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白宫被便衣警察紧紧包围  

2014-12-18 16:45:00|  分类: 军事,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误认作白人游客了。除掉这些警察,那边眼巴巴地瞻仰白宫的游客,绝大多数是中国人。 白宫实际上处于便衣警察的严密包围中。 那些中国游客,不知多少人怀着朝圣心,多少人乜着冷眼,多少人只是极为平淡的观光? 在厕所的门口,站着四个聊天的闲人。他们既不上厕所,也没有其他事务,只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估计他们也是维稳的暗哨。 北京街头维稳的值班人员,喜欢戴个红袖章,美国的维稳人员却什么标记也没有,人们根本不会留心他们。 我们因此感叹,美国人的“维稳”,不亚于中国人。可是美国做得无声无息,所以没人提出异议。中国政府的维稳,大张旗鼓,让人产生抵触,甚至让人上纲上线,由此联想到体制问题、权力合法性问题。中国的做法,的确应该在技术上讲究一点。 结束对白宫的远眺,我们来到国会山的背面,隔着漂亮的湖水,远眺国会大厦。导游说国会大厦有一部分可供参观,我说不参观了,在这里张望一下就行。 到一家中国餐馆吃饭时,路过五角大楼。那个楼才是地球的实际统治着。我问能不能停车拍个照。导游说那可不行,你看那里那么多停车场,全是军方的车,别人不能接近。有一次他想去那里停车,被军人留下来盘问了两个小时。我还听一位中国小姑娘说,有一次她找地方停车,误入一个地方,一个军人端着刺刀问她为什么来此,她赶紧举起双手(不敢放在方向盘上),诚惶诚恐地解释,那

白宫被便衣警察紧紧包围 摩罗 (这是白宫庭院内美国第一夫人种菜的地方,工人正在此处劳动。) 许多人喜欢参观美国白宫,白宫就是总统府。实际上这是隔着铁栅栏的远眺。远眺的游客中,有一半是中国人,另一半是白种人。有几个白种人家庭,在栅栏边相互拍照,都想把白宫作为自己的背景。 铁栅栏里是一块草地,那里有一块著名的菜园,第一夫人米歇尔黑嫂有时在那里收拾几下,主要劳务当然是工人干的。我们参观的时候,有一个工人开着一辆割草车在菜地边收拾,另几个工人在另一个地方收拾草地。 总统府的阳台上空空荡荡,今天是大选最后一天,几百位投票人投票的日子。奥巴马据说正在他的家乡打篮球,罗姆尼不知在干什么。 我的同伴为了给相机对焦,对着身边停放的汽车屁股随手拍了一下。马上有一辆很气派的白车子赶过来,车窗降下,露出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外边那个伸出手,指着那辆汽车问我同伴:你为什么拍摄那辆车的牌照?同伴说我只是为了对焦。警察进一步追问了两句,感觉这位中国游客的回答是可信的,升上玻璃走了。 如此不起眼的一个按快门动作,竟然逃不过警察的法眼,引来一番盘问。我们在这里实际上受到最严密的监控,“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栅栏边上朝白宫拍照的人群,发现其中有的人根本不是游客。那里实际上遍布着便衣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刚才我把 白宫被便衣警察紧紧包围

人一直端着刺刀对着她。她也是折腾许久才被允许离开那里。 我知道接近五角大楼无望,只好隔着车窗玻璃对它拍了两下,照片还好勉强可看。 中国人谈起中国警察的盘问时,肯定义愤填膺。可是谈起美国警察的盘问,就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觉得很自然,没有屈辱感。为什么有这种差异? 这家四川餐馆,名叫八方食府。房子和桌椅,以及餐具档次和服务水平,都像中国中部一个小镇上的穷酸餐馆。 餐馆附近一个繁华路口,挂着一串牌子,估计是指路的,其中有英文、日文、韩国文指示,却无中文指示。韩国人全部来美,一个路口也摊不上一个人。而中国游客,每天可能有上百人从这路口经过,却得不到相应的服务和尊重。 午餐后去参观了自然博物馆、国家美术馆、航天博物馆。 摩罗

