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2012-10-29 20:59:00|  分类: 思想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平均暂缺,估计不会低于65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社会从来没有亏待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无论作为一种职业,还是作为一个利益圈子,在社会上一直占有资源优势和经济优势,其寿命优势不过是所有其他优势的表现之一。 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寿命优势不像古代那么明显。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有关资料,我国男性平均寿命为69.6岁,比知识分子男性平均寿命(77.8岁)低8岁左右,我国女性平均寿命为73.3岁,比知识分子女性平均寿命(81.7)也是低8岁左右。这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中国普通国民的生存境遇具有巨大改变。可是,知识分子群体的。古代知识分子一直以承载天命自许,开口就是“安邦治国”,闭口就是“愚民愚妇”,大有超尘脱俗、君临天下之气概。可是如今,他们在这些“愚民愚妇”面前的优势相对减少,这可能是知识分子内心不平衡的原因之一。 在《礼记》中,知识分子还以道德化身自期,直至宋儒,尚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豪情,到了今天,知识分子竟然只有低下身段,以学术讹诈的方式博取更多的关注与利益,其外部优势的沦落和内在精神的沦丧,历历在目。 随着教育的普及,和网络文化的发展,知识分子的职业优势日渐减少。知识分子到了必须调整自我期许、自我评价,把自己当做普通的国民,把自己的工作当做社会上相互依存的诸多工作的一种,从自己的成就中获得荣誉和满足,而不是从自己的特殊身份中获得这些。 (原载《圈子决定格局》,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没有任何学术价值的研究,过了十年竟然由同一个课题组重复一遍。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提高知识分子群体的利益份额而向社会讹诈钱财。这样无耻的课题就是知识分子做出来的,这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社会尊重吗? 像所有其他行当一样,知识分子中当然也有正直的人,也有执意最求真相的人。就在那个虚构中关村知识分子短寿的课题成果公布以后,有的知识分子马上进行了符合事实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真调查研究。 首先,关于知识分子待遇问题,不是低于“卖鸡蛋”的体力劳动者,而是高出甚多。在所有不同的社会群体中,无论是收入水平、生活条件、社会地位,还是医疗保障、退休金待遇等,知识分子都具有明显优势。经济待遇也有明显差异。2005年,中高级知识分子中,月薪3000至5000元的人约占50%,5000至8000的人占13.6%。普通人群中,月薪1000元以下的,占54.7%,月薪1000至2000元的,占34.3%。 其次,关于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不是低于普通人群,而是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有人对中关村三个主要教育科研机构(中科院、北大、清华)进行了全面调查研究,发现三个单位全部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为70.24,比那个所谓53岁高出许多。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知识水准与其寿命具有紧密的正比关系。2000年,本科以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高,男性为77.8岁,女性为81.7岁,与未上过学或只上过扫盲班的人口相比,男性高出19.8岁,女性高出13.6岁。也就是说,在中国社会,只要你是知识分子,或者接近知识分子,你的健康状况和寿命明显优于其他人群。知识分子的优势在人均寿命统计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耸人听闻的研究报告却完全颠倒黑白。 中国社会历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历史上,凡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其社会地位也高,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财富也相应丰富,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随之上升,其寿命自然就远远高于普通人群。 据有关专家研究,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一般是全国平均预期寿命的两倍以上。西周、秦汉期间,社会全体平均寿命为20岁;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4岁;东汉魏晋南北朝社会平均为22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6.4岁;唐社会平均为27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7.7岁;宋社会平均为30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6岁;清社会平均为33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4岁。民国社会平均为35岁,知识分 摩罗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 早在20世纪子平均暂缺,估计不会低于65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社会从来没有亏待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无论作为一种职业,还是作为一个利益圈子,在社会上一直占有资源优势和经济优势,其寿命优势不过是所有其他优势的表现之一。 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寿命优势不像古代那么明显。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有关资料,我国男性平均寿命为69.6岁,比知识分子男性平均寿命(77.8岁)低8岁左右,我国女性平均寿命为73.3岁,比知识分子女性平均寿命(81.7)也是低8岁左右。这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中国普通国民的生存境遇具有巨大改变。可是,知识分子群体的。古代知识分子一直以承载天命自许,开口就是“安邦治国”,闭口就是“愚民愚妇”,大有超尘脱俗、君临天下之气概。可是如今,他们在这些“愚民愚妇”面前的优势相对减少,这可能是知识分子内心不平衡的原因之一。 在《礼记》中,知识分子还以道德化身自期,直至宋儒,尚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豪情,到了今天,知识分子竟然只有低下身段,以学术讹诈的方式博取更多的关注与利益,其外部优势的沦落和内在精神的沦丧,历历在目。 随着教育的普及,和网络文化的发展,知识分子的职业优势日渐减少。知识分子到了必须调整自我期许、自我评价,把自己当做普通的国民,把自己的工作当做社会上相互依存的诸多工作的一种,从自己的成就中获得荣誉和满足,而不是从自己的特殊身份中获得这些。 (原载《圈子决定格局》,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子平均暂缺,估计不会低于65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社会从来没有亏待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无论作为一种职业,还是作为一个利益圈子,在社会上一直占有资源优势和经济优势,其寿命优势不过是所有其他优势的表现之一。 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寿命优势不像古代那么明显。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有关资料,我国男性平均寿命为69.6岁,比知识分子男性平均寿命(77.8岁)低8岁左右,我国女性平均寿命为73.3岁,比知识分子女性平均寿命(81.7)也是低8岁左右。