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转载]渗入骸骨的哀与痛  

2011-04-12 12:43:00|  分类: 精彩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同先生对拙作《我的村我的山》的评论,让我深受感动。书同太懂咱们乡下人的感受了。多谢多谢!,用哭泣洗刷累累伤痕的心灵,用倾诉超越苦难与不幸。 “大鸣山,千里之外我只能有一个许诺,那就是用我的骸骨爱你。我将追随我的列祖列宗,永远融入你的骨肉之中。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大鸣山,我像我所有祖先一样,曾经用锄头砍刀索取你,最后用一把骸骨偿还你。偿还的不是功利,是世世代代的深爱。 走遍天涯我只想与你相依为命。大鸣山,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所有那些不幸非正常死亡的人,都没有充分的理由。他们没有理由地走了,把永远的遗恨和哀痛,留给生者。 ……我是他们的巫师,是他们的代言人。我必须编一套符码,让他们安息,他们将跟那个树木掩映的村庄,和那个屋舍纵横的村庄一起,安息在我的符码和文本中。” 摩罗,一个中国文化人,一个曾经是农民的中国文化人,他要做苦难生命的巫师,要做那些不识字的中国农民的代言人,这是一种雄心,也是一种德行。1800字
原文地址:渗入骸骨的哀与痛作者:书同 渗入骸骨的哀与痛 ——摩罗《我的村我的山》 书同 人活一世,草活一春。这几天,当我细细品咂摩罗,认真阅读过《我的村我山》中那十几篇文字,我感觉,摩罗最想说的话,全部意识世界想表达的,恐怕也不过这八个字:人活一世,草活一春。 自从读过《耻辱者手记》,我对这个原本拥有一个乡土味很足的名字的“摩罗”,发生了深刻的感情。这感情深刻,同时又十分简单。爱其所爱,痛其所痛。因为发生着强烈的共鸣,并不仅仅以其文字为满足,还神往着他的家乡,他的那个村,村旁的那座山。 一个人有过乡村生活的经历,也算是一种财富。可是,这“财富”不像金子那般闪耀着炫目的光辉。它是暗淡的,偶尔会透出一线光亮。它无形,但很沉重。它惨痛,却给人温暖。它常常使人绝望,但最终给人希望。拥有这“财富”的人,也许任何时候都不会骄傲。拥有这“财富”的人,其人生的底色,必定含着一些忧伤,终归于厚重沉稳。拥有这“财富”的人,一定拥有强烈的尊严意识,不会奢靡浮华,也不会苟且偷生。 《耻辱者手记》再版的时候,据说作者将那些“叙述性”的文字删除了。我感到可惜。我不明白作者为何要将“叙述性”文字删除。是因为不够深刻吗?是体例不合吗?是要“毁其少作”吗?在我印象中,尽管那些闪耀着理想光辉的“批判性”文字一样令人产生阅读快感,但就深刻而言,恰恰是那些叙述苦难、不幸、亲情、友情、记录人生奋斗的“叙述性”文字,在叙述中释放理想,在叙述中进行批判,在叙述中表达激情,在我看来,比那些纯粹说理、说教的“批判性”文字要好得多,可爱得多。所幸,作者终于又抛出了这部纯粹“叙述性”的读本《我的村我的山》。我真担心,“养尊处优”多年的作者,还有没有当年那番激情,那些愤怒,那种对苦难的敬畏
原文地址:渗入骸骨的哀与痛作者:,用哭泣洗刷累累伤痕的心灵,用倾诉超越苦难与不幸。 “大鸣山,千里之外我只能有一个许诺,那就是用我的骸骨爱你。我将追随我的列祖列宗,永远融入你的骨肉之中。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大鸣山,我像我所有祖先一样,曾经用锄头砍刀索取你,最后用一把骸骨偿还你。偿还的不是功利,是世世代代的深爱。 走遍天涯我只想与你相依为命。大鸣山,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所有那些不幸非正常死亡的人,都没有充分的理由。他们没有理由地走了,把永远的遗恨和哀痛,留给生者。 ……我是他们的巫师,是他们的代言人。我必须编一套符码,让他们安息,他们将跟那个树木掩映的村庄,和那个屋舍纵横的村庄一起,安息在我的符码和文本中。” 摩罗,一个中国文化人,一个曾经是农民的中国文化人,他要做苦难生命的巫师,要做那些不识字的中国农民的代言人,这是一种雄心,也是一种德行。1800字 书同

