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转载]肖鹰: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卫视给药家鑫拉偏架  

2011-04-16 12:43:00|  分类: 精彩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玫瑾说,杀一刀才是杀人,杀八刀那是钢琴演奏的延伸。凤凰台说,被杀的农妇张妙他没时间关注,他只关注如何保护杀人犯药家鑫的生命权。这世道已经荒唐到何等地步?
支持陆天明。支持肖鹰,支持被害人张妙的家属,支持中国法律。《肖鹰:崔永元真不懂幽默?》)   我坚决支持和声援陆天明先生大义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为药家鑫唱免死弥撒的可耻行径!在这个关系于维系中国基本社会正义和法制底线的药家鑫案是非之中,凤凰卫视此举,实在是“自绝于全球华人”。   我与凤凰电视台曾经的合作让我懂得,凤凰电视台是“看北京天气吃饭”的“全球华人电视台”,对于这个电视台,一切如果有志保持自己的言论自由和独立人格的文化人士,都应当“敬鬼神而远之”。是的,良知和自爱,让我弃绝凤凰卫视,让胡一虎们把继续原意与之“合作”的“有话大家谈”看着北京的天气、不断化作“一虎一席一谈”吧。      陆天明: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      录制过程中,正反双方争论十分激烈。主持人甚至跟双方嘉宾开玩笑说:“我必须中断你们的争论了,否则我担心节目录制完了,双方都不能活着走出演播厅了。”我原先以为,作为节目的制作方,在这样一个敏感度极其强的节目中,最起码也应该比较聪明地保持“表面”上的中立。但事实并非如此。首先,在整个录制过程中,栏目组事先做好好几段资料片,以便向参加讨论的人介绍相关情况。回家以后,我细想一下,这些资料片,除了有一个画面是介绍案发过程的示意图,竟然没有一段涉及受害问题的,也没有一段是披露张妙被害的详细过程的,却用了相当的时间和篇幅来让药家鑫出场,详细陈述自己是怎么受家长、社会的“压制”和“扭曲”的。栏目组编制的资料片中,没有出现过一次受害人和受害人家属的图像。没有让受害人家属说过一句话。一个讨论杀人案件的节目居然不让受害人“出场”,不向参加讨论的人介绍这个案件给受害人带来什么样的痛苦和后果,只是在“揭示”凶手内心的痛苦和无奈,他们的倾向性已经非常明确了,但还不止于此。节目做到最后,主持
原文地址:肖鹰: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卫视给药家鑫拉偏架作者:肖鹰_Tsinghua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给药家鑫拉偏架! 肖 鹰   呀,在CCTV和李玫瑾之后,药家鑫又遇到了凤凰卫视和胡一虎的爱心抚养,药家鑫有福了!   但是,李玫瑾和胡一虎们的爱心弥撒跨空大合唱,真能施大法,将这位药军公子沾满受害人鲜血的双手救下来为他们弹钢琴感恩狂想曲吗?   我有理由不相信!我还有理由相信,李玫瑾和胡一虎们不仅救不了他们的“心爱的孩子”药家鑫,而且还会染上“这个孩子”杀人的血腥味。   读到陆天明先生今日博客文章《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陆先生称:昨日应凤凰台《一虎一夕谈》栏目组之邀,到他们在北京的一个演播厅参与了一档《药家鑫该不该杀?》的讨论。尽管主持人一再声明,栏目组没有要影响司法判决的目的,更没有通过节目去伤害受害一方的意图,他们的一个工作人员在给我的短信中也再三强调“我们力求中立平衡”,但在结束这场讨论,走出这个假座于京西一个并不奢华的写字楼里的演播厅时,我内心却仍不免一阵阵“凄凉”,又激忿。   我深刻同情陆天明先生被凤凰电视台“恳切邀请”参与节目,而上当受骗之后的“凄凉”和“激忿”。   我曾三度应了编导的“恳切邀请”做谈话嘉宾,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录制,三次看该台播出的本人参与的节目,三次感受迥然不同:第一次感到“我还是我”,第二次感到“我不似我”,第三次感到的却是“我不是我”。同样一个我,同样的主持人,为什么三次感受有这样大的差别呢?我用了大力气才琢磨明白:我在节目中的角色和意义,是由主持人的“断章取义”掌控的。做三次节目,尝了甜头,吃了苦头,权衡下来,我只能对凤凰卫视道一声“永别了您的断章取义”。(
原文地址:肖鹰: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卫视给药家鑫拉偏架作者:《肖鹰:崔永元真不懂幽默?》)   我坚决支持和声援陆天明先生大义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为药家鑫唱免死弥撒的可耻行径!在这个关系于维系中国基本社会正义和法制底线的药家鑫案是非之中,凤凰卫视此举,实在是“自绝于全球华人”。   我与凤凰电视台曾经的合作让我懂得,凤凰电视台是“看北京天气吃饭”的“全球华人电视台”,对于这个电视台,一切如果有志保持自己的言论自由和独立人格的文化人士,都应当“敬鬼神而远之”。是的,良知和自爱,让我弃绝凤凰卫视,让胡一虎们把继续原意与之“合作”的“有话大家谈”看着北京的天气、不断化作“一虎一席一谈”吧。      陆天明: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      录制过程中,正反双方争论十分激烈。主持人甚至跟双方嘉宾开玩笑说:“我必须中断你们的争论了,否则我担心节目录制完了,双方都不能活着走出演播厅了。”我原先以为,作为节目的制作方,在这样一个敏感度极其强的节目中,最起码也应该比较聪明地保持“表面”上的中立。但事实并非如此。首先,在整个录制过程中,栏目组事先做好好几段资料片,以便向参加讨论的人介绍相关情况。回家以后,我细想一下,这些资料片,除了有一个画面是介绍案发过程的示意图,竟然没有一段涉及受害问题的,也没有一段是披露张妙被害的详细过程的,却用了相当的时间和篇幅来让药家鑫出场,详细陈述自己是怎么受家长、社会的“压制”和“扭曲”的。栏目组编制的资料片中,没有出现过一次受害人和受害人家属的图像。没有让受害人家属说过一句话。一个讨论杀人案件的节目居然不让受害人“出场”,不向参加讨论的人介绍这个案件给受害人带来什么样的痛苦和后果,只是在“揭示”凶手内心的痛苦和无奈,他们的倾向性已经非常明确了,但还不止于此。节目做到最后,主持肖鹰_Tsinghua