这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中国普通国民的生存境遇具有巨大改变。可是,知识分子群体的。古代知识分子一直以承载天命自许,开口就是“安邦治国”,闭口就是“愚民愚妇”,大有超尘脱俗、君临天下之气概。可是如今,他们在这些“愚民愚妇”面前的优势相对减少,这可能是知识分子内心不平衡的原因之一。 在《礼记》中,知识分子还以道德化身自期,直至宋儒,尚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豪情,到了今天,知识分子竟然只有低下身段,以学术讹诈的方式博取更多的关注与利益,其外部优势的沦落和内在精神的沦丧,历历在目。 随着教育的普及,和网络文化的发展,知识分子的职业优势日渐减少。知识分子到了必须调整自我期许、自我评价,把自己当做普通的国民,把自己的工作当做社会上相互依存的诸多工作的一种,从自己的成就中获得荣誉和满足,而不是从自己的特殊身份中获得这些。 (原载《圈子决定格局》,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没有任何学术价值的研究,过了十年竟然由同一个课题组重复一遍。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提高知识分子群体的利益份额而向社会讹诈钱财。这样无耻的课题就是知识分子做出来的,这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社会尊重吗? 像所有其他行当一样,知识分子中当然也有正直的人,也有执意最求真相的人。就在那个虚构中关村知识分子短寿的课题成果公布以后,有的知识分子马上进行了符合事实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真调查研究。 首先,关于知识分子待遇问题,不是低于“卖鸡蛋”的体力劳动者,而是高出甚多。在所有不同的社会群体中,无论是收入水平、生活条件、社会地位,还是医疗保障、退休金待遇等,知识分子都具有明显优势。经济待遇也有明显差异。2005年,中高级知识分子中,月薪3000至5000元的人约占50%,5000至8000的人占13.6%。普通人群中,月薪1000元以下的,占54.7%,月薪1000至2000元的,占34.3%。 其次,关于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不是低于普通人群,而是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有人对中关村三个主要教育科研机构(中科院、北大、清华)进行了全面调查研究,发现三个单位全部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为70.24,比那个所谓53岁高出许多。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知识水准与其寿命具有紧密的正比关系。2000年,本科以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高,男性为77.8岁,女性为81.7岁,与未上过学或只上过扫盲班的人口相比,男性高出19.8岁,女性高出13.6岁。也就是说,在中国社会,只要你是知识分子,或者接近知识分子,你的健康状况和寿命明显优于其他人群。知识分子的优势在人均寿命统计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耸人听闻的研究报告却完全颠倒黑白。 中国社会历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历史上,凡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其社会地位也高,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财富也相应丰富,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随之上升,其寿命自然就远远高于普通人群。 据有关专家研究,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一般是全国平均预期寿命的两倍以上。西周、秦汉期间,社会全体平均寿命为20岁;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4岁;东汉魏晋南北朝社会平均为22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6.4岁;唐社会平均为27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7.7岁;宋社会平均为30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6岁;清社会平均为33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4岁。民国社会平均为35岁,知识分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子平均暂缺,估计不会低于65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社会从来没有亏待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无论作为一种职业,还是作为一个利益圈子,在社会上一直占有资源优势和经济优势,其寿命优势不过是所有其他优势的表现之一。 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寿命优势不像古代那么明显。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有关资料,我国男性平均寿命为69.6岁,比知识分子男性平均寿命(77.8岁)低8岁左右,我国女性平均寿命为73.3岁,比知识分子女性平均寿命(81.7)也是低8岁左右。这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中国普通国民的生存境遇具有巨大改变。可是,知识分子群体的。古代知识分子一直以承载天命自许,开口就是“安邦治国”,闭口就是“愚民愚妇”,大有超尘脱俗、君临天下之气概。可是如今,他们在这些“愚民愚妇”面前的优势相对减少,这可能是知识分子内心不平衡的原因之一。 在《礼记》中,知识分子还以道德化身自期,直至宋儒,尚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豪情,到了今天,知识分子竟然只有低下身段,以学术讹诈的方式博取更多的关注与利益,其外部优势的沦落和内在精神的沦丧,历历在目。 随着教育的普及,和网络文化的发展,知识分子的职业优势日渐减少。知识分子到了必须调整自我期许、自我评价,把自己当做普通的国民,把自己的工作当做社会上相互依存的诸多工作的一种,从自己的成就中获得荣誉和满足,而不是从自己的特殊身份中获得这些。 (原载《圈子决定格局》,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没有任何学术价值的研究,过了十年竟然由同一个课题组重复一遍。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提高知识分子群体的利益份额而向社会讹诈钱财。这样无耻的课题就是知识分子做出来的,这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社会尊重吗? 像所有其他行当一样,知识分子中当然也有正直的人,也有执意最求真相的人。就在那个虚构中关村知识分子短寿的课题成果公布以后,有的知识分子马上进行了符合事实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真调查研究。 首先,关于知识分子待遇问题,不是低于“卖鸡蛋”的体力劳动者,而是高出甚多。在所有不同的社会群体中,无论是收入水平、生活条件、社会地位,还是医疗保障、退休金待遇等,知识分子都具有明显优势。经济待遇也有明显差异。2005年,中高级知识分子中,月薪3000至5000元的人约占50%,5000至8000的人占13.6%。普通人群中,月薪1000元以下的,占54.7%,月薪1000至2000元的,占34.3%。 其次,关于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不是低于普通人群,而是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有人对中关村三个主要教育科研机构(中科院、北大、清华)进行了全面调查研究,发现三个单位全部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为70.24,比那个所谓53岁高出许多。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知识水准与其寿命具有紧密的正比关系。