他们误认作白人游客了。除掉这些警察,那边眼巴巴地瞻仰白宫的游客,绝大多数是中国人。 白宫实际上处于便衣警察的严密包围中。 那些中国游客,不知多少人怀着朝圣心,多少人乜着冷眼,多少人只是极为平淡的观光? 在厕所的门口,站着四个聊天的闲人。他们既不上厕所,也没有其他事务,只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估计他们也是维稳的暗哨。 北京街头维稳的值班人员,喜欢戴个红袖章,美国的维稳人员却什么标记也没有,人们根本不会留心他们。 我们因此感叹,美国人的“维稳”,不亚于中国人。可是美国做得无声无息,所以没人提出异议。中国政府的维稳,大张旗鼓,让人产生抵触,甚至让人上纲上线,由此联想到体制问题、权力合法性问题。中国的做法,的确应该在技术上讲究一点。 结束对白宫的远眺,我们来到国会山的背面,隔着漂亮的湖水,远眺国会大厦。导游说国会大厦有一部分可供参观,我说不参观了,在这里张望一下就行。 到一家中国餐馆吃饭时,路过五角大楼。那个楼才是地球的实际统治着。我问能不能停车拍个照。导游说那可不行,你看那里那么多停车场,全是军方的车,别人不能接近。有一次他想去那里停车,被军人留下来盘问了两个小时。我还听一位中国小姑娘说,有一次她找地方停车,误入一个地方,一个军人端着刺刀问她为什么来此,她赶紧举起双手(不敢放在方向盘上),诚惶诚恐地解释,那摩罗/白宫被便衣警察紧紧包围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这是白宫庭院内美国第一夫人种菜的地方,工人正在此处劳动。)

白宫被便衣警察紧紧包围 摩罗 (这是白宫庭院内美国第一夫人种菜的地方,工人正在此处劳动。) 许多人喜欢参观美国白宫,白宫就是总统府。实际上这是隔着铁栅栏的远眺。远眺的游客中,有一半是中国人,另一半是白种人。有几个白种人家庭,在栅栏边相互拍照,都想把白宫作为自己的背景。 铁栅栏里是一块草地,那里有一块著名的菜园,第一夫人米歇尔黑嫂有时在那里收拾几下,主要劳务当然是工人干的。我们参观的时候,有一个工人开着一辆割草车在菜地边收拾,另几个工人在另一个地方收拾草地。 总统府的阳台上空空荡荡,今天是大选最后一天,几百位投票人投票的日子。奥巴马据说正在他的家乡打篮球,罗姆尼不知在干什么。 我的同伴为了给相机对焦,对着身边停放的汽车屁股随手拍了一下。马上有一辆很气派的白车子赶过来,车窗降下,露出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外边那个伸出手,指着那辆汽车问我同伴:你为什么拍摄那辆车的牌照?同伴说我只是为了对焦。警察进一步追问了两句,感觉这位中国游客的回答是可信的,升上玻璃走了。 如此不起眼的一个按快门动作,竟然逃不过警察的法眼,引来一番盘问。我们在这里实际上受到最严密的监控,“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栅栏边上朝白宫拍照的人群,发现其中有的人根本不是游客。那里实际上遍布着便衣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刚才我把

许多人喜欢参观美国白宫,白宫就是总统府。实际上这是隔着铁栅栏的远眺。远眺的游客中,有一半是中国人,另一半是白种人。有几个白种人家庭,在栅栏边相互拍照,都想把白宫作为自己的背景。

铁栅栏里是一块草地,那里有一块著名的菜园,第一夫人米歇尔黑嫂有时在那里收拾几下,主要劳务当然是工人干的。我们参观的时候,有一个工人开着一辆割草车在菜地边收拾,另几个工人在另一个地方收拾草地。

