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纽约堵车与北京堵车有什么不同  

2014-05-23 17:44: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摩、费城、波士顿、剑桥、纽约来看,远不是这样。只有华盛顿是有规划的,其他城市都是无政府主义的产物。它们的格局都是资本家和地产商奠定的,而不是政府或者规划师安排的。 (现代大都市乃钢筋混凝土堆砌的人间地狱,纽约最为典型) 纽约倒是最接近一张棋盘,但是它的棋盘格局正好是无政府主义的表现。大家对城市根本毫无规划,只能像晾晒豆腐干那样一条条、一块块地向外摊开。摊到无穷大的时候,就会变成一座死城。 纽约离死城已经近在咫尺了。

摩、费城、波士顿、剑桥、纽约来看,远不是这样。只有华盛顿是有规划的,其他城市都是无政府主义的产物。它们的格局都是资本家和地产商奠定的,而不是政府或者规划师安排的。 (现代大都市乃钢筋混凝土堆砌的人间地狱,纽约最为典型) 纽约倒是最接近一张棋盘,但是它的棋盘格局正好是无政府主义的表现。大家对城市根本毫无规划,只能像晾晒豆腐干那样一条条、一块块地向外摊开。摊到无穷大的时候,就会变成一座死城。 纽约离死城已经近在咫尺了。
。 据说世界上有著名的五大堵城,估计北京、纽约都会榜上有名。 跟纽约比起来,北京大得气势磅礴,雄伟壮阔,纽约则大得极为逼仄,至为压抑。 在北京堵车,像海潮一样浩浩漫漫,至少像一条蓄势待发的大河,只要越过某个瓶颈,随时都可能一往无前。 纽约堵车,就像逼仄阴沟里的一线死水,看着只会绝望。即使熬到通畅,也像一条夹着尾巴的小狗,沮丧地扬长而去。 维也纳的格里高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是一条大甲虫。这是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小说故事。这种体验放在纽约,是更为真实的。纽约是一座让人压抑、让人变态、让人迷失自己的城市。 波士顿和剑桥,则是适宜生活的好地方。当然,这些城市也够凌乱的,远不像华盛顿那样有板有眼。 中国写字人在批评中国城市建设缺乏规划时,总是拿西方的样板说事,好像西方的城市都是上帝画好的棋盘,一切规规矩矩、井然有序。 从美国的巴尔的摩罗/纽约堵车与北京堵车有什么不同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纽约街道过于逼仄,只能这样仰望高楼) (纽约街道过于逼仄,只能这样仰望高楼) 纽约堵车与北京堵车有什么不同 摩罗 黄昏时离开纽约郊区物德博瑞大卖场,回到纽约时已是华灯璀璨。把车开进纽约市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堵车也是纽约的一大特色。汽车在纽约边缘地带缓慢移动,眼看着城市就在身边,可就是进不去。我们纷纷感叹,是不是不小心回到北京了。 纽约的堵车的确不亚于北京。 纽约的街道像北京一样方方正正,甚至远超过北京的方正。 它的纵轴以第几大道命名,第四第五第六次地排列,它的横道以第几街命名。第41、42、43、44这样排列下去。 其大道宽阔一些,似乎汽车可以双向行驶。其街道都比较窄小,一般都是单向行驶。这种单向行驶可能给人带来一些不便,但是对于缓解交通压力,加快行驶速度,似有大效。 尽管如此,纽约依然很堵车。 好在我们在北京训练有素,对于堵车养成了足够的耐心

(纽约街道过于逼仄,只能这样仰望高楼) 纽约堵车与北京堵车有什么不同 摩罗 黄昏时离开纽约郊区物德博瑞大卖场,回到纽约时已是华灯璀璨。把车开进纽约市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堵车也是纽约的一大特色。汽车在纽约边缘地带缓慢移动,眼看着城市就在身边,可就是进不去。我们纷纷感叹,是不是不小心回到北京了。 纽约的堵车的确不亚于北京。 纽约的街道像北京一样方方正正,甚至远超过北京的方正。 它的纵轴以第几大道命名,第四第五第六次地排列,它的横道以第几街命名。第41、42、43、44这样排列下去。 其大道宽阔一些,似乎汽车可以双向行驶。其街道都比较窄小,一般都是单向行驶。这种单向行驶可能给人带来一些不便,但是对于缓解交通压力,加快行驶速度,似有大效。 尽管如此,纽约依然很堵车。 好在我们在北京训练有素,对于堵车养成了足够的耐心 纽约堵车与北京堵车有什么不同