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给药家鑫拉偏架!

 

肖 鹰

 

人突然宣布他要联线一个与此案无关的人,希望大家在听了这段电话后,即便有什么不同想法,也一定耐心听到底。这个所谓“与此案无关的人”是一个自己的儿子也被他人杀掉的母亲。这是位什么样的母亲呢?是在极其的痛苦中宽恕了凶手,并向法院去祈求宽恕这个凶手的母亲。我想,栏目组用这个母亲的哭泣哀求法庭宽恕杀子凶手做节目的结束,更是清楚地昭示了,他们希望药家鑫这个案子以什么样的判决来结束。主持人当场也“欲盖弥彰”地“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了为什么不联线张妙家属,让这些无权无势的农民来讲讲他们的心情。他们的理由是不忍心重新勾起张妙家属内心的痛苦。但他们怎么就忍心再度勾起那位宽恕了杀人凶手的母亲的内心痛苦呢?我想答案是很简单的,栏目组“只要能达到动员舆情,影响司法判决,最后宽恕药家鑫的目的,伤害什么样的母亲,他们其实是并不在乎的”,所谓的担心伤害张妙家属等说词,无非是一种虚伪的托词而已。  呀,在CCTV和李玫瑾之后,药家鑫又遇到了凤凰卫视和胡一虎的爱心抚养,药家鑫有福了!

