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  

2012-02-04 16:49:00|  分类: 学术·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中的体育活动) 宜居城市与乡土文化空间的建设 (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2011年10月26日) 摩 罗 作为城市文明标志的广场、公园、学校、大会堂、剧院、电影院、邮局、电话局、广播电台、电视台、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建设得越来越多。在这些文化空间,人们通过共同参与的学习、娱乐、艺术欣赏、情绪表达、资讯传播等等形式,实现社会文化的沟通与认同。这里既可实现城市居民的自我肯定,也可实现社会整合。这些都是城市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增加了城市服务人类的功能,和吸引人类的魅力。 可是用“宜居城市”的评价体系来衡量,现代大都市的生活质量却越来越让人失望。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个原因恐怕不难取得共识,那就是城市文明越发达,离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等自然事物就越遥远。疏离导致眷恋,眷恋而不可得导致内心荒芜,内心荒芜导致人们对城市文明的质疑和厌倦,进而导致对另一种文化空间的需求与渴望。 所谓另一种文化空间,就是以树木、花草为主要构成因素,点缀着一定的休闲坐骑、运动器材,具有一定面积规模的森林生态系统。也就是夹杂在居民小区之间的绿化带,只是这些绿化带不是一两排树木那样狭窄单调,而是宽阔到一定规模。它承载着人类在采集、渔猎、农耕时代的文化特征和文化趣味,是前工业时代人类文化形式和文化精神的集中表现,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乡土文化。 以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为例,它座落在望京西园一区与北小河之间,东西长400.6米,南北宽49米。在这片总面积接近2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疏密有致地种植着许多杨树、柳树、松树、石榴树,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还有色彩缤纷的花草。绿树掩映之中,布置了一些健身器材、一些可供人们下棋或打扑克的桌子凳子、四张乒乓球桌子,还有一个亭子、一个厕所等。此外还有几块小规模的水泥地,供人们从事打太极拳、跳舞、踢毽子等等活动。周边小区每天来此锻炼、娱乐、闲谈、闲坐的居民,为数不少。春夏秋冬,经常有乐队和合唱队把这里变成热闹非凡的娱乐中心,引来居民和路人围观、欣赏。总之,这里逐渐成长发育为附近一带的文化中心。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各种文化设施在全国首屈一指,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电影院等文化中心为数甚多,健身性质的俱乐部和娱乐性质的桌球室、歌厅更是星罗棋布,为什么还需要北小河丛林这样的体现乡土文化趣味的文化空间? 北小河丛林成为文化中心的三个原因 第一,在两百余年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中,另一种需求始终在牵扯着人类,那就是对于乡土文化的眷恋和回味。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即使进入农业耕作时代,主要

(北京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中的体育活动) 宜居城市与乡土文化空间的建设 (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2011年10月26日) 摩 罗 作为城市文明标志的广场、公园、学校、大会堂、剧院、电影院、邮局、电话局、广播电台、电视台、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建设得越来越多。在这些文化空间,人们通过共同参与的学习、娱乐、艺术欣赏、情绪表达、资讯传播等等形式,实现社会文化的沟通与认同。这里既可实现城市居民的自我肯定,也可实现社会整合。这些都是城市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增加了城市服务人类的功能,和吸引人类的魅力。 可是用“宜居城市”的评价体系来衡量,现代大都市的生活质量却越来越让人失望。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个原因恐怕不难取得共识,那就是城市文明越发达,离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等自然事物就越遥远。疏离导致眷恋,眷恋而不可得导致内心荒芜,内心荒芜导致人们对城市文明的质疑和厌倦,进而导致对另一种文化空间的需求与渴望。 所谓另一种文化空间,就是以树木、花草为主要构成因素,点缀着一定的休闲坐骑、运动器材,具有一定面积规模的森林生态系统。也就是夹杂在居民小区之间的绿化带,只是这些绿化带不是一两排树木那样狭窄单调,而是宽阔到一定规模。它承载着人类在采集、渔猎、农耕时代的文化特征和文化趣味,是前工业时代人类文化形式和文化精神的集中表现,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乡土文化。 以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为例,它座落在望京西园一区与北小河之间,东西长400.6米,南北宽49米。在这片总面积接近2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疏密有致地种植着许多杨树、柳树、松树、石榴树,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还有色彩缤纷的花草。绿树掩映之中,布置了一些健身器材、一些可供人们下棋或打扑克的桌子凳子、四张乒乓球桌子,还有一个亭子、一个厕所等。此外还有几块小规模的水泥地,供人们从事打太极拳、跳舞、踢毽子等等活动。周边小区每天来此锻炼、娱乐、闲谈、闲坐的居民,为数不少。春夏秋冬,经常有乐队和合唱队把这里变成热闹非凡的娱乐中心,引来居民和路人围观、欣赏。总之,这里逐渐成长发育为附近一带的文化中心。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各种文化设施在全国首屈一指,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电影院等文化中心为数甚多,健身性质的俱乐部和娱乐性质的桌球室、歌厅更是星罗棋布,为什么还需要北小河丛林这样的体现乡土文化趣味的文化空间? 北小河丛林成为文化中心的三个原因 第一,在两百余年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中,另一种需求始终在牵扯着人类,那就是对于乡土文化的眷恋和回味。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即使进入农业耕作时代,主要 (北京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中的体育活动) 宜居城市与乡土文化空间的建设 (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2011年10月26日) 摩 罗 作为城市文明标志的广场、公园、学校、大会堂、剧院、电影院、邮局、电话局、广播电台、电视台、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建设得越来越多。在这些文化空间,人们通过共同参与的学习、娱乐、艺术欣赏、情绪表达、资讯传播等等形式,实现社会文化的沟通与认同。这里既可实现城市居民的自我肯定,也可实现社会整合。这些都是城市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增加了城市服务人类的功能,和吸引人类的魅力。 可是用“宜居城市”的评价体系来衡量,现代大都市的生活质量却越来越让人失望。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个原因恐怕不难取得共识,那就是城市文明越发达,离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等自然事物就越遥远。疏离导致眷恋,眷恋而不可得导致内心荒芜,内心荒芜导致人们对城市文明的质疑和厌倦,进而导致对另一种文化空间的需求与渴望。 所谓另一种文化空间,就是以树木、花草为主要构成因素,点缀着一定的休闲坐骑、运动器材,具有一定面积规模的森林生态系统。也就是夹杂在居民小区之间的绿化带,只是这些绿化带不是一两排树木那样狭窄单调,而是宽阔到一定规模。它承载着人类在采集、渔猎、农耕时代的文化特征和文化趣味,是前工业时代人类文化形式和文化精神的集中表现,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乡土文化。 以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为例,它座落在望京西园一区与北小河之间,东西长400.6米,南北宽49米。在这片总面积接近2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疏密有致地种植着许多杨树、柳树、松树、石榴树,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还有色彩缤纷的花草。绿树掩映之中,布置了一些健身器材、一些可供人们下棋或打扑克的桌子凳子、四张乒乓球桌子,还有一个亭子、一个厕所等。此外还有几块小规模的水泥地,供人们从事打太极拳、跳舞、踢毽子等等活动。周边小区每天来此锻炼、娱乐、闲谈、闲坐的居民,为数不少。春夏秋冬,经常有乐队和合唱队把这里变成热闹非凡的娱乐中心,引来居民和路人围观、欣赏。总之,这里逐渐成长发育为附近一带的文化中心。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各种文化设施在全国首屈一指,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电影院等文化中心为数甚多,健身性质的俱乐部和娱乐性质的桌球室、歌厅更是星罗棋布,为什么还需要北小河丛林这样的体现乡土文化趣味的文化空间? 北小河丛林成为文化中心的三个原因 第一,在两百余年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中,另一种需求始终在牵扯着人类,那就是对于乡土文化的眷恋和回味。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即使进入农业耕作时代,主要摩罗/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北京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中的体育活动组、生产方式改变和生存空间转移(城市化),这个巨大的文化历程给西方社会的精神文化带来了不少尚需逐步化解、克服的问题。今天的中国,正处于这种空前急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之中,西方社会在两百年间完成的发展历程,中国几乎是在几十年间就匆匆复制完成。中国人在主观上对于城市化和城市文明的不适应感,比西方社会所经历的不适应感,表现得更加强烈。如果我们不正视这种社会文化问题,不正视人们心理上所留下的动荡感、废墟感、荒芜感、冷漠感,天长日久,这些负面心理就会给人们造成致命的伤害,也会给社会发展积累隐患。 所以,中国社会更需要找到一些方式,化解飞速发展的工业化、城市化历程给人们造成的不适应。而北小河丛林所构成的乡土文化空间,我认为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之一。它为人们从饱含自然情调的乡土环境,转移到大都市钢筋混凝土造成的荒芜环境,提供了某种过渡形式。那些对门而居却老死不相往来的“城市化”居民来到北小河丛林,在花木掩映中伸展伸展肢体、相互说说话谈谈心,他们的不适应感就能得到化解,而不至于积累成“城市病”。 所以,在中国的城市建设中,大量增加北小河丛林这种乡土文化空间,让北小河丛林成为社区和城市的一部分,让乡土文化因素增加人们对城市文化的亲切感和适应性,是一个值得推广的方式。如果每个小区都能建设一个这样的丛林,整个城市的自然生态、文化生态乃至文化性格就会大为改观,这座城市就会成为宜居城市。而居民的心理生活将会日益健康,精神面貌将会日益积极向上。
 