(纽约街道过于逼仄,只能这样仰望高楼) 纽约堵车与北京堵车有什么不同 摩罗 黄昏时离开纽约郊区物德博瑞大卖场,回到纽约时已是华灯璀璨。把车开进纽约市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堵车也是纽约的一大特色。汽车在纽约边缘地带缓慢移动,眼看着城市就在身边,可就是进不去。我们纷纷感叹,是不是不小心回到北京了。 纽约的堵车的确不亚于北京。 纽约的街道像北京一样方方正正,甚至远超过北京的方正。 它的纵轴以第几大道命名,第四第五第六次地排列,它的横道以第几街命名。第41、42、43、44这样排列下去。 其大道宽阔一些,似乎汽车可以双向行驶。其街道都比较窄小,一般都是单向行驶。这种单向行驶可能给人带来一些不便,但是对于缓解交通压力,加快行驶速度,似有大效。 尽管如此,纽约依然很堵车。 好在我们在北京训练有素,对于堵车养成了足够的耐心 摩罗

黄昏时离开纽约郊区物德博瑞大卖场,回到纽约时已是华灯璀璨。把车开进纽约市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堵车也是纽约的一大特色。汽车在纽约边缘地带缓慢移动,眼看着城市就在身边,可就是进不去。我们纷纷感叹,是不是不小心回到北京了。

纽约的堵车的确不亚于北京。

纽约的街道像北京一样方方正正,甚至远超过北京的方正。

它的纵轴以第几大道命名,第四第五第六次地排列,它的横道以第几街命名。第41424344这样排列下去。

其大道宽阔一些,似乎汽车可以双向行驶。其街道都比较窄小,一般都是单向行驶。这种单向行驶可能给人带来一些不便,但是对于缓解交通压力,加快行驶速度,似有大效。

尽管如此,纽约依然很堵车。

好在我们在北京训练有素,对于堵车养成了足够的耐心。

(纽约街道过于逼仄,只能这样仰望高楼) 纽约堵车与北京堵车有什么不同 摩罗 黄昏时离开纽约郊区物德博瑞大卖场,回到纽约时已是华灯璀璨。把车开进纽约市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堵车也是纽约的一大特色。汽车在纽约边缘地带缓慢移动,眼看着城市就在身边,可就是进不去。我们纷纷感叹,是不是不小心回到北京了。 纽约的堵车的确不亚于北京。 纽约的街道像北京一样方方正正,甚至远超过北京的方正。 它的纵轴以第几大道命名,第四第五第六次地排列,它的横道以第几街命名。第41、42、43、44这样排列下去。 其大道宽阔一些,似乎汽车可以双向行驶。其街道都比较窄小,一般都是单向行驶。这种单向行驶可能给人带来一些不便,但是对于缓解交通压力,加快行驶速度,似有大效。 尽管如此,纽约依然很堵车。 好在我们在北京训练有素,对于堵车养成了足够的耐心 据说世界上有著名的五大堵城,估计北京、纽约都会榜上有名。

跟纽约比起来,北京大得气势磅礴,雄伟壮阔,纽约则大得极为逼仄,至为压抑。

在北京堵车,像海潮一样浩浩漫漫,至少像一条蓄势待发的大河,只要越过某个瓶颈,随时都可能一往无前。

。 据说世界上有著名的五大堵城,估计北京、纽约都会榜上有名。 跟纽约比起来,北京大得气势磅礴,雄伟壮阔,纽约则大得极为逼仄,至为压抑。 在北京堵车,像海潮一样浩浩漫漫,至少像一条蓄势待发的大河,只要越过某个瓶颈,随时都可能一往无前。 纽约堵车,就像逼仄阴沟里的一线死水,看着只会绝望。即使熬到通畅,也像一条夹着尾巴的小狗,沮丧地扬长而去。 维也纳的格里高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是一条大甲虫。这是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小说故事。这种体验放在纽约,是更为真实的。纽约是一座让人压抑、让人变态、让人迷失自己的城市。 波士顿和剑桥,则是适宜生活的好地方。当然,这些城市也够凌乱的,远不像华盛顿那样有板有眼。 中国写字人在批评中国城市建设缺乏规划时,总是拿西方的样板说事,好像西方的城市都是上帝画好的棋盘,一切规规矩矩、井然有序。 从美国的巴尔的 纽约堵车,就像逼仄阴沟里的一线死水,看着只会绝望。即使熬到通畅,也像一条夹着尾巴的小狗,沮丧地扬长而去。

