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金微/西方知识与权力如何塑造我们的世界  

2010-04-02 20:50:00|  分类: 精彩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方知识与权力如何塑造我们的世界

----《中国站起来》所揭示的知识与权力的合谋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金微) 

摩罗的新书《中国站起来》最近在网上热议,有人把它喻为《中国不高兴》的升级版,如果说,中国不高兴是政治外交领域的民族主义主张,那站起来则是文化思想领域的民族主义观,主张思想文化上来摆脱西方对中国的奴役。在我看来,该书的一个重要命题是揭示知识与权力的合谋:文化背后含着各种权力。“文化权力从来是政治权力的一部分,屈从于一种文化就等于屈从于那种文化所强加给我们的权力关系。”

 

中国形象经历两重天

几千年来西方世界语话里的中国形象,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1500年前,西方世界里的中国是一个完美的形象,从经济到政治再到道德,中国在他们眼里都堪称完美,西方认为中国是一个孔教理想国,最有意思的是,被知识分子批判最多的中国政治体制在那时则被西方世界看作是举世楷模的最完美政体。

真是令人难以想象,马克波罗就曾给我们呈现了一个乌托邦的中国形象,这仅仅是西方构建中国形象的例子一例。难道这和以后的中国就不是同一个中国吗?

那时,世界各地还处于隔绝状态、至少交流还不会像今天那样频繁,无论西方对我们吹捧,我们还是活在天朝这个世界里,并不会因为受到他们的抬举我们就会洋洋自得。

文艺复兴后,西方世界里的中国形象开始急转直下。从孟德斯鸠到黑格尔,西方思想界不断确定中国形象的东方专制主义内容。中华帝国东方专制主义形象最后不仅被纳入西方的东方专制主义话语,而且成为东方专制主义的极端化代表。黑格尔标志着西方的东方主义传统视野内中华帝国的专制主义神话的终结。

周宁对西方话语表述中国形象进行了多年的研究,并有《天朝遥远》这一著作。在书中,他提到,话语假设语言与行为,观念与实践都是不可分的,话语不仅决定了意义与意义表现的方式,还决定了行为的方式,甚至行为本身也是话语。

周宁说,西方的中国东方专制主义形象将中国确定在对立的、被否定的、低劣的位置上,就为帝国主义的扩张侵略提供了必要的意识形态,福柯认为话语中知识/权力是不可分离的,知识不仅假定"真理"的权力而且使权力变成真理。“一旦你确立了民主与专制、文明与野蛮的对立观念,并肯定民主消灭专制,文明征服野蛮是历史进步的必然规律,如果再将中国形象定位在专制与野蛮上,西方掠夺性的野蛮战争就获得了"正义"的解释与动机。”

 

精神枷锁的打造与接受

正是因为如此,几百年来,西方在世界殖民时,首先在话语对所有殖民地的种族进行了否定性的描述和评价,并让这些地区的民族学习领会并认可。比如,西方殖民者认为印第安人没有灵魂,为更好地屠杀他们提供借口,同时还把非洲人判定为野蛮人,为贩卖黑奴提供依据。英国人认为印度人低贱,自私、无知、扯谎、愚蠢、肮脏等,这一切是因为他们离文明欧洲非常遥远,是东方黑暗愚昧的中心。至于中国人,它处于世界尽头,比印度离文明欧洲的距离更加遥远,因而也必定比印度更加黑暗、愚昧,是东方黑暗愚昧的最后堡垒。有这种区分是因为印度被英国占领,接受了那个伟大种族的拯救,而中国一直拒绝拯救,可见在罪恶的道路上堕落得更深。

近代,西方精英学者、传教士、商人、旅行家、探索家、对中国文化中国社会和中国国民发表形形色色的描述和评价。他们以唯我独尊的心态对中国现象进行批评,最后被西方精英学者上升到学术层,中国国民的奴性、愚昧、自私、麻木、残忍得到模式化的描述和强调,在启蒙学者们构建现代性价值体系的历史过程中,一步步将构建为现代化的反面形象。

