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转载]南栀子/小人儿至诚至纯的心愿  

2012-07-23 16:21:00|  分类: 精彩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爱的蝈蝈,可爱的孩子,可爱的文章
原文地址:像有一个人在以他独特的方式欢迎我们回家似的,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似殷勤似急切。它的叫声增添了热闹,满室一下子充满了几多生气。但是想到蝈蝈独自一虫的孤独和寂寞,我多次建议笑笑把蝈蝈放到小区的荒地上去。我对他说:“宝宝,这蝈蝈多可怜哪,它离开了自己的父母,离开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它没有伙伴,没法恋爱结婚生孩子。我们把它放了吧。”每次我这样建议,孩子都表示过一两天就放。然而,到了他答应的时间他又舍不得,他说:“妈妈,蝈蝈在我们家呆着很安全,没有任何天敌。我再养几天吧?”笑笑说得也有道理,蝈蝈已经离开了它原来的生存环境,放生或许就是放死。 我们想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让蝈蝈离开笼子,呆在家里的花草上,我们家有一盆栀子花、一株朱顶红、一棵仙人球和一株仙人掌。我抓着蝈蝈的后腿把它从笼子里拉出来,先放在客厅的仙人掌上,它很快就离开仙人掌,爬到防盗窗格上呆着。防盗窗格是可以开合的,我们白天合拢,晚上拉开。一合一开间稍一疏忽,蝈蝈就会没命的。因此,我们把蝈蝈转移到卧室的窗台上。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听见蝈蝈蝈蝈的叫声。声音如此近,我循声找去,发现蝈蝈爬在客厅钢琴罩布上。我把它抓到茶几上,喂了一些西瓜给它。蝈蝈吃了一两口就悠哉游哉地一蹦三爬地走开了。 又过了几天,我下班回家。在楼下没有听见蝈蝈的叫声,在门口也没听见蝈蝈的叫声,我心里挺纳闷的,这蝈蝈怎么不叫了。 就是在这天晚上,我准备给孩子洗澡时,发现蝈蝈侧着栽倒在盆里。我以为它死了,我抓着它的后腿拎起来,不成想它前后俯仰了好几下。我把它放在手心,招呼孩子,宝宝,蝈蝈不行了。孩子赶紧过来,心疼地看着蝈蝈不断抽搐的腿,说,妈妈,蝈蝈怎么会这样,是不是饿了?快,快拿吃的东西来。我冲到客厅,拿来云片糕,发在蝈蝈的嘴边。蝈蝈根本不吃。我心里清楚蝈蝈肯定活不了,我说,宝宝,我们为它念阿弥陀佛吧。宝宝哭着说,念阿弥陀佛,蝈蝈能活过来吗?不能,宝宝。那有什么用呢?有用,它能生往西方极乐世界。我们虔诚地为蝈蝈念阿弥陀佛。孩子念一阵,哭一阵,还不停地抚触蝈蝈的肚子。蝈蝈油光闪亮的肚子枯缩了不少,整个南栀子/小人儿至诚至纯的心愿作者:南栀子

那天晚上,蝈蝈侧着栽倒在盆里,不行了。

大约一个月前,我带着孩子去自由市场。在市场的入口处,孩子被虫鸣声领到了花草摊前。虫鸣声是从一小串草笼子里奔涌而出的,热闹喧腾。我那一两岁时就翻烂了四大本《动物百科全书》的笑笑挡不住诱惑,拥有虫子的愿望也从他小小的心灵里奔涌而出,急切坚韧。他缠着要我买蝈蝈。