总统府的阳台上空空荡荡,今天是大选最后一天,几百位投票人投票的日子。奥巴马据说正在他的家乡打篮球,罗姆尼不知在干什么。

他们误认作白人游客了。除掉这些警察,那边眼巴巴地瞻仰白宫的游客,绝大多数是中国人。 白宫实际上处于便衣警察的严密包围中。 那些中国游客,不知多少人怀着朝圣心,多少人乜着冷眼,多少人只是极为平淡的观光? 在厕所的门口,站着四个聊天的闲人。他们既不上厕所,也没有其他事务,只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估计他们也是维稳的暗哨。 北京街头维稳的值班人员,喜欢戴个红袖章,美国的维稳人员却什么标记也没有,人们根本不会留心他们。 我们因此感叹,美国人的“维稳”,不亚于中国人。可是美国做得无声无息,所以没人提出异议。中国政府的维稳,大张旗鼓,让人产生抵触,甚至让人上纲上线,由此联想到体制问题、权力合法性问题。中国的做法,的确应该在技术上讲究一点。 结束对白宫的远眺,我们来到国会山的背面,隔着漂亮的湖水,远眺国会大厦。导游说国会大厦有一部分可供参观,我说不参观了,在这里张望一下就行。 到一家中国餐馆吃饭时,路过五角大楼。那个楼才是地球的实际统治着。我问能不能停车拍个照。导游说那可不行,你看那里那么多停车场,全是军方的车,别人不能接近。有一次他想去那里停车,被军人留下来盘问了两个小时。我还听一位中国小姑娘说,有一次她找地方停车,误入一个地方,一个军人端着刺刀问她为什么来此,她赶紧举起双手(不敢放在方向盘上),诚惶诚恐地解释,那

我的同伴为了给相机对焦,对着身边停放的汽车屁股随手拍了一下。马上有一辆很气派的白车子赶过来,车窗降下,露出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外边那个伸出手,指着那辆汽车问我同伴:你为什么拍摄那辆车的牌照?同伴说我只是为了对焦。警察进一步追问了两句,感觉这位中国游客的回答是可信的,升上玻璃走了。

他们误认作白人游客了。除掉这些警察,那边眼巴巴地瞻仰白宫的游客,绝大多数是中国人。 白宫实际上处于便衣警察的严密包围中。 那些中国游客,不知多少人怀着朝圣心,多少人乜着冷眼,多少人只是极为平淡的观光? 在厕所的门口,站着四个聊天的闲人。他们既不上厕所,也没有其他事务,只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估计他们也是维稳的暗哨。 北京街头维稳的值班人员,喜欢戴个红袖章,美国的维稳人员却什么标记也没有,人们根本不会留心他们。 我们因此感叹,美国人的“维稳”,不亚于中国人。可是美国做得无声无息,所以没人提出异议。中国政府的维稳,大张旗鼓,让人产生抵触,甚至让人上纲上线,由此联想到体制问题、权力合法性问题。中国的做法,的确应该在技术上讲究一点。 结束对白宫的远眺,我们来到国会山的背面,隔着漂亮的湖水,远眺国会大厦。导游说国会大厦有一部分可供参观,我说不参观了,在这里张望一下就行。 到一家中国餐馆吃饭时,路过五角大楼。那个楼才是地球的实际统治着。我问能不能停车拍个照。导游说那可不行,你看那里那么多停车场,全是军方的车,别人不能接近。有一次他想去那里停车,被军人留下来盘问了两个小时。我还听一位中国小姑娘说,有一次她找地方停车,误入一个地方,一个军人端着刺刀问她为什么来此,她赶紧举起双手(不敢放在方向盘上),诚惶诚恐地解释,那 如此不起眼的一个按快门动作,竟然逃不过警察的法眼,引来一番盘问。我们在这里实际上受到最严密的监控,“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栅栏边上朝白宫拍照的人群,发现其中有的人根本不是游客。那里实际上遍布着便衣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刚才我把他们误认作白人游客了。除掉这些警察,那边眼巴巴地瞻仰白宫的游客,绝大多数是中国人。

