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乡村是中国的真实”吗?  

2011-07-28 18:51:00|  分类: 乡土文化与四农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城市化是一个残酷的过程。我内心一直而怀有一种淡淡的焦虑。我太眷恋乡土文化了。人类适应与自然融为一体的乡土文化已经至少几十万年,可是学习城市生活才几百年,还远没有适应过来。我知道乡土文化是保不住了,一直想用文字描述下来,记录下来,可是限于功名利禄的纠缠,一直没有条件去做这件工作,我为此感到遗憾。 九.以一个“故乡人”人视角,您如何看待这些年江西农村社会的变化? 上文已经说过,跟沿海乡村比,我家乡的改变或许不值一提。但我依然觉得,农民生活的提高是很难得的。同时,农村社会的组织模式、生活方式也在产生变化,一些旧的东西正在解体,对此我感到怀恋。好像暗中希望解体过程慢一些。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乡村的变化事实上只会越来越快。农民最看重的可能不是我这样的“怀恋”,而是在社会总体框架中,地位能不能有所提高,权利能不能有所增长。人都是生活在社会关系之中,社会整体水平的提高,在农民身上也应该体现出来。这才会让农民体验到尊严与幸福。我希望国家对农村、农业的投入更大一些。 十.您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 身份问题恐怕当局者迷,任何单一定位可能都不准确,都要遮蔽一些别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给自己若干命名。但我最喜欢的一个,依然是“农民的儿子”。 《我的村我的山》,摩罗著,东方出版社2011年2月出版

说,城市化是一个残酷的过程。我内心一直而怀有一种淡淡的焦虑。我太眷恋乡土文化了。人类适应与自然融为一体的乡土文化已经至少几十万年,可是学习城市生活才几百年,还远没有适应过来。我知道乡土文化是保不住了,一直想用文字描述下来,记录下来,可是限于功名利禄的纠缠,一直没有条件去做这件工作,我为此感到遗憾。 九.以一个“故乡人”人视角,您如何看待这些年江西农村社会的变化? 上文已经说过,跟沿海乡村比,我家乡的改变或许不值一提。但我依然觉得,农民生活的提高是很难得的。同时,农村社会的组织模式、生活方式也在产生变化,一些旧的东西正在解体,对此我感到怀恋。好像暗中希望解体过程慢一些。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乡村的变化事实上只会越来越快。农民最看重的可能不是我这样的“怀恋”,而是在社会总体框架中,地位能不能有所提高,权利能不能有所增长。人都是生活在社会关系之中,社会整体水平的提高,在农民身上也应该体现出来。这才会让农民体验到尊严与幸福。我希望国家对农村、农业的投入更大一些。 十.您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 身份问题恐怕当局者迷,任何单一定位可能都不准确,都要遮蔽一些别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给自己若干命名。但我最喜欢的一个,依然是“农民的儿子”。 《我的村我的山》,摩罗著,东方出版社2011年2月出版“乡村是中国的真实”吗?

苦难历程,按照理性思维来说,会不愿触碰,那您为什么会经常强调底层?在城市生活多年,对底层您有没有失去痛感? 底层出身不但决定了我的命运,也决定了我观察社会的角度、体验世界的立场。我虽然生活在城市,但是我的趣味一直偏向于乡土文化,我的感情投向偏向于农民。我知道自己的根在那里。 五:在《我是农民的儿子》一文中,您曾经提到,每次回到家乡万家村就有种负罪感,这种负罪感源于什么?作为远离故乡的“局外之人”故乡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家乡父老的辛劳给我留下极深印象,我一直觉得是他们在养着我。那些年他们常年在外地打工,回村时才能揣上几千元。这几年乡亲们的精神面貌变化比较明显,他们挣钱比以前多了,家乡搞了医疗保险,有大病可以报销不少医药费,这给他们带来了依靠感,和受到尊重的感觉。看到他们开心,我也跟着开心。我在心理上命运上,从来不是局外人,我一直活在他们的命运中。 六.这几年,你的思想轨迹和心路历程与您的万家湾村有什么间接的关系,有媒体评论说你在转型,这种转型与您对乡村意识有关吗? 我对社会的感情态度,和思想发展,跟万家湾村的命运密切相关。这几年我真切感到了村民收入的提高,生活的改善。通过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虽然后者还没正式铺开)逐步被纳入到国家体制之中,这个长期被排除在社会之外的底层群体,似乎慢慢地探了一只脚到社会里面来。前几年我父亲生病住院之后,就报销了几百元医药费,这是他有生以来,从国家这里得到的最大一次关怀。 村民命运的细微变化,让我意识到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看到了正面的力量、正面的事物在社会空间蓬勃发育、生长。一个读书人如果能够从现实中看到这些正面的事物、正面的力量,对社会的理解、评价,就会更加全面一些,更加深刻一些,更加有独立见解、独立判断一些,而不会按照书上的概念人云亦云。 七.从您的创作历程看出,您从来都没有放弃乡土文学的写作,在文学范畴中您如何理解“乡土文学”的概念? 我写《我的村我的山》时,几乎没觉得是在写文学作品。我这几年做的工作主要是学术性的,一般不把自己放在文学背景下理解,对文学话题也日渐陌生。不过对于乡土文学我还是有某种猜想。随着乡村的消失,未来的人类将难于理解乡土文学,那时人们将会像我们猜想古代神话一样猜测今天的乡土文学。但是,对于我们这一代经历过乡村生活的人而言,乡土文学是不可或缺的精神慰藉。 八.进入新世纪之后,市场经济从乡村抽去了活力,城市化的进程让乡土文化排挤在边缘,以你家乡万家湾为例,如何看待他们的集体记忆和变化? 对于乡土文化和乡土感情来 提问:江西晨报曾悦之