像有一个人在以他独特的方式欢迎我们回家似的,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似殷勤似急切。它的叫声增添了热闹,满室一下子充满了几多生气。但是想到蝈蝈独自一虫的孤独和寂寞,我多次建议笑笑把蝈蝈放到小区的荒地上去。我对他说:“宝宝,这蝈蝈多可怜哪,它离开了自己的父母,离开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它没有伙伴,没法恋爱结婚生孩子。我们把它放了吧。”每次我这样建议,孩子都表示过一两天就放。然而,到了他答应的时间他又舍不得,他说:“妈妈,蝈蝈在我们家呆着很安全,没有任何天敌。我再养几天吧?”笑笑说得也有道理,蝈蝈已经离开了它原来的生存环境,放生或许就是放死。 我们想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让蝈蝈离开笼子,呆在家里的花草上,我们家有一盆栀子花、一株朱顶红、一棵仙人球和一株仙人掌。我抓着蝈蝈的后腿把它从笼子里拉出来,先放在客厅的仙人掌上,它很快就离开仙人掌,爬到防盗窗格上呆着。防盗窗格是可以开合的,我们白天合拢,晚上拉开。一合一开间稍一疏忽,蝈蝈就会没命的。因此,我们把蝈蝈转移到卧室的窗台上。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听见蝈蝈蝈蝈的叫声。声音如此近,我循声找去,发现蝈蝈爬在客厅钢琴罩布上。我把它抓到茶几上,喂了一些西瓜给它。蝈蝈吃了一两口就悠哉游哉地一蹦三爬地走开了。 又过了几天,我下班回家。在楼下没有听见蝈蝈的叫声,在门口也没听见蝈蝈的叫声,我心里挺纳闷的,这蝈蝈怎么不叫了。 就是在这天晚上,我准备给孩子洗澡时,发现蝈蝈侧着栽倒在盆里。我以为它死了,我抓着它的后腿拎起来,不成想它前后俯仰了好几下。我把它放在手心,招呼孩子,宝宝,蝈蝈不行了。孩子赶紧过来,心疼地看着蝈蝈不断抽搐的腿,说,妈妈,蝈蝈怎么会这样,是不是饿了?快,快拿吃的东西来。我冲到客厅,拿来云片糕,发在蝈蝈的嘴边。蝈蝈根本不吃。我心里清楚蝈蝈肯定活不了,我说,宝宝,我们为它念阿弥陀佛吧。宝宝哭着说,念阿弥陀佛,蝈蝈能活过来吗?不能,宝宝。那有什么用呢?有用,它能生往西方极乐世界。我们虔诚地为蝈蝈念阿弥陀佛。孩子念一阵,哭一阵,还不停地抚触蝈蝈的肚子。蝈蝈油光闪亮的肚子枯缩了不少,整个

他抱着我的腰,眼睛望着我:“妈妈,求求你了,我好想有一个宠物。求求你了。”

不行,我不是跟你说过好多次了吗,咱们家不养任何宠物!”

原文地址:南栀子小人儿至诚至纯的心愿作者:南栀子 那天晚上,蝈蝈侧着栽倒在盆里,不行了。 大约一个月前,我带着孩子去自由市场。在市场的入口处,孩子被虫鸣声领到了花草摊前。虫鸣声是从一小串草笼子里奔涌而出的,热闹喧腾。我那一两岁时就翻烂了四大本《动物百科全书》的笑笑挡不住诱惑,拥有虫子的愿望也从他小小的心灵里奔涌而出,急切坚韧。他缠着要我买蝈蝈。 他抱着我的腰,眼睛望着我:“妈妈,求求你了,我好想有一个宠物。求求你了。” “不行,我不是跟你说过好多次了吗,咱们家不养任何宠物!” “妈妈,我就买这一次,以后再也不买了。我会对蝈蝈很好的。妈—妈—”我受不了孩子的摩缠,答应了。 卖蝈蝈的从那串笼子中取出一个,剪开,把蝈蝈挤在笼壁,抓着它的后腿,把它拉出来。放到我们买的蝈蝈笼里。这个笼子的体积大约是草编笼子的三倍。 这下,笑笑可高兴了,一路有说有笑地一蹦三跳地跟着我回家。 “妈妈,我可真没白来。收获了这么大的一个蝈蝈。” 蝈蝈爱叫,一般是持续叫一阵,停一小会儿,再接着持续地叫。我最爱听它持续叫唤一阵后那一声短促的叫声——蝈,这一声特别象清晨林中的鸟鸣。有一次我嫌蝈蝈叫得心烦,就说:“宝宝,去,找点什么东西给蝈蝈吃,免得它老叫。”“妈妈你观察得也太不仔细了,蝈蝈不是用嘴叫,是用翅膀震动叫的。”确实如此,蝈蝈刚开始吃时闷声不响,吃了三两秒就振翅高鸣。 每当蝈蝈叫时,笑笑总是很神奇地大叫一声:“炒死了!不要吵了!”他这样说,可不是嫌蝈蝈吵,而是要告诉我蝈蝈是多么听他的命令的。他这样叫了一声后,然后很有把握地狡黠下地看着我说:“妈妈,蝈蝈很听我的话的,你看不叫了吧。”我知道他是趁着蝈蝈快要停住振翅的时刻说这句话。我回答说:“真的,想不到这小东西还能听懂人话呢。”笑笑非常满足,他总是把蝈蝈放在离他最近的地方,白天放在客厅,晚上放在紧挨着床的桌子上,出去玩时则放在门厅的鞋柜上。刚买回家时他出去玩还带着呢。 蝈蝈每天这样或欢快或寂寞地叫着,我很快也就适应了它的吵闹。从外面回来,在楼下就能听见我家蝈蝈叫。在门口听得就更加真切。好

