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掠夺者最恨别人爱国爱财  

2015-01-24 10:10: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掠夺者最恨别人爱国爱财

摩罗

西方人殖民时代建构了全世界的奴隶制度

去年冬天接受德国《明镜》周刊记者散爵女士采访,我除了回答她提出的问题,也顺便对她做了一点采访。其中我提出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你知道今天的西方国家为什么没有奴隶了吗?我知道原因。但是希望先听听你的看法。散爵女士女士脱口而出说了一通我们耳熟能详的话。

她说:我们有法国大革命,我们有美国宪法的制定,有很多政治社会运动,经历了很长这样的运动和发展,你说的奴隶制度就一步步废除了,确实已经废除了很长时间了。

掠夺者最恨别人爱国爱财 摩罗 西方人殖民时代建构了全世界的奴隶制度 去年冬天接受德国《明镜》周刊记者散爵女士采访,我除了回答她提出的问题,也顺便对她做了一点采访。其中我提出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你知道今天的西方国家为什么没有奴隶了吗?我知道原因。但是希望先听听你的看法。散爵女士女士脱口而出说了一通我们耳熟能详的话。 她说:我们有法国大革命,我们有美国宪法的制定,有很多政治社会运动,经历了很长这样的运动和发展,你说的奴隶制度就一步步废除了,确实已经废除了很长时间了。 为什么这些答案对中国读书人来说耳熟能详呢?因为一百年来中国社会的教育资源基本都来自西方,西方人的这些说法早就成为中国读书人的基本认识。 然而,对于事情的真相,中国读书人也像西方人一样,未必深究过。我们只是想当然地相信西方人的说法是正确的。西方人也认为教科书上的那些说法理所当然是正确的。所以,散爵女士听见我的回答的时候,感到很惊讶。 我告诉散爵女士说:我的答案和你不一样。西方社会内部为什么不再有奴隶?那是因为西方国家之外的所有国家的人都成了西方的奴隶。 现在还有好多发展中国家呀,这些国民的命运不被自己所掌握,而是被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所掌握,白人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比如1900年你们西方人除了对我们中国发动战争杀人放火之外,还要我们交出四亿五千万两银子,连利息一起是九亿两银子。你觉得那个银子不是奴隶的血汗吗?我们给西方人那么多银子就因为我们是奴隶啊,那就是我们当奴隶的证明。我们打不过,我们就只有戴着锁链为奴隶主劳动,为奴隶主流血汗。谁是奴隶主?当然是你们西方人。 由于整个东方世界都是你们所控制的奴隶世界,所以你们社会内部原先的奴隶也升级为奴隶主了,需要他们参与对更广大的奴隶群体的征服和统治啊。 奴隶主并不是天天到奴隶家里去拿钱,这太辛苦。他是通过建构一个制度,让奴隶按照制度的要求把自己的劳动成果源源不断的送给奴隶主。这就是制度性抢劫。今天由西方建构的这么一种全球化结构,就是这么一套抢劫制度,发展中国家必须按照这种制度行事,这就不知不觉把自己的利益和财富都交给了西方人,这包括一切方面的财富。 西方人全球化时代再一次建构奴隶制度 《明镜》记者似乎默认了殖民时代的东西方关系可以理解为奴隶制度中的关系,但她认为现在的国际框架已经不是这样了。所以她说更重要的是现在。 我告诉她,一种制度它会流变,西方人经过五百年殖民所建立的这种由他们控制资源、市场、价格、物流的全球化贸易体制,实际上那就是换一种方式向发展中国家要钱啊,最近三十年我们不断的交四亿五千万两银子啊,不断的在交,跟当年一样,交多交少是由西方统治者他们定的。 这似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八国联军撤出中国百余年之后,中国还处于这种被勒索的境地之中吗? 实际上这不只是中国一国的问题。全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都 为什么这些答案对中国读书人来说耳熟能详呢?因为一百年来中国社会的教育资源基本都来自西方,西方人的这些说法早就成为中国读书人的基本认识。

然而,对于事情的真相,中国读书人也像西方人一样,未必深究过。我们只是想当然地相信西方人的说法是正确的。西方人也认为教科书上的那些说法理所当然是正确的。所以,散爵女士听见我的回答的时候,感到很惊讶。

堆起来的这三个概念,我讨厌西方人用这么残酷无耻的概念来建构自己的道德优势。 所有掠夺者都讨厌别人爱国爱财。 一般人都认为文化体现的是价值观,是普世价值。我却认为文化只是建构权力和利益关系的一种手段,一种措辞。西方人为什么要向我们传播他们的文化,因为如果我们信了他们的文化,我们就会把利益送给西方人。研究一下五百年来的世界历史,你可以有一个发现,西方统治者除了刀剑之外只输出一种东西——文化,但是他在输出文化这一种东西的时候,把全世界的财富都弄到自己的手里来了,文化的流向和财富的流向是个逆向运动,谁接受了我的文化谁就会把利益送给我。 为什么中国有的精英人物反对爱国,因为他们已经被西方统治者洗脑,他不能站在中国的立场来看待问题,他只能站在西方的立场来看待中国问题。他只会维护西方人的利益,不会维护中国人的利益。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那就不利于西方统治者对于中国利益的支配,那也就是触犯了西方人的利益。所以西方人很爱自己的国家,却不能容忍中国人爱自己的国家,这是以西方的利益为立场。那些被西方洗脑的中国人也已经习惯了以西方的利益为立场,这一方面是被洗脑的结果,另一方面因为他们能从西方人的掠夺中分一杯羹——归根结底还是利益驱动。 所有掠夺者都讨厌别人爱国爱财。如果别人都不爱国,他们攻城就不用流血,如果别人都不爱财,他们抢劫就不用花力气。西方人为什么反对发展中国家爱国、反对我们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原因不就在这里吗?实际上西方人自己却最爱国、最爱财。

