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归真堂遭遇隐性产业战争的深刻教训  

2012-03-15 15:44:00|  分类: 思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药,西药才是科学的。 当他们做够了洗脑工作,拥有了话语权之后,才精心选择合适时机,展开实质性的第四步工作。第四步才是他们工作的重心,他们吹响号角,号召这些接受洗脑的中国人,向作为中国文化一部分的中医,和作为中国产业一部分的养熊业,发动总攻,企图一夜之间将其摧毁。 至于第五步,那太简单了,中国的市场如此广阔,他们的所谓熊胆汁替代药物,以及整个医疗器械产品,都可以长驱直入。这最后一步的确是以市场经济的方式完成的,但是在这一步之前,所有的步骤都是周密安排的,是他们文化战略和产业战略的一部分。 西药一旦进来,其价格往往是中国药品的十倍甚至更多。病人的遭遇,颇有点风卷残云之意。中医没有正当性,中国药品当然也跟着不值钱。西药卖的不是药,是他们刻意经营的文化附加值。 亚洲动物基金会对归真堂养熊业的围剿,就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进行隐性的文化战争和产业战争的一个典型个案。他们看似凌空蹈虚,跟我们讲什么动物伦理大道理,充满小资情调,背后却有产业竞争和文化竞争的明确目的,充满铜臭味。我们百余年被殖民的历史,养成了对西方人的无条件崇拜与信赖。一个民间机构那么点雕虫小技,我们都不容易识破。等到一系列事件让我们参透了玄机,为时已晚,一方面那些被洗脑的受众一时难于转弯,另一方面那种兵败如山倒的趋势一时难于挽回。 归真堂公司遭遇这场酝酿已久的隐形产业战争,完全措手不及。幸好中国政府有关部分立场坚定,林业部分、医药部门、金融管理部分,都为他们撑腰,否则他们恐怕要一败涂地。 中国的媒体、官员、知识分子,一定要从崇洋媚外的心态中摆脱出来,对于境外非政府组织,不要盲目信任,尤其不可跟着起哄。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警惕,也要保持起码的自尊。尤其是中国官员和政府机构,永远要保持主权意识,不可因为洋人几句小资情调的忽悠,就赶紧烧香磕头,丧权辱国。 至于中国业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中国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为那些非政府组织的任何压力所屈服。我建议归真堂公司,起诉妖言惑众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和那个名叫张小海的小痞子。在中国的土地上,应该由中国的法律发挥效用。 (归真堂生物园,即养熊基地。现在有对社会开放日) 对境外非政府组织必须保持警惕 ——归真堂遭遇隐性产业战争的深刻教训 摩罗 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上市之前遭遇空前的舆论压力。中国颇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媒体,对归真堂采集黑熊胆汁提炼熊胆粉的产业进行妖魔化描述。有的记者用纯属审判的姿态和语气,向归真堂创始人问罪,而在电视播出时,有意屏蔽创始人的耐心说明和有力辩解,而是用随意剪裁、组合的片段信息构陷当事人,误导公众。尤有甚者,他们用来攻击归真堂虐待黑熊、造成黑熊巨大痛苦的照片,没有一张是在归真堂拍的,也没有一张是最近拍的。他们拿着归真堂诞生之前从其他地区拍来的照片,控诉归真堂虐待动物的罪过,神情语气都充满了道德优越感。 经过实地考察,我负责任地说,那一切批评都是谣言,是移花接木、偷梁换柱的诽谤。(考察叙述请参看本人新浪博客文章《归真堂黑熊无痛采集胆汁真相》) 中国那些不良媒体为什么要诽谤一家依法经营的中国公司,刻意阻止其上市发展呢?究其原因,是有一家境外非政府组织在煽风点火。 这家自称亚洲动物基金会的组织,在香港注册的全称是香港动物基金会有限公司,性质为担保公司。其创办人谢罗便臣原系英国非政府组织“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工作人员,1998年来香港创办了这个分支机构。该机构宗旨自称是“改善亚洲地区所有动物的生存状况,在亚洲结束动物虐待并恢复对所有动物的尊重”,但在实际工作中,并不是对一切动物的权利都怀有兴趣。他们对中国养熊业情有独钟,立志要取消这个中国产业。 熊胆胆汁是中国自古以来广受患者欢迎的一种动物药材,养熊业是符合中国历史文化和现行法律的一项正当产业。一个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大陆没有注册,竟然敢如此狂妄地干预中国的传统产业,并要改变中国的产业政策。 令人不可理解的是,中国还真有这样的贱骨头,对这个组织言听计从。2000年,这个组织向四川一家政府机构要求,中国必须取缔养熊业,这家政府机构竟然与这个境外非政府组织签订协议,承诺一定终止中国的养熊业。为什么中国官员不能意识到,这实际上是丧失主权的协议。清末和民国在洋人逼迫之下,签订了无数丧权辱国的协议,可那好歹还是在列强政府逼迫下出现的。现在外国随便一个阿猫阿狗来,只要打着洋人的旗号,就要跟他们签订符合他们意愿和利益的协议,国家主权意识哪里去了?我们是不是太把一切洋人都当做天使了? 亚洲动物基金会在四川官方有了这一回的得手,往后对中国事务和产业政策的干预就更加信心百倍。中国仅仅答应取消养熊业,却没有一个时间承诺,这让他们很不满意。五年后,也就是2005年12月,该基金英国董事推动25个欧盟成员国,共同发布声明,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中国政府给出终止养熊业的时间表。 自1998年至今,亚洲动物基金会在中国大陆组织了83项活动,对中国的学生、工人、官员、干部、医生、护士、科学家、市民各色人等,进行了全面的渗透,不遗余力地渲染中国养熊业的罪恶,主张取缔养熊业,还用所谓动物权利观念给中国人洗脑。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政府和其他机构,尤其是新闻机构,对他们的工作提供了全面的支持,可以说要什么给什么。这些作为中国国家资源的媒体,如此全心全意地为一家境外非政府组织服务,为实现他们的意愿和目标摇旗呐喊,其中可予反思的东西甚多。而且,这个境外组织意在摧毁中国的民族产业,实际上直接破坏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的媒体连一点起码的国家立场都没有,不符合当代国际社会起码的政治伦理。 这次亚洲动物基金会有意阻止归真堂公司上市,更是明目张胆地要消灭中国养熊业,取消熊胆类药物在市场上的存在。其手法,主要是无中生有地渲染熊在被采集胆汁时,如何痛不欲生。他们靠这一套诽谤构陷,欺骗不明真相的公众,引来一片喊打声,几乎要把归真堂瞬间毁灭。而中国一些不良媒体,都积极投入这次诽谤构陷的大合唱,生怕落后半步,让洋人看出他不积极。 事发之后,归真堂公司建立养熊基摩罗/归真堂遭遇隐性产业战争的深刻教训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年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归真堂生物园,即养熊基地。现在有对社会开放日)

