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纽约是上海的外省?  

2013-05-29 11:39: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呢? 我们正准备交钱时,他们又说不需要交钱了,免费托运。 要么是他们的政策摇曳多姿,伸缩性太大,要么是他们的工作人员素质太差,阴晴不定。总之,这种服务绝对谈不上质量。 贴好托运标签后,工作人员让我们把行李搬到另一个地方去。我们觉得很奇怪。在咱们中国的首都机场,每个窗口都有传输皮带,办好托运手续,行李箱就从传输皮带上送进机场。可是纽约机场的这个航站楼,只有一个口子,安排了两条传输皮带。无论你在哪个窗口办理托运,都得送到那两个专门的口子边。 安检的时候最为麻烦,不但要脱掉外衣,还得脱掉鞋子。我以为可以提着鞋子穿过扫描门,可是安检人员示意我将鞋子放在传输带上,跟行李一起接受透视仪器的检查。 在扫描门,不是让我们穿过,而是让我们在半封闭的空间中侧身站立,双手举起,接受仪器的扫描。当我受检之后从那里钻出来,美国人还在我腰上、腿上、脚踝上摸索了一遍。这种严格程度,我是第一次遇到。 在办理登机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同伴在操劳各种手续,我有意无意地到处打量。这个机场的航站楼,钢结构,很结实。色彩也还算可以,不像他们的公路和地面那么陈旧。可惜相机放在包里,要是这里能拍下几张照片就好了。后悔啊。我还后悔那天在华尔街铜牛那里,未能跟铜牛合影。那是一个极其成功的商业策划个案,以后值得拿它说事,要是跟它合个影,很有意义。 但是,纽约机场的航站楼的确形制太小。因为小也就很低。打个比方说,有一个乡村地主,倾其所有,在村里建造了一座祠堂,其豪华大气,都堪可称赞。可是某一天他来到首都,一眼见到王宫,那种高大雄伟、宽博壮阔让他明白,祠堂只是村里第一,王宫才是天下第一。 纽约机场的航站楼就像村里的祠堂,的确很了不起。中国的几处公共建筑,比如首都国际机场的航站楼、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站的候车厅,则是都城的王宫,其恢宏

破败逼仄的纽约机场

摩罗

把呢? 我们正准备交钱时,他们又说不需要交钱了,免费托运。 要么是他们的政策摇曳多姿,伸缩性太大,要么是他们的工作人员素质太差,阴晴不定。总之,这种服务绝对谈不上质量。 贴好托运标签后,工作人员让我们把行李搬到另一个地方去。我们觉得很奇怪。在咱们中国的首都机场,每个窗口都有传输皮带,办好托运手续,行李箱就从传输皮带上送进机场。可是纽约机场的这个航站楼,只有一个口子,安排了两条传输皮带。无论你在哪个窗口办理托运,都得送到那两个专门的口子边。 安检的时候最为麻烦,不但要脱掉外衣,还得脱掉鞋子。我以为可以提着鞋子穿过扫描门,可是安检人员示意我将鞋子放在传输带上,跟行李一起接受透视仪器的检查。 在扫描门,不是让我们穿过,而是让我们在半封闭的空间中侧身站立,双手举起,接受仪器的扫描。当我受检之后从那里钻出来,美国人还在我腰上、腿上、脚踝上摸索了一遍。这种严格程度,我是第一次遇到。 在办理登机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同伴在操劳各种手续,我有意无意地到处打量。这个机场的航站楼,钢结构,很结实。色彩也还算可以,不像他们的公路和地面那么陈旧。可惜相机放在包里,要是这里能拍下几张照片就好了。后悔啊。我还后悔那天在华尔街铜牛那里,未能跟铜牛合影。那是一个极其成功的商业策划个案,以后值得拿它说事,要是跟它合个影,很有意义。 但是,纽约机场的航站楼的确形制太小。因为小也就很低。打个比方说,有一个乡村地主,倾其所有,在村里建造了一座祠堂,其豪华大气,都堪可称赞。可是某一天他来到首都,一眼见到王宫,那种高大雄伟、宽博壮阔让他明白,祠堂只是村里第一,王宫才是天下第一。 纽约机场的航站楼就像村里的祠堂,的确很了不起。中国的几处公共建筑,比如首都国际机场的航站楼、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站的候车厅,则是都城的王宫,其恢宏 昨天五点半回到宾馆,我马上睡觉,连晚饭也没力气吃。一点半醒来,三点起床,躲到洗手间写日记,将笔记本电脑放在抽水马桶的水箱上,人坐在马桶盖上,这样以免影响饶谨睡觉也。