我告诉散爵女士说:我的答案和你不一样。西方社会内部为什么不再有奴隶?那是因为西方国家之外的所有国家的人都成了西方的奴隶。

掠夺者最恨别人爱国爱财 摩罗 西方人殖民时代建构了全世界的奴隶制度 去年冬天接受德国《明镜》周刊记者散爵女士采访,我除了回答她提出的问题,也顺便对她做了一点采访。其中我提出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你知道今天的西方国家为什么没有奴隶了吗?我知道原因。但是希望先听听你的看法。散爵女士女士脱口而出说了一通我们耳熟能详的话。 她说:我们有法国大革命,我们有美国宪法的制定,有很多政治社会运动,经历了很长这样的运动和发展,你说的奴隶制度就一步步废除了,确实已经废除了很长时间了。 为什么这些答案对中国读书人来说耳熟能详呢?因为一百年来中国社会的教育资源基本都来自西方,西方人的这些说法早就成为中国读书人的基本认识。 然而,对于事情的真相,中国读书人也像西方人一样,未必深究过。我们只是想当然地相信西方人的说法是正确的。西方人也认为教科书上的那些说法理所当然是正确的。所以,散爵女士听见我的回答的时候,感到很惊讶。 我告诉散爵女士说:我的答案和你不一样。西方社会内部为什么不再有奴隶?那是因为西方国家之外的所有国家的人都成了西方的奴隶。 现在还有好多发展中国家呀,这些国民的命运不被自己所掌握,而是被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所掌握,白人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比如1900年你们西方人除了对我们中国发动战争杀人放火之外,还要我们交出四亿五千万两银子,连利息一起是九亿两银子。你觉得那个银子不是奴隶的血汗吗?我们给西方人那么多银子就因为我们是奴隶啊,那就是我们当奴隶的证明。我们打不过,我们就只有戴着锁链为奴隶主劳动,为奴隶主流血汗。谁是奴隶主?当然是你们西方人。 由于整个东方世界都是你们所控制的奴隶世界,所以你们社会内部原先的奴隶也升级为奴隶主了,需要他们参与对更广大的奴隶群体的征服和统治啊。 奴隶主并不是天天到奴隶家里去拿钱,这太辛苦。他是通过建构一个制度,让奴隶按照制度的要求把自己的劳动成果源源不断的送给奴隶主。这就是制度性抢劫。今天由西方建构的这么一种全球化结构,就是这么一套抢劫制度,发展中国家必须按照这种制度行事,这就不知不觉把自己的利益和财富都交给了西方人,这包括一切方面的财富。 西方人全球化时代再一次建构奴隶制度 《明镜》记者似乎默认了殖民时代的东西方关系可以理解为奴隶制度中的关系,但她认为现在的国际框架已经不是这样了。所以她说更重要的是现在。 我告诉她,一种制度它会流变,西方人经过五百年殖民所建立的这种由他们控制资源、市场、价格、物流的全球化贸易体制,实际上那就是换一种方式向发展中国家要钱啊,最近三十年我们不断的交四亿五千万两银子啊,不断的在交,跟当年一样,交多交少是由西方统治者他们定的。 这似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八国联军撤出中国百余年之后,中国还处于这种被勒索的境地之中吗? 实际上这不只是中国一国的问题。全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都 现在还有好多发展中国家呀,这些国民的命运不被自己所掌握,而是被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所掌握,白人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比如1900年你们西方人除了对我们中国发动战争杀人放火之外,还要我们交出四亿五千万两银子,连利息一起是九亿两银子。你觉得那个银子不是奴隶的血汗吗?我们给西方人那么多银子就因为我们是奴隶啊,那就是我们当奴隶的证明。我们打不过,我们就只有戴着锁链为奴隶主劳动,为奴隶主流血汗。谁是奴隶主?当然是你们西方人。

