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转载]关于近代中国“传统失灵”的一些思考  

2010-07-17 08:26:00|  分类: 精彩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镭射先生指出,被满族统治者阉割改造过的“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国近代遭到西方入侵时,无法发挥凝聚核心和精神支柱的作用。这个观点值得我们认真对待。
中国人”。 鞑靼人说笑话总以汉人为靶子。“我不可能不注意到:只要有人拿汉人说笑话,那些年轻的鞑靼王子就会兴高采烈。在取笑女人裹脚时,他们拍手叫好;但听到把鞑靼妇女的木底鞋比作汉人的帆船时,他们就恼火。“马噶尔尼使团成员赫脱南发现:“地位最低的鞑靼人,在服从汉族官员时也会表现得十分勉强”。巴罗记下了别人对他说的一段心里话:“圆明园内年轻的王子们谈到汉人时总报以一种极大的蔑视。一位王子见我想学汉文,就竭力使我相信鞑靼语比这要高尚得多。他不仅答应给我识字课本和书籍,而且还要亲自教我。”他担心巴罗还想学汉文就对他说:“人的一生也学不会它”。 (以上内容引自《停滞的帝国》) 马噶尔尼等人留下的这些文字非常珍贵,因为它们忠实的记录了满清统治集团的真实思想。通过这些记录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满清统治集团对他们统治下的这个国
原文地址:家和民族毫无感情,更不要说“认同”了。如果说一个社会的主流思想首先是统治阶级的思想,那么我们可以说,清代的“主流思想”,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既无认同,也无感情。由此导致了一个世界文化史上难得一见的奇观:本应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支柱的“传统文化”,对这个民族所持的,却是“外在”、敌视的态度。这种“传统文化”在中国近代遭到西方入侵时无法发挥凝聚核心和精神支柱的作用,也就不足为奇了。关于近代中国“传统失灵”的一些思考作者:原文地址:关于近代中国“传统失灵”的一些思考作者:镭射摩罗先生在《中国站起来》中指出:任何一个社会的主流思想,首先是统治阶级的思想。那么,清朝统治者的思想是什么样的呢?让我们来看看当时的欧洲人的记录。 在马戛尔尼赴华拜谒乾隆皇帝八十寿辰后回程路上写的“纪事”中,他强调:“我们的许多书里都把汉族和鞑靼族混淆了,好像他们是一个民族。可是清君却在时刻关注着这权力的诞生地”。 东方与西方在这问题上是不同的。“在欧洲,不论是波旁王朝还是哈布斯堡王朝的人,登上那不勒斯或西班牙的王位都无关紧要;君王完全与西班牙人或那不勒斯人同化。”汉诺威人一旦掌握英国王权,他们就不再是德国人了。相反,亚洲的君王“念念不忘自己的祖根”。“两个世纪过去了,换了8个或10个君主,但蒙古人还是没有变成印度人;过去的一个半世纪也没有把乾隆变成一个镭射
摩罗先生在《中国站起来》中指出:任何一个社会的主流思想,首先是统治阶级的思想。那么,清朝统治者的思想是什么样的呢?让我们来看看当时的欧洲人的记录。
在马戛尔尼赴华拜谒乾隆皇帝八十寿辰后回程路上写的“纪事”中,他强调:“我们的许多书里都把汉族和鞑靼族混淆了,好像他们是一个民族。可是清君却在时刻关注着这权力的诞生地”。中国人”。 鞑靼人说笑话总以汉人为靶子。“我不可能不注意到:只要有人拿汉人说笑话,那些年轻的鞑靼王子就会兴高采烈。在取笑女人裹脚时,他们拍手叫好;但听到把鞑靼妇女的木底鞋比作汉人的帆船时,他们就恼火。“马噶尔尼使团成员赫脱南发现:“地位最低的鞑靼人,在服从汉族官员时也会表现得十分勉强”。巴罗记下了别人对他说的一段心里话:“圆明园内年轻的王子们谈到汉人时总报以一种极大的蔑视。一位王子见我想学汉文,就竭力使我相信鞑靼语比这要高尚得多。他不仅答应给我识字课本和书籍,而且还要亲自教我。”他担心巴罗还想学汉文就对他说:“人的一生也学不会它”。 (以上内容引自《停滞的帝国》) 马噶尔尼等人留下的这些文字非常珍贵,因为它们忠实的记录了满清统治集团的真实思想。通过这些记录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满清统治集团对他们统治下的这个国
东方与西方在这问题上是不同的。“在欧洲,不论是波旁王朝还是哈布斯堡王朝的人,登上那不勒斯或西班牙的王位都无关紧要;君王完全与西班牙人或那不勒斯人同化。”汉诺威人一旦掌握英国王权,他们就不再是德国人了。相反,亚洲的君王“念念不忘自己的祖根”。“两个世纪过去了,换了8个或10个君主,但蒙古人还是没有变成印度人;过去的一个半世纪也没有把乾隆变成一个中国人”。
鞑靼人说笑话总以汉人为靶子。“我不可能不注意到:只要有人拿汉人说笑话,那些年轻的鞑靼王子就会兴高采烈。在取笑女人裹脚时,他们拍手叫好;但听到把鞑靼妇女的木底鞋比作汉人的帆船时,他们就恼火。“马噶尔尼使团成员赫脱南发现:“地位最低的鞑靼人,在服从汉族官员时也会表现得十分勉强”。巴罗记下了别人对他说的一段心里话:“圆明园内年轻的王子们谈到汉人时总报以一种极大的蔑视。一位王子见我想学汉文,就竭力使我相信鞑靼语比这要高尚得多。他不仅答应给我识字课本和书籍,而且还要亲自教我。”他担心巴罗还想学汉文就对他说:“人的一生也学不会它”。
(以上内容引自《停滞的帝国》)家和民族毫无感情,更不要说“认同”了。如果说一个社会的主流思想首先是统治阶级的思想,那么我们可以说,清代的“主流思想”,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既无认同,也无感情。由此导致了一个世界文化史上难得一见的奇观:本应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支柱的“传统文化”,对这个民族所持的,却是“外在”、敌视的态度。这种“传统文化”在中国近代遭到西方入侵时无法发挥凝聚核心和精神支柱的作用,也就不足为奇了。
马噶尔尼等人留下的这些文字非常珍贵,因为它们忠实的记录了满清统治集团的真实思想。通过这些记录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满清统治集团对他们统治下的这个国家和民族毫无感情,更不要说“认同”了。如果说一个社会的主流思想首先是统治阶级的思想,那么我们可以说,清代的“主流思想”,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既无认同,也无感情。由此导致了一个世界文化史上难得一见的奇观:本应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支柱的“传统文化”,对这个民族所持的,却是“外在”、敌视的态度。这种“传统文化”在中国近代遭到西方入侵时无法发挥凝聚核心和精神支柱的作用,也就不足为奇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