我们并不知道西方在几千年如何看中国,如果知道的话那我们是否会反思西方的殖民文化是否一个阴谋。

以国民劣根性来说,中国国民劣根性这道精神枷锁起初就由西方殖民者精心锻造打制,但中国精英学者是如何接受西方对这一中国国民性的构建?摩罗认为:在于五四时期的中国精英学者给中华民族戴上。他用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一个人被强盗打翻在地,三天三夜爬不起来,第一天他充满了对于强盗的义愤感,第二天他还在寻找自强之路,可是第三天还无法爬起来,他感到绝望了,于是他不再谴责强盗,转而抱怨自己不争气,对自己从力气到道德到性格到祖宗十八代的历史,进行全面的否定,进而批判自己的劣根性。林则徐是第一天,康有为梁启超是第二天,鲁迅胡适蔡元培是第三天。

中国经历系列失败后,彻底地被打倒了,那时中国人作为一个失败者,在与西方面对面时,文化和思想上崇洋迷外,对西方知识的评价逆来顺受则容易理解。

现在我们与五四时期不可同日而语,我们在国内可能无法辨别西媒的报道究竟是善意的批评还是恶意攻击,我有个同学最近留学美国,他在QQ上和我说,他在美国每次看到西方媒体挑剔中国的报道总是特别激动:“有时候看着国内对西方国家的报道,真的弄不清楚他们是什么心态,在我看来这完全是别人煽了自己一个耳光还要给个笑脸,称赞他们做得好。”

 

如何看人性

对于信息交流不如现在的五四时代。鲁迅的国民性批判可以说是善意,但他无意中落入到西方话语世界对中国国民性构建的语境,摩罗举出了大量鲁迅深受西方学者史密斯《中国人气质》影响的例子。有人会说,中国国民劣根性是固有的,与西方的侵略无关。而从鲁迅的种种揭示来看,中国人的劣根性并非没有道理。在此,我们并没有颠覆鲁迅对国民性批判的意思。鲁迅关于中国人人性的所有描述可以说都能够对号入座。但要知道的是,“人性的黑暗浩瀚无边,才使得那些汉学家如史密斯的话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摩罗说,这正如一个射手,对着盛夏的荷塘射出他的箭,他至少能够击中一片荷叶,因为那荷叶覆盖了整个水面,而不是因为他的箭法高明。

中国人当然自而然地会接受这些批评,因为这本来就是人性固有的弱点,如果我们真正抛开对西方的神化,我们有的缺点欧洲人一样有。

至于如何认清国民性这一问题,摩罗说:“虽然各国各族都有自己的性格特征,但是中国并没有一种超出人性之外的、在道德上处于其他民族之下的独特的劣根性。殖民国家和霸权国家也没有一种超乎他人之上的优根性。世界上只有一种人类,只有一种人性。中国人所有的优点和缺点都是人性的一部分。借用西方人的话说,在“罪性”面前人人平等。借用老愚先生的话说,在“不道德”面前人人平等。

如果说这些知识所塑造起来的一个国家或国民的劣根性等问题,这没有什么。关键是所有的言说背后必然存在殖民权力、制度权力、和学术制度的权力。“文化权力从来是政治权力的一部分,屈从于一种文化就等于屈从于那种文化所强加给我们的权力关系。”

 

国民性批判的反思声音

鲁迅对于外国权势和一切其他权势的抵制,但至于文化选择上,无法将抵制西方权力和崇拜西方文化区别开来。摩罗说:“文化本来就是精神的载体,当我们将西方文化供奉在神龛里,世世代代顶礼膜拜,我们在精神上还有可能挺立起来吗?”

至今,中国学者都接受鲁迅的观点,对国民性批判越猛烈越能受到尊重。这主要在于鲁迅之后,中国最深刻的作家大多数都是鲁迅精神的继承者,他们对准中国文化、对准中国国民性,进行了狂轰滥炸式的扫荡。

柏杨先生是继承鲁迅衣钵,用杂文进行国民性批判的最有影响力的当代中国作家。而柏杨之后,龙应台又开始对中国进行新一轮的批判。“丑陋的中国人”、“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成为中国媒体的新宠。

我们该如何看这个问题?可以说从柏杨到龙应台,对中国传统文化和国民素质的批判都能在现实条件中找到一一对应的证据。但问题在于,他们完全秉承西方标准,用西式二元对立思维批判中国国民性和文化,这总会显露端倪。