2000年,本科以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高,男性为77.8岁,女性为81.7岁,与未上过学或只上过扫盲班的人口相比,男性高出19.8岁,女性高出13.6岁。也就是说,在中国社会,只要你是知识分子,或者接近知识分子,你的健康状况和寿命明显优于其他人群。知识分子的优势在人均寿命统计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耸人听闻的研究报告却完全颠倒黑白。 中国社会历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历史上,凡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其社会地位也高,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财富也相应丰富,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随之上升,其寿命自然就远远高于普通人群。 据有关专家研究,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一般是全国平均预期寿命的两倍以上。西周、秦汉期间,社会全体平均寿命为20岁;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4岁;东汉魏晋南北朝社会平均为22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6.4岁;唐社会平均为27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7.7岁;宋社会平均为30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6岁;清社会平均为33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4岁。民国社会平均为35岁,知识分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子平均暂缺,估计不会低于65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社会从来没有亏待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无论作为一种职业,还是作为一个利益圈子,在社会上一直占有资源优势和经济优势,其寿命优势不过是所有其他优势的表现之一。 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寿命优势不像古代那么明显。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有关资料,我国男性平均寿命为69.6岁,比知识分子男性平均寿命(77.8岁)低8岁左右,我国女性平均寿命为73.3岁,比知识分子女性平均寿命(81.7)也是低8岁左右。这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中国普通国民的生存境遇具有巨大改变。可是,知识分子群体的。古代知识分子一直以承载天命自许,开口就是“安邦治国”,闭口就是“愚民愚妇”,大有超尘脱俗、君临天下之气概。可是如今,他们在这些“愚民愚妇”面前的优势相对减少,这可能是知识分子内心不平衡的原因之一。 在《礼记》中,知识分子还以道德化身自期,直至宋儒,尚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豪情,到了今天,知识分子竟然只有低下身段,以学术讹诈的方式博取更多的关注与利益,其外部优势的沦落和内在精神的沦丧,历历在目。 随着教育的普及,和网络文化的发展,知识分子的职业优势日渐减少。知识分子到了必须调整自我期许、自我评价,把自己当做普通的国民,把自己的工作当做社会上相互依存的诸多工作的一种,从自己的成就中获得荣誉和满足,而不是从自己的特殊身份中获得这些。 (原载《圈子决定格局》,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没有任何学术价值的研究,过了十年竟然由同一个课题组重复一遍。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提高知识分子群体的利益份额而向社会讹诈钱财。这样无耻的课题就是知识分子做出来的,这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社会尊重吗?

没有任何学术价值的研究,过了十年竟然由同一个课题组重复一遍。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提高知识分子群体的利益份额而向社会讹诈钱财。这样无耻的课题就是知识分子做出来的,这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社会尊重吗? 像所有其他行当一样,知识分子中当然也有正直的人,也有执意最求真相的人。就在那个虚构中关村知识分子短寿的课题成果公布以后,有的知识分子马上进行了符合事实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真调查研究。 首先,关于知识分子待遇问题,不是低于“卖鸡蛋”的体力劳动者,而是高出甚多。在所有不同的社会群体中,无论是收入水平、生活条件、社会地位,还是医疗保障、退休金待遇等,知识分子都具有明显优势。经济待遇也有明显差异。2005年,中高级知识分子中,月薪3000至5000元的人约占50%,5000至8000的人占13.6%。普通人群中,月薪1000元以下的,占54.7%,月薪1000至2000元的,占34.3%。 其次,关于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不是低于普通人群,而是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有人对中关村三个主要教育科研机构(中科院、北大、清华)进行了全面调查研究,发现三个单位全部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为70.24,比那个所谓53岁高出许多。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知识水准与其寿命具有紧密的正比关系。2000年,本科以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高,男性为77.8岁,女性为81.7岁,与未上过学或只上过扫盲班的人口相比,男性高出19.8岁,女性高出13.6岁。也就是说,在中国社会,只要你是知识分子,或者接近知识分子,你的健康状况和寿命明显优于其他人群。知识分子的优势在人均寿命统计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耸人听闻的研究报告却完全颠倒黑白。 中国社会历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历史上,凡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其社会地位也高,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财富也相应丰富,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随之上升,其寿命自然就远远高于普通人群。 据有关专家研究,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一般是全国平均预期寿命的两倍以上。西周、秦汉期间,社会全体平均寿命为20岁;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4岁;东汉魏晋南北朝社会平均为22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6.4岁;唐社会平均为27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7.7岁;宋社会平均为30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6岁;清社会平均为33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4岁。民国社会平均为35岁,知识分 像所有其他行当一样,知识分子中当然也有正直的人,也有执意最求真相的人。就在那个虚构中关村知识分子短寿的课题成果公布以后,有的知识分子马上进行了符合事实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真调查研究。