我发现已经六点十分了,赶紧喊同伴起床,因为约好六点半在大堂集合也。

同伴看看表,说这才五点五分啊。终于想起,我刚才看的是笔记本电脑上的时间。那里显示的是北京晚上六点十分,我错当纽约早上的六点十分了。

博大、雄视天下的气概,绝无仅有。 难怪纽约大学一对教授夫妇,在参观上海浦东的时候,赞叹不已,感慨自己就像外省人来到纽约。如果不考虑建造时间,纽约已经很像上海的外省。 纽约机场的建筑是几十年前的,当时估计是天下第一。中国的建筑是最近十余年诞生的,在形制、材料、规模等等方面超过前者都是理所当然。 但是,仅仅做技术解读无论如何是不够的,要说这些建筑不体现民族精神和气质是说不过去的。中华民族的胸怀和感知,本就阔大宏深,常怀力拔山河的气概。 历史上西方权贵倾力建造城堡,其富丽堂皇当然了不起。可是中国人一造就造个长城,绵延万里,横扫一切奇峰险壑。截取长城的任何一小节,都是西方城堡所不可比拟的。 近代以来中国惨遭西方蹂躏,受尽了挫跌卑屈。现在既然渐次腰杆挺直,肢体伸展,元神复位,其想象力、创造力、执行力,以及正大光明的内在自律、敬天爱人的道德责任感,必定天下无双,这是毫无疑义的。这些内在气质不可能不在建筑上体现出来。 导游小杨准时到宾馆接上我们,赶往法拉盛地区的机场。八点的飞机,从纽约飞往波士顿,大约飞行一小时。

从曼哈顿地区赶往法拉盛地区,道路颇为陈旧,某些路段的设计跟我们抱怨的北京道路一样不尽合理。有一段路残破不堪,车子颠荡不已,就像三十年前走在咱们村前的砂子公路上。

通向机场停车场的螺旋状通道,叠在一起成个圆塔。塔沿没有墙面装饰,而是裸露着混凝土,十分寒碜难看。

把呢? 我们正准备交钱时,他们又说不需要交钱了,免费托运。 要么是他们的政策摇曳多姿,伸缩性太大,要么是他们的工作人员素质太差,阴晴不定。总之,这种服务绝对谈不上质量。 贴好托运标签后,工作人员让我们把行李搬到另一个地方去。我们觉得很奇怪。在咱们中国的首都机场,每个窗口都有传输皮带,办好托运手续,行李箱就从传输皮带上送进机场。可是纽约机场的这个航站楼,只有一个口子,安排了两条传输皮带。无论你在哪个窗口办理托运,都得送到那两个专门的口子边。 安检的时候最为麻烦,不但要脱掉外衣,还得脱掉鞋子。我以为可以提着鞋子穿过扫描门,可是安检人员示意我将鞋子放在传输带上,跟行李一起接受透视仪器的检查。 在扫描门,不是让我们穿过,而是让我们在半封闭的空间中侧身站立,双手举起,接受仪器的扫描。当我受检之后从那里钻出来,美国人还在我腰上、腿上、脚踝上摸索了一遍。这种严格程度,我是第一次遇到。 在办理登机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同伴在操劳各种手续,我有意无意地到处打量。这个机场的航站楼,钢结构,很结实。色彩也还算可以,不像他们的公路和地面那么陈旧。可惜相机放在包里,要是这里能拍下几张照片就好了。后悔啊。我还后悔那天在华尔街铜牛那里,未能跟铜牛合影。那是一个极其成功的商业策划个案,以后值得拿它说事,要是跟它合个影,很有意义。 但是,纽约机场的航站楼的确形制太小。因为小也就很低。打个比方说,有一个乡村地主,倾其所有,在村里建造了一座祠堂,其豪华大气,都堪可称赞。可是某一天他来到首都,一眼见到王宫,那种高大雄伟、宽博壮阔让他明白,祠堂只是村里第一,王宫才是天下第一。 纽约机场的航站楼就像村里的祠堂,的确很了不起。中国的几处公共建筑,比如首都国际机场的航站楼、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站的候车厅,则是都城的王宫,其恢宏 下车以后,拖着行李箱前行,停车场的地面也是裸露着混凝土,毫无装饰,还打着许多补丁,有些地方不甚平坦。