“乡村是中国的真实”吗? 提问:江西晨报曾悦之 回答:摩罗 一.七年前,您说从事写作这么多年,因为从没有为农村写过一本书而感到惭愧,而在您的近作《我的村,我的山》中,您用细腻的笔法讲述家乡———万家湾的人和事,那现在对家乡还觉得惭愧吗?这部作品对您有哪些意义? 摩罗答:无力为家乡做点事,当然感到惭愧。我为家乡父老写了一本《我的村,我的山》,这本书对他们毫无用处,对我却很有用。我用文字描述了他们的生活,倾诉了我对他们的挚爱,我获得了表达的满足感。仅此而已。 二.这是一本很“沉”的书,个中贯穿了很多沉重生命讲述,您觉得这部作品给喧嚣的时代传递什么讯息? 能否谈谈创作前后? 无法给喧嚣的时代传递什么讯息,每个社会主要是由其主导势力和中产阶级组成的,他们是主流,农民一般都生活在社会之外。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最近几年才试图逐步将农民纳入到社会体制之中。但是,社会主流人群目前一般还没有时间、兴趣、精力去关注“社会之外”的农民之生老病死,因为人们都需要全力关注自己利益份额的增长,顾不上别人的境遇。所以,这本书仅仅对于我和我的同类人来说是沉重的。我身边的群体有两类人,他们对这本书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反应。一种是有乡村经验的人,他们很喜欢这本书,说只要将主人公换成他们村的名字,就是他们村的故事了。另一种是没有乡村经验的人,对他们来说,这本书不值得阅读、不值得感兴趣、不值得关注,因为,在这个喧嚣的、快节奏的社会,那些农民,那些非正常死亡的卑贱生命,没法吸引他们的眼球。 三.您赞同“乡村是中国的真实”说法吗?如果赞同,那么您的家乡可不可以看着是中国乡村的真相? “乡村是中国的真实”这种表述恐怕已经不太全面,这些年中国的发展重心一直在城市。深圳、东莞,浦东、重庆,京沪高速铁路、首都国际机场,这都是真实的中国。若说我的家乡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中国乡村的真相,倒是能说得通。村民们以前吃不饱饭,20世纪80年代解决了温饱问题,此后十几年陆续解决了住房问题,目前正在逐步解决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问题。我从家乡的缓慢变化,读出了中国的巨大发展。我这些年对中国的发展成就感到赞佩,乡亲们的命运、境遇得到缓慢的改良是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中国幅员辽阔,地区差异很大。跟沿海乡村比,我家乡的改变或许不值一提。西部乡村的改变,则可能远不如我家乡的改变这么明显。另外,跟其他阶层相比,农民的地位和生活,提高肯定是最少的,改善肯定是最慢的。 四.在很多作品中,您毫不掩饰地向外界传达是农民的儿子,来自底层,从您的经历来看,底层生活伴随的是一些 回答:摩罗

一.七年前,您说从事写作这么多年,因为从没有为农村写过一本书而感到惭愧,而在您的近作《我的村,我的山》中,您用细腻的笔法讲述家乡———万家湾的人和事,那现在对家乡还觉得惭愧吗?这部作品对您有哪些意义?

摩罗答:无力为家乡做点事,当然感到惭愧。我为家乡父老写了一本《我的村,我的山》,这本书对他们毫无用处,对我却很有用。我用文字描述了他们的生活,倾诉了我对他们的挚爱,我获得了表达的满足感。仅此而已。

二.这是一本很“沉”的书,个中贯穿了很多沉重生命讲述,您觉得这部作品给喧嚣的时代传递什么讯息? 能否谈谈创作前后?

无法给喧嚣的时代传递什么讯息,每个社会主要是由其主导势力和中产阶级组成的,他们是主流,农民一般都生活在社会之外。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最近几年才试图逐步将农民纳入到社会体制之中。但是,社会主流人群目前一般还没有时间、兴趣、精力去关注“社会之外”的农民之生老病死,因为人们都需要全力关注自己利益份额的增长,顾不上别人的境遇。所以,这本书仅仅对于我和我的同类人来说是沉重的。我身边的群体有两类人,他们对这本书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反应。一种是有乡村经验的人,他们很喜欢这本书,说只要将主人公换成他们村的名字,就是他们村的故事了。另一种是没有乡村经验的人,对他们来说,这本书不值得阅读、不值得感兴趣、不值得关注,因为,在这个喧嚣的、快节奏的社会,那些农民,那些非正常死亡的卑贱生命,没法吸引他们的眼球。

