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转载]乡行 画记——傅旭明和他的墨光心影  

2014-06-25 15:46: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傅旭明是我老乡,江西省都昌县人,仅凭这一点,我就会支持他到底!原文地址:乡行画记——傅旭明和他的墨光心影作者:俊德堂 (本文刊登于九江浔阳晚报6月20日,B11版) 即使用非专业的眼光看傅旭明的画作,也会因为作品饱含的生机感到亲切。他的选材往往是日常所见,如公园的大鹅船、斑驳的树影、台阶旁的小沟等,傅旭明用朴素的水墨语言表达斑斓光影的微妙。在以镜头视角构图这种独特的风格下,读者仿佛能与画家站在同一高度理解世界,欣赏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 “在傅旭明的图像中,他捕捉的视角以及应运而生的表达方式,无时不透露着其敏锐的观察‘事物’的独到之处。这‘事物’中既有社会的,也有个人的;既有现实的,亦有记忆与理想的重叠。在此前提下,他的图像叙述是有‘故事’的,这‘故事’是通过画面中的几近真实的形象来呈现。而作为呈现的主要途径:笔触的表现,无时不在叙说着图像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这样看来,此时的笔触亦不是单纯的笔触了,它承载了超越物质表象的某种精神向往的心灵诉求。”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副教授武艺这样解读傅旭明的作品。这种说法在画家近期的鄱阳湖水墨写生作品中也得以印证。 今年初夏,傅旭明回到家乡都昌县采风,短短10天,
大坝、马影湖、马鞍岛、观湖……尽揽鄱湖风光。在30余幅画作中,他对故乡的所见所思得以淋漓地展现。远至湖对岸的南山,近至垄上的耕田;大至河岸边的泊船,细至菜叶上的昆虫;热至祖堂里的岁火,冷至村头的下马石。明明是淡然存在的客观事物,五色水墨间却渗透着丰富的感情色彩。画家一边感叹尚未被工业大肆侵略的纯美风光,一边感受日新月异的新农村变化,于是读者既能感受《刚耕过的水田》的静谧,也能从《建设中的昭宝山庄》中看见水泥场与小轿车。农家篙上挂的腊肉也入了画,傅旭明在一侧题记“多劳免成此货”,近似调侃,不乏风趣。在画作《祖堂》中,他这样写道:“祖堂是许多中国农村人的归宿”,寥寥几笔,既是当下的社会写真,道出了不少人对“根”的情结,也是画家个人情感的投影。傅旭明说:“年少时拼命要走出家乡,而现在却努力走回去。”他的“走”不单是返乡,而是将今后创作的方向聚焦在家乡的湖光山色上。 14年的记者身份让傅旭明以敏锐的观察力、独到的思考力扎根普通大众的生活百态,不断探索新的语言方式,反映当代人的内心。走出“象牙塔”,用大众性、叙事性的创作思维引起广泛的共鸣是他的坚持,更是他的
原文地址:大坝、马影湖、马鞍岛、观湖……尽揽鄱湖风光。在30余幅画作中,他对故乡的所见所思得以淋漓地展现。远至湖对岸的南山,近至垄上的耕田;大至河岸边的泊船,细至菜叶上的昆虫;热至祖堂里的岁火,冷至村头的下马石。明明是淡然存在的客观事物,五色水墨间却渗透着丰富的感情色彩。画家一边感叹尚未被工业大肆侵略的纯美风光,一边感受日新月异的新农村变化,于是读者既能感受《刚耕过的水田》的静谧,也能从《建设中的昭宝山庄》中看见水泥场与小轿车。农家篙上挂的腊肉也入了画,傅旭明在一侧题记“多劳免成此货”,近似调侃,不乏风趣。在画作《祖堂》中,他这样写道:“祖堂是许多中国农村人的归宿”,寥寥几笔,既是当下的社会写真,道出了不少人对“根”的情结,也是画家个人情感的投影。傅旭明说:“年少时拼命要走出家乡,而现在却努力走回去。”他的“走”不单是返乡,而是将今后创作的方向聚焦在家乡的湖光山色上。 14年的记者身份让傅旭明以敏锐的观察力、独到的思考力扎根普通大众的生活百态,不断探索新的语言方式,反映当代人的内心。走出“象牙塔”,用大众性、叙事性的创作思维引起广泛的共鸣是他的坚持,更是他的乡行 画记——傅旭明和他的墨光心影作者:大坝、马影湖、马鞍岛、观湖……尽揽鄱湖风光。在30余幅画作中,他对故乡的所见所思得以淋漓地展现。远至湖对岸的南山,近至垄上的耕田;大至河岸边的泊船,细至菜叶上的昆虫;热至祖堂里的岁火,冷至村头的下马石。明明是淡然存在的客观事物,五色水墨间却渗透着丰富的感情色彩。画家一边感叹尚未被工业大肆侵略的纯美风光,一边感受日新月异的新农村变化,于是读者既能感受《刚耕过的水田》的静谧,也能从《建设中的昭宝山庄》中看见水泥场与小轿车。农家篙上挂的腊肉也入了画,傅旭明在一侧题记“多劳免成此货”,近似调侃,不乏风趣。在画作《祖堂》中,他这样写道:“祖堂是许多中国农村人的归宿”,寥寥几笔,既是当下的社会写真,道出了不少人对“根”的情结,也是画家个人情感的投影。傅旭明说:“年少时拼命要走出家乡,而现在却努力走回去。”他的“走”不单是返乡,而是将今后创作的方向聚焦在家乡的湖光山色上。 14年的记者身份让傅旭明以敏锐的观察力、独到的思考力扎根普通大众的生活百态,不断探索新的语言方式,反映当代人的内心。走出“象牙塔”,用大众性、叙事性的创作思维引起广泛的共鸣是他的坚持,更是他的俊德堂