人一直端着刺刀对着她。她也是折腾许久才被允许离开那里。 我知道接近五角大楼无望,只好隔着车窗玻璃对它拍了两下,照片还好勉强可看。 中国人谈起中国警察的盘问时,肯定义愤填膺。可是谈起美国警察的盘问,就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觉得很自然,没有屈辱感。为什么有这种差异? 这家四川餐馆,名叫八方食府。房子和桌椅,以及餐具档次和服务水平,都像中国中部一个小镇上的穷酸餐馆。 餐馆附近一个繁华路口,挂着一串牌子,估计是指路的,其中有英文、日文、韩国文指示,却无中文指示。韩国人全部来美,一个路口也摊不上一个人。而中国游客,每天可能有上百人从这路口经过,却得不到相应的服务和尊重。 午餐后去参观了自然博物馆、国家美术馆、航天博物馆。

白宫实际上处于便衣警察的严密包围中。

白宫被便衣警察紧紧包围 摩罗 (这是白宫庭院内美国第一夫人种菜的地方,工人正在此处劳动。) 许多人喜欢参观美国白宫,白宫就是总统府。实际上这是隔着铁栅栏的远眺。远眺的游客中,有一半是中国人,另一半是白种人。有几个白种人家庭,在栅栏边相互拍照,都想把白宫作为自己的背景。 铁栅栏里是一块草地,那里有一块著名的菜园,第一夫人米歇尔黑嫂有时在那里收拾几下,主要劳务当然是工人干的。我们参观的时候,有一个工人开着一辆割草车在菜地边收拾,另几个工人在另一个地方收拾草地。 总统府的阳台上空空荡荡,今天是大选最后一天,几百位投票人投票的日子。奥巴马据说正在他的家乡打篮球,罗姆尼不知在干什么。 我的同伴为了给相机对焦,对着身边停放的汽车屁股随手拍了一下。马上有一辆很气派的白车子赶过来,车窗降下,露出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外边那个伸出手,指着那辆汽车问我同伴:你为什么拍摄那辆车的牌照?同伴说我只是为了对焦。警察进一步追问了两句,感觉这位中国游客的回答是可信的,升上玻璃走了。 如此不起眼的一个按快门动作,竟然逃不过警察的法眼,引来一番盘问。我们在这里实际上受到最严密的监控,“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栅栏边上朝白宫拍照的人群,发现其中有的人根本不是游客。那里实际上遍布着便衣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刚才我把 那些中国游客,不知多少人怀着朝圣心,多少人乜着冷眼,多少人只是极为平淡的观光?

在厕所的门口,站着四个聊天的闲人。他们既不上厕所,也没有其他事务,只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估计他们也是维稳的暗哨。

白宫被便衣警察紧紧包围 摩罗 (这是白宫庭院内美国第一夫人种菜的地方,工人正在此处劳动。) 许多人喜欢参观美国白宫,白宫就是总统府。实际上这是隔着铁栅栏的远眺。远眺的游客中,有一半是中国人,另一半是白种人。有几个白种人家庭,在栅栏边相互拍照,都想把白宫作为自己的背景。 铁栅栏里是一块草地,那里有一块著名的菜园,第一夫人米歇尔黑嫂有时在那里收拾几下,主要劳务当然是工人干的。我们参观的时候,有一个工人开着一辆割草车在菜地边收拾,另几个工人在另一个地方收拾草地。 总统府的阳台上空空荡荡,今天是大选最后一天,几百位投票人投票的日子。奥巴马据说正在他的家乡打篮球,罗姆尼不知在干什么。 我的同伴为了给相机对焦,对着身边停放的汽车屁股随手拍了一下。马上有一辆很气派的白车子赶过来,车窗降下,露出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外边那个伸出手,指着那辆汽车问我同伴:你为什么拍摄那辆车的牌照?同伴说我只是为了对焦。警察进一步追问了两句,感觉这位中国游客的回答是可信的,升上玻璃走了。 如此不起眼的一个按快门动作,竟然逃不过警察的法眼,引来一番盘问。我们在这里实际上受到最严密的监控,“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栅栏边上朝白宫拍照的人群,发现其中有的人根本不是游客。那里实际上遍布着便衣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刚才我把