对境外非政府组织必须保持警惕

西药,西药才是科学的。 当他们做够了洗脑工作,拥有了话语权之后,才精心选择合适时机,展开实质性的第四步工作。第四步才是他们工作的重心,他们吹响号角,号召这些接受洗脑的中国人,向作为中国文化一部分的中医,和作为中国产业一部分的养熊业,发动总攻,企图一夜之间将其摧毁。 至于第五步,那太简单了,中国的市场如此广阔,他们的所谓熊胆汁替代药物,以及整个医疗器械产品,都可以长驱直入。这最后一步的确是以市场经济的方式完成的,但是在这一步之前,所有的步骤都是周密安排的,是他们文化战略和产业战略的一部分。 西药一旦进来,其价格往往是中国药品的十倍甚至更多。病人的遭遇,颇有点风卷残云之意。中医没有正当性,中国药品当然也跟着不值钱。西药卖的不是药,是他们刻意经营的文化附加值。 亚洲动物基金会对归真堂养熊业的围剿,就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进行隐性的文化战争和产业战争的一个典型个案。他们看似凌空蹈虚,跟我们讲什么动物伦理大道理,充满小资情调,背后却有产业竞争和文化竞争的明确目的,充满铜臭味。我们百余年被殖民的历史,养成了对西方人的无条件崇拜与信赖。一个民间机构那么点雕虫小技,我们都不容易识破。等到一系列事件让我们参透了玄机,为时已晚,一方面那些被洗脑的受众一时难于转弯,另一方面那种兵败如山倒的趋势一时难于挽回。 归真堂公司遭遇这场酝酿已久的隐形产业战争,完全措手不及。幸好中国政府有关部分立场坚定,林业部分、医药部门、金融管理部分,都为他们撑腰,否则他们恐怕要一败涂地。 中国的媒体、官员、知识分子,一定要从崇洋媚外的心态中摆脱出来,对于境外非政府组织,不要盲目信任,尤其不可跟着起哄。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警惕,也要保持起码的自尊。尤其是中国官员和政府机构,永远要保持主权意识,不可因为洋人几句小资情调的忽悠,就赶紧烧香磕头,丧权辱国。 至于中国业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中国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为那些非政府组织的任何压力所屈服。我建议归真堂公司,起诉妖言惑众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和那个名叫张小海的小痞子。在中国的土地上,应该由中国的法律发挥效用。

——归真堂遭遇隐性产业战争的深刻教训

摩罗

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年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

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上市之前遭遇空前的舆论压力。中国颇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媒体,对归真堂采集黑熊胆汁提炼熊胆粉的产业进行妖魔化描述。有的记者用纯属审判的姿态和语气,向归真堂创始人问罪,而在电视播出时,有意屏蔽创始人的耐心说明和有力辩解,而是用随意剪裁、组合的片段信息构陷当事人,误导公众。尤有甚者,他们用来攻击归真堂虐待黑熊、造成黑熊巨大痛苦的照片,没有一张是在归真堂拍的,也没有一张是最近拍的。他们拿着归真堂诞生之前从其他地区拍来的照片,控诉归真堂虐待动物的罪过,神情语气都充满了道德优越感。

西药,西药才是科学的。 当他们做够了洗脑工作,拥有了话语权之后,才精心选择合适时机,展开实质性的第四步工作。第四步才是他们工作的重心,他们吹响号角,号召这些接受洗脑的中国人,向作为中国文化一部分的中医,和作为中国产业一部分的养熊业,发动总攻,企图一夜之间将其摧毁。 至于第五步,那太简单了,中国的市场如此广阔,他们的所谓熊胆汁替代药物,以及整个医疗器械产品,都可以长驱直入。这最后一步的确是以市场经济的方式完成的,但是在这一步之前,所有的步骤都是周密安排的,是他们文化战略和产业战略的一部分。 西药一旦进来,其价格往往是中国药品的十倍甚至更多。病人的遭遇,颇有点风卷残云之意。中医没有正当性,中国药品当然也跟着不值钱。西药卖的不是药,是他们刻意经营的文化附加值。 亚洲动物基金会对归真堂养熊业的围剿,就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进行隐性的文化战争和产业战争的一个典型个案。他们看似凌空蹈虚,跟我们讲什么动物伦理大道理,充满小资情调,背后却有产业竞争和文化竞争的明确目的,充满铜臭味。我们百余年被殖民的历史,养成了对西方人的无条件崇拜与信赖。一个民间机构那么点雕虫小技,我们都不容易识破。等到一系列事件让我们参透了玄机,为时已晚,一方面那些被洗脑的受众一时难于转弯,另一方面那种兵败如山倒的趋势一时难于挽回。 归真堂公司遭遇这场酝酿已久的隐形产业战争,完全措手不及。幸好中国政府有关部分立场坚定,林业部分、医药部门、金融管理部分,都为他们撑腰,否则他们恐怕要一败涂地。 中国的媒体、官员、知识分子,一定要从崇洋媚外的心态中摆脱出来,对于境外非政府组织,不要盲目信任,尤其不可跟着起哄。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警惕,也要保持起码的自尊。尤其是中国官员和政府机构,永远要保持主权意识,不可因为洋人几句小资情调的忽悠,就赶紧烧香磕头,丧权辱国。 至于中国业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中国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为那些非政府组织的任何压力所屈服。我建议归真堂公司,起诉妖言惑众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和那个名叫张小海的小痞子。在中国的土地上,应该由中国的法律发挥效用。 经过实地考察,我负责任地说,那一切批评都是谣言,是移花接木、偷梁换柱的诽谤。(考察叙述请参看本人新浪博客文章《归真堂黑熊无痛采集胆汁真相》)

