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摩罗/美国人的驯服超过中国人想象  

2015-01-26 11:27: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摩罗/美国人的驯服超过中国人想象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美国人的驯服超过中国人想象 摩罗 华盛顿乔治区著名的1789饭店,竟然没有电视。平时我会对此加以赞赏,今天却觉得这是个明显的缺点,因为今天我们希望通过电视了解美国大选的情况。 晚饭之后,司马南和方舟子因为还要回马里兰州,及时告退了。我们也离开1789饭店,来到隔壁的酒吧。这里好几台电视播放着选举计票情况。满屋子白种人,全都兴高采烈的样子。我们七个伙伴是其中仅有的中国人群。 一位留学生女孩说:“我希望罗姆尼赢,你呢?”我说我是奥巴马党的。我们七个人两个倾向罗姆尼,五个倾向奥巴马。后来我跟大家碰杯时,一会儿说为了你的罗姆尼我的奥巴马,干杯,一会儿说,为了我们的奥巴马,干杯。看样子我们几乎跟美国人一样关注选举结果,但我们纯属好玩,不会上心。 我身后一排美国年轻人,几乎没心思喝饮料,一个个眼巴巴看着电视。有人问他们倾向谁,他们说倾向罗姆尼。 罗姆尼是共和党的,打出来的政策较多代表富人利益。奥巴马是民主党的,用作竞选的口号较多体现穷人愿望。乔治区是个富人区,他们甚至可以干预市政府不要把地铁修到这个区来,以免打扰他们。市政府果然就不敢向这边延伸地铁。这个区的人较多倾向罗姆尼,是有道理的。 酒吧方来人一个个检查消费者的证件,主要查看他们的年龄。美国规定,年满十八岁才可进入酒吧,年满二十一岁才可喝酒。检查者对年满21岁的人,在其左手背上盖上绿章,表示可以

美国人的驯服超过中国人想象

消费酒类饮料。所有年轻人,都非常配合酒吧方检查证件和盖印的措施。后来在科罗拉多大峡谷乘坐直升飞机时,景点人员给每位顾客称体重,并给体重较轻顾客的手上盖印,这个印记是给他安排座位的重要依据。 美国人给人的印象是十分温驯的。在军人持枪站岗的地方,美国人都会乖乖地举起双手接受检查和盘问。他们的驯服是中国人不可想象的。 美国人的思想状态,跟国家教科书的框架、观点与言辞,也高度一致。除了极少数底层劳动者,思想会飘逸到教科书之外,知道政府是专为百分之一有钱人服务的;大多数主流社会的人群,比如白种人群,尤其是白领人群,他们的脑袋都是“国家水平”——都是由国家批准的教科书浇筑而成的,其驯服与正统,也超出中国人的想象很远。 跟美国人聊天,所有的话都是我们熟悉的,因为美国教科书上的所有观点、言论,都通过中国主流媒体,以及各种教科书,对中国受众的大脑狂轰滥炸了几十年,早就成了中国的主流文化。我们在所有的报纸、杂志、网站,以及各种会议和各种社交场合,早就听熟了这些言辞。当它被美国人在美国大地上说出来时,我们觉得特别熟悉,很像在中国听一个主流学者的讲座,或者阅读某位公知的微博。 中国的主流人群,很多很多人不相信政府的说教、国家的说教,都爱反着说,以反政府、反体制为荣。美国的主流人群,基本上不怀疑政府的说教、国家的说教,都以政府的说教、国家的说教为依据来判断世界,尤其是判断发展中国