由于整个东方世界都是你们所控制的奴隶世界,所以你们社会内部原先的奴隶也升级为奴隶主了,需要他们参与对更广大的奴隶群体的征服和统治啊。

掠夺者最恨别人爱国爱财 摩罗 西方人殖民时代建构了全世界的奴隶制度 去年冬天接受德国《明镜》周刊记者散爵女士采访,我除了回答她提出的问题,也顺便对她做了一点采访。其中我提出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你知道今天的西方国家为什么没有奴隶了吗?我知道原因。但是希望先听听你的看法。散爵女士女士脱口而出说了一通我们耳熟能详的话。 她说:我们有法国大革命,我们有美国宪法的制定,有很多政治社会运动,经历了很长这样的运动和发展,你说的奴隶制度就一步步废除了,确实已经废除了很长时间了。 为什么这些答案对中国读书人来说耳熟能详呢?因为一百年来中国社会的教育资源基本都来自西方,西方人的这些说法早就成为中国读书人的基本认识。 然而,对于事情的真相,中国读书人也像西方人一样,未必深究过。我们只是想当然地相信西方人的说法是正确的。西方人也认为教科书上的那些说法理所当然是正确的。所以,散爵女士听见我的回答的时候,感到很惊讶。 我告诉散爵女士说:我的答案和你不一样。西方社会内部为什么不再有奴隶?那是因为西方国家之外的所有国家的人都成了西方的奴隶。 现在还有好多发展中国家呀,这些国民的命运不被自己所掌握,而是被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所掌握,白人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比如1900年你们西方人除了对我们中国发动战争杀人放火之外,还要我们交出四亿五千万两银子,连利息一起是九亿两银子。你觉得那个银子不是奴隶的血汗吗?我们给西方人那么多银子就因为我们是奴隶啊,那就是我们当奴隶的证明。我们打不过,我们就只有戴着锁链为奴隶主劳动,为奴隶主流血汗。谁是奴隶主?当然是你们西方人。 由于整个东方世界都是你们所控制的奴隶世界,所以你们社会内部原先的奴隶也升级为奴隶主了,需要他们参与对更广大的奴隶群体的征服和统治啊。 奴隶主并不是天天到奴隶家里去拿钱,这太辛苦。他是通过建构一个制度,让奴隶按照制度的要求把自己的劳动成果源源不断的送给奴隶主。这就是制度性抢劫。今天由西方建构的这么一种全球化结构,就是这么一套抢劫制度,发展中国家必须按照这种制度行事,这就不知不觉把自己的利益和财富都交给了西方人,这包括一切方面的财富。 西方人全球化时代再一次建构奴隶制度 《明镜》记者似乎默认了殖民时代的东西方关系可以理解为奴隶制度中的关系,但她认为现在的国际框架已经不是这样了。所以她说更重要的是现在。 我告诉她,一种制度它会流变,西方人经过五百年殖民所建立的这种由他们控制资源、市场、价格、物流的全球化贸易体制,实际上那就是换一种方式向发展中国家要钱啊,最近三十年我们不断的交四亿五千万两银子啊,不断的在交,跟当年一样,交多交少是由西方统治者他们定的。 这似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八国联军撤出中国百余年之后,中国还处于这种被勒索的境地之中吗? 实际上这不只是中国一国的问题。全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都

奴隶主并不是天天到奴隶家里去拿钱,这太辛苦。他是通过建构一个制度,让奴隶按照制度的要求把自己的劳动成果源源不断的送给奴隶主。这就是制度性抢劫。今天由西方建构的这么一种全球化结构,就是这么一套抢劫制度,发展中国家必须按照这种制度行事,这就不知不觉把自己的利益和财富都交给了西方人,这包括一切方面的财富。

西方人全球化时代再一次建构奴隶制度

《明镜》记者似乎默认了殖民时代的东西方关系可以理解为奴隶制度中的关系,但她认为现在的国际框架已经不是这样了。所以她说更重要的是现在。

我告诉她,一种制度它会流变,西方人经过五百年殖民所建立的这种由他们控制资源、市场、价格、物流的全球化贸易体制,实际上那就是换一种方式向发展中国家要钱啊,最近三十年我们不断的交四亿五千万两银子啊,不断的在交,跟当年一样,交多交少是由西方统治者他们定的。