(北京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中的体育活动) 宜居城市与乡土文化空间的建设 (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2011年10月26日) 摩 罗 作为城市文明标志的广场、公园、学校、大会堂、剧院、电影院、邮局、电话局、广播电台、电视台、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建设得越来越多。在这些文化空间,人们通过共同参与的学习、娱乐、艺术欣赏、情绪表达、资讯传播等等形式,实现社会文化的沟通与认同。这里既可实现城市居民的自我肯定,也可实现社会整合。这些都是城市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增加了城市服务人类的功能,和吸引人类的魅力。 可是用“宜居城市”的评价体系来衡量,现代大都市的生活质量却越来越让人失望。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个原因恐怕不难取得共识,那就是城市文明越发达,离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等自然事物就越遥远。疏离导致眷恋,眷恋而不可得导致内心荒芜,内心荒芜导致人们对城市文明的质疑和厌倦,进而导致对另一种文化空间的需求与渴望。 所谓另一种文化空间,就是以树木、花草为主要构成因素,点缀着一定的休闲坐骑、运动器材,具有一定面积规模的森林生态系统。也就是夹杂在居民小区之间的绿化带,只是这些绿化带不是一两排树木那样狭窄单调,而是宽阔到一定规模。它承载着人类在采集、渔猎、农耕时代的文化特征和文化趣味,是前工业时代人类文化形式和文化精神的集中表现,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乡土文化。 以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为例,它座落在望京西园一区与北小河之间,东西长400.6米,南北宽49米。在这片总面积接近2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疏密有致地种植着许多杨树、柳树、松树、石榴树,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还有色彩缤纷的花草。绿树掩映之中,布置了一些健身器材、一些可供人们下棋或打扑克的桌子凳子、四张乒乓球桌子,还有一个亭子、一个厕所等。此外还有几块小规模的水泥地,供人们从事打太极拳、跳舞、踢毽子等等活动。周边小区每天来此锻炼、娱乐、闲谈、闲坐的居民,为数不少。春夏秋冬,经常有乐队和合唱队把这里变成热闹非凡的娱乐中心,引来居民和路人围观、欣赏。总之,这里逐渐成长发育为附近一带的文化中心。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各种文化设施在全国首屈一指,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电影院等文化中心为数甚多,健身性质的俱乐部和娱乐性质的桌球室、歌厅更是星罗棋布,为什么还需要北小河丛林这样的体现乡土文化趣味的文化空间? 北小河丛林成为文化中心的三个原因 第一,在两百余年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中,另一种需求始终在牵扯着人类,那就是对于乡土文化的眷恋和回味。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即使进入农业耕作时代,主要

宜居城市与乡土文化空间的建设

(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201110的劳动场所也处于大自然的怀抱之中。人类在工厂和办公室创造财富的历史,却只有短短两百年,这种生产方式与人类深远的历史经验显然不甚吻合。 人类与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以及山坡、河谷、湖泊、平原等自然事物相依为命几百万年,养成了神经深处的适应性和亲切感。当人类迈入城市化的门槛,与这些自然事物渐行渐远。一旦有机会见到久违的树林,以及树林中的花草、飞鸟、小虫,那种适应性、放松感、眷恋感油然而生。几百万年自然环境中的生活经验,跟两百年城市生活经验,存在着某种矛盾,北小河丛林是化解这种矛盾的过渡地带。人们日复一日地生活在钢筋水泥建构的阴森森的密林中,需要到真实的树林中伸展肢体、放松神经、纾解闷气,通过激活几百万年的自然生活经验,获得心理慰藉。在都市环境自觉地保留乡土文化的遗迹,是对城市生活一些缺憾的补偿和调节。 所以,仅仅因为有这么一块不到2万平方米的小片树林,人们就以自己的眷恋、热情和夜以继日的人文活动,将其造就为本社区不可或缺的文化中心。 第二,不同文化圈具有不同的文化需求。大都市虽然遍布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但是经常出入于这些文化中心的,往往是某些特定文化圈的人,一般都是文化层、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较高的人群。对于文化层、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较低的人群来说,他们需要另一种平民化的、自然化的、乡土化的文化空间,满足他们交友、沟通、娱乐、健身、文化消费的需求。北小河丛林正是顺应了平民阶层的这种需求才顺势而生的。几乎每天都能到这里来活动的,一般都是文化层较低的退休老人,和在主流产业体系中缺乏固定岗位的中年人。他们在这里下棋、打乒乓球、玩空竹、聊天、唱地方戏曲或者五六十年代的老歌等等,餐时暂时离开,餐后往往又匆匆忙忙往这里聚集,好像被这里的磁铁吸着。 第三,同一个人具有不同的文化需求。除了退休工人外,这里还经常活跃着干部、知识分子、商人等其他人群的身影,他们一般都是利用早晚两个时段,来这里散步、跑步、跳绳、踢毽子、唱歌、奏乐,或者仅仅是闲坐一阵。这些人一般都是中年人或青年人。他们有时候也会出入于城市比较主流的文化中心,诸如到图书馆搜集资料、到博物馆参观、到体育馆打球等等,但是,在另一些时间,他们也需要到这个挺立着白杨树、绽放着百合花的丛林中,寻找另一种文化感觉、另一种放松状态、另一种休闲趣味。 北小河丛林对城市建设的启示 鳞次栉比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是大都市的主体存在,它们干硬单调、面目严重雷同,了无生气,犹如废墟。虽然这些建筑物中遍布各种富于人文色彩的文化中心,依然无法改变大都市整体上的废墟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类的视觉疲倦而又苍凉,神经紧张而又脆弱,心理焦虑而又扭曲。 在工业化的历程中,西方社会用两百余年时间完成了社会重26日)