维也纳的格里高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是一条大甲虫。这是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小说故事。这种体验放在纽约,是更为真实的。纽约是一座让人压抑、让人变态、让人迷失自己的城市。

波士顿和剑桥,则是适宜生活的好地方。当然,这些城市也够凌乱的,远不像华盛顿那样有板有眼。

(纽约街道过于逼仄,只能这样仰望高楼) 纽约堵车与北京堵车有什么不同 摩罗 黄昏时离开纽约郊区物德博瑞大卖场,回到纽约时已是华灯璀璨。把车开进纽约市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堵车也是纽约的一大特色。汽车在纽约边缘地带缓慢移动,眼看着城市就在身边,可就是进不去。我们纷纷感叹,是不是不小心回到北京了。 纽约的堵车的确不亚于北京。 纽约的街道像北京一样方方正正,甚至远超过北京的方正。 它的纵轴以第几大道命名,第四第五第六次地排列,它的横道以第几街命名。第41、42、43、44这样排列下去。 其大道宽阔一些,似乎汽车可以双向行驶。其街道都比较窄小,一般都是单向行驶。这种单向行驶可能给人带来一些不便,但是对于缓解交通压力,加快行驶速度,似有大效。 尽管如此,纽约依然很堵车。 好在我们在北京训练有素,对于堵车养成了足够的耐心 中国写字人在批评中国城市建设缺乏规划时,总是拿西方的样板说事,好像西方的城市都是上帝画好的棋盘,一切规规矩矩、井然有序。

从美国的巴尔的摩、费城、波士顿、剑桥、纽约来看,远不是这样。只有华盛顿是有规划的,其他城市都是无政府主义的产物。它们的格局都是资本家和地产商奠定的,而不是政府或者规划师安排的。

。 据说世界上有著名的五大堵城,估计北京、纽约都会榜上有名。 跟纽约比起来,北京大得气势磅礴,雄伟壮阔,纽约则大得极为逼仄,至为压抑。 在北京堵车,像海潮一样浩浩漫漫,至少像一条蓄势待发的大河,只要越过某个瓶颈,随时都可能一往无前。 纽约堵车,就像逼仄阴沟里的一线死水,看着只会绝望。即使熬到通畅,也像一条夹着尾巴的小狗,沮丧地扬长而去。 维也纳的格里高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是一条大甲虫。这是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小说故事。这种体验放在纽约,是更为真实的。纽约是一座让人压抑、让人变态、让人迷失自己的城市。 波士顿和剑桥,则是适宜生活的好地方。当然,这些城市也够凌乱的,远不像华盛顿那样有板有眼。 中国写字人在批评中国城市建设缺乏规划时,总是拿西方的样板说事,好像西方的城市都是上帝画好的棋盘,一切规规矩矩、井然有序。 从美国的巴尔的摩罗/纽约堵车与北京堵车有什么不同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现代大都市乃钢筋混凝土堆砌的人间地狱,纽约最为典型) (纽约街道过于逼仄,只能这样仰望高楼) 纽约堵车与北京堵车有什么不同 摩罗 黄昏时离开纽约郊区物德博瑞大卖场,回到纽约时已是华灯璀璨。把车开进纽约市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堵车也是纽约的一大特色。汽车在纽约边缘地带缓慢移动,眼看着城市就在身边,可就是进不去。我们纷纷感叹,是不是不小心回到北京了。 纽约的堵车的确不亚于北京。 纽约的街道像北京一样方方正正,甚至远超过北京的方正。 它的纵轴以第几大道命名,第四第五第六次地排列,它的横道以第几街命名。第41、42、43、44这样排列下去。 其大道宽阔一些,似乎汽车可以双向行驶。其街道都比较窄小,一般都是单向行驶。这种单向行驶可能给人带来一些不便,但是对于缓解交通压力,加快行驶速度,似有大效。 尽管如此,纽约依然很堵车。 好在我们在北京训练有素,对于堵车养成了足够的耐心

纽约倒是最接近一张棋盘,但是它的棋盘格局正好是无政府主义的表现。大家对城市根本毫无规划,只能像晾晒豆腐干那样一条条、一块块地向外摊开。摊到无穷大的时候,就会变成一座死城。

纽约离死城已经近在咫尺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