妈妈,我就买这一次,以后再也不买了。我会对蝈蝈很好的。妈—妈—”我受不了孩子的摩缠,答应了。

个头也缩小了。 很晚了,我要求孩子洗澡。洗澡时宝宝不停地哭,有时小声啜泣,有时大声哀哭。我不停地安慰他,并不失时机地强调不能养宠物,养宠物是以爱的名义囚禁宠物。孩子说,妈妈,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养了,看到我喜欢的虫子,抓来玩一会就放。 洗好澡,宝宝光身子坐在床上。睡衣也不穿,抓过被套披着。目不转睛地盯着蝈蝈,嘴里不停地念着阿弥陀佛。 夜深了,蝈蝈还没有断气。 宝宝,明天还要上夏令营,现在睡吧。孩子白天去夏令营,晚上在小区里疯玩,已经很累了,加上为蝈蝈伤心了这么久,已经很困了。他乖乖地躺在我的臂弯里,嘴里不停地念阿弥陀佛,还要求我跟他一起念。念着念着,孩子睡了。 我看看蝈蝈,一头栽倒翻着的蝈蝈,居然稳稳当当六脚着地,站着了。 晚上孩子醒来,说,妈妈,快念阿弥陀佛吧。要念一万句呢。说完,他自己小声地念起来。没听到我的声音,说,妈妈,你念呀。宝宝,默念也行的,我们默念吧。 孩子第二次醒来,妈妈,你说蝈蝈能生往西方极乐世界吗? 能,一定能。有你这么个小人儿的至诚至纯心愿,佛一定能成就的。我十分肯定地说。

卖蝈蝈的从那串笼子中取出一个,剪开,把蝈蝈挤在笼壁,抓着它的后腿,把它拉出来。放到我们买的蝈蝈笼里。这个笼子的体积大约是草编笼子的三倍。

个头也缩小了。 很晚了,我要求孩子洗澡。洗澡时宝宝不停地哭,有时小声啜泣,有时大声哀哭。我不停地安慰他,并不失时机地强调不能养宠物,养宠物是以爱的名义囚禁宠物。孩子说,妈妈,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养了,看到我喜欢的虫子,抓来玩一会就放。 洗好澡,宝宝光身子坐在床上。睡衣也不穿,抓过被套披着。目不转睛地盯着蝈蝈,嘴里不停地念着阿弥陀佛。 夜深了,蝈蝈还没有断气。 宝宝,明天还要上夏令营,现在睡吧。孩子白天去夏令营,晚上在小区里疯玩,已经很累了,加上为蝈蝈伤心了这么久,已经很困了。他乖乖地躺在我的臂弯里,嘴里不停地念阿弥陀佛,还要求我跟他一起念。念着念着,孩子睡了。 我看看蝈蝈,一头栽倒翻着的蝈蝈,居然稳稳当当六脚着地,站着了。 晚上孩子醒来,说,妈妈,快念阿弥陀佛吧。要念一万句呢。说完,他自己小声地念起来。没听到我的声音,说,妈妈,你念呀。宝宝,默念也行的,我们默念吧。 孩子第二次醒来,妈妈,你说蝈蝈能生往西方极乐世界吗? 能,一定能。有你这么个小人儿的至诚至纯心愿,佛一定能成就的。我十分肯定地说。