西药,西药才是科学的。 当他们做够了洗脑工作,拥有了话语权之后,才精心选择合适时机,展开实质性的第四步工作。第四步才是他们工作的重心,他们吹响号角,号召这些接受洗脑的中国人,向作为中国文化一部分的中医,和作为中国产业一部分的养熊业,发动总攻,企图一夜之间将其摧毁。 至于第五步,那太简单了,中国的市场如此广阔,他们的所谓熊胆汁替代药物,以及整个医疗器械产品,都可以长驱直入。这最后一步的确是以市场经济的方式完成的,但是在这一步之前,所有的步骤都是周密安排的,是他们文化战略和产业战略的一部分。 西药一旦进来,其价格往往是中国药品的十倍甚至更多。病人的遭遇,颇有点风卷残云之意。中医没有正当性,中国药品当然也跟着不值钱。西药卖的不是药,是他们刻意经营的文化附加值。 亚洲动物基金会对归真堂养熊业的围剿,就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进行隐性的文化战争和产业战争的一个典型个案。他们看似凌空蹈虚,跟我们讲什么动物伦理大道理,充满小资情调,背后却有产业竞争和文化竞争的明确目的,充满铜臭味。我们百余年被殖民的历史,养成了对西方人的无条件崇拜与信赖。一个民间机构那么点雕虫小技,我们都不容易识破。等到一系列事件让我们参透了玄机,为时已晚,一方面那些被洗脑的受众一时难于转弯,另一方面那种兵败如山倒的趋势一时难于挽回。 归真堂公司遭遇这场酝酿已久的隐形产业战争,完全措手不及。幸好中国政府有关部分立场坚定,林业部分、医药部门、金融管理部分,都为他们撑腰,否则他们恐怕要一败涂地。 中国的媒体、官员、知识分子,一定要从崇洋媚外的心态中摆脱出来,对于境外非政府组织,不要盲目信任,尤其不可跟着起哄。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警惕,也要保持起码的自尊。尤其是中国官员和政府机构,永远要保持主权意识,不可因为洋人几句小资情调的忽悠,就赶紧烧香磕头,丧权辱国。 至于中国业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中国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为那些非政府组织的任何压力所屈服。我建议归真堂公司,起诉妖言惑众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和那个名叫张小海的小痞子。在中国的土地上,应该由中国的法律发挥效用。 中国那些不良媒体为什么要诽谤一家依法经营的中国公司,刻意阻止其上市发展呢?究其原因,是有一家境外非政府组织在煽风点火。

(归真堂生物园,即养熊基地。现在有对社会开放日) 对境外非政府组织必须保持警惕 ——归真堂遭遇隐性产业战争的深刻教训 摩罗 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上市之前遭遇空前的舆论压力。中国颇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媒体,对归真堂采集黑熊胆汁提炼熊胆粉的产业进行妖魔化描述。有的记者用纯属审判的姿态和语气,向归真堂创始人问罪,而在电视播出时,有意屏蔽创始人的耐心说明和有力辩解,而是用随意剪裁、组合的片段信息构陷当事人,误导公众。尤有甚者,他们用来攻击归真堂虐待黑熊、造成黑熊巨大痛苦的照片,没有一张是在归真堂拍的,也没有一张是最近拍的。他们拿着归真堂诞生之前从其他地区拍来的照片,控诉归真堂虐待动物的罪过,神情语气都充满了道德优越感。 经过实地考察,我负责任地说,那一切批评都是谣言,是移花接木、偷梁换柱的诽谤。(考察叙述请参看本人新浪博客文章《归真堂黑熊无痛采集胆汁真相》) 中国那些不良媒体为什么要诽谤一家依法经营的中国公司,刻意阻止其上市发展呢?究其原因,是有一家境外非政府组织在煽风点火。 这家自称亚洲动物基金会的组织,在香港注册的全称是香港动物基金会有限公司,性质为担保公司。其创办人谢罗便臣原系英国非政府组织“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工作人员,1998年来香港创办了这个分支机构。该机构宗旨自称是“改善亚洲地区所有动物的生存状况,在亚洲结束动物虐待并恢复对所有动物的尊重”,但在实际工作中,并不是对一切动物的权利都怀有兴趣。他们对中国养熊业情有独钟,立志要取消这个中国产业。 熊胆胆汁是中国自古以来广受患者欢迎的一种动物药材,养熊业是符合中国历史文化和现行法律的一项正当产业。一个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大陆没有注册,竟然敢如此狂妄地干预中国的传统产业,并要改变中国的产业政策。 令人不可理解的是,中国还真有这样的贱骨头,对这个组织言听计从。2000年,这个组织向四川一家政府机构要求,中国必须取缔养熊业,这家政府机构竟然与这个境外非政府组织签订协议,承诺一定终止中国的养熊业。为什么中国官员不能意识到,这实际上是丧失主权的协议。清末和民国在洋人逼迫之下,签订了无数丧权辱国的协议,可那好歹还是在列强政府逼迫下出现的。现在外国随便一个阿猫阿狗来,只要打着洋人的旗号,就要跟他们签订符合他们意愿和利益的协议,国家主权意识哪里去了?我们是不是太把一切洋人都当做天使了? 亚洲动物基金会在四川官方有了这一回的得手,往后对中国事务和产业政策的干预就更加信心百倍。中国仅仅答应取消养熊业,却没有一个时间承诺,这让他们很不满意。五年后,也就是2005年12月,该基金英国董事推动25个欧盟成员国,共同发布声明,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中国政府给出终止养熊业的时间表。 自1998年至今,亚洲动物基金会在中国大陆组织了83项活动,对中国的学生、工人、官员、干部、医生、护士、科学家、市民各色人等,进行了全面的渗透,不遗余力地渲染中国养熊业的罪恶,主张取缔养熊业,还用所谓动物权利观念给中国人洗脑。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政府和其他机构,尤其是新闻机构,对他们的工作提供了全面的支持,可以说要什么给什么。这些作为中国国家资源的媒体,如此全心全意地为一家境外非政府组织服务,为实现他们的意愿和目标摇旗呐喊,其中可予反思的东西甚多。而且,这个境外组织意在摧毁中国的民族产业,实际上直接破坏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的媒体连一点起码的国家立场都没有,不符合当代国际社会起码的政治伦理。 这次亚洲动物基金会有意阻止归真堂公司上市,更是明目张胆地要消灭中国养熊业,取消熊胆类药物在市场上的存在。其手法,主要是无中生有地渲染熊在被采集胆汁时,如何痛不欲生。他们靠这一套诽谤构陷,欺骗不明真相的公众,引来一片喊打声,几乎要把归真堂瞬间毁灭。而中国一些不良媒体,都积极投入这次诽谤构陷的大合唱,生怕落后半步,让洋人看出他不积极。 事发之后,归真堂公司建立养熊基 这家自称亚洲动物基金会的组织,在香港注册的全称是香港动物基金会有限公司,性质为担保公司。其创办人谢罗便臣原系英国非政府组织“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工作人员,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年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1998年来香港创办了这个分支机构。该机构宗旨自称是“改善亚洲地区所有动物的生存状况,在亚洲结束动物虐待并恢复对所有动物的尊重”,但在实际工作中,并不是对一切动物的权利都怀有兴趣。他们对中国养熊业情有独钟,立志要取消这个中国产业。