人突然宣布他要联线一个与此案无关的人,希望大家在听了这段电话后,即便有什么不同想法,也一定耐心听到底。这个所谓“与此案无关的人”是一个自己的儿子也被他人杀掉的母亲。这是位什么样的母亲呢?是在极其的痛苦中宽恕了凶手,并向法院去祈求宽恕这个凶手的母亲。我想,栏目组用这个母亲的哭泣哀求法庭宽恕杀子凶手做节目的结束,更是清楚地昭示了,他们希望药家鑫这个案子以什么样的判决来结束。主持人当场也“欲盖弥彰”地“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了为什么不联线张妙家属,让这些无权无势的农民来讲讲他们的心情。他们的理由是不忍心重新勾起张妙家属内心的痛苦。但他们怎么就忍心再度勾起那位宽恕了杀人凶手的母亲的内心痛苦呢?我想答案是很简单的,栏目组“只要能达到动员舆情,影响司法判决,最后宽恕药家鑫的目的,伤害什么样的母亲,他们其实是并不在乎的”,所谓的担心伤害张妙家属等说词,无非是一种虚伪的托词而已。原文地址:肖鹰: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卫视给药家鑫拉偏架作者:肖鹰_Tsinghua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给药家鑫拉偏架! 肖 鹰   呀,在CCTV和李玫瑾之后,药家鑫又遇到了凤凰卫视和胡一虎的爱心抚养,药家鑫有福了!   但是,李玫瑾和胡一虎们的爱心弥撒跨空大合唱,真能施大法,将这位药军公子沾满受害人鲜血的双手救下来为他们弹钢琴感恩狂想曲吗?   我有理由不相信!我还有理由相信,李玫瑾和胡一虎们不仅救不了他们的“心爱的孩子”药家鑫,而且还会染上“这个孩子”杀人的血腥味。   读到陆天明先生今日博客文章《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陆先生称:昨日应凤凰台《一虎一夕谈》栏目组之邀,到他们在北京的一个演播厅参与了一档《药家鑫该不该杀?》的讨论。尽管主持人一再声明,栏目组没有要影响司法判决的目的,更没有通过节目去伤害受害一方的意图,他们的一个工作人员在给我的短信中也再三强调“我们力求中立平衡”,但在结束这场讨论,走出这个假座于京西一个并不奢华的写字楼里的演播厅时,我内心却仍不免一阵阵“凄凉”,又激忿。   我深刻同情陆天明先生被凤凰电视台“恳切邀请”参与节目,而上当受骗之后的“凄凉”和“激忿”。   我曾三度应了编导的“恳切邀请”做谈话嘉宾,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录制,三次看该台播出的本人参与的节目,三次感受迥然不同:第一次感到“我还是我”,第二次感到“我不似我”,第三次感到的却是“我不是我”。同样一个我,同样的主持人,为什么三次感受有这样大的差别呢?我用了大力气才琢磨明白:我在节目中的角色和意义,是由主持人的“断章取义”掌控的。做三次节目,尝了甜头,吃了苦头,权衡下来,我只能对凤凰卫视道一声“永别了您的断章取义”。(  但是,李玫瑾和胡一虎们的爱心弥撒跨空大合唱,真能施大法,将这位药军公子沾满受害人鲜血的双手救下来为他们弹钢琴感恩狂想曲吗?