这下,笑笑可高兴了,一路有说有笑地一蹦三跳地跟着我回家。

原文地址:南栀子小人儿至诚至纯的心愿作者:南栀子 那天晚上,蝈蝈侧着栽倒在盆里,不行了。 大约一个月前,我带着孩子去自由市场。在市场的入口处,孩子被虫鸣声领到了花草摊前。虫鸣声是从一小串草笼子里奔涌而出的,热闹喧腾。我那一两岁时就翻烂了四大本《动物百科全书》的笑笑挡不住诱惑,拥有虫子的愿望也从他小小的心灵里奔涌而出,急切坚韧。他缠着要我买蝈蝈。 他抱着我的腰,眼睛望着我:“妈妈,求求你了,我好想有一个宠物。求求你了。” “不行,我不是跟你说过好多次了吗,咱们家不养任何宠物!” “妈妈,我就买这一次,以后再也不买了。我会对蝈蝈很好的。妈—妈—”我受不了孩子的摩缠,答应了。 卖蝈蝈的从那串笼子中取出一个,剪开,把蝈蝈挤在笼壁,抓着它的后腿,把它拉出来。放到我们买的蝈蝈笼里。这个笼子的体积大约是草编笼子的三倍。 这下,笑笑可高兴了,一路有说有笑地一蹦三跳地跟着我回家。 “妈妈,我可真没白来。收获了这么大的一个蝈蝈。” 蝈蝈爱叫,一般是持续叫一阵,停一小会儿,再接着持续地叫。我最爱听它持续叫唤一阵后那一声短促的叫声——蝈,这一声特别象清晨林中的鸟鸣。有一次我嫌蝈蝈叫得心烦,就说:“宝宝,去,找点什么东西给蝈蝈吃,免得它老叫。”“妈妈你观察得也太不仔细了,蝈蝈不是用嘴叫,是用翅膀震动叫的。”确实如此,蝈蝈刚开始吃时闷声不响,吃了三两秒就振翅高鸣。 每当蝈蝈叫时,笑笑总是很神奇地大叫一声:“炒死了!不要吵了!”他这样说,可不是嫌蝈蝈吵,而是要告诉我蝈蝈是多么听他的命令的。他这样叫了一声后,然后很有把握地狡黠下地看着我说:“妈妈,蝈蝈很听我的话的,你看不叫了吧。”我知道他是趁着蝈蝈快要停住振翅的时刻说这句话。我回答说:“真的,想不到这小东西还能听懂人话呢。”笑笑非常满足,他总是把蝈蝈放在离他最近的地方,白天放在客厅,晚上放在紧挨着床的桌子上,出去玩时则放在门厅的鞋柜上。刚买回家时他出去玩还带着呢。 蝈蝈每天这样或欢快或寂寞地叫着,我很快也就适应了它的吵闹。从外面回来,在楼下就能听见我家蝈蝈叫。在门口听得就更加真切。好

妈妈,我可真没白来。收获了这么大的一个蝈蝈。”

蝈蝈爱叫,一般是持续叫一阵,停一小会儿,再接着持续地叫。我最爱听它持续叫唤一阵后那一声短促的叫声——蝈,这一声特别象清晨林中的鸟鸣。有一次我嫌蝈蝈叫得心烦,就说:“宝宝,去,找点什么东西给蝈蝈吃,免得它老叫。”“妈妈你观察得也太不仔细了,蝈蝈不是用嘴叫,是用翅膀震动叫的。”确实如此,蝈蝈刚开始吃时闷声不响,吃了三两秒就振翅高鸣。

个头也缩小了。 很晚了,我要求孩子洗澡。洗澡时宝宝不停地哭,有时小声啜泣,有时大声哀哭。我不停地安慰他,并不失时机地强调不能养宠物,养宠物是以爱的名义囚禁宠物。孩子说,妈妈,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养了,看到我喜欢的虫子,抓来玩一会就放。 洗好澡,宝宝光身子坐在床上。睡衣也不穿,抓过被套披着。目不转睛地盯着蝈蝈,嘴里不停地念着阿弥陀佛。 夜深了,蝈蝈还没有断气。 宝宝,明天还要上夏令营,现在睡吧。孩子白天去夏令营,晚上在小区里疯玩,已经很累了,加上为蝈蝈伤心了这么久,已经很困了。他乖乖地躺在我的臂弯里,嘴里不停地念阿弥陀佛,还要求我跟他一起念。念着念着,孩子睡了。 我看看蝈蝈,一头栽倒翻着的蝈蝈,居然稳稳当当六脚着地,站着了。 晚上孩子醒来,说,妈妈,快念阿弥陀佛吧。要念一万句呢。说完,他自己小声地念起来。没听到我的声音,说,妈妈,你念呀。宝宝,默念也行的,我们默念吧。 孩子第二次醒来,妈妈,你说蝈蝈能生往西方极乐世界吗? 能,一定能。有你这么个小人儿的至诚至纯心愿,佛一定能成就的。我十分肯定地说。