(归真堂生物园,即养熊基地。现在有对社会开放日) 对境外非政府组织必须保持警惕 ——归真堂遭遇隐性产业战争的深刻教训 摩罗 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上市之前遭遇空前的舆论压力。中国颇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媒体,对归真堂采集黑熊胆汁提炼熊胆粉的产业进行妖魔化描述。有的记者用纯属审判的姿态和语气,向归真堂创始人问罪,而在电视播出时,有意屏蔽创始人的耐心说明和有力辩解,而是用随意剪裁、组合的片段信息构陷当事人,误导公众。尤有甚者,他们用来攻击归真堂虐待黑熊、造成黑熊巨大痛苦的照片,没有一张是在归真堂拍的,也没有一张是最近拍的。他们拿着归真堂诞生之前从其他地区拍来的照片,控诉归真堂虐待动物的罪过,神情语气都充满了道德优越感。 经过实地考察,我负责任地说,那一切批评都是谣言,是移花接木、偷梁换柱的诽谤。(考察叙述请参看本人新浪博客文章《归真堂黑熊无痛采集胆汁真相》) 中国那些不良媒体为什么要诽谤一家依法经营的中国公司,刻意阻止其上市发展呢?究其原因,是有一家境外非政府组织在煽风点火。 这家自称亚洲动物基金会的组织,在香港注册的全称是香港动物基金会有限公司,性质为担保公司。其创办人谢罗便臣原系英国非政府组织“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工作人员,1998年来香港创办了这个分支机构。该机构宗旨自称是“改善亚洲地区所有动物的生存状况,在亚洲结束动物虐待并恢复对所有动物的尊重”,但在实际工作中,并不是对一切动物的权利都怀有兴趣。他们对中国养熊业情有独钟,立志要取消这个中国产业。 熊胆胆汁是中国自古以来广受患者欢迎的一种动物药材,养熊业是符合中国历史文化和现行法律的一项正当产业。一个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大陆没有注册,竟然敢如此狂妄地干预中国的传统产业,并要改变中国的产业政策。 令人不可理解的是,中国还真有这样的贱骨头,对这个组织言听计从。2000年,这个组织向四川一家政府机构要求,中国必须取缔养熊业,这家政府机构竟然与这个境外非政府组织签订协议,承诺一定终止中国的养熊业。为什么中国官员不能意识到,这实际上是丧失主权的协议。清末和民国在洋人逼迫之下,签订了无数丧权辱国的协议,可那好歹还是在列强政府逼迫下出现的。现在外国随便一个阿猫阿狗来,只要打着洋人的旗号,就要跟他们签订符合他们意愿和利益的协议,国家主权意识哪里去了?我们是不是太把一切洋人都当做天使了? 亚洲动物基金会在四川官方有了这一回的得手,往后对中国事务和产业政策的干预就更加信心百倍。中国仅仅答应取消养熊业,却没有一个时间承诺,这让他们很不满意。五年后,也就是2005年12月,该基金英国董事推动25个欧盟成员国,共同发布声明,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中国政府给出终止养熊业的时间表。 自1998年至今,亚洲动物基金会在中国大陆组织了83项活动,对中国的学生、工人、官员、干部、医生、护士、科学家、市民各色人等,进行了全面的渗透,不遗余力地渲染中国养熊业的罪恶,主张取缔养熊业,还用所谓动物权利观念给中国人洗脑。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政府和其他机构,尤其是新闻机构,对他们的工作提供了全面的支持,可以说要什么给什么。这些作为中国国家资源的媒体,如此全心全意地为一家境外非政府组织服务,为实现他们的意愿和目标摇旗呐喊,其中可予反思的东西甚多。而且,这个境外组织意在摧毁中国的民族产业,实际上直接破坏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的媒体连一点起码的国家立场都没有,不符合当代国际社会起码的政治伦理。 这次亚洲动物基金会有意阻止归真堂公司上市,更是明目张胆地要消灭中国养熊业,取消熊胆类药物在市场上的存在。其手法,主要是无中生有地渲染熊在被采集胆汁时,如何痛不欲生。他们靠这一套诽谤构陷,欺骗不明真相的公众,引来一片喊打声,几乎要把归真堂瞬间毁灭。而中国一些不良媒体,都积极投入这次诽谤构陷的大合唱,生怕落后半步,让洋人看出他不积极。 事发之后,归真堂公司建立养熊基

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年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

熊胆胆汁是中国自古以来广受患者欢迎的一种动物药材,养熊业是符合中国历史文化和现行法律的一项正当产业。一个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大陆没有注册,竟然敢如此狂妄地干预中国的传统产业,并要改变中国的产业政策。

令人不可理解的是,中国还真有这样的贱骨头,对这个组织言听计从。2000年,这个组织向四川一家政府机构要求,中国必须取缔养熊业,这家政府机构竟然与这个境外非政府组织签订协议,承诺一定终止中国的养熊业。为什么中国官员不能意识到,这实际上是丧失主权的协议。清末和民国在洋人逼迫之下,签订了无数丧权辱国的协议,可那好歹还是在列强政府逼迫下出现的。现在外国随便一个阿猫阿狗来,只要打着洋人的旗号,就要跟他们签订符合他们意愿和利益的协议,国家主权意识哪里去了?我们是不是太把一切洋人都当做天使了?