绕来绕去绕了很久,导游把我们带到一个航站楼里,让我们排队验明身份。可是工作人员对导游说,我们不是在这里登机的,应该到另一个什么地方。导游带着我们去找新地方。一边走导游一边告诉我们,我们订的机票是UA公司的,可是UA把呢? 我们正准备交钱时,他们又说不需要交钱了,免费托运。 要么是他们的政策摇曳多姿,伸缩性太大,要么是他们的工作人员素质太差,阴晴不定。总之,这种服务绝对谈不上质量。 贴好托运标签后,工作人员让我们把行李搬到另一个地方去。我们觉得很奇怪。在咱们中国的首都机场,每个窗口都有传输皮带,办好托运手续,行李箱就从传输皮带上送进机场。可是纽约机场的这个航站楼,只有一个口子,安排了两条传输皮带。无论你在哪个窗口办理托运,都得送到那两个专门的口子边。 安检的时候最为麻烦,不但要脱掉外衣,还得脱掉鞋子。我以为可以提着鞋子穿过扫描门,可是安检人员示意我将鞋子放在传输带上,跟行李一起接受透视仪器的检查。 在扫描门,不是让我们穿过,而是让我们在半封闭的空间中侧身站立,双手举起,接受仪器的扫描。当我受检之后从那里钻出来,美国人还在我腰上、腿上、脚踝上摸索了一遍。这种严格程度,我是第一次遇到。 在办理登机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同伴在操劳各种手续,我有意无意地到处打量。这个机场的航站楼,钢结构,很结实。色彩也还算可以,不像他们的公路和地面那么陈旧。可惜相机放在包里,要是这里能拍下几张照片就好了。后悔啊。我还后悔那天在华尔街铜牛那里,未能跟铜牛合影。那是一个极其成功的商业策划个案,以后值得拿它说事,要是跟它合个影,很有意义。 但是,纽约机场的航站楼的确形制太小。因为小也就很低。打个比方说,有一个乡村地主,倾其所有,在村里建造了一座祠堂,其豪华大气,都堪可称赞。可是某一天他来到首都,一眼见到王宫,那种高大雄伟、宽博壮阔让他明白,祠堂只是村里第一,王宫才是天下第一。 纽约机场的航站楼就像村里的祠堂,的确很了不起。中国的几处公共建筑,比如首都国际机场的航站楼、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站的候车厅,则是都城的王宫,其恢宏公司把我们卖给US公司了,我们得找US公司的登机楼。

博大、雄视天下的气概,绝无仅有。 难怪纽约大学一对教授夫妇,在参观上海浦东的时候,赞叹不已,感慨自己就像外省人来到纽约。如果不考虑建造时间,纽约已经很像上海的外省。 纽约机场的建筑是几十年前的,当时估计是天下第一。中国的建筑是最近十余年诞生的,在形制、材料、规模等等方面超过前者都是理所当然。 但是,仅仅做技术解读无论如何是不够的,要说这些建筑不体现民族精神和气质是说不过去的。中华民族的胸怀和感知,本就阔大宏深,常怀力拔山河的气概。 历史上西方权贵倾力建造城堡,其富丽堂皇当然了不起。可是中国人一造就造个长城,绵延万里,横扫一切奇峰险壑。截取长城的任何一小节,都是西方城堡所不可比拟的。 近代以来中国惨遭西方蹂躏,受尽了挫跌卑屈。现在既然渐次腰杆挺直,肢体伸展,元神复位,其想象力、创造力、执行力,以及正大光明的内在自律、敬天爱人的道德责任感,必定天下无双,这是毫无疑义的。这些内在气质不可能不在建筑上体现出来。 我们从一个航站楼出来,往另一个航站楼赶路。一路上的地面都陈旧破败,有的地方坑坑洼洼,行李箱的滚轮磕磕绊绊地前行,箱子像船一样颠荡不已,拉箱子的手有时候受到震动。机场周边的房子凌乱陈旧,灰不溜秋。

好容易进入另一座航站楼,重新排队。工作人员说我们每只行李箱必须交25美元托运费。我们在中国坐飞机,每人一件行李,都可以免费托运的。美帝国主义的航空公司,怎么到处都要捞一把呢?