渗入骸骨的哀与痛

原文地址:渗入骸骨的哀与痛作者:书同 渗入骸骨的哀与痛 ——摩罗《我的村我的山》 书同 人活一世,草活一春。这几天,当我细细品咂摩罗,认真阅读过《我的村我山》中那十几篇文字,我感觉,摩罗最想说的话,全部意识世界想表达的,恐怕也不过这八个字:人活一世,草活一春。 自从读过《耻辱者手记》,我对这个原本拥有一个乡土味很足的名字的“摩罗”,发生了深刻的感情。这感情深刻,同时又十分简单。爱其所爱,痛其所痛。因为发生着强烈的共鸣,并不仅仅以其文字为满足,还神往着他的家乡,他的那个村,村旁的那座山。 一个人有过乡村生活的经历,也算是一种财富。可是,这“财富”不像金子那般闪耀着炫目的光辉。它是暗淡的,偶尔会透出一线光亮。它无形,但很沉重。它惨痛,却给人温暖。它常常使人绝望,但最终给人希望。拥有这“财富”的人,也许任何时候都不会骄傲。拥有这“财富”的人,其人生的底色,必定含着一些忧伤,终归于厚重沉稳。拥有这“财富”的人,一定拥有强烈的尊严意识,不会奢靡浮华,也不会苟且偷生。 《耻辱者手记》再版的时候,据说作者将那些“叙述性”的文字删除了。我感到可惜。我不明白作者为何要将“叙述性”文字删除。是因为不够深刻吗?是体例不合吗?是要“毁其少作”吗?在我印象中,尽管那些闪耀着理想光辉的“批判性”文字一样令人产生阅读快感,但就深刻而言,恰恰是那些叙述苦难、不幸、亲情、友情、记录人生奋斗的“叙述性”文字,在叙述中释放理想,在叙述中进行批判,在叙述中表达激情,在我看来,比那些纯粹说理、说教的“批判性”文字要好得多,可爱得多。所幸,作者终于又抛出了这部纯粹“叙述性”的读本《我的村我的山》。我真担心,“养尊处优”多年的作者,还有没有当年那番激情,那些愤怒,那种对苦难的敬畏 ——摩罗《我的村我的山》

书同

和仇恨。还好,虽然没有我期望的那么高,至少也没有我担心的那么低。这是一本总体上叙述苦难的书,一本将哀与痛渗入骸骨和灵魂的书,一本让人在盛世保持一份对苦难警醒的书。 鲁迅先生从其小友闰土身上,发现了中国农民苦难的根源:多子、灾荒。从摩罗的十几篇叙述中,农民所有的苦难,等同于贫穷。因为贫穷,得了病,没法治疗,只能等死;因为贫穷,要出去打工,工伤、事故,成为夺命杀手;因为贫穷,绝望的人常常选择喝农药、上吊等非正常手段结束生命;因为贫穷,多生、劣生,痴傻不可避免。可以说,万家湾村一切苦难都与贫穷有关。万家湾人的苦难就是贫穷。可是,为什么万家湾人会如此贫穷?万家湾人为何要经受如此多的磨难?是他们不信神不敬祖宗?不,他们比谁都更信都更敬,可是,他们仍然改变不了贫穷。难道他们好吃懒做不够勤劳?不,他们比谁都更认真更勤劳,把一点土地精耕细作,把一点力气全部用光,可是,他们依旧改变不了吃苦受穷。年纪轻轻的打工仔万跃平,患了肝癌没法治,妻子绝望喝农药,一月之内双双死亡,七十多岁的老人不得不担负起抚育幼小孙子的重担;儿子打工失事、丈夫也在三个月之内病亡,失子丧夫的杨赛梅拼出全身力气,苦苦维持一个家。万来宝、万民助,一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本村兄弟,在乐平的煤矿打工,因瓦斯爆炸,而“修得”同年同月同日死。摩罗发现,所有的死亡因为工伤、事故、疾病,可是,一切不幸的根源都源于贫穷。 摩罗叙述的故事,有的发生在当下,有的在十年、二十年乃至三十年前。很显然,他已无意做最迫近的现实的批判。而现实,的确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但是,苦难,苦难的阴影,始终笼罩在他心头,伴随其生命全过程,渗透在他的骸骨与灵魂中。这就是他不能不沉思,不得不哭泣,不得不倾诉的原因。用沉思追述自己的前世今生 人活一世,草活一春。这几天,当我细细品咂摩罗,认真阅读过《我的村我山》中那十几篇文字,我感觉,摩罗最想说的话,全部意识世界想表达的,恐怕也不过这八个字:人活一世,草活一春。