首先,关于知识分子待遇问题,不是低于“卖鸡蛋”的体力劳动者,而是高出甚多。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在所有不同的社会群体中,无论是收入水平、生活条件、社会地位,还是医疗保障、退休金待遇等,知识分子都具有明显优势。经济待遇也有明显差异。2005年,中高级知识分子中,月薪30005000元的人约占50%5000子平均暂缺,估计不会低于65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社会从来没有亏待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无论作为一种职业,还是作为一个利益圈子,在社会上一直占有资源优势和经济优势,其寿命优势不过是所有其他优势的表现之一。 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寿命优势不像古代那么明显。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有关资料,我国男性平均寿命为69.6岁,比知识分子男性平均寿命(77.8岁)低8岁左右,我国女性平均寿命为73.3岁,比知识分子女性平均寿命(81.7)也是低8岁左右。这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中国普通国民的生存境遇具有巨大改变。可是,知识分子群体的。古代知识分子一直以承载天命自许,开口就是“安邦治国”,闭口就是“愚民愚妇”,大有超尘脱俗、君临天下之气概。可是如今,他们在这些“愚民愚妇”面前的优势相对减少,这可能是知识分子内心不平衡的原因之一。 在《礼记》中,知识分子还以道德化身自期,直至宋儒,尚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豪情,到了今天,知识分子竟然只有低下身段,以学术讹诈的方式博取更多的关注与利益,其外部优势的沦落和内在精神的沦丧,历历在目。 随着教育的普及,和网络文化的发展,知识分子的职业优势日渐减少。知识分子到了必须调整自我期许、自我评价,把自己当做普通的国民,把自己的工作当做社会上相互依存的诸多工作的一种,从自己的成就中获得荣誉和满足,而不是从自己的特殊身份中获得这些。 (原载《圈子决定格局》,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8000的人占13.6%。普通人群中,月薪1000元以下的,占没有任何学术价值的研究,过了十年竟然由同一个课题组重复一遍。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提高知识分子群体的利益份额而向社会讹诈钱财。这样无耻的课题就是知识分子做出来的,这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社会尊重吗? 像所有其他行当一样,知识分子中当然也有正直的人,也有执意最求真相的人。就在那个虚构中关村知识分子短寿的课题成果公布以后,有的知识分子马上进行了符合事实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真调查研究。 首先,关于知识分子待遇问题,不是低于“卖鸡蛋”的体力劳动者,而是高出甚多。在所有不同的社会群体中,无论是收入水平、生活条件、社会地位,还是医疗保障、退休金待遇等,知识分子都具有明显优势。经济待遇也有明显差异。2005年,中高级知识分子中,月薪3000至5000元的人约占50%,5000至8000的人占13.6%。普通人群中,月薪1000元以下的,占54.7%,月薪1000至2000元的,占34.3%。 其次,关于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不是低于普通人群,而是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有人对中关村三个主要教育科研机构(中科院、北大、清华)进行了全面调查研究,发现三个单位全部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为70.24,比那个所谓53岁高出许多。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知识水准与其寿命具有紧密的正比关系。2000年,本科以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高,男性为77.8岁,女性为81.7岁,与未上过学或只上过扫盲班的人口相比,男性高出19.8岁,女性高出13.6岁。也就是说,在中国社会,只要你是知识分子,或者接近知识分子,你的健康状况和寿命明显优于其他人群。知识分子的优势在人均寿命统计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耸人听闻的研究报告却完全颠倒黑白。 中国社会历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历史上,凡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其社会地位也高,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财富也相应丰富,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随之上升,其寿命自然就远远高于普通人群。 据有关专家研究,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一般是全国平均预期寿命的两倍以上。西周、秦汉期间,社会全体平均寿命为20岁;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4岁;东汉魏晋南北朝社会平均为22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6.4岁;唐社会平均为27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7.7岁;宋社会平均为30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6岁;清社会平均为33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4岁。民国社会平均为35岁,知识分54.7%,月薪10002000元的,占34.3%

其次,关于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不是低于普通人群,而是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有人对中关村三个主要教育科研机构(中科院、北大、清华)进行了全面调查研究,发现三个单位全部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为70.24,比那个所谓53岁高出许多。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知识水准与其寿命具有紧密的正比关系。2000年,本科以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高,男性为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77.8岁,女性为81.7岁,与未上过学或只上过扫盲班的人口相比,男性高出19.8岁,女性高出13.6岁。也就是说,在中国社会,只要你是知识分子,或者接近知识分子,你的健康状况和寿命明显优于其他人群。知识分子的优势在人均寿命统计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耸人听闻的研究报告却完全颠倒黑白。

中国社会历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历史上,凡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其社会地位也高,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财富也相应丰富,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随之上升,其寿命自然就远远高于普通人群。