说,城市化是一个残酷的过程。我内心一直而怀有一种淡淡的焦虑。我太眷恋乡土文化了。人类适应与自然融为一体的乡土文化已经至少几十万年,可是学习城市生活才几百年,还远没有适应过来。我知道乡土文化是保不住了,一直想用文字描述下来,记录下来,可是限于功名利禄的纠缠,一直没有条件去做这件工作,我为此感到遗憾。 九.以一个“故乡人”人视角,您如何看待这些年江西农村社会的变化? 上文已经说过,跟沿海乡村比,我家乡的改变或许不值一提。但我依然觉得,农民生活的提高是很难得的。同时,农村社会的组织模式、生活方式也在产生变化,一些旧的东西正在解体,对此我感到怀恋。好像暗中希望解体过程慢一些。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乡村的变化事实上只会越来越快。农民最看重的可能不是我这样的“怀恋”,而是在社会总体框架中,地位能不能有所提高,权利能不能有所增长。人都是生活在社会关系之中,社会整体水平的提高,在农民身上也应该体现出来。这才会让农民体验到尊严与幸福。我希望国家对农村、农业的投入更大一些。 十.您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 身份问题恐怕当局者迷,任何单一定位可能都不准确,都要遮蔽一些别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给自己若干命名。但我最喜欢的一个,依然是“农民的儿子”。 《我的村我的山》,摩罗著,东方出版社2011年2月出版三.您赞同“乡村是中国的真实”说法吗?如果赞同,那么您的家乡可不可以看着是中国乡村的真相?

“乡村是中国的真实”这种表述恐怕已经不太全面,这些年中国的发展重心一直在城市。深圳、东莞,浦东、重庆,京沪高速铁路、首都国际机场,这都是真实的中国。若说我的家乡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中国乡村的真相,倒是能说得通。村民们以前吃不饱饭,苦难历程,按照理性思维来说,会不愿触碰,那您为什么会经常强调底层?在城市生活多年,对底层您有没有失去痛感? 底层出身不但决定了我的命运,也决定了我观察社会的角度、体验世界的立场。我虽然生活在城市,但是我的趣味一直偏向于乡土文化,我的感情投向偏向于农民。我知道自己的根在那里。 五:在《我是农民的儿子》一文中,您曾经提到,每次回到家乡万家村就有种负罪感,这种负罪感源于什么?作为远离故乡的“局外之人”故乡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家乡父老的辛劳给我留下极深印象,我一直觉得是他们在养着我。那些年他们常年在外地打工,回村时才能揣上几千元。这几年乡亲们的精神面貌变化比较明显,他们挣钱比以前多了,家乡搞了医疗保险,有大病可以报销不少医药费,这给他们带来了依靠感,和受到尊重的感觉。看到他们开心,我也跟着开心。我在心理上命运上,从来不是局外人,我一直活在他们的命运中。 六.这几年,你的思想轨迹和心路历程与您的万家湾村有什么间接的关系,有媒体评论说你在转型,这种转型与您对乡村意识有关吗? 我对社会的感情态度,和思想发展,跟万家湾村的命运密切相关。这几年我真切感到了村民收入的提高,生活的改善。通过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虽然后者还没正式铺开)逐步被纳入到国家体制之中,这个长期被排除在社会之外的底层群体,似乎慢慢地探了一只脚到社会里面来。前几年我父亲生病住院之后,就报销了几百元医药费,这是他有生以来,从国家这里得到的最大一次关怀。 村民命运的细微变化,让我意识到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看到了正面的力量、正面的事物在社会空间蓬勃发育、生长。一个读书人如果能够从现实中看到这些正面的事物、正面的力量,对社会的理解、评价,就会更加全面一些,更加深刻一些,更加有独立见解、独立判断一些,而不会按照书上的概念人云亦云。 七.从您的创作历程看出,您从来都没有放弃乡土文学的写作,在文学范畴中您如何理解“乡土文学”的概念? 我写《我的村我的山》时,几乎没觉得是在写文学作品。我这几年做的工作主要是学术性的,一般不把自己放在文学背景下理解,对文学话题也日渐陌生。不过对于乡土文学我还是有某种猜想。随着乡村的消失,未来的人类将难于理解乡土文学,那时人们将会像我们猜想古代神话一样猜测今天的乡土文学。但是,对于我们这一代经历过乡村生活的人而言,乡土文学是不可或缺的精神慰藉。 八.进入新世纪之后,市场经济从乡村抽去了活力,城市化的进程让乡土文化排挤在边缘,以你家乡万家湾为例,如何看待他们的集体记忆和变化? 对于乡土文化和乡土感情来20世纪80年代解决了温饱问题,此后十几年陆续解决了住房问题,目前正在逐步解决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问题。我从家乡的缓慢变化,读出了中国的巨大发展。我这些年对中国的发展成就感到赞佩,乡亲们的命运、境遇得到缓慢的改良是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中国幅员辽阔,地区差异很大。跟沿海乡村比,我家乡的改变或许不值一提。西部乡村的改变,则可能远不如我家乡的改变这么明显。另外,跟其他阶层相比,农民的地位和生活,提高肯定是最少的,改善肯定是最慢的。

四.在很多作品中,您毫不掩饰地向外界传达是农民的儿子,来自底层,从您的经历来看,底层生活伴随的是一些苦难历程,按照理性思维来说,会不愿触碰,那您为什么会经常强调底层?在城市生活多年,对底层您有没有失去痛感?