原文地址:肖鹰: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卫视给药家鑫拉偏架作者:肖鹰_Tsinghua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给药家鑫拉偏架! 肖 鹰   呀,在CCTV和李玫瑾之后,药家鑫又遇到了凤凰卫视和胡一虎的爱心抚养,药家鑫有福了!   但是,李玫瑾和胡一虎们的爱心弥撒跨空大合唱,真能施大法,将这位药军公子沾满受害人鲜血的双手救下来为他们弹钢琴感恩狂想曲吗?   我有理由不相信!我还有理由相信,李玫瑾和胡一虎们不仅救不了他们的“心爱的孩子”药家鑫,而且还会染上“这个孩子”杀人的血腥味。   读到陆天明先生今日博客文章《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陆先生称:昨日应凤凰台《一虎一夕谈》栏目组之邀,到他们在北京的一个演播厅参与了一档《药家鑫该不该杀?》的讨论。尽管主持人一再声明,栏目组没有要影响司法判决的目的,更没有通过节目去伤害受害一方的意图,他们的一个工作人员在给我的短信中也再三强调“我们力求中立平衡”,但在结束这场讨论,走出这个假座于京西一个并不奢华的写字楼里的演播厅时,我内心却仍不免一阵阵“凄凉”,又激忿。   我深刻同情陆天明先生被凤凰电视台“恳切邀请”参与节目,而上当受骗之后的“凄凉”和“激忿”。   我曾三度应了编导的“恳切邀请”做谈话嘉宾,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录制,三次看该台播出的本人参与的节目,三次感受迥然不同:第一次感到“我还是我”,第二次感到“我不似我”,第三次感到的却是“我不是我”。同样一个我,同样的主持人,为什么三次感受有这样大的差别呢?我用了大力气才琢磨明白:我在节目中的角色和意义,是由主持人的“断章取义”掌控的。做三次节目,尝了甜头,吃了苦头,权衡下来,我只能对凤凰卫视道一声“永别了您的断章取义”。(《肖鹰:崔永元真不懂幽默?》)   我坚决支持和声援陆天明先生大义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为药家鑫唱免死弥撒的可耻行径!在这个关系于维系中国基本社会正义和法制底线的药家鑫案是非之中,凤凰卫视此举,实在是“自绝于全球华人”。   我与凤凰电视台曾经的合作让我懂得,凤凰电视台是“看北京天气吃饭”的“全球华人电视台”,对于这个电视台,一切如果有志保持自己的言论自由和独立人格的文化人士,都应当“敬鬼神而远之”。是的,良知和自爱,让我弃绝凤凰卫视,让胡一虎们把继续原意与之“合作”的“有话大家谈”看着北京的天气、不断化作“一虎一席一谈”吧。      陆天明: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      录制过程中,正反双方争论十分激烈。主持人甚至跟双方嘉宾开玩笑说:“我必须中断你们的争论了,否则我担心节目录制完了,双方都不能活着走出演播厅了。”我原先以为,作为节目的制作方,在这样一个敏感度极其强的节目中,最起码也应该比较聪明地保持“表面”上的中立。但事实并非如此。首先,在整个录制过程中,栏目组事先做好好几段资料片,以便向参加讨论的人介绍相关情况。回家以后,我细想一下,这些资料片,除了有一个画面是介绍案发过程的示意图,竟然没有一段涉及受害问题的,也没有一段是披露张妙被害的详细过程的,却用了相当的时间和篇幅来让药家鑫出场,详细陈述自己是怎么受家长、社会的“压制”和“扭曲”的。栏目组编制的资料片中,没有出现过一次受害人和受害人家属的图像。没有让受害人家属说过一句话。一个讨论杀人案件的节目居然不让受害人“出场”,不向参加讨论的人介绍这个案件给受害人带来什么样的痛苦和后果,只是在“揭示”凶手内心的痛苦和无奈,他们的倾向性已经非常明确了,但还不止于此。节目做到最后,主持  我有理由不相信!我还有理由相信,李玫瑾和胡一虎们不仅救不了他们的“心爱的孩子”药家鑫,而且还会染上“这个孩子”杀人的血腥味。

 

《肖鹰:崔永元真不懂幽默?》)   我坚决支持和声援陆天明先生大义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为药家鑫唱免死弥撒的可耻行径!在这个关系于维系中国基本社会正义和法制底线的药家鑫案是非之中,凤凰卫视此举,实在是“自绝于全球华人”。   我与凤凰电视台曾经的合作让我懂得,凤凰电视台是“看北京天气吃饭”的“全球华人电视台”,对于这个电视台,一切如果有志保持自己的言论自由和独立人格的文化人士,都应当“敬鬼神而远之”。是的,良知和自爱,让我弃绝凤凰卫视,让胡一虎们把继续原意与之“合作”的“有话大家谈”看着北京的天气、不断化作“一虎一席一谈”吧。      陆天明: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      录制过程中,正反双方争论十分激烈。主持人甚至跟双方嘉宾开玩笑说:“我必须中断你们的争论了,否则我担心节目录制完了,双方都不能活着走出演播厅了。”我原先以为,作为节目的制作方,在这样一个敏感度极其强的节目中,最起码也应该比较聪明地保持“表面”上的中立。但事实并非如此。首先,在整个录制过程中,栏目组事先做好好几段资料片,以便向参加讨论的人介绍相关情况。回家以后,我细想一下,这些资料片,除了有一个画面是介绍案发过程的示意图,竟然没有一段涉及受害问题的,也没有一段是披露张妙被害的详细过程的,却用了相当的时间和篇幅来让药家鑫出场,详细陈述自己是怎么受家长、社会的“压制”和“扭曲”的。栏目组编制的资料片中,没有出现过一次受害人和受害人家属的图像。没有让受害人家属说过一句话。一个讨论杀人案件的节目居然不让受害人“出场”,不向参加讨论的人介绍这个案件给受害人带来什么样的痛苦和后果,只是在“揭示”凶手内心的痛苦和无奈,他们的倾向性已经非常明确了,但还不止于此。节目做到最后,主持