没有任何学术价值的研究,过了十年竟然由同一个课题组重复一遍。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提高知识分子群体的利益份额而向社会讹诈钱财。这样无耻的课题就是知识分子做出来的,这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社会尊重吗? 像所有其他行当一样,知识分子中当然也有正直的人,也有执意最求真相的人。就在那个虚构中关村知识分子短寿的课题成果公布以后,有的知识分子马上进行了符合事实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真调查研究。 首先,关于知识分子待遇问题,不是低于“卖鸡蛋”的体力劳动者,而是高出甚多。在所有不同的社会群体中,无论是收入水平、生活条件、社会地位,还是医疗保障、退休金待遇等,知识分子都具有明显优势。经济待遇也有明显差异。2005年,中高级知识分子中,月薪3000至5000元的人约占50%,5000至8000的人占13.6%。普通人群中,月薪1000元以下的,占54.7%,月薪1000至2000元的,占34.3%。 其次,关于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不是低于普通人群,而是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有人对中关村三个主要教育科研机构(中科院、北大、清华)进行了全面调查研究,发现三个单位全部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为70.24,比那个所谓53岁高出许多。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知识水准与其寿命具有紧密的正比关系。2000年,本科以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高,男性为77.8岁,女性为81.7岁,与未上过学或只上过扫盲班的人口相比,男性高出19.8岁,女性高出13.6岁。也就是说,在中国社会,只要你是知识分子,或者接近知识分子,你的健康状况和寿命明显优于其他人群。知识分子的优势在人均寿命统计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耸人听闻的研究报告却完全颠倒黑白。 中国社会历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历史上,凡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其社会地位也高,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财富也相应丰富,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随之上升,其寿命自然就远远高于普通人群。 据有关专家研究,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一般是全国平均预期寿命的两倍以上。西周、秦汉期间,社会全体平均寿命为20岁;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4岁;东汉魏晋南北朝社会平均为22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6.4岁;唐社会平均为27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7.7岁;宋社会平均为30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6岁;清社会平均为33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4岁。民国社会平均为35岁,知识分

据有关专家研究,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一般是全国平均预期寿命的两倍以上。西周、秦汉期间,社会全体平均寿命为子平均暂缺,估计不会低于65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社会从来没有亏待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无论作为一种职业,还是作为一个利益圈子,在社会上一直占有资源优势和经济优势,其寿命优势不过是所有其他优势的表现之一。 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寿命优势不像古代那么明显。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有关资料,我国男性平均寿命为69.6岁,比知识分子男性平均寿命(77.8岁)低8岁左右,我国女性平均寿命为73.3岁,比知识分子女性平均寿命(81.7)也是低8岁左右。这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中国普通国民的生存境遇具有巨大改变。可是,知识分子群体的。古代知识分子一直以承载天命自许,开口就是“安邦治国”,闭口就是“愚民愚妇”,大有超尘脱俗、君临天下之气概。可是如今,他们在这些“愚民愚妇”面前的优势相对减少,这可能是知识分子内心不平衡的原因之一。 在《礼记》中,知识分子还以道德化身自期,直至宋儒,尚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豪情,到了今天,知识分子竟然只有低下身段,以学术讹诈的方式博取更多的关注与利益,其外部优势的沦落和内在精神的沦丧,历历在目。 随着教育的普及,和网络文化的发展,知识分子的职业优势日渐减少。知识分子到了必须调整自我期许、自我评价,把自己当做普通的国民,把自己的工作当做社会上相互依存的诸多工作的一种,从自己的成就中获得荣誉和满足,而不是从自己的特殊身份中获得这些。 (原载《圈子决定格局》,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20岁;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4子平均暂缺,估计不会低于65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社会从来没有亏待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无论作为一种职业,还是作为一个利益圈子,在社会上一直占有资源优势和经济优势,其寿命优势不过是所有其他优势的表现之一。 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寿命优势不像古代那么明显。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有关资料,我国男性平均寿命为69.6岁,比知识分子男性平均寿命(77.8岁)低8岁左右,我国女性平均寿命为73.3岁,比知识分子女性平均寿命(81.7)也是低8岁左右。这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中国普通国民的生存境遇具有巨大改变。可是,知识分子群体的。古代知识分子一直以承载天命自许,开口就是“安邦治国”,闭口就是“愚民愚妇”,大有超尘脱俗、君临天下之气概。可是如今,他们在这些“愚民愚妇”面前的优势相对减少,这可能是知识分子内心不平衡的原因之一。 在《礼记》中,知识分子还以道德化身自期,直至宋儒,尚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豪情,到了今天,知识分子竟然只有低下身段,以学术讹诈的方式博取更多的关注与利益,其外部优势的沦落和内在精神的沦丧,历历在目。 随着教育的普及,和网络文化的发展,知识分子的职业优势日渐减少。知识分子到了必须调整自我期许、自我评价,把自己当做普通的国民,把自己的工作当做社会上相互依存的诸多工作的一种,从自己的成就中获得荣誉和满足,而不是从自己的特殊身份中获得这些。 (原载《圈子决定格局》,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岁;东汉魏晋南北朝社会平均为22岁;知识分子平均为没有任何学术价值的研究,过了十年竟然由同一个课题组重复一遍。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提高知识分子群体的利益份额而向社会讹诈钱财。这样无耻的课题就是知识分子做出来的,这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社会尊重吗? 像所有其他行当一样,知识分子中当然也有正直的人,也有执意最求真相的人。就在那个虚构中关村知识分子短寿的课题成果公布以后,有的知识分子马上进行了符合事实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真调查研究。 首先,关于知识分子待遇问题,不是低于“卖鸡蛋”的体力劳动者,而是高出甚多。在所有不同的社会群体中,无论是收入水平、生活条件、社会地位,还是医疗保障、退休金待遇等,知识分子都具有明显优势。经济待遇也有明显差异。2005年,中高级知识分子中,月薪3000至5000元的人约占50%,5000至8000的人占13.6%。普通人群中,月薪1000元以下的,占54.7%,月薪1000至2000元的,占34.3%。 其次,关于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不是低于普通人群,而是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有人对中关村三个主要教育科研机构(中科院、北大、清华)进行了全面调查研究,发现三个单位全部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为70.24,比那个所谓53岁高出许多。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知识水准与其寿命具有紧密的正比关系。