亚洲动物基金会在四川官方有了这一回的得手,往后对中国事务和产业政策的干预就更加信心百倍。中国仅仅答应取消养熊业,却没有一个时间承诺,这让他们很不满意。五年后,也就是2005西药,西药才是科学的。 当他们做够了洗脑工作,拥有了话语权之后,才精心选择合适时机,展开实质性的第四步工作。第四步才是他们工作的重心,他们吹响号角,号召这些接受洗脑的中国人,向作为中国文化一部分的中医,和作为中国产业一部分的养熊业,发动总攻,企图一夜之间将其摧毁。 至于第五步,那太简单了,中国的市场如此广阔,他们的所谓熊胆汁替代药物,以及整个医疗器械产品,都可以长驱直入。这最后一步的确是以市场经济的方式完成的,但是在这一步之前,所有的步骤都是周密安排的,是他们文化战略和产业战略的一部分。 西药一旦进来,其价格往往是中国药品的十倍甚至更多。病人的遭遇,颇有点风卷残云之意。中医没有正当性,中国药品当然也跟着不值钱。西药卖的不是药,是他们刻意经营的文化附加值。 亚洲动物基金会对归真堂养熊业的围剿,就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进行隐性的文化战争和产业战争的一个典型个案。他们看似凌空蹈虚,跟我们讲什么动物伦理大道理,充满小资情调,背后却有产业竞争和文化竞争的明确目的,充满铜臭味。我们百余年被殖民的历史,养成了对西方人的无条件崇拜与信赖。一个民间机构那么点雕虫小技,我们都不容易识破。等到一系列事件让我们参透了玄机,为时已晚,一方面那些被洗脑的受众一时难于转弯,另一方面那种兵败如山倒的趋势一时难于挽回。 归真堂公司遭遇这场酝酿已久的隐形产业战争,完全措手不及。幸好中国政府有关部分立场坚定,林业部分、医药部门、金融管理部分,都为他们撑腰,否则他们恐怕要一败涂地。 中国的媒体、官员、知识分子,一定要从崇洋媚外的心态中摆脱出来,对于境外非政府组织,不要盲目信任,尤其不可跟着起哄。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警惕,也要保持起码的自尊。尤其是中国官员和政府机构,永远要保持主权意识,不可因为洋人几句小资情调的忽悠,就赶紧烧香磕头,丧权辱国。 至于中国业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中国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为那些非政府组织的任何压力所屈服。我建议归真堂公司,起诉妖言惑众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和那个名叫张小海的小痞子。在中国的土地上,应该由中国的法律发挥效用。12月,该基金英国董事推动25个欧盟成员国,共同发布声明,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中国政府给出终止养熊业的时间表。

西药,西药才是科学的。 当他们做够了洗脑工作,拥有了话语权之后,才精心选择合适时机,展开实质性的第四步工作。第四步才是他们工作的重心,他们吹响号角,号召这些接受洗脑的中国人,向作为中国文化一部分的中医,和作为中国产业一部分的养熊业,发动总攻,企图一夜之间将其摧毁。 至于第五步,那太简单了,中国的市场如此广阔,他们的所谓熊胆汁替代药物,以及整个医疗器械产品,都可以长驱直入。这最后一步的确是以市场经济的方式完成的,但是在这一步之前,所有的步骤都是周密安排的,是他们文化战略和产业战略的一部分。 西药一旦进来,其价格往往是中国药品的十倍甚至更多。病人的遭遇,颇有点风卷残云之意。中医没有正当性,中国药品当然也跟着不值钱。西药卖的不是药,是他们刻意经营的文化附加值。 亚洲动物基金会对归真堂养熊业的围剿,就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进行隐性的文化战争和产业战争的一个典型个案。他们看似凌空蹈虚,跟我们讲什么动物伦理大道理,充满小资情调,背后却有产业竞争和文化竞争的明确目的,充满铜臭味。我们百余年被殖民的历史,养成了对西方人的无条件崇拜与信赖。一个民间机构那么点雕虫小技,我们都不容易识破。等到一系列事件让我们参透了玄机,为时已晚,一方面那些被洗脑的受众一时难于转弯,另一方面那种兵败如山倒的趋势一时难于挽回。 归真堂公司遭遇这场酝酿已久的隐形产业战争,完全措手不及。幸好中国政府有关部分立场坚定,林业部分、医药部门、金融管理部分,都为他们撑腰,否则他们恐怕要一败涂地。 中国的媒体、官员、知识分子,一定要从崇洋媚外的心态中摆脱出来,对于境外非政府组织,不要盲目信任,尤其不可跟着起哄。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警惕,也要保持起码的自尊。尤其是中国官员和政府机构,永远要保持主权意识,不可因为洋人几句小资情调的忽悠,就赶紧烧香磕头,丧权辱国。 至于中国业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中国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为那些非政府组织的任何压力所屈服。我建议归真堂公司,起诉妖言惑众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和那个名叫张小海的小痞子。在中国的土地上,应该由中国的法律发挥效用。1998西药,西药才是科学的。 当他们做够了洗脑工作,拥有了话语权之后,才精心选择合适时机,展开实质性的第四步工作。第四步才是他们工作的重心,他们吹响号角,号召这些接受洗脑的中国人,向作为中国文化一部分的中医,和作为中国产业一部分的养熊业,发动总攻,企图一夜之间将其摧毁。 至于第五步,那太简单了,中国的市场如此广阔,他们的所谓熊胆汁替代药物,以及整个医疗器械产品,都可以长驱直入。这最后一步的确是以市场经济的方式完成的,但是在这一步之前,所有的步骤都是周密安排的,是他们文化战略和产业战略的一部分。 西药一旦进来,其价格往往是中国药品的十倍甚至更多。病人的遭遇,颇有点风卷残云之意。中医没有正当性,中国药品当然也跟着不值钱。西药卖的不是药,是他们刻意经营的文化附加值。 亚洲动物基金会对归真堂养熊业的围剿,就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进行隐性的文化战争和产业战争的一个典型个案。他们看似凌空蹈虚,跟我们讲什么动物伦理大道理,充满小资情调,背后却有产业竞争和文化竞争的明确目的,充满铜臭味。我们百余年被殖民的历史,养成了对西方人的无条件崇拜与信赖。一个民间机构那么点雕虫小技,我们都不容易识破。等到一系列事件让我们参透了玄机,为时已晚,一方面那些被洗脑的受众一时难于转弯,另一方面那种兵败如山倒的趋势一时难于挽回。 归真堂公司遭遇这场酝酿已久的隐形产业战争,完全措手不及。幸好中国政府有关部分立场坚定,林业部分、医药部门、金融管理部分,都为他们撑腰,否则他们恐怕要一败涂地。 中国的媒体、官员、知识分子,一定要从崇洋媚外的心态中摆脱出来,对于境外非政府组织,不要盲目信任,尤其不可跟着起哄。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警惕,也要保持起码的自尊。尤其是中国官员和政府机构,永远要保持主权意识,不可因为洋人几句小资情调的忽悠,就赶紧烧香磕头,丧权辱国。 至于中国业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中国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为那些非政府组织的任何压力所屈服。我建议归真堂公司,起诉妖言惑众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和那个名叫张小海的小痞子。在中国的土地上,应该由中国的法律发挥效用。年至今,亚洲动物基金会在中国大陆组织了83项活动,对中国的学生、工人、官员、干部、医生、护士、科学家、市民各色人等,进行了全面的渗透,不遗余力地渲染中国养熊业的罪恶,主张取缔养熊业,还用所谓动物权利观念给中国人洗脑。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政府和其他机构,尤其是新闻机构,对他们的工作提供了全面的支持,可以说要什么给什么。这些作为中国国家资源的媒体,如此全心全意地为一家境外非政府组织服务,为实现他们的意愿和目标摇旗呐喊,其中可予反思的东西甚多。而且,这个境外组织意在摧毁中国的民族产业,实际上直接破坏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的媒体连一点起码的国家立场都没有,不符合当代国际社会起码的政治伦理。