  读到陆天明先生今日博客文章《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陆先生称:昨日应凤凰台《一虎一夕谈》栏目组之邀,到他们在北京的一个演播厅参与了一档《药家鑫该不该杀?》的讨论。尽管主持人一再声明,栏目组没有要影响司法判决的目的,更没有通过节目去伤害受害一方的意图,他们的一个工作人员在给我的短信中也再三强调“我们力求中立平衡”,但在结束这场讨论,走出这个假座于京西一个并不奢华的写字楼里的演播厅时,我内心却仍不免一阵阵“凄凉”,又激忿。

  我深刻同情陆天明先生被凤凰电视台“恳切邀请”参与节目,而上当受骗之后的“凄凉”和“激忿”。

原文地址:肖鹰: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卫视给药家鑫拉偏架作者:肖鹰_Tsinghua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给药家鑫拉偏架! 肖 鹰   呀,在CCTV和李玫瑾之后,药家鑫又遇到了凤凰卫视和胡一虎的爱心抚养,药家鑫有福了!   但是,李玫瑾和胡一虎们的爱心弥撒跨空大合唱,真能施大法,将这位药军公子沾满受害人鲜血的双手救下来为他们弹钢琴感恩狂想曲吗?   我有理由不相信!我还有理由相信,李玫瑾和胡一虎们不仅救不了他们的“心爱的孩子”药家鑫,而且还会染上“这个孩子”杀人的血腥味。   读到陆天明先生今日博客文章《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陆先生称:昨日应凤凰台《一虎一夕谈》栏目组之邀,到他们在北京的一个演播厅参与了一档《药家鑫该不该杀?》的讨论。尽管主持人一再声明,栏目组没有要影响司法判决的目的,更没有通过节目去伤害受害一方的意图,他们的一个工作人员在给我的短信中也再三强调“我们力求中立平衡”,但在结束这场讨论,走出这个假座于京西一个并不奢华的写字楼里的演播厅时,我内心却仍不免一阵阵“凄凉”,又激忿。   我深刻同情陆天明先生被凤凰电视台“恳切邀请”参与节目,而上当受骗之后的“凄凉”和“激忿”。   我曾三度应了编导的“恳切邀请”做谈话嘉宾,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录制,三次看该台播出的本人参与的节目,三次感受迥然不同:第一次感到“我还是我”,第二次感到“我不似我”,第三次感到的却是“我不是我”。同样一个我,同样的主持人,为什么三次感受有这样大的差别呢?我用了大力气才琢磨明白:我在节目中的角色和意义,是由主持人的“断章取义”掌控的。做三次节目,尝了甜头,吃了苦头,权衡下来,我只能对凤凰卫视道一声“永别了您的断章取义”。(

 

  我曾三度应了编导的“恳切邀请”做谈话嘉宾,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录制,三次看该台播出的本人参与的节目,三次感受迥然不同:第一次感到“我还是我”,第二次感到“我不似我”,第三次感到的却是“我不是我”。同样一个我,同样的主持人,为什么三次感受有这样大的差别呢?我用了大力气才琢磨明白:我在节目中的角色和意义,是由主持人的“断章取义”掌控的。做三次节目,尝了甜头,吃了苦头,权衡下来,我只能对凤凰卫视道一声“永别了您的断章取义”。(《人突然宣布他要联线一个与此案无关的人,希望大家在听了这段电话后,即便有什么不同想法,也一定耐心听到底。这个所谓“与此案无关的人”是一个自己的儿子也被他人杀掉的母亲。这是位什么样的母亲呢?是在极其的痛苦中宽恕了凶手,并向法院去祈求宽恕这个凶手的母亲。我想,栏目组用这个母亲的哭泣哀求法庭宽恕杀子凶手做节目的结束,更是清楚地昭示了,他们希望药家鑫这个案子以什么样的判决来结束。主持人当场也“欲盖弥彰”地“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了为什么不联线张妙家属,让这些无权无势的农民来讲讲他们的心情。他们的理由是不忍心重新勾起张妙家属内心的痛苦。但他们怎么就忍心再度勾起那位宽恕了杀人凶手的母亲的内心痛苦呢?我想答案是很简单的,栏目组“只要能达到动员舆情,影响司法判决,最后宽恕药家鑫的目的,伤害什么样的母亲,他们其实是并不在乎的”,所谓的担心伤害张妙家属等说词,无非是一种虚伪的托词而已。肖鹰:崔永元真不懂幽默?》)

 

  我坚决支持和声援陆天明先生大义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为药家鑫唱免死弥撒的可耻行径!在这个关系于维系中国基本社会正义和法制底线的药家鑫案是非之中,凤凰卫视此举,实在是“自绝于全球华人”。