2000年,本科以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高,男性为77.8岁,女性为81.7岁,与未上过学或只上过扫盲班的人口相比,男性高出19.8岁,女性高出13.6岁。也就是说,在中国社会,只要你是知识分子,或者接近知识分子,你的健康状况和寿命明显优于其他人群。知识分子的优势在人均寿命统计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耸人听闻的研究报告却完全颠倒黑白。 中国社会历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历史上,凡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其社会地位也高,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财富也相应丰富,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随之上升,其寿命自然就远远高于普通人群。 据有关专家研究,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一般是全国平均预期寿命的两倍以上。西周、秦汉期间,社会全体平均寿命为20岁;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4岁;东汉魏晋南北朝社会平均为22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6.4岁;唐社会平均为27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7.7岁;宋社会平均为30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6岁;清社会平均为33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4岁。民国社会平均为35岁,知识分56.4岁;唐社会平均为27子平均暂缺,估计不会低于65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社会从来没有亏待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无论作为一种职业,还是作为一个利益圈子,在社会上一直占有资源优势和经济优势,其寿命优势不过是所有其他优势的表现之一。 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寿命优势不像古代那么明显。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有关资料,我国男性平均寿命为69.6岁,比知识分子男性平均寿命(77.8岁)低8岁左右,我国女性平均寿命为73.3岁,比知识分子女性平均寿命(81.7)也是低8岁左右。这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中国普通国民的生存境遇具有巨大改变。可是,知识分子群体的。古代知识分子一直以承载天命自许,开口就是“安邦治国”,闭口就是“愚民愚妇”,大有超尘脱俗、君临天下之气概。可是如今,他们在这些“愚民愚妇”面前的优势相对减少,这可能是知识分子内心不平衡的原因之一。 在《礼记》中,知识分子还以道德化身自期,直至宋儒,尚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豪情,到了今天,知识分子竟然只有低下身段,以学术讹诈的方式博取更多的关注与利益,其外部优势的沦落和内在精神的沦丧,历历在目。 随着教育的普及,和网络文化的发展,知识分子的职业优势日渐减少。知识分子到了必须调整自我期许、自我评价,把自己当做普通的国民,把自己的工作当做社会上相互依存的诸多工作的一种,从自己的成就中获得荣誉和满足,而不是从自己的特殊身份中获得这些。 (原载《圈子决定格局》,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7.7岁;宋社会平均为没有任何学术价值的研究,过了十年竟然由同一个课题组重复一遍。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提高知识分子群体的利益份额而向社会讹诈钱财。这样无耻的课题就是知识分子做出来的,这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社会尊重吗? 像所有其他行当一样,知识分子中当然也有正直的人,也有执意最求真相的人。就在那个虚构中关村知识分子短寿的课题成果公布以后,有的知识分子马上进行了符合事实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真调查研究。 首先,关于知识分子待遇问题,不是低于“卖鸡蛋”的体力劳动者,而是高出甚多。在所有不同的社会群体中,无论是收入水平、生活条件、社会地位,还是医疗保障、退休金待遇等,知识分子都具有明显优势。经济待遇也有明显差异。2005年,中高级知识分子中,月薪3000至5000元的人约占50%,5000至8000的人占13.6%。普通人群中,月薪1000元以下的,占54.7%,月薪1000至2000元的,占34.3%。 其次,关于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不是低于普通人群,而是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有人对中关村三个主要教育科研机构(中科院、北大、清华)进行了全面调查研究,发现三个单位全部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为70.24,比那个所谓53岁高出许多。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知识水准与其寿命具有紧密的正比关系。2000年,本科以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高,男性为77.8岁,女性为81.7岁,与未上过学或只上过扫盲班的人口相比,男性高出19.8岁,女性高出13.6岁。也就是说,在中国社会,只要你是知识分子,或者接近知识分子,你的健康状况和寿命明显优于其他人群。知识分子的优势在人均寿命统计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耸人听闻的研究报告却完全颠倒黑白。 中国社会历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历史上,凡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其社会地位也高,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财富也相应丰富,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随之上升,其寿命自然就远远高于普通人群。 据有关专家研究,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一般是全国平均预期寿命的两倍以上。西周、秦汉期间,社会全体平均寿命为20岁;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4岁;东汉魏晋南北朝社会平均为22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6.4岁;唐社会平均为27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7.7岁;宋社会平均为30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6岁;清社会平均为33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4岁。民国社会平均为35岁,知识分30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6岁;清社会平均为33岁,知识分子平均为没有任何学术价值的研究,过了十年竟然由同一个课题组重复一遍。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提高知识分子群体的利益份额而向社会讹诈钱财。这样无耻的课题就是知识分子做出来的,这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社会尊重吗? 像所有其他行当一样,知识分子中当然也有正直的人,也有执意最求真相的人。就在那个虚构中关村知识分子短寿的课题成果公布以后,有的知识分子马上进行了符合事实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真调查研究。 首先,关于知识分子待遇问题,不是低于“卖鸡蛋”的体力劳动者,而是高出甚多。在所有不同的社会群体中,无论是收入水平、生活条件、社会地位,还是医疗保障、退休金待遇等,知识分子都具有明显优势。经济待遇也有明显差异。2005年,中高级知识分子中,月薪3000至5000元的人约占50%,5000至8000的人占13.6%。