在西方殖民者建构的国际框架中拼命劳动,谋求发展空间。中国是一百多个发展中国家之一。 西方人建构的这个全球化国际框架,就是为西方强国服务的。什么是奴隶,奴隶就是通过给强盗交出财富来换取生存权利的人。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要不断的给西方国家交出财富,或者是石油,或者是不平等的定价权所造成的贸易流血,或者是其他的方式。所以我关心的不是《明镜》记者所提出的,中国在崛起之后如何对待西方的问题,而是西方如何对待刚刚能够吃饱饭的中国的问题,如何对待中国崛起的问题,是中国的崛起会不会遇到致命的阻挠的问题。 奴隶如果崛起了就不会再无偿为奴隶主贡献血汗了,这就势必会影响到西方人的利益,所以,他们一定会要么用暴力阻止奴隶谋求自由,要么设计出新的奴役模式,让奴隶们虽然天天为他劳动却不觉得自己是奴隶。从古希腊的奴隶制度到中世纪的农奴制度,是一次制度创新。从印第安奴隶到贩卖黑奴,又有所创新。从贩卖黑奴到逼迫印度进入逆工业化过程,让全印度都成为西方人的资源提供者和消费市场,也是制度创新。从军事占领控制一国的资源和市场,到建构全球化制度框架,又是一次绝大的创新。 西方人的福利与东方劳动者的关系 美国一个失业工人他拿到的失业补贴相当于一个中国教授的工资,人们自然认为这说明美国的人权好。可是这个人权是哪来的?这个钱是美国资本家给的吗?美国资本家从来没这么好过。这是全世界发展中国家人民的血汗甚至生命。西方人用这种全球化结构统治世界,用一种牢固的权力关系制约着所有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行为甚至政治选择,谁不听他话他就颠覆谁的国家政权。他们就这样让全世界的利益流源源不断地流向西方流向美国,用这种发展中国家的钱来供养自己的国民,这才提高了自己的社会保障水平和人权水平。 比如每一种资源的定价权,每一种产品的定价权,以及这个经济中高端产业和低端产业这种不平等关系,都是导致我们送钱的原因。比如拉丁美洲就是美国人的取款机,他们的技术、资源、市场、金融基本上受美国操控,一些国家的农业更是被美国孟山都公司所控制,亿万农民成了美国资本家的农奴。再比如日本和韩国作为美国的殖民地,不但要为大量的美国驻军提供经费,还要为美国侵略伊拉克和阿富汗买单。他们稍有不乐意,美国就开来那么多航空母舰对付他们。日本韩国是白人之外最富有、最强悍的国家,连他们都成为西方强权国家的取款机,其他地区诸如中东、北非、拉美、东南亚等等,就不用说了。 相比较而言,中国是维护自己的权益较多的国家,所以西方世界看中国总是不顺眼。尽管如此,中国的经济流血依然是十分严重的,2006年,西方国家仅从中国的银行系统就成功掠夺一万亿美元财富,这是中国安全局一位经济学家(名叫江涌)提供的数字。 所以,我讨厌看到西方人给我们吹嘘自由民主人权,因为他们的人权都是用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尸骨堆起来的,用印第安人、用印度人、用非洲黑奴、用我们中国人的尸骨

这似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八国联军撤出中国百余年之后,中国还处于这种被勒索的境地之中吗?

实际上这不只是中国一国的问题。全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都在西方殖民者建构的国际框架中拼命劳动,谋求发展空间。中国是一百多个发展中国家之一。

西方人建构的这个全球化国际框架,就是为西方强国服务的。什么是奴隶,奴隶就是通过给强盗交出财富来换取生存权利的人。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要不断的给西方国家交出财富,或者是石油,或者是不平等的定价权所造成的贸易流血,或者是其他的方式。所以我关心的不是《明镜》记者所提出的,中国在崛起之后如何对待西方的问题,而是西方如何对待刚刚能够吃饱饭的中国的问题,如何对待中国崛起的问题,是中国的崛起会不会遇到致命的阻挠的问题。

堆起来的这三个概念,我讨厌西方人用这么残酷无耻的概念来建构自己的道德优势。 所有掠夺者都讨厌别人爱国爱财。 一般人都认为文化体现的是价值观,是普世价值。我却认为文化只是建构权力和利益关系的一种手段,一种措辞。西方人为什么要向我们传播他们的文化,因为如果我们信了他们的文化,我们就会把利益送给西方人。研究一下五百年来的世界历史,你可以有一个发现,西方统治者除了刀剑之外只输出一种东西——文化,但是他在输出文化这一种东西的时候,把全世界的财富都弄到自己的手里来了,文化的流向和财富的流向是个逆向运动,谁接受了我的文化谁就会把利益送给我。 为什么中国有的精英人物反对爱国,因为他们已经被西方统治者洗脑,他不能站在中国的立场来看待问题,他只能站在西方的立场来看待中国问题。他只会维护西方人的利益,不会维护中国人的利益。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那就不利于西方统治者对于中国利益的支配,那也就是触犯了西方人的利益。所以西方人很爱自己的国家,却不能容忍中国人爱自己的国家,这是以西方的利益为立场。那些被西方洗脑的中国人也已经习惯了以西方的利益为立场,这一方面是被洗脑的结果,另一方面因为他们能从西方人的掠夺中分一杯羹——归根结底还是利益驱动。 所有掠夺者都讨厌别人爱国爱财。如果别人都不爱国,他们攻城就不用流血,如果别人都不爱财,他们抢劫就不用花力气。西方人为什么反对发展中国家爱国、反对我们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原因不就在这里吗?实际上西方人自己却最爱国、最爱财。

奴隶如果崛起了就不会再无偿为奴隶主贡献血汗了,这就势必会影响到西方人的利益,所以,他们一定会要么用暴力阻止奴隶谋求自由,要么设计出新的奴役模式,让奴隶们虽然天天为他劳动却不觉得自己是奴隶。从古希腊的奴隶制度到中世纪的农奴制度,是一次制度创新。从印第安奴隶到贩卖黑奴,又有所创新。从贩卖黑奴到逼迫印度进入逆工业化过程,让全印度都成为西方人的资源提供者和消费市场,也是制度创新。从军事占领控制一国的资源和市场,到建构全球化制度框架,又是一次绝大的创新。