撰写过《中国辩证法:从易经到马克思义》的夏威夷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东西方交流文化中心主任田辰山就提到柏杨,他说《丑陋的中国人》里把中国人喜欢找个伴外出逛街购物作为中国人缺乏独立性的依据,这明显有失公允。试想,一个女生逛街喜欢找个伴就能说他缺乏独立性吗?这更多还是中国人的习惯。田教授认为,中国人的思维和西方人的思维方式习惯是完全不同,不能完全以西方二元对立的思维来批判中国人。

但是,一旦误入西方的话语语境,中国人的缺点和毛病总是最多的。前两年,有个北京电视台的记者,在博客里公布了几张中国游客骑在华尔街牛雕像上留影的照片,还煞有介事地说,外国人看到这种不雅情形纷纷摇头云云,但戏剧性的是,马上就有网友曝出了许多其他国家游客也同样骑牛的照片,几张骑在金牛上笑逐颜开的外国人合影除了让这一切瞬间变成充满讽刺和滑稽的闹剧,之前知识分子以此批评中国国民不文明现象显得无法自圆其说。

 “洋人骑就潇洒,国人骑就素质低下。”网友引起反驳,“辱骂同胞,妄自菲薄”乃是源于他们内心的极度自卑和崇洋媚外。但不文明并非中国人的专利,而一些批评的声音恰恰是使用了双重标准,对国人和洋人从不一视同仁,甚至是挟洋自重、充满优越感。

一件小事总是上升到文化文明的高度,骑牛事件南方媒体发表社论《中国人失去自我文明的坐标吗?》,“当我们评判自我表现的时候,却失去了自我的文明坐标,而不得不仰仗于外在评价,才能树立起码的文明自信。”原来长期以来,他们的批评立场是站在另一套坐标体系上。

追本溯源,中国人美化西方是从80年代开始的,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精英阶层,遭遇过种种不公正的待遇乃至不幸,所以对于政权乃至这个国家,有着强烈的不满乃至憎恨,同时,他们往往外语都不大懂,对于外国及外国人完全不了解,所以容易对外国人产生玫瑰色的幻想。在不了解事实真相,甚至没出过国,不认识一个外国人的情况下,他们急着把外国想像成天堂,把外国人想像成文明高素质的天使,然后急着用想像中的外国人的眼睛来审视中国人。这时,中国人在他们眼睛里也就成了彻底的丑陋和野蛮的代表。

出于对中国部分公民文明教养不高感到焦虑,恨铁不成钢,他们经常发现“怒其不争!”的感叹。

但时代不同了,出国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他们更了解外国及外国人,知道外国人是怎么看待中国人的,知道外国人并非天使,而由此产生一种爱国心。

 

国内与国外如何寻找一个坐标

但事事总不如想象的那么好,因为我们必须面对的是一个国内问题丛生的社会。在抨击国内弊政时,我们如何寻找一种座标?而不是用一种矛盾掩盖另一种矛盾。

由于中国转型时期种种矛盾,这几年黑砖窑、三鹿事件又让主流精英找到批判中国国民性的证据。黑砖窑、三鹿奶粉、矿难、拆迁等等,这不,这又是落后的中国的集中体现。当然,批判作为鞭策是件好事,但是,有些人动不动就把一些事引述为国民劣根性或国民素质低下的证据,进而对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的怀疑。一个国家就像一个人一样,总会有丑陋的一面。但一味地上升到历史的最深处,连同几千年的文化传统都彻底否定,中国人从来都是坏的,中国文化从来都是落后的,中国人就是劣等人种等等,我们要问的是这对中国有利还是有害?

加上受美国人权、民主、自由、平等价值观的影响,对中共执政各种诟病的批判时,很容易会偶合地走进一个可笑的思维误区,既非此既彼,即以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为坐标,甚至到了宁以诋毁本国,勤献于他国的地步。

这种情况,我们只能以实际情况予以反驳:比如讨薪,讨薪的悲剧在中国的传统价值观中也是被关注的,“厚德载物”,“不患贫而患不安,不患寡而患不均”,难道非要把我们的传统妖魔化,非要使用西方的话语、价值观和制度才能替讨薪者争利益吗?