,用哭泣洗刷累累伤痕的心灵,用倾诉超越苦难与不幸。 “大鸣山,千里之外我只能有一个许诺,那就是用我的骸骨爱你。我将追随我的列祖列宗,永远融入你的骨肉之中。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大鸣山,我像我所有祖先一样,曾经用锄头砍刀索取你,最后用一把骸骨偿还你。偿还的不是功利,是世世代代的深爱。 走遍天涯我只想与你相依为命。大鸣山,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所有那些不幸非正常死亡的人,都没有充分的理由。他们没有理由地走了,把永远的遗恨和哀痛,留给生者。 ……我是他们的巫师,是他们的代言人。我必须编一套符码,让他们安息,他们将跟那个树木掩映的村庄,和那个屋舍纵横的村庄一起,安息在我的符码和文本中。” 摩罗,一个中国文化人,一个曾经是农民的中国文化人,他要做苦难生命的巫师,要做那些不识字的中国农民的代言人,这是一种雄心,也是一种德行。1800字 自从读过《耻辱者手记》,我对这个原本拥有一个乡土味很足的名字的“摩罗”,发生了深刻的感情。这感情深刻,同时又十分简单。爱其所爱,痛其所痛。因为发生着强烈的共鸣,并不仅仅以其文字为满足,还神往着他的家乡,他的那个村,村旁的那座山。

一个人有过乡村生活的经历,也算是一种财富。可是,这“财富”不像金子那般闪耀着炫目的光辉。它是暗淡的,偶尔会透出一线光亮。它无形,但很沉重。它惨痛,却给人温暖。它常常使人绝望,但最终给人希望。拥有这“财富”的人,也许任何时候都不会骄傲。拥有这“财富”的人,其人生的底色,必定含着一些忧伤,终归于厚重沉稳。拥有这“财富”的人,一定拥有强烈的尊严意识,不会奢靡浮华,也不会苟且偷生。

《耻辱者手记》再版的时候,据说作者将那些“叙述性”的文字删除了。我感到可惜。我不明白作者为何要将“叙述性”文字删除。是因为不够深刻吗?是体例不合吗?是要“毁其少作”吗?在我印象中,尽管那些闪耀着理想光辉的“批判性”文字一样令人产生阅读快感,但就深刻而言,恰恰是那些叙述苦难、不幸、亲情、友情、记录人生奋斗的“叙述性”文字,在叙述中释放理想,在叙述中进行批判,在叙述中表达激情,在我看来,比那些纯粹说理、说教的“批判性”文字要好得多,可爱得多。所幸,作者终于又抛出了这部纯粹“叙述性”的读本《我的村我的山》。我真担心,“养尊处优”多年的作者,还有没有当年那番激情,那些愤怒,那种对苦难的敬畏和仇恨。还好,虽然没有我期望的那么高,至少也没有我担心的那么低。这是一本总体上叙述苦难的书,一本将哀与痛渗入骸骨和灵魂的书,一本让人在盛世保持一份对苦难警醒的书。