西方人的福利与东方劳动者的关系

在西方殖民者建构的国际框架中拼命劳动,谋求发展空间。中国是一百多个发展中国家之一。 西方人建构的这个全球化国际框架,就是为西方强国服务的。什么是奴隶,奴隶就是通过给强盗交出财富来换取生存权利的人。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要不断的给西方国家交出财富,或者是石油,或者是不平等的定价权所造成的贸易流血,或者是其他的方式。所以我关心的不是《明镜》记者所提出的,中国在崛起之后如何对待西方的问题,而是西方如何对待刚刚能够吃饱饭的中国的问题,如何对待中国崛起的问题,是中国的崛起会不会遇到致命的阻挠的问题。 奴隶如果崛起了就不会再无偿为奴隶主贡献血汗了,这就势必会影响到西方人的利益,所以,他们一定会要么用暴力阻止奴隶谋求自由,要么设计出新的奴役模式,让奴隶们虽然天天为他劳动却不觉得自己是奴隶。从古希腊的奴隶制度到中世纪的农奴制度,是一次制度创新。从印第安奴隶到贩卖黑奴,又有所创新。从贩卖黑奴到逼迫印度进入逆工业化过程,让全印度都成为西方人的资源提供者和消费市场,也是制度创新。从军事占领控制一国的资源和市场,到建构全球化制度框架,又是一次绝大的创新。 西方人的福利与东方劳动者的关系 美国一个失业工人他拿到的失业补贴相当于一个中国教授的工资,人们自然认为这说明美国的人权好。可是这个人权是哪来的?这个钱是美国资本家给的吗?美国资本家从来没这么好过。这是全世界发展中国家人民的血汗甚至生命。西方人用这种全球化结构统治世界,用一种牢固的权力关系制约着所有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行为甚至政治选择,谁不听他话他就颠覆谁的国家政权。他们就这样让全世界的利益流源源不断地流向西方流向美国,用这种发展中国家的钱来供养自己的国民,这才提高了自己的社会保障水平和人权水平。 比如每一种资源的定价权,每一种产品的定价权,以及这个经济中高端产业和低端产业这种不平等关系,都是导致我们送钱的原因。比如拉丁美洲就是美国人的取款机,他们的技术、资源、市场、金融基本上受美国操控,一些国家的农业更是被美国孟山都公司所控制,亿万农民成了美国资本家的农奴。再比如日本和韩国作为美国的殖民地,不但要为大量的美国驻军提供经费,还要为美国侵略伊拉克和阿富汗买单。他们稍有不乐意,美国就开来那么多航空母舰对付他们。日本韩国是白人之外最富有、最强悍的国家,连他们都成为西方强权国家的取款机,其他地区诸如中东、北非、拉美、东南亚等等,就不用说了。 相比较而言,中国是维护自己的权益较多的国家,所以西方世界看中国总是不顺眼。尽管如此,中国的经济流血依然是十分严重的,2006年,西方国家仅从中国的银行系统就成功掠夺一万亿美元财富,这是中国安全局一位经济学家(名叫江涌)提供的数字。 所以,我讨厌看到西方人给我们吹嘘自由民主人权,因为他们的人权都是用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尸骨堆起来的,用印第安人、用印度人、用非洲黑奴、用我们中国人的尸骨 美国一个失业工人他拿到的失业补贴相当于一个中国教授的工资,人们自然认为这说明美国的人权好。可是这个人权是哪来的?这个钱是美国资本家给的吗?美国资本家从来没这么好过。这是全世界发展中国家人民的血汗甚至生命。西方人用这种全球化结构统治世界,用一种牢固的权力关系制约着所有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行为甚至政治选择,谁不听他话他就颠覆谁的国家政权。他们就这样让全世界的利益流源源不断地流向西方流向美国,用这种发展中国家的钱来供养自己的国民,这才提高了自己的社会保障水平和人权水平。

比如每一种资源的定价权,每一种产品的定价权,以及这个经济中高端产业和低端产业这种不平等关系,都是导致我们送钱的原因。比如拉丁美洲就是美国人的取款机,他们的技术、资源、市场、金融基本上受美国操控,一些国家的农业更是被美国孟山都公司所控制,亿万农民成了美国资本家的农奴。再比如日本和韩国作为美国的殖民地,不但要为大量的美国驻军提供经费,还要为美国侵略伊拉克和阿富汗买单。他们稍有不乐意,美国就开来那么多航空母舰对付他们。日本韩国是白人之外最富有、最强悍的国家,连他们都成为西方强权国家的取款机,其他地区诸如中东、北非、拉美、东南亚等等,就不用说了。

相比较而言,中国是维护自己的权益较多的国家,所以西方世界看中国总是不顺眼。尽管如此,中国的经济流血依然是十分严重的,堆起来的这三个概念,我讨厌西方人用这么残酷无耻的概念来建构自己的道德优势。 所有掠夺者都讨厌别人爱国爱财。 一般人都认为文化体现的是价值观,是普世价值。我却认为文化只是建构权力和利益关系的一种手段,一种措辞。西方人为什么要向我们传播他们的文化,因为如果我们信了他们的文化,我们就会把利益送给西方人。研究一下五百年来的世界历史,你可以有一个发现,西方统治者除了刀剑之外只输出一种东西——文化,但是他在输出文化这一种东西的时候,把全世界的财富都弄到自己的手里来了,文化的流向和财富的流向是个逆向运动,谁接受了我的文化谁就会把利益送给我。 为什么中国有的精英人物反对爱国,因为他们已经被西方统治者洗脑,他不能站在中国的立场来看待问题,他只能站在西方的立场来看待中国问题。他只会维护西方人的利益,不会维护中国人的利益。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那就不利于西方统治者对于中国利益的支配,那也就是触犯了西方人的利益。所以西方人很爱自己的国家,却不能容忍中国人爱自己的国家,这是以西方的利益为立场。那些被西方洗脑的中国人也已经习惯了以西方的利益为立场,这一方面是被洗脑的结果,另一方面因为他们能从西方人的掠夺中分一杯羹——归根结底还是利益驱动。 所有掠夺者都讨厌别人爱国爱财。如果别人都不爱国,他们攻城就不用流血,如果别人都不爱财,他们抢劫就不用花力气。西方人为什么反对发展中国家爱国、反对我们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原因不就在这里吗?实际上西方人自己却最爱国、最爱财。2006年,西方国家仅从中国的银行系统就成功掠夺一万亿美元财富,这是中国安全局一位经济学家(名叫江涌)提供的数字。