这次亚洲动物基金会有意阻止归真堂公司上市,更是明目张胆地要消灭中国养熊业,取消熊胆类药物在市场上的存在。其手法,主要是无中生有地渲染熊在被采集胆汁时,如何痛不欲生。他们靠这一套诽谤构陷,欺骗不明真相的公众,引来一片喊打声,几乎要把归真堂瞬间毁灭。而中国一些不良媒体,都积极投入这次诽谤构陷的大合唱,生怕落后半步,让洋人看出他不积极。

事发之后,归真堂公司建立养熊基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年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年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年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 (归真堂生物园,即养熊基地。现在有对社会开放日) 对境外非政府组织必须保持警惕 ——归真堂遭遇隐性产业战争的深刻教训 摩罗 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上市之前遭遇空前的舆论压力。中国颇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媒体,对归真堂采集黑熊胆汁提炼熊胆粉的产业进行妖魔化描述。有的记者用纯属审判的姿态和语气,向归真堂创始人问罪,而在电视播出时,有意屏蔽创始人的耐心说明和有力辩解,而是用随意剪裁、组合的片段信息构陷当事人,误导公众。尤有甚者,他们用来攻击归真堂虐待黑熊、造成黑熊巨大痛苦的照片,没有一张是在归真堂拍的,也没有一张是最近拍的。他们拿着归真堂诞生之前从其他地区拍来的照片,控诉归真堂虐待动物的罪过,神情语气都充满了道德优越感。 经过实地考察,我负责任地说,那一切批评都是谣言,是移花接木、偷梁换柱的诽谤。(考察叙述请参看本人新浪博客文章《归真堂黑熊无痛采集胆汁真相》) 中国那些不良媒体为什么要诽谤一家依法经营的中国公司,刻意阻止其上市发展呢?究其原因,是有一家境外非政府组织在煽风点火。 这家自称亚洲动物基金会的组织,在香港注册的全称是香港动物基金会有限公司,性质为担保公司。其创办人谢罗便臣原系英国非政府组织“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工作人员,1998年来香港创办了这个分支机构。该机构宗旨自称是“改善亚洲地区所有动物的生存状况,在亚洲结束动物虐待并恢复对所有动物的尊重”,但在实际工作中,并不是对一切动物的权利都怀有兴趣。他们对中国养熊业情有独钟,立志要取消这个中国产业。 熊胆胆汁是中国自古以来广受患者欢迎的一种动物药材,养熊业是符合中国历史文化和现行法律的一项正当产业。一个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大陆没有注册,竟然敢如此狂妄地干预中国的传统产业,并要改变中国的产业政策。 令人不可理解的是,中国还真有这样的贱骨头,对这个组织言听计从。2000年,这个组织向四川一家政府机构要求,中国必须取缔养熊业,这家政府机构竟然与这个境外非政府组织签订协议,承诺一定终止中国的养熊业。为什么中国官员不能意识到,这实际上是丧失主权的协议。清末和民国在洋人逼迫之下,签订了无数丧权辱国的协议,可那好歹还是在列强政府逼迫下出现的。现在外国随便一个阿猫阿狗来,只要打着洋人的旗号,就要跟他们签订符合他们意愿和利益的协议,国家主权意识哪里去了?我们是不是太把一切洋人都当做天使了? 亚洲动物基金会在四川官方有了这一回的得手,往后对中国事务和产业政策的干预就更加信心百倍。中国仅仅答应取消养熊业,却没有一个时间承诺,这让他们很不满意。五年后,也就是2005年12月,该基金英国董事推动25个欧盟成员国,共同发布声明,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中国政府给出终止养熊业的时间表。 自1998年至今,亚洲动物基金会在中国大陆组织了83项活动,对中国的学生、工人、官员、干部、医生、护士、科学家、市民各色人等,进行了全面的渗透,不遗余力地渲染中国养熊业的罪恶,主张取缔养熊业,还用所谓动物权利观念给中国人洗脑。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政府和其他机构,尤其是新闻机构,对他们的工作提供了全面的支持,可以说要什么给什么。这些作为中国国家资源的媒体,如此全心全意地为一家境外非政府组织服务,为实现他们的意愿和目标摇旗呐喊,其中可予反思的东西甚多。而且,这个境外组织意在摧毁中国的民族产业,实际上直接破坏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的媒体连一点起码的国家立场都没有,不符合当代国际社会起码的政治伦理。 这次亚洲动物基金会有意阻止归真堂公司上市,更是明目张胆地要消灭中国养熊业,取消熊胆类药物在市场上的存在。其手法,主要是无中生有地渲染熊在被采集胆汁时,如何痛不欲生。他们靠这一套诽谤构陷,欺骗不明真相的公众,引来一片喊打声,几乎要把归真堂瞬间毁灭。而中国一些不良媒体,都积极投入这次诽谤构陷的大合唱,生怕落后半步,让洋人看出他不积极。 事发之后,归真堂公司建立养熊基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西药,西药才是科学的。 当他们做够了洗脑工作,拥有了话语权之后,才精心选择合适时机,展开实质性的第四步工作。第四步才是他们工作的重心,他们吹响号角,号召这些接受洗脑的中国人,向作为中国文化一部分的中医,和作为中国产业一部分的养熊业,发动总攻,企图一夜之间将其摧毁。 至于第五步,那太简单了,中国的市场如此广阔,他们的所谓熊胆汁替代药物,以及整个医疗器械产品,都可以长驱直入。这最后一步的确是以市场经济的方式完成的,但是在这一步之前,所有的步骤都是周密安排的,是他们文化战略和产业战略的一部分。 西药一旦进来,其价格往往是中国药品的十倍甚至更多。病人的遭遇,颇有点风卷残云之意。中医没有正当性,中国药品当然也跟着不值钱。西药卖的不是药,是他们刻意经营的文化附加值。 亚洲动物基金会对归真堂养熊业的围剿,就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进行隐性的文化战争和产业战争的一个典型个案。他们看似凌空蹈虚,跟我们讲什么动物伦理大道理,充满小资情调,背后却有产业竞争和文化竞争的明确目的,充满铜臭味。我们百余年被殖民的历史,养成了对西方人的无条件崇拜与信赖。一个民间机构那么点雕虫小技,我们都不容易识破。等到一系列事件让我们参透了玄机,为时已晚,一方面那些被洗脑的受众一时难于转弯,另一方面那种兵败如山倒的趋势一时难于挽回。 归真堂公司遭遇这场酝酿已久的隐形产业战争,完全措手不及。幸好中国政府有关部分立场坚定,林业部分、医药部门、金融管理部分,都为他们撑腰,否则他们恐怕要一败涂地。 中国的媒体、官员、知识分子,一定要从崇洋媚外的心态中摆脱出来,对于境外非政府组织,不要盲目信任,尤其不可跟着起哄。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警惕,也要保持起码的自尊。尤其是中国官员和政府机构,永远要保持主权意识,不可因为洋人几句小资情调的忽悠,就赶紧烧香磕头,丧权辱国。 至于中国业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中国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为那些非政府组织的任何压力所屈服。我建议归真堂公司,起诉妖言惑众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和那个名叫张小海的小痞子。在中国的土地上,应该由中国的法律发挥效用。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年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年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年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年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西药,西药才是科学的。 