鲁迅先生从其小友闰土身上,发现了中国农民苦难的根源:多子、灾荒。从摩罗的十几篇叙述中,农民所有的苦难,等同于贫穷。因为贫穷,得了病,没法治疗,只能等死;因为贫穷,要出去打工,工伤、事故,成为夺命杀手;因为贫穷,绝望的人常常选择喝农药、上吊等非正常手段结束生命;因为贫穷,多生、劣生,痴傻不可避免。可以说,万家湾村一切苦难都与贫穷有关。万家湾人的苦难就是贫穷。可是,为什么万家湾人会如此贫穷?万家湾人为何要经受如此多的磨难?是他们不信神不敬祖宗?不,他们比谁都更信都更敬,可是,他们仍然改变不了贫穷。难道他们好吃懒做不够勤劳?不,他们比谁都更认真更勤劳,把一点土地精耕细作,把一点力气全部用光,可是,他们依旧改变不了吃苦受穷。年纪轻轻的打工仔万跃平,患了肝癌没法治,妻子绝望喝农药,一月之内双双死亡,七十多岁的老人不得不担负起抚育幼小孙子的重担;儿子打工失事、丈夫也在三个月之内病亡,失子丧夫的杨赛梅拼出全身力气,苦苦维持一个家。万来宝、万民助,一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本村兄弟,在乐平的煤矿打工,因瓦斯爆炸,而“修得”同年同月同日死。摩罗发现,所有的死亡因为工伤、事故、疾病,可是,一切不幸的根源都源于贫穷。

摩罗叙述的故事,有的发生在当下,有的在十年、二十年乃至三十年前。很显然,他已无意做最迫近的现实的批判。而现实,的确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但是,苦难,苦难的阴影,始终笼罩在他心头,伴随其生命全过程,渗透在他的骸骨与灵魂中。这就是他不能不沉思,不得不哭泣,不得不倾诉的原因。用沉思追述自己的前世今生,用哭泣洗刷累累伤痕的心灵,用倾诉超越苦难与不幸。

,用哭泣洗刷累累伤痕的心灵,用倾诉超越苦难与不幸。 “大鸣山,千里之外我只能有一个许诺,那就是用我的骸骨爱你。我将追随我的列祖列宗,永远融入你的骨肉之中。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大鸣山,我像我所有祖先一样,曾经用锄头砍刀索取你,最后用一把骸骨偿还你。偿还的不是功利,是世世代代的深爱。 走遍天涯我只想与你相依为命。大鸣山,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所有那些不幸非正常死亡的人,都没有充分的理由。他们没有理由地走了,把永远的遗恨和哀痛,留给生者。 ……我是他们的巫师,是他们的代言人。我必须编一套符码,让他们安息,他们将跟那个树木掩映的村庄,和那个屋舍纵横的村庄一起,安息在我的符码和文本中。” 摩罗,一个中国文化人,一个曾经是农民的中国文化人,他要做苦难生命的巫师,要做那些不识字的中国农民的代言人,这是一种雄心,也是一种德行。1800字