作为城市文明标志的广场、公园、学校、大会堂、剧院、电影院、邮局、电话局、广播电台、电视台、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建设得越来越多。在这些文化空间,人们通过共同参与的学习、娱乐、艺术欣赏、情绪表达、资讯传播等等形式,实现社会文化的沟通与认同。这里既可实现城市居民的自我肯定,也可实现社会整合。这些都是城市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增加了城市服务人类的功能,和吸引人类的魅力。

可是用“宜居城市”的评价体系来衡量,现代大都市的生活质量却越来越让人失望。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个原因恐怕不难取得共识,那就是城市文明越发达,离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等自然事物就越遥远。疏离导致眷恋,眷恋而不可得导致内心荒芜,内心荒芜导致人们对城市文明的质疑和厌倦,进而导致对另一种文化空间的需求与渴望。

所谓另一种文化空间,就是以树木、花草为主要构成因素,点缀着一定的休闲坐骑、运动器材,具有一定面积规模的森林生态系统。也就是夹杂在居民小区之间的绿化带,只是这些绿化带不是一两排树木那样狭窄单调,而是宽阔到一定规模。它承载着人类在采集、渔猎、农耕时代的文化特征和文化趣味,是前工业时代人类文化形式和文化精神的集中表现,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乡土文化。

的劳动场所也处于大自然的怀抱之中。人类在工厂和办公室创造财富的历史,却只有短短两百年,这种生产方式与人类深远的历史经验显然不甚吻合。 人类与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以及山坡、河谷、湖泊、平原等自然事物相依为命几百万年,养成了神经深处的适应性和亲切感。当人类迈入城市化的门槛,与这些自然事物渐行渐远。一旦有机会见到久违的树林,以及树林中的花草、飞鸟、小虫,那种适应性、放松感、眷恋感油然而生。几百万年自然环境中的生活经验,跟两百年城市生活经验,存在着某种矛盾,北小河丛林是化解这种矛盾的过渡地带。人们日复一日地生活在钢筋水泥建构的阴森森的密林中,需要到真实的树林中伸展肢体、放松神经、纾解闷气,通过激活几百万年的自然生活经验,获得心理慰藉。在都市环境自觉地保留乡土文化的遗迹,是对城市生活一些缺憾的补偿和调节。 所以,仅仅因为有这么一块不到2万平方米的小片树林,人们就以自己的眷恋、热情和夜以继日的人文活动,将其造就为本社区不可或缺的文化中心。 第二,不同文化圈具有不同的文化需求。大都市虽然遍布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但是经常出入于这些文化中心的,往往是某些特定文化圈的人,一般都是文化层、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较高的人群。对于文化层、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较低的人群来说,他们需要另一种平民化的、自然化的、乡土化的文化空间,满足他们交友、沟通、娱乐、健身、文化消费的需求。北小河丛林正是顺应了平民阶层的这种需求才顺势而生的。几乎每天都能到这里来活动的,一般都是文化层较低的退休老人,和在主流产业体系中缺乏固定岗位的中年人。他们在这里下棋、打乒乓球、玩空竹、聊天、唱地方戏曲或者五六十年代的老歌等等,餐时暂时离开,餐后往往又匆匆忙忙往这里聚集,好像被这里的磁铁吸着。 第三,同一个人具有不同的文化需求。除了退休工人外,这里还经常活跃着干部、知识分子、商人等其他人群的身影,他们一般都是利用早晚两个时段,来这里散步、跑步、跳绳、踢毽子、唱歌、奏乐,或者仅仅是闲坐一阵。这些人一般都是中年人或青年人。他们有时候也会出入于城市比较主流的文化中心,诸如到图书馆搜集资料、到博物馆参观、到体育馆打球等等,但是,在另一些时间,他们也需要到这个挺立着白杨树、绽放着百合花的丛林中,寻找另一种文化感觉、另一种放松状态、另一种休闲趣味。 北小河丛林对城市建设的启示 鳞次栉比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是大都市的主体存在,它们干硬单调、面目严重雷同,了无生气,犹如废墟。虽然这些建筑物中遍布各种富于人文色彩的文化中心,依然无法改变大都市整体上的废墟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类的视觉疲倦而又苍凉,神经紧张而又脆弱,心理焦虑而又扭曲。 在工业化的历程中,西方社会用两百余年时间完成了社会重 以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为例,它座落在望京西园一区与北小河之间,东西长400.6米,南北宽组、生产方式改变和生存空间转移(城市化),这个巨大的文化历程给西方社会的精神文化带来了不少尚需逐步化解、克服的问题。今天的中国,正处于这种空前急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之中,西方社会在两百年间完成的发展历程,中国几乎是在几十年间就匆匆复制完成。中国人在主观上对于城市化和城市文明的不适应感,比西方社会所经历的不适应感,表现得更加强烈。如果我们不正视这种社会文化问题,不正视人们心理上所留下的动荡感、废墟感、荒芜感、冷漠感,天长日久,这些负面心理就会给人们造成致命的伤害,也会给社会发展积累隐患。 所以,中国社会更需要找到一些方式,化解飞速发展的工业化、城市化历程给人们造成的不适应。而北小河丛林所构成的乡土文化空间,我认为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之一。它为人们从饱含自然情调的乡土环境,转移到大都市钢筋混凝土造成的荒芜环境,提供了某种过渡形式。那些对门而居却老死不相往来的“城市化”居民来到北小河丛林,在花木掩映中伸展伸展肢体、相互说说话谈谈心,他们的不适应感就能得到化解,而不至于积累成“城市病”。 所以,在中国的城市建设中,大量增加北小河丛林这种乡土文化空间,让北小河丛林成为社区和城市的一部分,让乡土文化因素增加人们对城市文化的亲切感和适应性,是一个值得推广的方式。如果每个小区都能建设一个这样的丛林,整个城市的自然生态、文化生态乃至文化性格就会大为改观,这座城市就会成为宜居城市。而居民的心理生活将会日益健康,精神面貌将会日益积极向上。49米。在这片总面积接近2组、生产方式改变和生存空间转移(城市化),这个巨大的文化历程给西方社会的精神文化带来了不少尚需逐步化解、克服的问题。今天的中国,正处于这种空前急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之中,西方社会在两百年间完成的发展历程,中国几乎是在几十年间就匆匆复制完成。中国人在主观上对于城市化和城市文明的不适应感,比西方社会所经历的不适应感,表现得更加强烈。如果我们不正视这种社会文化问题,不正视人们心理上所留下的动荡感、废墟感、荒芜感、冷漠感,天长日久,这些负面心理就会给人们造成致命的伤害,也会给社会发展积累隐患。 所以,中国社会更需要找到一些方式,化解飞速发展的工业化、城市化历程给人们造成的不适应。而北小河丛林所构成的乡土文化空间,我认为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之一。它为人们从饱含自然情调的乡土环境,转移到大都市钢筋混凝土造成的荒芜环境,提供了某种过渡形式。那些对门而居却老死不相往来的“城市化”居民来到北小河丛林,在花木掩映中伸展伸展肢体、相互说说话谈谈心,他们的不适应感就能得到化解,而不至于积累成“城市病”。 所以,在中国的城市建设中,大量增加北小河丛林这种乡土文化空间,让北小河丛林成为社区和城市的一部分,让乡土文化因素增加人们对城市文化的亲切感和适应性,是一个值得推广的方式。如果每个小区都能建设一个这样的丛林,整个城市的自然生态、文化生态乃至文化性格就会大为改观,这座城市就会成为宜居城市。而居民的心理生活将会日益健康,精神面貌将会日益积极向上。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疏密有致地种植着许多杨树、柳树、松树、石榴树,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还有色彩缤纷的花草。绿树掩映之中,布置了一些健身器材、一些可供人们下棋或打扑克的桌子凳子、四张乒乓球桌子,还有一个亭子、一个厕所等。此外还有几块小规模的水泥地,供人们从事打太极拳、跳舞、踢毽子等等活动。周边小区每天来此锻炼、娱乐、闲谈、闲坐的居民,为数不少。春夏秋冬,经常有乐队和合唱队把这里变成热闹非凡的娱乐中心,引来居民和路人围观、欣赏。总之,这里逐渐成长发育为附近一带的文化中心。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各种文化设施在全国首屈一指,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电影院等文化中心为数甚多,健身性质的俱乐部和娱乐性质的桌球室、歌厅更是星罗棋布,为什么还需要北小河丛林这样的体现乡土文化趣味的文化空间?