在西方殖民者建构的国际框架中拼命劳动,谋求发展空间。中国是一百多个发展中国家之一。 西方人建构的这个全球化国际框架,就是为西方强国服务的。什么是奴隶,奴隶就是通过给强盗交出财富来换取生存权利的人。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要不断的给西方国家交出财富,或者是石油,或者是不平等的定价权所造成的贸易流血,或者是其他的方式。所以我关心的不是《明镜》记者所提出的,中国在崛起之后如何对待西方的问题,而是西方如何对待刚刚能够吃饱饭的中国的问题,如何对待中国崛起的问题,是中国的崛起会不会遇到致命的阻挠的问题。 奴隶如果崛起了就不会再无偿为奴隶主贡献血汗了,这就势必会影响到西方人的利益,所以,他们一定会要么用暴力阻止奴隶谋求自由,要么设计出新的奴役模式,让奴隶们虽然天天为他劳动却不觉得自己是奴隶。从古希腊的奴隶制度到中世纪的农奴制度,是一次制度创新。从印第安奴隶到贩卖黑奴,又有所创新。从贩卖黑奴到逼迫印度进入逆工业化过程,让全印度都成为西方人的资源提供者和消费市场,也是制度创新。从军事占领控制一国的资源和市场,到建构全球化制度框架,又是一次绝大的创新。 西方人的福利与东方劳动者的关系 美国一个失业工人他拿到的失业补贴相当于一个中国教授的工资,人们自然认为这说明美国的人权好。可是这个人权是哪来的?这个钱是美国资本家给的吗?美国资本家从来没这么好过。这是全世界发展中国家人民的血汗甚至生命。西方人用这种全球化结构统治世界,用一种牢固的权力关系制约着所有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行为甚至政治选择,谁不听他话他就颠覆谁的国家政权。他们就这样让全世界的利益流源源不断地流向西方流向美国,用这种发展中国家的钱来供养自己的国民,这才提高了自己的社会保障水平和人权水平。 比如每一种资源的定价权,每一种产品的定价权,以及这个经济中高端产业和低端产业这种不平等关系,都是导致我们送钱的原因。比如拉丁美洲就是美国人的取款机,他们的技术、资源、市场、金融基本上受美国操控,一些国家的农业更是被美国孟山都公司所控制,亿万农民成了美国资本家的农奴。再比如日本和韩国作为美国的殖民地,不但要为大量的美国驻军提供经费,还要为美国侵略伊拉克和阿富汗买单。他们稍有不乐意,美国就开来那么多航空母舰对付他们。日本韩国是白人之外最富有、最强悍的国家,连他们都成为西方强权国家的取款机,其他地区诸如中东、北非、拉美、东南亚等等,就不用说了。 相比较而言,中国是维护自己的权益较多的国家,所以西方世界看中国总是不顺眼。尽管如此,中国的经济流血依然是十分严重的,2006年,西方国家仅从中国的银行系统就成功掠夺一万亿美元财富,这是中国安全局一位经济学家(名叫江涌)提供的数字。 所以,我讨厌看到西方人给我们吹嘘自由民主人权,因为他们的人权都是用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尸骨堆起来的,用印第安人、用印度人、用非洲黑奴、用我们中国人的尸骨 所以,我讨厌看到西方人给我们吹嘘自由民主人权,因为他们的人权都是用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尸骨堆起来的,用印第安人、用印度人、用非洲黑奴、用我们中国人的尸骨堆起来的这三个概念,我讨厌西方人用这么残酷无耻的概念来建构自己的道德优势。

