调,我只是不认可西方人老说咱中国人品质上有这个缺陷那个缺陷,以此将他们的品质和权力置于我们之上,进而以此建构他们的殖民统治。我在该书的第二部分,引述了大量的材料,证明东方西方都是同一种人类,东方的人性有缺陷,西方的人性也有缺陷。

比如,书中批评了美国传教士史密斯鼓吹中国人缺乏“诚和爱”的观点,用大量事实证明,在这方面东方西方都是一样的。叶先生没有对我的证明提出质疑,只是将史密斯观点重复了一遍。叶文指出:“诚的意思就是真实,在中国当下,真实无疑是最为稀缺的一种价值资源。”这种论调正好就是我刚刚批评过的史密斯的观点。如果叶先生认为我的批评不正确,你就得把我的批评先破掉,然后再来维护史密斯观点的正确性。可是他不,他认为只要把我痛批的观点拿出来重新强调一遍,就能立为真理,他对自己的法力是不是太自信了?

我不得不提醒一下叶先生,近代以来中国人说什么都有一个压在头上的西方社会和西方文化做背景,当我们说中国人不懂市场经济的时候,意思是西方人懂得市场经济。当我们说中国社会是宗法社会的时候,意思是西方并不是宗法社会。如果没有这个参照背景,刚才的这些判断就没有学术价值。与此相同,当有人说中国人最缺乏诚和爱的时候,意思是西方人不缺诚和爱,而这个潜在判断恰好是完全错误的,所以,关于“中国人最缺乏诚和爱”的判断也就无法成立,甚至完全错误。我们只要简单推断一下,假如西方人有诚,他们跟包括中国在内的殖民地人民签订的成千上万不平等条约,也就不会存在,美国人制造虚假借口展开伊拉克大屠杀,也不会出现。关于碳排放导致气候变暖问题,就有人怀疑是一个编造多年的学术谎言,甚至连著名的九一一事件,也有许多人推断其实是美国人自己干出来的。既然我们失去了“西方人拥有诚和爱”的乌托邦想象作为映衬,那么,叶先生所谓“诚的意思就是真实,在中国当下,真实无疑是最为稀缺的一种价值资源。”就像“中国人不吃饭就要饿死”一样纯属废话。这句废话对于作者本人,无非是自轻自贱,对于其他国人,则有诬陷之嫌。

当下之中国,别无选择地裹挟到了“全球化”的体系之中。而这个全球化的体系及其相关游戏规则,都是由西方人制定的,难免以西方人的利益为中心。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利益捆绑得越紧密,利益上的摩擦和争执也就越多。当初西方人建构我们的“国民劣根性”,就是为了证明他们无论在文化上还是道德上都高于我们,理所当然地拥有统治我们国家、支配我们命运的权力。在这种权力关系中,中国的财富就会按照他们的支配源源不断地流向他们的银行和腰包。咱们中国人如果继续相信自己不“诚”、西方人很“诚”,自己无“爱”、西方人很“爱”,自己很“劣根”、西方人很“优根”,那么,我们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在中西贸易谈判中、在处理美元储蓄和美国债券方面,我们拿什么维护自己的尊严和利益?在掠夺与反掠夺、支配与反支配的博弈中,我们除了屈服、退让、拱手相送,恐怕很难还有其他选择。

为了保证国人能够平等地与西方人进行利益博弈,我们就需要破掉“国民劣根性”的精神谎言,充满自信地参与到争执和博弈之中。这点意思颇为一些高人所不容,或许他们不愿意放弃代表中华民族自轻自贱的权利。其实我只是表达一点个人的觉悟,本不是大事,犯不着叶先生这样的高人拿出这么大的敌意,不弄清我说了些什么就抡起大刀来。你不过少了我这一个“被代表”的人,想来无关痛痒吧,何苦敌意来也?

如果真能说出几句自己的想法来,这敌意也还算有点来头。可是叶文通篇所言,都是所有报刊上流行的大路货,虽然容易博得人们的习惯性赞同,却无真正属于自己的看法和感受。尤其要命的是,跟他的评述对象毫不沾边。这让我想起阿凡提的驴是怎么读书的。阿凡提跟官人打赌说,他的驴会读书。他将草料夹在书页里,驴翻开书吃草,每吃一口高兴得昂首大叫,犹如琅琅书声。草料吃完了,驴因为失落而叫声更为高亢。嗓门高是高,跟田间地头以及电影里电视里的驴叫并无二致,跟书文的内容终究毫无关系。这事骗得了糊涂的官人,却骗不了阿凡提啊。

中国古人有句名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面对一本书当然也是这样。西方关于读书的一句格言说得更加生动:书是一面镜子,蠢驴决不会瞧出一个天使来。驴照出的是驴,马照出的是马,敌意者看见敌意,荒唐者看见荒唐。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