组、生产方式改变和生存空间转移(城市化),这个巨大的文化历程给西方社会的精神文化带来了不少尚需逐步化解、克服的问题。今天的中国,正处于这种空前急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之中,西方社会在两百年间完成的发展历程,中国几乎是在几十年间就匆匆复制完成。中国人在主观上对于城市化和城市文明的不适应感,比西方社会所经历的不适应感,表现得更加强烈。如果我们不正视这种社会文化问题,不正视人们心理上所留下的动荡感、废墟感、荒芜感、冷漠感,天长日久,这些负面心理就会给人们造成致命的伤害,也会给社会发展积累隐患。 所以,中国社会更需要找到一些方式,化解飞速发展的工业化、城市化历程给人们造成的不适应。而北小河丛林所构成的乡土文化空间,我认为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之一。它为人们从饱含自然情调的乡土环境,转移到大都市钢筋混凝土造成的荒芜环境,提供了某种过渡形式。那些对门而居却老死不相往来的“城市化”居民来到北小河丛林,在花木掩映中伸展伸展肢体、相互说说话谈谈心,他们的不适应感就能得到化解,而不至于积累成“城市病”。 所以,在中国的城市建设中,大量增加北小河丛林这种乡土文化空间,让北小河丛林成为社区和城市的一部分,让乡土文化因素增加人们对城市文化的亲切感和适应性,是一个值得推广的方式。如果每个小区都能建设一个这样的丛林,整个城市的自然生态、文化生态乃至文化性格就会大为改观,这座城市就会成为宜居城市。而居民的心理生活将会日益健康,精神面貌将会日益积极向上。

摩罗/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的劳动场所也处于大自然的怀抱之中。人类在工厂和办公室创造财富的历史,却只有短短两百年,这种生产方式与人类深远的历史经验显然不甚吻合。 人类与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以及山坡、河谷、湖泊、平原等自然事物相依为命几百万年,养成了神经深处的适应性和亲切感。当人类迈入城市化的门槛,与这些自然事物渐行渐远。一旦有机会见到久违的树林,以及树林中的花草、飞鸟、小虫,那种适应性、放松感、眷恋感油然而生。几百万年自然环境中的生活经验,跟两百年城市生活经验,存在着某种矛盾,北小河丛林是化解这种矛盾的过渡地带。人们日复一日地生活在钢筋水泥建构的阴森森的密林中,需要到真实的树林中伸展肢体、放松神经、纾解闷气,通过激活几百万年的自然生活经验,获得心理慰藉。在都市环境自觉地保留乡土文化的遗迹,是对城市生活一些缺憾的补偿和调节。 所以,仅仅因为有这么一块不到2万平方米的小片树林,人们就以自己的眷恋、热情和夜以继日的人文活动,将其造就为本社区不可或缺的文化中心。 第二,不同文化圈具有不同的文化需求。大都市虽然遍布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但是经常出入于这些文化中心的,往往是某些特定文化圈的人,一般都是文化层、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较高的人群。对于文化层、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较低的人群来说,他们需要另一种平民化的、自然化的、乡土化的文化空间,满足他们交友、沟通、娱乐、健身、文化消费的需求。北小河丛林正是顺应了平民阶层的这种需求才顺势而生的。几乎每天都能到这里来活动的,一般都是文化层较低的退休老人,和在主流产业体系中缺乏固定岗位的中年人。他们在这里下棋、打乒乓球、玩空竹、聊天、唱地方戏曲或者五六十年代的老歌等等,餐时暂时离开,餐后往往又匆匆忙忙往这里聚集,好像被这里的磁铁吸着。 第三,同一个人具有不同的文化需求。除了退休工人外,这里还经常活跃着干部、知识分子、商人等其他人群的身影,他们一般都是利用早晚两个时段,来这里散步、跑步、跳绳、踢毽子、唱歌、奏乐,或者仅仅是闲坐一阵。这些人一般都是中年人或青年人。他们有时候也会出入于城市比较主流的文化中心,诸如到图书馆搜集资料、到博物馆参观、到体育馆打球等等,但是,在另一些时间,他们也需要到这个挺立着白杨树、绽放着百合花的丛林中,寻找另一种文化感觉、另一种放松状态、另一种休闲趣味。 北小河丛林对城市建设的启示 鳞次栉比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是大都市的主体存在,它们干硬单调、面目严重雷同,了无生气,犹如废墟。虽然这些建筑物中遍布各种富于人文色彩的文化中心,依然无法改变大都市整体上的废墟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类的视觉疲倦而又苍凉,神经紧张而又脆弱,心理焦虑而又扭曲。 在工业化的历程中,西方社会用两百余年时间完成了社会重 北小河丛林成为文化中心的三个原因