每当蝈蝈叫时,笑笑总是很神奇地大叫一声:“炒死了!不要吵了!”他这样说,可不是嫌蝈蝈吵,而是要告诉我蝈蝈是多么听他的命令的。他这样叫了一声后,然后很有把握地狡黠下地看着我说:“妈妈,蝈蝈很听我的话的,你看不叫了吧。”我知道他是趁着蝈蝈快要停住振翅的时刻说这句话。我回答说:“真的,想不到这小东西还能听懂人话呢。”笑笑非常满足,他总是把蝈蝈放在离他最近的地方,白天放在客厅,晚上放在紧挨着床的桌子上,出去玩时则放在门厅的鞋柜上。刚买回家时他出去玩还带着呢。

像有一个人在以他独特的方式欢迎我们回家似的,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似殷勤似急切。它的叫声增添了热闹,满室一下子充满了几多生气。但是想到蝈蝈独自一虫的孤独和寂寞,我多次建议笑笑把蝈蝈放到小区的荒地上去。我对他说:“宝宝,这蝈蝈多可怜哪,它离开了自己的父母,离开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它没有伙伴,没法恋爱结婚生孩子。我们把它放了吧。”每次我这样建议,孩子都表示过一两天就放。然而,到了他答应的时间他又舍不得,他说:“妈妈,蝈蝈在我们家呆着很安全,没有任何天敌。我再养几天吧?”笑笑说得也有道理,蝈蝈已经离开了它原来的生存环境,放生或许就是放死。 我们想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让蝈蝈离开笼子,呆在家里的花草上,我们家有一盆栀子花、一株朱顶红、一棵仙人球和一株仙人掌。我抓着蝈蝈的后腿把它从笼子里拉出来,先放在客厅的仙人掌上,它很快就离开仙人掌,爬到防盗窗格上呆着。防盗窗格是可以开合的,我们白天合拢,晚上拉开。一合一开间稍一疏忽,蝈蝈就会没命的。因此,我们把蝈蝈转移到卧室的窗台上。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听见蝈蝈蝈蝈的叫声。声音如此近,我循声找去,发现蝈蝈爬在客厅钢琴罩布上。我把它抓到茶几上,喂了一些西瓜给它。蝈蝈吃了一两口就悠哉游哉地一蹦三爬地走开了。 又过了几天,我下班回家。在楼下没有听见蝈蝈的叫声,在门口也没听见蝈蝈的叫声,我心里挺纳闷的,这蝈蝈怎么不叫了。 就是在这天晚上,我准备给孩子洗澡时,发现蝈蝈侧着栽倒在盆里。我以为它死了,我抓着它的后腿拎起来,不成想它前后俯仰了好几下。我把它放在手心,招呼孩子,宝宝,蝈蝈不行了。孩子赶紧过来,心疼地看着蝈蝈不断抽搐的腿,说,妈妈,蝈蝈怎么会这样,是不是饿了?快,快拿吃的东西来。我冲到客厅,拿来云片糕,发在蝈蝈的嘴边。蝈蝈根本不吃。我心里清楚蝈蝈肯定活不了,我说,宝宝,我们为它念阿弥陀佛吧。宝宝哭着说,念阿弥陀佛,蝈蝈能活过来吗?不能,宝宝。那有什么用呢?有用,它能生往西方极乐世界。我们虔诚地为蝈蝈念阿弥陀佛。孩子念一阵,哭一阵,还不停地抚触蝈蝈的肚子。蝈蝈油光闪亮的肚子枯缩了不少,整个