摩罗

华盛顿乔治区著名的1789饭店,竟然没有电视。平时我会对此加以赞赏,今天却觉得这是个明显的缺点,因为今天我们希望通过电视了解美国大选的情况。

美国人的驯服超过中国人想象 摩罗 华盛顿乔治区著名的1789饭店,竟然没有电视。平时我会对此加以赞赏,今天却觉得这是个明显的缺点,因为今天我们希望通过电视了解美国大选的情况。 晚饭之后,司马南和方舟子因为还要回马里兰州,及时告退了。我们也离开1789饭店,来到隔壁的酒吧。这里好几台电视播放着选举计票情况。满屋子白种人,全都兴高采烈的样子。我们七个伙伴是其中仅有的中国人群。 一位留学生女孩说:“我希望罗姆尼赢,你呢?”我说我是奥巴马党的。我们七个人两个倾向罗姆尼,五个倾向奥巴马。后来我跟大家碰杯时,一会儿说为了你的罗姆尼我的奥巴马,干杯,一会儿说,为了我们的奥巴马,干杯。看样子我们几乎跟美国人一样关注选举结果,但我们纯属好玩,不会上心。 我身后一排美国年轻人,几乎没心思喝饮料,一个个眼巴巴看着电视。有人问他们倾向谁,他们说倾向罗姆尼。 罗姆尼是共和党的,打出来的政策较多代表富人利益。奥巴马是民主党的,用作竞选的口号较多体现穷人愿望。乔治区是个富人区,他们甚至可以干预市政府不要把地铁修到这个区来,以免打扰他们。市政府果然就不敢向这边延伸地铁。这个区的人较多倾向罗姆尼,是有道理的。 酒吧方来人一个个检查消费者的证件,主要查看他们的年龄。美国规定,年满十八岁才可进入酒吧,年满二十一岁才可喝酒。检查者对年满21岁的人,在其左手背上盖上绿章,表示可以 晚饭之后,司马南和方舟子因为还要回马里兰州,及时告退了。我们也离开1789家的事物。他们对国家和政府的驯服,不但表现在思想一致上,还表现在接受刺刀下的检查、接受酒吧盖印上。 这要是在中国,基本上是不可思议的事。一个中国人到酒店消费,竟然要在身上盖个章子,哪个中国人能够容忍?只有被奴隶主盖印、烙印训练了几百年的奴隶后裔,才能接受这种苛刻的管理。所以,我认为管理美国人是简单的,管理中国人是复杂的。 十点多钟,计票结果还没出来,罗姆尼暂时领先。我和李总很疲惫,不想等结果,乃打车先回宾馆休息。饶谨则陪那些朋友继续聊天,并等待选举结果。我说,你们就陪着这些美国青年,等候大选结果吧。 其实我不需要等结果,我知道奥巴马会取胜的,我心里毫无悬念。 饶谨回宾馆的时候,我从睡梦中醒来,他说奥巴马当选了。这跟我估计的一样。 饭店,来到隔壁的酒吧。这里好几台电视播放着选举计票情况。满屋子白种人,全都兴高采烈的样子。我们七个伙伴是其中仅有的中国人群。

一位留学生女孩说:“我希望罗姆尼赢,你呢?”我说我是奥巴马党的。我们七个人两个倾向罗姆尼,五个倾向奥巴马。后来我跟大家碰杯时,一会儿说为了你的罗姆尼我的奥巴马,干杯,一会儿说,为了我们的奥巴马,干杯。看样子我们几乎跟美国人一样关注选举结果,但我们纯属好玩,不会上心。

我身后一排美国年轻人,几乎没心思喝饮料,一个个眼巴巴看着电视。有人问他们倾向谁,他们说倾向罗姆尼。

家的事物。他们对国家和政府的驯服,不但表现在思想一致上,还表现在接受刺刀下的检查、接受酒吧盖印上。 这要是在中国,基本上是不可思议的事。一个中国人到酒店消费,竟然要在身上盖个章子,哪个中国人能够容忍?只有被奴隶主盖印、烙印训练了几百年的奴隶后裔,才能接受这种苛刻的管理。所以,我认为管理美国人是简单的,管理中国人是复杂的。 十点多钟,计票结果还没出来,罗姆尼暂时领先。我和李总很疲惫,不想等结果,乃打车先回宾馆休息。饶谨则陪那些朋友继续聊天,并等待选举结果。我说,你们就陪着这些美国青年,等候大选结果吧。 其实我不需要等结果,我知道奥巴马会取胜的,我心里毫无悬念。 饶谨回宾馆的时候,我从睡梦中醒来,他说奥巴马当选了。这跟我估计的一样。 罗姆尼是共和党的,打出来的政策较多代表富人利益。奥巴马是民主党的,用作竞选的口号较多体现穷人愿望。乔治区是个富人区,他们甚至可以干预市政府不要把地铁修到这个区来,以免打扰他们。市政府果然就不敢向这边延伸地铁。这个区的人较多倾向罗姆尼,是有道理的。