(北京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中的体育活动) 宜居城市与乡土文化空间的建设 (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2011年10月26日) 摩 罗 作为城市文明标志的广场、公园、学校、大会堂、剧院、电影院、邮局、电话局、广播电台、电视台、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建设得越来越多。在这些文化空间,人们通过共同参与的学习、娱乐、艺术欣赏、情绪表达、资讯传播等等形式,实现社会文化的沟通与认同。这里既可实现城市居民的自我肯定,也可实现社会整合。这些都是城市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增加了城市服务人类的功能,和吸引人类的魅力。 可是用“宜居城市”的评价体系来衡量,现代大都市的生活质量却越来越让人失望。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个原因恐怕不难取得共识,那就是城市文明越发达,离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等自然事物就越遥远。疏离导致眷恋,眷恋而不可得导致内心荒芜,内心荒芜导致人们对城市文明的质疑和厌倦,进而导致对另一种文化空间的需求与渴望。 所谓另一种文化空间,就是以树木、花草为主要构成因素,点缀着一定的休闲坐骑、运动器材,具有一定面积规模的森林生态系统。也就是夹杂在居民小区之间的绿化带,只是这些绿化带不是一两排树木那样狭窄单调,而是宽阔到一定规模。它承载着人类在采集、渔猎、农耕时代的文化特征和文化趣味,是前工业时代人类文化形式和文化精神的集中表现,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乡土文化。 以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为例,它座落在望京西园一区与北小河之间,东西长400.6米,南北宽49米。在这片总面积接近2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疏密有致地种植着许多杨树、柳树、松树、石榴树,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还有色彩缤纷的花草。绿树掩映之中,布置了一些健身器材、一些可供人们下棋或打扑克的桌子凳子、四张乒乓球桌子,还有一个亭子、一个厕所等。此外还有几块小规模的水泥地,供人们从事打太极拳、跳舞、踢毽子等等活动。周边小区每天来此锻炼、娱乐、闲谈、闲坐的居民,为数不少。春夏秋冬,经常有乐队和合唱队把这里变成热闹非凡的娱乐中心,引来居民和路人围观、欣赏。总之,这里逐渐成长发育为附近一带的文化中心。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各种文化设施在全国首屈一指,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电影院等文化中心为数甚多,健身性质的俱乐部和娱乐性质的桌球室、歌厅更是星罗棋布,为什么还需要北小河丛林这样的体现乡土文化趣味的文化空间? 北小河丛林成为文化中心的三个原因 第一,在两百余年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中,另一种需求始终在牵扯着人类,那就是对于乡土文化的眷恋和回味。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即使进入农业耕作时代,主要 第一,在两百余年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中,另一种需求始终在牵扯着人类,那就是对于乡土文化的眷恋和回味。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即使进入农业耕作时代,主要的劳动场所也处于大自然的怀抱之中。人类在工厂和办公室创造财富的历史,却只有短短两百年,这种生产方式与人类深远的历史经验显然不甚吻合。

(北京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中的体育活动) 宜居城市与乡土文化空间的建设 (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2011年10月26日) 摩 罗 作为城市文明标志的广场、公园、学校、大会堂、剧院、电影院、邮局、电话局、广播电台、电视台、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建设得越来越多。在这些文化空间,人们通过共同参与的学习、娱乐、艺术欣赏、情绪表达、资讯传播等等形式,实现社会文化的沟通与认同。这里既可实现城市居民的自我肯定,也可实现社会整合。这些都是城市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增加了城市服务人类的功能,和吸引人类的魅力。 可是用“宜居城市”的评价体系来衡量,现代大都市的生活质量却越来越让人失望。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个原因恐怕不难取得共识,那就是城市文明越发达,离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等自然事物就越遥远。疏离导致眷恋,眷恋而不可得导致内心荒芜,内心荒芜导致人们对城市文明的质疑和厌倦,进而导致对另一种文化空间的需求与渴望。 所谓另一种文化空间,就是以树木、花草为主要构成因素,点缀着一定的休闲坐骑、运动器材,具有一定面积规模的森林生态系统。也就是夹杂在居民小区之间的绿化带,只是这些绿化带不是一两排树木那样狭窄单调,而是宽阔到一定规模。它承载着人类在采集、渔猎、农耕时代的文化特征和文化趣味,是前工业时代人类文化形式和文化精神的集中表现,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乡土文化。 以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为例,它座落在望京西园一区与北小河之间,东西长400.6米,南北宽49米。在这片总面积接近2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疏密有致地种植着许多杨树、柳树、松树、石榴树,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还有色彩缤纷的花草。绿树掩映之中,布置了一些健身器材、一些可供人们下棋或打扑克的桌子凳子、四张乒乓球桌子,还有一个亭子、一个厕所等。此外还有几块小规模的水泥地,供人们从事打太极拳、跳舞、踢毽子等等活动。周边小区每天来此锻炼、娱乐、闲谈、闲坐的居民,为数不少。春夏秋冬,经常有乐队和合唱队把这里变成热闹非凡的娱乐中心,引来居民和路人围观、欣赏。总之,这里逐渐成长发育为附近一带的文化中心。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各种文化设施在全国首屈一指,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电影院等文化中心为数甚多,健身性质的俱乐部和娱乐性质的桌球室、歌厅更是星罗棋布,为什么还需要北小河丛林这样的体现乡土文化趣味的文化空间? 北小河丛林成为文化中心的三个原因 第一,在两百余年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中,另一种需求始终在牵扯着人类,那就是对于乡土文化的眷恋和回味。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即使进入农业耕作时代,主要

人类与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以及山坡、河谷、湖泊、平原等自然事物相依为命几百万年,养成了神经深处的适应性和亲切感。当人类迈入城市化的门槛,与这些自然事物渐行渐远。一旦有机会见到久违的树林,以及树林中的花草、飞鸟、小虫,那种适应性、放松感、眷恋感油然而生。几百万年自然环境中的生活经验,跟两百年城市生活经验,存在着某种矛盾,北小河丛林是化解这种矛盾的过渡地带。人们日复一日地生活在钢筋水泥建构的阴森森的密林中,需要到真实的树林中伸展肢体、放松神经、纾解闷气,通过激活几百万年的自然生活经验,获得心理慰藉。在都市环境自觉地保留乡土文化的遗迹,是对城市生活一些缺憾的补偿和调节。