掠夺者最恨别人爱国爱财 摩罗 西方人殖民时代建构了全世界的奴隶制度 去年冬天接受德国《明镜》周刊记者散爵女士采访,我除了回答她提出的问题,也顺便对她做了一点采访。其中我提出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你知道今天的西方国家为什么没有奴隶了吗?我知道原因。但是希望先听听你的看法。散爵女士女士脱口而出说了一通我们耳熟能详的话。 她说:我们有法国大革命,我们有美国宪法的制定,有很多政治社会运动,经历了很长这样的运动和发展,你说的奴隶制度就一步步废除了,确实已经废除了很长时间了。 为什么这些答案对中国读书人来说耳熟能详呢?因为一百年来中国社会的教育资源基本都来自西方,西方人的这些说法早就成为中国读书人的基本认识。 然而,对于事情的真相,中国读书人也像西方人一样,未必深究过。我们只是想当然地相信西方人的说法是正确的。西方人也认为教科书上的那些说法理所当然是正确的。所以,散爵女士听见我的回答的时候,感到很惊讶。 我告诉散爵女士说:我的答案和你不一样。西方社会内部为什么不再有奴隶?那是因为西方国家之外的所有国家的人都成了西方的奴隶。 现在还有好多发展中国家呀,这些国民的命运不被自己所掌握,而是被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所掌握,白人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比如1900年你们西方人除了对我们中国发动战争杀人放火之外,还要我们交出四亿五千万两银子,连利息一起是九亿两银子。你觉得那个银子不是奴隶的血汗吗?我们给西方人那么多银子就因为我们是奴隶啊,那就是我们当奴隶的证明。我们打不过,我们就只有戴着锁链为奴隶主劳动,为奴隶主流血汗。谁是奴隶主?当然是你们西方人。 由于整个东方世界都是你们所控制的奴隶世界,所以你们社会内部原先的奴隶也升级为奴隶主了,需要他们参与对更广大的奴隶群体的征服和统治啊。 奴隶主并不是天天到奴隶家里去拿钱,这太辛苦。他是通过建构一个制度,让奴隶按照制度的要求把自己的劳动成果源源不断的送给奴隶主。这就是制度性抢劫。今天由西方建构的这么一种全球化结构,就是这么一套抢劫制度,发展中国家必须按照这种制度行事,这就不知不觉把自己的利益和财富都交给了西方人,这包括一切方面的财富。 西方人全球化时代再一次建构奴隶制度 《明镜》记者似乎默认了殖民时代的东西方关系可以理解为奴隶制度中的关系,但她认为现在的国际框架已经不是这样了。所以她说更重要的是现在。 我告诉她,一种制度它会流变,西方人经过五百年殖民所建立的这种由他们控制资源、市场、价格、物流的全球化贸易体制,实际上那就是换一种方式向发展中国家要钱啊,最近三十年我们不断的交四亿五千万两银子啊,不断的在交,跟当年一样,交多交少是由西方统治者他们定的。 这似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八国联军撤出中国百余年之后,中国还处于这种被勒索的境地之中吗? 实际上这不只是中国一国的问题。全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都 

堆起来的这三个概念,我讨厌西方人用这么残酷无耻的概念来建构自己的道德优势。 所有掠夺者都讨厌别人爱国爱财。 一般人都认为文化体现的是价值观,是普世价值。我却认为文化只是建构权力和利益关系的一种手段,一种措辞。西方人为什么要向我们传播他们的文化,因为如果我们信了他们的文化,我们就会把利益送给西方人。研究一下五百年来的世界历史,你可以有一个发现,西方统治者除了刀剑之外只输出一种东西——文化,但是他在输出文化这一种东西的时候,把全世界的财富都弄到自己的手里来了,文化的流向和财富的流向是个逆向运动,谁接受了我的文化谁就会把利益送给我。 为什么中国有的精英人物反对爱国,因为他们已经被西方统治者洗脑,他不能站在中国的立场来看待问题,他只能站在西方的立场来看待中国问题。他只会维护西方人的利益,不会维护中国人的利益。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那就不利于西方统治者对于中国利益的支配,那也就是触犯了西方人的利益。所以西方人很爱自己的国家,却不能容忍中国人爱自己的国家,这是以西方的利益为立场。那些被西方洗脑的中国人也已经习惯了以西方的利益为立场,这一方面是被洗脑的结果,另一方面因为他们能从西方人的掠夺中分一杯羹——归根结底还是利益驱动。 所有掠夺者都讨厌别人爱国爱财。如果别人都不爱国,他们攻城就不用流血,如果别人都不爱财,他们抢劫就不用花力气。西方人为什么反对发展中国家爱国、反对我们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原因不就在这里吗?实际上西方人自己却最爱国、最爱财。 所有掠夺者都讨厌别人爱国爱财。

堆起来的这三个概念,我讨厌西方人用这么残酷无耻的概念来建构自己的道德优势。 所有掠夺者都讨厌别人爱国爱财。 一般人都认为文化体现的是价值观,是普世价值。我却认为文化只是建构权力和利益关系的一种手段,一种措辞。西方人为什么要向我们传播他们的文化,因为如果我们信了他们的文化,我们就会把利益送给西方人。研究一下五百年来的世界历史,你可以有一个发现,西方统治者除了刀剑之外只输出一种东西——文化,但是他在输出文化这一种东西的时候,把全世界的财富都弄到自己的手里来了,文化的流向和财富的流向是个逆向运动,谁接受了我的文化谁就会把利益送给我。 为什么中国有的精英人物反对爱国,因为他们已经被西方统治者洗脑,他不能站在中国的立场来看待问题,他只能站在西方的立场来看待中国问题。他只会维护西方人的利益,不会维护中国人的利益。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那就不利于西方统治者对于中国利益的支配,那也就是触犯了西方人的利益。所以西方人很爱自己的国家,却不能容忍中国人爱自己的国家,这是以西方的利益为立场。那些被西方洗脑的中国人也已经习惯了以西方的利益为立场,这一方面是被洗脑的结果,另一方面因为他们能从西方人的掠夺中分一杯羹——归根结底还是利益驱动。 所有掠夺者都讨厌别人爱国爱财。如果别人都不爱国,他们攻城就不用流血,如果别人都不爱财,他们抢劫就不用花力气。西方人为什么反对发展中国家爱国、反对我们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原因不就在这里吗?实际上西方人自己却最爱国、最爱财。 一般人都认为文化体现的是价值观,是普世价值。我却认为文化只是建构权力和利益关系的一种手段,一种措辞。西方人为什么要向我们传播他们的文化,因为如果我们信了他们的文化,我们就会把利益送给西方人。研究一下五百年来的世界历史,你可以有一个发现,西方统治者除了刀剑之外只输出一种东西——文化,但是他在输出文化这一种东西的时候,把全世界的财富都弄到自己的手里来了,文化的流向和财富的流向是个逆向运动,谁接受了我的文化谁就会把利益送给我。

