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罗的博客

知识分子不要太自我崇高

 
 
 

日志

 
 

刘明强/#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2015-02-08 10:04: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刘明强/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 摩罗 - 摩罗的博客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50多岁,60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 采访时间:2015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120           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50多岁,60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50多岁,60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50多岁,60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受访者信息

姓名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曹达恭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出生年月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1934911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年龄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82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2

年龄

28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受教育程度

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研究生在读

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50多岁,60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

职业

学生

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联系电话

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50多岁,60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50多岁,60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50多岁,60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身边老人谈民国”活动调查报告:曹达恭 (被采访人照片贴在表格中,同时发表在微博图片栏,发微信时也插图在正文中。) 采访时间:2015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受访者信息 姓名 曹达恭 出生年月 1934年9月11日 年龄 82岁 受教育程度 没读过书 家庭成份 (按土改划分) 贫农 个人职业背景 农民 父亲从事职业 父曹显雨地下党,36岁被国民党杀害 民国时期居住地 出生于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曹店村 现居住地 土改时迁至江西省都昌县土塘镇新舍村 采访者信息 姓名 刘明强 出生年月 1987年2月 年龄 28岁 受教育程度 研究生在读 职业 学生 联系电话 15901453094 邮箱 Liumingqiang920@126.com 住址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一楼 1、我吃过土番菱(一种野生植物)、棕树花、蕨机(一种野生蕨类植物)、吃糠粉,糠粉吃多了大便都拉不出来。油盐很少,常吃没放盐的淡食,也有用墙头土熬盐的;油基本没有。一日三餐以喝粥为主,煮粥前将大米舂碎,可以让粥看起来更稠些。爆麦粥常吃,将小麦炒熟,磨细煮粥喝。另外蒸菜常吃,生活是真苦,苦到了顶。财主也苦,蒸菜、菜粥谁家都避免不了。 衣服都是土棉布,不耐穿,用粟子树染色。大家穿的衣服都非常破,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伏天大人穿一条短裤,小孩子光屁股或穿个肚兜。冬天下雪时穿一条薄裤子,一件空心棉袄(仅一件棉衣,里面没衬衣,外面没外衣)。街上也没有衣服买,也没钱。棉衣只有一件,冷天穿,第二年春暖再换下来。 房子大部分都是土墙吊“扇”(用稻草编成的帘,挂在房架上挡风)。也有些人家的墙是版筑而成。自家没房子的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50多岁,60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50多岁,60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50多岁,60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50多岁,60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年生

 

1、当官的下乡拄着文明棍,戴礼帽、墨镜。甲长相当于村长,保长相当于半个乡长,权力很大,是脱产当官的,衣服很鲜亮,收人家礼,吃四方。 12、解放前土匪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去当土匪。我们村出过一个土匪头子,按辈份,我得叫哥哥,有机枪,人还好,杀过人,政府不管不顾。那时的贼很多,穷人过不下去才做贼,什么都偷,米、菜都要。那时候的治安不好,政府管不了,村里便组织男丁巡逻,几个人一夜轮流换班。只有毛主席这样的好领袖,才让现在太平。 13、那时的杀人案不多,听说过,没见过。杀人有仇杀、抢劫杀人,杀个人就如杀了猪狗一样,不会有人管,不象共产党来了之后,会查到凶手,解放前没有人查。 14、 15、解放军刚来时,救国团和他们对打,在碧桃湾附近开仗,打死了好几个解放军,石纪明当救国团的团长,是土匪头。解放军刚来时,老百姓也怕,救国团说解放军是坏人,后来解放军做了宣传,就不怕了。曾经有个解放军握着我的手问我多大,什么出身。 解放军不拉壮丁,对群众相当好,不摘群众菜。 16、土改时我十七八岁。,土改前打长工,土改后当民兵,之后当基干民兵,还发了枪,加入了共青团。土改前思想工作做得很充分,大家都很支持,日子也越过越好。 17、新社会比旧社会好是不要说的,当然是现在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好,现在做梦都会笑醒。 旁听参与人:杨传龙 1931年生

 

住祖堂,大家挤在一起,一人巴掌大的一块地。 2、母亲一天帮人舂两担谷,得一升米的工资,还不管饭。我小时候帮人放牛,只管饭,没有工资,有时吃不饱去讨饭,还被狗咬了屁股,一块肉都快掉下来了。放牛第二年开始每年得两担谷。长工头一年最高24担谷,在财主家吃,其它长工资更少。 租财主田,一半产量支付租钱。裁缝一天一斗五升谷工资;石匠一天多一些,但不超过两斗。 3、贫穷人家无人读书,保学不收钱,但穷人家不愿上,孩子要去放牛,或学手艺。学手艺一般得学四五年,前几年义务帮师傅做事。 4、生病拖着,命硬的躲得过。附近有做医师的,穷人病得不行才会去看医生,医生人好,没钱先欠着也给治病,按约好的日期把钱还了就可以了。有一年新舍村许多人患麻风,死了很多人,清涧公家8天死了4个儿子,外村人不敢靠近村子,村里人求神拜佛求平安。。 5、那时的人一般只能活50多岁,60岁的是高寿,不象现在的老人活着舍不得死。 6、那时候一家生五六个孩子,生十多胎的很常见,能活的一般只有三四个。溺死孩子的不多,只听过。将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的很多,叫做“放她一条生路”。小孩子与大人吃一样的食物,没特殊待遇,只是稍微稠一点的。 7、受欺负找大佬倌评理,大佬倌会掏些好处。很多时候被人欺负只得忍着,旧社会没有真理(公道)可讲。 没听过有人打官司,没钱人打不起官司。 8、保里办保学,不收钱,但也不认真管学生,学生学不到东西。年成不好时,保里也没有救济发,只负责抽丁纳粮。 9、我没见过当官的,在村里有一位族叔,是都昌县四科科长,官僚地主,村里人都受他压迫。当时欺压我家,白占我家地基。附近有一家出了个当大官的,叫曹孝师,家里还厚道,他见过蒋介石,我和奶奶去他们家讨饭,他们给了半碗米饭。 10、那时下乡收粮食抽丁的是保长。保里下签抽壮丁,有钱的人可以买穷人去。抽丁不够数时会在路上拉壮丁凑数。保长下乡不打人,亦不为村里办事,拄着文明棍、带着礼帽进村。乡公所下乡带枪下村。有时会摘老百姓菜,没人敢挡。 1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