(北京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中的体育活动) 宜居城市与乡土文化空间的建设 (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2011年10月26日) 摩 罗 作为城市文明标志的广场、公园、学校、大会堂、剧院、电影院、邮局、电话局、广播电台、电视台、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建设得越来越多。在这些文化空间,人们通过共同参与的学习、娱乐、艺术欣赏、情绪表达、资讯传播等等形式,实现社会文化的沟通与认同。这里既可实现城市居民的自我肯定,也可实现社会整合。这些都是城市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增加了城市服务人类的功能,和吸引人类的魅力。 可是用“宜居城市”的评价体系来衡量,现代大都市的生活质量却越来越让人失望。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个原因恐怕不难取得共识,那就是城市文明越发达,离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等自然事物就越遥远。疏离导致眷恋,眷恋而不可得导致内心荒芜,内心荒芜导致人们对城市文明的质疑和厌倦,进而导致对另一种文化空间的需求与渴望。 所谓另一种文化空间,就是以树木、花草为主要构成因素,点缀着一定的休闲坐骑、运动器材,具有一定面积规模的森林生态系统。也就是夹杂在居民小区之间的绿化带,只是这些绿化带不是一两排树木那样狭窄单调,而是宽阔到一定规模。它承载着人类在采集、渔猎、农耕时代的文化特征和文化趣味,是前工业时代人类文化形式和文化精神的集中表现,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乡土文化。 以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为例,它座落在望京西园一区与北小河之间,东西长400.6米,南北宽49米。在这片总面积接近2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疏密有致地种植着许多杨树、柳树、松树、石榴树,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还有色彩缤纷的花草。绿树掩映之中,布置了一些健身器材、一些可供人们下棋或打扑克的桌子凳子、四张乒乓球桌子,还有一个亭子、一个厕所等。此外还有几块小规模的水泥地,供人们从事打太极拳、跳舞、踢毽子等等活动。周边小区每天来此锻炼、娱乐、闲谈、闲坐的居民,为数不少。春夏秋冬,经常有乐队和合唱队把这里变成热闹非凡的娱乐中心,引来居民和路人围观、欣赏。总之,这里逐渐成长发育为附近一带的文化中心。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各种文化设施在全国首屈一指,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电影院等文化中心为数甚多,健身性质的俱乐部和娱乐性质的桌球室、歌厅更是星罗棋布,为什么还需要北小河丛林这样的体现乡土文化趣味的文化空间? 北小河丛林成为文化中心的三个原因 第一,在两百余年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中,另一种需求始终在牵扯着人类,那就是对于乡土文化的眷恋和回味。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即使进入农业耕作时代,主要 所以,仅仅因为有这么一块不到2万平方米的小片树林,人们就以自己的眷恋、热情和夜以继日的人文活动,将其造就为本社区不可或缺的文化中心。

 

(北京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中的体育活动) 宜居城市与乡土文化空间的建设 (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2011年10月26日) 摩 罗 作为城市文明标志的广场、公园、学校、大会堂、剧院、电影院、邮局、电话局、广播电台、电视台、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建设得越来越多。在这些文化空间,人们通过共同参与的学习、娱乐、艺术欣赏、情绪表达、资讯传播等等形式,实现社会文化的沟通与认同。这里既可实现城市居民的自我肯定,也可实现社会整合。这些都是城市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增加了城市服务人类的功能,和吸引人类的魅力。 可是用“宜居城市”的评价体系来衡量,现代大都市的生活质量却越来越让人失望。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个原因恐怕不难取得共识,那就是城市文明越发达,离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等自然事物就越遥远。疏离导致眷恋,眷恋而不可得导致内心荒芜,内心荒芜导致人们对城市文明的质疑和厌倦,进而导致对另一种文化空间的需求与渴望。 所谓另一种文化空间,就是以树木、花草为主要构成因素,点缀着一定的休闲坐骑、运动器材,具有一定面积规模的森林生态系统。也就是夹杂在居民小区之间的绿化带,只是这些绿化带不是一两排树木那样狭窄单调,而是宽阔到一定规模。它承载着人类在采集、渔猎、农耕时代的文化特征和文化趣味,是前工业时代人类文化形式和文化精神的集中表现,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乡土文化。 以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为例,它座落在望京西园一区与北小河之间,东西长400.6米,南北宽49米。在这片总面积接近2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疏密有致地种植着许多杨树、柳树、松树、石榴树,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还有色彩缤纷的花草。绿树掩映之中,布置了一些健身器材、一些可供人们下棋或打扑克的桌子凳子、四张乒乓球桌子,还有一个亭子、一个厕所等。此外还有几块小规模的水泥地,供人们从事打太极拳、跳舞、踢毽子等等活动。周边小区每天来此锻炼、娱乐、闲谈、闲坐的居民,为数不少。春夏秋冬,经常有乐队和合唱队把这里变成热闹非凡的娱乐中心,引来居民和路人围观、欣赏。总之,这里逐渐成长发育为附近一带的文化中心。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各种文化设施在全国首屈一指,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电影院等文化中心为数甚多,健身性质的俱乐部和娱乐性质的桌球室、歌厅更是星罗棋布,为什么还需要北小河丛林这样的体现乡土文化趣味的文化空间? 北小河丛林成为文化中心的三个原因 第一,在两百余年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中,另一种需求始终在牵扯着人类,那就是对于乡土文化的眷恋和回味。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即使进入农业耕作时代,主要 第二,不同文化圈具有不同的文化需求。大都市虽然遍布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但是经常出入于这些文化中心的,往往是某些特定文化圈的人,一般都是文化层、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较高的人群。对于文化层、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较低的人群来说,他们需要另一种平民化的、自然化的、乡土化的文化空间,满足他们交友、沟通、娱乐、健身、文化消费的需求。北小河丛林正是顺应了平民阶层的这种需求才顺势而生的。几乎每天都能到这里来活动的,一般都是文化层较低的退休老人,和在主流产业体系中缺乏固定岗位的中年人。他们在这里下棋、打乒乓球、玩空竹、聊天、唱地方戏曲或者五六十年代的老歌等等,餐时暂时离开,餐后往往又匆匆忙忙往这里聚集,好像被这里的磁铁吸着。

的劳动场所也处于大自然的怀抱之中。人类在工厂和办公室创造财富的历史,却只有短短两百年,这种生产方式与人类深远的历史经验显然不甚吻合。 人类与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以及山坡、河谷、湖泊、平原等自然事物相依为命几百万年,养成了神经深处的适应性和亲切感。当人类迈入城市化的门槛,与这些自然事物渐行渐远。一旦有机会见到久违的树林,以及树林中的花草、飞鸟、小虫,那种适应性、放松感、眷恋感油然而生。几百万年自然环境中的生活经验,跟两百年城市生活经验,存在着某种矛盾,北小河丛林是化解这种矛盾的过渡地带。人们日复一日地生活在钢筋水泥建构的阴森森的密林中,需要到真实的树林中伸展肢体、放松神经、纾解闷气,通过激活几百万年的自然生活经验,获得心理慰藉。在都市环境自觉地保留乡土文化的遗迹,是对城市生活一些缺憾的补偿和调节。 所以,仅仅因为有这么一块不到2万平方米的小片树林,人们就以自己的眷恋、热情和夜以继日的人文活动,将其造就为本社区不可或缺的文化中心。 第二,不同文化圈具有不同的文化需求。大都市虽然遍布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但是经常出入于这些文化中心的,往往是某些特定文化圈的人,一般都是文化层、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较高的人群。对于文化层、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较低的人群来说,他们需要另一种平民化的、自然化的、乡土化的文化空间,满足他们交友、沟通、娱乐、健身、文化消费的需求。北小河丛林正是顺应了平民阶层的这种需求才顺势而生的。几乎每天都能到这里来活动的,一般都是文化层较低的退休老人,和在主流产业体系中缺乏固定岗位的中年人。他们在这里下棋、打乒乓球、玩空竹、聊天、唱地方戏曲或者五六十年代的老歌等等,餐时暂时离开,餐后往往又匆匆忙忙往这里聚集,好像被这里的磁铁吸着。 第三,同一个人具有不同的文化需求。除了退休工人外,这里还经常活跃着干部、知识分子、商人等其他人群的身影,他们一般都是利用早晚两个时段,来这里散步、跑步、跳绳、踢毽子、唱歌、奏乐,或者仅仅是闲坐一阵。这些人一般都是中年人或青年人。他们有时候也会出入于城市比较主流的文化中心,诸如到图书馆搜集资料、到博物馆参观、到体育馆打球等等,但是,在另一些时间,他们也需要到这个挺立着白杨树、绽放着百合花的丛林中,寻找另一种文化感觉、另一种放松状态、另一种休闲趣味。 北小河丛林对城市建设的启示 鳞次栉比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是大都市的主体存在,它们干硬单调、面目严重雷同,了无生气,犹如废墟。虽然这些建筑物中遍布各种富于人文色彩的文化中心,依然无法改变大都市整体上的废墟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类的视觉疲倦而又苍凉,神经紧张而又脆弱,心理焦虑而又扭曲。 在工业化的历程中,西方社会用两百余年时间完成了社会重