普通人群中,月薪1000元以下的,占54.7%,月薪1000至2000元的,占34.3%。 其次,关于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不是低于普通人群,而是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有人对中关村三个主要教育科研机构(中科院、北大、清华)进行了全面调查研究,发现三个单位全部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为70.24,比那个所谓53岁高出许多。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知识水准与其寿命具有紧密的正比关系。2000年,本科以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高,男性为77.8岁,女性为81.7岁,与未上过学或只上过扫盲班的人口相比,男性高出19.8岁,女性高出13.6岁。也就是说,在中国社会,只要你是知识分子,或者接近知识分子,你的健康状况和寿命明显优于其他人群。知识分子的优势在人均寿命统计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耸人听闻的研究报告却完全颠倒黑白。 中国社会历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历史上,凡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其社会地位也高,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财富也相应丰富,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随之上升,其寿命自然就远远高于普通人群。 据有关专家研究,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一般是全国平均预期寿命的两倍以上。西周、秦汉期间,社会全体平均寿命为20岁;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4岁;东汉魏晋南北朝社会平均为22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6.4岁;唐社会平均为27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7.7岁;宋社会平均为30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6岁;清社会平均为33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4岁。民国社会平均为35岁,知识分63.4岁。民国社会平均为35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岁,知识分子平均暂缺,估计不会低于65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社会从来没有亏待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无论作为一种职业,还是作为一个利益圈子,在社会上一直占有资源优势和经济优势,其寿命优势不过是所有其他优势的表现之一。

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寿命优势不像古代那么明显。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有关资料,我国男性平均寿命为69.6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岁,比知识分子男性平均寿命(77.8岁)低没有任何学术价值的研究,过了十年竟然由同一个课题组重复一遍。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提高知识分子群体的利益份额而向社会讹诈钱财。这样无耻的课题就是知识分子做出来的,这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社会尊重吗? 像所有其他行当一样,知识分子中当然也有正直的人,也有执意最求真相的人。就在那个虚构中关村知识分子短寿的课题成果公布以后,有的知识分子马上进行了符合事实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真调查研究。 首先,关于知识分子待遇问题,不是低于“卖鸡蛋”的体力劳动者,而是高出甚多。在所有不同的社会群体中,无论是收入水平、生活条件、社会地位,还是医疗保障、退休金待遇等,知识分子都具有明显优势。经济待遇也有明显差异。2005年,中高级知识分子中,月薪3000至5000元的人约占50%,5000至8000的人占13.6%。普通人群中,月薪1000元以下的,占54.7%,月薪1000至2000元的,占34.3%。 其次,关于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不是低于普通人群,而是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有人对中关村三个主要教育科研机构(中科院、北大、清华)进行了全面调查研究,发现三个单位全部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为70.24,比那个所谓53岁高出许多。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知识水准与其寿命具有紧密的正比关系。2000年,本科以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高,男性为77.8岁,女性为81.7岁,与未上过学或只上过扫盲班的人口相比,男性高出19.8岁,女性高出13.6岁。也就是说,在中国社会,只要你是知识分子,或者接近知识分子,你的健康状况和寿命明显优于其他人群。知识分子的优势在人均寿命统计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耸人听闻的研究报告却完全颠倒黑白。 中国社会历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历史上,凡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其社会地位也高,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财富也相应丰富,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随之上升,其寿命自然就远远高于普通人群。 据有关专家研究,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一般是全国平均预期寿命的两倍以上。西周、秦汉期间,社会全体平均寿命为20岁;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4岁;东汉魏晋南北朝社会平均为22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6.4岁;唐社会平均为27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7.7岁;宋社会平均为30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6岁;清社会平均为33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4岁。民国社会平均为35岁,知识分8岁左右,我国女性平均寿命为73.3子平均暂缺,估计不会低于65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社会从来没有亏待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无论作为一种职业,还是作为一个利益圈子,在社会上一直占有资源优势和经济优势,其寿命优势不过是所有其他优势的表现之一。 当今中国,知识分子的寿命优势不像古代那么明显。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有关资料,我国男性平均寿命为69.6岁,比知识分子男性平均寿命(77.8岁)低8岁左右,我国女性平均寿命为73.3岁,比知识分子女性平均寿命(81.7)也是低8岁左右。这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中国普通国民的生存境遇具有巨大改变。可是,知识分子群体的。古代知识分子一直以承载天命自许,开口就是“安邦治国”,闭口就是“愚民愚妇”,大有超尘脱俗、君临天下之气概。可是如今,他们在这些“愚民愚妇”面前的优势相对减少,这可能是知识分子内心不平衡的原因之一。 