北京街头维稳的值班人员,喜欢戴个红袖章,美国的维稳人员却什么标记也没有,人们根本不会留心他们。

白宫被便衣警察紧紧包围 摩罗 (这是白宫庭院内美国第一夫人种菜的地方,工人正在此处劳动。) 许多人喜欢参观美国白宫,白宫就是总统府。实际上这是隔着铁栅栏的远眺。远眺的游客中,有一半是中国人,另一半是白种人。有几个白种人家庭,在栅栏边相互拍照,都想把白宫作为自己的背景。 铁栅栏里是一块草地,那里有一块著名的菜园,第一夫人米歇尔黑嫂有时在那里收拾几下,主要劳务当然是工人干的。我们参观的时候,有一个工人开着一辆割草车在菜地边收拾,另几个工人在另一个地方收拾草地。 总统府的阳台上空空荡荡,今天是大选最后一天,几百位投票人投票的日子。奥巴马据说正在他的家乡打篮球,罗姆尼不知在干什么。 我的同伴为了给相机对焦,对着身边停放的汽车屁股随手拍了一下。马上有一辆很气派的白车子赶过来,车窗降下,露出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外边那个伸出手,指着那辆汽车问我同伴:你为什么拍摄那辆车的牌照?同伴说我只是为了对焦。警察进一步追问了两句,感觉这位中国游客的回答是可信的,升上玻璃走了。 如此不起眼的一个按快门动作,竟然逃不过警察的法眼,引来一番盘问。我们在这里实际上受到最严密的监控,“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栅栏边上朝白宫拍照的人群,发现其中有的人根本不是游客。那里实际上遍布着便衣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刚才我把 我们因此感叹,美国人的“维稳”,不亚于中国人。可是美国做得无声无息,所以没人提出异议。中国政府的维稳,大张旗鼓,让人产生抵触,甚至让人上纲上线,由此联想到体制问题、权力合法性问题。中国的做法,的确应该在技术上讲究一点。

结束对白宫的远眺,我们来到国会山的背面,隔着漂亮的湖水,远眺国会大厦。导游说国会大厦有一部分可供参观,我说不参观了,在这里张望一下就行。

白宫被便衣警察紧紧包围 摩罗 (这是白宫庭院内美国第一夫人种菜的地方,工人正在此处劳动。) 许多人喜欢参观美国白宫,白宫就是总统府。实际上这是隔着铁栅栏的远眺。远眺的游客中,有一半是中国人,另一半是白种人。有几个白种人家庭,在栅栏边相互拍照,都想把白宫作为自己的背景。 铁栅栏里是一块草地,那里有一块著名的菜园,第一夫人米歇尔黑嫂有时在那里收拾几下,主要劳务当然是工人干的。我们参观的时候,有一个工人开着一辆割草车在菜地边收拾,另几个工人在另一个地方收拾草地。 总统府的阳台上空空荡荡,今天是大选最后一天,几百位投票人投票的日子。奥巴马据说正在他的家乡打篮球,罗姆尼不知在干什么。 我的同伴为了给相机对焦,对着身边停放的汽车屁股随手拍了一下。马上有一辆很气派的白车子赶过来,车窗降下,露出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外边那个伸出手,指着那辆汽车问我同伴:你为什么拍摄那辆车的牌照?同伴说我只是为了对焦。警察进一步追问了两句,感觉这位中国游客的回答是可信的,升上玻璃走了。 如此不起眼的一个按快门动作,竟然逃不过警察的法眼,引来一番盘问。我们在这里实际上受到最严密的监控,“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栅栏边上朝白宫拍照的人群,发现其中有的人根本不是游客。那里实际上遍布着便衣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刚才我把