把呢? 我们正准备交钱时,他们又说不需要交钱了,免费托运。 要么是他们的政策摇曳多姿,伸缩性太大,要么是他们的工作人员素质太差,阴晴不定。总之,这种服务绝对谈不上质量。 贴好托运标签后,工作人员让我们把行李搬到另一个地方去。我们觉得很奇怪。在咱们中国的首都机场,每个窗口都有传输皮带,办好托运手续,行李箱就从传输皮带上送进机场。可是纽约机场的这个航站楼,只有一个口子,安排了两条传输皮带。无论你在哪个窗口办理托运,都得送到那两个专门的口子边。 安检的时候最为麻烦,不但要脱掉外衣,还得脱掉鞋子。我以为可以提着鞋子穿过扫描门,可是安检人员示意我将鞋子放在传输带上,跟行李一起接受透视仪器的检查。 在扫描门,不是让我们穿过,而是让我们在半封闭的空间中侧身站立,双手举起,接受仪器的扫描。当我受检之后从那里钻出来,美国人还在我腰上、腿上、脚踝上摸索了一遍。这种严格程度,我是第一次遇到。 在办理登机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同伴在操劳各种手续,我有意无意地到处打量。这个机场的航站楼,钢结构,很结实。色彩也还算可以,不像他们的公路和地面那么陈旧。可惜相机放在包里,要是这里能拍下几张照片就好了。后悔啊。我还后悔那天在华尔街铜牛那里,未能跟铜牛合影。那是一个极其成功的商业策划个案,以后值得拿它说事,要是跟它合个影,很有意义。 但是,纽约机场的航站楼的确形制太小。因为小也就很低。打个比方说,有一个乡村地主,倾其所有,在村里建造了一座祠堂,其豪华大气,都堪可称赞。可是某一天他来到首都,一眼见到王宫,那种高大雄伟、宽博壮阔让他明白,祠堂只是村里第一,王宫才是天下第一。 纽约机场的航站楼就像村里的祠堂,的确很了不起。中国的几处公共建筑,比如首都国际机场的航站楼、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站的候车厅,则是都城的王宫,其恢宏 我们正准备交钱时,他们又说不需要交钱了,免费托运。

要么是他们的政策摇曳多姿,伸缩性太大,要么是他们的工作人员素质太差,阴晴不定。总之,这种服务绝对谈不上质量。

贴好托运标签后,工作人员让我们把行李搬到另一个地方去。我们觉得很奇怪。在咱们中国的首都机场,每个窗口都有传输皮带,办好托运手续,行李箱就从传输皮带上送进机场。可是纽约机场的这个航站楼,只有一个口子,安排了两条传输皮带。无论你在哪个窗口办理托运,都得送到那两个专门的口子边。

安检的时候最为麻烦,不但要脱掉外衣,还得脱掉鞋子。我以为可以提着鞋子穿过扫描门,可是安检人员示意我将鞋子放在传输带上,跟行李一起接受透视仪器的检查。

在扫描门,不是让我们穿过,而是让我们在半封闭的空间中侧身站立,双手举起,接受仪器的扫描。当我受检之后从那里钻出来,美国人还在我腰上、腿上、脚踝上摸索了一遍。这种严格程度,我是第一次遇到。

在办理登机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同伴在操劳各种手续,我有意无意地到处打量。这个机场的航站楼,钢结构,很结实。色彩也还算可以,不像他们的公路和地面那么陈旧。可惜相机放在包里,要是这里能拍下几张照片就好了。后悔啊。我还后悔那天在华尔街铜牛那里,未能跟铜牛合影。那是一个极其成功的商业策划个案,以后值得拿它说事,要是跟它合个影,很有意义。