为什么中国有的精英人物反对爱国,因为他们已经被西方统治者洗脑,他不能站在中国的立场来看待问题,他只能站在西方的立场来看待中国问题。他只会维护西方人的利益,不会维护中国人的利益。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那就不利于西方统治者对于中国利益的支配,那也就是触犯了西方人的利益。所以西方人很爱自己的国家,却不能容忍中国人爱自己的国家,这是以西方的利益为立场。那些被西方洗脑的中国人也已经习惯了以西方的利益为立场,这一方面是被洗脑的结果,另一方面因为他们能从西方人的掠夺中分一杯羹——归根结底还是利益驱动。

在西方殖民者建构的国际框架中拼命劳动,谋求发展空间。中国是一百多个发展中国家之一。 西方人建构的这个全球化国际框架,就是为西方强国服务的。什么是奴隶,奴隶就是通过给强盗交出财富来换取生存权利的人。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要不断的给西方国家交出财富,或者是石油,或者是不平等的定价权所造成的贸易流血,或者是其他的方式。所以我关心的不是《明镜》记者所提出的,中国在崛起之后如何对待西方的问题,而是西方如何对待刚刚能够吃饱饭的中国的问题,如何对待中国崛起的问题,是中国的崛起会不会遇到致命的阻挠的问题。 奴隶如果崛起了就不会再无偿为奴隶主贡献血汗了,这就势必会影响到西方人的利益,所以,他们一定会要么用暴力阻止奴隶谋求自由,要么设计出新的奴役模式,让奴隶们虽然天天为他劳动却不觉得自己是奴隶。从古希腊的奴隶制度到中世纪的农奴制度,是一次制度创新。从印第安奴隶到贩卖黑奴,又有所创新。从贩卖黑奴到逼迫印度进入逆工业化过程,让全印度都成为西方人的资源提供者和消费市场,也是制度创新。从军事占领控制一国的资源和市场,到建构全球化制度框架,又是一次绝大的创新。 西方人的福利与东方劳动者的关系 美国一个失业工人他拿到的失业补贴相当于一个中国教授的工资,人们自然认为这说明美国的人权好。可是这个人权是哪来的?这个钱是美国资本家给的吗?美国资本家从来没这么好过。这是全世界发展中国家人民的血汗甚至生命。西方人用这种全球化结构统治世界,用一种牢固的权力关系制约着所有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行为甚至政治选择,谁不听他话他就颠覆谁的国家政权。他们就这样让全世界的利益流源源不断地流向西方流向美国,用这种发展中国家的钱来供养自己的国民,这才提高了自己的社会保障水平和人权水平。 比如每一种资源的定价权,每一种产品的定价权,以及这个经济中高端产业和低端产业这种不平等关系,都是导致我们送钱的原因。比如拉丁美洲就是美国人的取款机,他们的技术、资源、市场、金融基本上受美国操控,一些国家的农业更是被美国孟山都公司所控制,亿万农民成了美国资本家的农奴。再比如日本和韩国作为美国的殖民地,不但要为大量的美国驻军提供经费,还要为美国侵略伊拉克和阿富汗买单。他们稍有不乐意,美国就开来那么多航空母舰对付他们。日本韩国是白人之外最富有、最强悍的国家,连他们都成为西方强权国家的取款机,其他地区诸如中东、北非、拉美、东南亚等等,就不用说了。 相比较而言,中国是维护自己的权益较多的国家,所以西方世界看中国总是不顺眼。尽管如此,中国的经济流血依然是十分严重的,2006年,西方国家仅从中国的银行系统就成功掠夺一万亿美元财富,这是中国安全局一位经济学家(名叫江涌)提供的数字。 所以,我讨厌看到西方人给我们吹嘘自由民主人权,因为他们的人权都是用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尸骨堆起来的,用印第安人、用印度人、用非洲黑奴、用我们中国人的尸骨

所有掠夺者都讨厌别人爱国爱财。如果别人都不爱国,他们攻城就不用流血,如果别人都不爱财,他们抢劫就不用花力气。西方人为什么反对发展中国家爱国、反对我们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原因不就在这里吗?实际上西方人自己却最爱国、最爱财。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