到一家中国餐馆吃饭时,路过五角大楼。那个楼才是地球的实际统治着。我问能不能停车拍个照。导游说那可不行,你看那里那么多停车场,全是军方的车,别人不能接近。有一次他想去那里停车,被军人留下来盘问了两个小时。我还听一位中国小姑娘说,有一次她找地方停车,误入一个地方,一个军人端着刺刀问她为什么来此,她赶紧举起双手(不敢放在方向盘上),诚惶诚恐地解释,那人一直端着刺刀对着她。她也是折腾许久才被允许离开那里。

人一直端着刺刀对着她。她也是折腾许久才被允许离开那里。 我知道接近五角大楼无望,只好隔着车窗玻璃对它拍了两下,照片还好勉强可看。 中国人谈起中国警察的盘问时,肯定义愤填膺。可是谈起美国警察的盘问,就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觉得很自然,没有屈辱感。为什么有这种差异? 这家四川餐馆,名叫八方食府。房子和桌椅,以及餐具档次和服务水平,都像中国中部一个小镇上的穷酸餐馆。 餐馆附近一个繁华路口,挂着一串牌子,估计是指路的,其中有英文、日文、韩国文指示,却无中文指示。韩国人全部来美,一个路口也摊不上一个人。而中国游客,每天可能有上百人从这路口经过,却得不到相应的服务和尊重。 午餐后去参观了自然博物馆、国家美术馆、航天博物馆。 我知道接近五角大楼无望,只好隔着车窗玻璃对它拍了两下,照片还好勉强可看。

中国人谈起中国警察的盘问时,肯定义愤填膺。可是谈起美国警察的盘问,就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觉得很自然,没有屈辱感。为什么有这种差异?

这家四川餐馆,名叫八方食府。房子和桌椅,以及餐具档次和服务水平,都像中国中部一个小镇上的穷酸餐馆。

白宫被便衣警察紧紧包围 摩罗 (这是白宫庭院内美国第一夫人种菜的地方,工人正在此处劳动。) 许多人喜欢参观美国白宫,白宫就是总统府。实际上这是隔着铁栅栏的远眺。远眺的游客中,有一半是中国人,另一半是白种人。有几个白种人家庭,在栅栏边相互拍照,都想把白宫作为自己的背景。 铁栅栏里是一块草地,那里有一块著名的菜园,第一夫人米歇尔黑嫂有时在那里收拾几下,主要劳务当然是工人干的。我们参观的时候,有一个工人开着一辆割草车在菜地边收拾,另几个工人在另一个地方收拾草地。 总统府的阳台上空空荡荡,今天是大选最后一天,几百位投票人投票的日子。奥巴马据说正在他的家乡打篮球,罗姆尼不知在干什么。 我的同伴为了给相机对焦,对着身边停放的汽车屁股随手拍了一下。马上有一辆很气派的白车子赶过来,车窗降下,露出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外边那个伸出手,指着那辆汽车问我同伴:你为什么拍摄那辆车的牌照?同伴说我只是为了对焦。警察进一步追问了两句,感觉这位中国游客的回答是可信的,升上玻璃走了。 如此不起眼的一个按快门动作,竟然逃不过警察的法眼,引来一番盘问。我们在这里实际上受到最严密的监控,“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栅栏边上朝白宫拍照的人群,发现其中有的人根本不是游客。那里实际上遍布着便衣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刚才我把 餐馆附近一个繁华路口,挂着一串牌子,估计是指路的,其中有英文、日文、韩国文指示,却无中文指示。韩国人全部来美,一个路口也摊不上一个人。而中国游客,每天可能有上百人从这路口经过,却得不到相应的服务和尊重。

午餐后去参观了自然博物馆、国家美术馆、航天博物馆。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