破败逼仄的纽约机场 摩罗 昨天五点半回到宾馆,我马上睡觉,连晚饭也没力气吃。一点半醒来,三点起床,躲到洗手间写日记,将笔记本电脑放在抽水马桶的水箱上,人坐在马桶盖上,这样以免影响饶谨睡觉也。 我发现已经六点十分了,赶紧喊同伴起床,因为约好六点半在大堂集合也。 同伴看看表,说这才五点五分啊。终于想起,我刚才看的是笔记本电脑上的时间。那里显示的是北京晚上六点十分,我错当纽约早上的六点十分了。 导游小杨准时到宾馆接上我们,赶往法拉盛地区的机场。八点的飞机,从纽约飞往波士顿,大约飞行一小时。 从曼哈顿地区赶往法拉盛地区,道路颇为陈旧,某些路段的设计跟我们抱怨的北京道路一样不尽合理。有一段路残破不堪,车子颠荡不已,就像三十年前走在咱们村前的砂子公路上。 通向机场停车场的螺旋状通道,叠在一起成个圆塔。塔沿没有墙面装饰,而是裸露着混凝土,十分寒碜难看。 下车以后,拖着行李箱前行,停车场的地面也是裸露着混凝土,毫无装饰,还打着许多补丁,有些地方不甚平坦。 绕来绕去绕了很久,导游把我们带到一个航站楼里,让我们排队验明身份。可是工作人员对导游说,我们不是在这里登机的,应该到另一个什么地方。导游带着我们去找新地方。一边走导游一边告诉我们,我们订的机票是UA公司的,可是UA公司把我们卖给US公司了,我们得找US公司的登机楼。 我们从一个航站楼出来,往另一个航站楼赶路。一路上的地面都陈旧破败,有的地方坑坑洼洼,行李箱的滚轮磕磕绊绊地前行,箱子像船一样颠荡不已,拉箱子的手有时候受到震动。机场周边的房子凌乱陈旧,灰不溜秋。 好容易进入另一座航站楼,重新排队。工作人员说我们每只行李箱必须交25美元托运费。我们在中国坐飞机,每人一件行李,都可以免费托运的。美帝国主义的航空公司,怎么到处都要捞一 但是,纽约机场的航站楼的确形制太小。因为小也就很低。打个比方说,有一个乡村地主,倾其所有,在村里建造了一座祠堂,其豪华大气,都堪可称赞。可是某一天他来到首都,一眼见到王宫,那种高大雄伟、宽博壮阔让他明白,祠堂只是村里第一,王宫才是天下第一。

纽约机场的航站楼就像村里的祠堂,的确很了不起。中国的几处公共建筑,比如首都国际机场的航站楼、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站的候车厅,则是都城的王宫,其恢宏博大、雄视天下的气概,绝无仅有。

博大、雄视天下的气概,绝无仅有。 难怪纽约大学一对教授夫妇,在参观上海浦东的时候,赞叹不已,感慨自己就像外省人来到纽约。如果不考虑建造时间,纽约已经很像上海的外省。 纽约机场的建筑是几十年前的,当时估计是天下第一。中国的建筑是最近十余年诞生的,在形制、材料、规模等等方面超过前者都是理所当然。 但是,仅仅做技术解读无论如何是不够的,要说这些建筑不体现民族精神和气质是说不过去的。中华民族的胸怀和感知,本就阔大宏深,常怀力拔山河的气概。 历史上西方权贵倾力建造城堡,其富丽堂皇当然了不起。可是中国人一造就造个长城,绵延万里,横扫一切奇峰险壑。截取长城的任何一小节,都是西方城堡所不可比拟的。 近代以来中国惨遭西方蹂躏,受尽了挫跌卑屈。现在既然渐次腰杆挺直,肢体伸展,元神复位,其想象力、创造力、执行力,以及正大光明的内在自律、敬天爱人的道德责任感,必定天下无双,这是毫无疑义的。这些内在气质不可能不在建筑上体现出来。