蝈蝈每天这样或欢快或寂寞地叫着,我很快也就适应了它的吵闹。从外面回来,在楼下就能听见我家蝈蝈叫。在门口听得就更加真切。好像有一个人在以他独特的方式欢迎我们回家似的,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似殷勤似急切。它的叫声增添了热闹,满室一下子充满了几多生气。但是想到蝈蝈独自一虫的孤独和寂寞,我多次建议笑笑把蝈蝈放到小区的荒地上去。我对他说:“宝宝,这蝈蝈多可怜哪,它离开了自己的父母,离开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它没有伙伴,没法恋爱结婚生孩子。我们把它放了吧。”每次我这样建议,孩子都表示过一两天就放。然而,到了他答应的时间他又舍不得,他说:“妈妈,蝈蝈在我们家呆着很安全,没有任何天敌。我再养几天吧?”笑笑说得也有道理,蝈蝈已经离开了它原来的生存环境,放生或许就是放死。

我们想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让蝈蝈离开笼子,呆在家里的花草上,我们家有一盆栀子花、一株朱顶红、一棵仙人球和一株仙人掌。我抓着蝈蝈的后腿把它从笼子里拉出来,先放在客厅的仙人掌上,它很快就离开仙人掌,爬到防盗窗格上呆着。防盗窗格是可以开合的,我们白天合拢,晚上拉开。一合一开间稍一疏忽,蝈蝈就会没命的。因此,我们把蝈蝈转移到卧室的窗台上。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听见蝈蝈蝈蝈的叫声。声音如此近,我循声找去,发现蝈蝈爬在客厅钢琴罩布上。我把它抓到茶几上,喂了一些西瓜给它。蝈蝈吃了一两口就悠哉游哉地一蹦三爬地走开了。

又过了几天,我下班回家。在楼下没有听见蝈蝈的叫声,在门口也没听见蝈蝈的叫声,我心里挺纳闷的,这蝈蝈怎么不叫了。

就是在这天晚上,我准备给孩子洗澡时,发现蝈蝈侧着栽倒在盆里。我以为它死了,我抓着它的后腿拎起来,不成想它前后俯仰了好几下。我把它放在手心,招呼孩子,宝宝,蝈蝈不行了。孩子赶紧过来,心疼地看着蝈蝈不断抽搐的腿,说,妈妈,蝈蝈怎么会这样,是不是饿了?快,快拿吃的东西来。我冲到客厅,拿来云片糕,发在蝈蝈的嘴边。蝈蝈根本不吃。我心里清楚蝈蝈肯定活不了,我说,宝宝,我们为它念阿弥陀佛吧。宝宝哭着说,念阿弥陀佛,蝈蝈能活过来吗?不能,宝宝。那有什么用呢?有用,它能生往西方极乐世界。我们虔诚地为蝈蝈念阿弥陀佛。孩子念一阵,哭一阵,还不停地抚触蝈蝈的肚子。蝈蝈油光闪亮的肚子枯缩了不少,整个个头也缩小了。

很晚了,我要求孩子洗澡。洗澡时宝宝不停地哭,有时小声啜泣,有时大声哀哭。我不停地安慰他,并不失时机地强调不能养宠物,养宠物是以爱的名义囚禁宠物。孩子说,妈妈,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养了,看到我喜欢的虫子,抓来玩一会就放。

洗好澡,宝宝光身子坐在床上。睡衣也不穿,抓过被套披着。目不转睛地盯着蝈蝈,嘴里不停地念着阿弥陀佛。

夜深了,蝈蝈还没有断气。

宝宝,明天还要上夏令营,现在睡吧。孩子白天去夏令营,晚上在小区里疯玩,已经很累了,加上为蝈蝈伤心了这么久,已经很困了。他乖乖地躺在我的臂弯里,嘴里不停地念阿弥陀佛,还要求我跟他一起念。念着念着,孩子睡了。