“大鸣山,千里之外我只能有一个许诺,那就是用我的骸骨爱你。我将追随我的列祖列宗,永远融入你的骨肉之中。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原文地址:渗入骸骨的哀与痛作者:书同 渗入骸骨的哀与痛 ——摩罗《我的村我的山》 书同 人活一世,草活一春。这几天,当我细细品咂摩罗,认真阅读过《我的村我山》中那十几篇文字,我感觉,摩罗最想说的话,全部意识世界想表达的,恐怕也不过这八个字:人活一世,草活一春。 自从读过《耻辱者手记》,我对这个原本拥有一个乡土味很足的名字的“摩罗”,发生了深刻的感情。这感情深刻,同时又十分简单。爱其所爱,痛其所痛。因为发生着强烈的共鸣,并不仅仅以其文字为满足,还神往着他的家乡,他的那个村,村旁的那座山。 一个人有过乡村生活的经历,也算是一种财富。可是,这“财富”不像金子那般闪耀着炫目的光辉。它是暗淡的,偶尔会透出一线光亮。它无形,但很沉重。它惨痛,却给人温暖。它常常使人绝望,但最终给人希望。拥有这“财富”的人,也许任何时候都不会骄傲。拥有这“财富”的人,其人生的底色,必定含着一些忧伤,终归于厚重沉稳。拥有这“财富”的人,一定拥有强烈的尊严意识,不会奢靡浮华,也不会苟且偷生。 《耻辱者手记》再版的时候,据说作者将那些“叙述性”的文字删除了。我感到可惜。我不明白作者为何要将“叙述性”文字删除。是因为不够深刻吗?是体例不合吗?是要“毁其少作”吗?在我印象中,尽管那些闪耀着理想光辉的“批判性”文字一样令人产生阅读快感,但就深刻而言,恰恰是那些叙述苦难、不幸、亲情、友情、记录人生奋斗的“叙述性”文字,在叙述中释放理想,在叙述中进行批判,在叙述中表达激情,在我看来,比那些纯粹说理、说教的“批判性”文字要好得多,可爱得多。所幸,作者终于又抛出了这部纯粹“叙述性”的读本《我的村我的山》。我真担心,“养尊处优”多年的作者,还有没有当年那番激情,那些愤怒,那种对苦难的敬畏

大鸣山,我像我所有祖先一样,曾经用锄头砍刀索取你,最后用一把骸骨偿还你。偿还的不是功利,是世世代代的深爱。

原文地址:渗入骸骨的哀与痛作者:书同 渗入骸骨的哀与痛 ——摩罗《我的村我的山》 书同 人活一世,草活一春。这几天,当我细细品咂摩罗,认真阅读过《我的村我山》中那十几篇文字,我感觉,摩罗最想说的话,全部意识世界想表达的,恐怕也不过这八个字:人活一世,草活一春。 自从读过《耻辱者手记》,我对这个原本拥有一个乡土味很足的名字的“摩罗”,发生了深刻的感情。这感情深刻,同时又十分简单。爱其所爱,痛其所痛。因为发生着强烈的共鸣,并不仅仅以其文字为满足,还神往着他的家乡,他的那个村,村旁的那座山。 一个人有过乡村生活的经历,也算是一种财富。可是,这“财富”不像金子那般闪耀着炫目的光辉。它是暗淡的,偶尔会透出一线光亮。它无形,但很沉重。它惨痛,却给人温暖。它常常使人绝望,但最终给人希望。拥有这“财富”的人,也许任何时候都不会骄傲。拥有这“财富”的人,其人生的底色,必定含着一些忧伤,终归于厚重沉稳。拥有这“财富”的人,一定拥有强烈的尊严意识,不会奢靡浮华,也不会苟且偷生。 《耻辱者手记》再版的时候,据说作者将那些“叙述性”的文字删除了。我感到可惜。我不明白作者为何要将“叙述性”文字删除。是因为不够深刻吗?是体例不合吗?是要“毁其少作”吗?在我印象中,尽管那些闪耀着理想光辉的“批判性”文字一样令人产生阅读快感,但就深刻而言,恰恰是那些叙述苦难、不幸、亲情、友情、记录人生奋斗的“叙述性”文字,在叙述中释放理想,在叙述中进行批判,在叙述中表达激情,在我看来,比那些纯粹说理、说教的“批判性”文字要好得多,可爱得多。所幸,作者终于又抛出了这部纯粹“叙述性”的读本《我的村我的山》。我真担心,“养尊处优”多年的作者,还有没有当年那番激情,那些愤怒,那种对苦难的敬畏