 

第三,同一个人具有不同的文化需求。除了退休工人外,这里还经常活跃着干部、知识分子、商人等其他人群的身影,他们一般都是利用早晚两个时段,来这里散步、跑步、跳绳、踢毽子、唱歌、奏乐,或者仅仅是闲坐一阵。这些人一般都是中年人或青年人。他们有时候也会出入于城市比较主流的文化中心,诸如到图书馆搜集资料、到博物馆参观、到体育馆打球等等,但是,在另一些时间,他们也需要到这个挺立着白杨树、绽放着百合花的丛林中,寻找另一种文化感觉、另一种放松状态、另一种休闲趣味。

组、生产方式改变和生存空间转移(城市化),这个巨大的文化历程给西方社会的精神文化带来了不少尚需逐步化解、克服的问题。今天的中国,正处于这种空前急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之中,西方社会在两百年间完成的发展历程,中国几乎是在几十年间就匆匆复制完成。中国人在主观上对于城市化和城市文明的不适应感,比西方社会所经历的不适应感,表现得更加强烈。如果我们不正视这种社会文化问题,不正视人们心理上所留下的动荡感、废墟感、荒芜感、冷漠感,天长日久,这些负面心理就会给人们造成致命的伤害,也会给社会发展积累隐患。 所以,中国社会更需要找到一些方式,化解飞速发展的工业化、城市化历程给人们造成的不适应。而北小河丛林所构成的乡土文化空间,我认为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之一。它为人们从饱含自然情调的乡土环境,转移到大都市钢筋混凝土造成的荒芜环境,提供了某种过渡形式。那些对门而居却老死不相往来的“城市化”居民来到北小河丛林,在花木掩映中伸展伸展肢体、相互说说话谈谈心,他们的不适应感就能得到化解,而不至于积累成“城市病”。 所以,在中国的城市建设中,大量增加北小河丛林这种乡土文化空间,让北小河丛林成为社区和城市的一部分,让乡土文化因素增加人们对城市文化的亲切感和适应性,是一个值得推广的方式。如果每个小区都能建设一个这样的丛林,整个城市的自然生态、文化生态乃至文化性格就会大为改观,这座城市就会成为宜居城市。而居民的心理生活将会日益健康,精神面貌将会日益积极向上。

 

的劳动场所也处于大自然的怀抱之中。人类在工厂和办公室创造财富的历史,却只有短短两百年,这种生产方式与人类深远的历史经验显然不甚吻合。 人类与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以及山坡、河谷、湖泊、平原等自然事物相依为命几百万年,养成了神经深处的适应性和亲切感。当人类迈入城市化的门槛,与这些自然事物渐行渐远。一旦有机会见到久违的树林,以及树林中的花草、飞鸟、小虫,那种适应性、放松感、眷恋感油然而生。几百万年自然环境中的生活经验,跟两百年城市生活经验,存在着某种矛盾,北小河丛林是化解这种矛盾的过渡地带。人们日复一日地生活在钢筋水泥建构的阴森森的密林中,需要到真实的树林中伸展肢体、放松神经、纾解闷气,通过激活几百万年的自然生活经验,获得心理慰藉。在都市环境自觉地保留乡土文化的遗迹,是对城市生活一些缺憾的补偿和调节。 所以,仅仅因为有这么一块不到2万平方米的小片树林,人们就以自己的眷恋、热情和夜以继日的人文活动,将其造就为本社区不可或缺的文化中心。 第二,不同文化圈具有不同的文化需求。大都市虽然遍布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但是经常出入于这些文化中心的,往往是某些特定文化圈的人,一般都是文化层、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较高的人群。对于文化层、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比较低的人群来说,他们需要另一种平民化的、自然化的、乡土化的文化空间,满足他们交友、沟通、娱乐、健身、文化消费的需求。北小河丛林正是顺应了平民阶层的这种需求才顺势而生的。几乎每天都能到这里来活动的,一般都是文化层较低的退休老人,和在主流产业体系中缺乏固定岗位的中年人。他们在这里下棋、打乒乓球、玩空竹、聊天、唱地方戏曲或者五六十年代的老歌等等,餐时暂时离开,餐后往往又匆匆忙忙往这里聚集,好像被这里的磁铁吸着。 第三,同一个人具有不同的文化需求。除了退休工人外,这里还经常活跃着干部、知识分子、商人等其他人群的身影,他们一般都是利用早晚两个时段,来这里散步、跑步、跳绳、踢毽子、唱歌、奏乐,或者仅仅是闲坐一阵。这些人一般都是中年人或青年人。他们有时候也会出入于城市比较主流的文化中心,诸如到图书馆搜集资料、到博物馆参观、到体育馆打球等等,但是,在另一些时间,他们也需要到这个挺立着白杨树、绽放着百合花的丛林中,寻找另一种文化感觉、另一种放松状态、另一种休闲趣味。 北小河丛林对城市建设的启示 鳞次栉比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是大都市的主体存在,它们干硬单调、面目严重雷同,了无生气,犹如废墟。虽然这些建筑物中遍布各种富于人文色彩的文化中心,依然无法改变大都市整体上的废墟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类的视觉疲倦而又苍凉,神经紧张而又脆弱,心理焦虑而又扭曲。 在工业化的历程中,西方社会用两百余年时间完成了社会重 北小河丛林对城市建设的启示