底层出身不但决定了我的命运,也决定了我观察社会的角度、体验世界的立场。我虽然生活在城市,但是我的趣味一直偏向于乡土文化,我的感情投向偏向于农民。我知道自己的根在那里。

“乡村是中国的真实”吗? 提问:江西晨报曾悦之 回答:摩罗 一.七年前,您说从事写作这么多年,因为从没有为农村写过一本书而感到惭愧,而在您的近作《我的村,我的山》中,您用细腻的笔法讲述家乡———万家湾的人和事,那现在对家乡还觉得惭愧吗?这部作品对您有哪些意义? 摩罗答:无力为家乡做点事,当然感到惭愧。我为家乡父老写了一本《我的村,我的山》,这本书对他们毫无用处,对我却很有用。我用文字描述了他们的生活,倾诉了我对他们的挚爱,我获得了表达的满足感。仅此而已。 二.这是一本很“沉”的书,个中贯穿了很多沉重生命讲述,您觉得这部作品给喧嚣的时代传递什么讯息? 能否谈谈创作前后? 无法给喧嚣的时代传递什么讯息,每个社会主要是由其主导势力和中产阶级组成的,他们是主流,农民一般都生活在社会之外。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最近几年才试图逐步将农民纳入到社会体制之中。但是,社会主流人群目前一般还没有时间、兴趣、精力去关注“社会之外”的农民之生老病死,因为人们都需要全力关注自己利益份额的增长,顾不上别人的境遇。所以,这本书仅仅对于我和我的同类人来说是沉重的。我身边的群体有两类人,他们对这本书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反应。一种是有乡村经验的人,他们很喜欢这本书,说只要将主人公换成他们村的名字,就是他们村的故事了。另一种是没有乡村经验的人,对他们来说,这本书不值得阅读、不值得感兴趣、不值得关注,因为,在这个喧嚣的、快节奏的社会,那些农民,那些非正常死亡的卑贱生命,没法吸引他们的眼球。 三.您赞同“乡村是中国的真实”说法吗?如果赞同,那么您的家乡可不可以看着是中国乡村的真相? “乡村是中国的真实”这种表述恐怕已经不太全面,这些年中国的发展重心一直在城市。深圳、东莞,浦东、重庆,京沪高速铁路、首都国际机场,这都是真实的中国。若说我的家乡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中国乡村的真相,倒是能说得通。村民们以前吃不饱饭,20世纪80年代解决了温饱问题,此后十几年陆续解决了住房问题,目前正在逐步解决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问题。我从家乡的缓慢变化,读出了中国的巨大发展。我这些年对中国的发展成就感到赞佩,乡亲们的命运、境遇得到缓慢的改良是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中国幅员辽阔,地区差异很大。跟沿海乡村比,我家乡的改变或许不值一提。西部乡村的改变,则可能远不如我家乡的改变这么明显。另外,跟其他阶层相比,农民的地位和生活,提高肯定是最少的,改善肯定是最慢的。 四.在很多作品中,您毫不掩饰地向外界传达是农民的儿子,来自底层,从您的经历来看,底层生活伴随的是一些 五:在《我是农民的儿子》一文中,您曾经提到,每次回到家乡万家村就有种负罪感,这种负罪感源于什么?作为远离故乡的“局外之人”故乡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家乡父老的辛劳给我留下极深印象,我一直觉得是他们在养着我。那些年他们常年在外地打工,回村时才能揣上几千元。这几年乡亲们的精神面貌变化比较明显,他们挣钱比以前多了,家乡搞了医疗保险,有大病可以报销不少医药费,这给他们带来了依靠感,和受到尊重的感觉。看到他们开心,我也跟着开心。我在心理上命运上,从来不是局外人,我一直活在他们的命运中。

六.这几年,你的思想轨迹和心路历程与您的万家湾村有什么间接的关系,有媒体评论说你在转型,这种转型与您对乡村意识有关吗?