难怪纽约大学一对教授夫妇,在参观上海浦东的时候,赞叹不已,感慨自己就像外省人来到纽约。如果不考虑建造时间,纽约已经很像上海的外省。

纽约机场的建筑是几十年前的,当时估计是天下第一。中国的建筑是最近十余年诞生的,在形制、材料、规模等等方面超过前者都是理所当然。

但是,仅仅做技术解读无论如何是不够的,要说这些建筑不体现民族精神和气质是说不过去的。中华民族的胸怀和感知,本就阔大宏深,常怀力拔山河的气概。

把呢? 我们正准备交钱时,他们又说不需要交钱了,免费托运。 要么是他们的政策摇曳多姿,伸缩性太大,要么是他们的工作人员素质太差,阴晴不定。总之,这种服务绝对谈不上质量。 贴好托运标签后,工作人员让我们把行李搬到另一个地方去。我们觉得很奇怪。在咱们中国的首都机场,每个窗口都有传输皮带,办好托运手续,行李箱就从传输皮带上送进机场。可是纽约机场的这个航站楼,只有一个口子,安排了两条传输皮带。无论你在哪个窗口办理托运,都得送到那两个专门的口子边。 安检的时候最为麻烦,不但要脱掉外衣,还得脱掉鞋子。我以为可以提着鞋子穿过扫描门,可是安检人员示意我将鞋子放在传输带上,跟行李一起接受透视仪器的检查。 在扫描门,不是让我们穿过,而是让我们在半封闭的空间中侧身站立,双手举起,接受仪器的扫描。当我受检之后从那里钻出来,美国人还在我腰上、腿上、脚踝上摸索了一遍。这种严格程度,我是第一次遇到。 在办理登机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同伴在操劳各种手续,我有意无意地到处打量。这个机场的航站楼,钢结构,很结实。色彩也还算可以,不像他们的公路和地面那么陈旧。可惜相机放在包里,要是这里能拍下几张照片就好了。后悔啊。我还后悔那天在华尔街铜牛那里,未能跟铜牛合影。那是一个极其成功的商业策划个案,以后值得拿它说事,要是跟它合个影,很有意义。 但是,纽约机场的航站楼的确形制太小。因为小也就很低。打个比方说,有一个乡村地主,倾其所有,在村里建造了一座祠堂,其豪华大气,都堪可称赞。可是某一天他来到首都,一眼见到王宫,那种高大雄伟、宽博壮阔让他明白,祠堂只是村里第一,王宫才是天下第一。 纽约机场的航站楼就像村里的祠堂,的确很了不起。中国的几处公共建筑,比如首都国际机场的航站楼、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站的候车厅,则是都城的王宫,其恢宏

历史上西方权贵倾力建造城堡,其富丽堂皇当然了不起。可是中国人一造就造个长城,绵延万里,横扫一切奇峰险壑。截取长城的任何一小节,都是西方城堡所不可比拟的。

博大、雄视天下的气概,绝无仅有。 难怪纽约大学一对教授夫妇,在参观上海浦东的时候,赞叹不已,感慨自己就像外省人来到纽约。如果不考虑建造时间,纽约已经很像上海的外省。 纽约机场的建筑是几十年前的,当时估计是天下第一。中国的建筑是最近十余年诞生的,在形制、材料、规模等等方面超过前者都是理所当然。 但是,仅仅做技术解读无论如何是不够的,要说这些建筑不体现民族精神和气质是说不过去的。中华民族的胸怀和感知,本就阔大宏深,常怀力拔山河的气概。 历史上西方权贵倾力建造城堡,其富丽堂皇当然了不起。可是中国人一造就造个长城,绵延万里,横扫一切奇峰险壑。截取长城的任何一小节,都是西方城堡所不可比拟的。 近代以来中国惨遭西方蹂躏,受尽了挫跌卑屈。现在既然渐次腰杆挺直,肢体伸展,元神复位,其想象力、创造力、执行力,以及正大光明的内在自律、敬天爱人的道德责任感,必定天下无双,这是毫无疑义的。这些内在气质不可能不在建筑上体现出来。 近代以来中国惨遭西方蹂躏,受尽了挫跌卑屈。现在既然渐次腰杆挺直,肢体伸展,元神复位,其想象力、创造力、执行力,以及正大光明的内在自律、敬天爱人的道德责任感,必定天下无双,这是毫无疑义的。这些内在气质不可能不在建筑上体现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