走遍天涯我只想与你相依为命。大鸣山,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原文地址:渗入骸骨的哀与痛作者:书同 渗入骸骨的哀与痛 ——摩罗《我的村我的山》 书同 人活一世,草活一春。这几天,当我细细品咂摩罗,认真阅读过《我的村我山》中那十几篇文字,我感觉,摩罗最想说的话,全部意识世界想表达的,恐怕也不过这八个字:人活一世,草活一春。 自从读过《耻辱者手记》,我对这个原本拥有一个乡土味很足的名字的“摩罗”,发生了深刻的感情。这感情深刻,同时又十分简单。爱其所爱,痛其所痛。因为发生着强烈的共鸣,并不仅仅以其文字为满足,还神往着他的家乡,他的那个村,村旁的那座山。 一个人有过乡村生活的经历,也算是一种财富。可是,这“财富”不像金子那般闪耀着炫目的光辉。它是暗淡的,偶尔会透出一线光亮。它无形,但很沉重。它惨痛,却给人温暖。它常常使人绝望,但最终给人希望。拥有这“财富”的人,也许任何时候都不会骄傲。拥有这“财富”的人,其人生的底色,必定含着一些忧伤,终归于厚重沉稳。拥有这“财富”的人,一定拥有强烈的尊严意识,不会奢靡浮华,也不会苟且偷生。 《耻辱者手记》再版的时候,据说作者将那些“叙述性”的文字删除了。我感到可惜。我不明白作者为何要将“叙述性”文字删除。是因为不够深刻吗?是体例不合吗?是要“毁其少作”吗?在我印象中,尽管那些闪耀着理想光辉的“批判性”文字一样令人产生阅读快感,但就深刻而言,恰恰是那些叙述苦难、不幸、亲情、友情、记录人生奋斗的“叙述性”文字,在叙述中释放理想,在叙述中进行批判,在叙述中表达激情,在我看来,比那些纯粹说理、说教的“批判性”文字要好得多,可爱得多。所幸,作者终于又抛出了这部纯粹“叙述性”的读本《我的村我的山》。我真担心,“养尊处优”多年的作者,还有没有当年那番激情,那些愤怒,那种对苦难的敬畏

 

,用哭泣洗刷累累伤痕的心灵,用倾诉超越苦难与不幸。 “大鸣山,千里之外我只能有一个许诺,那就是用我的骸骨爱你。我将追随我的列祖列宗,永远融入你的骨肉之中。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大鸣山,我像我所有祖先一样,曾经用锄头砍刀索取你,最后用一把骸骨偿还你。偿还的不是功利,是世世代代的深爱。 走遍天涯我只想与你相依为命。大鸣山,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所有那些不幸非正常死亡的人,都没有充分的理由。他们没有理由地走了,把永远的遗恨和哀痛,留给生者。 ……我是他们的巫师,是他们的代言人。我必须编一套符码,让他们安息,他们将跟那个树木掩映的村庄,和那个屋舍纵横的村庄一起,安息在我的符码和文本中。” 摩罗,一个中国文化人,一个曾经是农民的中国文化人,他要做苦难生命的巫师,要做那些不识字的中国农民的代言人,这是一种雄心,也是一种德行。1800字