当他们做够了洗脑工作,拥有了话语权之后,才精心选择合适时机,展开实质性的第四步工作。第四步才是他们工作的重心,他们吹响号角,号召这些接受洗脑的中国人,向作为中国文化一部分的中医,和作为中国产业一部分的养熊业,发动总攻,企图一夜之间将其摧毁。 至于第五步,那太简单了,中国的市场如此广阔,他们的所谓熊胆汁替代药物,以及整个医疗器械产品,都可以长驱直入。这最后一步的确是以市场经济的方式完成的,但是在这一步之前,所有的步骤都是周密安排的,是他们文化战略和产业战略的一部分。 西药一旦进来,其价格往往是中国药品的十倍甚至更多。病人的遭遇,颇有点风卷残云之意。中医没有正当性,中国药品当然也跟着不值钱。西药卖的不是药,是他们刻意经营的文化附加值。 亚洲动物基金会对归真堂养熊业的围剿,就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进行隐性的文化战争和产业战争的一个典型个案。他们看似凌空蹈虚,跟我们讲什么动物伦理大道理,充满小资情调,背后却有产业竞争和文化竞争的明确目的,充满铜臭味。我们百余年被殖民的历史,养成了对西方人的无条件崇拜与信赖。一个民间机构那么点雕虫小技,我们都不容易识破。等到一系列事件让我们参透了玄机,为时已晚,一方面那些被洗脑的受众一时难于转弯,另一方面那种兵败如山倒的趋势一时难于挽回。 归真堂公司遭遇这场酝酿已久的隐形产业战争,完全措手不及。幸好中国政府有关部分立场坚定,林业部分、医药部门、金融管理部分,都为他们撑腰,否则他们恐怕要一败涂地。 中国的媒体、官员、知识分子,一定要从崇洋媚外的心态中摆脱出来,对于境外非政府组织,不要盲目信任,尤其不可跟着起哄。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警惕,也要保持起码的自尊。尤其是中国官员和政府机构,永远要保持主权意识,不可因为洋人几句小资情调的忽悠,就赶紧烧香磕头,丧权辱国。 至于中国业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中国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为那些非政府组织的任何压力所屈服。我建议归真堂公司,起诉妖言惑众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和那个名叫张小海的小痞子。在中国的土地上,应该由中国的法律发挥效用。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摩罗/归真堂遭遇隐性产业战争的深刻教训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地开放日制度,让全社会了解养熊业真相,并邀请全国各种媒体两百余位记者前来参加开放日活动。记者们亲身经历了工人采集熊胆汁全过程,见证了黑熊在被采集胆汁时没有任何痛苦反应,甚至没有一点不适表示。许多记者因为当初受境外组织误导,进行了错误报道而甚为懊悔。可是,由于他们的媒体已经选定了批评的立场,现在不愿意改变说法,致使这些记者没有适当平台公布真相。 归真堂领导人在电视台的安排下,跟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一起录制电视节目,辩论养熊业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公司领导人邀请张小海前来归真堂考察,条件只是请一个公正公司陪同考察。张小海对于这样的考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对继续利用中国的各种媒体,从事构陷诽谤感兴趣。 可见,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本意,并不在于动物是不是痛苦,是不是受到虐待。他们对归真堂的批评、攻击,都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沛公是谁?沛公就是民族产业。 黑熊胆汁作为中药体系中一种有机药物,在现代医药界没有替代品。任何人工合成药品,都只能合成熊胆汁中的某一种或某一部分成分,这种合成药品,疗效与熊胆汁有差异,而且毒副作用较大。目前我国进口的人工合成熊胆药,只有熊去氧胆酸胶囊和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二种,它们分别为德国福克公司和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生产的专利药,中文商品名分别为优思弗和滔罗特。我国企业也能生产熊去氧胆酸胶囊,但是他们实力薄弱,无法与德国企业竞争,仅占中国市场的2%,中国市场的98%被德国福克公司占领。2009年该药已经进入中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截止2010年底,该药已经覆盖三千家中国医院,每年销售额呈大跃进速度增长。 牛磺熊去氧胆酸胶囊目前只有意大利贝斯迪大药厂能够生产,无疑占领中国市场的100%。这两家制药公司在中国长驱直入,没有竞争对手。唯一妨碍他们扩大市场的,就是中国的养熊业,和熊胆汁。 亚洲动物基金会为什么对其他动物兴趣小,对熊情有独钟,其中可堪琢磨的因素极为复杂。他们对于中国养熊业的批评和诽谤如此急切,如此不遗余力,甚至公开把动物权利置于人权至上,置于中国法律之上,这种丧心病狂的邪教气质,仅仅起源于对某种特定动物的怜爱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年报还披露,2010年,德国和意大利等国为亚洲动物基金会提供了214.7万美元的捐款,占全年总捐款数的27.96%。 或许可以这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对于中国养熊业的围剿,乃是一场以文化理念和道义为名义的产业战争。他们的意图,无非彻底摧毁中国特定领域的民族产业,给西方资本腾出无限广阔的市场空间。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张小海,是这次围剿归真堂媒体大表演的执行导演。他反对养熊业的唯一依据,就是西方人希望取消这个产业。2011年3月初,身为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的张小海对记者说,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养熊业都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态度”。“首先,西方国家就从来没有过养熊场,他们不相信中医。像我们亚洲动物基金会,由英国人创办的基金会,也是代表了来自西方的声音,希望淘汰养熊业。”一个至今还在拿西方势力吓唬中国人的小痞子,他会从伦理角度去思考动物权利问题吗?他不过是帮助西方资本在中国展开产业战争的一个打手。那种人仗狗势的嘴脸,令人恶心。不用细想,就能听出他说辞中暗含着产业战争的玄机。西方的药业和医疗器械业要想在中国开辟更大市场,必须彻底摧毁中医体系和中药体系。张小海站在西方人的立场否定中医和中药,打压中国的养熊业,原因就在这里。 (熊宝宝看见有人光顾,赶过来凑热闹,同时等着人们扔给它们胡萝卜)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 回顾亚洲动物基金会十几年来针对中国社会所做的工作,颇有步步为营的战略部署。第一步是以保护动物权利的名义,给国人灌输一个伦理理念,养熊业是不正当的,让熊这种动物为人类服务就是虐待熊。第二步灌输一种文化理念,中医中药都是不科学的,靠他们实现不了治病救人的目的。第三步传播一种药物知识,给人类治病完全可以用熊胆汁的替代药物,而这种替代药物恰是西方国家生产的西药,西药才是科学的。