[转载]乡行 画记——傅旭明和他的墨光心影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原文地址:乡行画记——傅旭明和他的墨光心影作者:俊德堂 (本文刊登于九江浔阳晚报6月20日,B11版) 即使用非专业的眼光看傅旭明的画作,也会因为作品饱含的生机感到亲切。他的选材往往是日常所见,如公园的大鹅船、斑驳的树影、台阶旁的小沟等,傅旭明用朴素的水墨语言表达斑斓光影的微妙。在以镜头视角构图这种独特的风格下,读者仿佛能与画家站在同一高度理解世界,欣赏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 “在傅旭明的图像中,他捕捉的视角以及应运而生的表达方式,无时不透露着其敏锐的观察‘事物’的独到之处。这‘事物’中既有社会的,也有个人的;既有现实的,亦有记忆与理想的重叠。在此前提下,他的图像叙述是有‘故事’的,这‘故事’是通过画面中的几近真实的形象来呈现。而作为呈现的主要途径:笔触的表现,无时不在叙说着图像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这样看来,此时的笔触亦不是单纯的笔触了,它承载了超越物质表象的某种精神向往的心灵诉求。”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副教授武艺这样解读傅旭明的作品。这种说法在画家近期的鄱阳湖水墨写生作品中也得以印证。 今年初夏,傅旭明回到家乡都昌县采风,短短10天,
 (本文刊登于九江浔阳晚报6月20日,B11版)

即使用非专业的眼光看傅旭明的画作,也会因为作品饱含的生机感到亲切。他的选材往往是日常所见,如公园的大鹅船、斑驳的树影、台阶旁的小沟等,傅旭明用朴素的水墨语言表达斑斓光影的微妙。在以镜头视角构图这种独特的风格下,读者仿佛能与画家站在同一高度理解世界,欣赏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

“在傅旭明的图像中,他捕捉的视角以及应运而生的表达方式,无时不透露着其敏锐的观察‘事物’的独到之处。这‘事物’中既有社会的,也有个人的;既有现实的,亦有记忆与理想的重叠。在此前提下,他的图像叙述是有‘故事’的,这‘故事’是通过画面中的几近真实的形象来呈现。而作为呈现的主要途径:笔触的表现,无时不在叙说着图像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这样看来,此时的笔触亦不是单纯的笔触了,它承载了超越物质表象的某种精神向往的心灵诉求。”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副教授武艺这样解读傅旭明的作品。这种说法在画家近期的鄱阳湖水墨写生作品中也得以印证。