像有一个人在以他独特的方式欢迎我们回家似的,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似殷勤似急切。它的叫声增添了热闹,满室一下子充满了几多生气。但是想到蝈蝈独自一虫的孤独和寂寞,我多次建议笑笑把蝈蝈放到小区的荒地上去。我对他说:“宝宝,这蝈蝈多可怜哪,它离开了自己的父母,离开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它没有伙伴,没法恋爱结婚生孩子。我们把它放了吧。”每次我这样建议,孩子都表示过一两天就放。然而,到了他答应的时间他又舍不得,他说:“妈妈,蝈蝈在我们家呆着很安全,没有任何天敌。我再养几天吧?”笑笑说得也有道理,蝈蝈已经离开了它原来的生存环境,放生或许就是放死。 我们想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让蝈蝈离开笼子,呆在家里的花草上,我们家有一盆栀子花、一株朱顶红、一棵仙人球和一株仙人掌。我抓着蝈蝈的后腿把它从笼子里拉出来,先放在客厅的仙人掌上,它很快就离开仙人掌,爬到防盗窗格上呆着。防盗窗格是可以开合的,我们白天合拢,晚上拉开。一合一开间稍一疏忽,蝈蝈就会没命的。因此,我们把蝈蝈转移到卧室的窗台上。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听见蝈蝈蝈蝈的叫声。声音如此近,我循声找去,发现蝈蝈爬在客厅钢琴罩布上。我把它抓到茶几上,喂了一些西瓜给它。蝈蝈吃了一两口就悠哉游哉地一蹦三爬地走开了。 又过了几天,我下班回家。在楼下没有听见蝈蝈的叫声,在门口也没听见蝈蝈的叫声,我心里挺纳闷的,这蝈蝈怎么不叫了。 就是在这天晚上,我准备给孩子洗澡时,发现蝈蝈侧着栽倒在盆里。我以为它死了,我抓着它的后腿拎起来,不成想它前后俯仰了好几下。我把它放在手心,招呼孩子,宝宝,蝈蝈不行了。孩子赶紧过来,心疼地看着蝈蝈不断抽搐的腿,说,妈妈,蝈蝈怎么会这样,是不是饿了?快,快拿吃的东西来。我冲到客厅,拿来云片糕,发在蝈蝈的嘴边。蝈蝈根本不吃。我心里清楚蝈蝈肯定活不了,我说,宝宝,我们为它念阿弥陀佛吧。宝宝哭着说,念阿弥陀佛,蝈蝈能活过来吗?不能,宝宝。那有什么用呢?有用,它能生往西方极乐世界。我们虔诚地为蝈蝈念阿弥陀佛。孩子念一阵,哭一阵,还不停地抚触蝈蝈的肚子。蝈蝈油光闪亮的肚子枯缩了不少,整个

我看看蝈蝈,一头栽倒翻着的蝈蝈,居然稳稳当当六脚着地,站着了。

晚上孩子醒来,说,妈妈,快念阿弥陀佛吧。要念一万句呢。说完,他自己小声地念起来。没听到我的声音,说,妈妈,你念呀。宝宝,默念也行的,我们默念吧。

像有一个人在以他独特的方式欢迎我们回家似的,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似殷勤似急切。它的叫声增添了热闹,满室一下子充满了几多生气。但是想到蝈蝈独自一虫的孤独和寂寞,我多次建议笑笑把蝈蝈放到小区的荒地上去。我对他说:“宝宝,这蝈蝈多可怜哪,它离开了自己的父母,离开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它没有伙伴,没法恋爱结婚生孩子。我们把它放了吧。”每次我这样建议,孩子都表示过一两天就放。然而,到了他答应的时间他又舍不得,他说:“妈妈,蝈蝈在我们家呆着很安全,没有任何天敌。我再养几天吧?”笑笑说得也有道理,蝈蝈已经离开了它原来的生存环境,放生或许就是放死。 我们想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让蝈蝈离开笼子,呆在家里的花草上,我们家有一盆栀子花、一株朱顶红、一棵仙人球和一株仙人掌。我抓着蝈蝈的后腿把它从笼子里拉出来,先放在客厅的仙人掌上,它很快就离开仙人掌,爬到防盗窗格上呆着。防盗窗格是可以开合的,我们白天合拢,晚上拉开。一合一开间稍一疏忽,蝈蝈就会没命的。因此,我们把蝈蝈转移到卧室的窗台上。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听见蝈蝈蝈蝈的叫声。声音如此近,我循声找去,发现蝈蝈爬在客厅钢琴罩布上。我把它抓到茶几上,喂了一些西瓜给它。蝈蝈吃了一两口就悠哉游哉地一蹦三爬地走开了。 又过了几天,我下班回家。在楼下没有听见蝈蝈的叫声,在门口也没听见蝈蝈的叫声,我心里挺纳闷的,这蝈蝈怎么不叫了。 就是在这天晚上,我准备给孩子洗澡时,发现蝈蝈侧着栽倒在盆里。我以为它死了,我抓着它的后腿拎起来,不成想它前后俯仰了好几下。我把它放在手心,招呼孩子,宝宝,蝈蝈不行了。孩子赶紧过来,心疼地看着蝈蝈不断抽搐的腿,说,妈妈,蝈蝈怎么会这样,是不是饿了?快,快拿吃的东西来。我冲到客厅,拿来云片糕,发在蝈蝈的嘴边。蝈蝈根本不吃。我心里清楚蝈蝈肯定活不了,我说,宝宝,我们为它念阿弥陀佛吧。宝宝哭着说,念阿弥陀佛,蝈蝈能活过来吗?不能,宝宝。那有什么用呢?有用,它能生往西方极乐世界。我们虔诚地为蝈蝈念阿弥陀佛。孩子念一阵,哭一阵,还不停地抚触蝈蝈的肚子。蝈蝈油光闪亮的肚子枯缩了不少,整个