只有坚信中国人是美丽的,我们才能正确地面对自身的毛病和缺陷,而不是简单化地把一切问题归入“劣根性”。

中国民族主义学者王小东先生曾经指出,对于中国人劣根性的描述,近年来还被一些“美女作家”扩展到性能力上,说中国人在性能力上都不如白人。于是,中国姑娘以傍老外为荣。在铺天盖地的劣根性文化中,夸张点说,老外可以轻易地把中国姑娘搞到手,三妻六妾,长此以往,未来很多中国人恐怕连找老婆都困难。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弄走了,自己还在痛批自己“劣根性”,只能悲哀啊。王小东先生进一步指出,根据西方人自己的调查,欧洲人的性能力,一般只有几分钟。据一项针对西班牙妓女的调查,一个西班牙妓女一次交易,包括脱衣、穿衣的时间在内,标准化的要求只是7分钟。宣扬外国人性时间长揭示中国人性时间短的论调,只能进一步揭示了中国人自虐到何种程度。

对于文化自虐现象,王小东发明了个新词“逆向种族主义”。还以婚姻为例,爱情是自由的,我相信也不会有多少人狭隘到反对跨国婚姻。但在目前社会价值观的主导下,由此带来“以傍老外”的虚荣心却值得注意,因为并不是所有的老外都是有钱的,有些二等三等的老外批着那身羊皮专门在中国行骗,媒体已经多有报道。王小东就曾讲了一个北京剩女的故事,她为了嫁外国人,而朋友正是利用她这点心里给她介绍了个穷光蛋老外,她不仅倒贴钱,还要遭受种种家庭的虐待。王小东由此感慨地说:这个剩女不为自己的幸福活着,而为别人眼里的虚荣活着,活得不好固然也是活该;但这个制造了嫁老外光荣的逆向种族主义也真是害死人啊!逆向种族主义害国自不用说,但很多人意识不到的是,它不光害国(害国当然也会间接害个人),而且直接害个人。

 

权力与知识合谋未停息

回到文章开头讲的权力与知识的合谋,今天西方是否仍在源源不断地推动的这套模式,其实近年来兴起到新自由主义的批判和反思就证明了这点。金融危机后,有学者更加揭示了这点,中国要想自救,首先当退出西方发达国家构建的世界贸易体系,金融体系。若不如此,不久的将来,中国会成为世界大萧条最惨的一个国家,苏联解体时的长期动荡将会出现在中国。

文化思想上陷入西方的语话语境造成我们长期以来对国民性批判的误区,经济学说是否可以以此类推。中国经济增长,但是中国大部分行业被外资控制,美国通过双殖民的循环模式获取大量中国人的财富,中国经济实际上依然没有摆脱附庸被奴役的地位。

摩罗认为:“世界上任何强势集团所创造的文化思想,都是用来维护他们作为强势集团的统治地位和相关利益的,这种思想必定包含着驾驭和奴役弱势集团的精神内核。所以,弱势集团接受并消费强势集团的文化思想的过程,就是接受奴役的过程。”

最近几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开始实行走出去战略。在非洲、南亚等第三世界国家搞开发,储存资源,但这却遭到了西方媒体的无端指责。去年5月,因为中冶公司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起当地人与工头冲突的事故,迅速被西方媒体报道并煽动当地人“排华”,这场排华声浪在几天内席卷全国,无数华商店铺被砸。我恰好认识在中国留学的巴新人马修,他和我说了一些与西方媒体报道不一样的情况,他认为至少中国公司在当地解决了很多就业,巴新人并没有仇视中国人,而是因为当地腐败官员拿走了公司的一些保留职位,而反对党借机造势。

被视作那场排华运动导火索的中冶木瑞公司负责人也向我澄清:事故发生离首都莫尔斯比港有几千公里,公司在原始部落,实际情况是当时一些西方NGO组织当地几百人反华游行,游行过程失控,并非是由自己的公司所引起,而且那些部落领导在澄清后还以部落特有的方式表达感激之情,因为他们并不希望中国公司走。这位负责人还向我介绍了当地媒体的形态,两家大的媒体由默多克集团控制,媒体上的声音也是西方价值观的反应,尽管华人在那生活多年,但媒体上没有任何声音,有的只是刻意丑化的言辞。

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在阿尔及利亚,因为一起小的冲突事件,西方媒体在度为当地排华推波助澜,难道世界各地的排华仅仅是巧合,还是背后有阴谋。有位学者对我说:西方近年来频频在第三世界制造排华声浪,实际上是为他们腾空市场作准备。可以说,西方权力与知识的合谋并没有在世界各地并没有停歇。

(文章引用摩罗、周宁等人观点)

摘自 金溦的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