“乡村是中国的真实”吗? 提问:江西晨报曾悦之 回答:摩罗 一.七年前,您说从事写作这么多年,因为从没有为农村写过一本书而感到惭愧,而在您的近作《我的村,我的山》中,您用细腻的笔法讲述家乡———万家湾的人和事,那现在对家乡还觉得惭愧吗?这部作品对您有哪些意义? 摩罗答:无力为家乡做点事,当然感到惭愧。我为家乡父老写了一本《我的村,我的山》,这本书对他们毫无用处,对我却很有用。我用文字描述了他们的生活,倾诉了我对他们的挚爱,我获得了表达的满足感。仅此而已。 二.这是一本很“沉”的书,个中贯穿了很多沉重生命讲述,您觉得这部作品给喧嚣的时代传递什么讯息? 能否谈谈创作前后? 无法给喧嚣的时代传递什么讯息,每个社会主要是由其主导势力和中产阶级组成的,他们是主流,农民一般都生活在社会之外。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最近几年才试图逐步将农民纳入到社会体制之中。但是,社会主流人群目前一般还没有时间、兴趣、精力去关注“社会之外”的农民之生老病死,因为人们都需要全力关注自己利益份额的增长,顾不上别人的境遇。所以,这本书仅仅对于我和我的同类人来说是沉重的。我身边的群体有两类人,他们对这本书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反应。一种是有乡村经验的人,他们很喜欢这本书,说只要将主人公换成他们村的名字,就是他们村的故事了。另一种是没有乡村经验的人,对他们来说,这本书不值得阅读、不值得感兴趣、不值得关注,因为,在这个喧嚣的、快节奏的社会,那些农民,那些非正常死亡的卑贱生命,没法吸引他们的眼球。 三.您赞同“乡村是中国的真实”说法吗?如果赞同,那么您的家乡可不可以看着是中国乡村的真相? “乡村是中国的真实”这种表述恐怕已经不太全面,这些年中国的发展重心一直在城市。深圳、东莞,浦东、重庆,京沪高速铁路、首都国际机场,这都是真实的中国。若说我的家乡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中国乡村的真相,倒是能说得通。村民们以前吃不饱饭,20世纪80年代解决了温饱问题,此后十几年陆续解决了住房问题,目前正在逐步解决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问题。我从家乡的缓慢变化,读出了中国的巨大发展。我这些年对中国的发展成就感到赞佩,乡亲们的命运、境遇得到缓慢的改良是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中国幅员辽阔,地区差异很大。跟沿海乡村比,我家乡的改变或许不值一提。西部乡村的改变,则可能远不如我家乡的改变这么明显。另外,跟其他阶层相比,农民的地位和生活,提高肯定是最少的,改善肯定是最慢的。 四.在很多作品中,您毫不掩饰地向外界传达是农民的儿子,来自底层,从您的经历来看,底层生活伴随的是一些 我对社会的感情态度,和思想发展,跟万家湾村的命运密切相关。这几年我真切感到了村民收入的提高,生活的改善。通过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虽然后者还没正式铺开)逐步被纳入到国家体制之中,这个长期被排除在社会之外的底层群体,似乎慢慢地探了一只脚到社会里面来。前几年我父亲生病住院之后,就报销了几百元医药费,这是他有生以来,从国家这里得到的最大一次关怀。

村民命运的细微变化,让我意识到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看到了正面的力量、正面的事物在社会空间蓬勃发育、生长。一个读书人如果能够从现实中看到这些正面的事物、正面的力量,对社会的理解、评价,就会更加全面一些,更加深刻一些,更加有独立见解、独立判断一些,而不会按照书上的概念人云亦云。

苦难历程,按照理性思维来说,会不愿触碰,那您为什么会经常强调底层?在城市生活多年,对底层您有没有失去痛感? 底层出身不但决定了我的命运,也决定了我观察社会的角度、体验世界的立场。我虽然生活在城市,但是我的趣味一直偏向于乡土文化,我的感情投向偏向于农民。我知道自己的根在那里。 五:在《我是农民的儿子》一文中,您曾经提到,每次回到家乡万家村就有种负罪感,这种负罪感源于什么?作为远离故乡的“局外之人”故乡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家乡父老的辛劳给我留下极深印象,我一直觉得是他们在养着我。那些年他们常年在外地打工,回村时才能揣上几千元。这几年乡亲们的精神面貌变化比较明显,他们挣钱比以前多了,家乡搞了医疗保险,有大病可以报销不少医药费,这给他们带来了依靠感,和受到尊重的感觉。看到他们开心,我也跟着开心。我在心理上命运上,从来不是局外人,我一直活在他们的命运中。 六.这几年,你的思想轨迹和心路历程与您的万家湾村有什么间接的关系,有媒体评论说你在转型,这种转型与您对乡村意识有关吗? 我对社会的感情态度,和思想发展,跟万家湾村的命运密切相关。这几年我真切感到了村民收入的提高,生活的改善。通过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虽然后者还没正式铺开)逐步被纳入到国家体制之中,这个长期被排除在社会之外的底层群体,似乎慢慢地探了一只脚到社会里面来。前几年我父亲生病住院之后,就报销了几百元医药费,这是他有生以来,从国家这里得到的最大一次关怀。 村民命运的细微变化,让我意识到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看到了正面的力量、正面的事物在社会空间蓬勃发育、生长。一个读书人如果能够从现实中看到这些正面的事物、正面的力量,对社会的理解、评价,就会更加全面一些,更加深刻一些,更加有独立见解、独立判断一些,而不会按照书上的概念人云亦云。 七.从您的创作历程看出,您从来都没有放弃乡土文学的写作,在文学范畴中您如何理解“乡土文学”的概念? 我写《我的村我的山》时,几乎没觉得是在写文学作品。我这几年做的工作主要是学术性的,一般不把自己放在文学背景下理解,对文学话题也日渐陌生。不过对于乡土文学我还是有某种猜想。随着乡村的消失,未来的人类将难于理解乡土文学,那时人们将会像我们猜想古代神话一样猜测今天的乡土文学。但是,对于我们这一代经历过乡村生活的人而言,乡土文学是不可或缺的精神慰藉。 八.进入新世纪之后,市场经济从乡村抽去了活力,城市化的进程让乡土文化排挤在边缘,以你家乡万家湾为例,如何看待他们的集体记忆和变化? 对于乡土文化和乡土感情来

七.从您的创作历程看出,您从来都没有放弃乡土文学的写作,在文学范畴中您如何理解“乡土文学”的概念?