在《礼记》中,知识分子还以道德化身自期,直至宋儒,尚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豪情,到了今天,知识分子竟然只有低下身段,以学术讹诈的方式博取更多的关注与利益,其外部优势的沦落和内在精神的沦丧,历历在目。 随着教育的普及,和网络文化的发展,知识分子的职业优势日渐减少。知识分子到了必须调整自我期许、自我评价,把自己当做普通的国民,把自己的工作当做社会上相互依存的诸多工作的一种,从自己的成就中获得荣誉和满足,而不是从自己的特殊身份中获得这些。 (原载《圈子决定格局》,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岁,比知识分子女性平均寿命(81.7)也是低8岁左右。这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中国普通国民的生存境遇具有巨大改变。可是,知识分子群体的。古代知识分子一直以承载天命自许,开口就是“安邦治国”,闭口就是“愚民愚妇”,大有超尘脱俗、君临天下之气概。可是如今,他们在这些“愚民愚妇”面前的优势相对减少,这可能是知识分子内心不平衡的原因之一。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 在《礼记》中,知识分子还以道德化身自期,直至宋儒,尚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豪情,到了今天,知识分子竟然只有低下身段,以学术讹诈的方式博取更多的关注与利益,其外部优势的沦落和内在精神的沦丧,历历在目。

随着教育的普及,和网络文化的发展,知识分子的职业优势日渐减少。知识分子到了必须调整自我期许、自我评价,把自己当做普通的国民,把自己的工作当做社会上相互依存的诸多工作的一种,从自己的成就中获得荣誉和满足,而不是从自己的特殊身份中获得这些。

(原载《圈子决定格局》,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10月出版)

没有任何学术价值的研究,过了十年竟然由同一个课题组重复一遍。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提高知识分子群体的利益份额而向社会讹诈钱财。这样无耻的课题就是知识分子做出来的,这样的知识分子还值得社会尊重吗? 像所有其他行当一样,知识分子中当然也有正直的人,也有执意最求真相的人。就在那个虚构中关村知识分子短寿的课题成果公布以后,有的知识分子马上进行了符合事实的、具有学术价值的认真调查研究。 首先,关于知识分子待遇问题,不是低于“卖鸡蛋”的体力劳动者,而是高出甚多。在所有不同的社会群体中,无论是收入水平、生活条件、社会地位,还是医疗保障、退休金待遇等,知识分子都具有明显优势。经济待遇也有明显差异。2005年,中高级知识分子中,月薪3000至5000元的人约占50%,5000至8000的人占13.6%。普通人群中,月薪1000元以下的,占54.7%,月薪1000至2000元的,占34.3%。 其次,关于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不是低于普通人群,而是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有人对中关村三个主要教育科研机构(中科院、北大、清华)进行了全面调查研究,发现三个单位全部死亡知识分子的平均年龄为70.24,比那个所谓53岁高出许多。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知识水准与其寿命具有紧密的正比关系。2000年,本科以上人口预期寿命最高,男性为77.8岁,女性为81.7岁,与未上过学或只上过扫盲班的人口相比,男性高出19.8岁,女性高出13.6岁。也就是说,在中国社会,只要你是知识分子,或者接近知识分子,你的健康状况和寿命明显优于其他人群。知识分子的优势在人均寿命统计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耸人听闻的研究报告却完全颠倒黑白。 中国社会历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历史上,凡是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其社会地位也高,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和物质财富也相应丰富,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也随之上升,其寿命自然就远远高于普通人群。 据有关专家研究,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预期寿命,一般是全国平均预期寿命的两倍以上。西周、秦汉期间,社会全体平均寿命为20岁;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4岁;东汉魏晋南北朝社会平均为22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6.4岁;唐社会平均为27岁,知识分子平均为57.7岁;宋社会平均为30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6岁;清社会平均为33岁,知识分子平均为63.4岁。民国社会平均为35岁,知识分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摩罗 早在20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就热衷于谈论造导弹的不如卖鸡蛋的,他们对餐风露宿卖鸡蛋为生的老太婆所挣的的几个辛苦钱,也眼红成那样。那年头知识分子的地位有所提高,社会宏观分配机制明显向知识分子倾斜,可是他们觉得这力度还不够,于是不断设法引导社会将更多的财富交给知识分子。 大约1995年,我从报纸上读到一个材料,说中关村的知识分子,平均寿命只有58.52岁,比全国平均寿命底大约10岁。有关材料接下来发挥道:知识分子工作特别辛苦,待遇又上不去,生活条件很差,于是常常猝死。所以,材料呼吁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提高待遇者,给官给钱之谓也。 我当时感到非常震惊。知识分子的生存条件何以如此恶劣?社会要消耗巨大资源、付出巨大代价,才能培养出一位知识分子,而这些负荷着社会财富也创造着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普遍英年早逝(平均寿命不到六十岁,还不是“普遍”吗?),这对知识分子群体和这个社会,都是巨大的悲剧。 后来来北京工作,常到中关村一带转悠。我所知道、所见过的80岁、90岁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我对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58.52岁的说法渐起疑心。 过了10年,也就是2005年,又一个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如何短命的研究成果公布了,该成果说,“中关村知识分子的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低于北京1990年人均期望寿命73岁,比10年前调查的58.52岁也低出了5.18岁”。 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却越来越差,岂有此理,这样的民族还有美好前途?这样的制度还能维持下去?该材料大声呼吁,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正在恶化,必须赶紧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让他们更好地为社会做贡献。 我有点不相信,乃上网搜索有关材料,看看他这数字是如何弄出来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个研究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不是将所有知识分子的寿命计入其中,再求平均值,而是仅仅统计在退休前因故死亡的人。这样的研究结果,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永远低于60岁,因为所有60岁退休之后的人,都不在统计之列。 如果照这样的统计方法,矿工的平均寿命恐怕只有30岁(仅统计矿难死亡者),而军人的平均寿命一定最短,恐怕只有20岁(仅统计服役期间猝死者)。 关于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寿命的课题,是某个学者拿着国家某机构的科研经费做出来的,这种摩罗/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场学术讹诈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