酒吧方来人一个个检查消费者的证件,主要查看他们的年龄。美国规定,年满十八岁才可进入酒吧,年满二十一岁才可喝酒。检查者对年满21岁的人,在其左手背上盖上绿章,表示可以消费酒类饮料。所有年轻人,都非常配合酒吧方检查证件和盖印的措施。后来在科罗拉多大峡谷乘坐直升飞机时,景点人员给每位顾客称体重,并给体重较轻顾客的手上盖印,这个印记是给他安排座位的重要依据。

消费酒类饮料。所有年轻人,都非常配合酒吧方检查证件和盖印的措施。后来在科罗拉多大峡谷乘坐直升飞机时,景点人员给每位顾客称体重,并给体重较轻顾客的手上盖印,这个印记是给他安排座位的重要依据。 美国人给人的印象是十分温驯的。在军人持枪站岗的地方,美国人都会乖乖地举起双手接受检查和盘问。他们的驯服是中国人不可想象的。 美国人的思想状态,跟国家教科书的框架、观点与言辞,也高度一致。除了极少数底层劳动者,思想会飘逸到教科书之外,知道政府是专为百分之一有钱人服务的;大多数主流社会的人群,比如白种人群,尤其是白领人群,他们的脑袋都是“国家水平”——都是由国家批准的教科书浇筑而成的,其驯服与正统,也超出中国人的想象很远。 跟美国人聊天,所有的话都是我们熟悉的,因为美国教科书上的所有观点、言论,都通过中国主流媒体,以及各种教科书,对中国受众的大脑狂轰滥炸了几十年,早就成了中国的主流文化。我们在所有的报纸、杂志、网站,以及各种会议和各种社交场合,早就听熟了这些言辞。当它被美国人在美国大地上说出来时,我们觉得特别熟悉,很像在中国听一个主流学者的讲座,或者阅读某位公知的微博。 中国的主流人群,很多很多人不相信政府的说教、国家的说教,都爱反着说,以反政府、反体制为荣。美国的主流人群,基本上不怀疑政府的说教、国家的说教,都以政府的说教、国家的说教为依据来判断世界,尤其是判断发展中国

美国人给人的印象是十分温驯的。在军人持枪站岗的地方,美国人都会乖乖地举起双手接受检查和盘问。他们的驯服是中国人不可想象的。

消费酒类饮料。所有年轻人,都非常配合酒吧方检查证件和盖印的措施。后来在科罗拉多大峡谷乘坐直升飞机时,景点人员给每位顾客称体重,并给体重较轻顾客的手上盖印,这个印记是给他安排座位的重要依据。 美国人给人的印象是十分温驯的。在军人持枪站岗的地方,美国人都会乖乖地举起双手接受检查和盘问。他们的驯服是中国人不可想象的。 美国人的思想状态,跟国家教科书的框架、观点与言辞,也高度一致。除了极少数底层劳动者,思想会飘逸到教科书之外,知道政府是专为百分之一有钱人服务的;大多数主流社会的人群,比如白种人群,尤其是白领人群,他们的脑袋都是“国家水平”——都是由国家批准的教科书浇筑而成的,其驯服与正统,也超出中国人的想象很远。 跟美国人聊天,所有的话都是我们熟悉的,因为美国教科书上的所有观点、言论,都通过中国主流媒体,以及各种教科书,对中国受众的大脑狂轰滥炸了几十年,早就成了中国的主流文化。我们在所有的报纸、杂志、网站,以及各种会议和各种社交场合,早就听熟了这些言辞。当它被美国人在美国大地上说出来时,我们觉得特别熟悉,很像在中国听一个主流学者的讲座,或者阅读某位公知的微博。 中国的主流人群,很多很多人不相信政府的说教、国家的说教,都爱反着说,以反政府、反体制为荣。美国的主流人群,基本上不怀疑政府的说教、国家的说教,都以政府的说教、国家的说教为依据来判断世界,尤其是判断发展中国 美国人的思想状态,跟国家教科书的框架、观点与言辞,也高度一致。除了极少数底层劳动者,思想会飘逸到教科书之外,知道政府是专为百分之一有钱人服务的;大多数主流社会的人群,比如白种人群,尤其是白领人群,他们的脑袋都是“国家水平”——都是由国家批准的教科书浇筑而成的,其驯服与正统,也超出中国人的想象很远。