苦难历程,按照理性思维来说,会不愿触碰,那您为什么会经常强调底层?在城市生活多年,对底层您有没有失去痛感? 底层出身不但决定了我的命运,也决定了我观察社会的角度、体验世界的立场。我虽然生活在城市,但是我的趣味一直偏向于乡土文化,我的感情投向偏向于农民。我知道自己的根在那里。 五:在《我是农民的儿子》一文中,您曾经提到,每次回到家乡万家村就有种负罪感,这种负罪感源于什么?作为远离故乡的“局外之人”故乡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家乡父老的辛劳给我留下极深印象,我一直觉得是他们在养着我。那些年他们常年在外地打工,回村时才能揣上几千元。这几年乡亲们的精神面貌变化比较明显,他们挣钱比以前多了,家乡搞了医疗保险,有大病可以报销不少医药费,这给他们带来了依靠感,和受到尊重的感觉。看到他们开心,我也跟着开心。我在心理上命运上,从来不是局外人,我一直活在他们的命运中。 六.这几年,你的思想轨迹和心路历程与您的万家湾村有什么间接的关系,有媒体评论说你在转型,这种转型与您对乡村意识有关吗? 我对社会的感情态度,和思想发展,跟万家湾村的命运密切相关。这几年我真切感到了村民收入的提高,生活的改善。通过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虽然后者还没正式铺开)逐步被纳入到国家体制之中,这个长期被排除在社会之外的底层群体,似乎慢慢地探了一只脚到社会里面来。前几年我父亲生病住院之后,就报销了几百元医药费,这是他有生以来,从国家这里得到的最大一次关怀。 村民命运的细微变化,让我意识到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看到了正面的力量、正面的事物在社会空间蓬勃发育、生长。一个读书人如果能够从现实中看到这些正面的事物、正面的力量,对社会的理解、评价,就会更加全面一些,更加深刻一些,更加有独立见解、独立判断一些,而不会按照书上的概念人云亦云。 七.从您的创作历程看出,您从来都没有放弃乡土文学的写作,在文学范畴中您如何理解“乡土文学”的概念? 我写《我的村我的山》时,几乎没觉得是在写文学作品。我这几年做的工作主要是学术性的,一般不把自己放在文学背景下理解,对文学话题也日渐陌生。不过对于乡土文学我还是有某种猜想。随着乡村的消失,未来的人类将难于理解乡土文学,那时人们将会像我们猜想古代神话一样猜测今天的乡土文学。但是,对于我们这一代经历过乡村生活的人而言,乡土文学是不可或缺的精神慰藉。 八.进入新世纪之后,市场经济从乡村抽去了活力,城市化的进程让乡土文化排挤在边缘,以你家乡万家湾为例,如何看待他们的集体记忆和变化? 对于乡土文化和乡土感情来 我写《我的村我的山》时,几乎没觉得是在写文学作品。我这几年做的工作主要是学术性的,一般不把自己放在文学背景下理解,对文学话题也日渐陌生。不过对于乡土文学我还是有某种猜想。随着乡村的消失,未来的人类将难于理解乡土文学,那时人们将会像我们猜想古代神话一样猜测今天的乡土文学。但是,对于我们这一代经历过乡村生活的人而言,乡土文学是不可或缺的精神慰藉。

八.进入新世纪之后,市场经济从乡村抽去了活力,城市化的进程让乡土文化排挤在边缘,以你家乡万家湾为例,如何看待他们的集体记忆和变化?