原文地址:肖鹰: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卫视给药家鑫拉偏架作者:肖鹰_Tsinghua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给药家鑫拉偏架! 肖 鹰   呀,在CCTV和李玫瑾之后,药家鑫又遇到了凤凰卫视和胡一虎的爱心抚养,药家鑫有福了!   但是,李玫瑾和胡一虎们的爱心弥撒跨空大合唱,真能施大法,将这位药军公子沾满受害人鲜血的双手救下来为他们弹钢琴感恩狂想曲吗?   我有理由不相信!我还有理由相信,李玫瑾和胡一虎们不仅救不了他们的“心爱的孩子”药家鑫,而且还会染上“这个孩子”杀人的血腥味。   读到陆天明先生今日博客文章《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陆先生称:昨日应凤凰台《一虎一夕谈》栏目组之邀,到他们在北京的一个演播厅参与了一档《药家鑫该不该杀?》的讨论。尽管主持人一再声明,栏目组没有要影响司法判决的目的,更没有通过节目去伤害受害一方的意图,他们的一个工作人员在给我的短信中也再三强调“我们力求中立平衡”,但在结束这场讨论,走出这个假座于京西一个并不奢华的写字楼里的演播厅时,我内心却仍不免一阵阵“凄凉”,又激忿。   我深刻同情陆天明先生被凤凰电视台“恳切邀请”参与节目,而上当受骗之后的“凄凉”和“激忿”。   我曾三度应了编导的“恳切邀请”做谈话嘉宾,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录制,三次看该台播出的本人参与的节目,三次感受迥然不同:第一次感到“我还是我”,第二次感到“我不似我”,第三次感到的却是“我不是我”。同样一个我,同样的主持人,为什么三次感受有这样大的差别呢?我用了大力气才琢磨明白:我在节目中的角色和意义,是由主持人的“断章取义”掌控的。做三次节目,尝了甜头,吃了苦头,权衡下来,我只能对凤凰卫视道一声“永别了您的断章取义”。(

  我与凤凰电视台曾经的合作让我懂得,凤凰电视台是“看北京天气吃饭”的“全球华人电视台”,对于这个电视台,一切如果有志保持自己的言论自由和独立人格的文化人士,都应当“敬鬼神而远之”。是的,良知和自爱,让我弃绝凤凰卫视,让胡一虎们把继续原意与之“合作”的“有话大家谈”看着北京的天气、不断化作“一虎一席一谈”吧。

人突然宣布他要联线一个与此案无关的人,希望大家在听了这段电话后,即便有什么不同想法,也一定耐心听到底。这个所谓“与此案无关的人”是一个自己的儿子也被他人杀掉的母亲。这是位什么样的母亲呢?是在极其的痛苦中宽恕了凶手,并向法院去祈求宽恕这个凶手的母亲。我想,栏目组用这个母亲的哭泣哀求法庭宽恕杀子凶手做节目的结束,更是清楚地昭示了,他们希望药家鑫这个案子以什么样的判决来结束。主持人当场也“欲盖弥彰”地“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了为什么不联线张妙家属,让这些无权无势的农民来讲讲他们的心情。他们的理由是不忍心重新勾起张妙家属内心的痛苦。但他们怎么就忍心再度勾起那位宽恕了杀人凶手的母亲的内心痛苦呢?我想答案是很简单的,栏目组“只要能达到动员舆情,影响司法判决,最后宽恕药家鑫的目的,伤害什么样的母亲,他们其实是并不在乎的”,所谓的担心伤害张妙家属等说词,无非是一种虚伪的托词而已。

    

 