当他们做够了洗脑工作,拥有了话语权之后,才精心选择合适时机,展开实质性的第四步工作。第四步才是他们工作的重心,他们吹响号角,号召这些接受洗脑的中国人,向作为中国文化一部分的中医,和作为中国产业一部分的养熊业,发动总攻,企图一夜之间将其摧毁。

至于第五步,那太简单了,中国的市场如此广阔,他们的所谓熊胆汁替代药物,以及整个医疗器械产品,都可以长驱直入。这最后一步的确是以市场经济的方式完成的,但是在这一步之前,所有的步骤都是周密安排的,是他们文化战略和产业战略的一部分。

西药一旦进来,其价格往往是中国药品的十倍甚至更多。病人的遭遇,颇有点风卷残云之意。中医没有正当性,中国药品当然也跟着不值钱。西药卖的不是药,是他们刻意经营的文化附加值。

亚洲动物基金会对归真堂养熊业的围剿,就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进行隐性的文化战争和产业战争的一个典型个案。他们看似凌空蹈虚,跟我们讲什么动物伦理大道理,充满小资情调,背后却有产业竞争和文化竞争的明确目的,充满铜臭味。我们百余年被殖民的历史,养成了对西方人的无条件崇拜与信赖。一个民间机构那么点雕虫小技,我们都不容易识破。等到一系列事件让我们参透了玄机,为时已晚,一方面那些被洗脑的受众一时难于转弯,另一方面那种兵败如山倒的趋势一时难于挽回。

西药,西药才是科学的。 当他们做够了洗脑工作,拥有了话语权之后,才精心选择合适时机,展开实质性的第四步工作。第四步才是他们工作的重心,他们吹响号角,号召这些接受洗脑的中国人,向作为中国文化一部分的中医,和作为中国产业一部分的养熊业,发动总攻,企图一夜之间将其摧毁。 至于第五步,那太简单了,中国的市场如此广阔,他们的所谓熊胆汁替代药物,以及整个医疗器械产品,都可以长驱直入。这最后一步的确是以市场经济的方式完成的,但是在这一步之前,所有的步骤都是周密安排的,是他们文化战略和产业战略的一部分。 西药一旦进来,其价格往往是中国药品的十倍甚至更多。病人的遭遇,颇有点风卷残云之意。中医没有正当性,中国药品当然也跟着不值钱。西药卖的不是药,是他们刻意经营的文化附加值。 亚洲动物基金会对归真堂养熊业的围剿,就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进行隐性的文化战争和产业战争的一个典型个案。他们看似凌空蹈虚,跟我们讲什么动物伦理大道理,充满小资情调,背后却有产业竞争和文化竞争的明确目的,充满铜臭味。我们百余年被殖民的历史,养成了对西方人的无条件崇拜与信赖。一个民间机构那么点雕虫小技,我们都不容易识破。等到一系列事件让我们参透了玄机,为时已晚,一方面那些被洗脑的受众一时难于转弯,另一方面那种兵败如山倒的趋势一时难于挽回。 归真堂公司遭遇这场酝酿已久的隐形产业战争,完全措手不及。幸好中国政府有关部分立场坚定,林业部分、医药部门、金融管理部分,都为他们撑腰,否则他们恐怕要一败涂地。 中国的媒体、官员、知识分子,一定要从崇洋媚外的心态中摆脱出来,对于境外非政府组织,不要盲目信任,尤其不可跟着起哄。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警惕,也要保持起码的自尊。尤其是中国官员和政府机构,永远要保持主权意识,不可因为洋人几句小资情调的忽悠,就赶紧烧香磕头,丧权辱国。 至于中国业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中国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为那些非政府组织的任何压力所屈服。我建议归真堂公司,起诉妖言惑众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和那个名叫张小海的小痞子。在中国的土地上,应该由中国的法律发挥效用。

归真堂公司遭遇这场酝酿已久的隐形产业战争,完全措手不及。幸好中国政府有关部分立场坚定,林业部分、医药部门、金融管理部分,都为他们撑腰,否则他们恐怕要一败涂地。

中国的媒体、官员、知识分子,一定要从崇洋媚外的心态中摆脱出来,对于境外非政府组织,不要盲目信任,尤其不可跟着起哄。我们要保持清醒,保持警惕,也要保持起码的自尊。尤其是中国官员和政府机构,永远要保持主权意识,不可因为洋人几句小资情调的忽悠,就赶紧烧香磕头,丧权辱国。

至于中国业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按照中国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不要为那些非政府组织的任何压力所屈服。我建议归真堂公司,起诉妖言惑众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和那个名叫张小海的小痞子。在中国的土地上,应该由中国的法律发挥效用。

  评论这张
 
阅读(11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