苦难历程,按照理性思维来说,会不愿触碰,那您为什么会经常强调底层?在城市生活多年,对底层您有没有失去痛感? 底层出身不但决定了我的命运,也决定了我观察社会的角度、体验世界的立场。我虽然生活在城市,但是我的趣味一直偏向于乡土文化,我的感情投向偏向于农民。我知道自己的根在那里。 五:在《我是农民的儿子》一文中,您曾经提到,每次回到家乡万家村就有种负罪感,这种负罪感源于什么?作为远离故乡的“局外之人”故乡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家乡父老的辛劳给我留下极深印象,我一直觉得是他们在养着我。那些年他们常年在外地打工,回村时才能揣上几千元。这几年乡亲们的精神面貌变化比较明显,他们挣钱比以前多了,家乡搞了医疗保险,有大病可以报销不少医药费,这给他们带来了依靠感,和受到尊重的感觉。看到他们开心,我也跟着开心。我在心理上命运上,从来不是局外人,我一直活在他们的命运中。 六.这几年,你的思想轨迹和心路历程与您的万家湾村有什么间接的关系,有媒体评论说你在转型,这种转型与您对乡村意识有关吗? 我对社会的感情态度,和思想发展,跟万家湾村的命运密切相关。这几年我真切感到了村民收入的提高,生活的改善。通过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虽然后者还没正式铺开)逐步被纳入到国家体制之中,这个长期被排除在社会之外的底层群体,似乎慢慢地探了一只脚到社会里面来。前几年我父亲生病住院之后,就报销了几百元医药费,这是他有生以来,从国家这里得到的最大一次关怀。 村民命运的细微变化,让我意识到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看到了正面的力量、正面的事物在社会空间蓬勃发育、生长。一个读书人如果能够从现实中看到这些正面的事物、正面的力量,对社会的理解、评价,就会更加全面一些,更加深刻一些,更加有独立见解、独立判断一些,而不会按照书上的概念人云亦云。 七.从您的创作历程看出,您从来都没有放弃乡土文学的写作,在文学范畴中您如何理解“乡土文学”的概念? 我写《我的村我的山》时,几乎没觉得是在写文学作品。我这几年做的工作主要是学术性的,一般不把自己放在文学背景下理解,对文学话题也日渐陌生。不过对于乡土文学我还是有某种猜想。随着乡村的消失,未来的人类将难于理解乡土文学,那时人们将会像我们猜想古代神话一样猜测今天的乡土文学。但是,对于我们这一代经历过乡村生活的人而言,乡土文学是不可或缺的精神慰藉。 八.进入新世纪之后,市场经济从乡村抽去了活力,城市化的进程让乡土文化排挤在边缘,以你家乡万家湾为例,如何看待他们的集体记忆和变化? 对于乡土文化和乡土感情来

对于乡土文化和乡土感情来说,城市化是一个残酷的过程。我内心一直而怀有一种淡淡的焦虑。我太眷恋乡土文化了。人类适应与自然融为一体的乡土文化已经至少几十万年,可是学习城市生活才几百年,还远没有适应过来。我知道乡土文化是保不住了,一直想用文字描述下来,记录下来,可是限于功名利禄的纠缠,一直没有条件去做这件工作,我为此感到遗憾。

“乡村是中国的真实”吗? 提问:江西晨报曾悦之 回答:摩罗 一.七年前,您说从事写作这么多年,因为从没有为农村写过一本书而感到惭愧,而在您的近作《我的村,我的山》中,您用细腻的笔法讲述家乡———万家湾的人和事,那现在对家乡还觉得惭愧吗?这部作品对您有哪些意义? 摩罗答:无力为家乡做点事,当然感到惭愧。我为家乡父老写了一本《我的村,我的山》,这本书对他们毫无用处,对我却很有用。我用文字描述了他们的生活,倾诉了我对他们的挚爱,我获得了表达的满足感。仅此而已。 二.这是一本很“沉”的书,个中贯穿了很多沉重生命讲述,您觉得这部作品给喧嚣的时代传递什么讯息? 能否谈谈创作前后? 无法给喧嚣的时代传递什么讯息,每个社会主要是由其主导势力和中产阶级组成的,他们是主流,农民一般都生活在社会之外。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最近几年才试图逐步将农民纳入到社会体制之中。但是,社会主流人群目前一般还没有时间、兴趣、精力去关注“社会之外”的农民之生老病死,因为人们都需要全力关注自己利益份额的增长,顾不上别人的境遇。所以,这本书仅仅对于我和我的同类人来说是沉重的。我身边的群体有两类人,他们对这本书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反应。一种是有乡村经验的人,他们很喜欢这本书,说只要将主人公换成他们村的名字,就是他们村的故事了。另一种是没有乡村经验的人,对他们来说,这本书不值得阅读、不值得感兴趣、不值得关注,因为,在这个喧嚣的、快节奏的社会,那些农民,那些非正常死亡的卑贱生命,没法吸引他们的眼球。 三.您赞同“乡村是中国的真实”说法吗?如果赞同,那么您的家乡可不可以看着是中国乡村的真相? “乡村是中国的真实”这种表述恐怕已经不太全面,这些年中国的发展重心一直在城市。深圳、东莞,浦东、重庆,京沪高速铁路、首都国际机场,这都是真实的中国。若说我的家乡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中国乡村的真相,倒是能说得通。村民们以前吃不饱饭,20世纪80年代解决了温饱问题,此后十几年陆续解决了住房问题,目前正在逐步解决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问题。我从家乡的缓慢变化,读出了中国的巨大发展。我这些年对中国的发展成就感到赞佩,乡亲们的命运、境遇得到缓慢的改良是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中国幅员辽阔,地区差异很大。跟沿海乡村比,我家乡的改变或许不值一提。西部乡村的改变,则可能远不如我家乡的改变这么明显。另外,跟其他阶层相比,农民的地位和生活,提高肯定是最少的,改善肯定是最慢的。 四.在很多作品中,您毫不掩饰地向外界传达是农民的儿子,来自底层,从您的经历来看,底层生活伴随的是一些 九.以一个“故乡人”人视角,您如何看待这些年江西农村社会的变化?