《肖鹰:崔永元真不懂幽默?》)   我坚决支持和声援陆天明先生大义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为药家鑫唱免死弥撒的可耻行径!在这个关系于维系中国基本社会正义和法制底线的药家鑫案是非之中,凤凰卫视此举,实在是“自绝于全球华人”。   我与凤凰电视台曾经的合作让我懂得,凤凰电视台是“看北京天气吃饭”的“全球华人电视台”,对于这个电视台,一切如果有志保持自己的言论自由和独立人格的文化人士,都应当“敬鬼神而远之”。是的,良知和自爱,让我弃绝凤凰卫视,让胡一虎们把继续原意与之“合作”的“有话大家谈”看着北京的天气、不断化作“一虎一席一谈”吧。      陆天明: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      录制过程中,正反双方争论十分激烈。主持人甚至跟双方嘉宾开玩笑说:“我必须中断你们的争论了,否则我担心节目录制完了,双方都不能活着走出演播厅了。”我原先以为,作为节目的制作方,在这样一个敏感度极其强的节目中,最起码也应该比较聪明地保持“表面”上的中立。但事实并非如此。首先,在整个录制过程中,栏目组事先做好好几段资料片,以便向参加讨论的人介绍相关情况。回家以后,我细想一下,这些资料片,除了有一个画面是介绍案发过程的示意图,竟然没有一段涉及受害问题的,也没有一段是披露张妙被害的详细过程的,却用了相当的时间和篇幅来让药家鑫出场,详细陈述自己是怎么受家长、社会的“压制”和“扭曲”的。栏目组编制的资料片中,没有出现过一次受害人和受害人家属的图像。没有让受害人家属说过一句话。一个讨论杀人案件的节目居然不让受害人“出场”,不向参加讨论的人介绍这个案件给受害人带来什么样的痛苦和后果,只是在“揭示”凶手内心的痛苦和无奈,他们的倾向性已经非常明确了,但还不止于此。节目做到最后,主持

原文地址:肖鹰: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卫视给药家鑫拉偏架作者:肖鹰_Tsinghua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给药家鑫拉偏架! 肖 鹰   呀,在CCTV和李玫瑾之后,药家鑫又遇到了凤凰卫视和胡一虎的爱心抚养,药家鑫有福了!   但是,李玫瑾和胡一虎们的爱心弥撒跨空大合唱,真能施大法,将这位药军公子沾满受害人鲜血的双手救下来为他们弹钢琴感恩狂想曲吗?   我有理由不相信!我还有理由相信,李玫瑾和胡一虎们不仅救不了他们的“心爱的孩子”药家鑫,而且还会染上“这个孩子”杀人的血腥味。   读到陆天明先生今日博客文章《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陆先生称:昨日应凤凰台《一虎一夕谈》栏目组之邀,到他们在北京的一个演播厅参与了一档《药家鑫该不该杀?》的讨论。尽管主持人一再声明,栏目组没有要影响司法判决的目的,更没有通过节目去伤害受害一方的意图,他们的一个工作人员在给我的短信中也再三强调“我们力求中立平衡”,但在结束这场讨论,走出这个假座于京西一个并不奢华的写字楼里的演播厅时,我内心却仍不免一阵阵“凄凉”,又激忿。   我深刻同情陆天明先生被凤凰电视台“恳切邀请”参与节目,而上当受骗之后的“凄凉”和“激忿”。   我曾三度应了编导的“恳切邀请”做谈话嘉宾,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录制,三次看该台播出的本人参与的节目,三次感受迥然不同:第一次感到“我还是我”,第二次感到“我不似我”,第三次感到的却是“我不是我”。同样一个我,同样的主持人,为什么三次感受有这样大的差别呢?我用了大力气才琢磨明白:我在节目中的角色和意义,是由主持人的“断章取义”掌控的。做三次节目,尝了甜头,吃了苦头,权衡下来,我只能对凤凰卫视道一声“永别了您的断章取义”。(陆天明: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

人突然宣布他要联线一个与此案无关的人,希望大家在听了这段电话后,即便有什么不同想法,也一定耐心听到底。这个所谓“与此案无关的人”是一个自己的儿子也被他人杀掉的母亲。这是位什么样的母亲呢?是在极其的痛苦中宽恕了凶手,并向法院去祈求宽恕这个凶手的母亲。我想,栏目组用这个母亲的哭泣哀求法庭宽恕杀子凶手做节目的结束,更是清楚地昭示了,他们希望药家鑫这个案子以什么样的判决来结束。主持人当场也“欲盖弥彰”地“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了为什么不联线张妙家属,让这些无权无势的农民来讲讲他们的心情。他们的理由是不忍心重新勾起张妙家属内心的痛苦。但他们怎么就忍心再度勾起那位宽恕了杀人凶手的母亲的内心痛苦呢?我想答案是很简单的,栏目组“只要能达到动员舆情,影响司法判决,最后宽恕药家鑫的目的,伤害什么样的母亲,他们其实是并不在乎的”,所谓的担心伤害张妙家属等说词,无非是一种虚伪的托词而已。  