艺术特色。 这次都昌行的水墨写生作品将以“乡行记”为主题,本月21日在南京金陵美术馆展出。感动于家乡人对美和艺术与以往不同的追求,傅旭明希望让更多人欣赏到“鄱阳湖上都昌县,灯火楼台一万家”的盛景,“希望以后大家经常能够通过我的画,来了解我的家乡都昌和美丽的鄱阳湖。” ▲南山与东湖 1973年生于江西都昌。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教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研班导师。 《墨光心影》2014年江苏美术出版社 《归隐》2012年 河北教育出版社 《当代青年画家——傅旭明》2006年河北美术出版社。 傅旭明作品: 今年初夏,傅旭明回到家乡都昌县采风,短短10天,大坝、马影湖、马鞍岛、观湖……尽揽鄱湖风光。在30余幅画作中,他对故乡的所见所思得以淋漓地展现。远至湖对岸的南山,近至垄上的耕田;大至河岸边的泊船,细至菜叶上的昆虫;热至祖堂里的岁火,冷至村头的下马石。明明是淡然存在的客观事物,五色水墨间却渗透着丰富的感情色彩。画家一边感叹尚未被工业大肆侵略的纯美风光,一边感受日新月异的新农村变化,于是读者既能感受《刚耕过的水田》的静谧,也能从《建设中的昭宝山庄》中看见水泥场与小轿车。农家篙上挂的腊肉也入了画,傅旭明在一侧题记“多劳免成此货”,近似调侃,不乏风趣。在画作《祖堂》中,他这样写道:“祖堂是许多中国农村人的归宿”,寥寥几笔,既是当下的社会写真,道出了不少人对“根”的情结,也是画家个人情感的投影。傅旭明说:“年少时拼命要走出家乡,而现在却努力走回去。”他的“走”不单是返乡,而是将今后创作的方向聚焦在家乡的湖光山色上。

14年的记者身份让傅旭明以敏锐的观察力、独到的思考力扎根普通大众的生活百态,不断探索新的语言方式,反映当代人的内心。走出“象牙塔”,用大众性、叙事性的创作思维引起广泛的共鸣是他的坚持,更是他的艺术特色。

原文地址:乡行画记——傅旭明和他的墨光心影作者:俊德堂 (本文刊登于九江浔阳晚报6月20日,B11版) 即使用非专业的眼光看傅旭明的画作,也会因为作品饱含的生机感到亲切。他的选材往往是日常所见,如公园的大鹅船、斑驳的树影、台阶旁的小沟等,傅旭明用朴素的水墨语言表达斑斓光影的微妙。在以镜头视角构图这种独特的风格下,读者仿佛能与画家站在同一高度理解世界,欣赏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 “在傅旭明的图像中,他捕捉的视角以及应运而生的表达方式,无时不透露着其敏锐的观察‘事物’的独到之处。这‘事物’中既有社会的,也有个人的;既有现实的,亦有记忆与理想的重叠。在此前提下,他的图像叙述是有‘故事’的,这‘故事’是通过画面中的几近真实的形象来呈现。而作为呈现的主要途径:笔触的表现,无时不在叙说着图像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这样看来,此时的笔触亦不是单纯的笔触了,它承载了超越物质表象的某种精神向往的心灵诉求。”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副教授武艺这样解读傅旭明的作品。这种说法在画家近期的鄱阳湖水墨写生作品中也得以印证。 今年初夏,傅旭明回到家乡都昌县采风,短短10天,

这次都昌行的水墨写生作品将以“乡行记”为主题,本月21日在南京金陵美术馆展出。感动于家乡人对美和艺术与以往不同的追求,傅旭明希望让更多人欣赏到“鄱阳湖上都昌县,灯火楼台一万家”的盛景,“希望以后大家经常能够通过我的画,来了解我的家乡都昌和美丽的鄱阳湖。”

原文地址:乡行画记——傅旭明和他的墨光心影作者:俊德堂 (本文刊登于九江浔阳晚报6月20日,B11版) 即使用非专业的眼光看傅旭明的画作,也会因为作品饱含的生机感到亲切。他的选材往往是日常所见,如公园的大鹅船、斑驳的树影、台阶旁的小沟等,傅旭明用朴素的水墨语言表达斑斓光影的微妙。在以镜头视角构图这种独特的风格下,读者仿佛能与画家站在同一高度理解世界,欣赏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 “在傅旭明的图像中,他捕捉的视角以及应运而生的表达方式,无时不透露着其敏锐的观察‘事物’的独到之处。这‘事物’中既有社会的,也有个人的;既有现实的,亦有记忆与理想的重叠。在此前提下,他的图像叙述是有‘故事’的,这‘故事’是通过画面中的几近真实的形象来呈现。而作为呈现的主要途径:笔触的表现,无时不在叙说着图像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这样看来,此时的笔触亦不是单纯的笔触了,它承载了超越物质表象的某种精神向往的心灵诉求。”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副教授武艺这样解读傅旭明的作品。这种说法在画家近期的鄱阳湖水墨写生作品中也得以印证。 今年初夏,傅旭明回到家乡都昌县采风,短短10天,▲南山与东湖

1973年生于江西都昌。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教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研班导师。