跟美国人聊天,所有的话都是我们熟悉的,因为美国教科书上的所有观点、言论,都通过中国主流媒体,以及各种教科书,对中国受众的大脑狂轰滥炸了几十年,早就成了中国的主流文化。我们在所有的报纸、杂志、网站,以及各种会议和各种社交场合,早就听熟了这些言辞。当它被美国人在美国大地上说出来时,我们觉得特别熟悉,很像在中国听一个主流学者的讲座,或者阅读某位公知的微博。

美国人的驯服超过中国人想象 摩罗 华盛顿乔治区著名的1789饭店,竟然没有电视。平时我会对此加以赞赏,今天却觉得这是个明显的缺点,因为今天我们希望通过电视了解美国大选的情况。 晚饭之后,司马南和方舟子因为还要回马里兰州,及时告退了。我们也离开1789饭店,来到隔壁的酒吧。这里好几台电视播放着选举计票情况。满屋子白种人,全都兴高采烈的样子。我们七个伙伴是其中仅有的中国人群。 一位留学生女孩说:“我希望罗姆尼赢,你呢?”我说我是奥巴马党的。我们七个人两个倾向罗姆尼,五个倾向奥巴马。后来我跟大家碰杯时,一会儿说为了你的罗姆尼我的奥巴马,干杯,一会儿说,为了我们的奥巴马,干杯。看样子我们几乎跟美国人一样关注选举结果,但我们纯属好玩,不会上心。 我身后一排美国年轻人,几乎没心思喝饮料,一个个眼巴巴看着电视。有人问他们倾向谁,他们说倾向罗姆尼。 罗姆尼是共和党的,打出来的政策较多代表富人利益。奥巴马是民主党的,用作竞选的口号较多体现穷人愿望。乔治区是个富人区,他们甚至可以干预市政府不要把地铁修到这个区来,以免打扰他们。市政府果然就不敢向这边延伸地铁。这个区的人较多倾向罗姆尼,是有道理的。 酒吧方来人一个个检查消费者的证件,主要查看他们的年龄。美国规定,年满十八岁才可进入酒吧,年满二十一岁才可喝酒。检查者对年满21岁的人,在其左手背上盖上绿章,表示可以

中国的主流人群,很多很多人不相信政府的说教、国家的说教,都爱反着说,以反政府、反体制为荣。美国的主流人群,基本上不怀疑政府的说教、国家的说教,都以政府的说教、国家的说教为依据来判断世界,尤其是判断发展中国家的事物。他们对国家和政府的驯服,不但表现在思想一致上,还表现在接受刺刀下的检查、接受酒吧盖印上。

这要是在中国,基本上是不可思议的事。一个中国人到酒店消费,竟然要在身上盖个章子,哪个中国人能够容忍?只有被奴隶主盖印、烙印训练了几百年的奴隶后裔,才能接受这种苛刻的管理。所以,我认为管理美国人是简单的,管理中国人是复杂的。

十点多钟,计票结果还没出来,罗姆尼暂时领先。我和李总很疲惫,不想等结果,乃打车先回宾馆休息。饶谨则陪那些朋友继续聊天,并等待选举结果。我说,你们就陪着这些美国青年,等候大选结果吧。

家的事物。他们对国家和政府的驯服,不但表现在思想一致上,还表现在接受刺刀下的检查、接受酒吧盖印上。 这要是在中国,基本上是不可思议的事。一个中国人到酒店消费,竟然要在身上盖个章子,哪个中国人能够容忍?只有被奴隶主盖印、烙印训练了几百年的奴隶后裔,才能接受这种苛刻的管理。所以,我认为管理美国人是简单的,管理中国人是复杂的。 十点多钟,计票结果还没出来,罗姆尼暂时领先。我和李总很疲惫,不想等结果,乃打车先回宾馆休息。饶谨则陪那些朋友继续聊天,并等待选举结果。我说,你们就陪着这些美国青年,等候大选结果吧。 其实我不需要等结果,我知道奥巴马会取胜的,我心里毫无悬念。 饶谨回宾馆的时候,我从睡梦中醒来,他说奥巴马当选了。这跟我估计的一样。

其实我不需要等结果,我知道奥巴马会取胜的,我心里毫无悬念。

饶谨回宾馆的时候,我从睡梦中醒来,他说奥巴马当选了。这跟我估计的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