  原文地址:肖鹰: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卫视给药家鑫拉偏架作者:肖鹰_Tsinghua声援陆天明,谴责凤凰电视台看北京天气,给药家鑫拉偏架! 肖 鹰   呀,在CCTV和李玫瑾之后,药家鑫又遇到了凤凰卫视和胡一虎的爱心抚养,药家鑫有福了!   但是,李玫瑾和胡一虎们的爱心弥撒跨空大合唱,真能施大法,将这位药军公子沾满受害人鲜血的双手救下来为他们弹钢琴感恩狂想曲吗?   我有理由不相信!我还有理由相信,李玫瑾和胡一虎们不仅救不了他们的“心爱的孩子”药家鑫,而且还会染上“这个孩子”杀人的血腥味。   读到陆天明先生今日博客文章《凤凰电视台为药家鑫拉偏架,意欲何为?》,陆先生称:昨日应凤凰台《一虎一夕谈》栏目组之邀,到他们在北京的一个演播厅参与了一档《药家鑫该不该杀?》的讨论。尽管主持人一再声明,栏目组没有要影响司法判决的目的,更没有通过节目去伤害受害一方的意图,他们的一个工作人员在给我的短信中也再三强调“我们力求中立平衡”,但在结束这场讨论,走出这个假座于京西一个并不奢华的写字楼里的演播厅时,我内心却仍不免一阵阵“凄凉”,又激忿。   我深刻同情陆天明先生被凤凰电视台“恳切邀请”参与节目,而上当受骗之后的“凄凉”和“激忿”。   我曾三度应了编导的“恳切邀请”做谈话嘉宾,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录制,三次看该台播出的本人参与的节目,三次感受迥然不同:第一次感到“我还是我”,第二次感到“我不似我”,第三次感到的却是“我不是我”。同样一个我,同样的主持人,为什么三次感受有这样大的差别呢?我用了大力气才琢磨明白:我在节目中的角色和意义,是由主持人的“断章取义”掌控的。做三次节目,尝了甜头,吃了苦头,权衡下来,我只能对凤凰卫视道一声“永别了您的断章取义”。(录制过程中,正反双方争论十分激烈。主持人甚至跟双方嘉宾开玩笑说:“我必须中断你们的争论了,否则我担心节目录制完了,双方都不能活着走出演播厅了。”我原先以为,作为节目的制作方,在这样一个敏感度极其强的节目中,最起码也应该比较聪明地保持“表面”上的中立。但事实并非如此。首先,在整个录制过程中,栏目组事先做好好几段资料片,以便向参加讨论的人介绍相关情况。回家以后,我细想一下,这些资料片,除了有一个画面是介绍案发过程的示意图,竟然没有一段涉及受害问题的,也没有一段是披露张妙被害的详细过程的,却用了相当的时间和篇幅来让药家鑫出场,详细陈述自己是怎么受家长、社会的“压制”和“扭曲”的。栏目组编制的资料片中,没有出现过一次受害人和受害人家属的图像。没有让受害人家属说过一句话。一个讨论杀人案件的节目居然不让受害人“出场”,不向参加讨论的人介绍这个案件给受害人带来什么样的痛苦和后果,只是在“揭示”凶手内心的痛苦和无奈,他们的倾向性已经非常明确了,但还不止于此。节目做到最后,主持人突然宣布他要联线一个与此案无关的人,希望大家在听了这段电话后,即便有什么不同想法,也一定耐心听到底。这个所谓“与此案无关的人”是一个自己的儿子也被他人杀掉的母亲。这是位什么样的母亲呢?是在极其的痛苦中宽恕了凶手,并向法院去祈求宽恕这个凶手的母亲。我想,栏目组用这个母亲的哭泣哀求法庭宽恕杀子凶手做节目的结束,更是清楚地昭示了,他们希望药家鑫这个案子以什么样的判决来结束。主持人当场也“欲盖弥彰”地“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了为什么不联线张妙家属,让这些无权无势的农民来讲讲他们的心情。他们的理由是不忍心重新勾起张妙家属内心的痛苦。但他们怎么就忍心再度勾起那位宽恕了杀人凶手的母亲的内心痛苦呢?我想答案是很简单的,栏目组“只要能达到动员舆情,影响司法判决,最后宽恕药家鑫的目的,伤害什么样的母亲,他们其实是并不在乎的”,所谓的担心伤害张妙家属等说词,无非是一种虚伪的托词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