(北京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中的体育活动) 宜居城市与乡土文化空间的建设 (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2011年10月26日) 摩 罗 作为城市文明标志的广场、公园、学校、大会堂、剧院、电影院、邮局、电话局、广播电台、电视台、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建设得越来越多。在这些文化空间,人们通过共同参与的学习、娱乐、艺术欣赏、情绪表达、资讯传播等等形式,实现社会文化的沟通与认同。这里既可实现城市居民的自我肯定,也可实现社会整合。这些都是城市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增加了城市服务人类的功能,和吸引人类的魅力。 可是用“宜居城市”的评价体系来衡量,现代大都市的生活质量却越来越让人失望。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个原因恐怕不难取得共识,那就是城市文明越发达,离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等自然事物就越遥远。疏离导致眷恋,眷恋而不可得导致内心荒芜,内心荒芜导致人们对城市文明的质疑和厌倦,进而导致对另一种文化空间的需求与渴望。 所谓另一种文化空间,就是以树木、花草为主要构成因素,点缀着一定的休闲坐骑、运动器材,具有一定面积规模的森林生态系统。也就是夹杂在居民小区之间的绿化带,只是这些绿化带不是一两排树木那样狭窄单调,而是宽阔到一定规模。它承载着人类在采集、渔猎、农耕时代的文化特征和文化趣味,是前工业时代人类文化形式和文化精神的集中表现,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乡土文化。 以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为例,它座落在望京西园一区与北小河之间,东西长400.6米,南北宽49米。在这片总面积接近2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疏密有致地种植着许多杨树、柳树、松树、石榴树,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还有色彩缤纷的花草。绿树掩映之中,布置了一些健身器材、一些可供人们下棋或打扑克的桌子凳子、四张乒乓球桌子,还有一个亭子、一个厕所等。此外还有几块小规模的水泥地,供人们从事打太极拳、跳舞、踢毽子等等活动。周边小区每天来此锻炼、娱乐、闲谈、闲坐的居民,为数不少。春夏秋冬,经常有乐队和合唱队把这里变成热闹非凡的娱乐中心,引来居民和路人围观、欣赏。总之,这里逐渐成长发育为附近一带的文化中心。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各种文化设施在全国首屈一指,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电影院等文化中心为数甚多,健身性质的俱乐部和娱乐性质的桌球室、歌厅更是星罗棋布,为什么还需要北小河丛林这样的体现乡土文化趣味的文化空间? 北小河丛林成为文化中心的三个原因 第一,在两百余年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中,另一种需求始终在牵扯着人类,那就是对于乡土文化的眷恋和回味。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即使进入农业耕作时代,主要 鳞次栉比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是大都市的主体存在,它们干硬单调、面目严重雷同,了无生气,犹如废墟。虽然这些建筑物中遍布各种富于人文色彩的文化中心,依然无法改变大都市整体上的废墟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类的视觉疲倦而又苍凉,神经紧张而又脆弱,心理焦虑而又扭曲。

在工业化的历程中,西方社会用两百余年时间完成了社会重组、生产方式改变和生存空间转移(城市化),这个巨大的文化历程给西方社会的精神文化带来了不少尚需逐步化解、克服的问题。今天的中国,正处于这种空前急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之中,西方社会在两百年间完成的发展历程,中国几乎是在几十年间就匆匆复制完成。中国人在主观上对于城市化和城市文明的不适应感,比西方社会所经历的不适应感,表现得更加强烈。如果我们不正视这种社会文化问题,不正视人们心理上所留下的动荡感、废墟感、荒芜感、冷漠感,天长日久,这些负面心理就会给人们造成致命的伤害,也会给社会发展积累隐患。

(北京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中的体育活动) 宜居城市与乡土文化空间的建设 (在卢森堡第四次中欧文化对话会议上的发言,2011年10月26日) 摩 罗 作为城市文明标志的广场、公园、学校、大会堂、剧院、电影院、邮局、电话局、广播电台、电视台、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等等文化中心,建设得越来越多。在这些文化空间,人们通过共同参与的学习、娱乐、艺术欣赏、情绪表达、资讯传播等等形式,实现社会文化的沟通与认同。这里既可实现城市居民的自我肯定,也可实现社会整合。这些都是城市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增加了城市服务人类的功能,和吸引人类的魅力。 可是用“宜居城市”的评价体系来衡量,现代大都市的生活质量却越来越让人失望。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个原因恐怕不难取得共识,那就是城市文明越发达,离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等自然事物就越遥远。疏离导致眷恋,眷恋而不可得导致内心荒芜,内心荒芜导致人们对城市文明的质疑和厌倦,进而导致对另一种文化空间的需求与渴望。 所谓另一种文化空间,就是以树木、花草为主要构成因素,点缀着一定的休闲坐骑、运动器材,具有一定面积规模的森林生态系统。也就是夹杂在居民小区之间的绿化带,只是这些绿化带不是一两排树木那样狭窄单调,而是宽阔到一定规模。它承载着人类在采集、渔猎、农耕时代的文化特征和文化趣味,是前工业时代人类文化形式和文化精神的集中表现,我们可以将其命名为乡土文化。 以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园一区北小河丛林为例,它座落在望京西园一区与北小河之间,东西长400.6米,南北宽49米。在这片总面积接近2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疏密有致地种植着许多杨树、柳树、松树、石榴树,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还有色彩缤纷的花草。绿树掩映之中,布置了一些健身器材、一些可供人们下棋或打扑克的桌子凳子、四张乒乓球桌子,还有一个亭子、一个厕所等。此外还有几块小规模的水泥地,供人们从事打太极拳、跳舞、踢毽子等等活动。周边小区每天来此锻炼、娱乐、闲谈、闲坐的居民,为数不少。春夏秋冬,经常有乐队和合唱队把这里变成热闹非凡的娱乐中心,引来居民和路人围观、欣赏。总之,这里逐渐成长发育为附近一带的文化中心。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各种文化设施在全国首屈一指,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美术馆、电影院等文化中心为数甚多,健身性质的俱乐部和娱乐性质的桌球室、歌厅更是星罗棋布,为什么还需要北小河丛林这样的体现乡土文化趣味的文化空间? 北小河丛林成为文化中心的三个原因 第一,在两百余年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中,另一种需求始终在牵扯着人类,那就是对于乡土文化的眷恋和回味。人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大多数时光都是在采集和狩猎中度过的,一直跟森林相依为命。即使进入农业耕作时代,主要

所以,中国社会更需要找到一些方式,化解飞速发展的工业化、城市化历程给人们造成的不适应。而北小河丛林所构成的乡土文化空间,我认为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之一。它为人们从饱含自然情调的乡土环境,转移到大都市钢筋混凝土造成的荒芜环境,提供了某种过渡形式。那些对门而居却老死不相往来的“城市化”居民来到北小河丛林,在花木掩映中伸展伸展肢体、相互说说话谈谈心,他们的不适应感就能得到化解,而不至于积累成“城市病”。

所以,在中国的城市建设中,大量增加北小河丛林这种乡土文化空间,让北小河丛林成为社区和城市的一部分,让乡土文化因素增加人们对城市文化的亲切感和适应性,是一个值得推广的方式。如果每个小区都能建设一个这样的丛林,整个城市的自然生态、文化生态乃至文化性格就会大为改观,这座城市就会成为宜居城市。而居民的心理生活将会日益健康,精神面貌将会日益积极向上。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