《墨光心影》2014年江苏美术出版社

大坝、马影湖、马鞍岛、观湖……尽揽鄱湖风光。在30余幅画作中,他对故乡的所见所思得以淋漓地展现。远至湖对岸的南山,近至垄上的耕田;大至河岸边的泊船,细至菜叶上的昆虫;热至祖堂里的岁火,冷至村头的下马石。明明是淡然存在的客观事物,五色水墨间却渗透着丰富的感情色彩。画家一边感叹尚未被工业大肆侵略的纯美风光,一边感受日新月异的新农村变化,于是读者既能感受《刚耕过的水田》的静谧,也能从《建设中的昭宝山庄》中看见水泥场与小轿车。农家篙上挂的腊肉也入了画,傅旭明在一侧题记“多劳免成此货”,近似调侃,不乏风趣。在画作《祖堂》中,他这样写道:“祖堂是许多中国农村人的归宿”,寥寥几笔,既是当下的社会写真,道出了不少人对“根”的情结,也是画家个人情感的投影。傅旭明说:“年少时拼命要走出家乡,而现在却努力走回去。”他的“走”不单是返乡,而是将今后创作的方向聚焦在家乡的湖光山色上。 14年的记者身份让傅旭明以敏锐的观察力、独到的思考力扎根普通大众的生活百态,不断探索新的语言方式,反映当代人的内心。走出“象牙塔”,用大众性、叙事性的创作思维引起广泛的共鸣是他的坚持,更是他的《归隐》2012年 河北教育出版社

《当代青年画家——傅旭明》2006年河北美术出版社。

原文地址:乡行画记——傅旭明和他的墨光心影作者:俊德堂 (本文刊登于九江浔阳晚报6月20日,B11版) 即使用非专业的眼光看傅旭明的画作,也会因为作品饱含的生机感到亲切。他的选材往往是日常所见,如公园的大鹅船、斑驳的树影、台阶旁的小沟等,傅旭明用朴素的水墨语言表达斑斓光影的微妙。在以镜头视角构图这种独特的风格下,读者仿佛能与画家站在同一高度理解世界,欣赏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 “在傅旭明的图像中,他捕捉的视角以及应运而生的表达方式,无时不透露着其敏锐的观察‘事物’的独到之处。这‘事物’中既有社会的,也有个人的;既有现实的,亦有记忆与理想的重叠。在此前提下,他的图像叙述是有‘故事’的,这‘故事’是通过画面中的几近真实的形象来呈现。而作为呈现的主要途径:笔触的表现,无时不在叙说着图像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这样看来,此时的笔触亦不是单纯的笔触了,它承载了超越物质表象的某种精神向往的心灵诉求。”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副教授武艺这样解读傅旭明的作品。这种说法在画家近期的鄱阳湖水墨写生作品中也得以印证。 今年初夏,傅旭明回到家乡都昌县采风,短短10天,

 

傅旭明作品:

大坝、马影湖、马鞍岛、观湖……尽揽鄱湖风光。在30余幅画作中,他对故乡的所见所思得以淋漓地展现。远至湖对岸的南山,近至垄上的耕田;大至河岸边的泊船,细至菜叶上的昆虫;热至祖堂里的岁火,冷至村头的下马石。明明是淡然存在的客观事物,五色水墨间却渗透着丰富的感情色彩。画家一边感叹尚未被工业大肆侵略的纯美风光,一边感受日新月异的新农村变化,于是读者既能感受《刚耕过的水田》的静谧,也能从《建设中的昭宝山庄》中看见水泥场与小轿车。农家篙上挂的腊肉也入了画,傅旭明在一侧题记“多劳免成此货”,近似调侃,不乏风趣。在画作《祖堂》中,他这样写道:“祖堂是许多中国农村人的归宿”,寥寥几笔,既是当下的社会写真,道出了不少人对“根”的情结,也是画家个人情感的投影。傅旭明说:“年少时拼命要走出家乡,而现在却努力走回去。”他的“走”不单是返乡,而是将今后创作的方向聚焦在家乡的湖光山色上。 14年的记者身份让傅旭明以敏锐的观察力、独到的思考力扎根普通大众的生活百态,不断探索新的语言方式,反映当代人的内心。走出“象牙塔”,用大众性、叙事性的创作思维引起广泛的共鸣是他的坚持,更是他的