“所有那些不幸非正常死亡的人,都没有充分的理由。他们没有理由地走了,把永远的遗恨和哀痛,留给生者。

和仇恨。还好,虽然没有我期望的那么高,至少也没有我担心的那么低。这是一本总体上叙述苦难的书,一本将哀与痛渗入骸骨和灵魂的书,一本让人在盛世保持一份对苦难警醒的书。 鲁迅先生从其小友闰土身上,发现了中国农民苦难的根源:多子、灾荒。从摩罗的十几篇叙述中,农民所有的苦难,等同于贫穷。因为贫穷,得了病,没法治疗,只能等死;因为贫穷,要出去打工,工伤、事故,成为夺命杀手;因为贫穷,绝望的人常常选择喝农药、上吊等非正常手段结束生命;因为贫穷,多生、劣生,痴傻不可避免。可以说,万家湾村一切苦难都与贫穷有关。万家湾人的苦难就是贫穷。可是,为什么万家湾人会如此贫穷?万家湾人为何要经受如此多的磨难?是他们不信神不敬祖宗?不,他们比谁都更信都更敬,可是,他们仍然改变不了贫穷。难道他们好吃懒做不够勤劳?不,他们比谁都更认真更勤劳,把一点土地精耕细作,把一点力气全部用光,可是,他们依旧改变不了吃苦受穷。年纪轻轻的打工仔万跃平,患了肝癌没法治,妻子绝望喝农药,一月之内双双死亡,七十多岁的老人不得不担负起抚育幼小孙子的重担;儿子打工失事、丈夫也在三个月之内病亡,失子丧夫的杨赛梅拼出全身力气,苦苦维持一个家。万来宝、万民助,一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本村兄弟,在乐平的煤矿打工,因瓦斯爆炸,而“修得”同年同月同日死。摩罗发现,所有的死亡因为工伤、事故、疾病,可是,一切不幸的根源都源于贫穷。 摩罗叙述的故事,有的发生在当下,有的在十年、二十年乃至三十年前。很显然,他已无意做最迫近的现实的批判。而现实,的确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但是,苦难,苦难的阴影,始终笼罩在他心头,伴随其生命全过程,渗透在他的骸骨与灵魂中。这就是他不能不沉思,不得不哭泣,不得不倾诉的原因。用沉思追述自己的前世今生

……,用哭泣洗刷累累伤痕的心灵,用倾诉超越苦难与不幸。 “大鸣山,千里之外我只能有一个许诺,那就是用我的骸骨爱你。我将追随我的列祖列宗,永远融入你的骨肉之中。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大鸣山,我像我所有祖先一样,曾经用锄头砍刀索取你,最后用一把骸骨偿还你。偿还的不是功利,是世世代代的深爱。 走遍天涯我只想与你相依为命。大鸣山,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所有那些不幸非正常死亡的人,都没有充分的理由。他们没有理由地走了,把永远的遗恨和哀痛,留给生者。 ……我是他们的巫师,是他们的代言人。我必须编一套符码,让他们安息,他们将跟那个树木掩映的村庄,和那个屋舍纵横的村庄一起,安息在我的符码和文本中。” 摩罗,一个中国文化人,一个曾经是农民的中国文化人,他要做苦难生命的巫师,要做那些不识字的中国农民的代言人,这是一种雄心,也是一种德行。1800字 我是他们的巫师,是他们的代言人。我必须编一套符码,让他们安息,他们将跟那个树木掩映的村庄,和那个屋舍纵横的村庄一起,安息在我的符码和文本中。”

摩罗,一个中国文化人,一个曾经是农民的中国文化人,他要做苦难生命的巫师,要做那些不识字的中国农民的代言人,这是一种雄心,也是一种德行。1800

 

,用哭泣洗刷累累伤痕的心灵,用倾诉超越苦难与不幸。 “大鸣山,千里之外我只能有一个许诺,那就是用我的骸骨爱你。我将追随我的列祖列宗,永远融入你的骨肉之中。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大鸣山,我像我所有祖先一样,曾经用锄头砍刀索取你,最后用一把骸骨偿还你。偿还的不是功利,是世世代代的深爱。 走遍天涯我只想与你相依为命。大鸣山,三千大千世界你是我唯一的家。” “所有那些不幸非正常死亡的人,都没有充分的理由。他们没有理由地走了,把永远的遗恨和哀痛,留给生者。 ……我是他们的巫师,是他们的代言人。我必须编一套符码,让他们安息,他们将跟那个树木掩映的村庄,和那个屋舍纵横的村庄一起,安息在我的符码和文本中。” 摩罗,一个中国文化人,一个曾经是农民的中国文化人,他要做苦难生命的巫师,要做那些不识字的中国农民的代言人,这是一种雄心,也是一种德行。1800字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