上文已经说过,跟沿海乡村比,我家乡的改变或许不值一提。但我依然觉得,农民生活的提高是很难得的。同时,农村社会的组织模式、生活方式也在产生变化,一些旧的东西正在解体,对此我感到怀恋。好像暗中希望解体过程慢一些。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乡村的变化事实上只会越来越快。农民最看重的可能不是我这样的“怀恋”,而是在社会总体框架中,地位能不能有所提高,权利能不能有所增长。人都是生活在社会关系之中,社会整体水平的提高,在农民身上也应该体现出来。这才会让农民体验到尊严与幸福。我希望国家对农村、农业的投入更大一些。

说,城市化是一个残酷的过程。我内心一直而怀有一种淡淡的焦虑。我太眷恋乡土文化了。人类适应与自然融为一体的乡土文化已经至少几十万年,可是学习城市生活才几百年,还远没有适应过来。我知道乡土文化是保不住了,一直想用文字描述下来,记录下来,可是限于功名利禄的纠缠,一直没有条件去做这件工作,我为此感到遗憾。 九.以一个“故乡人”人视角,您如何看待这些年江西农村社会的变化? 上文已经说过,跟沿海乡村比,我家乡的改变或许不值一提。但我依然觉得,农民生活的提高是很难得的。同时,农村社会的组织模式、生活方式也在产生变化,一些旧的东西正在解体,对此我感到怀恋。好像暗中希望解体过程慢一些。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乡村的变化事实上只会越来越快。农民最看重的可能不是我这样的“怀恋”,而是在社会总体框架中,地位能不能有所提高,权利能不能有所增长。人都是生活在社会关系之中,社会整体水平的提高,在农民身上也应该体现出来。这才会让农民体验到尊严与幸福。我希望国家对农村、农业的投入更大一些。 十.您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 身份问题恐怕当局者迷,任何单一定位可能都不准确,都要遮蔽一些别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给自己若干命名。但我最喜欢的一个,依然是“农民的儿子”。 《我的村我的山》,摩罗著,东方出版社2011年2月出版

十.您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

苦难历程,按照理性思维来说,会不愿触碰,那您为什么会经常强调底层?在城市生活多年,对底层您有没有失去痛感? 底层出身不但决定了我的命运,也决定了我观察社会的角度、体验世界的立场。我虽然生活在城市,但是我的趣味一直偏向于乡土文化,我的感情投向偏向于农民。我知道自己的根在那里。 五:在《我是农民的儿子》一文中,您曾经提到,每次回到家乡万家村就有种负罪感,这种负罪感源于什么?作为远离故乡的“局外之人”故乡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家乡父老的辛劳给我留下极深印象,我一直觉得是他们在养着我。那些年他们常年在外地打工,回村时才能揣上几千元。这几年乡亲们的精神面貌变化比较明显,他们挣钱比以前多了,家乡搞了医疗保险,有大病可以报销不少医药费,这给他们带来了依靠感,和受到尊重的感觉。看到他们开心,我也跟着开心。我在心理上命运上,从来不是局外人,我一直活在他们的命运中。 六.这几年,你的思想轨迹和心路历程与您的万家湾村有什么间接的关系,有媒体评论说你在转型,这种转型与您对乡村意识有关吗? 我对社会的感情态度,和思想发展,跟万家湾村的命运密切相关。这几年我真切感到了村民收入的提高,生活的改善。通过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虽然后者还没正式铺开)逐步被纳入到国家体制之中,这个长期被排除在社会之外的底层群体,似乎慢慢地探了一只脚到社会里面来。前几年我父亲生病住院之后,就报销了几百元医药费,这是他有生以来,从国家这里得到的最大一次关怀。 村民命运的细微变化,让我意识到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看到了正面的力量、正面的事物在社会空间蓬勃发育、生长。一个读书人如果能够从现实中看到这些正面的事物、正面的力量,对社会的理解、评价,就会更加全面一些,更加深刻一些,更加有独立见解、独立判断一些,而不会按照书上的概念人云亦云。 七.从您的创作历程看出,您从来都没有放弃乡土文学的写作,在文学范畴中您如何理解“乡土文学”的概念? 我写《我的村我的山》时,几乎没觉得是在写文学作品。我这几年做的工作主要是学术性的,一般不把自己放在文学背景下理解,对文学话题也日渐陌生。不过对于乡土文学我还是有某种猜想。随着乡村的消失,未来的人类将难于理解乡土文学,那时人们将会像我们猜想古代神话一样猜测今天的乡土文学。但是,对于我们这一代经历过乡村生活的人而言,乡土文学是不可或缺的精神慰藉。 八.进入新世纪之后,市场经济从乡村抽去了活力,城市化的进程让乡土文化排挤在边缘,以你家乡万家湾为例,如何看待他们的集体记忆和变化? 对于乡土文化和乡土感情来 身份问题恐怕当局者迷,任何单一定位可能都不准确,都要遮蔽一些别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给自己若干命名。但我最喜欢的一个,依然是“农民的儿子”。

《我的村我的山》,摩罗著,东方出版社2011年2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