艺术特色。 这次都昌行的水墨写生作品将以“乡行记”为主题,本月21日在南京金陵美术馆展出。感动于家乡人对美和艺术与以往不同的追求,傅旭明希望让更多人欣赏到“鄱阳湖上都昌县,灯火楼台一万家”的盛景,“希望以后大家经常能够通过我的画,来了解我的家乡都昌和美丽的鄱阳湖。” ▲南山与东湖 1973年生于江西都昌。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教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研班导师。 《墨光心影》2014年江苏美术出版社 《归隐》2012年 河北教育出版社 《当代青年画家——傅旭明》2006年河北美术出版社。 傅旭明作品: [转载]乡行 画记——傅旭明和他的墨光心影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大坝、马影湖、马鞍岛、观湖……尽揽鄱湖风光。在30余幅画作中,他对故乡的所见所思得以淋漓地展现。远至湖对岸的南山,近至垄上的耕田;大至河岸边的泊船,细至菜叶上的昆虫;热至祖堂里的岁火,冷至村头的下马石。明明是淡然存在的客观事物,五色水墨间却渗透着丰富的感情色彩。画家一边感叹尚未被工业大肆侵略的纯美风光,一边感受日新月异的新农村变化,于是读者既能感受《刚耕过的水田》的静谧,也能从《建设中的昭宝山庄》中看见水泥场与小轿车。农家篙上挂的腊肉也入了画,傅旭明在一侧题记“多劳免成此货”,近似调侃,不乏风趣。在画作《祖堂》中,他这样写道:“祖堂是许多中国农村人的归宿”,寥寥几笔,既是当下的社会写真,道出了不少人对“根”的情结,也是画家个人情感的投影。傅旭明说:“年少时拼命要走出家乡,而现在却努力走回去。”他的“走”不单是返乡,而是将今后创作的方向聚焦在家乡的湖光山色上。 14年的记者身份让傅旭明以敏锐的观察力、独到的思考力扎根普通大众的生活百态,不断探索新的语言方式,反映当代人的内心。走出“象牙塔”,用大众性、叙事性的创作思维引起广泛的共鸣是他的坚持,更是他的[转载]乡行 画记——傅旭明和他的墨光心影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转载]乡行 画记——傅旭明和他的墨光心影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大坝、马影湖、马鞍岛、观湖……尽揽鄱湖风光。在30余幅画作中,他对故乡的所见所思得以淋漓地展现。远至湖对岸的南山,近至垄上的耕田;大至河岸边的泊船,细至菜叶上的昆虫;热至祖堂里的岁火,冷至村头的下马石。明明是淡然存在的客观事物,五色水墨间却渗透着丰富的感情色彩。画家一边感叹尚未被工业大肆侵略的纯美风光,一边感受日新月异的新农村变化,于是读者既能感受《刚耕过的水田》的静谧,也能从《建设中的昭宝山庄》中看见水泥场与小轿车。农家篙上挂的腊肉也入了画,傅旭明在一侧题记“多劳免成此货”,近似调侃,不乏风趣。在画作《祖堂》中,他这样写道:“祖堂是许多中国农村人的归宿”,寥寥几笔,既是当下的社会写真,道出了不少人对“根”的情结,也是画家个人情感的投影。傅旭明说:“年少时拼命要走出家乡,而现在却努力走回去。”他的“走”不单是返乡,而是将今后创作的方向聚焦在家乡的湖光山色上。 14年的记者身份让傅旭明以敏锐的观察力、独到的思考力扎根普通大众的生活百态,不断探索新的语言方式,反映当代人的内心。走出“象牙塔”,用大众性、叙事性的创作思维引起广泛的共鸣是他的坚持,更是他的

大坝、马影湖、马鞍岛、观湖……尽揽鄱湖风光。在30余幅画作中,他对故乡的所见所思得以淋漓地展现。远至湖对岸的南山,近至垄上的耕田;大至河岸边的泊船,细至菜叶上的昆虫;热至祖堂里的岁火,冷至村头的下马石。明明是淡然存在的客观事物,五色水墨间却渗透着丰富的感情色彩。画家一边感叹尚未被工业大肆侵略的纯美风光,一边感受日新月异的新农村变化,于是读者既能感受《刚耕过的水田》的静谧,也能从《建设中的昭宝山庄》中看见水泥场与小轿车。农家篙上挂的腊肉也入了画,傅旭明在一侧题记“多劳免成此货”,近似调侃,不乏风趣。在画作《祖堂》中,他这样写道:“祖堂是许多中国农村人的归宿”,寥寥几笔,既是当下的社会写真,道出了不少人对“根”的情结,也是画家个人情感的投影。傅旭明说:“年少时拼命要走出家乡,而现在却努力走回去。”他的“走”不单是返乡,而是将今后创作的方向聚焦在家乡的湖光山色上。 14年的记者身份让傅旭明以敏锐的观察力、独到的思考力扎根普通大众的生活百态,不断探索新的语言方式,反映当代人的内心。走出“象牙塔”,用大众性、叙事性的创作思维引起广泛的共鸣是他的坚持,更是他的[转载]乡行 画记——傅旭明和他的墨光心影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