孩子第二次醒来,妈妈,你说蝈蝈能生往西方极乐世界吗?

像有一个人在以他独特的方式欢迎我们回家似的,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蝈……似殷勤似急切。它的叫声增添了热闹,满室一下子充满了几多生气。但是想到蝈蝈独自一虫的孤独和寂寞,我多次建议笑笑把蝈蝈放到小区的荒地上去。我对他说:“宝宝,这蝈蝈多可怜哪,它离开了自己的父母,离开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它没有伙伴,没法恋爱结婚生孩子。我们把它放了吧。”每次我这样建议,孩子都表示过一两天就放。然而,到了他答应的时间他又舍不得,他说:“妈妈,蝈蝈在我们家呆着很安全,没有任何天敌。我再养几天吧?”笑笑说得也有道理,蝈蝈已经离开了它原来的生存环境,放生或许就是放死。 我们想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让蝈蝈离开笼子,呆在家里的花草上,我们家有一盆栀子花、一株朱顶红、一棵仙人球和一株仙人掌。我抓着蝈蝈的后腿把它从笼子里拉出来,先放在客厅的仙人掌上,它很快就离开仙人掌,爬到防盗窗格上呆着。防盗窗格是可以开合的,我们白天合拢,晚上拉开。一合一开间稍一疏忽,蝈蝈就会没命的。因此,我们把蝈蝈转移到卧室的窗台上。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听见蝈蝈蝈蝈的叫声。声音如此近,我循声找去,发现蝈蝈爬在客厅钢琴罩布上。我把它抓到茶几上,喂了一些西瓜给它。蝈蝈吃了一两口就悠哉游哉地一蹦三爬地走开了。 又过了几天,我下班回家。在楼下没有听见蝈蝈的叫声,在门口也没听见蝈蝈的叫声,我心里挺纳闷的,这蝈蝈怎么不叫了。 就是在这天晚上,我准备给孩子洗澡时,发现蝈蝈侧着栽倒在盆里。我以为它死了,我抓着它的后腿拎起来,不成想它前后俯仰了好几下。我把它放在手心,招呼孩子,宝宝,蝈蝈不行了。孩子赶紧过来,心疼地看着蝈蝈不断抽搐的腿,说,妈妈,蝈蝈怎么会这样,是不是饿了?快,快拿吃的东西来。我冲到客厅,拿来云片糕,发在蝈蝈的嘴边。蝈蝈根本不吃。我心里清楚蝈蝈肯定活不了,我说,宝宝,我们为它念阿弥陀佛吧。宝宝哭着说,念阿弥陀佛,蝈蝈能活过来吗?不能,宝宝。那有什么用呢?有用,它能生往西方极乐世界。我们虔诚地为蝈蝈念阿弥陀佛。孩子念一阵,哭一阵,还不停地抚触蝈蝈的肚子。蝈蝈油光闪亮的肚子枯缩了不少,整个

能,一定能。有你这么个小人儿的至诚至纯心愿,佛一定能成就的。我十分肯定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